特别推荐>>



任正非称面对美国的华为曾像“沉默的羔羊”

发布日期:2019-04-25 16:20
摘要」华为2019年第一季度收入同比增长39%;任正非接受CNN专访时称,磨难在锻炼孟晚舟意志。



发稿 / 方李敏

■ 面对特朗普政府的高压政策,华为并未陷入绝境。日前,这家被认为是全球顶尖电信设备制造商的公司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经营业绩。该季度,华为销售收入达179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9%;净利润率约为8%,同比略有增长。彭博新闻社指出,得益于手机、5G设备和其他产品的推动,华为收入跃升,摆脱了美国政府游说其他国家禁用华为产品的影响。

尽管华为产品在美国市场的份额极小,然而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任正非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面对的提问更会与特朗普政府有关。2019年4月24日,华为官方的“心声社区”披露了任正非3月13日接受美国新闻网(CNN)专访的内容纪要。

华为已起诉美国政府“不让华为的产品用于联邦政府部门”。对此,CNN记者表示质疑:如果美国认为华为产品对美国的国家安全造成了威胁,美国难道没有权利保护自身利益吗?

任正非回应说,其实,华为一直是低调的公司,过去“我们就像一只沉默的羔羊”,无论是“别人说我们什么,我们都不会回答”,能忍耐就忍耐。华为把大量精力用于把内部管理做好、把产品做好、把服务做好,让客户能理解华为、接受华为。

他指出,美国对华为的打击也不是最近,连续十几年来美国其实都在打击华为,因为它怀疑华为。华为走出国门,“它就认为我们是共产主义”,所以要打击华为,但是华为一直不吭声。这次它用法律的方式来打击华为,“我们认为有必要澄清”,如果不借此机会澄清一下,让世界的误解更深。

任正非强调说,美国认为华为危害美国的安全,主要是它要有证据。“我看现在世界上都说‘网络安全’,就华为一家”。难道爱立信没有网络安全问题?思科就没有网络安全问题?诺基亚就没有网络安全问题?怎么就说华为有网络安全问题?而且在美国国家网络里,没有华为,美国的国家安全是不是已经安全了?事实上,美国网络同样不安全。因此,“我们需要来说清楚这个问题,就采取对美国政府进行起诉”。这个起诉利用了美国的法律,美国国家制度是三权分立的,“没有对我们经过审判,就颁布法案禁止我们”,美国自己违反了法律。当然,在这个问题上,也不知道我们能否成功,但是“我们必须在一种广阔的范围内和美国博弈。到底是你有证据,还是我真有问题?”
随后,CNN记者追问: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你会亲自到美国去为华为的案件提供支持吗?还是说在现在的时机下,你害怕去美国?对此,任正非表示:“因为我不是法律专家,我去也没什么用。美国市场对我们来说,很小,也没那么重要,所以我去美国的价值不存在,还是他们律师去比较合适。”他还说,自己从来没有决定要去美国,所以没有什么紧张可言。

聊到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软禁的问题时,任正非说,当时,孟晚舟问题的出现,他很震惊。但是,出现了以后,“我还是很冷静的”。这个事情“既来之,则安之”,要相信美国和加拿大的法律是公开透明的,将来它们要把所有的事实和证据都拿出来,才能证明是有问题,还是没问题。

他认为,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孟晚舟很长时间不能从事工作,这点是很遗憾的。自古以来,英雄都是多磨难,没有伤痕累累,哪来皮糙肉厚呢?这次磨难对她的人生和意志是一种锻炼,并不绝对是坏事。

任正非称其对华为的生存前景是不担心的。他给出了一个数据:在2019年1月和2月,华为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了35.8%。他举得,华为要向苹果学习,把价格做高一点,让所有的竞争对手都有生存空间,而不是通过价格降低来挤压这个市场。尽管今天受排挤,然而”我们的价格还是卖得比较高的,来维护良好的市场秩序”。

除了华为业务、孟晚舟案以及华为遭遇美国政府围堵的问题之外,任正非的个人成长经历和家庭生活也是媒体和外界的好奇所在。这一次,他在CNN记者面前敞开了自己的心扉:他没有顺的时候。任何时候,他都是面对困难。年轻时,由于家庭政治出身条件不好,任正非必须非常努力,才会有一点工作的机会。那他付出了这些努力,就忽略了对孩子们的照顾。后来,他有了机会,如果不努力可能就没有结果,也忽略了对孩子们的照顾。按理来说,他的小女儿是处在好一点环境中,但是她跟任正非和家人的交往同样很少,感情还是很淡薄。(注:任正非有三个孩子,孟晚舟是其大女儿,他还有一个二儿子)
任正非在条件不太好的家庭中长大。那时,他尽可能少说话,多做事。小时候,看到父母经历的磨难,他就一心一意去做数学题和物理题;到了长大工作时,一心一意研究制度和管理,很少过问社会上的事,也很少过问政治。任正非认为,这样的经历养成了他的性格。

等到任正非自己有孩子时,他也很少同孩子们做游戏,躲猫猫。他太太还曾数落说,女儿小时候想买个十几元的陀螺,他没给买。等到现在可以买了,女儿已不再需要陀螺了。

CNN专访的末尾,任正非告诫华为员工不要怀着狭隘的民族心理去反美,因为“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堡垒从外部被加强”。其实,华为这个堡垒的内部正在松散、惰怠之中,美国这样一打压,华为就变得更团结,变得万众一心,下决心要把产品做好。

任正非认为,华为要向美国学习,那么华为将来有一天会率先成为发达的公司。而美国的优势体现在先进的制度、灵活的创新机制、明确清晰的财产权以及对个人权利的尊重与保障等。整理编辑/方李敏

总之 华为在发展,它所面临的巨大挑战,都有可能刺激其更好地发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华为2019年第一季度收入同比增长39%;任正非接受CNN专访时称,磨难在锻炼孟晚舟意志。



发稿 / 方李敏

■ 面对特朗普政府的高压政策,华为并未陷入绝境。日前,这家被认为是全球顶尖电信设备制造商的公司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经营业绩。该季度,华为销售收入达179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9%;净利润率约为8%,同比略有增长。彭博新闻社指出,得益于手机、5G设备和其他产品的推动,华为收入跃升,摆脱了美国政府游说其他国家禁用华为产品的影响。

尽管华为产品在美国市场的份额极小,然而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任正非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面对的提问更会与特朗普政府有关。2019年4月24日,华为官方的“心声社区”披露了任正非3月13日接受美国新闻网(CNN)专访的内容纪要。

华为已起诉美国政府“不让华为的产品用于联邦政府部门”。对此,CNN记者表示质疑:如果美国认为华为产品对美国的国家安全造成了威胁,美国难道没有权利保护自身利益吗?

任正非回应说,其实,华为一直是低调的公司,过去“我们就像一只沉默的羔羊”,无论是“别人说我们什么,我们都不会回答”,能忍耐就忍耐。华为把大量精力用于把内部管理做好、把产品做好、把服务做好,让客户能理解华为、接受华为。

他指出,美国对华为的打击也不是最近,连续十几年来美国其实都在打击华为,因为它怀疑华为。华为走出国门,“它就认为我们是共产主义”,所以要打击华为,但是华为一直不吭声。这次它用法律的方式来打击华为,“我们认为有必要澄清”,如果不借此机会澄清一下,让世界的误解更深。

任正非强调说,美国认为华为危害美国的安全,主要是它要有证据。“我看现在世界上都说‘网络安全’,就华为一家”。难道爱立信没有网络安全问题?思科就没有网络安全问题?诺基亚就没有网络安全问题?怎么就说华为有网络安全问题?而且在美国国家网络里,没有华为,美国的国家安全是不是已经安全了?事实上,美国网络同样不安全。因此,“我们需要来说清楚这个问题,就采取对美国政府进行起诉”。这个起诉利用了美国的法律,美国国家制度是三权分立的,“没有对我们经过审判,就颁布法案禁止我们”,美国自己违反了法律。当然,在这个问题上,也不知道我们能否成功,但是“我们必须在一种广阔的范围内和美国博弈。到底是你有证据,还是我真有问题?”
随后,CNN记者追问: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你会亲自到美国去为华为的案件提供支持吗?还是说在现在的时机下,你害怕去美国?对此,任正非表示:“因为我不是法律专家,我去也没什么用。美国市场对我们来说,很小,也没那么重要,所以我去美国的价值不存在,还是他们律师去比较合适。”他还说,自己从来没有决定要去美国,所以没有什么紧张可言。

聊到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软禁的问题时,任正非说,当时,孟晚舟问题的出现,他很震惊。但是,出现了以后,“我还是很冷静的”。这个事情“既来之,则安之”,要相信美国和加拿大的法律是公开透明的,将来它们要把所有的事实和证据都拿出来,才能证明是有问题,还是没问题。

他认为,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孟晚舟很长时间不能从事工作,这点是很遗憾的。自古以来,英雄都是多磨难,没有伤痕累累,哪来皮糙肉厚呢?这次磨难对她的人生和意志是一种锻炼,并不绝对是坏事。

任正非称其对华为的生存前景是不担心的。他给出了一个数据:在2019年1月和2月,华为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了35.8%。他举得,华为要向苹果学习,把价格做高一点,让所有的竞争对手都有生存空间,而不是通过价格降低来挤压这个市场。尽管今天受排挤,然而”我们的价格还是卖得比较高的,来维护良好的市场秩序”。

除了华为业务、孟晚舟案以及华为遭遇美国政府围堵的问题之外,任正非的个人成长经历和家庭生活也是媒体和外界的好奇所在。这一次,他在CNN记者面前敞开了自己的心扉:他没有顺的时候。任何时候,他都是面对困难。年轻时,由于家庭政治出身条件不好,任正非必须非常努力,才会有一点工作的机会。那他付出了这些努力,就忽略了对孩子们的照顾。后来,他有了机会,如果不努力可能就没有结果,也忽略了对孩子们的照顾。按理来说,他的小女儿是处在好一点环境中,但是她跟任正非和家人的交往同样很少,感情还是很淡薄。(注:任正非有三个孩子,孟晚舟是其大女儿,他还有一个二儿子)
任正非在条件不太好的家庭中长大。那时,他尽可能少说话,多做事。小时候,看到父母经历的磨难,他就一心一意去做数学题和物理题;到了长大工作时,一心一意研究制度和管理,很少过问社会上的事,也很少过问政治。任正非认为,这样的经历养成了他的性格。

等到任正非自己有孩子时,他也很少同孩子们做游戏,躲猫猫。他太太还曾数落说,女儿小时候想买个十几元的陀螺,他没给买。等到现在可以买了,女儿已不再需要陀螺了。

CNN专访的末尾,任正非告诫华为员工不要怀着狭隘的民族心理去反美,因为“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堡垒从外部被加强”。其实,华为这个堡垒的内部正在松散、惰怠之中,美国这样一打压,华为就变得更团结,变得万众一心,下决心要把产品做好。

任正非认为,华为要向美国学习,那么华为将来有一天会率先成为发达的公司。而美国的优势体现在先进的制度、灵活的创新机制、明确清晰的财产权以及对个人权利的尊重与保障等。整理编辑/方李敏

总之 华为在发展,它所面临的巨大挑战,都有可能刺激其更好地发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华为2019年第一季度收入同比增长39%;任正非接受CNN专访时称,磨难在锻炼孟晚舟意志。



发稿 / 方李敏

■ 面对特朗普政府的高压政策,华为并未陷入绝境。日前,这家被认为是全球顶尖电信设备制造商的公司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经营业绩。该季度,华为销售收入达179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9%;净利润率约为8%,同比略有增长。彭博新闻社指出,得益于手机、5G设备和其他产品的推动,华为收入跃升,摆脱了美国政府游说其他国家禁用华为产品的影响。

尽管华为产品在美国市场的份额极小,然而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任正非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面对的提问更会与特朗普政府有关。2019年4月24日,华为官方的“心声社区”披露了任正非3月13日接受美国新闻网(CNN)专访的内容纪要。

华为已起诉美国政府“不让华为的产品用于联邦政府部门”。对此,CNN记者表示质疑:如果美国认为华为产品对美国的国家安全造成了威胁,美国难道没有权利保护自身利益吗?

任正非回应说,其实,华为一直是低调的公司,过去“我们就像一只沉默的羔羊”,无论是“别人说我们什么,我们都不会回答”,能忍耐就忍耐。华为把大量精力用于把内部管理做好、把产品做好、把服务做好,让客户能理解华为、接受华为。

他指出,美国对华为的打击也不是最近,连续十几年来美国其实都在打击华为,因为它怀疑华为。华为走出国门,“它就认为我们是共产主义”,所以要打击华为,但是华为一直不吭声。这次它用法律的方式来打击华为,“我们认为有必要澄清”,如果不借此机会澄清一下,让世界的误解更深。

任正非强调说,美国认为华为危害美国的安全,主要是它要有证据。“我看现在世界上都说‘网络安全’,就华为一家”。难道爱立信没有网络安全问题?思科就没有网络安全问题?诺基亚就没有网络安全问题?怎么就说华为有网络安全问题?而且在美国国家网络里,没有华为,美国的国家安全是不是已经安全了?事实上,美国网络同样不安全。因此,“我们需要来说清楚这个问题,就采取对美国政府进行起诉”。这个起诉利用了美国的法律,美国国家制度是三权分立的,“没有对我们经过审判,就颁布法案禁止我们”,美国自己违反了法律。当然,在这个问题上,也不知道我们能否成功,但是“我们必须在一种广阔的范围内和美国博弈。到底是你有证据,还是我真有问题?”
随后,CNN记者追问: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你会亲自到美国去为华为的案件提供支持吗?还是说在现在的时机下,你害怕去美国?对此,任正非表示:“因为我不是法律专家,我去也没什么用。美国市场对我们来说,很小,也没那么重要,所以我去美国的价值不存在,还是他们律师去比较合适。”他还说,自己从来没有决定要去美国,所以没有什么紧张可言。

聊到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软禁的问题时,任正非说,当时,孟晚舟问题的出现,他很震惊。但是,出现了以后,“我还是很冷静的”。这个事情“既来之,则安之”,要相信美国和加拿大的法律是公开透明的,将来它们要把所有的事实和证据都拿出来,才能证明是有问题,还是没问题。

他认为,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孟晚舟很长时间不能从事工作,这点是很遗憾的。自古以来,英雄都是多磨难,没有伤痕累累,哪来皮糙肉厚呢?这次磨难对她的人生和意志是一种锻炼,并不绝对是坏事。

任正非称其对华为的生存前景是不担心的。他给出了一个数据:在2019年1月和2月,华为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了35.8%。他举得,华为要向苹果学习,把价格做高一点,让所有的竞争对手都有生存空间,而不是通过价格降低来挤压这个市场。尽管今天受排挤,然而”我们的价格还是卖得比较高的,来维护良好的市场秩序”。

除了华为业务、孟晚舟案以及华为遭遇美国政府围堵的问题之外,任正非的个人成长经历和家庭生活也是媒体和外界的好奇所在。这一次,他在CNN记者面前敞开了自己的心扉:他没有顺的时候。任何时候,他都是面对困难。年轻时,由于家庭政治出身条件不好,任正非必须非常努力,才会有一点工作的机会。那他付出了这些努力,就忽略了对孩子们的照顾。后来,他有了机会,如果不努力可能就没有结果,也忽略了对孩子们的照顾。按理来说,他的小女儿是处在好一点环境中,但是她跟任正非和家人的交往同样很少,感情还是很淡薄。(注:任正非有三个孩子,孟晚舟是其大女儿,他还有一个二儿子)
任正非在条件不太好的家庭中长大。那时,他尽可能少说话,多做事。小时候,看到父母经历的磨难,他就一心一意去做数学题和物理题;到了长大工作时,一心一意研究制度和管理,很少过问社会上的事,也很少过问政治。任正非认为,这样的经历养成了他的性格。

等到任正非自己有孩子时,他也很少同孩子们做游戏,躲猫猫。他太太还曾数落说,女儿小时候想买个十几元的陀螺,他没给买。等到现在可以买了,女儿已不再需要陀螺了。

CNN专访的末尾,任正非告诫华为员工不要怀着狭隘的民族心理去反美,因为“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堡垒从外部被加强”。其实,华为这个堡垒的内部正在松散、惰怠之中,美国这样一打压,华为就变得更团结,变得万众一心,下决心要把产品做好。

任正非认为,华为要向美国学习,那么华为将来有一天会率先成为发达的公司。而美国的优势体现在先进的制度、灵活的创新机制、明确清晰的财产权以及对个人权利的尊重与保障等。整理编辑/方李敏

总之 华为在发展,它所面临的巨大挑战,都有可能刺激其更好地发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任正非称面对美国的华为曾像“沉默的羔羊”

发布日期:2019-04-25 16:20
摘要」华为2019年第一季度收入同比增长39%;任正非接受CNN专访时称,磨难在锻炼孟晚舟意志。



发稿 / 方李敏

■ 面对特朗普政府的高压政策,华为并未陷入绝境。日前,这家被认为是全球顶尖电信设备制造商的公司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经营业绩。该季度,华为销售收入达179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9%;净利润率约为8%,同比略有增长。彭博新闻社指出,得益于手机、5G设备和其他产品的推动,华为收入跃升,摆脱了美国政府游说其他国家禁用华为产品的影响。

尽管华为产品在美国市场的份额极小,然而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任正非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面对的提问更会与特朗普政府有关。2019年4月24日,华为官方的“心声社区”披露了任正非3月13日接受美国新闻网(CNN)专访的内容纪要。

华为已起诉美国政府“不让华为的产品用于联邦政府部门”。对此,CNN记者表示质疑:如果美国认为华为产品对美国的国家安全造成了威胁,美国难道没有权利保护自身利益吗?

任正非回应说,其实,华为一直是低调的公司,过去“我们就像一只沉默的羔羊”,无论是“别人说我们什么,我们都不会回答”,能忍耐就忍耐。华为把大量精力用于把内部管理做好、把产品做好、把服务做好,让客户能理解华为、接受华为。

他指出,美国对华为的打击也不是最近,连续十几年来美国其实都在打击华为,因为它怀疑华为。华为走出国门,“它就认为我们是共产主义”,所以要打击华为,但是华为一直不吭声。这次它用法律的方式来打击华为,“我们认为有必要澄清”,如果不借此机会澄清一下,让世界的误解更深。

任正非强调说,美国认为华为危害美国的安全,主要是它要有证据。“我看现在世界上都说‘网络安全’,就华为一家”。难道爱立信没有网络安全问题?思科就没有网络安全问题?诺基亚就没有网络安全问题?怎么就说华为有网络安全问题?而且在美国国家网络里,没有华为,美国的国家安全是不是已经安全了?事实上,美国网络同样不安全。因此,“我们需要来说清楚这个问题,就采取对美国政府进行起诉”。这个起诉利用了美国的法律,美国国家制度是三权分立的,“没有对我们经过审判,就颁布法案禁止我们”,美国自己违反了法律。当然,在这个问题上,也不知道我们能否成功,但是“我们必须在一种广阔的范围内和美国博弈。到底是你有证据,还是我真有问题?”
随后,CNN记者追问: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你会亲自到美国去为华为的案件提供支持吗?还是说在现在的时机下,你害怕去美国?对此,任正非表示:“因为我不是法律专家,我去也没什么用。美国市场对我们来说,很小,也没那么重要,所以我去美国的价值不存在,还是他们律师去比较合适。”他还说,自己从来没有决定要去美国,所以没有什么紧张可言。

聊到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软禁的问题时,任正非说,当时,孟晚舟问题的出现,他很震惊。但是,出现了以后,“我还是很冷静的”。这个事情“既来之,则安之”,要相信美国和加拿大的法律是公开透明的,将来它们要把所有的事实和证据都拿出来,才能证明是有问题,还是没问题。

他认为,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孟晚舟很长时间不能从事工作,这点是很遗憾的。自古以来,英雄都是多磨难,没有伤痕累累,哪来皮糙肉厚呢?这次磨难对她的人生和意志是一种锻炼,并不绝对是坏事。

任正非称其对华为的生存前景是不担心的。他给出了一个数据:在2019年1月和2月,华为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了35.8%。他举得,华为要向苹果学习,把价格做高一点,让所有的竞争对手都有生存空间,而不是通过价格降低来挤压这个市场。尽管今天受排挤,然而”我们的价格还是卖得比较高的,来维护良好的市场秩序”。

除了华为业务、孟晚舟案以及华为遭遇美国政府围堵的问题之外,任正非的个人成长经历和家庭生活也是媒体和外界的好奇所在。这一次,他在CNN记者面前敞开了自己的心扉:他没有顺的时候。任何时候,他都是面对困难。年轻时,由于家庭政治出身条件不好,任正非必须非常努力,才会有一点工作的机会。那他付出了这些努力,就忽略了对孩子们的照顾。后来,他有了机会,如果不努力可能就没有结果,也忽略了对孩子们的照顾。按理来说,他的小女儿是处在好一点环境中,但是她跟任正非和家人的交往同样很少,感情还是很淡薄。(注:任正非有三个孩子,孟晚舟是其大女儿,他还有一个二儿子)
任正非在条件不太好的家庭中长大。那时,他尽可能少说话,多做事。小时候,看到父母经历的磨难,他就一心一意去做数学题和物理题;到了长大工作时,一心一意研究制度和管理,很少过问社会上的事,也很少过问政治。任正非认为,这样的经历养成了他的性格。

等到任正非自己有孩子时,他也很少同孩子们做游戏,躲猫猫。他太太还曾数落说,女儿小时候想买个十几元的陀螺,他没给买。等到现在可以买了,女儿已不再需要陀螺了。

CNN专访的末尾,任正非告诫华为员工不要怀着狭隘的民族心理去反美,因为“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堡垒从外部被加强”。其实,华为这个堡垒的内部正在松散、惰怠之中,美国这样一打压,华为就变得更团结,变得万众一心,下决心要把产品做好。

任正非认为,华为要向美国学习,那么华为将来有一天会率先成为发达的公司。而美国的优势体现在先进的制度、灵活的创新机制、明确清晰的财产权以及对个人权利的尊重与保障等。整理编辑/方李敏

总之 华为在发展,它所面临的巨大挑战,都有可能刺激其更好地发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华为2019年第一季度收入同比增长39%;任正非接受CNN专访时称,磨难在锻炼孟晚舟意志。



发稿 / 方李敏

■ 面对特朗普政府的高压政策,华为并未陷入绝境。日前,这家被认为是全球顶尖电信设备制造商的公司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经营业绩。该季度,华为销售收入达179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9%;净利润率约为8%,同比略有增长。彭博新闻社指出,得益于手机、5G设备和其他产品的推动,华为收入跃升,摆脱了美国政府游说其他国家禁用华为产品的影响。

尽管华为产品在美国市场的份额极小,然而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任正非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面对的提问更会与特朗普政府有关。2019年4月24日,华为官方的“心声社区”披露了任正非3月13日接受美国新闻网(CNN)专访的内容纪要。

华为已起诉美国政府“不让华为的产品用于联邦政府部门”。对此,CNN记者表示质疑:如果美国认为华为产品对美国的国家安全造成了威胁,美国难道没有权利保护自身利益吗?

任正非回应说,其实,华为一直是低调的公司,过去“我们就像一只沉默的羔羊”,无论是“别人说我们什么,我们都不会回答”,能忍耐就忍耐。华为把大量精力用于把内部管理做好、把产品做好、把服务做好,让客户能理解华为、接受华为。

他指出,美国对华为的打击也不是最近,连续十几年来美国其实都在打击华为,因为它怀疑华为。华为走出国门,“它就认为我们是共产主义”,所以要打击华为,但是华为一直不吭声。这次它用法律的方式来打击华为,“我们认为有必要澄清”,如果不借此机会澄清一下,让世界的误解更深。

任正非强调说,美国认为华为危害美国的安全,主要是它要有证据。“我看现在世界上都说‘网络安全’,就华为一家”。难道爱立信没有网络安全问题?思科就没有网络安全问题?诺基亚就没有网络安全问题?怎么就说华为有网络安全问题?而且在美国国家网络里,没有华为,美国的国家安全是不是已经安全了?事实上,美国网络同样不安全。因此,“我们需要来说清楚这个问题,就采取对美国政府进行起诉”。这个起诉利用了美国的法律,美国国家制度是三权分立的,“没有对我们经过审判,就颁布法案禁止我们”,美国自己违反了法律。当然,在这个问题上,也不知道我们能否成功,但是“我们必须在一种广阔的范围内和美国博弈。到底是你有证据,还是我真有问题?”
随后,CNN记者追问: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你会亲自到美国去为华为的案件提供支持吗?还是说在现在的时机下,你害怕去美国?对此,任正非表示:“因为我不是法律专家,我去也没什么用。美国市场对我们来说,很小,也没那么重要,所以我去美国的价值不存在,还是他们律师去比较合适。”他还说,自己从来没有决定要去美国,所以没有什么紧张可言。

聊到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软禁的问题时,任正非说,当时,孟晚舟问题的出现,他很震惊。但是,出现了以后,“我还是很冷静的”。这个事情“既来之,则安之”,要相信美国和加拿大的法律是公开透明的,将来它们要把所有的事实和证据都拿出来,才能证明是有问题,还是没问题。

他认为,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孟晚舟很长时间不能从事工作,这点是很遗憾的。自古以来,英雄都是多磨难,没有伤痕累累,哪来皮糙肉厚呢?这次磨难对她的人生和意志是一种锻炼,并不绝对是坏事。

任正非称其对华为的生存前景是不担心的。他给出了一个数据:在2019年1月和2月,华为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了35.8%。他举得,华为要向苹果学习,把价格做高一点,让所有的竞争对手都有生存空间,而不是通过价格降低来挤压这个市场。尽管今天受排挤,然而”我们的价格还是卖得比较高的,来维护良好的市场秩序”。

除了华为业务、孟晚舟案以及华为遭遇美国政府围堵的问题之外,任正非的个人成长经历和家庭生活也是媒体和外界的好奇所在。这一次,他在CNN记者面前敞开了自己的心扉:他没有顺的时候。任何时候,他都是面对困难。年轻时,由于家庭政治出身条件不好,任正非必须非常努力,才会有一点工作的机会。那他付出了这些努力,就忽略了对孩子们的照顾。后来,他有了机会,如果不努力可能就没有结果,也忽略了对孩子们的照顾。按理来说,他的小女儿是处在好一点环境中,但是她跟任正非和家人的交往同样很少,感情还是很淡薄。(注:任正非有三个孩子,孟晚舟是其大女儿,他还有一个二儿子)
任正非在条件不太好的家庭中长大。那时,他尽可能少说话,多做事。小时候,看到父母经历的磨难,他就一心一意去做数学题和物理题;到了长大工作时,一心一意研究制度和管理,很少过问社会上的事,也很少过问政治。任正非认为,这样的经历养成了他的性格。

等到任正非自己有孩子时,他也很少同孩子们做游戏,躲猫猫。他太太还曾数落说,女儿小时候想买个十几元的陀螺,他没给买。等到现在可以买了,女儿已不再需要陀螺了。

CNN专访的末尾,任正非告诫华为员工不要怀着狭隘的民族心理去反美,因为“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堡垒从外部被加强”。其实,华为这个堡垒的内部正在松散、惰怠之中,美国这样一打压,华为就变得更团结,变得万众一心,下决心要把产品做好。

任正非认为,华为要向美国学习,那么华为将来有一天会率先成为发达的公司。而美国的优势体现在先进的制度、灵活的创新机制、明确清晰的财产权以及对个人权利的尊重与保障等。整理编辑/方李敏

总之 华为在发展,它所面临的巨大挑战,都有可能刺激其更好地发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