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决策层再开药方力降小微融资成本 但非唯一目的

发布日期:2019-04-20 17:32
摘要」建立较低存准率的政策框架将有利于降低中小银行的资本成本,增加中小银行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和降低信贷成本。



撰文 / 李铮

■ 中国决策层为降低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本周再开新药方,要求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力求精准施策。不过,在央行力推利率并轨进程中,防止中小银行负债成本上升出现大波动是更长远的考虑。

尽管一季度经济有向好迹象令货币政策继续松动必要性明显下降,但各方面仍然需要引导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下行。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建立较低存准率的政策框架将有利于降低中小银行的资本成本,增加中小银行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和降低信贷成本。

“央行应该会尽快落实‘抓紧’的要求,差别化RRR政策已实施很多年了,建立中小银行较低的存准率框架应该不是什么难事,相信央行已经有了基本的思路和框架,会择机公布明确。”一位央行人士对路透称。

另一位地方央行人士则谈到,“(建立中小银行较低存准率政策框架)个人认为另一个考虑是利率并轨前的准备工作,防止出现大的波动,因为中小银行在全国银行间市场上获取资金的能力和议价水平比较低下,所以降低准备金率是必须的一个步骤。”

他并指出,准备金对于防止银行遭受挤兑作用有限,监管部门资本充足率以及其他流动性的监管指标的基本上可以替代这一标准。对于中小银行来说,准备金造成的放贷约束远远高于所谓的风险,利弊考虑来看放低是必要的。

中国商业银行业态呈现“倒金字塔”形态,国有大型银行在零售端吸纳存款和放贷规模占全部银行贷款近50%,在央行货币投放上也是“央行→大银行→小银行”的情况。

鉴于货币投放难以向非银和实体经济传导的现象,去年下半年开始,央行已经在大力开拓“央行→小银行”的直通投放渠道,但额度依然较小。因此,建立对中小银行的政策框架就显得更为必要。

FOST首席研究员冯建林认为,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主要是把现有的做法更加规范和固化。事实上,近些年来,中小银行的存准率要求一直就低于大行。但是,每次推出结构性降准时,不同类型银行存准率要求相差多少,似乎都是相机决择,这增加了政策的不确定性。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央行行长易纲关于存款准备金率有过清晰表态。他称,现在的存款准备金率将来会逐步向三档比较清晰的框架来完成目标,即大型银行为一档,中型银行为第二档,小型银行特别是县域的农村信用社、农商行为最低的一档。现在正在逐步简化,使得存款准备金率有一个更加清晰透明的框架。

目前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的基准档次大体可分为三档,即大型商业银行为13.5%、中小型商业银行为11.5%、县域农村金融机构为8%。

**降小微融资成本**

就目前正在稳妥推进的利率两轨并一轨而言,择机废除商业银行存贷款基准利率是重要一环。不过,各国利率自由化经验都表明,放开存款利率管制必然伴随存款利率上浮。而商业银行的存贷利差是有底线的,这个底线就是银行的运营成本。

如果存款利率抬升,贷款利率必然相应上浮。这与当前要求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尤其是今年明确提出要在去年基础上降1个百分点的目标,显然是矛盾的。

在冯建林看来,建立政策框架将有利于降低中小银行的资本成本,有利于增加中小银行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和降低信贷成本,更重要的是这有利于提高政策的透明度和规则性,持续激励中小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国信证券银行团队亦点评称,在定向降准之外,央行有望新推出这套框架,让小微做得好的银行进一步降准,其实是对小微做得好的银行的奖励,也激励其他银行把小微做好(不仅仅是做大)。因此,小微做得好的中小银行,可得到额外支持,构成利好。尤其利好的是信贷业务强、信贷需求旺盛,但受制于存准率、信贷额度等监管约束想放贷而不能放的中小银行。

至于如何“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冯建林认为,一个可以参考的政策框架是MPA(宏观审慎评估),也可以在MPA中嵌入,设定各种条件,达到不同条件的中小银行可以享受RRR调整。

“预计在下次需要降准时,央行有可能会明确相关政策框架。当然,从政策见效的角度看,最好是提前公布政策框架,从而起到尽早发挥引导作用的目标。“他补充称。

国信银行团队推断,后续会出台一套框架,即对“中小银行”(范围待定义)设定一整套考核要求,包括小微发放量、利率、不良等多方面,综合达标的,可以享受更低的存准率。综合框架比定向降准单一考核发放量更为科学,新框架激励银行把小微做“好”,而定向降准只是激励银行把小微做“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建立较低存准率的政策框架将有利于降低中小银行的资本成本,增加中小银行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和降低信贷成本。



撰文 / 李铮

■ 中国决策层为降低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本周再开新药方,要求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力求精准施策。不过,在央行力推利率并轨进程中,防止中小银行负债成本上升出现大波动是更长远的考虑。

尽管一季度经济有向好迹象令货币政策继续松动必要性明显下降,但各方面仍然需要引导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下行。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建立较低存准率的政策框架将有利于降低中小银行的资本成本,增加中小银行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和降低信贷成本。

“央行应该会尽快落实‘抓紧’的要求,差别化RRR政策已实施很多年了,建立中小银行较低的存准率框架应该不是什么难事,相信央行已经有了基本的思路和框架,会择机公布明确。”一位央行人士对路透称。

另一位地方央行人士则谈到,“(建立中小银行较低存准率政策框架)个人认为另一个考虑是利率并轨前的准备工作,防止出现大的波动,因为中小银行在全国银行间市场上获取资金的能力和议价水平比较低下,所以降低准备金率是必须的一个步骤。”

他并指出,准备金对于防止银行遭受挤兑作用有限,监管部门资本充足率以及其他流动性的监管指标的基本上可以替代这一标准。对于中小银行来说,准备金造成的放贷约束远远高于所谓的风险,利弊考虑来看放低是必要的。

中国商业银行业态呈现“倒金字塔”形态,国有大型银行在零售端吸纳存款和放贷规模占全部银行贷款近50%,在央行货币投放上也是“央行→大银行→小银行”的情况。

鉴于货币投放难以向非银和实体经济传导的现象,去年下半年开始,央行已经在大力开拓“央行→小银行”的直通投放渠道,但额度依然较小。因此,建立对中小银行的政策框架就显得更为必要。

FOST首席研究员冯建林认为,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主要是把现有的做法更加规范和固化。事实上,近些年来,中小银行的存准率要求一直就低于大行。但是,每次推出结构性降准时,不同类型银行存准率要求相差多少,似乎都是相机决择,这增加了政策的不确定性。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央行行长易纲关于存款准备金率有过清晰表态。他称,现在的存款准备金率将来会逐步向三档比较清晰的框架来完成目标,即大型银行为一档,中型银行为第二档,小型银行特别是县域的农村信用社、农商行为最低的一档。现在正在逐步简化,使得存款准备金率有一个更加清晰透明的框架。

目前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的基准档次大体可分为三档,即大型商业银行为13.5%、中小型商业银行为11.5%、县域农村金融机构为8%。

**降小微融资成本**

就目前正在稳妥推进的利率两轨并一轨而言,择机废除商业银行存贷款基准利率是重要一环。不过,各国利率自由化经验都表明,放开存款利率管制必然伴随存款利率上浮。而商业银行的存贷利差是有底线的,这个底线就是银行的运营成本。

如果存款利率抬升,贷款利率必然相应上浮。这与当前要求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尤其是今年明确提出要在去年基础上降1个百分点的目标,显然是矛盾的。

在冯建林看来,建立政策框架将有利于降低中小银行的资本成本,有利于增加中小银行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和降低信贷成本,更重要的是这有利于提高政策的透明度和规则性,持续激励中小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国信证券银行团队亦点评称,在定向降准之外,央行有望新推出这套框架,让小微做得好的银行进一步降准,其实是对小微做得好的银行的奖励,也激励其他银行把小微做好(不仅仅是做大)。因此,小微做得好的中小银行,可得到额外支持,构成利好。尤其利好的是信贷业务强、信贷需求旺盛,但受制于存准率、信贷额度等监管约束想放贷而不能放的中小银行。

至于如何“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冯建林认为,一个可以参考的政策框架是MPA(宏观审慎评估),也可以在MPA中嵌入,设定各种条件,达到不同条件的中小银行可以享受RRR调整。

“预计在下次需要降准时,央行有可能会明确相关政策框架。当然,从政策见效的角度看,最好是提前公布政策框架,从而起到尽早发挥引导作用的目标。“他补充称。

国信银行团队推断,后续会出台一套框架,即对“中小银行”(范围待定义)设定一整套考核要求,包括小微发放量、利率、不良等多方面,综合达标的,可以享受更低的存准率。综合框架比定向降准单一考核发放量更为科学,新框架激励银行把小微做“好”,而定向降准只是激励银行把小微做“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建立较低存准率的政策框架将有利于降低中小银行的资本成本,增加中小银行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和降低信贷成本。



撰文 / 李铮

■ 中国决策层为降低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本周再开新药方,要求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力求精准施策。不过,在央行力推利率并轨进程中,防止中小银行负债成本上升出现大波动是更长远的考虑。

尽管一季度经济有向好迹象令货币政策继续松动必要性明显下降,但各方面仍然需要引导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下行。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建立较低存准率的政策框架将有利于降低中小银行的资本成本,增加中小银行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和降低信贷成本。

“央行应该会尽快落实‘抓紧’的要求,差别化RRR政策已实施很多年了,建立中小银行较低的存准率框架应该不是什么难事,相信央行已经有了基本的思路和框架,会择机公布明确。”一位央行人士对路透称。

另一位地方央行人士则谈到,“(建立中小银行较低存准率政策框架)个人认为另一个考虑是利率并轨前的准备工作,防止出现大的波动,因为中小银行在全国银行间市场上获取资金的能力和议价水平比较低下,所以降低准备金率是必须的一个步骤。”

他并指出,准备金对于防止银行遭受挤兑作用有限,监管部门资本充足率以及其他流动性的监管指标的基本上可以替代这一标准。对于中小银行来说,准备金造成的放贷约束远远高于所谓的风险,利弊考虑来看放低是必要的。

中国商业银行业态呈现“倒金字塔”形态,国有大型银行在零售端吸纳存款和放贷规模占全部银行贷款近50%,在央行货币投放上也是“央行→大银行→小银行”的情况。

鉴于货币投放难以向非银和实体经济传导的现象,去年下半年开始,央行已经在大力开拓“央行→小银行”的直通投放渠道,但额度依然较小。因此,建立对中小银行的政策框架就显得更为必要。

FOST首席研究员冯建林认为,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主要是把现有的做法更加规范和固化。事实上,近些年来,中小银行的存准率要求一直就低于大行。但是,每次推出结构性降准时,不同类型银行存准率要求相差多少,似乎都是相机决择,这增加了政策的不确定性。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央行行长易纲关于存款准备金率有过清晰表态。他称,现在的存款准备金率将来会逐步向三档比较清晰的框架来完成目标,即大型银行为一档,中型银行为第二档,小型银行特别是县域的农村信用社、农商行为最低的一档。现在正在逐步简化,使得存款准备金率有一个更加清晰透明的框架。

目前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的基准档次大体可分为三档,即大型商业银行为13.5%、中小型商业银行为11.5%、县域农村金融机构为8%。

**降小微融资成本**

就目前正在稳妥推进的利率两轨并一轨而言,择机废除商业银行存贷款基准利率是重要一环。不过,各国利率自由化经验都表明,放开存款利率管制必然伴随存款利率上浮。而商业银行的存贷利差是有底线的,这个底线就是银行的运营成本。

如果存款利率抬升,贷款利率必然相应上浮。这与当前要求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尤其是今年明确提出要在去年基础上降1个百分点的目标,显然是矛盾的。

在冯建林看来,建立政策框架将有利于降低中小银行的资本成本,有利于增加中小银行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和降低信贷成本,更重要的是这有利于提高政策的透明度和规则性,持续激励中小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国信证券银行团队亦点评称,在定向降准之外,央行有望新推出这套框架,让小微做得好的银行进一步降准,其实是对小微做得好的银行的奖励,也激励其他银行把小微做好(不仅仅是做大)。因此,小微做得好的中小银行,可得到额外支持,构成利好。尤其利好的是信贷业务强、信贷需求旺盛,但受制于存准率、信贷额度等监管约束想放贷而不能放的中小银行。

至于如何“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冯建林认为,一个可以参考的政策框架是MPA(宏观审慎评估),也可以在MPA中嵌入,设定各种条件,达到不同条件的中小银行可以享受RRR调整。

“预计在下次需要降准时,央行有可能会明确相关政策框架。当然,从政策见效的角度看,最好是提前公布政策框架,从而起到尽早发挥引导作用的目标。“他补充称。

国信银行团队推断,后续会出台一套框架,即对“中小银行”(范围待定义)设定一整套考核要求,包括小微发放量、利率、不良等多方面,综合达标的,可以享受更低的存准率。综合框架比定向降准单一考核发放量更为科学,新框架激励银行把小微做“好”,而定向降准只是激励银行把小微做“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决策层再开药方力降小微融资成本 但非唯一目的

发布日期:2019-04-20 17:32
摘要」建立较低存准率的政策框架将有利于降低中小银行的资本成本,增加中小银行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和降低信贷成本。



撰文 / 李铮

■ 中国决策层为降低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本周再开新药方,要求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力求精准施策。不过,在央行力推利率并轨进程中,防止中小银行负债成本上升出现大波动是更长远的考虑。

尽管一季度经济有向好迹象令货币政策继续松动必要性明显下降,但各方面仍然需要引导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下行。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建立较低存准率的政策框架将有利于降低中小银行的资本成本,增加中小银行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和降低信贷成本。

“央行应该会尽快落实‘抓紧’的要求,差别化RRR政策已实施很多年了,建立中小银行较低的存准率框架应该不是什么难事,相信央行已经有了基本的思路和框架,会择机公布明确。”一位央行人士对路透称。

另一位地方央行人士则谈到,“(建立中小银行较低存准率政策框架)个人认为另一个考虑是利率并轨前的准备工作,防止出现大的波动,因为中小银行在全国银行间市场上获取资金的能力和议价水平比较低下,所以降低准备金率是必须的一个步骤。”

他并指出,准备金对于防止银行遭受挤兑作用有限,监管部门资本充足率以及其他流动性的监管指标的基本上可以替代这一标准。对于中小银行来说,准备金造成的放贷约束远远高于所谓的风险,利弊考虑来看放低是必要的。

中国商业银行业态呈现“倒金字塔”形态,国有大型银行在零售端吸纳存款和放贷规模占全部银行贷款近50%,在央行货币投放上也是“央行→大银行→小银行”的情况。

鉴于货币投放难以向非银和实体经济传导的现象,去年下半年开始,央行已经在大力开拓“央行→小银行”的直通投放渠道,但额度依然较小。因此,建立对中小银行的政策框架就显得更为必要。

FOST首席研究员冯建林认为,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主要是把现有的做法更加规范和固化。事实上,近些年来,中小银行的存准率要求一直就低于大行。但是,每次推出结构性降准时,不同类型银行存准率要求相差多少,似乎都是相机决择,这增加了政策的不确定性。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央行行长易纲关于存款准备金率有过清晰表态。他称,现在的存款准备金率将来会逐步向三档比较清晰的框架来完成目标,即大型银行为一档,中型银行为第二档,小型银行特别是县域的农村信用社、农商行为最低的一档。现在正在逐步简化,使得存款准备金率有一个更加清晰透明的框架。

目前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的基准档次大体可分为三档,即大型商业银行为13.5%、中小型商业银行为11.5%、县域农村金融机构为8%。

**降小微融资成本**

就目前正在稳妥推进的利率两轨并一轨而言,择机废除商业银行存贷款基准利率是重要一环。不过,各国利率自由化经验都表明,放开存款利率管制必然伴随存款利率上浮。而商业银行的存贷利差是有底线的,这个底线就是银行的运营成本。

如果存款利率抬升,贷款利率必然相应上浮。这与当前要求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尤其是今年明确提出要在去年基础上降1个百分点的目标,显然是矛盾的。

在冯建林看来,建立政策框架将有利于降低中小银行的资本成本,有利于增加中小银行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和降低信贷成本,更重要的是这有利于提高政策的透明度和规则性,持续激励中小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国信证券银行团队亦点评称,在定向降准之外,央行有望新推出这套框架,让小微做得好的银行进一步降准,其实是对小微做得好的银行的奖励,也激励其他银行把小微做好(不仅仅是做大)。因此,小微做得好的中小银行,可得到额外支持,构成利好。尤其利好的是信贷业务强、信贷需求旺盛,但受制于存准率、信贷额度等监管约束想放贷而不能放的中小银行。

至于如何“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冯建林认为,一个可以参考的政策框架是MPA(宏观审慎评估),也可以在MPA中嵌入,设定各种条件,达到不同条件的中小银行可以享受RRR调整。

“预计在下次需要降准时,央行有可能会明确相关政策框架。当然,从政策见效的角度看,最好是提前公布政策框架,从而起到尽早发挥引导作用的目标。“他补充称。

国信银行团队推断,后续会出台一套框架,即对“中小银行”(范围待定义)设定一整套考核要求,包括小微发放量、利率、不良等多方面,综合达标的,可以享受更低的存准率。综合框架比定向降准单一考核发放量更为科学,新框架激励银行把小微做“好”,而定向降准只是激励银行把小微做“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建立较低存准率的政策框架将有利于降低中小银行的资本成本,增加中小银行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和降低信贷成本。



撰文 / 李铮

■ 中国决策层为降低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本周再开新药方,要求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力求精准施策。不过,在央行力推利率并轨进程中,防止中小银行负债成本上升出现大波动是更长远的考虑。

尽管一季度经济有向好迹象令货币政策继续松动必要性明显下降,但各方面仍然需要引导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下行。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建立较低存准率的政策框架将有利于降低中小银行的资本成本,增加中小银行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和降低信贷成本。

“央行应该会尽快落实‘抓紧’的要求,差别化RRR政策已实施很多年了,建立中小银行较低的存准率框架应该不是什么难事,相信央行已经有了基本的思路和框架,会择机公布明确。”一位央行人士对路透称。

另一位地方央行人士则谈到,“(建立中小银行较低存准率政策框架)个人认为另一个考虑是利率并轨前的准备工作,防止出现大的波动,因为中小银行在全国银行间市场上获取资金的能力和议价水平比较低下,所以降低准备金率是必须的一个步骤。”

他并指出,准备金对于防止银行遭受挤兑作用有限,监管部门资本充足率以及其他流动性的监管指标的基本上可以替代这一标准。对于中小银行来说,准备金造成的放贷约束远远高于所谓的风险,利弊考虑来看放低是必要的。

中国商业银行业态呈现“倒金字塔”形态,国有大型银行在零售端吸纳存款和放贷规模占全部银行贷款近50%,在央行货币投放上也是“央行→大银行→小银行”的情况。

鉴于货币投放难以向非银和实体经济传导的现象,去年下半年开始,央行已经在大力开拓“央行→小银行”的直通投放渠道,但额度依然较小。因此,建立对中小银行的政策框架就显得更为必要。

FOST首席研究员冯建林认为,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主要是把现有的做法更加规范和固化。事实上,近些年来,中小银行的存准率要求一直就低于大行。但是,每次推出结构性降准时,不同类型银行存准率要求相差多少,似乎都是相机决择,这增加了政策的不确定性。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央行行长易纲关于存款准备金率有过清晰表态。他称,现在的存款准备金率将来会逐步向三档比较清晰的框架来完成目标,即大型银行为一档,中型银行为第二档,小型银行特别是县域的农村信用社、农商行为最低的一档。现在正在逐步简化,使得存款准备金率有一个更加清晰透明的框架。

目前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的基准档次大体可分为三档,即大型商业银行为13.5%、中小型商业银行为11.5%、县域农村金融机构为8%。

**降小微融资成本**

就目前正在稳妥推进的利率两轨并一轨而言,择机废除商业银行存贷款基准利率是重要一环。不过,各国利率自由化经验都表明,放开存款利率管制必然伴随存款利率上浮。而商业银行的存贷利差是有底线的,这个底线就是银行的运营成本。

如果存款利率抬升,贷款利率必然相应上浮。这与当前要求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尤其是今年明确提出要在去年基础上降1个百分点的目标,显然是矛盾的。

在冯建林看来,建立政策框架将有利于降低中小银行的资本成本,有利于增加中小银行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和降低信贷成本,更重要的是这有利于提高政策的透明度和规则性,持续激励中小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国信证券银行团队亦点评称,在定向降准之外,央行有望新推出这套框架,让小微做得好的银行进一步降准,其实是对小微做得好的银行的奖励,也激励其他银行把小微做好(不仅仅是做大)。因此,小微做得好的中小银行,可得到额外支持,构成利好。尤其利好的是信贷业务强、信贷需求旺盛,但受制于存准率、信贷额度等监管约束想放贷而不能放的中小银行。

至于如何“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冯建林认为,一个可以参考的政策框架是MPA(宏观审慎评估),也可以在MPA中嵌入,设定各种条件,达到不同条件的中小银行可以享受RRR调整。

“预计在下次需要降准时,央行有可能会明确相关政策框架。当然,从政策见效的角度看,最好是提前公布政策框架,从而起到尽早发挥引导作用的目标。“他补充称。

国信银行团队推断,后续会出台一套框架,即对“中小银行”(范围待定义)设定一整套考核要求,包括小微发放量、利率、不良等多方面,综合达标的,可以享受更低的存准率。综合框架比定向降准单一考核发放量更为科学,新框架激励银行把小微做“好”,而定向降准只是激励银行把小微做“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