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普京帮助欧佩克解决了分歧,俄罗斯从而获得了对石油市场的巨大影响力。



撰文 / Benoit Faucon / Summer Said / Tim Puko

■ 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简称:欧佩克)成员国去年12月在维也纳开会时,会谈一度接近破裂。

当时油价跌势惨重。成员国伊朗、委内瑞拉和利比亚拒绝减产,卡塔尔宣布退出该组织。与此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Trump)向沙特施压,要求保持低油价。

就在谈判快要破裂时,意想不到的援手出现了:非欧佩克成员国俄罗斯帮他们挽回了局面。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同意与欧佩克一起削减石油产量,但前提是让伊朗享受减产豁免。

这次关键会议有多么剑拔弩张,以及俄罗斯在解决这次危机中究竟发挥了怎样的关键作用,之前都没有相关报道。但去年12月的闭门谈判确实是一个关键时刻,从这一刻起,俄罗斯由一个根本不与欧佩克合作的国家摇身一变,成为了他们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

欧佩克近年来危机不断,油价暴跌、成员国政权更迭、集团内讧、特朗普的频繁打压,都让其不堪重负。俄罗斯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利用其身为石油大国的力量提供了帮助。这让普京对全球1.7万亿美元的原油市场走向有了相当大的影响力,在中东的话语权也增强了。

加皇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大宗商品策略主管Helima Croft表示:“现在俄罗斯成了欧佩克的救星。”

沙特能源大臣哈立德·法利赫(Khalid al-Falih)近日开玩笑称,他跟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Alexander Novak)说的话比跟部分沙特内阁成员说的还多。“2018年,我们进行了12次会晤,”他在3月记者招待会上提到诺瓦克时如是说。

目前俄罗斯与沙特算是临时结盟。下一次欧佩克会议将于5月举行,届时两国官员将讨论是否建立正式联盟关系。

几十年来,美国一直将沙特视为其亲密的地缘政治盟友之一,向其出售武器,鼓励其在中东发挥稳定力量的作用。相应地,美国政府希望全球市场能获得稳定的石油供应,从而抑制油价飙升,防止美国经济受到伤害。

然而,有了新的盟友俄罗斯,沙特就再也不用只仰仗美国政府了。

特朗普上任后,美国一改长期以来不干预欧佩克的做法。特朗普经常在Twitter上督促欧佩克提高石油产量以压低油价,他还致电沙特政府,直接要求该国增产。

特朗普政府的高级官员称,若想保证中东稳定并最大程度地向伊朗施压,美国与沙特的关系至关重要,目前美国与沙特的关系依然牢固。

去年10月,异见记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在土耳其的沙特领事馆被谋杀,这让沙特与美国之间生出新的嫌隙,也为俄罗斯与欧佩克加深关系提供了契机。

俄罗斯与欧佩克的盟友关系始于两年多以前,当时有三名新决策者上任。

沙特国王萨勒曼(King Salman)之子、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已开始更加积极地参与沙特石油政策,近年来皇室一直让能源部门官员负责此事,所以王储的参与算是极大的转变。2016年中旬,王储穆罕默德撤下了元老级石油大臣纳伊米(Ali al-Naimi),几十年来他一直是沙特石油政策的代表人物,取而代之的是长年任职国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Saudi Aramco)高管的法利赫(Falih)。

普京指定诺瓦克担任俄罗斯政府的核心国际能源策略官员。欧佩克则任命尼日利亚的巴尔金都(Mohammed Barkindo)担任秘书长,也就是该组织最高级别的官员。

2016年油价下跌后,一直不见回升迹象。三位官员需要达成减产协议,以抬高全球油价。俄罗斯和欧佩克同意减产。

去年年中时,由于欧佩克和俄罗斯减产,加之全球经济重现增长势头,原油价格再次飙升。而到了去年年底,受中美贸易战影响,全球经济前景又变得黯淡。

去年12月欧佩克会议前夕,油价在六周内下跌了30%。沙特希望各成员国就减产达成一致以推高油价。伊朗从11月开始受到美国制裁,处境艰难,不愿削减石油产量。利比亚和委内瑞拉受国家内部问题所累,也不肯让步。

维也纳会议即将召开之际,沙特在波斯湾的邻国卡塔尔宣布退出欧佩克,全球石油市场为之震惊。随着沙特与俄罗斯的联盟日益强大,少数成员国开始觉得自己人微言轻,卡塔尔便是其中之一。“现在欧佩克基本是(王储穆罕默德)和他的好伙伴普京说了算”,卡塔尔官员称。

在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记者采访时,欧佩克成员国的官员(其中不乏波斯湾核心代表)和俄罗斯官员描述了接下来那场气氛紧张的谈判。

会议开始时,沙特能源大臣法利赫便面临咄咄逼人的要求。沙特官员称,特朗普不仅私下向沙特王储施压,要求维持低油价,还在Twitter上发文公开督促欧佩克。

“希望欧佩克像现在一样继续生产,不要限产”,特朗普在12月5日的推文中说,“各国都不希望看到、也不需要油价上涨!”

而与此同时,沙特权力最大的公务员法利赫需要确保政府有充足的石油收入,这样各项工作才能开展,这是沙特寻求高油价的一个动力。沙特政府78%的预算都来自石油收入。

消息人士称,法利赫向来到欧佩克总部的与会者表示:“虽然我希望大家能达成一致,但我也不是非这样不可”。

阿联酋能源部长、欧佩克轮值主席马兹鲁伊(Suhail al-Mazrouei)是此次会议的主席。消息人士称,马兹鲁伊告诉其他与会人,从法利赫所说的话判断,法利赫并不认为各成员国能达成共识。

法利赫要求伊朗加入集体减产协议,却遭到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Bijan Zanganeh)的断然拒绝,赞加内还指责说,伊朗因遭受制裁落下的供应全叫波斯湾国家填补了。知情人士透露,当时赞加内指着马兹鲁伊说:“你是我们国家的敌人”。消息人士称,赞加内随即还威胁说,伊朗将暂时放弃欧佩克成员国身份。记者无法联系到阿联酋和沙特能源部发言人置评。


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左)拒绝支持OPEC减产。 图片来源:HEINZ-PETER BADER/REUTERS
欧佩克本应在当天达成一致,然后次日与俄罗斯主导的非欧佩克国家(包括哈萨克斯坦和阿塞拜疆)展开磋商,制定更全面的计划。然而事不如人愿,轮值主席马兹鲁伊不得不在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休会。

“这就是那种我们觉得肯定快要谈崩的会议”,一位与会欧佩克官员称,“你能感觉到,每个人都在想,谁是不是又要退出组织了。”

与会的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于当天较早时候回到圣彼得堡,向普京汇报了欧佩克的混乱情况。俄罗斯和欧克代表透露,诺瓦克与法利赫头一天发生了冲突,法利赫坚持认为沙特和俄罗斯的减产量应当相同。欧佩克官员称,俄罗斯本来打算的减产量只是法利赫希望的一半。

俄罗斯和欧佩克官员透露,诺瓦克回国后,普京同意让他提出高于原计划的减产量。普京让诺瓦克返回维也纳,确保促成会议达成协议。

于是诺瓦克又回到维也纳,会见了伊朗石油部长,后者头一天他威胁称伊朗将暂时放弃欧佩克成员国身份。欧佩克官员称,诺瓦克承诺推动沙特同意给予伊朗减产豁免。

在与沙特单独进行的会议上,诺瓦克同意了法利赫的要求,即俄罗斯的减产力度要与沙特相同。相应地,法利赫承诺伊朗无需减产。

诺瓦克承认,如果欧佩克减产,俄罗斯将从中获益。据欧佩克官员回忆,诺瓦克曾说过:“我们希望油价达到每桶60美元,我们正在遭受美国的制裁。”

法利赫再次回到欧佩克会议室时,他面露喜色。

欧佩克于今年1月开始减产。年初以来油价已经上涨30%,创下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最高开年涨幅。

沙特表示其减产力度比承诺的还大。俄罗斯和欧佩克官员称,俄罗斯之前承诺每日减产23万桶,但3月的减产量仅为每日12万桶。

沙特官员称,沙特政府愿意忽略俄罗斯没有完全履行减产承诺这个问题,因为他们需要获得国际上的支持。“我们无法承受失去他们的后果”,某沙特官员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欧佩克的新伙伴:俄罗斯

发布日期:2019-04-19 17:43
摘要」普京帮助欧佩克解决了分歧,俄罗斯从而获得了对石油市场的巨大影响力。



撰文 / Benoit Faucon / Summer Said / Tim Puko

■ 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简称:欧佩克)成员国去年12月在维也纳开会时,会谈一度接近破裂。

当时油价跌势惨重。成员国伊朗、委内瑞拉和利比亚拒绝减产,卡塔尔宣布退出该组织。与此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Trump)向沙特施压,要求保持低油价。

就在谈判快要破裂时,意想不到的援手出现了:非欧佩克成员国俄罗斯帮他们挽回了局面。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同意与欧佩克一起削减石油产量,但前提是让伊朗享受减产豁免。

这次关键会议有多么剑拔弩张,以及俄罗斯在解决这次危机中究竟发挥了怎样的关键作用,之前都没有相关报道。但去年12月的闭门谈判确实是一个关键时刻,从这一刻起,俄罗斯由一个根本不与欧佩克合作的国家摇身一变,成为了他们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

欧佩克近年来危机不断,油价暴跌、成员国政权更迭、集团内讧、特朗普的频繁打压,都让其不堪重负。俄罗斯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利用其身为石油大国的力量提供了帮助。这让普京对全球1.7万亿美元的原油市场走向有了相当大的影响力,在中东的话语权也增强了。

加皇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大宗商品策略主管Helima Croft表示:“现在俄罗斯成了欧佩克的救星。”

沙特能源大臣哈立德·法利赫(Khalid al-Falih)近日开玩笑称,他跟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Alexander Novak)说的话比跟部分沙特内阁成员说的还多。“2018年,我们进行了12次会晤,”他在3月记者招待会上提到诺瓦克时如是说。

目前俄罗斯与沙特算是临时结盟。下一次欧佩克会议将于5月举行,届时两国官员将讨论是否建立正式联盟关系。

几十年来,美国一直将沙特视为其亲密的地缘政治盟友之一,向其出售武器,鼓励其在中东发挥稳定力量的作用。相应地,美国政府希望全球市场能获得稳定的石油供应,从而抑制油价飙升,防止美国经济受到伤害。

然而,有了新的盟友俄罗斯,沙特就再也不用只仰仗美国政府了。

特朗普上任后,美国一改长期以来不干预欧佩克的做法。特朗普经常在Twitter上督促欧佩克提高石油产量以压低油价,他还致电沙特政府,直接要求该国增产。

特朗普政府的高级官员称,若想保证中东稳定并最大程度地向伊朗施压,美国与沙特的关系至关重要,目前美国与沙特的关系依然牢固。

去年10月,异见记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在土耳其的沙特领事馆被谋杀,这让沙特与美国之间生出新的嫌隙,也为俄罗斯与欧佩克加深关系提供了契机。

俄罗斯与欧佩克的盟友关系始于两年多以前,当时有三名新决策者上任。

沙特国王萨勒曼(King Salman)之子、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已开始更加积极地参与沙特石油政策,近年来皇室一直让能源部门官员负责此事,所以王储的参与算是极大的转变。2016年中旬,王储穆罕默德撤下了元老级石油大臣纳伊米(Ali al-Naimi),几十年来他一直是沙特石油政策的代表人物,取而代之的是长年任职国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Saudi Aramco)高管的法利赫(Falih)。

普京指定诺瓦克担任俄罗斯政府的核心国际能源策略官员。欧佩克则任命尼日利亚的巴尔金都(Mohammed Barkindo)担任秘书长,也就是该组织最高级别的官员。

2016年油价下跌后,一直不见回升迹象。三位官员需要达成减产协议,以抬高全球油价。俄罗斯和欧佩克同意减产。

去年年中时,由于欧佩克和俄罗斯减产,加之全球经济重现增长势头,原油价格再次飙升。而到了去年年底,受中美贸易战影响,全球经济前景又变得黯淡。

去年12月欧佩克会议前夕,油价在六周内下跌了30%。沙特希望各成员国就减产达成一致以推高油价。伊朗从11月开始受到美国制裁,处境艰难,不愿削减石油产量。利比亚和委内瑞拉受国家内部问题所累,也不肯让步。

维也纳会议即将召开之际,沙特在波斯湾的邻国卡塔尔宣布退出欧佩克,全球石油市场为之震惊。随着沙特与俄罗斯的联盟日益强大,少数成员国开始觉得自己人微言轻,卡塔尔便是其中之一。“现在欧佩克基本是(王储穆罕默德)和他的好伙伴普京说了算”,卡塔尔官员称。

在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记者采访时,欧佩克成员国的官员(其中不乏波斯湾核心代表)和俄罗斯官员描述了接下来那场气氛紧张的谈判。

会议开始时,沙特能源大臣法利赫便面临咄咄逼人的要求。沙特官员称,特朗普不仅私下向沙特王储施压,要求维持低油价,还在Twitter上发文公开督促欧佩克。

“希望欧佩克像现在一样继续生产,不要限产”,特朗普在12月5日的推文中说,“各国都不希望看到、也不需要油价上涨!”

而与此同时,沙特权力最大的公务员法利赫需要确保政府有充足的石油收入,这样各项工作才能开展,这是沙特寻求高油价的一个动力。沙特政府78%的预算都来自石油收入。

消息人士称,法利赫向来到欧佩克总部的与会者表示:“虽然我希望大家能达成一致,但我也不是非这样不可”。

阿联酋能源部长、欧佩克轮值主席马兹鲁伊(Suhail al-Mazrouei)是此次会议的主席。消息人士称,马兹鲁伊告诉其他与会人,从法利赫所说的话判断,法利赫并不认为各成员国能达成共识。

法利赫要求伊朗加入集体减产协议,却遭到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Bijan Zanganeh)的断然拒绝,赞加内还指责说,伊朗因遭受制裁落下的供应全叫波斯湾国家填补了。知情人士透露,当时赞加内指着马兹鲁伊说:“你是我们国家的敌人”。消息人士称,赞加内随即还威胁说,伊朗将暂时放弃欧佩克成员国身份。记者无法联系到阿联酋和沙特能源部发言人置评。


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左)拒绝支持OPEC减产。 图片来源:HEINZ-PETER BADER/REUTERS
欧佩克本应在当天达成一致,然后次日与俄罗斯主导的非欧佩克国家(包括哈萨克斯坦和阿塞拜疆)展开磋商,制定更全面的计划。然而事不如人愿,轮值主席马兹鲁伊不得不在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休会。

“这就是那种我们觉得肯定快要谈崩的会议”,一位与会欧佩克官员称,“你能感觉到,每个人都在想,谁是不是又要退出组织了。”

与会的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于当天较早时候回到圣彼得堡,向普京汇报了欧佩克的混乱情况。俄罗斯和欧克代表透露,诺瓦克与法利赫头一天发生了冲突,法利赫坚持认为沙特和俄罗斯的减产量应当相同。欧佩克官员称,俄罗斯本来打算的减产量只是法利赫希望的一半。

俄罗斯和欧佩克官员透露,诺瓦克回国后,普京同意让他提出高于原计划的减产量。普京让诺瓦克返回维也纳,确保促成会议达成协议。

于是诺瓦克又回到维也纳,会见了伊朗石油部长,后者头一天他威胁称伊朗将暂时放弃欧佩克成员国身份。欧佩克官员称,诺瓦克承诺推动沙特同意给予伊朗减产豁免。

在与沙特单独进行的会议上,诺瓦克同意了法利赫的要求,即俄罗斯的减产力度要与沙特相同。相应地,法利赫承诺伊朗无需减产。

诺瓦克承认,如果欧佩克减产,俄罗斯将从中获益。据欧佩克官员回忆,诺瓦克曾说过:“我们希望油价达到每桶60美元,我们正在遭受美国的制裁。”

法利赫再次回到欧佩克会议室时,他面露喜色。

欧佩克于今年1月开始减产。年初以来油价已经上涨30%,创下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最高开年涨幅。

沙特表示其减产力度比承诺的还大。俄罗斯和欧佩克官员称,俄罗斯之前承诺每日减产23万桶,但3月的减产量仅为每日12万桶。

沙特官员称,沙特政府愿意忽略俄罗斯没有完全履行减产承诺这个问题,因为他们需要获得国际上的支持。“我们无法承受失去他们的后果”,某沙特官员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普京帮助欧佩克解决了分歧,俄罗斯从而获得了对石油市场的巨大影响力。



撰文 / Benoit Faucon / Summer Said / Tim Puko

■ 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简称:欧佩克)成员国去年12月在维也纳开会时,会谈一度接近破裂。

当时油价跌势惨重。成员国伊朗、委内瑞拉和利比亚拒绝减产,卡塔尔宣布退出该组织。与此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Trump)向沙特施压,要求保持低油价。

就在谈判快要破裂时,意想不到的援手出现了:非欧佩克成员国俄罗斯帮他们挽回了局面。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同意与欧佩克一起削减石油产量,但前提是让伊朗享受减产豁免。

这次关键会议有多么剑拔弩张,以及俄罗斯在解决这次危机中究竟发挥了怎样的关键作用,之前都没有相关报道。但去年12月的闭门谈判确实是一个关键时刻,从这一刻起,俄罗斯由一个根本不与欧佩克合作的国家摇身一变,成为了他们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

欧佩克近年来危机不断,油价暴跌、成员国政权更迭、集团内讧、特朗普的频繁打压,都让其不堪重负。俄罗斯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利用其身为石油大国的力量提供了帮助。这让普京对全球1.7万亿美元的原油市场走向有了相当大的影响力,在中东的话语权也增强了。

加皇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大宗商品策略主管Helima Croft表示:“现在俄罗斯成了欧佩克的救星。”

沙特能源大臣哈立德·法利赫(Khalid al-Falih)近日开玩笑称,他跟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Alexander Novak)说的话比跟部分沙特内阁成员说的还多。“2018年,我们进行了12次会晤,”他在3月记者招待会上提到诺瓦克时如是说。

目前俄罗斯与沙特算是临时结盟。下一次欧佩克会议将于5月举行,届时两国官员将讨论是否建立正式联盟关系。

几十年来,美国一直将沙特视为其亲密的地缘政治盟友之一,向其出售武器,鼓励其在中东发挥稳定力量的作用。相应地,美国政府希望全球市场能获得稳定的石油供应,从而抑制油价飙升,防止美国经济受到伤害。

然而,有了新的盟友俄罗斯,沙特就再也不用只仰仗美国政府了。

特朗普上任后,美国一改长期以来不干预欧佩克的做法。特朗普经常在Twitter上督促欧佩克提高石油产量以压低油价,他还致电沙特政府,直接要求该国增产。

特朗普政府的高级官员称,若想保证中东稳定并最大程度地向伊朗施压,美国与沙特的关系至关重要,目前美国与沙特的关系依然牢固。

去年10月,异见记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在土耳其的沙特领事馆被谋杀,这让沙特与美国之间生出新的嫌隙,也为俄罗斯与欧佩克加深关系提供了契机。

俄罗斯与欧佩克的盟友关系始于两年多以前,当时有三名新决策者上任。

沙特国王萨勒曼(King Salman)之子、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已开始更加积极地参与沙特石油政策,近年来皇室一直让能源部门官员负责此事,所以王储的参与算是极大的转变。2016年中旬,王储穆罕默德撤下了元老级石油大臣纳伊米(Ali al-Naimi),几十年来他一直是沙特石油政策的代表人物,取而代之的是长年任职国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Saudi Aramco)高管的法利赫(Falih)。

普京指定诺瓦克担任俄罗斯政府的核心国际能源策略官员。欧佩克则任命尼日利亚的巴尔金都(Mohammed Barkindo)担任秘书长,也就是该组织最高级别的官员。

2016年油价下跌后,一直不见回升迹象。三位官员需要达成减产协议,以抬高全球油价。俄罗斯和欧佩克同意减产。

去年年中时,由于欧佩克和俄罗斯减产,加之全球经济重现增长势头,原油价格再次飙升。而到了去年年底,受中美贸易战影响,全球经济前景又变得黯淡。

去年12月欧佩克会议前夕,油价在六周内下跌了30%。沙特希望各成员国就减产达成一致以推高油价。伊朗从11月开始受到美国制裁,处境艰难,不愿削减石油产量。利比亚和委内瑞拉受国家内部问题所累,也不肯让步。

维也纳会议即将召开之际,沙特在波斯湾的邻国卡塔尔宣布退出欧佩克,全球石油市场为之震惊。随着沙特与俄罗斯的联盟日益强大,少数成员国开始觉得自己人微言轻,卡塔尔便是其中之一。“现在欧佩克基本是(王储穆罕默德)和他的好伙伴普京说了算”,卡塔尔官员称。

在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记者采访时,欧佩克成员国的官员(其中不乏波斯湾核心代表)和俄罗斯官员描述了接下来那场气氛紧张的谈判。

会议开始时,沙特能源大臣法利赫便面临咄咄逼人的要求。沙特官员称,特朗普不仅私下向沙特王储施压,要求维持低油价,还在Twitter上发文公开督促欧佩克。

“希望欧佩克像现在一样继续生产,不要限产”,特朗普在12月5日的推文中说,“各国都不希望看到、也不需要油价上涨!”

而与此同时,沙特权力最大的公务员法利赫需要确保政府有充足的石油收入,这样各项工作才能开展,这是沙特寻求高油价的一个动力。沙特政府78%的预算都来自石油收入。

消息人士称,法利赫向来到欧佩克总部的与会者表示:“虽然我希望大家能达成一致,但我也不是非这样不可”。

阿联酋能源部长、欧佩克轮值主席马兹鲁伊(Suhail al-Mazrouei)是此次会议的主席。消息人士称,马兹鲁伊告诉其他与会人,从法利赫所说的话判断,法利赫并不认为各成员国能达成共识。

法利赫要求伊朗加入集体减产协议,却遭到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Bijan Zanganeh)的断然拒绝,赞加内还指责说,伊朗因遭受制裁落下的供应全叫波斯湾国家填补了。知情人士透露,当时赞加内指着马兹鲁伊说:“你是我们国家的敌人”。消息人士称,赞加内随即还威胁说,伊朗将暂时放弃欧佩克成员国身份。记者无法联系到阿联酋和沙特能源部发言人置评。


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左)拒绝支持OPEC减产。 图片来源:HEINZ-PETER BADER/REUTERS
欧佩克本应在当天达成一致,然后次日与俄罗斯主导的非欧佩克国家(包括哈萨克斯坦和阿塞拜疆)展开磋商,制定更全面的计划。然而事不如人愿,轮值主席马兹鲁伊不得不在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休会。

“这就是那种我们觉得肯定快要谈崩的会议”,一位与会欧佩克官员称,“你能感觉到,每个人都在想,谁是不是又要退出组织了。”

与会的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于当天较早时候回到圣彼得堡,向普京汇报了欧佩克的混乱情况。俄罗斯和欧克代表透露,诺瓦克与法利赫头一天发生了冲突,法利赫坚持认为沙特和俄罗斯的减产量应当相同。欧佩克官员称,俄罗斯本来打算的减产量只是法利赫希望的一半。

俄罗斯和欧佩克官员透露,诺瓦克回国后,普京同意让他提出高于原计划的减产量。普京让诺瓦克返回维也纳,确保促成会议达成协议。

于是诺瓦克又回到维也纳,会见了伊朗石油部长,后者头一天他威胁称伊朗将暂时放弃欧佩克成员国身份。欧佩克官员称,诺瓦克承诺推动沙特同意给予伊朗减产豁免。

在与沙特单独进行的会议上,诺瓦克同意了法利赫的要求,即俄罗斯的减产力度要与沙特相同。相应地,法利赫承诺伊朗无需减产。

诺瓦克承认,如果欧佩克减产,俄罗斯将从中获益。据欧佩克官员回忆,诺瓦克曾说过:“我们希望油价达到每桶60美元,我们正在遭受美国的制裁。”

法利赫再次回到欧佩克会议室时,他面露喜色。

欧佩克于今年1月开始减产。年初以来油价已经上涨30%,创下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最高开年涨幅。

沙特表示其减产力度比承诺的还大。俄罗斯和欧佩克官员称,俄罗斯之前承诺每日减产23万桶,但3月的减产量仅为每日12万桶。

沙特官员称,沙特政府愿意忽略俄罗斯没有完全履行减产承诺这个问题,因为他们需要获得国际上的支持。“我们无法承受失去他们的后果”,某沙特官员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欧佩克的新伙伴:俄罗斯

发布日期:2019-04-19 17:43
摘要」普京帮助欧佩克解决了分歧,俄罗斯从而获得了对石油市场的巨大影响力。



撰文 / Benoit Faucon / Summer Said / Tim Puko

■ 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简称:欧佩克)成员国去年12月在维也纳开会时,会谈一度接近破裂。

当时油价跌势惨重。成员国伊朗、委内瑞拉和利比亚拒绝减产,卡塔尔宣布退出该组织。与此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Trump)向沙特施压,要求保持低油价。

就在谈判快要破裂时,意想不到的援手出现了:非欧佩克成员国俄罗斯帮他们挽回了局面。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同意与欧佩克一起削减石油产量,但前提是让伊朗享受减产豁免。

这次关键会议有多么剑拔弩张,以及俄罗斯在解决这次危机中究竟发挥了怎样的关键作用,之前都没有相关报道。但去年12月的闭门谈判确实是一个关键时刻,从这一刻起,俄罗斯由一个根本不与欧佩克合作的国家摇身一变,成为了他们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

欧佩克近年来危机不断,油价暴跌、成员国政权更迭、集团内讧、特朗普的频繁打压,都让其不堪重负。俄罗斯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利用其身为石油大国的力量提供了帮助。这让普京对全球1.7万亿美元的原油市场走向有了相当大的影响力,在中东的话语权也增强了。

加皇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大宗商品策略主管Helima Croft表示:“现在俄罗斯成了欧佩克的救星。”

沙特能源大臣哈立德·法利赫(Khalid al-Falih)近日开玩笑称,他跟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Alexander Novak)说的话比跟部分沙特内阁成员说的还多。“2018年,我们进行了12次会晤,”他在3月记者招待会上提到诺瓦克时如是说。

目前俄罗斯与沙特算是临时结盟。下一次欧佩克会议将于5月举行,届时两国官员将讨论是否建立正式联盟关系。

几十年来,美国一直将沙特视为其亲密的地缘政治盟友之一,向其出售武器,鼓励其在中东发挥稳定力量的作用。相应地,美国政府希望全球市场能获得稳定的石油供应,从而抑制油价飙升,防止美国经济受到伤害。

然而,有了新的盟友俄罗斯,沙特就再也不用只仰仗美国政府了。

特朗普上任后,美国一改长期以来不干预欧佩克的做法。特朗普经常在Twitter上督促欧佩克提高石油产量以压低油价,他还致电沙特政府,直接要求该国增产。

特朗普政府的高级官员称,若想保证中东稳定并最大程度地向伊朗施压,美国与沙特的关系至关重要,目前美国与沙特的关系依然牢固。

去年10月,异见记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在土耳其的沙特领事馆被谋杀,这让沙特与美国之间生出新的嫌隙,也为俄罗斯与欧佩克加深关系提供了契机。

俄罗斯与欧佩克的盟友关系始于两年多以前,当时有三名新决策者上任。

沙特国王萨勒曼(King Salman)之子、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已开始更加积极地参与沙特石油政策,近年来皇室一直让能源部门官员负责此事,所以王储的参与算是极大的转变。2016年中旬,王储穆罕默德撤下了元老级石油大臣纳伊米(Ali al-Naimi),几十年来他一直是沙特石油政策的代表人物,取而代之的是长年任职国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Saudi Aramco)高管的法利赫(Falih)。

普京指定诺瓦克担任俄罗斯政府的核心国际能源策略官员。欧佩克则任命尼日利亚的巴尔金都(Mohammed Barkindo)担任秘书长,也就是该组织最高级别的官员。

2016年油价下跌后,一直不见回升迹象。三位官员需要达成减产协议,以抬高全球油价。俄罗斯和欧佩克同意减产。

去年年中时,由于欧佩克和俄罗斯减产,加之全球经济重现增长势头,原油价格再次飙升。而到了去年年底,受中美贸易战影响,全球经济前景又变得黯淡。

去年12月欧佩克会议前夕,油价在六周内下跌了30%。沙特希望各成员国就减产达成一致以推高油价。伊朗从11月开始受到美国制裁,处境艰难,不愿削减石油产量。利比亚和委内瑞拉受国家内部问题所累,也不肯让步。

维也纳会议即将召开之际,沙特在波斯湾的邻国卡塔尔宣布退出欧佩克,全球石油市场为之震惊。随着沙特与俄罗斯的联盟日益强大,少数成员国开始觉得自己人微言轻,卡塔尔便是其中之一。“现在欧佩克基本是(王储穆罕默德)和他的好伙伴普京说了算”,卡塔尔官员称。

在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记者采访时,欧佩克成员国的官员(其中不乏波斯湾核心代表)和俄罗斯官员描述了接下来那场气氛紧张的谈判。

会议开始时,沙特能源大臣法利赫便面临咄咄逼人的要求。沙特官员称,特朗普不仅私下向沙特王储施压,要求维持低油价,还在Twitter上发文公开督促欧佩克。

“希望欧佩克像现在一样继续生产,不要限产”,特朗普在12月5日的推文中说,“各国都不希望看到、也不需要油价上涨!”

而与此同时,沙特权力最大的公务员法利赫需要确保政府有充足的石油收入,这样各项工作才能开展,这是沙特寻求高油价的一个动力。沙特政府78%的预算都来自石油收入。

消息人士称,法利赫向来到欧佩克总部的与会者表示:“虽然我希望大家能达成一致,但我也不是非这样不可”。

阿联酋能源部长、欧佩克轮值主席马兹鲁伊(Suhail al-Mazrouei)是此次会议的主席。消息人士称,马兹鲁伊告诉其他与会人,从法利赫所说的话判断,法利赫并不认为各成员国能达成共识。

法利赫要求伊朗加入集体减产协议,却遭到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Bijan Zanganeh)的断然拒绝,赞加内还指责说,伊朗因遭受制裁落下的供应全叫波斯湾国家填补了。知情人士透露,当时赞加内指着马兹鲁伊说:“你是我们国家的敌人”。消息人士称,赞加内随即还威胁说,伊朗将暂时放弃欧佩克成员国身份。记者无法联系到阿联酋和沙特能源部发言人置评。


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左)拒绝支持OPEC减产。 图片来源:HEINZ-PETER BADER/REUTERS
欧佩克本应在当天达成一致,然后次日与俄罗斯主导的非欧佩克国家(包括哈萨克斯坦和阿塞拜疆)展开磋商,制定更全面的计划。然而事不如人愿,轮值主席马兹鲁伊不得不在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休会。

“这就是那种我们觉得肯定快要谈崩的会议”,一位与会欧佩克官员称,“你能感觉到,每个人都在想,谁是不是又要退出组织了。”

与会的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于当天较早时候回到圣彼得堡,向普京汇报了欧佩克的混乱情况。俄罗斯和欧克代表透露,诺瓦克与法利赫头一天发生了冲突,法利赫坚持认为沙特和俄罗斯的减产量应当相同。欧佩克官员称,俄罗斯本来打算的减产量只是法利赫希望的一半。

俄罗斯和欧佩克官员透露,诺瓦克回国后,普京同意让他提出高于原计划的减产量。普京让诺瓦克返回维也纳,确保促成会议达成协议。

于是诺瓦克又回到维也纳,会见了伊朗石油部长,后者头一天他威胁称伊朗将暂时放弃欧佩克成员国身份。欧佩克官员称,诺瓦克承诺推动沙特同意给予伊朗减产豁免。

在与沙特单独进行的会议上,诺瓦克同意了法利赫的要求,即俄罗斯的减产力度要与沙特相同。相应地,法利赫承诺伊朗无需减产。

诺瓦克承认,如果欧佩克减产,俄罗斯将从中获益。据欧佩克官员回忆,诺瓦克曾说过:“我们希望油价达到每桶60美元,我们正在遭受美国的制裁。”

法利赫再次回到欧佩克会议室时,他面露喜色。

欧佩克于今年1月开始减产。年初以来油价已经上涨30%,创下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最高开年涨幅。

沙特表示其减产力度比承诺的还大。俄罗斯和欧佩克官员称,俄罗斯之前承诺每日减产23万桶,但3月的减产量仅为每日12万桶。

沙特官员称,沙特政府愿意忽略俄罗斯没有完全履行减产承诺这个问题,因为他们需要获得国际上的支持。“我们无法承受失去他们的后果”,某沙特官员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普京帮助欧佩克解决了分歧,俄罗斯从而获得了对石油市场的巨大影响力。



撰文 / Benoit Faucon / Summer Said / Tim Puko

■ 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简称:欧佩克)成员国去年12月在维也纳开会时,会谈一度接近破裂。

当时油价跌势惨重。成员国伊朗、委内瑞拉和利比亚拒绝减产,卡塔尔宣布退出该组织。与此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Trump)向沙特施压,要求保持低油价。

就在谈判快要破裂时,意想不到的援手出现了:非欧佩克成员国俄罗斯帮他们挽回了局面。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同意与欧佩克一起削减石油产量,但前提是让伊朗享受减产豁免。

这次关键会议有多么剑拔弩张,以及俄罗斯在解决这次危机中究竟发挥了怎样的关键作用,之前都没有相关报道。但去年12月的闭门谈判确实是一个关键时刻,从这一刻起,俄罗斯由一个根本不与欧佩克合作的国家摇身一变,成为了他们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

欧佩克近年来危机不断,油价暴跌、成员国政权更迭、集团内讧、特朗普的频繁打压,都让其不堪重负。俄罗斯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利用其身为石油大国的力量提供了帮助。这让普京对全球1.7万亿美元的原油市场走向有了相当大的影响力,在中东的话语权也增强了。

加皇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大宗商品策略主管Helima Croft表示:“现在俄罗斯成了欧佩克的救星。”

沙特能源大臣哈立德·法利赫(Khalid al-Falih)近日开玩笑称,他跟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Alexander Novak)说的话比跟部分沙特内阁成员说的还多。“2018年,我们进行了12次会晤,”他在3月记者招待会上提到诺瓦克时如是说。

目前俄罗斯与沙特算是临时结盟。下一次欧佩克会议将于5月举行,届时两国官员将讨论是否建立正式联盟关系。

几十年来,美国一直将沙特视为其亲密的地缘政治盟友之一,向其出售武器,鼓励其在中东发挥稳定力量的作用。相应地,美国政府希望全球市场能获得稳定的石油供应,从而抑制油价飙升,防止美国经济受到伤害。

然而,有了新的盟友俄罗斯,沙特就再也不用只仰仗美国政府了。

特朗普上任后,美国一改长期以来不干预欧佩克的做法。特朗普经常在Twitter上督促欧佩克提高石油产量以压低油价,他还致电沙特政府,直接要求该国增产。

特朗普政府的高级官员称,若想保证中东稳定并最大程度地向伊朗施压,美国与沙特的关系至关重要,目前美国与沙特的关系依然牢固。

去年10月,异见记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在土耳其的沙特领事馆被谋杀,这让沙特与美国之间生出新的嫌隙,也为俄罗斯与欧佩克加深关系提供了契机。

俄罗斯与欧佩克的盟友关系始于两年多以前,当时有三名新决策者上任。

沙特国王萨勒曼(King Salman)之子、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已开始更加积极地参与沙特石油政策,近年来皇室一直让能源部门官员负责此事,所以王储的参与算是极大的转变。2016年中旬,王储穆罕默德撤下了元老级石油大臣纳伊米(Ali al-Naimi),几十年来他一直是沙特石油政策的代表人物,取而代之的是长年任职国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Saudi Aramco)高管的法利赫(Falih)。

普京指定诺瓦克担任俄罗斯政府的核心国际能源策略官员。欧佩克则任命尼日利亚的巴尔金都(Mohammed Barkindo)担任秘书长,也就是该组织最高级别的官员。

2016年油价下跌后,一直不见回升迹象。三位官员需要达成减产协议,以抬高全球油价。俄罗斯和欧佩克同意减产。

去年年中时,由于欧佩克和俄罗斯减产,加之全球经济重现增长势头,原油价格再次飙升。而到了去年年底,受中美贸易战影响,全球经济前景又变得黯淡。

去年12月欧佩克会议前夕,油价在六周内下跌了30%。沙特希望各成员国就减产达成一致以推高油价。伊朗从11月开始受到美国制裁,处境艰难,不愿削减石油产量。利比亚和委内瑞拉受国家内部问题所累,也不肯让步。

维也纳会议即将召开之际,沙特在波斯湾的邻国卡塔尔宣布退出欧佩克,全球石油市场为之震惊。随着沙特与俄罗斯的联盟日益强大,少数成员国开始觉得自己人微言轻,卡塔尔便是其中之一。“现在欧佩克基本是(王储穆罕默德)和他的好伙伴普京说了算”,卡塔尔官员称。

在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记者采访时,欧佩克成员国的官员(其中不乏波斯湾核心代表)和俄罗斯官员描述了接下来那场气氛紧张的谈判。

会议开始时,沙特能源大臣法利赫便面临咄咄逼人的要求。沙特官员称,特朗普不仅私下向沙特王储施压,要求维持低油价,还在Twitter上发文公开督促欧佩克。

“希望欧佩克像现在一样继续生产,不要限产”,特朗普在12月5日的推文中说,“各国都不希望看到、也不需要油价上涨!”

而与此同时,沙特权力最大的公务员法利赫需要确保政府有充足的石油收入,这样各项工作才能开展,这是沙特寻求高油价的一个动力。沙特政府78%的预算都来自石油收入。

消息人士称,法利赫向来到欧佩克总部的与会者表示:“虽然我希望大家能达成一致,但我也不是非这样不可”。

阿联酋能源部长、欧佩克轮值主席马兹鲁伊(Suhail al-Mazrouei)是此次会议的主席。消息人士称,马兹鲁伊告诉其他与会人,从法利赫所说的话判断,法利赫并不认为各成员国能达成共识。

法利赫要求伊朗加入集体减产协议,却遭到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Bijan Zanganeh)的断然拒绝,赞加内还指责说,伊朗因遭受制裁落下的供应全叫波斯湾国家填补了。知情人士透露,当时赞加内指着马兹鲁伊说:“你是我们国家的敌人”。消息人士称,赞加内随即还威胁说,伊朗将暂时放弃欧佩克成员国身份。记者无法联系到阿联酋和沙特能源部发言人置评。


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左)拒绝支持OPEC减产。 图片来源:HEINZ-PETER BADER/REUTERS
欧佩克本应在当天达成一致,然后次日与俄罗斯主导的非欧佩克国家(包括哈萨克斯坦和阿塞拜疆)展开磋商,制定更全面的计划。然而事不如人愿,轮值主席马兹鲁伊不得不在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休会。

“这就是那种我们觉得肯定快要谈崩的会议”,一位与会欧佩克官员称,“你能感觉到,每个人都在想,谁是不是又要退出组织了。”

与会的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于当天较早时候回到圣彼得堡,向普京汇报了欧佩克的混乱情况。俄罗斯和欧克代表透露,诺瓦克与法利赫头一天发生了冲突,法利赫坚持认为沙特和俄罗斯的减产量应当相同。欧佩克官员称,俄罗斯本来打算的减产量只是法利赫希望的一半。

俄罗斯和欧佩克官员透露,诺瓦克回国后,普京同意让他提出高于原计划的减产量。普京让诺瓦克返回维也纳,确保促成会议达成协议。

于是诺瓦克又回到维也纳,会见了伊朗石油部长,后者头一天他威胁称伊朗将暂时放弃欧佩克成员国身份。欧佩克官员称,诺瓦克承诺推动沙特同意给予伊朗减产豁免。

在与沙特单独进行的会议上,诺瓦克同意了法利赫的要求,即俄罗斯的减产力度要与沙特相同。相应地,法利赫承诺伊朗无需减产。

诺瓦克承认,如果欧佩克减产,俄罗斯将从中获益。据欧佩克官员回忆,诺瓦克曾说过:“我们希望油价达到每桶60美元,我们正在遭受美国的制裁。”

法利赫再次回到欧佩克会议室时,他面露喜色。

欧佩克于今年1月开始减产。年初以来油价已经上涨30%,创下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最高开年涨幅。

沙特表示其减产力度比承诺的还大。俄罗斯和欧佩克官员称,俄罗斯之前承诺每日减产23万桶,但3月的减产量仅为每日12万桶。

沙特官员称,沙特政府愿意忽略俄罗斯没有完全履行减产承诺这个问题,因为他们需要获得国际上的支持。“我们无法承受失去他们的后果”,某沙特官员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