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滴滴公司总裁柳青坦言已离婚两年......

发布日期:2019-04-17 19:39
摘要」曾被称作“没有失败过的人”、“女战神”的柳青,正在通过微博和朋友圈更多地对外曝露自己的生活,这包括她的挫折和失败。



撰文 / 李好

■ 曾被称作“没有失败过的人”、“女战神”的柳青,正在通过微博和朋友圈更多地对外曝露自己的生活,这包括她的挫折和失败。“单身妈妈两年了。”2018年4月16日,滴滴公司总裁柳青在其朋友圈这样表示,“人生向前,真实比完美更重要”。

一周前,柳青还曾发微博回忆此前身患癌症的经历,感慨“人生除了生死,其他都是擦伤。”并表示自己非常感谢这段的经历,让人更加勇敢和纯粹。

Uber4月11日在美国的上市招股书则披露了柳青掌管下的滴滴另一重困境:估值下降。优步上周的IPO文件显示,其所持滴滴出行股权在2018年底时价值79.5亿美元,间接显示了滴滴出行估值为516亿美元。2017年接受软银等机构投资时,滴滴的估值高达560亿美元。

身为中国科技公司少有的女高管,柳青在事业和生活上都正遭受一番考验和历练。

柳青其人

柳青履历堪称完美。她是中国IT教父柳传志之女,毕业于北大和哈佛计算机系,2002年硕士毕业后加入高盛,2012年时成为了这家百年投行历史上最年轻的董事总经理。

2014年加入滴滴,是柳青人生的第一次跳槽。她当时是高盛亚洲区董事总经理,年薪超过千万。柳青因为代表高盛试图投资滴滴而结识了程维。2014年5月,在滴滴和当时的对手快的缠斗之时,柳青做出了出任滴滴COO的决定。2015年2月4日,柳青升任滴滴总裁,负责更多公司日常业务运营。由此,滴滴进入董事长+总裁的管理模式。

加入滴滴被称作柳青职场资源和人生实力的大集合、大爆发。她很快在2014年12月帮助滴滴完成了F轮7亿美元的融资,这是当时的中国移动互联网领域最大的一笔融资。投资人形容柳青的融资能力为“能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滴滴以前的融资还需要我帮忙,程维去美国还是我做的翻译,柳青来了之后完全不需要,”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在一次接受采访时,将光环之下的柳青描述为拼命三娘,既有如簧巧舌, 亦富钢铁意志,“她很厉害,能把所有对这个行业有兴趣的投资基金全拉过来,三个星期内搞定了7 亿美元融资。”

柳青打造了滴滴的发动机和弹药库。她带领滴滴完成了超过百亿的巨额融资和一系列并购,包括收购快的、和优步中国合并、主导滴滴吸引苹果10亿美元投资、获得软银等机构40亿美元融资等。在业务扩张上,在加入滴滴时,这家创业公司还只是一家单一的出租车叫车平台,此后她协助CEO程维将滴滴打造成了多条业务线的一站式移动出行平台。

在这五年间,柳青还为了治疗癌症,短暂休息了三个月:2015年9月,柳青在一封内部邮件中向滴滴员工透露,自己患上乳腺癌。同年12月初,她在微博上表示治疗已成功结束后,将于12月底前恢复工作。

这名性格坚韧的科技公司高管尽管很少面对媒体,但一度是媒体的宠儿。2015年《财富》将她评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25位商界女性”之一,2016年入选《连线》杂志百大人物名单,2017年4月20日,被《时代》杂志入选2017年全球影响力百人榜……

这一切在2018年急转直下。2018年8月26日,因连续两起顺风车司机恶性杀人事件,滴滴客服体系和顺风车产品问题被暴露,两名高层主管黄洁莉(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金红(客服副总裁)随后遭去职。据媒体报道,政府部门数十人的监管队伍入驻公司调查,住满了公司周围的四家酒店。在监管和舆论压力之下,滴滴宣布了一系列整改措施,并停止了顺风车业务。

不仅滴滴的运营模式、产品缺陷引起了广泛批评,柳青“拼命三娘”加“抗癌斗士”的标签也被撕下,并遭受舆论激烈批评。柳青在和程维以公开信的方式致歉后,从公众视野里消失了。直到半年后,她才在微博上回忆了当时的心境:“(事件发生时)那时的不知所措,那时的不知如何面对,甚至那时的懦弱和恐惧。每每想起来,我们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去探望家属,都是懊悔不已。只能刻骨铭心。恳请大家给我们机会改过自新,破茧成蝶。”

创业维艰

滴滴的老对手Uber于4月11日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滴滴的步伐原本会快于Uber:在高层计划中,2018年原本是滴滴准备上市的一年。但接连发生的恶性事件,让滴滴踩下了急刹车。

一系列整改措施中,顺风车业务被关停对滴滴杀伤力最大。根据燃财经对滴滴的报道透露:顺风车业务在下线前的日均单量超过200万单、占到滴滴整体日均单量的10%,滴滴失去顺风车,就像失去左臂右膀。更关键的是,顺风车还是滴滴唯一规模盈利的业务线,2017年为滴滴贡献了8亿人民币的净利润,是影响滴滴能否整体盈利的关键一环。

在顺风车被关停的处境下,滴滴的估值出现下降也是必然。根据新浪财经的报道,优步上周的IPO文件显示,其所持滴滴出行股权在2018年底时价值79.5亿美元,间接显示了滴滴出行估值为516亿美元。2018年10月29日,《华尔街日报》也曾发布报道,称有知情人士透漏滴滴出行正在进行股权私下交易。根据交易的价格显示,滴滴的估值大约500亿到520亿美元之间。这都意味着滴滴的估值缩水。2017年年底,滴滴出行曾以560亿美元估值获得融资。

随着公众怒火的逐渐平息,顺风车的重新上线很可能被提上了议程。4月5日,滴滴顺风车事业部负责人张瑞在官方微信上发布滴滴顺风车的整改进展,包括严查人车不符,规定接单路线,加大客服力度等。该公开信引发了大众对滴滴顺风车回归的猜想。不过滴滴官方对多家媒体表示,滴滴当前仍在全力投入安全整改中,滴滴顺风车暂无上线时间表。

滴滴已经摆出了裁员过冬的架势。2019年2月14日,滴滴内部一份文件显示公司6年亏损390亿(人民币),2018年亏损109亿。此后的滴滴月度全员会上,程维宣布公司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左右。

六年间飞速成长为全球出行服务巨头,但滴滴不过是“戴着镣铐跳舞”,其规模和发展速度也与政策和监管有着极强的关联性。目前影响滴滴扩张的一大瓶颈在于合规车辆。“资本推动之下,滴滴等平台已经坐大,现有的商业模式已经成型,仅滴滴号称有近3000万司机。如果完全按监管政策调整,涉及到模式调整和利益损失,存在一些难度。”安邦咨询高级分析师贺军这样分析滴滴的处境。

面临监管压力和顺风车下线的处境,滴滴仍然实力强劲。根据虎嗅网报导,目前滴滴账面金额高达100亿美金。即便是持续的亏损,仍能让滴滴“过冬”。

眼下,它需要的是监管层和公众的理解。“对外,滴滴不能再大谈自己的几亿用户、全球第一大出行平台这些数据,而必须表现出弱者形象,以获得各界宽容。”一名出行行业人士这样表示。

无路可退

随着滴滴的策略转变,柳青也变了。2019年,主管PR部门的柳青代表滴滴更多地站到了公众面前:她会出面代表滴滴慰问遇害司机家属、在微博、头条号上处理用户投诉、分享生活点滴。

过去,她的潜意识里面有害怕失败的心态。在加入滴滴初期,柳青一开始用力过猛:她彻夜不眠,回复所有的微信、电邮,尽量去满足所有人的要求。2016年滴滴年会,治疗癌症回归的她,对团队和自己提出期望:“放下你的玻璃心,换一个钢的回来、铁的回来。”

在一次接受采访时,柳青谈到过自己的困惑与纠结:她曾因为陪伴家人时间过少而被负罪感包围,而她最终得出结论“罪恶感是影响人类生产力进步最大的阻力之一”。“你永远无法找到事业和家庭的平衡,我能做的就是为家人创造Quality Time ( 有品质的时间)。”她有三个小孩,出差在外,主要通过微信和孩子交流,回到家则尽量专心陪伴他们。

柳青并没有对外透露她离婚的原因。但身为千亿估值商业机构总裁,柳青的处境并不是她独有。在中国商场,董明珠、陈春花、咪蒙等“女强人”都曾选择结束婚姻。“女权之声”作者刘倩、张兰在2018年1月的一篇文章指出:“职业晋升会导致女性离婚率增加一倍以上,但对男性则无影响。越是传统的家庭里,女性的职业进步对家庭带来的压力会越大。”

“事业成功和家庭幸福对男性而言可二者兼得,但对女性而言则须平衡取舍。这是性别不平等的重要体现。”刘倩指出,相关研究甚至表明,女性会主动阻止自己的职业生涯前进以避免比丈夫更成功。她建议,随着社会对性别角色定义的逐渐演变,男性也需要跟上步伐,调整自己对于家庭模式的预期。当女性不再囿于“贤妻良母”的人设限制,转而在政治、经济领域里大放光彩时,男性便也无须独自承担所谓“家庭支柱”的压力。“离婚对于职场男女不一定是坏事,理性离婚只是人生长河中的一个片断。”

柳青则对新生活调试得很好,至少看上去如此。“这一路修炼虽然波折辛苦,但是却没有白过,”2019年3月8日,她在新浪微博上转发一名女司机的故事时,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我身边有过坎坷的人生经历的女生都像那位女司机师傅一样可爱,兼具侠骨和柔情,不世故客套,但也练达通透,最终凭着韧性和智慧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同时也给身边人带来更多幸福快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曾被称作“没有失败过的人”、“女战神”的柳青,正在通过微博和朋友圈更多地对外曝露自己的生活,这包括她的挫折和失败。



撰文 / 李好

■ 曾被称作“没有失败过的人”、“女战神”的柳青,正在通过微博和朋友圈更多地对外曝露自己的生活,这包括她的挫折和失败。“单身妈妈两年了。”2018年4月16日,滴滴公司总裁柳青在其朋友圈这样表示,“人生向前,真实比完美更重要”。

一周前,柳青还曾发微博回忆此前身患癌症的经历,感慨“人生除了生死,其他都是擦伤。”并表示自己非常感谢这段的经历,让人更加勇敢和纯粹。

Uber4月11日在美国的上市招股书则披露了柳青掌管下的滴滴另一重困境:估值下降。优步上周的IPO文件显示,其所持滴滴出行股权在2018年底时价值79.5亿美元,间接显示了滴滴出行估值为516亿美元。2017年接受软银等机构投资时,滴滴的估值高达560亿美元。

身为中国科技公司少有的女高管,柳青在事业和生活上都正遭受一番考验和历练。

柳青其人

柳青履历堪称完美。她是中国IT教父柳传志之女,毕业于北大和哈佛计算机系,2002年硕士毕业后加入高盛,2012年时成为了这家百年投行历史上最年轻的董事总经理。

2014年加入滴滴,是柳青人生的第一次跳槽。她当时是高盛亚洲区董事总经理,年薪超过千万。柳青因为代表高盛试图投资滴滴而结识了程维。2014年5月,在滴滴和当时的对手快的缠斗之时,柳青做出了出任滴滴COO的决定。2015年2月4日,柳青升任滴滴总裁,负责更多公司日常业务运营。由此,滴滴进入董事长+总裁的管理模式。

加入滴滴被称作柳青职场资源和人生实力的大集合、大爆发。她很快在2014年12月帮助滴滴完成了F轮7亿美元的融资,这是当时的中国移动互联网领域最大的一笔融资。投资人形容柳青的融资能力为“能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滴滴以前的融资还需要我帮忙,程维去美国还是我做的翻译,柳青来了之后完全不需要,”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在一次接受采访时,将光环之下的柳青描述为拼命三娘,既有如簧巧舌, 亦富钢铁意志,“她很厉害,能把所有对这个行业有兴趣的投资基金全拉过来,三个星期内搞定了7 亿美元融资。”

柳青打造了滴滴的发动机和弹药库。她带领滴滴完成了超过百亿的巨额融资和一系列并购,包括收购快的、和优步中国合并、主导滴滴吸引苹果10亿美元投资、获得软银等机构40亿美元融资等。在业务扩张上,在加入滴滴时,这家创业公司还只是一家单一的出租车叫车平台,此后她协助CEO程维将滴滴打造成了多条业务线的一站式移动出行平台。

在这五年间,柳青还为了治疗癌症,短暂休息了三个月:2015年9月,柳青在一封内部邮件中向滴滴员工透露,自己患上乳腺癌。同年12月初,她在微博上表示治疗已成功结束后,将于12月底前恢复工作。

这名性格坚韧的科技公司高管尽管很少面对媒体,但一度是媒体的宠儿。2015年《财富》将她评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25位商界女性”之一,2016年入选《连线》杂志百大人物名单,2017年4月20日,被《时代》杂志入选2017年全球影响力百人榜……

这一切在2018年急转直下。2018年8月26日,因连续两起顺风车司机恶性杀人事件,滴滴客服体系和顺风车产品问题被暴露,两名高层主管黄洁莉(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金红(客服副总裁)随后遭去职。据媒体报道,政府部门数十人的监管队伍入驻公司调查,住满了公司周围的四家酒店。在监管和舆论压力之下,滴滴宣布了一系列整改措施,并停止了顺风车业务。

不仅滴滴的运营模式、产品缺陷引起了广泛批评,柳青“拼命三娘”加“抗癌斗士”的标签也被撕下,并遭受舆论激烈批评。柳青在和程维以公开信的方式致歉后,从公众视野里消失了。直到半年后,她才在微博上回忆了当时的心境:“(事件发生时)那时的不知所措,那时的不知如何面对,甚至那时的懦弱和恐惧。每每想起来,我们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去探望家属,都是懊悔不已。只能刻骨铭心。恳请大家给我们机会改过自新,破茧成蝶。”

创业维艰

滴滴的老对手Uber于4月11日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滴滴的步伐原本会快于Uber:在高层计划中,2018年原本是滴滴准备上市的一年。但接连发生的恶性事件,让滴滴踩下了急刹车。

一系列整改措施中,顺风车业务被关停对滴滴杀伤力最大。根据燃财经对滴滴的报道透露:顺风车业务在下线前的日均单量超过200万单、占到滴滴整体日均单量的10%,滴滴失去顺风车,就像失去左臂右膀。更关键的是,顺风车还是滴滴唯一规模盈利的业务线,2017年为滴滴贡献了8亿人民币的净利润,是影响滴滴能否整体盈利的关键一环。

在顺风车被关停的处境下,滴滴的估值出现下降也是必然。根据新浪财经的报道,优步上周的IPO文件显示,其所持滴滴出行股权在2018年底时价值79.5亿美元,间接显示了滴滴出行估值为516亿美元。2018年10月29日,《华尔街日报》也曾发布报道,称有知情人士透漏滴滴出行正在进行股权私下交易。根据交易的价格显示,滴滴的估值大约500亿到520亿美元之间。这都意味着滴滴的估值缩水。2017年年底,滴滴出行曾以560亿美元估值获得融资。

随着公众怒火的逐渐平息,顺风车的重新上线很可能被提上了议程。4月5日,滴滴顺风车事业部负责人张瑞在官方微信上发布滴滴顺风车的整改进展,包括严查人车不符,规定接单路线,加大客服力度等。该公开信引发了大众对滴滴顺风车回归的猜想。不过滴滴官方对多家媒体表示,滴滴当前仍在全力投入安全整改中,滴滴顺风车暂无上线时间表。

滴滴已经摆出了裁员过冬的架势。2019年2月14日,滴滴内部一份文件显示公司6年亏损390亿(人民币),2018年亏损109亿。此后的滴滴月度全员会上,程维宣布公司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左右。

六年间飞速成长为全球出行服务巨头,但滴滴不过是“戴着镣铐跳舞”,其规模和发展速度也与政策和监管有着极强的关联性。目前影响滴滴扩张的一大瓶颈在于合规车辆。“资本推动之下,滴滴等平台已经坐大,现有的商业模式已经成型,仅滴滴号称有近3000万司机。如果完全按监管政策调整,涉及到模式调整和利益损失,存在一些难度。”安邦咨询高级分析师贺军这样分析滴滴的处境。

面临监管压力和顺风车下线的处境,滴滴仍然实力强劲。根据虎嗅网报导,目前滴滴账面金额高达100亿美金。即便是持续的亏损,仍能让滴滴“过冬”。

眼下,它需要的是监管层和公众的理解。“对外,滴滴不能再大谈自己的几亿用户、全球第一大出行平台这些数据,而必须表现出弱者形象,以获得各界宽容。”一名出行行业人士这样表示。

无路可退

随着滴滴的策略转变,柳青也变了。2019年,主管PR部门的柳青代表滴滴更多地站到了公众面前:她会出面代表滴滴慰问遇害司机家属、在微博、头条号上处理用户投诉、分享生活点滴。

过去,她的潜意识里面有害怕失败的心态。在加入滴滴初期,柳青一开始用力过猛:她彻夜不眠,回复所有的微信、电邮,尽量去满足所有人的要求。2016年滴滴年会,治疗癌症回归的她,对团队和自己提出期望:“放下你的玻璃心,换一个钢的回来、铁的回来。”

在一次接受采访时,柳青谈到过自己的困惑与纠结:她曾因为陪伴家人时间过少而被负罪感包围,而她最终得出结论“罪恶感是影响人类生产力进步最大的阻力之一”。“你永远无法找到事业和家庭的平衡,我能做的就是为家人创造Quality Time ( 有品质的时间)。”她有三个小孩,出差在外,主要通过微信和孩子交流,回到家则尽量专心陪伴他们。

柳青并没有对外透露她离婚的原因。但身为千亿估值商业机构总裁,柳青的处境并不是她独有。在中国商场,董明珠、陈春花、咪蒙等“女强人”都曾选择结束婚姻。“女权之声”作者刘倩、张兰在2018年1月的一篇文章指出:“职业晋升会导致女性离婚率增加一倍以上,但对男性则无影响。越是传统的家庭里,女性的职业进步对家庭带来的压力会越大。”

“事业成功和家庭幸福对男性而言可二者兼得,但对女性而言则须平衡取舍。这是性别不平等的重要体现。”刘倩指出,相关研究甚至表明,女性会主动阻止自己的职业生涯前进以避免比丈夫更成功。她建议,随着社会对性别角色定义的逐渐演变,男性也需要跟上步伐,调整自己对于家庭模式的预期。当女性不再囿于“贤妻良母”的人设限制,转而在政治、经济领域里大放光彩时,男性便也无须独自承担所谓“家庭支柱”的压力。“离婚对于职场男女不一定是坏事,理性离婚只是人生长河中的一个片断。”

柳青则对新生活调试得很好,至少看上去如此。“这一路修炼虽然波折辛苦,但是却没有白过,”2019年3月8日,她在新浪微博上转发一名女司机的故事时,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我身边有过坎坷的人生经历的女生都像那位女司机师傅一样可爱,兼具侠骨和柔情,不世故客套,但也练达通透,最终凭着韧性和智慧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同时也给身边人带来更多幸福快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曾被称作“没有失败过的人”、“女战神”的柳青,正在通过微博和朋友圈更多地对外曝露自己的生活,这包括她的挫折和失败。



撰文 / 李好

■ 曾被称作“没有失败过的人”、“女战神”的柳青,正在通过微博和朋友圈更多地对外曝露自己的生活,这包括她的挫折和失败。“单身妈妈两年了。”2018年4月16日,滴滴公司总裁柳青在其朋友圈这样表示,“人生向前,真实比完美更重要”。

一周前,柳青还曾发微博回忆此前身患癌症的经历,感慨“人生除了生死,其他都是擦伤。”并表示自己非常感谢这段的经历,让人更加勇敢和纯粹。

Uber4月11日在美国的上市招股书则披露了柳青掌管下的滴滴另一重困境:估值下降。优步上周的IPO文件显示,其所持滴滴出行股权在2018年底时价值79.5亿美元,间接显示了滴滴出行估值为516亿美元。2017年接受软银等机构投资时,滴滴的估值高达560亿美元。

身为中国科技公司少有的女高管,柳青在事业和生活上都正遭受一番考验和历练。

柳青其人

柳青履历堪称完美。她是中国IT教父柳传志之女,毕业于北大和哈佛计算机系,2002年硕士毕业后加入高盛,2012年时成为了这家百年投行历史上最年轻的董事总经理。

2014年加入滴滴,是柳青人生的第一次跳槽。她当时是高盛亚洲区董事总经理,年薪超过千万。柳青因为代表高盛试图投资滴滴而结识了程维。2014年5月,在滴滴和当时的对手快的缠斗之时,柳青做出了出任滴滴COO的决定。2015年2月4日,柳青升任滴滴总裁,负责更多公司日常业务运营。由此,滴滴进入董事长+总裁的管理模式。

加入滴滴被称作柳青职场资源和人生实力的大集合、大爆发。她很快在2014年12月帮助滴滴完成了F轮7亿美元的融资,这是当时的中国移动互联网领域最大的一笔融资。投资人形容柳青的融资能力为“能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滴滴以前的融资还需要我帮忙,程维去美国还是我做的翻译,柳青来了之后完全不需要,”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在一次接受采访时,将光环之下的柳青描述为拼命三娘,既有如簧巧舌, 亦富钢铁意志,“她很厉害,能把所有对这个行业有兴趣的投资基金全拉过来,三个星期内搞定了7 亿美元融资。”

柳青打造了滴滴的发动机和弹药库。她带领滴滴完成了超过百亿的巨额融资和一系列并购,包括收购快的、和优步中国合并、主导滴滴吸引苹果10亿美元投资、获得软银等机构40亿美元融资等。在业务扩张上,在加入滴滴时,这家创业公司还只是一家单一的出租车叫车平台,此后她协助CEO程维将滴滴打造成了多条业务线的一站式移动出行平台。

在这五年间,柳青还为了治疗癌症,短暂休息了三个月:2015年9月,柳青在一封内部邮件中向滴滴员工透露,自己患上乳腺癌。同年12月初,她在微博上表示治疗已成功结束后,将于12月底前恢复工作。

这名性格坚韧的科技公司高管尽管很少面对媒体,但一度是媒体的宠儿。2015年《财富》将她评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25位商界女性”之一,2016年入选《连线》杂志百大人物名单,2017年4月20日,被《时代》杂志入选2017年全球影响力百人榜……

这一切在2018年急转直下。2018年8月26日,因连续两起顺风车司机恶性杀人事件,滴滴客服体系和顺风车产品问题被暴露,两名高层主管黄洁莉(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金红(客服副总裁)随后遭去职。据媒体报道,政府部门数十人的监管队伍入驻公司调查,住满了公司周围的四家酒店。在监管和舆论压力之下,滴滴宣布了一系列整改措施,并停止了顺风车业务。

不仅滴滴的运营模式、产品缺陷引起了广泛批评,柳青“拼命三娘”加“抗癌斗士”的标签也被撕下,并遭受舆论激烈批评。柳青在和程维以公开信的方式致歉后,从公众视野里消失了。直到半年后,她才在微博上回忆了当时的心境:“(事件发生时)那时的不知所措,那时的不知如何面对,甚至那时的懦弱和恐惧。每每想起来,我们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去探望家属,都是懊悔不已。只能刻骨铭心。恳请大家给我们机会改过自新,破茧成蝶。”

创业维艰

滴滴的老对手Uber于4月11日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滴滴的步伐原本会快于Uber:在高层计划中,2018年原本是滴滴准备上市的一年。但接连发生的恶性事件,让滴滴踩下了急刹车。

一系列整改措施中,顺风车业务被关停对滴滴杀伤力最大。根据燃财经对滴滴的报道透露:顺风车业务在下线前的日均单量超过200万单、占到滴滴整体日均单量的10%,滴滴失去顺风车,就像失去左臂右膀。更关键的是,顺风车还是滴滴唯一规模盈利的业务线,2017年为滴滴贡献了8亿人民币的净利润,是影响滴滴能否整体盈利的关键一环。

在顺风车被关停的处境下,滴滴的估值出现下降也是必然。根据新浪财经的报道,优步上周的IPO文件显示,其所持滴滴出行股权在2018年底时价值79.5亿美元,间接显示了滴滴出行估值为516亿美元。2018年10月29日,《华尔街日报》也曾发布报道,称有知情人士透漏滴滴出行正在进行股权私下交易。根据交易的价格显示,滴滴的估值大约500亿到520亿美元之间。这都意味着滴滴的估值缩水。2017年年底,滴滴出行曾以560亿美元估值获得融资。

随着公众怒火的逐渐平息,顺风车的重新上线很可能被提上了议程。4月5日,滴滴顺风车事业部负责人张瑞在官方微信上发布滴滴顺风车的整改进展,包括严查人车不符,规定接单路线,加大客服力度等。该公开信引发了大众对滴滴顺风车回归的猜想。不过滴滴官方对多家媒体表示,滴滴当前仍在全力投入安全整改中,滴滴顺风车暂无上线时间表。

滴滴已经摆出了裁员过冬的架势。2019年2月14日,滴滴内部一份文件显示公司6年亏损390亿(人民币),2018年亏损109亿。此后的滴滴月度全员会上,程维宣布公司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左右。

六年间飞速成长为全球出行服务巨头,但滴滴不过是“戴着镣铐跳舞”,其规模和发展速度也与政策和监管有着极强的关联性。目前影响滴滴扩张的一大瓶颈在于合规车辆。“资本推动之下,滴滴等平台已经坐大,现有的商业模式已经成型,仅滴滴号称有近3000万司机。如果完全按监管政策调整,涉及到模式调整和利益损失,存在一些难度。”安邦咨询高级分析师贺军这样分析滴滴的处境。

面临监管压力和顺风车下线的处境,滴滴仍然实力强劲。根据虎嗅网报导,目前滴滴账面金额高达100亿美金。即便是持续的亏损,仍能让滴滴“过冬”。

眼下,它需要的是监管层和公众的理解。“对外,滴滴不能再大谈自己的几亿用户、全球第一大出行平台这些数据,而必须表现出弱者形象,以获得各界宽容。”一名出行行业人士这样表示。

无路可退

随着滴滴的策略转变,柳青也变了。2019年,主管PR部门的柳青代表滴滴更多地站到了公众面前:她会出面代表滴滴慰问遇害司机家属、在微博、头条号上处理用户投诉、分享生活点滴。

过去,她的潜意识里面有害怕失败的心态。在加入滴滴初期,柳青一开始用力过猛:她彻夜不眠,回复所有的微信、电邮,尽量去满足所有人的要求。2016年滴滴年会,治疗癌症回归的她,对团队和自己提出期望:“放下你的玻璃心,换一个钢的回来、铁的回来。”

在一次接受采访时,柳青谈到过自己的困惑与纠结:她曾因为陪伴家人时间过少而被负罪感包围,而她最终得出结论“罪恶感是影响人类生产力进步最大的阻力之一”。“你永远无法找到事业和家庭的平衡,我能做的就是为家人创造Quality Time ( 有品质的时间)。”她有三个小孩,出差在外,主要通过微信和孩子交流,回到家则尽量专心陪伴他们。

柳青并没有对外透露她离婚的原因。但身为千亿估值商业机构总裁,柳青的处境并不是她独有。在中国商场,董明珠、陈春花、咪蒙等“女强人”都曾选择结束婚姻。“女权之声”作者刘倩、张兰在2018年1月的一篇文章指出:“职业晋升会导致女性离婚率增加一倍以上,但对男性则无影响。越是传统的家庭里,女性的职业进步对家庭带来的压力会越大。”

“事业成功和家庭幸福对男性而言可二者兼得,但对女性而言则须平衡取舍。这是性别不平等的重要体现。”刘倩指出,相关研究甚至表明,女性会主动阻止自己的职业生涯前进以避免比丈夫更成功。她建议,随着社会对性别角色定义的逐渐演变,男性也需要跟上步伐,调整自己对于家庭模式的预期。当女性不再囿于“贤妻良母”的人设限制,转而在政治、经济领域里大放光彩时,男性便也无须独自承担所谓“家庭支柱”的压力。“离婚对于职场男女不一定是坏事,理性离婚只是人生长河中的一个片断。”

柳青则对新生活调试得很好,至少看上去如此。“这一路修炼虽然波折辛苦,但是却没有白过,”2019年3月8日,她在新浪微博上转发一名女司机的故事时,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我身边有过坎坷的人生经历的女生都像那位女司机师傅一样可爱,兼具侠骨和柔情,不世故客套,但也练达通透,最终凭着韧性和智慧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同时也给身边人带来更多幸福快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滴滴公司总裁柳青坦言已离婚两年......

发布日期:2019-04-17 19:39
摘要」曾被称作“没有失败过的人”、“女战神”的柳青,正在通过微博和朋友圈更多地对外曝露自己的生活,这包括她的挫折和失败。



撰文 / 李好

■ 曾被称作“没有失败过的人”、“女战神”的柳青,正在通过微博和朋友圈更多地对外曝露自己的生活,这包括她的挫折和失败。“单身妈妈两年了。”2018年4月16日,滴滴公司总裁柳青在其朋友圈这样表示,“人生向前,真实比完美更重要”。

一周前,柳青还曾发微博回忆此前身患癌症的经历,感慨“人生除了生死,其他都是擦伤。”并表示自己非常感谢这段的经历,让人更加勇敢和纯粹。

Uber4月11日在美国的上市招股书则披露了柳青掌管下的滴滴另一重困境:估值下降。优步上周的IPO文件显示,其所持滴滴出行股权在2018年底时价值79.5亿美元,间接显示了滴滴出行估值为516亿美元。2017年接受软银等机构投资时,滴滴的估值高达560亿美元。

身为中国科技公司少有的女高管,柳青在事业和生活上都正遭受一番考验和历练。

柳青其人

柳青履历堪称完美。她是中国IT教父柳传志之女,毕业于北大和哈佛计算机系,2002年硕士毕业后加入高盛,2012年时成为了这家百年投行历史上最年轻的董事总经理。

2014年加入滴滴,是柳青人生的第一次跳槽。她当时是高盛亚洲区董事总经理,年薪超过千万。柳青因为代表高盛试图投资滴滴而结识了程维。2014年5月,在滴滴和当时的对手快的缠斗之时,柳青做出了出任滴滴COO的决定。2015年2月4日,柳青升任滴滴总裁,负责更多公司日常业务运营。由此,滴滴进入董事长+总裁的管理模式。

加入滴滴被称作柳青职场资源和人生实力的大集合、大爆发。她很快在2014年12月帮助滴滴完成了F轮7亿美元的融资,这是当时的中国移动互联网领域最大的一笔融资。投资人形容柳青的融资能力为“能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滴滴以前的融资还需要我帮忙,程维去美国还是我做的翻译,柳青来了之后完全不需要,”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在一次接受采访时,将光环之下的柳青描述为拼命三娘,既有如簧巧舌, 亦富钢铁意志,“她很厉害,能把所有对这个行业有兴趣的投资基金全拉过来,三个星期内搞定了7 亿美元融资。”

柳青打造了滴滴的发动机和弹药库。她带领滴滴完成了超过百亿的巨额融资和一系列并购,包括收购快的、和优步中国合并、主导滴滴吸引苹果10亿美元投资、获得软银等机构40亿美元融资等。在业务扩张上,在加入滴滴时,这家创业公司还只是一家单一的出租车叫车平台,此后她协助CEO程维将滴滴打造成了多条业务线的一站式移动出行平台。

在这五年间,柳青还为了治疗癌症,短暂休息了三个月:2015年9月,柳青在一封内部邮件中向滴滴员工透露,自己患上乳腺癌。同年12月初,她在微博上表示治疗已成功结束后,将于12月底前恢复工作。

这名性格坚韧的科技公司高管尽管很少面对媒体,但一度是媒体的宠儿。2015年《财富》将她评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25位商界女性”之一,2016年入选《连线》杂志百大人物名单,2017年4月20日,被《时代》杂志入选2017年全球影响力百人榜……

这一切在2018年急转直下。2018年8月26日,因连续两起顺风车司机恶性杀人事件,滴滴客服体系和顺风车产品问题被暴露,两名高层主管黄洁莉(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金红(客服副总裁)随后遭去职。据媒体报道,政府部门数十人的监管队伍入驻公司调查,住满了公司周围的四家酒店。在监管和舆论压力之下,滴滴宣布了一系列整改措施,并停止了顺风车业务。

不仅滴滴的运营模式、产品缺陷引起了广泛批评,柳青“拼命三娘”加“抗癌斗士”的标签也被撕下,并遭受舆论激烈批评。柳青在和程维以公开信的方式致歉后,从公众视野里消失了。直到半年后,她才在微博上回忆了当时的心境:“(事件发生时)那时的不知所措,那时的不知如何面对,甚至那时的懦弱和恐惧。每每想起来,我们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去探望家属,都是懊悔不已。只能刻骨铭心。恳请大家给我们机会改过自新,破茧成蝶。”

创业维艰

滴滴的老对手Uber于4月11日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滴滴的步伐原本会快于Uber:在高层计划中,2018年原本是滴滴准备上市的一年。但接连发生的恶性事件,让滴滴踩下了急刹车。

一系列整改措施中,顺风车业务被关停对滴滴杀伤力最大。根据燃财经对滴滴的报道透露:顺风车业务在下线前的日均单量超过200万单、占到滴滴整体日均单量的10%,滴滴失去顺风车,就像失去左臂右膀。更关键的是,顺风车还是滴滴唯一规模盈利的业务线,2017年为滴滴贡献了8亿人民币的净利润,是影响滴滴能否整体盈利的关键一环。

在顺风车被关停的处境下,滴滴的估值出现下降也是必然。根据新浪财经的报道,优步上周的IPO文件显示,其所持滴滴出行股权在2018年底时价值79.5亿美元,间接显示了滴滴出行估值为516亿美元。2018年10月29日,《华尔街日报》也曾发布报道,称有知情人士透漏滴滴出行正在进行股权私下交易。根据交易的价格显示,滴滴的估值大约500亿到520亿美元之间。这都意味着滴滴的估值缩水。2017年年底,滴滴出行曾以560亿美元估值获得融资。

随着公众怒火的逐渐平息,顺风车的重新上线很可能被提上了议程。4月5日,滴滴顺风车事业部负责人张瑞在官方微信上发布滴滴顺风车的整改进展,包括严查人车不符,规定接单路线,加大客服力度等。该公开信引发了大众对滴滴顺风车回归的猜想。不过滴滴官方对多家媒体表示,滴滴当前仍在全力投入安全整改中,滴滴顺风车暂无上线时间表。

滴滴已经摆出了裁员过冬的架势。2019年2月14日,滴滴内部一份文件显示公司6年亏损390亿(人民币),2018年亏损109亿。此后的滴滴月度全员会上,程维宣布公司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左右。

六年间飞速成长为全球出行服务巨头,但滴滴不过是“戴着镣铐跳舞”,其规模和发展速度也与政策和监管有着极强的关联性。目前影响滴滴扩张的一大瓶颈在于合规车辆。“资本推动之下,滴滴等平台已经坐大,现有的商业模式已经成型,仅滴滴号称有近3000万司机。如果完全按监管政策调整,涉及到模式调整和利益损失,存在一些难度。”安邦咨询高级分析师贺军这样分析滴滴的处境。

面临监管压力和顺风车下线的处境,滴滴仍然实力强劲。根据虎嗅网报导,目前滴滴账面金额高达100亿美金。即便是持续的亏损,仍能让滴滴“过冬”。

眼下,它需要的是监管层和公众的理解。“对外,滴滴不能再大谈自己的几亿用户、全球第一大出行平台这些数据,而必须表现出弱者形象,以获得各界宽容。”一名出行行业人士这样表示。

无路可退

随着滴滴的策略转变,柳青也变了。2019年,主管PR部门的柳青代表滴滴更多地站到了公众面前:她会出面代表滴滴慰问遇害司机家属、在微博、头条号上处理用户投诉、分享生活点滴。

过去,她的潜意识里面有害怕失败的心态。在加入滴滴初期,柳青一开始用力过猛:她彻夜不眠,回复所有的微信、电邮,尽量去满足所有人的要求。2016年滴滴年会,治疗癌症回归的她,对团队和自己提出期望:“放下你的玻璃心,换一个钢的回来、铁的回来。”

在一次接受采访时,柳青谈到过自己的困惑与纠结:她曾因为陪伴家人时间过少而被负罪感包围,而她最终得出结论“罪恶感是影响人类生产力进步最大的阻力之一”。“你永远无法找到事业和家庭的平衡,我能做的就是为家人创造Quality Time ( 有品质的时间)。”她有三个小孩,出差在外,主要通过微信和孩子交流,回到家则尽量专心陪伴他们。

柳青并没有对外透露她离婚的原因。但身为千亿估值商业机构总裁,柳青的处境并不是她独有。在中国商场,董明珠、陈春花、咪蒙等“女强人”都曾选择结束婚姻。“女权之声”作者刘倩、张兰在2018年1月的一篇文章指出:“职业晋升会导致女性离婚率增加一倍以上,但对男性则无影响。越是传统的家庭里,女性的职业进步对家庭带来的压力会越大。”

“事业成功和家庭幸福对男性而言可二者兼得,但对女性而言则须平衡取舍。这是性别不平等的重要体现。”刘倩指出,相关研究甚至表明,女性会主动阻止自己的职业生涯前进以避免比丈夫更成功。她建议,随着社会对性别角色定义的逐渐演变,男性也需要跟上步伐,调整自己对于家庭模式的预期。当女性不再囿于“贤妻良母”的人设限制,转而在政治、经济领域里大放光彩时,男性便也无须独自承担所谓“家庭支柱”的压力。“离婚对于职场男女不一定是坏事,理性离婚只是人生长河中的一个片断。”

柳青则对新生活调试得很好,至少看上去如此。“这一路修炼虽然波折辛苦,但是却没有白过,”2019年3月8日,她在新浪微博上转发一名女司机的故事时,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我身边有过坎坷的人生经历的女生都像那位女司机师傅一样可爱,兼具侠骨和柔情,不世故客套,但也练达通透,最终凭着韧性和智慧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同时也给身边人带来更多幸福快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曾被称作“没有失败过的人”、“女战神”的柳青,正在通过微博和朋友圈更多地对外曝露自己的生活,这包括她的挫折和失败。



撰文 / 李好

■ 曾被称作“没有失败过的人”、“女战神”的柳青,正在通过微博和朋友圈更多地对外曝露自己的生活,这包括她的挫折和失败。“单身妈妈两年了。”2018年4月16日,滴滴公司总裁柳青在其朋友圈这样表示,“人生向前,真实比完美更重要”。

一周前,柳青还曾发微博回忆此前身患癌症的经历,感慨“人生除了生死,其他都是擦伤。”并表示自己非常感谢这段的经历,让人更加勇敢和纯粹。

Uber4月11日在美国的上市招股书则披露了柳青掌管下的滴滴另一重困境:估值下降。优步上周的IPO文件显示,其所持滴滴出行股权在2018年底时价值79.5亿美元,间接显示了滴滴出行估值为516亿美元。2017年接受软银等机构投资时,滴滴的估值高达560亿美元。

身为中国科技公司少有的女高管,柳青在事业和生活上都正遭受一番考验和历练。

柳青其人

柳青履历堪称完美。她是中国IT教父柳传志之女,毕业于北大和哈佛计算机系,2002年硕士毕业后加入高盛,2012年时成为了这家百年投行历史上最年轻的董事总经理。

2014年加入滴滴,是柳青人生的第一次跳槽。她当时是高盛亚洲区董事总经理,年薪超过千万。柳青因为代表高盛试图投资滴滴而结识了程维。2014年5月,在滴滴和当时的对手快的缠斗之时,柳青做出了出任滴滴COO的决定。2015年2月4日,柳青升任滴滴总裁,负责更多公司日常业务运营。由此,滴滴进入董事长+总裁的管理模式。

加入滴滴被称作柳青职场资源和人生实力的大集合、大爆发。她很快在2014年12月帮助滴滴完成了F轮7亿美元的融资,这是当时的中国移动互联网领域最大的一笔融资。投资人形容柳青的融资能力为“能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滴滴以前的融资还需要我帮忙,程维去美国还是我做的翻译,柳青来了之后完全不需要,”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在一次接受采访时,将光环之下的柳青描述为拼命三娘,既有如簧巧舌, 亦富钢铁意志,“她很厉害,能把所有对这个行业有兴趣的投资基金全拉过来,三个星期内搞定了7 亿美元融资。”

柳青打造了滴滴的发动机和弹药库。她带领滴滴完成了超过百亿的巨额融资和一系列并购,包括收购快的、和优步中国合并、主导滴滴吸引苹果10亿美元投资、获得软银等机构40亿美元融资等。在业务扩张上,在加入滴滴时,这家创业公司还只是一家单一的出租车叫车平台,此后她协助CEO程维将滴滴打造成了多条业务线的一站式移动出行平台。

在这五年间,柳青还为了治疗癌症,短暂休息了三个月:2015年9月,柳青在一封内部邮件中向滴滴员工透露,自己患上乳腺癌。同年12月初,她在微博上表示治疗已成功结束后,将于12月底前恢复工作。

这名性格坚韧的科技公司高管尽管很少面对媒体,但一度是媒体的宠儿。2015年《财富》将她评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25位商界女性”之一,2016年入选《连线》杂志百大人物名单,2017年4月20日,被《时代》杂志入选2017年全球影响力百人榜……

这一切在2018年急转直下。2018年8月26日,因连续两起顺风车司机恶性杀人事件,滴滴客服体系和顺风车产品问题被暴露,两名高层主管黄洁莉(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金红(客服副总裁)随后遭去职。据媒体报道,政府部门数十人的监管队伍入驻公司调查,住满了公司周围的四家酒店。在监管和舆论压力之下,滴滴宣布了一系列整改措施,并停止了顺风车业务。

不仅滴滴的运营模式、产品缺陷引起了广泛批评,柳青“拼命三娘”加“抗癌斗士”的标签也被撕下,并遭受舆论激烈批评。柳青在和程维以公开信的方式致歉后,从公众视野里消失了。直到半年后,她才在微博上回忆了当时的心境:“(事件发生时)那时的不知所措,那时的不知如何面对,甚至那时的懦弱和恐惧。每每想起来,我们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去探望家属,都是懊悔不已。只能刻骨铭心。恳请大家给我们机会改过自新,破茧成蝶。”

创业维艰

滴滴的老对手Uber于4月11日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滴滴的步伐原本会快于Uber:在高层计划中,2018年原本是滴滴准备上市的一年。但接连发生的恶性事件,让滴滴踩下了急刹车。

一系列整改措施中,顺风车业务被关停对滴滴杀伤力最大。根据燃财经对滴滴的报道透露:顺风车业务在下线前的日均单量超过200万单、占到滴滴整体日均单量的10%,滴滴失去顺风车,就像失去左臂右膀。更关键的是,顺风车还是滴滴唯一规模盈利的业务线,2017年为滴滴贡献了8亿人民币的净利润,是影响滴滴能否整体盈利的关键一环。

在顺风车被关停的处境下,滴滴的估值出现下降也是必然。根据新浪财经的报道,优步上周的IPO文件显示,其所持滴滴出行股权在2018年底时价值79.5亿美元,间接显示了滴滴出行估值为516亿美元。2018年10月29日,《华尔街日报》也曾发布报道,称有知情人士透漏滴滴出行正在进行股权私下交易。根据交易的价格显示,滴滴的估值大约500亿到520亿美元之间。这都意味着滴滴的估值缩水。2017年年底,滴滴出行曾以560亿美元估值获得融资。

随着公众怒火的逐渐平息,顺风车的重新上线很可能被提上了议程。4月5日,滴滴顺风车事业部负责人张瑞在官方微信上发布滴滴顺风车的整改进展,包括严查人车不符,规定接单路线,加大客服力度等。该公开信引发了大众对滴滴顺风车回归的猜想。不过滴滴官方对多家媒体表示,滴滴当前仍在全力投入安全整改中,滴滴顺风车暂无上线时间表。

滴滴已经摆出了裁员过冬的架势。2019年2月14日,滴滴内部一份文件显示公司6年亏损390亿(人民币),2018年亏损109亿。此后的滴滴月度全员会上,程维宣布公司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左右。

六年间飞速成长为全球出行服务巨头,但滴滴不过是“戴着镣铐跳舞”,其规模和发展速度也与政策和监管有着极强的关联性。目前影响滴滴扩张的一大瓶颈在于合规车辆。“资本推动之下,滴滴等平台已经坐大,现有的商业模式已经成型,仅滴滴号称有近3000万司机。如果完全按监管政策调整,涉及到模式调整和利益损失,存在一些难度。”安邦咨询高级分析师贺军这样分析滴滴的处境。

面临监管压力和顺风车下线的处境,滴滴仍然实力强劲。根据虎嗅网报导,目前滴滴账面金额高达100亿美金。即便是持续的亏损,仍能让滴滴“过冬”。

眼下,它需要的是监管层和公众的理解。“对外,滴滴不能再大谈自己的几亿用户、全球第一大出行平台这些数据,而必须表现出弱者形象,以获得各界宽容。”一名出行行业人士这样表示。

无路可退

随着滴滴的策略转变,柳青也变了。2019年,主管PR部门的柳青代表滴滴更多地站到了公众面前:她会出面代表滴滴慰问遇害司机家属、在微博、头条号上处理用户投诉、分享生活点滴。

过去,她的潜意识里面有害怕失败的心态。在加入滴滴初期,柳青一开始用力过猛:她彻夜不眠,回复所有的微信、电邮,尽量去满足所有人的要求。2016年滴滴年会,治疗癌症回归的她,对团队和自己提出期望:“放下你的玻璃心,换一个钢的回来、铁的回来。”

在一次接受采访时,柳青谈到过自己的困惑与纠结:她曾因为陪伴家人时间过少而被负罪感包围,而她最终得出结论“罪恶感是影响人类生产力进步最大的阻力之一”。“你永远无法找到事业和家庭的平衡,我能做的就是为家人创造Quality Time ( 有品质的时间)。”她有三个小孩,出差在外,主要通过微信和孩子交流,回到家则尽量专心陪伴他们。

柳青并没有对外透露她离婚的原因。但身为千亿估值商业机构总裁,柳青的处境并不是她独有。在中国商场,董明珠、陈春花、咪蒙等“女强人”都曾选择结束婚姻。“女权之声”作者刘倩、张兰在2018年1月的一篇文章指出:“职业晋升会导致女性离婚率增加一倍以上,但对男性则无影响。越是传统的家庭里,女性的职业进步对家庭带来的压力会越大。”

“事业成功和家庭幸福对男性而言可二者兼得,但对女性而言则须平衡取舍。这是性别不平等的重要体现。”刘倩指出,相关研究甚至表明,女性会主动阻止自己的职业生涯前进以避免比丈夫更成功。她建议,随着社会对性别角色定义的逐渐演变,男性也需要跟上步伐,调整自己对于家庭模式的预期。当女性不再囿于“贤妻良母”的人设限制,转而在政治、经济领域里大放光彩时,男性便也无须独自承担所谓“家庭支柱”的压力。“离婚对于职场男女不一定是坏事,理性离婚只是人生长河中的一个片断。”

柳青则对新生活调试得很好,至少看上去如此。“这一路修炼虽然波折辛苦,但是却没有白过,”2019年3月8日,她在新浪微博上转发一名女司机的故事时,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我身边有过坎坷的人生经历的女生都像那位女司机师傅一样可爱,兼具侠骨和柔情,不世故客套,但也练达通透,最终凭着韧性和智慧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同时也给身边人带来更多幸福快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