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昔日手机王者诺基亚谋求超越华为

发布日期:2019-04-17 14:21
摘要」在中美两国角逐科技霸主地位之际,昔日的手机行业先驱诺基亚正寻求渔翁之利。该公司已成为仅次于华为的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制造商,目前正试图同时在中国和美国市场实现扩张。


图为诺基亚位于渥太华的研发实验室,一名工程师正在调试服务器。

撰文 / Stu Woo

■ 在中美两国角逐科技霸主地位之际,昔日的手机行业先驱诺基亚(Nokia Corp., NOK)正伺机寻找渔翁之利。

这家几乎已经淡出大众视野的芬兰公司已转型成为全球电信设备制造商,其产品包括蜂窝天线、电话交换机、互联网路由器和新一代5G无线系统的新组件等,如今是仅次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制造公司。

美国目前已几乎将华为产品拒之门外,因为担心其设备可能被中国政府强制用于破坏或监控通讯。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正在推动英国、德国和日本等盟友一起抵制华为。

在全球准备升级至5G无线系统之际,这成为诺基亚在推销产品时的一个宣传点。5G是一种超高速网络技术,可以支持无人驾驶汽车和互联网控制的工厂。在美国加大力度向一些国家渗透其反华言论之际,诺基亚销售人员主动向这些国家的无线运营商推销自家产品作为替代选择。

诺基亚首席执行长Rajeev Suri在2月份的一次讲话中表示,如果没有安全的5G系统,重大商业秘密会在网络上泄露,比如飞机创新、药品配方、电动汽车原理图等。

与此同时,诺基亚一方面帮助美国展开针对华为的攻势,另一方面寻求在中国构建自己的业务。主要通过与一家中国国有企业成立合资公司,诺基亚在包括香港和台湾的大中华地区雇佣了约1.7万名员工。这相当于其在芬兰员工规模的三倍。另外,该公司还在大中华区运营一家工厂和六个研究中心。

Suri在诺基亚位于埃斯波的总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希望成为中国的朋友”。埃斯波是赫尔辛基湾对面的一座树木繁茂的城市。Suri是中国成立的全球首席执行官委员会的成员,这个委员会向中国政府就商业问题提供建议。

Suri曾表示,他的目标是让诺基亚成为中国的头号外国供应商。去年,诺基亚在华业务占到其销售收入的10%左右,达21亿欧元(合24亿美元)。

诺基亚董事长李思拓(Risto Siilasmaa)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芬兰总统绍利·尼尼斯托(Sauli Niinisto)组建的一个双边企业财团的联席负责人。李思拓在2017年6月到访中国期间,宣布成立一家诺基亚的子公司,专门帮助中国互联网企业在海外扩展业务。

李思拓在此次访华之行期间发表的一次中文讲话中表示,他认为信任是中芬两国关系的基础。

为了利用美中之间的分歧坐收渔利,诺基亚正采取芬兰在冷战时代采取的策略,该国当时一边与欧洲国家结盟,一边安抚东边的邻居苏联。


这一策略似乎已经奏效。去年7月,诺基亚签署了一项总值高达11亿美元的合同,向中国移动有限公司(China Mobile Ltd., 0941.HK, CHL, 简称:中国移动)提供设备和服务。按订户数量排名,中国移动是全球最大的移动运营商。三周之后,诺基亚与T-mobile Us Inc.(TMUS)签订了一项总值35亿美元的合同,向后者提供5G设备和服务。

诺基亚要赶上华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华为20年前开始在海外拓展市场。该公司在全球立足的第一步,是凭藉廉价且可靠的设备赢得发展中国家的运营商。

自那以来,华为在整个西方市场都赢得了客户。运营商表示,该公司提供硬件创新的时间一般都会比诺基亚早几个月,而且价格也有竞争力。接近诺基亚领导层的人士说,该公司的部分领导者对这一说法没有异议。华为还驳斥了美国的指控,称该公司的运作是独立于中国政府的。

去年夏天,一家芬兰无线运营商架设了一个用于测试一种华为无线系统的5G网络,以便直接向用户家中传输高速Wi-Fi。若测试成功,可能就不再需要有线电视公司的服务人员上门为家庭安装互联网设备了。

而诺基亚直到今年2月份才推出一款有类似功能的产品。

芬兰电信运营商Elisa的首席执行长Veli-Matti Mattila说:“当时华为是唯一能够向我们供货的公司。”Elisa使用华为、诺基亚和爱立信(Telefon AB L.M. Ericsson, ERIC-B.SK)供应的网络设备。

诺基亚首席执行长Suri说:“你可以在一两个产品上挑我们的毛病,但总的来说我们很有竞争力。”

从木材到轮胎

诺基亚从一家手机生产商变身为电信设备供应商的转型,与该公司不断创新的历史一脉相承。该公司在1865年创办之初经营木浆业务,公司名取自芬兰的河流Nokianvirta River,该公司在这里经营一家工厂。在一个世纪的时间里,诺基亚实现了多元化,业务范围拓展至橡胶和电子产品,生产靴子、轮胎、防毒面具和电脑。

上世纪80年代,诺基亚领跑移动设备和手机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 Inc.的数据显示,2000年代,凭藉一度随处可见的诺基亚3310等热门机型,该公司在全球手机市场的份额一直保持在30%以上。2008年诺基亚还占有近40%的市场份额。

智能手机的出现改变了一切,开启了苹果公司(Apple Inc.)的iPhone和使用谷歌公司(Google)Android系统的设备主导手机市场的时代。诺基亚的智能手机姗姗来迟,而且使用体验不佳。

2013年诺基亚以70亿美元向微软(Microsoft Corp.)出售手机业务。当时其市场份额在14%左右。该公司留下了电信设备业务,并在2015年以170亿美元收购法国竞争对手阿尔卡特朗讯(Alcatel-Lucent)进行业务扩张。

这桩收购交易让诺基亚成为路由器及其他互联网基础设施的一个主要厂商,其客户包括有线电视和互联网供应商,也让该公司超越瑞典竞争对手爱立信成为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供应商,排名第一的是华为。

自2015年以来诺基亚一直没有实现年度盈利。自那以来该公司进行了裁员和高管重组。去年诺基亚实现营收226亿欧元(合255亿美元),亏损3.35亿欧元。1月份诺基亚宣布进一步裁员,包括分别在芬兰和法国裁员280人和408人。

诺基亚高管嗅到了美国市场的潜在商机:美国国会在2012年以国家安全为由事实上封杀了华为,当时华为正开始在美国取得进展。

诺基亚董事长李思拓近期在接受采访时说,诺基亚是提供端到端产品的仅有的两家公司之一,也是唯一在全球开展此类业务的公司,这其中蕴藏着机会。

诺基亚收购前美国巨头摩托罗拉(Motorola)和朗讯(Lucent)的交易为该公司获得美国政府的批准助了一臂之力。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评估了2015年针对阿尔卡特朗讯(Alcatel-Lucent)的收购交易,因为这桩交易包括贝尔实验室(Bell Labs),这家新泽西知名的研究中心长期参与敏感的政府工作。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最后批准了这项交易。

在美国政府评估华为的潜在威胁以及华为在电信设备领域的主导角色时,美国官员向诺基亚寻求帮助。知情人士称,诺基亚高管与国会情报委员会以及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官员举行了会面。

这些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官员请求诺基亚高管指出电信设备中需要注意的安全风险,包括可能受到间谍活动或网络攻击影响的硬件。

知情人士称,诺基亚还试图缓和美国对华为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rp., 简称:中兴通讯)可能独霸全球电信设备市场的担忧。中兴通讯是华为在中国的竞争对手,体量不及华为,但也是华盛顿的抵制目标。

寻求盟友

诺基亚在国内外都得到了帮助。芬兰出口信贷担保公司Finnvera 2017年与加拿大出口信贷机构达成了一项全新的协议,为Verizon Communications Inc.购买至少15亿美元的诺基亚设备和服务提供担保。

出口国银行为这类交易提供融资虽然很常见,但Finnvera执行副总裁Jussi Haarasilta说,Finnvera一直在讨论与美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U.S.)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共同为诺基亚向其他国家销售设备提供融资。

美国进出口银行的一位官员说,美国和芬兰正在探索向购买非中资公司(比如诺基亚)电信设备的外国买家提供“一站式融资方案”。

美国官员还表示,总统特朗普去年10月签署的《建设法案》(Build Act)可能会创建一家新的融资公司,为诺基亚和爱立信等公司提供帮助。一位官员表示,这家公司在确保其交易符合美国外交政策方面将有更多自由。

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的数据显示,尽管遭到以美国为首的反华为行动,但这家中国公司2018年仍扩大了在全球电信设备市场的领先地位,市场份额达到28.6%,诺基亚和爱立信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17%和13.4%。

在去年英国政府警告中兴通讯的设备可能造成国家安全威胁之后不久,诺基亚便向为英吉利海峡岛屿提供服务的一家名为Jersey Telecom的小型移动运营商展开了营销。

Jersey Telecom首席执行长Graeme Millar回忆说,当时诺基亚问他们,现在关于中兴通讯的公告出来了,是不是要考虑更换供应商?他当时决定继续使用中兴通讯的设备,因为更换供应商成本太高。

诺基亚一位发言人称,这类提议是行业惯例。

诺基亚首席执行长Suri对有关华为的公开声明一直持谨慎态度,在谈到美国及其盟友提出的安全风险时,他很少提到华为和中国。

不过,他的公司正在为支持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简称FCC)的一项反华为措施进行游说。FCC的这项提议将禁止农村地区电信运营商使用联邦资金购买美国认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设备,这些设备基本就是指华为和中兴通讯的产品。

华为反驳了FCC的提案,理由之一是诺基亚也是一家设备巨头,也与中国政府有关系。

华为称,诺基亚与中国华信邮电经济开发中心(China Huaxin Post & Telecommunications Economy Development Center)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华信邮电是中国政府部门直属单位。诺基亚持有这家合资公司50%的股权外加1股股份。

去年8月,华为的律师在一份监管备案文件中称,诺基亚与中国的关系(至少)同华为与中国的关系一样密切,FCC区别对待华为是没有依据的。

诺基亚在提交给FCC的文件中称,华为的指责往轻了说是误导,往重了说是公然撒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在中美两国角逐科技霸主地位之际,昔日的手机行业先驱诺基亚正寻求渔翁之利。该公司已成为仅次于华为的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制造商,目前正试图同时在中国和美国市场实现扩张。


图为诺基亚位于渥太华的研发实验室,一名工程师正在调试服务器。

撰文 / Stu Woo

■ 在中美两国角逐科技霸主地位之际,昔日的手机行业先驱诺基亚(Nokia Corp., NOK)正伺机寻找渔翁之利。

这家几乎已经淡出大众视野的芬兰公司已转型成为全球电信设备制造商,其产品包括蜂窝天线、电话交换机、互联网路由器和新一代5G无线系统的新组件等,如今是仅次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制造公司。

美国目前已几乎将华为产品拒之门外,因为担心其设备可能被中国政府强制用于破坏或监控通讯。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正在推动英国、德国和日本等盟友一起抵制华为。

在全球准备升级至5G无线系统之际,这成为诺基亚在推销产品时的一个宣传点。5G是一种超高速网络技术,可以支持无人驾驶汽车和互联网控制的工厂。在美国加大力度向一些国家渗透其反华言论之际,诺基亚销售人员主动向这些国家的无线运营商推销自家产品作为替代选择。

诺基亚首席执行长Rajeev Suri在2月份的一次讲话中表示,如果没有安全的5G系统,重大商业秘密会在网络上泄露,比如飞机创新、药品配方、电动汽车原理图等。

与此同时,诺基亚一方面帮助美国展开针对华为的攻势,另一方面寻求在中国构建自己的业务。主要通过与一家中国国有企业成立合资公司,诺基亚在包括香港和台湾的大中华地区雇佣了约1.7万名员工。这相当于其在芬兰员工规模的三倍。另外,该公司还在大中华区运营一家工厂和六个研究中心。

Suri在诺基亚位于埃斯波的总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希望成为中国的朋友”。埃斯波是赫尔辛基湾对面的一座树木繁茂的城市。Suri是中国成立的全球首席执行官委员会的成员,这个委员会向中国政府就商业问题提供建议。

Suri曾表示,他的目标是让诺基亚成为中国的头号外国供应商。去年,诺基亚在华业务占到其销售收入的10%左右,达21亿欧元(合24亿美元)。

诺基亚董事长李思拓(Risto Siilasmaa)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芬兰总统绍利·尼尼斯托(Sauli Niinisto)组建的一个双边企业财团的联席负责人。李思拓在2017年6月到访中国期间,宣布成立一家诺基亚的子公司,专门帮助中国互联网企业在海外扩展业务。

李思拓在此次访华之行期间发表的一次中文讲话中表示,他认为信任是中芬两国关系的基础。

为了利用美中之间的分歧坐收渔利,诺基亚正采取芬兰在冷战时代采取的策略,该国当时一边与欧洲国家结盟,一边安抚东边的邻居苏联。


这一策略似乎已经奏效。去年7月,诺基亚签署了一项总值高达11亿美元的合同,向中国移动有限公司(China Mobile Ltd., 0941.HK, CHL, 简称:中国移动)提供设备和服务。按订户数量排名,中国移动是全球最大的移动运营商。三周之后,诺基亚与T-mobile Us Inc.(TMUS)签订了一项总值35亿美元的合同,向后者提供5G设备和服务。

诺基亚要赶上华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华为20年前开始在海外拓展市场。该公司在全球立足的第一步,是凭藉廉价且可靠的设备赢得发展中国家的运营商。

自那以来,华为在整个西方市场都赢得了客户。运营商表示,该公司提供硬件创新的时间一般都会比诺基亚早几个月,而且价格也有竞争力。接近诺基亚领导层的人士说,该公司的部分领导者对这一说法没有异议。华为还驳斥了美国的指控,称该公司的运作是独立于中国政府的。

去年夏天,一家芬兰无线运营商架设了一个用于测试一种华为无线系统的5G网络,以便直接向用户家中传输高速Wi-Fi。若测试成功,可能就不再需要有线电视公司的服务人员上门为家庭安装互联网设备了。

而诺基亚直到今年2月份才推出一款有类似功能的产品。

芬兰电信运营商Elisa的首席执行长Veli-Matti Mattila说:“当时华为是唯一能够向我们供货的公司。”Elisa使用华为、诺基亚和爱立信(Telefon AB L.M. Ericsson, ERIC-B.SK)供应的网络设备。

诺基亚首席执行长Suri说:“你可以在一两个产品上挑我们的毛病,但总的来说我们很有竞争力。”

从木材到轮胎

诺基亚从一家手机生产商变身为电信设备供应商的转型,与该公司不断创新的历史一脉相承。该公司在1865年创办之初经营木浆业务,公司名取自芬兰的河流Nokianvirta River,该公司在这里经营一家工厂。在一个世纪的时间里,诺基亚实现了多元化,业务范围拓展至橡胶和电子产品,生产靴子、轮胎、防毒面具和电脑。

上世纪80年代,诺基亚领跑移动设备和手机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 Inc.的数据显示,2000年代,凭藉一度随处可见的诺基亚3310等热门机型,该公司在全球手机市场的份额一直保持在30%以上。2008年诺基亚还占有近40%的市场份额。

智能手机的出现改变了一切,开启了苹果公司(Apple Inc.)的iPhone和使用谷歌公司(Google)Android系统的设备主导手机市场的时代。诺基亚的智能手机姗姗来迟,而且使用体验不佳。

2013年诺基亚以70亿美元向微软(Microsoft Corp.)出售手机业务。当时其市场份额在14%左右。该公司留下了电信设备业务,并在2015年以170亿美元收购法国竞争对手阿尔卡特朗讯(Alcatel-Lucent)进行业务扩张。

这桩收购交易让诺基亚成为路由器及其他互联网基础设施的一个主要厂商,其客户包括有线电视和互联网供应商,也让该公司超越瑞典竞争对手爱立信成为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供应商,排名第一的是华为。

自2015年以来诺基亚一直没有实现年度盈利。自那以来该公司进行了裁员和高管重组。去年诺基亚实现营收226亿欧元(合255亿美元),亏损3.35亿欧元。1月份诺基亚宣布进一步裁员,包括分别在芬兰和法国裁员280人和408人。

诺基亚高管嗅到了美国市场的潜在商机:美国国会在2012年以国家安全为由事实上封杀了华为,当时华为正开始在美国取得进展。

诺基亚董事长李思拓近期在接受采访时说,诺基亚是提供端到端产品的仅有的两家公司之一,也是唯一在全球开展此类业务的公司,这其中蕴藏着机会。

诺基亚收购前美国巨头摩托罗拉(Motorola)和朗讯(Lucent)的交易为该公司获得美国政府的批准助了一臂之力。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评估了2015年针对阿尔卡特朗讯(Alcatel-Lucent)的收购交易,因为这桩交易包括贝尔实验室(Bell Labs),这家新泽西知名的研究中心长期参与敏感的政府工作。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最后批准了这项交易。

在美国政府评估华为的潜在威胁以及华为在电信设备领域的主导角色时,美国官员向诺基亚寻求帮助。知情人士称,诺基亚高管与国会情报委员会以及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官员举行了会面。

这些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官员请求诺基亚高管指出电信设备中需要注意的安全风险,包括可能受到间谍活动或网络攻击影响的硬件。

知情人士称,诺基亚还试图缓和美国对华为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rp., 简称:中兴通讯)可能独霸全球电信设备市场的担忧。中兴通讯是华为在中国的竞争对手,体量不及华为,但也是华盛顿的抵制目标。

寻求盟友

诺基亚在国内外都得到了帮助。芬兰出口信贷担保公司Finnvera 2017年与加拿大出口信贷机构达成了一项全新的协议,为Verizon Communications Inc.购买至少15亿美元的诺基亚设备和服务提供担保。

出口国银行为这类交易提供融资虽然很常见,但Finnvera执行副总裁Jussi Haarasilta说,Finnvera一直在讨论与美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U.S.)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共同为诺基亚向其他国家销售设备提供融资。

美国进出口银行的一位官员说,美国和芬兰正在探索向购买非中资公司(比如诺基亚)电信设备的外国买家提供“一站式融资方案”。

美国官员还表示,总统特朗普去年10月签署的《建设法案》(Build Act)可能会创建一家新的融资公司,为诺基亚和爱立信等公司提供帮助。一位官员表示,这家公司在确保其交易符合美国外交政策方面将有更多自由。

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的数据显示,尽管遭到以美国为首的反华为行动,但这家中国公司2018年仍扩大了在全球电信设备市场的领先地位,市场份额达到28.6%,诺基亚和爱立信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17%和13.4%。

在去年英国政府警告中兴通讯的设备可能造成国家安全威胁之后不久,诺基亚便向为英吉利海峡岛屿提供服务的一家名为Jersey Telecom的小型移动运营商展开了营销。

Jersey Telecom首席执行长Graeme Millar回忆说,当时诺基亚问他们,现在关于中兴通讯的公告出来了,是不是要考虑更换供应商?他当时决定继续使用中兴通讯的设备,因为更换供应商成本太高。

诺基亚一位发言人称,这类提议是行业惯例。

诺基亚首席执行长Suri对有关华为的公开声明一直持谨慎态度,在谈到美国及其盟友提出的安全风险时,他很少提到华为和中国。

不过,他的公司正在为支持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简称FCC)的一项反华为措施进行游说。FCC的这项提议将禁止农村地区电信运营商使用联邦资金购买美国认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设备,这些设备基本就是指华为和中兴通讯的产品。

华为反驳了FCC的提案,理由之一是诺基亚也是一家设备巨头,也与中国政府有关系。

华为称,诺基亚与中国华信邮电经济开发中心(China Huaxin Post & Telecommunications Economy Development Center)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华信邮电是中国政府部门直属单位。诺基亚持有这家合资公司50%的股权外加1股股份。

去年8月,华为的律师在一份监管备案文件中称,诺基亚与中国的关系(至少)同华为与中国的关系一样密切,FCC区别对待华为是没有依据的。

诺基亚在提交给FCC的文件中称,华为的指责往轻了说是误导,往重了说是公然撒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在中美两国角逐科技霸主地位之际,昔日的手机行业先驱诺基亚正寻求渔翁之利。该公司已成为仅次于华为的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制造商,目前正试图同时在中国和美国市场实现扩张。


图为诺基亚位于渥太华的研发实验室,一名工程师正在调试服务器。

撰文 / Stu Woo

■ 在中美两国角逐科技霸主地位之际,昔日的手机行业先驱诺基亚(Nokia Corp., NOK)正伺机寻找渔翁之利。

这家几乎已经淡出大众视野的芬兰公司已转型成为全球电信设备制造商,其产品包括蜂窝天线、电话交换机、互联网路由器和新一代5G无线系统的新组件等,如今是仅次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制造公司。

美国目前已几乎将华为产品拒之门外,因为担心其设备可能被中国政府强制用于破坏或监控通讯。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正在推动英国、德国和日本等盟友一起抵制华为。

在全球准备升级至5G无线系统之际,这成为诺基亚在推销产品时的一个宣传点。5G是一种超高速网络技术,可以支持无人驾驶汽车和互联网控制的工厂。在美国加大力度向一些国家渗透其反华言论之际,诺基亚销售人员主动向这些国家的无线运营商推销自家产品作为替代选择。

诺基亚首席执行长Rajeev Suri在2月份的一次讲话中表示,如果没有安全的5G系统,重大商业秘密会在网络上泄露,比如飞机创新、药品配方、电动汽车原理图等。

与此同时,诺基亚一方面帮助美国展开针对华为的攻势,另一方面寻求在中国构建自己的业务。主要通过与一家中国国有企业成立合资公司,诺基亚在包括香港和台湾的大中华地区雇佣了约1.7万名员工。这相当于其在芬兰员工规模的三倍。另外,该公司还在大中华区运营一家工厂和六个研究中心。

Suri在诺基亚位于埃斯波的总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希望成为中国的朋友”。埃斯波是赫尔辛基湾对面的一座树木繁茂的城市。Suri是中国成立的全球首席执行官委员会的成员,这个委员会向中国政府就商业问题提供建议。

Suri曾表示,他的目标是让诺基亚成为中国的头号外国供应商。去年,诺基亚在华业务占到其销售收入的10%左右,达21亿欧元(合24亿美元)。

诺基亚董事长李思拓(Risto Siilasmaa)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芬兰总统绍利·尼尼斯托(Sauli Niinisto)组建的一个双边企业财团的联席负责人。李思拓在2017年6月到访中国期间,宣布成立一家诺基亚的子公司,专门帮助中国互联网企业在海外扩展业务。

李思拓在此次访华之行期间发表的一次中文讲话中表示,他认为信任是中芬两国关系的基础。

为了利用美中之间的分歧坐收渔利,诺基亚正采取芬兰在冷战时代采取的策略,该国当时一边与欧洲国家结盟,一边安抚东边的邻居苏联。


这一策略似乎已经奏效。去年7月,诺基亚签署了一项总值高达11亿美元的合同,向中国移动有限公司(China Mobile Ltd., 0941.HK, CHL, 简称:中国移动)提供设备和服务。按订户数量排名,中国移动是全球最大的移动运营商。三周之后,诺基亚与T-mobile Us Inc.(TMUS)签订了一项总值35亿美元的合同,向后者提供5G设备和服务。

诺基亚要赶上华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华为20年前开始在海外拓展市场。该公司在全球立足的第一步,是凭藉廉价且可靠的设备赢得发展中国家的运营商。

自那以来,华为在整个西方市场都赢得了客户。运营商表示,该公司提供硬件创新的时间一般都会比诺基亚早几个月,而且价格也有竞争力。接近诺基亚领导层的人士说,该公司的部分领导者对这一说法没有异议。华为还驳斥了美国的指控,称该公司的运作是独立于中国政府的。

去年夏天,一家芬兰无线运营商架设了一个用于测试一种华为无线系统的5G网络,以便直接向用户家中传输高速Wi-Fi。若测试成功,可能就不再需要有线电视公司的服务人员上门为家庭安装互联网设备了。

而诺基亚直到今年2月份才推出一款有类似功能的产品。

芬兰电信运营商Elisa的首席执行长Veli-Matti Mattila说:“当时华为是唯一能够向我们供货的公司。”Elisa使用华为、诺基亚和爱立信(Telefon AB L.M. Ericsson, ERIC-B.SK)供应的网络设备。

诺基亚首席执行长Suri说:“你可以在一两个产品上挑我们的毛病,但总的来说我们很有竞争力。”

从木材到轮胎

诺基亚从一家手机生产商变身为电信设备供应商的转型,与该公司不断创新的历史一脉相承。该公司在1865年创办之初经营木浆业务,公司名取自芬兰的河流Nokianvirta River,该公司在这里经营一家工厂。在一个世纪的时间里,诺基亚实现了多元化,业务范围拓展至橡胶和电子产品,生产靴子、轮胎、防毒面具和电脑。

上世纪80年代,诺基亚领跑移动设备和手机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 Inc.的数据显示,2000年代,凭藉一度随处可见的诺基亚3310等热门机型,该公司在全球手机市场的份额一直保持在30%以上。2008年诺基亚还占有近40%的市场份额。

智能手机的出现改变了一切,开启了苹果公司(Apple Inc.)的iPhone和使用谷歌公司(Google)Android系统的设备主导手机市场的时代。诺基亚的智能手机姗姗来迟,而且使用体验不佳。

2013年诺基亚以70亿美元向微软(Microsoft Corp.)出售手机业务。当时其市场份额在14%左右。该公司留下了电信设备业务,并在2015年以170亿美元收购法国竞争对手阿尔卡特朗讯(Alcatel-Lucent)进行业务扩张。

这桩收购交易让诺基亚成为路由器及其他互联网基础设施的一个主要厂商,其客户包括有线电视和互联网供应商,也让该公司超越瑞典竞争对手爱立信成为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供应商,排名第一的是华为。

自2015年以来诺基亚一直没有实现年度盈利。自那以来该公司进行了裁员和高管重组。去年诺基亚实现营收226亿欧元(合255亿美元),亏损3.35亿欧元。1月份诺基亚宣布进一步裁员,包括分别在芬兰和法国裁员280人和408人。

诺基亚高管嗅到了美国市场的潜在商机:美国国会在2012年以国家安全为由事实上封杀了华为,当时华为正开始在美国取得进展。

诺基亚董事长李思拓近期在接受采访时说,诺基亚是提供端到端产品的仅有的两家公司之一,也是唯一在全球开展此类业务的公司,这其中蕴藏着机会。

诺基亚收购前美国巨头摩托罗拉(Motorola)和朗讯(Lucent)的交易为该公司获得美国政府的批准助了一臂之力。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评估了2015年针对阿尔卡特朗讯(Alcatel-Lucent)的收购交易,因为这桩交易包括贝尔实验室(Bell Labs),这家新泽西知名的研究中心长期参与敏感的政府工作。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最后批准了这项交易。

在美国政府评估华为的潜在威胁以及华为在电信设备领域的主导角色时,美国官员向诺基亚寻求帮助。知情人士称,诺基亚高管与国会情报委员会以及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官员举行了会面。

这些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官员请求诺基亚高管指出电信设备中需要注意的安全风险,包括可能受到间谍活动或网络攻击影响的硬件。

知情人士称,诺基亚还试图缓和美国对华为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rp., 简称:中兴通讯)可能独霸全球电信设备市场的担忧。中兴通讯是华为在中国的竞争对手,体量不及华为,但也是华盛顿的抵制目标。

寻求盟友

诺基亚在国内外都得到了帮助。芬兰出口信贷担保公司Finnvera 2017年与加拿大出口信贷机构达成了一项全新的协议,为Verizon Communications Inc.购买至少15亿美元的诺基亚设备和服务提供担保。

出口国银行为这类交易提供融资虽然很常见,但Finnvera执行副总裁Jussi Haarasilta说,Finnvera一直在讨论与美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U.S.)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共同为诺基亚向其他国家销售设备提供融资。

美国进出口银行的一位官员说,美国和芬兰正在探索向购买非中资公司(比如诺基亚)电信设备的外国买家提供“一站式融资方案”。

美国官员还表示,总统特朗普去年10月签署的《建设法案》(Build Act)可能会创建一家新的融资公司,为诺基亚和爱立信等公司提供帮助。一位官员表示,这家公司在确保其交易符合美国外交政策方面将有更多自由。

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的数据显示,尽管遭到以美国为首的反华为行动,但这家中国公司2018年仍扩大了在全球电信设备市场的领先地位,市场份额达到28.6%,诺基亚和爱立信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17%和13.4%。

在去年英国政府警告中兴通讯的设备可能造成国家安全威胁之后不久,诺基亚便向为英吉利海峡岛屿提供服务的一家名为Jersey Telecom的小型移动运营商展开了营销。

Jersey Telecom首席执行长Graeme Millar回忆说,当时诺基亚问他们,现在关于中兴通讯的公告出来了,是不是要考虑更换供应商?他当时决定继续使用中兴通讯的设备,因为更换供应商成本太高。

诺基亚一位发言人称,这类提议是行业惯例。

诺基亚首席执行长Suri对有关华为的公开声明一直持谨慎态度,在谈到美国及其盟友提出的安全风险时,他很少提到华为和中国。

不过,他的公司正在为支持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简称FCC)的一项反华为措施进行游说。FCC的这项提议将禁止农村地区电信运营商使用联邦资金购买美国认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设备,这些设备基本就是指华为和中兴通讯的产品。

华为反驳了FCC的提案,理由之一是诺基亚也是一家设备巨头,也与中国政府有关系。

华为称,诺基亚与中国华信邮电经济开发中心(China Huaxin Post & Telecommunications Economy Development Center)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华信邮电是中国政府部门直属单位。诺基亚持有这家合资公司50%的股权外加1股股份。

去年8月,华为的律师在一份监管备案文件中称,诺基亚与中国的关系(至少)同华为与中国的关系一样密切,FCC区别对待华为是没有依据的。

诺基亚在提交给FCC的文件中称,华为的指责往轻了说是误导,往重了说是公然撒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昔日手机王者诺基亚谋求超越华为

发布日期:2019-04-17 14:21
摘要」在中美两国角逐科技霸主地位之际,昔日的手机行业先驱诺基亚正寻求渔翁之利。该公司已成为仅次于华为的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制造商,目前正试图同时在中国和美国市场实现扩张。


图为诺基亚位于渥太华的研发实验室,一名工程师正在调试服务器。

撰文 / Stu Woo

■ 在中美两国角逐科技霸主地位之际,昔日的手机行业先驱诺基亚(Nokia Corp., NOK)正伺机寻找渔翁之利。

这家几乎已经淡出大众视野的芬兰公司已转型成为全球电信设备制造商,其产品包括蜂窝天线、电话交换机、互联网路由器和新一代5G无线系统的新组件等,如今是仅次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制造公司。

美国目前已几乎将华为产品拒之门外,因为担心其设备可能被中国政府强制用于破坏或监控通讯。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正在推动英国、德国和日本等盟友一起抵制华为。

在全球准备升级至5G无线系统之际,这成为诺基亚在推销产品时的一个宣传点。5G是一种超高速网络技术,可以支持无人驾驶汽车和互联网控制的工厂。在美国加大力度向一些国家渗透其反华言论之际,诺基亚销售人员主动向这些国家的无线运营商推销自家产品作为替代选择。

诺基亚首席执行长Rajeev Suri在2月份的一次讲话中表示,如果没有安全的5G系统,重大商业秘密会在网络上泄露,比如飞机创新、药品配方、电动汽车原理图等。

与此同时,诺基亚一方面帮助美国展开针对华为的攻势,另一方面寻求在中国构建自己的业务。主要通过与一家中国国有企业成立合资公司,诺基亚在包括香港和台湾的大中华地区雇佣了约1.7万名员工。这相当于其在芬兰员工规模的三倍。另外,该公司还在大中华区运营一家工厂和六个研究中心。

Suri在诺基亚位于埃斯波的总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希望成为中国的朋友”。埃斯波是赫尔辛基湾对面的一座树木繁茂的城市。Suri是中国成立的全球首席执行官委员会的成员,这个委员会向中国政府就商业问题提供建议。

Suri曾表示,他的目标是让诺基亚成为中国的头号外国供应商。去年,诺基亚在华业务占到其销售收入的10%左右,达21亿欧元(合24亿美元)。

诺基亚董事长李思拓(Risto Siilasmaa)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芬兰总统绍利·尼尼斯托(Sauli Niinisto)组建的一个双边企业财团的联席负责人。李思拓在2017年6月到访中国期间,宣布成立一家诺基亚的子公司,专门帮助中国互联网企业在海外扩展业务。

李思拓在此次访华之行期间发表的一次中文讲话中表示,他认为信任是中芬两国关系的基础。

为了利用美中之间的分歧坐收渔利,诺基亚正采取芬兰在冷战时代采取的策略,该国当时一边与欧洲国家结盟,一边安抚东边的邻居苏联。


这一策略似乎已经奏效。去年7月,诺基亚签署了一项总值高达11亿美元的合同,向中国移动有限公司(China Mobile Ltd., 0941.HK, CHL, 简称:中国移动)提供设备和服务。按订户数量排名,中国移动是全球最大的移动运营商。三周之后,诺基亚与T-mobile Us Inc.(TMUS)签订了一项总值35亿美元的合同,向后者提供5G设备和服务。

诺基亚要赶上华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华为20年前开始在海外拓展市场。该公司在全球立足的第一步,是凭藉廉价且可靠的设备赢得发展中国家的运营商。

自那以来,华为在整个西方市场都赢得了客户。运营商表示,该公司提供硬件创新的时间一般都会比诺基亚早几个月,而且价格也有竞争力。接近诺基亚领导层的人士说,该公司的部分领导者对这一说法没有异议。华为还驳斥了美国的指控,称该公司的运作是独立于中国政府的。

去年夏天,一家芬兰无线运营商架设了一个用于测试一种华为无线系统的5G网络,以便直接向用户家中传输高速Wi-Fi。若测试成功,可能就不再需要有线电视公司的服务人员上门为家庭安装互联网设备了。

而诺基亚直到今年2月份才推出一款有类似功能的产品。

芬兰电信运营商Elisa的首席执行长Veli-Matti Mattila说:“当时华为是唯一能够向我们供货的公司。”Elisa使用华为、诺基亚和爱立信(Telefon AB L.M. Ericsson, ERIC-B.SK)供应的网络设备。

诺基亚首席执行长Suri说:“你可以在一两个产品上挑我们的毛病,但总的来说我们很有竞争力。”

从木材到轮胎

诺基亚从一家手机生产商变身为电信设备供应商的转型,与该公司不断创新的历史一脉相承。该公司在1865年创办之初经营木浆业务,公司名取自芬兰的河流Nokianvirta River,该公司在这里经营一家工厂。在一个世纪的时间里,诺基亚实现了多元化,业务范围拓展至橡胶和电子产品,生产靴子、轮胎、防毒面具和电脑。

上世纪80年代,诺基亚领跑移动设备和手机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 Inc.的数据显示,2000年代,凭藉一度随处可见的诺基亚3310等热门机型,该公司在全球手机市场的份额一直保持在30%以上。2008年诺基亚还占有近40%的市场份额。

智能手机的出现改变了一切,开启了苹果公司(Apple Inc.)的iPhone和使用谷歌公司(Google)Android系统的设备主导手机市场的时代。诺基亚的智能手机姗姗来迟,而且使用体验不佳。

2013年诺基亚以70亿美元向微软(Microsoft Corp.)出售手机业务。当时其市场份额在14%左右。该公司留下了电信设备业务,并在2015年以170亿美元收购法国竞争对手阿尔卡特朗讯(Alcatel-Lucent)进行业务扩张。

这桩收购交易让诺基亚成为路由器及其他互联网基础设施的一个主要厂商,其客户包括有线电视和互联网供应商,也让该公司超越瑞典竞争对手爱立信成为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供应商,排名第一的是华为。

自2015年以来诺基亚一直没有实现年度盈利。自那以来该公司进行了裁员和高管重组。去年诺基亚实现营收226亿欧元(合255亿美元),亏损3.35亿欧元。1月份诺基亚宣布进一步裁员,包括分别在芬兰和法国裁员280人和408人。

诺基亚高管嗅到了美国市场的潜在商机:美国国会在2012年以国家安全为由事实上封杀了华为,当时华为正开始在美国取得进展。

诺基亚董事长李思拓近期在接受采访时说,诺基亚是提供端到端产品的仅有的两家公司之一,也是唯一在全球开展此类业务的公司,这其中蕴藏着机会。

诺基亚收购前美国巨头摩托罗拉(Motorola)和朗讯(Lucent)的交易为该公司获得美国政府的批准助了一臂之力。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评估了2015年针对阿尔卡特朗讯(Alcatel-Lucent)的收购交易,因为这桩交易包括贝尔实验室(Bell Labs),这家新泽西知名的研究中心长期参与敏感的政府工作。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最后批准了这项交易。

在美国政府评估华为的潜在威胁以及华为在电信设备领域的主导角色时,美国官员向诺基亚寻求帮助。知情人士称,诺基亚高管与国会情报委员会以及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官员举行了会面。

这些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官员请求诺基亚高管指出电信设备中需要注意的安全风险,包括可能受到间谍活动或网络攻击影响的硬件。

知情人士称,诺基亚还试图缓和美国对华为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rp., 简称:中兴通讯)可能独霸全球电信设备市场的担忧。中兴通讯是华为在中国的竞争对手,体量不及华为,但也是华盛顿的抵制目标。

寻求盟友

诺基亚在国内外都得到了帮助。芬兰出口信贷担保公司Finnvera 2017年与加拿大出口信贷机构达成了一项全新的协议,为Verizon Communications Inc.购买至少15亿美元的诺基亚设备和服务提供担保。

出口国银行为这类交易提供融资虽然很常见,但Finnvera执行副总裁Jussi Haarasilta说,Finnvera一直在讨论与美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U.S.)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共同为诺基亚向其他国家销售设备提供融资。

美国进出口银行的一位官员说,美国和芬兰正在探索向购买非中资公司(比如诺基亚)电信设备的外国买家提供“一站式融资方案”。

美国官员还表示,总统特朗普去年10月签署的《建设法案》(Build Act)可能会创建一家新的融资公司,为诺基亚和爱立信等公司提供帮助。一位官员表示,这家公司在确保其交易符合美国外交政策方面将有更多自由。

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的数据显示,尽管遭到以美国为首的反华为行动,但这家中国公司2018年仍扩大了在全球电信设备市场的领先地位,市场份额达到28.6%,诺基亚和爱立信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17%和13.4%。

在去年英国政府警告中兴通讯的设备可能造成国家安全威胁之后不久,诺基亚便向为英吉利海峡岛屿提供服务的一家名为Jersey Telecom的小型移动运营商展开了营销。

Jersey Telecom首席执行长Graeme Millar回忆说,当时诺基亚问他们,现在关于中兴通讯的公告出来了,是不是要考虑更换供应商?他当时决定继续使用中兴通讯的设备,因为更换供应商成本太高。

诺基亚一位发言人称,这类提议是行业惯例。

诺基亚首席执行长Suri对有关华为的公开声明一直持谨慎态度,在谈到美国及其盟友提出的安全风险时,他很少提到华为和中国。

不过,他的公司正在为支持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简称FCC)的一项反华为措施进行游说。FCC的这项提议将禁止农村地区电信运营商使用联邦资金购买美国认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设备,这些设备基本就是指华为和中兴通讯的产品。

华为反驳了FCC的提案,理由之一是诺基亚也是一家设备巨头,也与中国政府有关系。

华为称,诺基亚与中国华信邮电经济开发中心(China Huaxin Post & Telecommunications Economy Development Center)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华信邮电是中国政府部门直属单位。诺基亚持有这家合资公司50%的股权外加1股股份。

去年8月,华为的律师在一份监管备案文件中称,诺基亚与中国的关系(至少)同华为与中国的关系一样密切,FCC区别对待华为是没有依据的。

诺基亚在提交给FCC的文件中称,华为的指责往轻了说是误导,往重了说是公然撒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在中美两国角逐科技霸主地位之际,昔日的手机行业先驱诺基亚正寻求渔翁之利。该公司已成为仅次于华为的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制造商,目前正试图同时在中国和美国市场实现扩张。


图为诺基亚位于渥太华的研发实验室,一名工程师正在调试服务器。

撰文 / Stu Woo

■ 在中美两国角逐科技霸主地位之际,昔日的手机行业先驱诺基亚(Nokia Corp., NOK)正伺机寻找渔翁之利。

这家几乎已经淡出大众视野的芬兰公司已转型成为全球电信设备制造商,其产品包括蜂窝天线、电话交换机、互联网路由器和新一代5G无线系统的新组件等,如今是仅次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制造公司。

美国目前已几乎将华为产品拒之门外,因为担心其设备可能被中国政府强制用于破坏或监控通讯。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正在推动英国、德国和日本等盟友一起抵制华为。

在全球准备升级至5G无线系统之际,这成为诺基亚在推销产品时的一个宣传点。5G是一种超高速网络技术,可以支持无人驾驶汽车和互联网控制的工厂。在美国加大力度向一些国家渗透其反华言论之际,诺基亚销售人员主动向这些国家的无线运营商推销自家产品作为替代选择。

诺基亚首席执行长Rajeev Suri在2月份的一次讲话中表示,如果没有安全的5G系统,重大商业秘密会在网络上泄露,比如飞机创新、药品配方、电动汽车原理图等。

与此同时,诺基亚一方面帮助美国展开针对华为的攻势,另一方面寻求在中国构建自己的业务。主要通过与一家中国国有企业成立合资公司,诺基亚在包括香港和台湾的大中华地区雇佣了约1.7万名员工。这相当于其在芬兰员工规模的三倍。另外,该公司还在大中华区运营一家工厂和六个研究中心。

Suri在诺基亚位于埃斯波的总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希望成为中国的朋友”。埃斯波是赫尔辛基湾对面的一座树木繁茂的城市。Suri是中国成立的全球首席执行官委员会的成员,这个委员会向中国政府就商业问题提供建议。

Suri曾表示,他的目标是让诺基亚成为中国的头号外国供应商。去年,诺基亚在华业务占到其销售收入的10%左右,达21亿欧元(合24亿美元)。

诺基亚董事长李思拓(Risto Siilasmaa)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芬兰总统绍利·尼尼斯托(Sauli Niinisto)组建的一个双边企业财团的联席负责人。李思拓在2017年6月到访中国期间,宣布成立一家诺基亚的子公司,专门帮助中国互联网企业在海外扩展业务。

李思拓在此次访华之行期间发表的一次中文讲话中表示,他认为信任是中芬两国关系的基础。

为了利用美中之间的分歧坐收渔利,诺基亚正采取芬兰在冷战时代采取的策略,该国当时一边与欧洲国家结盟,一边安抚东边的邻居苏联。


这一策略似乎已经奏效。去年7月,诺基亚签署了一项总值高达11亿美元的合同,向中国移动有限公司(China Mobile Ltd., 0941.HK, CHL, 简称:中国移动)提供设备和服务。按订户数量排名,中国移动是全球最大的移动运营商。三周之后,诺基亚与T-mobile Us Inc.(TMUS)签订了一项总值35亿美元的合同,向后者提供5G设备和服务。

诺基亚要赶上华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华为20年前开始在海外拓展市场。该公司在全球立足的第一步,是凭藉廉价且可靠的设备赢得发展中国家的运营商。

自那以来,华为在整个西方市场都赢得了客户。运营商表示,该公司提供硬件创新的时间一般都会比诺基亚早几个月,而且价格也有竞争力。接近诺基亚领导层的人士说,该公司的部分领导者对这一说法没有异议。华为还驳斥了美国的指控,称该公司的运作是独立于中国政府的。

去年夏天,一家芬兰无线运营商架设了一个用于测试一种华为无线系统的5G网络,以便直接向用户家中传输高速Wi-Fi。若测试成功,可能就不再需要有线电视公司的服务人员上门为家庭安装互联网设备了。

而诺基亚直到今年2月份才推出一款有类似功能的产品。

芬兰电信运营商Elisa的首席执行长Veli-Matti Mattila说:“当时华为是唯一能够向我们供货的公司。”Elisa使用华为、诺基亚和爱立信(Telefon AB L.M. Ericsson, ERIC-B.SK)供应的网络设备。

诺基亚首席执行长Suri说:“你可以在一两个产品上挑我们的毛病,但总的来说我们很有竞争力。”

从木材到轮胎

诺基亚从一家手机生产商变身为电信设备供应商的转型,与该公司不断创新的历史一脉相承。该公司在1865年创办之初经营木浆业务,公司名取自芬兰的河流Nokianvirta River,该公司在这里经营一家工厂。在一个世纪的时间里,诺基亚实现了多元化,业务范围拓展至橡胶和电子产品,生产靴子、轮胎、防毒面具和电脑。

上世纪80年代,诺基亚领跑移动设备和手机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 Inc.的数据显示,2000年代,凭藉一度随处可见的诺基亚3310等热门机型,该公司在全球手机市场的份额一直保持在30%以上。2008年诺基亚还占有近40%的市场份额。

智能手机的出现改变了一切,开启了苹果公司(Apple Inc.)的iPhone和使用谷歌公司(Google)Android系统的设备主导手机市场的时代。诺基亚的智能手机姗姗来迟,而且使用体验不佳。

2013年诺基亚以70亿美元向微软(Microsoft Corp.)出售手机业务。当时其市场份额在14%左右。该公司留下了电信设备业务,并在2015年以170亿美元收购法国竞争对手阿尔卡特朗讯(Alcatel-Lucent)进行业务扩张。

这桩收购交易让诺基亚成为路由器及其他互联网基础设施的一个主要厂商,其客户包括有线电视和互联网供应商,也让该公司超越瑞典竞争对手爱立信成为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供应商,排名第一的是华为。

自2015年以来诺基亚一直没有实现年度盈利。自那以来该公司进行了裁员和高管重组。去年诺基亚实现营收226亿欧元(合255亿美元),亏损3.35亿欧元。1月份诺基亚宣布进一步裁员,包括分别在芬兰和法国裁员280人和408人。

诺基亚高管嗅到了美国市场的潜在商机:美国国会在2012年以国家安全为由事实上封杀了华为,当时华为正开始在美国取得进展。

诺基亚董事长李思拓近期在接受采访时说,诺基亚是提供端到端产品的仅有的两家公司之一,也是唯一在全球开展此类业务的公司,这其中蕴藏着机会。

诺基亚收购前美国巨头摩托罗拉(Motorola)和朗讯(Lucent)的交易为该公司获得美国政府的批准助了一臂之力。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评估了2015年针对阿尔卡特朗讯(Alcatel-Lucent)的收购交易,因为这桩交易包括贝尔实验室(Bell Labs),这家新泽西知名的研究中心长期参与敏感的政府工作。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最后批准了这项交易。

在美国政府评估华为的潜在威胁以及华为在电信设备领域的主导角色时,美国官员向诺基亚寻求帮助。知情人士称,诺基亚高管与国会情报委员会以及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官员举行了会面。

这些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官员请求诺基亚高管指出电信设备中需要注意的安全风险,包括可能受到间谍活动或网络攻击影响的硬件。

知情人士称,诺基亚还试图缓和美国对华为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rp., 简称:中兴通讯)可能独霸全球电信设备市场的担忧。中兴通讯是华为在中国的竞争对手,体量不及华为,但也是华盛顿的抵制目标。

寻求盟友

诺基亚在国内外都得到了帮助。芬兰出口信贷担保公司Finnvera 2017年与加拿大出口信贷机构达成了一项全新的协议,为Verizon Communications Inc.购买至少15亿美元的诺基亚设备和服务提供担保。

出口国银行为这类交易提供融资虽然很常见,但Finnvera执行副总裁Jussi Haarasilta说,Finnvera一直在讨论与美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U.S.)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共同为诺基亚向其他国家销售设备提供融资。

美国进出口银行的一位官员说,美国和芬兰正在探索向购买非中资公司(比如诺基亚)电信设备的外国买家提供“一站式融资方案”。

美国官员还表示,总统特朗普去年10月签署的《建设法案》(Build Act)可能会创建一家新的融资公司,为诺基亚和爱立信等公司提供帮助。一位官员表示,这家公司在确保其交易符合美国外交政策方面将有更多自由。

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的数据显示,尽管遭到以美国为首的反华为行动,但这家中国公司2018年仍扩大了在全球电信设备市场的领先地位,市场份额达到28.6%,诺基亚和爱立信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17%和13.4%。

在去年英国政府警告中兴通讯的设备可能造成国家安全威胁之后不久,诺基亚便向为英吉利海峡岛屿提供服务的一家名为Jersey Telecom的小型移动运营商展开了营销。

Jersey Telecom首席执行长Graeme Millar回忆说,当时诺基亚问他们,现在关于中兴通讯的公告出来了,是不是要考虑更换供应商?他当时决定继续使用中兴通讯的设备,因为更换供应商成本太高。

诺基亚一位发言人称,这类提议是行业惯例。

诺基亚首席执行长Suri对有关华为的公开声明一直持谨慎态度,在谈到美国及其盟友提出的安全风险时,他很少提到华为和中国。

不过,他的公司正在为支持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简称FCC)的一项反华为措施进行游说。FCC的这项提议将禁止农村地区电信运营商使用联邦资金购买美国认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设备,这些设备基本就是指华为和中兴通讯的产品。

华为反驳了FCC的提案,理由之一是诺基亚也是一家设备巨头,也与中国政府有关系。

华为称,诺基亚与中国华信邮电经济开发中心(China Huaxin Post & Telecommunications Economy Development Center)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华信邮电是中国政府部门直属单位。诺基亚持有这家合资公司50%的股权外加1股股份。

去年8月,华为的律师在一份监管备案文件中称,诺基亚与中国的关系(至少)同华为与中国的关系一样密切,FCC区别对待华为是没有依据的。

诺基亚在提交给FCC的文件中称,华为的指责往轻了说是误导,往重了说是公然撒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