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领导人既希望改善国内空气质量,也希望避免基建债务激增,这就要确保煤价及电厂成本不会涨得太高,意味着在电力行业面临资金压力之际允许适当增加国内煤炭供应量。换言之,若要中国煤炭消费量大幅下降,或需解决电力行业的财务问题。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 中国煤炭消费量是在最终下降还是重新攀升?全球煤炭开采行业的命运以及尝试限制全球碳排放的前景可能都取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

气候变化活动人士和煤炭开采企业均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气候变化活动人士会指出,煤炭发电量在中国总发电量中的占比长期以来都在下降,目前已从2005年前后的近80%下降至60%。煤炭企业则会指出,最近煤炭使用量回升。2018年12月中国煤炭产量达到3.2亿吨,创2015年以来最高单月水平。虽然中国经济正在减速,但去年总体煤炭消费量自2013年以来首次出现上升。中国目前仍是遥遥领先的全球最大煤炭消费国。

有理由怀疑煤炭消费量是否会持续增长。富裕起来的中国公民对严重的空气污染已经忍无可忍,中国政府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7年10月份的党代会主旨演讲中说,中国不久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而不仅仅是物质繁荣。过去两年,中国的环境执法变得更加严格,作为清洁能源的天然气进口也出现激增。

但这里存在一个严重的困境:高度依赖煤炭的中国电力行业是中国负债最重的行业之一,2019年年初总债务规模达到1.3万亿美元,是同样负债累累且获得更多关注的钢铁行业的两倍左右。多年的过度投资加上2016年以来的煤炭价格上涨共同冲击了电力行业的财务状况。华能国际电力股份(Huaneng Power International Inc., 0902.HK, 600011.SH, 简称﹕华能国际)是中国大型电力生产商旗下的上市子公司。去年该公司净利润创下2008年以来最低纪录,但净负债增加了一倍多。尽管借贷成本开始下降,电力行业仍难以在资金方面自给自足,其2018年营业利润仅为行业整体利息支出的两倍,低于2016年的近3.5倍。资产回报率自2015年以来几乎减半,目前较银行平均借款利率低三个百分点以上。

中国领导人希望国内中产阶层居民能呼吸到更清洁的空气,但同时也希望避免基建债务激增。要做到这一点,一个显而易见的办法是确保煤炭价格以及电厂成本不会涨得太高。这意味着,在电力行业像现在这样面临太大资金压力之际,允许适当增加国内煤炭供应量。

换言之,若要中国煤炭消费量进一步大幅下降,可能需要先解决电力行业的部分财务问题。如果中国政府咬紧牙关,进行大规模的银行业资本重组并冲销债务,那么可能很快就会实现这一目标。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迹象表明政府会采取如此雄心勃勃的举措。否则,那些希望电力行业使用更清洁能源的人士或许不得不忍受漫长且缓慢的去杠杆过程,耐心等待这些电厂削减巨额债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煤炭消费量为何难以大幅下降?

发布日期:2019-04-10 11:28
摘要」中国领导人既希望改善国内空气质量,也希望避免基建债务激增,这就要确保煤价及电厂成本不会涨得太高,意味着在电力行业面临资金压力之际允许适当增加国内煤炭供应量。换言之,若要中国煤炭消费量大幅下降,或需解决电力行业的财务问题。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 中国煤炭消费量是在最终下降还是重新攀升?全球煤炭开采行业的命运以及尝试限制全球碳排放的前景可能都取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

气候变化活动人士和煤炭开采企业均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气候变化活动人士会指出,煤炭发电量在中国总发电量中的占比长期以来都在下降,目前已从2005年前后的近80%下降至60%。煤炭企业则会指出,最近煤炭使用量回升。2018年12月中国煤炭产量达到3.2亿吨,创2015年以来最高单月水平。虽然中国经济正在减速,但去年总体煤炭消费量自2013年以来首次出现上升。中国目前仍是遥遥领先的全球最大煤炭消费国。

有理由怀疑煤炭消费量是否会持续增长。富裕起来的中国公民对严重的空气污染已经忍无可忍,中国政府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7年10月份的党代会主旨演讲中说,中国不久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而不仅仅是物质繁荣。过去两年,中国的环境执法变得更加严格,作为清洁能源的天然气进口也出现激增。

但这里存在一个严重的困境:高度依赖煤炭的中国电力行业是中国负债最重的行业之一,2019年年初总债务规模达到1.3万亿美元,是同样负债累累且获得更多关注的钢铁行业的两倍左右。多年的过度投资加上2016年以来的煤炭价格上涨共同冲击了电力行业的财务状况。华能国际电力股份(Huaneng Power International Inc., 0902.HK, 600011.SH, 简称﹕华能国际)是中国大型电力生产商旗下的上市子公司。去年该公司净利润创下2008年以来最低纪录,但净负债增加了一倍多。尽管借贷成本开始下降,电力行业仍难以在资金方面自给自足,其2018年营业利润仅为行业整体利息支出的两倍,低于2016年的近3.5倍。资产回报率自2015年以来几乎减半,目前较银行平均借款利率低三个百分点以上。

中国领导人希望国内中产阶层居民能呼吸到更清洁的空气,但同时也希望避免基建债务激增。要做到这一点,一个显而易见的办法是确保煤炭价格以及电厂成本不会涨得太高。这意味着,在电力行业像现在这样面临太大资金压力之际,允许适当增加国内煤炭供应量。

换言之,若要中国煤炭消费量进一步大幅下降,可能需要先解决电力行业的部分财务问题。如果中国政府咬紧牙关,进行大规模的银行业资本重组并冲销债务,那么可能很快就会实现这一目标。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迹象表明政府会采取如此雄心勃勃的举措。否则,那些希望电力行业使用更清洁能源的人士或许不得不忍受漫长且缓慢的去杠杆过程,耐心等待这些电厂削减巨额债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领导人既希望改善国内空气质量,也希望避免基建债务激增,这就要确保煤价及电厂成本不会涨得太高,意味着在电力行业面临资金压力之际允许适当增加国内煤炭供应量。换言之,若要中国煤炭消费量大幅下降,或需解决电力行业的财务问题。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 中国煤炭消费量是在最终下降还是重新攀升?全球煤炭开采行业的命运以及尝试限制全球碳排放的前景可能都取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

气候变化活动人士和煤炭开采企业均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气候变化活动人士会指出,煤炭发电量在中国总发电量中的占比长期以来都在下降,目前已从2005年前后的近80%下降至60%。煤炭企业则会指出,最近煤炭使用量回升。2018年12月中国煤炭产量达到3.2亿吨,创2015年以来最高单月水平。虽然中国经济正在减速,但去年总体煤炭消费量自2013年以来首次出现上升。中国目前仍是遥遥领先的全球最大煤炭消费国。

有理由怀疑煤炭消费量是否会持续增长。富裕起来的中国公民对严重的空气污染已经忍无可忍,中国政府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7年10月份的党代会主旨演讲中说,中国不久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而不仅仅是物质繁荣。过去两年,中国的环境执法变得更加严格,作为清洁能源的天然气进口也出现激增。

但这里存在一个严重的困境:高度依赖煤炭的中国电力行业是中国负债最重的行业之一,2019年年初总债务规模达到1.3万亿美元,是同样负债累累且获得更多关注的钢铁行业的两倍左右。多年的过度投资加上2016年以来的煤炭价格上涨共同冲击了电力行业的财务状况。华能国际电力股份(Huaneng Power International Inc., 0902.HK, 600011.SH, 简称﹕华能国际)是中国大型电力生产商旗下的上市子公司。去年该公司净利润创下2008年以来最低纪录,但净负债增加了一倍多。尽管借贷成本开始下降,电力行业仍难以在资金方面自给自足,其2018年营业利润仅为行业整体利息支出的两倍,低于2016年的近3.5倍。资产回报率自2015年以来几乎减半,目前较银行平均借款利率低三个百分点以上。

中国领导人希望国内中产阶层居民能呼吸到更清洁的空气,但同时也希望避免基建债务激增。要做到这一点,一个显而易见的办法是确保煤炭价格以及电厂成本不会涨得太高。这意味着,在电力行业像现在这样面临太大资金压力之际,允许适当增加国内煤炭供应量。

换言之,若要中国煤炭消费量进一步大幅下降,可能需要先解决电力行业的部分财务问题。如果中国政府咬紧牙关,进行大规模的银行业资本重组并冲销债务,那么可能很快就会实现这一目标。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迹象表明政府会采取如此雄心勃勃的举措。否则,那些希望电力行业使用更清洁能源的人士或许不得不忍受漫长且缓慢的去杠杆过程,耐心等待这些电厂削减巨额债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煤炭消费量为何难以大幅下降?

发布日期:2019-04-10 11:28
摘要」中国领导人既希望改善国内空气质量,也希望避免基建债务激增,这就要确保煤价及电厂成本不会涨得太高,意味着在电力行业面临资金压力之际允许适当增加国内煤炭供应量。换言之,若要中国煤炭消费量大幅下降,或需解决电力行业的财务问题。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 中国煤炭消费量是在最终下降还是重新攀升?全球煤炭开采行业的命运以及尝试限制全球碳排放的前景可能都取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

气候变化活动人士和煤炭开采企业均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气候变化活动人士会指出,煤炭发电量在中国总发电量中的占比长期以来都在下降,目前已从2005年前后的近80%下降至60%。煤炭企业则会指出,最近煤炭使用量回升。2018年12月中国煤炭产量达到3.2亿吨,创2015年以来最高单月水平。虽然中国经济正在减速,但去年总体煤炭消费量自2013年以来首次出现上升。中国目前仍是遥遥领先的全球最大煤炭消费国。

有理由怀疑煤炭消费量是否会持续增长。富裕起来的中国公民对严重的空气污染已经忍无可忍,中国政府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7年10月份的党代会主旨演讲中说,中国不久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而不仅仅是物质繁荣。过去两年,中国的环境执法变得更加严格,作为清洁能源的天然气进口也出现激增。

但这里存在一个严重的困境:高度依赖煤炭的中国电力行业是中国负债最重的行业之一,2019年年初总债务规模达到1.3万亿美元,是同样负债累累且获得更多关注的钢铁行业的两倍左右。多年的过度投资加上2016年以来的煤炭价格上涨共同冲击了电力行业的财务状况。华能国际电力股份(Huaneng Power International Inc., 0902.HK, 600011.SH, 简称﹕华能国际)是中国大型电力生产商旗下的上市子公司。去年该公司净利润创下2008年以来最低纪录,但净负债增加了一倍多。尽管借贷成本开始下降,电力行业仍难以在资金方面自给自足,其2018年营业利润仅为行业整体利息支出的两倍,低于2016年的近3.5倍。资产回报率自2015年以来几乎减半,目前较银行平均借款利率低三个百分点以上。

中国领导人希望国内中产阶层居民能呼吸到更清洁的空气,但同时也希望避免基建债务激增。要做到这一点,一个显而易见的办法是确保煤炭价格以及电厂成本不会涨得太高。这意味着,在电力行业像现在这样面临太大资金压力之际,允许适当增加国内煤炭供应量。

换言之,若要中国煤炭消费量进一步大幅下降,可能需要先解决电力行业的部分财务问题。如果中国政府咬紧牙关,进行大规模的银行业资本重组并冲销债务,那么可能很快就会实现这一目标。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迹象表明政府会采取如此雄心勃勃的举措。否则,那些希望电力行业使用更清洁能源的人士或许不得不忍受漫长且缓慢的去杠杆过程,耐心等待这些电厂削减巨额债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领导人既希望改善国内空气质量,也希望避免基建债务激增,这就要确保煤价及电厂成本不会涨得太高,意味着在电力行业面临资金压力之际允许适当增加国内煤炭供应量。换言之,若要中国煤炭消费量大幅下降,或需解决电力行业的财务问题。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 中国煤炭消费量是在最终下降还是重新攀升?全球煤炭开采行业的命运以及尝试限制全球碳排放的前景可能都取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

气候变化活动人士和煤炭开采企业均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气候变化活动人士会指出,煤炭发电量在中国总发电量中的占比长期以来都在下降,目前已从2005年前后的近80%下降至60%。煤炭企业则会指出,最近煤炭使用量回升。2018年12月中国煤炭产量达到3.2亿吨,创2015年以来最高单月水平。虽然中国经济正在减速,但去年总体煤炭消费量自2013年以来首次出现上升。中国目前仍是遥遥领先的全球最大煤炭消费国。

有理由怀疑煤炭消费量是否会持续增长。富裕起来的中国公民对严重的空气污染已经忍无可忍,中国政府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7年10月份的党代会主旨演讲中说,中国不久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而不仅仅是物质繁荣。过去两年,中国的环境执法变得更加严格,作为清洁能源的天然气进口也出现激增。

但这里存在一个严重的困境:高度依赖煤炭的中国电力行业是中国负债最重的行业之一,2019年年初总债务规模达到1.3万亿美元,是同样负债累累且获得更多关注的钢铁行业的两倍左右。多年的过度投资加上2016年以来的煤炭价格上涨共同冲击了电力行业的财务状况。华能国际电力股份(Huaneng Power International Inc., 0902.HK, 600011.SH, 简称﹕华能国际)是中国大型电力生产商旗下的上市子公司。去年该公司净利润创下2008年以来最低纪录,但净负债增加了一倍多。尽管借贷成本开始下降,电力行业仍难以在资金方面自给自足,其2018年营业利润仅为行业整体利息支出的两倍,低于2016年的近3.5倍。资产回报率自2015年以来几乎减半,目前较银行平均借款利率低三个百分点以上。

中国领导人希望国内中产阶层居民能呼吸到更清洁的空气,但同时也希望避免基建债务激增。要做到这一点,一个显而易见的办法是确保煤炭价格以及电厂成本不会涨得太高。这意味着,在电力行业像现在这样面临太大资金压力之际,允许适当增加国内煤炭供应量。

换言之,若要中国煤炭消费量进一步大幅下降,可能需要先解决电力行业的部分财务问题。如果中国政府咬紧牙关,进行大规模的银行业资本重组并冲销债务,那么可能很快就会实现这一目标。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迹象表明政府会采取如此雄心勃勃的举措。否则,那些希望电力行业使用更清洁能源的人士或许不得不忍受漫长且缓慢的去杠杆过程,耐心等待这些电厂削减巨额债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