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戴维斯:最新预测显示,全球经济正以3.1%的增速扩张,中国的表现将对今年的全球增长起决定性作用。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 在全球经济政策制定者齐聚华盛顿,参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IMF)的春季会议之际,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发表演讲警告称,IMF将于下周下调对2019年和2020年的增长预测。尽管依然预计今年晚些时候会出现微弱的回升,拉加德认为需要大规模的财政宽松政策才能扭转更长期的下行趋势。

IMF的警告与克里斯•贾尔斯(Chris Giles)的最新报道一致。这显示,这一全球主要经济体“同步放缓”的时期也许很难逆转。

经济评论人士分为悲观主义者和乐观主义者两派,前者认为世界经济甚至可能正步入衰退,后者则主张,近期的政策失误和制造业遭遇的意外冲击得到逆转,将使经济增速在今年晚些时候回归趋势增速。

几乎没有政策界人士认为,2017年出现的那种强劲全球扩张很可能再次发生。然而,政策制定者的看法往往比金融市场滞后,最近的经济数据流也并不像2018年末时那么糟糕。

根据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的“即时预测”(nowcast),全球经济正以3.1%的增速扩张,趋近最近数月3.0%至3.5%的增速区间末端。虽然这仍然比趋势增速低0.5个百分点,也根本不能被归为健康的增速,但仍略高于增速区间的最低值。

在主要经济体中,中国的表现可能对今年的全球增长有决定性作用。在这方面,最新消息似乎传达出很大的改善。根据“即时预测”模型,中国经济增速在去年12月触底,仅为4%,但目前已经反弹至5.7%,接近中国政府制定的6.0%至6.5%的2019年经济增速目标区间。

发达经济体中,经济活动的复苏远不那么令人信服。尽管如此,主要经济体中的大多数国家已经遏制了增长的下行趋势,并开始略微复苏。美国的经济增速“即时预测”值为1.8%,而低点为1.5%。欧元区的经济增速从0.3%的低点增至0.5%。而日本经济增速则在经历一段时间的负值后回升至0.5%。

世界经济增长的共识预测走势尚未对“即时预测”中这些相当微弱的复苏迹象作出反应。在第一季度,美国、欧元区和日本的2019年经济产出共识预测值被下调——尽管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预测值未被下调。更令人鼓舞的是,上周已经出现对中国的经济预测上调的初步迹象——摩根大通(JPMorgan)将其对中国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的预测从6.2%上调至6.4%。

伴随发达经济体增速预测值下调出现的是,主要经济体的核心通胀数据出人意料地低,这使人们怀疑主要央行实现通胀目标的能力。因此,债券收益率出现令人担忧的下跌,而美国的债券收益率曲线现在已经明显倒挂,加剧人们对经济步入衰退的担忧。花旗集团(Citigroup)首席经济学家凯瑟琳•曼(Catherine Mann)等悲观主义者称,金融市场的状况正在“变糟”,而实体经济可能很快就会出现同样的情况。

看空的论据是全球制造业和商品贸易流的持续疲软。造成这种情况的似乎是以下三个因素:

首先,全球经济的企业资本支出目前几乎是零增长,相比2017年的6%下降了。这是一个绝对令人不安的迹象,此前围绕全球经济政策方向的不确定性增加,去年的金融环境出现收紧。

第二,去年晚些时候美国对贸易战的威胁升级——包括对中国商品加征广泛的新关税,援引“232条款”(Section 232)对欧洲汽车加征关税,与墨西哥和加拿大的新关税协议《美墨加协定》(USMCA)的签署一再延迟——这些似乎都扰乱了工厂生产的全球供应链。

第三,亚洲新兴市场IT生产出现周期性下行,这一下行还未出现决定性的触底。

迄今为止,制造业的寒风尚未对服务业造成很大影响。正如上周五的美国就业数据所证实的那样,大型经济体的劳动力市场仍然稳健,因此这些经济体的家庭消费仍然稳健。然而,制造业创造的大约30%的附加值实际上用来支付企业服务,并且商品生产领域的就业显然可能会受到制造业疲弱产出的影响。因此,不能想当然地认为服务业会持续不受影响。

当然,化解这些担忧的最佳方法将是来自美国政府的关税威胁减弱。这似乎确实在变成现实,投资者对美中贸易协议将在数周内达成也非常乐观。可以期待的最好结果是暂停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推迟对欧洲汽车加征关税以及《美墨加贸易协定》(USMCA)最终签订。所有这些现在似乎都是可能实现的,如果还不是肯定能实现的话。

这将缓解全球制造业和资本支出的下行压力,并可能会让全球经济增速在今年晚些时候反弹至趋势增速。在2019年剩下的时间里,全球经济增长可能会好转,但肯定不会特别强劲。

全球经济的“即时预测”以及共识预测
支点资产管理公司的“即时预测”模型显示,自2017年底以来,全球经济增速显著放缓,2019年第一季度下行至3.0%至3.5%的区间……

所有3个大型发达经济体的增速都比最近的低点略有反弹,中国显示出了更为强劲且更持久的反弹……

最近的“即时预测”数据较去年末稍令人鼓舞一些,但不足以促使对发达经济体GDP增速的共识预测提高,目前的预测仍是略微下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全球经济走势仍然乐观

发布日期:2019-04-09 06:11
摘要」戴维斯:最新预测显示,全球经济正以3.1%的增速扩张,中国的表现将对今年的全球增长起决定性作用。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 在全球经济政策制定者齐聚华盛顿,参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IMF)的春季会议之际,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发表演讲警告称,IMF将于下周下调对2019年和2020年的增长预测。尽管依然预计今年晚些时候会出现微弱的回升,拉加德认为需要大规模的财政宽松政策才能扭转更长期的下行趋势。

IMF的警告与克里斯•贾尔斯(Chris Giles)的最新报道一致。这显示,这一全球主要经济体“同步放缓”的时期也许很难逆转。

经济评论人士分为悲观主义者和乐观主义者两派,前者认为世界经济甚至可能正步入衰退,后者则主张,近期的政策失误和制造业遭遇的意外冲击得到逆转,将使经济增速在今年晚些时候回归趋势增速。

几乎没有政策界人士认为,2017年出现的那种强劲全球扩张很可能再次发生。然而,政策制定者的看法往往比金融市场滞后,最近的经济数据流也并不像2018年末时那么糟糕。

根据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的“即时预测”(nowcast),全球经济正以3.1%的增速扩张,趋近最近数月3.0%至3.5%的增速区间末端。虽然这仍然比趋势增速低0.5个百分点,也根本不能被归为健康的增速,但仍略高于增速区间的最低值。

在主要经济体中,中国的表现可能对今年的全球增长有决定性作用。在这方面,最新消息似乎传达出很大的改善。根据“即时预测”模型,中国经济增速在去年12月触底,仅为4%,但目前已经反弹至5.7%,接近中国政府制定的6.0%至6.5%的2019年经济增速目标区间。

发达经济体中,经济活动的复苏远不那么令人信服。尽管如此,主要经济体中的大多数国家已经遏制了增长的下行趋势,并开始略微复苏。美国的经济增速“即时预测”值为1.8%,而低点为1.5%。欧元区的经济增速从0.3%的低点增至0.5%。而日本经济增速则在经历一段时间的负值后回升至0.5%。

世界经济增长的共识预测走势尚未对“即时预测”中这些相当微弱的复苏迹象作出反应。在第一季度,美国、欧元区和日本的2019年经济产出共识预测值被下调——尽管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预测值未被下调。更令人鼓舞的是,上周已经出现对中国的经济预测上调的初步迹象——摩根大通(JPMorgan)将其对中国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的预测从6.2%上调至6.4%。

伴随发达经济体增速预测值下调出现的是,主要经济体的核心通胀数据出人意料地低,这使人们怀疑主要央行实现通胀目标的能力。因此,债券收益率出现令人担忧的下跌,而美国的债券收益率曲线现在已经明显倒挂,加剧人们对经济步入衰退的担忧。花旗集团(Citigroup)首席经济学家凯瑟琳•曼(Catherine Mann)等悲观主义者称,金融市场的状况正在“变糟”,而实体经济可能很快就会出现同样的情况。

看空的论据是全球制造业和商品贸易流的持续疲软。造成这种情况的似乎是以下三个因素:

首先,全球经济的企业资本支出目前几乎是零增长,相比2017年的6%下降了。这是一个绝对令人不安的迹象,此前围绕全球经济政策方向的不确定性增加,去年的金融环境出现收紧。

第二,去年晚些时候美国对贸易战的威胁升级——包括对中国商品加征广泛的新关税,援引“232条款”(Section 232)对欧洲汽车加征关税,与墨西哥和加拿大的新关税协议《美墨加协定》(USMCA)的签署一再延迟——这些似乎都扰乱了工厂生产的全球供应链。

第三,亚洲新兴市场IT生产出现周期性下行,这一下行还未出现决定性的触底。

迄今为止,制造业的寒风尚未对服务业造成很大影响。正如上周五的美国就业数据所证实的那样,大型经济体的劳动力市场仍然稳健,因此这些经济体的家庭消费仍然稳健。然而,制造业创造的大约30%的附加值实际上用来支付企业服务,并且商品生产领域的就业显然可能会受到制造业疲弱产出的影响。因此,不能想当然地认为服务业会持续不受影响。

当然,化解这些担忧的最佳方法将是来自美国政府的关税威胁减弱。这似乎确实在变成现实,投资者对美中贸易协议将在数周内达成也非常乐观。可以期待的最好结果是暂停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推迟对欧洲汽车加征关税以及《美墨加贸易协定》(USMCA)最终签订。所有这些现在似乎都是可能实现的,如果还不是肯定能实现的话。

这将缓解全球制造业和资本支出的下行压力,并可能会让全球经济增速在今年晚些时候反弹至趋势增速。在2019年剩下的时间里,全球经济增长可能会好转,但肯定不会特别强劲。

全球经济的“即时预测”以及共识预测
支点资产管理公司的“即时预测”模型显示,自2017年底以来,全球经济增速显著放缓,2019年第一季度下行至3.0%至3.5%的区间……

所有3个大型发达经济体的增速都比最近的低点略有反弹,中国显示出了更为强劲且更持久的反弹……

最近的“即时预测”数据较去年末稍令人鼓舞一些,但不足以促使对发达经济体GDP增速的共识预测提高,目前的预测仍是略微下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戴维斯:最新预测显示,全球经济正以3.1%的增速扩张,中国的表现将对今年的全球增长起决定性作用。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 在全球经济政策制定者齐聚华盛顿,参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IMF)的春季会议之际,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发表演讲警告称,IMF将于下周下调对2019年和2020年的增长预测。尽管依然预计今年晚些时候会出现微弱的回升,拉加德认为需要大规模的财政宽松政策才能扭转更长期的下行趋势。

IMF的警告与克里斯•贾尔斯(Chris Giles)的最新报道一致。这显示,这一全球主要经济体“同步放缓”的时期也许很难逆转。

经济评论人士分为悲观主义者和乐观主义者两派,前者认为世界经济甚至可能正步入衰退,后者则主张,近期的政策失误和制造业遭遇的意外冲击得到逆转,将使经济增速在今年晚些时候回归趋势增速。

几乎没有政策界人士认为,2017年出现的那种强劲全球扩张很可能再次发生。然而,政策制定者的看法往往比金融市场滞后,最近的经济数据流也并不像2018年末时那么糟糕。

根据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的“即时预测”(nowcast),全球经济正以3.1%的增速扩张,趋近最近数月3.0%至3.5%的增速区间末端。虽然这仍然比趋势增速低0.5个百分点,也根本不能被归为健康的增速,但仍略高于增速区间的最低值。

在主要经济体中,中国的表现可能对今年的全球增长有决定性作用。在这方面,最新消息似乎传达出很大的改善。根据“即时预测”模型,中国经济增速在去年12月触底,仅为4%,但目前已经反弹至5.7%,接近中国政府制定的6.0%至6.5%的2019年经济增速目标区间。

发达经济体中,经济活动的复苏远不那么令人信服。尽管如此,主要经济体中的大多数国家已经遏制了增长的下行趋势,并开始略微复苏。美国的经济增速“即时预测”值为1.8%,而低点为1.5%。欧元区的经济增速从0.3%的低点增至0.5%。而日本经济增速则在经历一段时间的负值后回升至0.5%。

世界经济增长的共识预测走势尚未对“即时预测”中这些相当微弱的复苏迹象作出反应。在第一季度,美国、欧元区和日本的2019年经济产出共识预测值被下调——尽管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预测值未被下调。更令人鼓舞的是,上周已经出现对中国的经济预测上调的初步迹象——摩根大通(JPMorgan)将其对中国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的预测从6.2%上调至6.4%。

伴随发达经济体增速预测值下调出现的是,主要经济体的核心通胀数据出人意料地低,这使人们怀疑主要央行实现通胀目标的能力。因此,债券收益率出现令人担忧的下跌,而美国的债券收益率曲线现在已经明显倒挂,加剧人们对经济步入衰退的担忧。花旗集团(Citigroup)首席经济学家凯瑟琳•曼(Catherine Mann)等悲观主义者称,金融市场的状况正在“变糟”,而实体经济可能很快就会出现同样的情况。

看空的论据是全球制造业和商品贸易流的持续疲软。造成这种情况的似乎是以下三个因素:

首先,全球经济的企业资本支出目前几乎是零增长,相比2017年的6%下降了。这是一个绝对令人不安的迹象,此前围绕全球经济政策方向的不确定性增加,去年的金融环境出现收紧。

第二,去年晚些时候美国对贸易战的威胁升级——包括对中国商品加征广泛的新关税,援引“232条款”(Section 232)对欧洲汽车加征关税,与墨西哥和加拿大的新关税协议《美墨加协定》(USMCA)的签署一再延迟——这些似乎都扰乱了工厂生产的全球供应链。

第三,亚洲新兴市场IT生产出现周期性下行,这一下行还未出现决定性的触底。

迄今为止,制造业的寒风尚未对服务业造成很大影响。正如上周五的美国就业数据所证实的那样,大型经济体的劳动力市场仍然稳健,因此这些经济体的家庭消费仍然稳健。然而,制造业创造的大约30%的附加值实际上用来支付企业服务,并且商品生产领域的就业显然可能会受到制造业疲弱产出的影响。因此,不能想当然地认为服务业会持续不受影响。

当然,化解这些担忧的最佳方法将是来自美国政府的关税威胁减弱。这似乎确实在变成现实,投资者对美中贸易协议将在数周内达成也非常乐观。可以期待的最好结果是暂停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推迟对欧洲汽车加征关税以及《美墨加贸易协定》(USMCA)最终签订。所有这些现在似乎都是可能实现的,如果还不是肯定能实现的话。

这将缓解全球制造业和资本支出的下行压力,并可能会让全球经济增速在今年晚些时候反弹至趋势增速。在2019年剩下的时间里,全球经济增长可能会好转,但肯定不会特别强劲。

全球经济的“即时预测”以及共识预测
支点资产管理公司的“即时预测”模型显示,自2017年底以来,全球经济增速显著放缓,2019年第一季度下行至3.0%至3.5%的区间……

所有3个大型发达经济体的增速都比最近的低点略有反弹,中国显示出了更为强劲且更持久的反弹……

最近的“即时预测”数据较去年末稍令人鼓舞一些,但不足以促使对发达经济体GDP增速的共识预测提高,目前的预测仍是略微下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2019年全球经济走势仍然乐观

发布日期:2019-04-09 06:11
摘要」戴维斯:最新预测显示,全球经济正以3.1%的增速扩张,中国的表现将对今年的全球增长起决定性作用。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 在全球经济政策制定者齐聚华盛顿,参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IMF)的春季会议之际,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发表演讲警告称,IMF将于下周下调对2019年和2020年的增长预测。尽管依然预计今年晚些时候会出现微弱的回升,拉加德认为需要大规模的财政宽松政策才能扭转更长期的下行趋势。

IMF的警告与克里斯•贾尔斯(Chris Giles)的最新报道一致。这显示,这一全球主要经济体“同步放缓”的时期也许很难逆转。

经济评论人士分为悲观主义者和乐观主义者两派,前者认为世界经济甚至可能正步入衰退,后者则主张,近期的政策失误和制造业遭遇的意外冲击得到逆转,将使经济增速在今年晚些时候回归趋势增速。

几乎没有政策界人士认为,2017年出现的那种强劲全球扩张很可能再次发生。然而,政策制定者的看法往往比金融市场滞后,最近的经济数据流也并不像2018年末时那么糟糕。

根据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的“即时预测”(nowcast),全球经济正以3.1%的增速扩张,趋近最近数月3.0%至3.5%的增速区间末端。虽然这仍然比趋势增速低0.5个百分点,也根本不能被归为健康的增速,但仍略高于增速区间的最低值。

在主要经济体中,中国的表现可能对今年的全球增长有决定性作用。在这方面,最新消息似乎传达出很大的改善。根据“即时预测”模型,中国经济增速在去年12月触底,仅为4%,但目前已经反弹至5.7%,接近中国政府制定的6.0%至6.5%的2019年经济增速目标区间。

发达经济体中,经济活动的复苏远不那么令人信服。尽管如此,主要经济体中的大多数国家已经遏制了增长的下行趋势,并开始略微复苏。美国的经济增速“即时预测”值为1.8%,而低点为1.5%。欧元区的经济增速从0.3%的低点增至0.5%。而日本经济增速则在经历一段时间的负值后回升至0.5%。

世界经济增长的共识预测走势尚未对“即时预测”中这些相当微弱的复苏迹象作出反应。在第一季度,美国、欧元区和日本的2019年经济产出共识预测值被下调——尽管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预测值未被下调。更令人鼓舞的是,上周已经出现对中国的经济预测上调的初步迹象——摩根大通(JPMorgan)将其对中国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的预测从6.2%上调至6.4%。

伴随发达经济体增速预测值下调出现的是,主要经济体的核心通胀数据出人意料地低,这使人们怀疑主要央行实现通胀目标的能力。因此,债券收益率出现令人担忧的下跌,而美国的债券收益率曲线现在已经明显倒挂,加剧人们对经济步入衰退的担忧。花旗集团(Citigroup)首席经济学家凯瑟琳•曼(Catherine Mann)等悲观主义者称,金融市场的状况正在“变糟”,而实体经济可能很快就会出现同样的情况。

看空的论据是全球制造业和商品贸易流的持续疲软。造成这种情况的似乎是以下三个因素:

首先,全球经济的企业资本支出目前几乎是零增长,相比2017年的6%下降了。这是一个绝对令人不安的迹象,此前围绕全球经济政策方向的不确定性增加,去年的金融环境出现收紧。

第二,去年晚些时候美国对贸易战的威胁升级——包括对中国商品加征广泛的新关税,援引“232条款”(Section 232)对欧洲汽车加征关税,与墨西哥和加拿大的新关税协议《美墨加协定》(USMCA)的签署一再延迟——这些似乎都扰乱了工厂生产的全球供应链。

第三,亚洲新兴市场IT生产出现周期性下行,这一下行还未出现决定性的触底。

迄今为止,制造业的寒风尚未对服务业造成很大影响。正如上周五的美国就业数据所证实的那样,大型经济体的劳动力市场仍然稳健,因此这些经济体的家庭消费仍然稳健。然而,制造业创造的大约30%的附加值实际上用来支付企业服务,并且商品生产领域的就业显然可能会受到制造业疲弱产出的影响。因此,不能想当然地认为服务业会持续不受影响。

当然,化解这些担忧的最佳方法将是来自美国政府的关税威胁减弱。这似乎确实在变成现实,投资者对美中贸易协议将在数周内达成也非常乐观。可以期待的最好结果是暂停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推迟对欧洲汽车加征关税以及《美墨加贸易协定》(USMCA)最终签订。所有这些现在似乎都是可能实现的,如果还不是肯定能实现的话。

这将缓解全球制造业和资本支出的下行压力,并可能会让全球经济增速在今年晚些时候反弹至趋势增速。在2019年剩下的时间里,全球经济增长可能会好转,但肯定不会特别强劲。

全球经济的“即时预测”以及共识预测
支点资产管理公司的“即时预测”模型显示,自2017年底以来,全球经济增速显著放缓,2019年第一季度下行至3.0%至3.5%的区间……

所有3个大型发达经济体的增速都比最近的低点略有反弹,中国显示出了更为强劲且更持久的反弹……

最近的“即时预测”数据较去年末稍令人鼓舞一些,但不足以促使对发达经济体GDP增速的共识预测提高,目前的预测仍是略微下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戴维斯:最新预测显示,全球经济正以3.1%的增速扩张,中国的表现将对今年的全球增长起决定性作用。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 在全球经济政策制定者齐聚华盛顿,参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IMF)的春季会议之际,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发表演讲警告称,IMF将于下周下调对2019年和2020年的增长预测。尽管依然预计今年晚些时候会出现微弱的回升,拉加德认为需要大规模的财政宽松政策才能扭转更长期的下行趋势。

IMF的警告与克里斯•贾尔斯(Chris Giles)的最新报道一致。这显示,这一全球主要经济体“同步放缓”的时期也许很难逆转。

经济评论人士分为悲观主义者和乐观主义者两派,前者认为世界经济甚至可能正步入衰退,后者则主张,近期的政策失误和制造业遭遇的意外冲击得到逆转,将使经济增速在今年晚些时候回归趋势增速。

几乎没有政策界人士认为,2017年出现的那种强劲全球扩张很可能再次发生。然而,政策制定者的看法往往比金融市场滞后,最近的经济数据流也并不像2018年末时那么糟糕。

根据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的“即时预测”(nowcast),全球经济正以3.1%的增速扩张,趋近最近数月3.0%至3.5%的增速区间末端。虽然这仍然比趋势增速低0.5个百分点,也根本不能被归为健康的增速,但仍略高于增速区间的最低值。

在主要经济体中,中国的表现可能对今年的全球增长有决定性作用。在这方面,最新消息似乎传达出很大的改善。根据“即时预测”模型,中国经济增速在去年12月触底,仅为4%,但目前已经反弹至5.7%,接近中国政府制定的6.0%至6.5%的2019年经济增速目标区间。

发达经济体中,经济活动的复苏远不那么令人信服。尽管如此,主要经济体中的大多数国家已经遏制了增长的下行趋势,并开始略微复苏。美国的经济增速“即时预测”值为1.8%,而低点为1.5%。欧元区的经济增速从0.3%的低点增至0.5%。而日本经济增速则在经历一段时间的负值后回升至0.5%。

世界经济增长的共识预测走势尚未对“即时预测”中这些相当微弱的复苏迹象作出反应。在第一季度,美国、欧元区和日本的2019年经济产出共识预测值被下调——尽管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预测值未被下调。更令人鼓舞的是,上周已经出现对中国的经济预测上调的初步迹象——摩根大通(JPMorgan)将其对中国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的预测从6.2%上调至6.4%。

伴随发达经济体增速预测值下调出现的是,主要经济体的核心通胀数据出人意料地低,这使人们怀疑主要央行实现通胀目标的能力。因此,债券收益率出现令人担忧的下跌,而美国的债券收益率曲线现在已经明显倒挂,加剧人们对经济步入衰退的担忧。花旗集团(Citigroup)首席经济学家凯瑟琳•曼(Catherine Mann)等悲观主义者称,金融市场的状况正在“变糟”,而实体经济可能很快就会出现同样的情况。

看空的论据是全球制造业和商品贸易流的持续疲软。造成这种情况的似乎是以下三个因素:

首先,全球经济的企业资本支出目前几乎是零增长,相比2017年的6%下降了。这是一个绝对令人不安的迹象,此前围绕全球经济政策方向的不确定性增加,去年的金融环境出现收紧。

第二,去年晚些时候美国对贸易战的威胁升级——包括对中国商品加征广泛的新关税,援引“232条款”(Section 232)对欧洲汽车加征关税,与墨西哥和加拿大的新关税协议《美墨加协定》(USMCA)的签署一再延迟——这些似乎都扰乱了工厂生产的全球供应链。

第三,亚洲新兴市场IT生产出现周期性下行,这一下行还未出现决定性的触底。

迄今为止,制造业的寒风尚未对服务业造成很大影响。正如上周五的美国就业数据所证实的那样,大型经济体的劳动力市场仍然稳健,因此这些经济体的家庭消费仍然稳健。然而,制造业创造的大约30%的附加值实际上用来支付企业服务,并且商品生产领域的就业显然可能会受到制造业疲弱产出的影响。因此,不能想当然地认为服务业会持续不受影响。

当然,化解这些担忧的最佳方法将是来自美国政府的关税威胁减弱。这似乎确实在变成现实,投资者对美中贸易协议将在数周内达成也非常乐观。可以期待的最好结果是暂停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推迟对欧洲汽车加征关税以及《美墨加贸易协定》(USMCA)最终签订。所有这些现在似乎都是可能实现的,如果还不是肯定能实现的话。

这将缓解全球制造业和资本支出的下行压力,并可能会让全球经济增速在今年晚些时候反弹至趋势增速。在2019年剩下的时间里,全球经济增长可能会好转,但肯定不会特别强劲。

全球经济的“即时预测”以及共识预测
支点资产管理公司的“即时预测”模型显示,自2017年底以来,全球经济增速显著放缓,2019年第一季度下行至3.0%至3.5%的区间……

所有3个大型发达经济体的增速都比最近的低点略有反弹,中国显示出了更为强劲且更持久的反弹……

最近的“即时预测”数据较去年末稍令人鼓舞一些,但不足以促使对发达经济体GDP增速的共识预测提高,目前的预测仍是略微下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