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美谈判代表结束了在华盛顿的贸易谈判,虽然未达成明确的解决时间表,但双方均宣称取得进展,并承诺将继续通过视频会议进行谈判。



撰文 / 冯兆音

■ 中美贸易谈判最初的90天限期早就已过,贸易协议、元首峰会仍未有期。被认为在谈判中占优的美国,可能正面临什么难题?

BBC采访了长期关注中国经贸、与华府政策制定者关系较密切的美国保守派智库专家,分析贸易谈判延宕的原因,以及美方在谈判桌外的政治博弈。

“习特会”意味着什么?

美国总统特朗普4月4日称,如果达成协议,他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峰会。外界早已揣测两国元首将再次会面,曾传或在3月或4月,但峰会时间一拖再拖。

传统基金会分析师莱利·华特斯(Riley Walters)对BBC表示,这是由于北京对峰会态度谨慎,不希望重演“特金会”一幕、让习近平特地飞至海湖庄园但空手而归。因此,达成贸易协议是峰会的前提条件。

此前曾有消息称,白宫打算在4月4日宣布“习特会”举行的日期,但目前仍未有确切日期。

“这背后有两大原因,会议还剩下几个关键问题未解决,以及美方内部可能出现一些分歧,”美国企业研究院(AEI)中国问题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分析说。

摆在白宫面前的难题

是否撤销对华关税、多大程度上移除关税,被认为是目前谈判中棘手的难题。华府希望保留部分关税以保障中国履行结构性改革承诺,移除全部关税存在风险;而在北京看来,在执行承诺的同时要承担关税,并不公平。

史剑道认为,美方在贸易谈判中有多个目标,除维持对华关税外,还希望中国增加购买美国商品及实行结构性改革,然而,这些目标难以共存。

“如果美国想要争取结构性改革,就需要保持关税;但如果关税还在,中国的合理反应会是,凭什么你方慢慢撤销关税,我方要立即下订单买美国货?” 他表示,“美国需要在一开始给中国一些甜头,作为大量购买美国商品、管控芬太尼的回报。”

媒体都注意到刘鹤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座位变化——以往两次接见刘鹤,特朗普都把他安排在自己对面,此次则不同以往地安排坐在自己的右手边,并排而坐。

一边是立即可见的商品订单,另一边是需要时间执行且很难计算成果的结构性改革,这是白宫面临的艰难抉择。

为什么美国想中国尽快购买大量美国货?

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是:美国国内的政治因素。

自2016年大选以来,特朗普一直被认为是贸易保护主义者,他把缩减美中贸易逆差作为自己的主要政纲。在2020年大选之前,特朗普急于向选民证明,他能在贸易上搞定中国。尤其,在今年夏天,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将会开始密集攻击特朗普,他在国内面临的政治风险正日益增加。

“特朗普并不想让对华关税维持很久,他是想通过关税,来换取中国购买美国商品,“史剑道说。

白宫希望这些订单在今、明年兑现,为特朗普2020年的总统选战造势。

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与美国国会似乎对促使中国实行长期而根本的经济改革更有兴趣。

华特斯指出,莱特希泽尤其重视协议的执行机制。莱特希泽2月在国会作证,强调美中协议必须是”具体、可衡量,以及在各级政府都能强制执行的协议“。其中可能包括关税惩罚的条款,一旦中国违约,美国会马上作出反应。

然而,美方内部的分歧可能并非二元的派系冲突。

“这不是仅限于特朗普与莱特希泽、或是对华鹰派与鸽派之间的争端,而是更为复杂与多面向的。”史剑道认为,美方关键的谈判人都清楚明白上述目标的重要性,“问题是如何决定权重。”

特朗普的确并无放弃向中国提出改革要求,协议要触及知识产权盗窃、强制技术转移等深层次问题。

“特朗普明白,如果没有这些结构性改革,他会被包括共和党人在内的政治家与企业批评,”史剑道说。

“习特会”在即?

英文谚语有“四月雨带来五月花”的说法,美中贸易谈判可能也是4月耕耘、5月结果。

特朗普称,两国会在约四个星期内达成“史诗级的”贸易协议。由此推测,4月内还会有多轮贸易谈判。

一个值得关注的日期是5月1日,届时中国的芬太尼管控令开始生效,该禁令是中国展现诚意的一项让步。

史剑道推测,两国元首将在之后不久举行峰会,以打击芬太尼的合作为引子,敲定贸易协议、宣示两国经贸关系回到正轨。

他认为,美中协议不会是两国贸易摩擦的句号,只会是一个分号。在“习特会”之后,贸易协议将进入实施阶段。

“更困难的下半场那时才正式开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中美贸易协议、习特会一拖再拖,白宫在烦恼什么?

发布日期:2019-04-08 14:33
摘要」中美谈判代表结束了在华盛顿的贸易谈判,虽然未达成明确的解决时间表,但双方均宣称取得进展,并承诺将继续通过视频会议进行谈判。



撰文 / 冯兆音

■ 中美贸易谈判最初的90天限期早就已过,贸易协议、元首峰会仍未有期。被认为在谈判中占优的美国,可能正面临什么难题?

BBC采访了长期关注中国经贸、与华府政策制定者关系较密切的美国保守派智库专家,分析贸易谈判延宕的原因,以及美方在谈判桌外的政治博弈。

“习特会”意味着什么?

美国总统特朗普4月4日称,如果达成协议,他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峰会。外界早已揣测两国元首将再次会面,曾传或在3月或4月,但峰会时间一拖再拖。

传统基金会分析师莱利·华特斯(Riley Walters)对BBC表示,这是由于北京对峰会态度谨慎,不希望重演“特金会”一幕、让习近平特地飞至海湖庄园但空手而归。因此,达成贸易协议是峰会的前提条件。

此前曾有消息称,白宫打算在4月4日宣布“习特会”举行的日期,但目前仍未有确切日期。

“这背后有两大原因,会议还剩下几个关键问题未解决,以及美方内部可能出现一些分歧,”美国企业研究院(AEI)中国问题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分析说。

摆在白宫面前的难题

是否撤销对华关税、多大程度上移除关税,被认为是目前谈判中棘手的难题。华府希望保留部分关税以保障中国履行结构性改革承诺,移除全部关税存在风险;而在北京看来,在执行承诺的同时要承担关税,并不公平。

史剑道认为,美方在贸易谈判中有多个目标,除维持对华关税外,还希望中国增加购买美国商品及实行结构性改革,然而,这些目标难以共存。

“如果美国想要争取结构性改革,就需要保持关税;但如果关税还在,中国的合理反应会是,凭什么你方慢慢撤销关税,我方要立即下订单买美国货?” 他表示,“美国需要在一开始给中国一些甜头,作为大量购买美国商品、管控芬太尼的回报。”

媒体都注意到刘鹤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座位变化——以往两次接见刘鹤,特朗普都把他安排在自己对面,此次则不同以往地安排坐在自己的右手边,并排而坐。

一边是立即可见的商品订单,另一边是需要时间执行且很难计算成果的结构性改革,这是白宫面临的艰难抉择。

为什么美国想中国尽快购买大量美国货?

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是:美国国内的政治因素。

自2016年大选以来,特朗普一直被认为是贸易保护主义者,他把缩减美中贸易逆差作为自己的主要政纲。在2020年大选之前,特朗普急于向选民证明,他能在贸易上搞定中国。尤其,在今年夏天,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将会开始密集攻击特朗普,他在国内面临的政治风险正日益增加。

“特朗普并不想让对华关税维持很久,他是想通过关税,来换取中国购买美国商品,“史剑道说。

白宫希望这些订单在今、明年兑现,为特朗普2020年的总统选战造势。

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与美国国会似乎对促使中国实行长期而根本的经济改革更有兴趣。

华特斯指出,莱特希泽尤其重视协议的执行机制。莱特希泽2月在国会作证,强调美中协议必须是”具体、可衡量,以及在各级政府都能强制执行的协议“。其中可能包括关税惩罚的条款,一旦中国违约,美国会马上作出反应。

然而,美方内部的分歧可能并非二元的派系冲突。

“这不是仅限于特朗普与莱特希泽、或是对华鹰派与鸽派之间的争端,而是更为复杂与多面向的。”史剑道认为,美方关键的谈判人都清楚明白上述目标的重要性,“问题是如何决定权重。”

特朗普的确并无放弃向中国提出改革要求,协议要触及知识产权盗窃、强制技术转移等深层次问题。

“特朗普明白,如果没有这些结构性改革,他会被包括共和党人在内的政治家与企业批评,”史剑道说。

“习特会”在即?

英文谚语有“四月雨带来五月花”的说法,美中贸易谈判可能也是4月耕耘、5月结果。

特朗普称,两国会在约四个星期内达成“史诗级的”贸易协议。由此推测,4月内还会有多轮贸易谈判。

一个值得关注的日期是5月1日,届时中国的芬太尼管控令开始生效,该禁令是中国展现诚意的一项让步。

史剑道推测,两国元首将在之后不久举行峰会,以打击芬太尼的合作为引子,敲定贸易协议、宣示两国经贸关系回到正轨。

他认为,美中协议不会是两国贸易摩擦的句号,只会是一个分号。在“习特会”之后,贸易协议将进入实施阶段。

“更困难的下半场那时才正式开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美谈判代表结束了在华盛顿的贸易谈判,虽然未达成明确的解决时间表,但双方均宣称取得进展,并承诺将继续通过视频会议进行谈判。



撰文 / 冯兆音

■ 中美贸易谈判最初的90天限期早就已过,贸易协议、元首峰会仍未有期。被认为在谈判中占优的美国,可能正面临什么难题?

BBC采访了长期关注中国经贸、与华府政策制定者关系较密切的美国保守派智库专家,分析贸易谈判延宕的原因,以及美方在谈判桌外的政治博弈。

“习特会”意味着什么?

美国总统特朗普4月4日称,如果达成协议,他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峰会。外界早已揣测两国元首将再次会面,曾传或在3月或4月,但峰会时间一拖再拖。

传统基金会分析师莱利·华特斯(Riley Walters)对BBC表示,这是由于北京对峰会态度谨慎,不希望重演“特金会”一幕、让习近平特地飞至海湖庄园但空手而归。因此,达成贸易协议是峰会的前提条件。

此前曾有消息称,白宫打算在4月4日宣布“习特会”举行的日期,但目前仍未有确切日期。

“这背后有两大原因,会议还剩下几个关键问题未解决,以及美方内部可能出现一些分歧,”美国企业研究院(AEI)中国问题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分析说。

摆在白宫面前的难题

是否撤销对华关税、多大程度上移除关税,被认为是目前谈判中棘手的难题。华府希望保留部分关税以保障中国履行结构性改革承诺,移除全部关税存在风险;而在北京看来,在执行承诺的同时要承担关税,并不公平。

史剑道认为,美方在贸易谈判中有多个目标,除维持对华关税外,还希望中国增加购买美国商品及实行结构性改革,然而,这些目标难以共存。

“如果美国想要争取结构性改革,就需要保持关税;但如果关税还在,中国的合理反应会是,凭什么你方慢慢撤销关税,我方要立即下订单买美国货?” 他表示,“美国需要在一开始给中国一些甜头,作为大量购买美国商品、管控芬太尼的回报。”

媒体都注意到刘鹤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座位变化——以往两次接见刘鹤,特朗普都把他安排在自己对面,此次则不同以往地安排坐在自己的右手边,并排而坐。

一边是立即可见的商品订单,另一边是需要时间执行且很难计算成果的结构性改革,这是白宫面临的艰难抉择。

为什么美国想中国尽快购买大量美国货?

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是:美国国内的政治因素。

自2016年大选以来,特朗普一直被认为是贸易保护主义者,他把缩减美中贸易逆差作为自己的主要政纲。在2020年大选之前,特朗普急于向选民证明,他能在贸易上搞定中国。尤其,在今年夏天,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将会开始密集攻击特朗普,他在国内面临的政治风险正日益增加。

“特朗普并不想让对华关税维持很久,他是想通过关税,来换取中国购买美国商品,“史剑道说。

白宫希望这些订单在今、明年兑现,为特朗普2020年的总统选战造势。

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与美国国会似乎对促使中国实行长期而根本的经济改革更有兴趣。

华特斯指出,莱特希泽尤其重视协议的执行机制。莱特希泽2月在国会作证,强调美中协议必须是”具体、可衡量,以及在各级政府都能强制执行的协议“。其中可能包括关税惩罚的条款,一旦中国违约,美国会马上作出反应。

然而,美方内部的分歧可能并非二元的派系冲突。

“这不是仅限于特朗普与莱特希泽、或是对华鹰派与鸽派之间的争端,而是更为复杂与多面向的。”史剑道认为,美方关键的谈判人都清楚明白上述目标的重要性,“问题是如何决定权重。”

特朗普的确并无放弃向中国提出改革要求,协议要触及知识产权盗窃、强制技术转移等深层次问题。

“特朗普明白,如果没有这些结构性改革,他会被包括共和党人在内的政治家与企业批评,”史剑道说。

“习特会”在即?

英文谚语有“四月雨带来五月花”的说法,美中贸易谈判可能也是4月耕耘、5月结果。

特朗普称,两国会在约四个星期内达成“史诗级的”贸易协议。由此推测,4月内还会有多轮贸易谈判。

一个值得关注的日期是5月1日,届时中国的芬太尼管控令开始生效,该禁令是中国展现诚意的一项让步。

史剑道推测,两国元首将在之后不久举行峰会,以打击芬太尼的合作为引子,敲定贸易协议、宣示两国经贸关系回到正轨。

他认为,美中协议不会是两国贸易摩擦的句号,只会是一个分号。在“习特会”之后,贸易协议将进入实施阶段。

“更困难的下半场那时才正式开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美贸易协议、习特会一拖再拖,白宫在烦恼什么?

发布日期:2019-04-08 14:33
摘要」中美谈判代表结束了在华盛顿的贸易谈判,虽然未达成明确的解决时间表,但双方均宣称取得进展,并承诺将继续通过视频会议进行谈判。



撰文 / 冯兆音

■ 中美贸易谈判最初的90天限期早就已过,贸易协议、元首峰会仍未有期。被认为在谈判中占优的美国,可能正面临什么难题?

BBC采访了长期关注中国经贸、与华府政策制定者关系较密切的美国保守派智库专家,分析贸易谈判延宕的原因,以及美方在谈判桌外的政治博弈。

“习特会”意味着什么?

美国总统特朗普4月4日称,如果达成协议,他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峰会。外界早已揣测两国元首将再次会面,曾传或在3月或4月,但峰会时间一拖再拖。

传统基金会分析师莱利·华特斯(Riley Walters)对BBC表示,这是由于北京对峰会态度谨慎,不希望重演“特金会”一幕、让习近平特地飞至海湖庄园但空手而归。因此,达成贸易协议是峰会的前提条件。

此前曾有消息称,白宫打算在4月4日宣布“习特会”举行的日期,但目前仍未有确切日期。

“这背后有两大原因,会议还剩下几个关键问题未解决,以及美方内部可能出现一些分歧,”美国企业研究院(AEI)中国问题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分析说。

摆在白宫面前的难题

是否撤销对华关税、多大程度上移除关税,被认为是目前谈判中棘手的难题。华府希望保留部分关税以保障中国履行结构性改革承诺,移除全部关税存在风险;而在北京看来,在执行承诺的同时要承担关税,并不公平。

史剑道认为,美方在贸易谈判中有多个目标,除维持对华关税外,还希望中国增加购买美国商品及实行结构性改革,然而,这些目标难以共存。

“如果美国想要争取结构性改革,就需要保持关税;但如果关税还在,中国的合理反应会是,凭什么你方慢慢撤销关税,我方要立即下订单买美国货?” 他表示,“美国需要在一开始给中国一些甜头,作为大量购买美国商品、管控芬太尼的回报。”

媒体都注意到刘鹤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座位变化——以往两次接见刘鹤,特朗普都把他安排在自己对面,此次则不同以往地安排坐在自己的右手边,并排而坐。

一边是立即可见的商品订单,另一边是需要时间执行且很难计算成果的结构性改革,这是白宫面临的艰难抉择。

为什么美国想中国尽快购买大量美国货?

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是:美国国内的政治因素。

自2016年大选以来,特朗普一直被认为是贸易保护主义者,他把缩减美中贸易逆差作为自己的主要政纲。在2020年大选之前,特朗普急于向选民证明,他能在贸易上搞定中国。尤其,在今年夏天,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将会开始密集攻击特朗普,他在国内面临的政治风险正日益增加。

“特朗普并不想让对华关税维持很久,他是想通过关税,来换取中国购买美国商品,“史剑道说。

白宫希望这些订单在今、明年兑现,为特朗普2020年的总统选战造势。

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与美国国会似乎对促使中国实行长期而根本的经济改革更有兴趣。

华特斯指出,莱特希泽尤其重视协议的执行机制。莱特希泽2月在国会作证,强调美中协议必须是”具体、可衡量,以及在各级政府都能强制执行的协议“。其中可能包括关税惩罚的条款,一旦中国违约,美国会马上作出反应。

然而,美方内部的分歧可能并非二元的派系冲突。

“这不是仅限于特朗普与莱特希泽、或是对华鹰派与鸽派之间的争端,而是更为复杂与多面向的。”史剑道认为,美方关键的谈判人都清楚明白上述目标的重要性,“问题是如何决定权重。”

特朗普的确并无放弃向中国提出改革要求,协议要触及知识产权盗窃、强制技术转移等深层次问题。

“特朗普明白,如果没有这些结构性改革,他会被包括共和党人在内的政治家与企业批评,”史剑道说。

“习特会”在即?

英文谚语有“四月雨带来五月花”的说法,美中贸易谈判可能也是4月耕耘、5月结果。

特朗普称,两国会在约四个星期内达成“史诗级的”贸易协议。由此推测,4月内还会有多轮贸易谈判。

一个值得关注的日期是5月1日,届时中国的芬太尼管控令开始生效,该禁令是中国展现诚意的一项让步。

史剑道推测,两国元首将在之后不久举行峰会,以打击芬太尼的合作为引子,敲定贸易协议、宣示两国经贸关系回到正轨。

他认为,美中协议不会是两国贸易摩擦的句号,只会是一个分号。在“习特会”之后,贸易协议将进入实施阶段。

“更困难的下半场那时才正式开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美谈判代表结束了在华盛顿的贸易谈判,虽然未达成明确的解决时间表,但双方均宣称取得进展,并承诺将继续通过视频会议进行谈判。



撰文 / 冯兆音

■ 中美贸易谈判最初的90天限期早就已过,贸易协议、元首峰会仍未有期。被认为在谈判中占优的美国,可能正面临什么难题?

BBC采访了长期关注中国经贸、与华府政策制定者关系较密切的美国保守派智库专家,分析贸易谈判延宕的原因,以及美方在谈判桌外的政治博弈。

“习特会”意味着什么?

美国总统特朗普4月4日称,如果达成协议,他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峰会。外界早已揣测两国元首将再次会面,曾传或在3月或4月,但峰会时间一拖再拖。

传统基金会分析师莱利·华特斯(Riley Walters)对BBC表示,这是由于北京对峰会态度谨慎,不希望重演“特金会”一幕、让习近平特地飞至海湖庄园但空手而归。因此,达成贸易协议是峰会的前提条件。

此前曾有消息称,白宫打算在4月4日宣布“习特会”举行的日期,但目前仍未有确切日期。

“这背后有两大原因,会议还剩下几个关键问题未解决,以及美方内部可能出现一些分歧,”美国企业研究院(AEI)中国问题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分析说。

摆在白宫面前的难题

是否撤销对华关税、多大程度上移除关税,被认为是目前谈判中棘手的难题。华府希望保留部分关税以保障中国履行结构性改革承诺,移除全部关税存在风险;而在北京看来,在执行承诺的同时要承担关税,并不公平。

史剑道认为,美方在贸易谈判中有多个目标,除维持对华关税外,还希望中国增加购买美国商品及实行结构性改革,然而,这些目标难以共存。

“如果美国想要争取结构性改革,就需要保持关税;但如果关税还在,中国的合理反应会是,凭什么你方慢慢撤销关税,我方要立即下订单买美国货?” 他表示,“美国需要在一开始给中国一些甜头,作为大量购买美国商品、管控芬太尼的回报。”

媒体都注意到刘鹤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座位变化——以往两次接见刘鹤,特朗普都把他安排在自己对面,此次则不同以往地安排坐在自己的右手边,并排而坐。

一边是立即可见的商品订单,另一边是需要时间执行且很难计算成果的结构性改革,这是白宫面临的艰难抉择。

为什么美国想中国尽快购买大量美国货?

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是:美国国内的政治因素。

自2016年大选以来,特朗普一直被认为是贸易保护主义者,他把缩减美中贸易逆差作为自己的主要政纲。在2020年大选之前,特朗普急于向选民证明,他能在贸易上搞定中国。尤其,在今年夏天,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将会开始密集攻击特朗普,他在国内面临的政治风险正日益增加。

“特朗普并不想让对华关税维持很久,他是想通过关税,来换取中国购买美国商品,“史剑道说。

白宫希望这些订单在今、明年兑现,为特朗普2020年的总统选战造势。

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与美国国会似乎对促使中国实行长期而根本的经济改革更有兴趣。

华特斯指出,莱特希泽尤其重视协议的执行机制。莱特希泽2月在国会作证,强调美中协议必须是”具体、可衡量,以及在各级政府都能强制执行的协议“。其中可能包括关税惩罚的条款,一旦中国违约,美国会马上作出反应。

然而,美方内部的分歧可能并非二元的派系冲突。

“这不是仅限于特朗普与莱特希泽、或是对华鹰派与鸽派之间的争端,而是更为复杂与多面向的。”史剑道认为,美方关键的谈判人都清楚明白上述目标的重要性,“问题是如何决定权重。”

特朗普的确并无放弃向中国提出改革要求,协议要触及知识产权盗窃、强制技术转移等深层次问题。

“特朗普明白,如果没有这些结构性改革,他会被包括共和党人在内的政治家与企业批评,”史剑道说。

“习特会”在即?

英文谚语有“四月雨带来五月花”的说法,美中贸易谈判可能也是4月耕耘、5月结果。

特朗普称,两国会在约四个星期内达成“史诗级的”贸易协议。由此推测,4月内还会有多轮贸易谈判。

一个值得关注的日期是5月1日,届时中国的芬太尼管控令开始生效,该禁令是中国展现诚意的一项让步。

史剑道推测,两国元首将在之后不久举行峰会,以打击芬太尼的合作为引子,敲定贸易协议、宣示两国经贸关系回到正轨。

他认为,美中协议不会是两国贸易摩擦的句号,只会是一个分号。在“习特会”之后,贸易协议将进入实施阶段。

“更困难的下半场那时才正式开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