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从跨境支付、贸易结算和离岸债券发行三方面的指标来看,人民币如今的国际化程度不如2015年金融市场崩盘之前。



撰文 / 桑晓霓

■ 在上月底召开的一系列年度会议上,中国官员和来自世界其他地区的杰出人士共聚一堂。

例如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China Development Forum)和在海南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Boao Forum for Asia)。这两个会议都有一个不变的主题:中国与世界的联系越来越深入、越来越紧密。

不过,近年来,中国央行和人民币并没有成为这股动态中的一分子。

过去,中国央行的官员喜欢勾画这样一种未来,即人民币将在国际交易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但在2015年的全面崩盘之后,扩大人民币使用的行动猛然逆转。如今,从三个关键指标来看,人民币的国际化程度不如那场崩盘之前。这使得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暂时无可匹敌。

摩根大通(JPMorgan)驻纽约分析师许百毅(Daniel Hui)指出:“如果说美元的主导地位在某个时刻将面临不可避免的挑战……这个挑战似乎只能来自中国,因为中国是唯一一个在规模和发展轨迹上能够挑战美国的国家。”

但是,“总的来说,人民币在获取全球储备货币地位上的进展或许形容为刚刚起步最合适”。

根据金融信息服务机构“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在4年多前,人民币已成为跨境支付中使用最广泛的第四大货币。那个时刻成了一个顶峰。

今年2月,人民币保持在第五位——近几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人民币都处在这个位置——其月度跨境收付额同比下降幅度高于其他货币。

同样,在2014年,以人民币计价的贸易占中国贸易总量的30%,但后来已下滑至这一水平的一半左右。此外,根据摩根大通的数据,以人民币计价的离岸债券发行规模大概是2014年(约9000亿美元)的一半。

诚然,有一个群体对人民币表现出了稳定的兴趣——那就是各国央行。它们所持有的人民币仍然很少,但正在缓慢增加——与美元的其他替代品一样,特别是黄金,“旧经济”的价值储藏手段。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截至去年第三季度,人民币仅占全球外汇储备的1.8%。但这已经高于2016年底时的1.1%,那时候IMF首次在这项数据中纳入人民币。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的金属专家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各国央行近年来一直在去美元化。”

这种去美元化的努力并不一定会把他们直接引向中国。比如,黄金就再次变得充满吸引力。世界黄金协会(World Gold Council)的数据显示,去年,各国央行增持黄金,达到自1971年以来的最高年度总持有量。1971年,时任美国总统的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决定停止美元与黄金的兑换。

然而,一种可以称之为“人民币去国际化”的更广泛趋势仍未改变,尽管中国似乎正在为扩大人民币使用奠定更多基础。

例如,中国政府债券近日被纳入一个被广泛使用的指数,据穆迪(Moody’s)估计,此举最终可能刺激约2万亿美元资金流入中国境内债券市场。

这意味着对机构投资者来说,规模排全球第三的中国债券市场在准入和透明度方面已经达到了一定标准(尽管在对冲、会计和国内信用评级机构的诚信方面仍存在问题)。对于任何一个渴望拥有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的国家来说,一个具有深度和流动性的债务市场是先决条件。

此外,中国今年全年预计将出现经常账户赤字。这意味着,中国发债规模将比过去多得多,正好中国债券被纳入全球基准指数之后,对中国债券的需求预计将会上升。这应该会缓解人们对流动性不足的担忧。

地缘政治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各国央行持有的人民币资产略有增加,同时美元使用量有所减少,这两股趋势的背后都有俄罗斯的身影。俄罗斯已将其持有的美元资产比例从46%降至22%。俄罗斯似乎在通过这样的做法来回应美元的“武器化”——用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洲经济学家阿莉西亚•加西亚•埃雷罗(Alicia García Herrero)的话来说。

俄罗斯可能是第一个采取这种措施的国家,但似乎不太可能成为最后一个。■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人民币国际化还在起步阶段

发布日期:2019-04-04 16:44
摘要」从跨境支付、贸易结算和离岸债券发行三方面的指标来看,人民币如今的国际化程度不如2015年金融市场崩盘之前。



撰文 / 桑晓霓

■ 在上月底召开的一系列年度会议上,中国官员和来自世界其他地区的杰出人士共聚一堂。

例如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China Development Forum)和在海南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Boao Forum for Asia)。这两个会议都有一个不变的主题:中国与世界的联系越来越深入、越来越紧密。

不过,近年来,中国央行和人民币并没有成为这股动态中的一分子。

过去,中国央行的官员喜欢勾画这样一种未来,即人民币将在国际交易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但在2015年的全面崩盘之后,扩大人民币使用的行动猛然逆转。如今,从三个关键指标来看,人民币的国际化程度不如那场崩盘之前。这使得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暂时无可匹敌。

摩根大通(JPMorgan)驻纽约分析师许百毅(Daniel Hui)指出:“如果说美元的主导地位在某个时刻将面临不可避免的挑战……这个挑战似乎只能来自中国,因为中国是唯一一个在规模和发展轨迹上能够挑战美国的国家。”

但是,“总的来说,人民币在获取全球储备货币地位上的进展或许形容为刚刚起步最合适”。

根据金融信息服务机构“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在4年多前,人民币已成为跨境支付中使用最广泛的第四大货币。那个时刻成了一个顶峰。

今年2月,人民币保持在第五位——近几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人民币都处在这个位置——其月度跨境收付额同比下降幅度高于其他货币。

同样,在2014年,以人民币计价的贸易占中国贸易总量的30%,但后来已下滑至这一水平的一半左右。此外,根据摩根大通的数据,以人民币计价的离岸债券发行规模大概是2014年(约9000亿美元)的一半。

诚然,有一个群体对人民币表现出了稳定的兴趣——那就是各国央行。它们所持有的人民币仍然很少,但正在缓慢增加——与美元的其他替代品一样,特别是黄金,“旧经济”的价值储藏手段。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截至去年第三季度,人民币仅占全球外汇储备的1.8%。但这已经高于2016年底时的1.1%,那时候IMF首次在这项数据中纳入人民币。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的金属专家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各国央行近年来一直在去美元化。”

这种去美元化的努力并不一定会把他们直接引向中国。比如,黄金就再次变得充满吸引力。世界黄金协会(World Gold Council)的数据显示,去年,各国央行增持黄金,达到自1971年以来的最高年度总持有量。1971年,时任美国总统的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决定停止美元与黄金的兑换。

然而,一种可以称之为“人民币去国际化”的更广泛趋势仍未改变,尽管中国似乎正在为扩大人民币使用奠定更多基础。

例如,中国政府债券近日被纳入一个被广泛使用的指数,据穆迪(Moody’s)估计,此举最终可能刺激约2万亿美元资金流入中国境内债券市场。

这意味着对机构投资者来说,规模排全球第三的中国债券市场在准入和透明度方面已经达到了一定标准(尽管在对冲、会计和国内信用评级机构的诚信方面仍存在问题)。对于任何一个渴望拥有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的国家来说,一个具有深度和流动性的债务市场是先决条件。

此外,中国今年全年预计将出现经常账户赤字。这意味着,中国发债规模将比过去多得多,正好中国债券被纳入全球基准指数之后,对中国债券的需求预计将会上升。这应该会缓解人们对流动性不足的担忧。

地缘政治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各国央行持有的人民币资产略有增加,同时美元使用量有所减少,这两股趋势的背后都有俄罗斯的身影。俄罗斯已将其持有的美元资产比例从46%降至22%。俄罗斯似乎在通过这样的做法来回应美元的“武器化”——用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洲经济学家阿莉西亚•加西亚•埃雷罗(Alicia García Herrero)的话来说。

俄罗斯可能是第一个采取这种措施的国家,但似乎不太可能成为最后一个。■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从跨境支付、贸易结算和离岸债券发行三方面的指标来看,人民币如今的国际化程度不如2015年金融市场崩盘之前。



撰文 / 桑晓霓

■ 在上月底召开的一系列年度会议上,中国官员和来自世界其他地区的杰出人士共聚一堂。

例如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China Development Forum)和在海南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Boao Forum for Asia)。这两个会议都有一个不变的主题:中国与世界的联系越来越深入、越来越紧密。

不过,近年来,中国央行和人民币并没有成为这股动态中的一分子。

过去,中国央行的官员喜欢勾画这样一种未来,即人民币将在国际交易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但在2015年的全面崩盘之后,扩大人民币使用的行动猛然逆转。如今,从三个关键指标来看,人民币的国际化程度不如那场崩盘之前。这使得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暂时无可匹敌。

摩根大通(JPMorgan)驻纽约分析师许百毅(Daniel Hui)指出:“如果说美元的主导地位在某个时刻将面临不可避免的挑战……这个挑战似乎只能来自中国,因为中国是唯一一个在规模和发展轨迹上能够挑战美国的国家。”

但是,“总的来说,人民币在获取全球储备货币地位上的进展或许形容为刚刚起步最合适”。

根据金融信息服务机构“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在4年多前,人民币已成为跨境支付中使用最广泛的第四大货币。那个时刻成了一个顶峰。

今年2月,人民币保持在第五位——近几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人民币都处在这个位置——其月度跨境收付额同比下降幅度高于其他货币。

同样,在2014年,以人民币计价的贸易占中国贸易总量的30%,但后来已下滑至这一水平的一半左右。此外,根据摩根大通的数据,以人民币计价的离岸债券发行规模大概是2014年(约9000亿美元)的一半。

诚然,有一个群体对人民币表现出了稳定的兴趣——那就是各国央行。它们所持有的人民币仍然很少,但正在缓慢增加——与美元的其他替代品一样,特别是黄金,“旧经济”的价值储藏手段。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截至去年第三季度,人民币仅占全球外汇储备的1.8%。但这已经高于2016年底时的1.1%,那时候IMF首次在这项数据中纳入人民币。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的金属专家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各国央行近年来一直在去美元化。”

这种去美元化的努力并不一定会把他们直接引向中国。比如,黄金就再次变得充满吸引力。世界黄金协会(World Gold Council)的数据显示,去年,各国央行增持黄金,达到自1971年以来的最高年度总持有量。1971年,时任美国总统的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决定停止美元与黄金的兑换。

然而,一种可以称之为“人民币去国际化”的更广泛趋势仍未改变,尽管中国似乎正在为扩大人民币使用奠定更多基础。

例如,中国政府债券近日被纳入一个被广泛使用的指数,据穆迪(Moody’s)估计,此举最终可能刺激约2万亿美元资金流入中国境内债券市场。

这意味着对机构投资者来说,规模排全球第三的中国债券市场在准入和透明度方面已经达到了一定标准(尽管在对冲、会计和国内信用评级机构的诚信方面仍存在问题)。对于任何一个渴望拥有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的国家来说,一个具有深度和流动性的债务市场是先决条件。

此外,中国今年全年预计将出现经常账户赤字。这意味着,中国发债规模将比过去多得多,正好中国债券被纳入全球基准指数之后,对中国债券的需求预计将会上升。这应该会缓解人们对流动性不足的担忧。

地缘政治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各国央行持有的人民币资产略有增加,同时美元使用量有所减少,这两股趋势的背后都有俄罗斯的身影。俄罗斯已将其持有的美元资产比例从46%降至22%。俄罗斯似乎在通过这样的做法来回应美元的“武器化”——用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洲经济学家阿莉西亚•加西亚•埃雷罗(Alicia García Herrero)的话来说。

俄罗斯可能是第一个采取这种措施的国家,但似乎不太可能成为最后一个。■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人民币国际化还在起步阶段

发布日期:2019-04-04 16:44
摘要」从跨境支付、贸易结算和离岸债券发行三方面的指标来看,人民币如今的国际化程度不如2015年金融市场崩盘之前。



撰文 / 桑晓霓

■ 在上月底召开的一系列年度会议上,中国官员和来自世界其他地区的杰出人士共聚一堂。

例如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China Development Forum)和在海南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Boao Forum for Asia)。这两个会议都有一个不变的主题:中国与世界的联系越来越深入、越来越紧密。

不过,近年来,中国央行和人民币并没有成为这股动态中的一分子。

过去,中国央行的官员喜欢勾画这样一种未来,即人民币将在国际交易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但在2015年的全面崩盘之后,扩大人民币使用的行动猛然逆转。如今,从三个关键指标来看,人民币的国际化程度不如那场崩盘之前。这使得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暂时无可匹敌。

摩根大通(JPMorgan)驻纽约分析师许百毅(Daniel Hui)指出:“如果说美元的主导地位在某个时刻将面临不可避免的挑战……这个挑战似乎只能来自中国,因为中国是唯一一个在规模和发展轨迹上能够挑战美国的国家。”

但是,“总的来说,人民币在获取全球储备货币地位上的进展或许形容为刚刚起步最合适”。

根据金融信息服务机构“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在4年多前,人民币已成为跨境支付中使用最广泛的第四大货币。那个时刻成了一个顶峰。

今年2月,人民币保持在第五位——近几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人民币都处在这个位置——其月度跨境收付额同比下降幅度高于其他货币。

同样,在2014年,以人民币计价的贸易占中国贸易总量的30%,但后来已下滑至这一水平的一半左右。此外,根据摩根大通的数据,以人民币计价的离岸债券发行规模大概是2014年(约9000亿美元)的一半。

诚然,有一个群体对人民币表现出了稳定的兴趣——那就是各国央行。它们所持有的人民币仍然很少,但正在缓慢增加——与美元的其他替代品一样,特别是黄金,“旧经济”的价值储藏手段。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截至去年第三季度,人民币仅占全球外汇储备的1.8%。但这已经高于2016年底时的1.1%,那时候IMF首次在这项数据中纳入人民币。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的金属专家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各国央行近年来一直在去美元化。”

这种去美元化的努力并不一定会把他们直接引向中国。比如,黄金就再次变得充满吸引力。世界黄金协会(World Gold Council)的数据显示,去年,各国央行增持黄金,达到自1971年以来的最高年度总持有量。1971年,时任美国总统的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决定停止美元与黄金的兑换。

然而,一种可以称之为“人民币去国际化”的更广泛趋势仍未改变,尽管中国似乎正在为扩大人民币使用奠定更多基础。

例如,中国政府债券近日被纳入一个被广泛使用的指数,据穆迪(Moody’s)估计,此举最终可能刺激约2万亿美元资金流入中国境内债券市场。

这意味着对机构投资者来说,规模排全球第三的中国债券市场在准入和透明度方面已经达到了一定标准(尽管在对冲、会计和国内信用评级机构的诚信方面仍存在问题)。对于任何一个渴望拥有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的国家来说,一个具有深度和流动性的债务市场是先决条件。

此外,中国今年全年预计将出现经常账户赤字。这意味着,中国发债规模将比过去多得多,正好中国债券被纳入全球基准指数之后,对中国债券的需求预计将会上升。这应该会缓解人们对流动性不足的担忧。

地缘政治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各国央行持有的人民币资产略有增加,同时美元使用量有所减少,这两股趋势的背后都有俄罗斯的身影。俄罗斯已将其持有的美元资产比例从46%降至22%。俄罗斯似乎在通过这样的做法来回应美元的“武器化”——用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洲经济学家阿莉西亚•加西亚•埃雷罗(Alicia García Herrero)的话来说。

俄罗斯可能是第一个采取这种措施的国家,但似乎不太可能成为最后一个。■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从跨境支付、贸易结算和离岸债券发行三方面的指标来看,人民币如今的国际化程度不如2015年金融市场崩盘之前。



撰文 / 桑晓霓

■ 在上月底召开的一系列年度会议上,中国官员和来自世界其他地区的杰出人士共聚一堂。

例如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China Development Forum)和在海南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Boao Forum for Asia)。这两个会议都有一个不变的主题:中国与世界的联系越来越深入、越来越紧密。

不过,近年来,中国央行和人民币并没有成为这股动态中的一分子。

过去,中国央行的官员喜欢勾画这样一种未来,即人民币将在国际交易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但在2015年的全面崩盘之后,扩大人民币使用的行动猛然逆转。如今,从三个关键指标来看,人民币的国际化程度不如那场崩盘之前。这使得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暂时无可匹敌。

摩根大通(JPMorgan)驻纽约分析师许百毅(Daniel Hui)指出:“如果说美元的主导地位在某个时刻将面临不可避免的挑战……这个挑战似乎只能来自中国,因为中国是唯一一个在规模和发展轨迹上能够挑战美国的国家。”

但是,“总的来说,人民币在获取全球储备货币地位上的进展或许形容为刚刚起步最合适”。

根据金融信息服务机构“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在4年多前,人民币已成为跨境支付中使用最广泛的第四大货币。那个时刻成了一个顶峰。

今年2月,人民币保持在第五位——近几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人民币都处在这个位置——其月度跨境收付额同比下降幅度高于其他货币。

同样,在2014年,以人民币计价的贸易占中国贸易总量的30%,但后来已下滑至这一水平的一半左右。此外,根据摩根大通的数据,以人民币计价的离岸债券发行规模大概是2014年(约9000亿美元)的一半。

诚然,有一个群体对人民币表现出了稳定的兴趣——那就是各国央行。它们所持有的人民币仍然很少,但正在缓慢增加——与美元的其他替代品一样,特别是黄金,“旧经济”的价值储藏手段。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截至去年第三季度,人民币仅占全球外汇储备的1.8%。但这已经高于2016年底时的1.1%,那时候IMF首次在这项数据中纳入人民币。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的金属专家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各国央行近年来一直在去美元化。”

这种去美元化的努力并不一定会把他们直接引向中国。比如,黄金就再次变得充满吸引力。世界黄金协会(World Gold Council)的数据显示,去年,各国央行增持黄金,达到自1971年以来的最高年度总持有量。1971年,时任美国总统的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决定停止美元与黄金的兑换。

然而,一种可以称之为“人民币去国际化”的更广泛趋势仍未改变,尽管中国似乎正在为扩大人民币使用奠定更多基础。

例如,中国政府债券近日被纳入一个被广泛使用的指数,据穆迪(Moody’s)估计,此举最终可能刺激约2万亿美元资金流入中国境内债券市场。

这意味着对机构投资者来说,规模排全球第三的中国债券市场在准入和透明度方面已经达到了一定标准(尽管在对冲、会计和国内信用评级机构的诚信方面仍存在问题)。对于任何一个渴望拥有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的国家来说,一个具有深度和流动性的债务市场是先决条件。

此外,中国今年全年预计将出现经常账户赤字。这意味着,中国发债规模将比过去多得多,正好中国债券被纳入全球基准指数之后,对中国债券的需求预计将会上升。这应该会缓解人们对流动性不足的担忧。

地缘政治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各国央行持有的人民币资产略有增加,同时美元使用量有所减少,这两股趋势的背后都有俄罗斯的身影。俄罗斯已将其持有的美元资产比例从46%降至22%。俄罗斯似乎在通过这样的做法来回应美元的“武器化”——用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洲经济学家阿莉西亚•加西亚•埃雷罗(Alicia García Herrero)的话来说。

俄罗斯可能是第一个采取这种措施的国家,但似乎不太可能成为最后一个。■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