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据我在中国所见,许多经济学家和商界人士对经济前景感到乐观。中国经济的确在复苏,不过一些方面依然存在风险。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 中国经济正在从去年底的放缓中复苏吗?“是的”,加文•戴维斯(Gavyn Davies)、高盛(Goldman Sachs)及其他许多经济学家和机构表示。在我最近访问上海和北京期间,一些经济学家、来自民营部门的商界人士也表示对中国的经济前景愈发乐观。他们为什么会这样想?他们有可能判断对了吗?

中国长期以来一直是全球三大经济体——美国、欧元区和中国自身——中增速最快的一个。无论你是相信中国的官方增长数据,还是对它们抱有几分怀疑,这一点都是事实。有鉴于中国的经济活力和规模,中国一打喷嚏,世界经济就会感冒。

去年底的时候,这一幕发生了。戴维斯援引的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的“即时预测”(nowcast)显示,在2018年12月,中国的年化增长率降至4%。他补充称,“全球增长放缓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此触发的,尤其是在贸易和制造业领域”。有人认为,导致这轮放缓的原因是国内信贷收紧(目的是阻止过去10年来经济中不断加杠杆的行为)以及中美贸易战对信心造成影响。

如今,形势看起来好多了。诚然,我遇到的人士的乐观程度让我惊讶,尤其是在中国的金融之都上海。更加乐观的情绪似乎与2019年初出现的迹象相符。支点资产管理公司的“即时预测”显示,近期的增长率处于中国政府设定的6%至6.5%的全年增长目标区间。同样,高盛估计2月经济增速约达5.8%。

乐观情绪再度出现的一个原因,是人们相信中美即将达成贸易协议。另一个原因是宏观经济政策的放松,包括预计每年将减税2万亿元人民币(近3000亿美元)的增值税改革。2019年3月,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要改革完善货币信贷投放机制,适时运用存款准备金率、利率等数量和价格手段,引导金融机构扩大信贷投放,降低贷款成本。”这句话很重要。

而我遇到的部分人士认为,更重要的是官方重新对民营部门展现出热情。在2018年12月的一次讲话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不仅向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制定者邓小平表达了敬意,而且承诺支持民营部门。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20次提及民营部门活动。他强调要“缓解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鼓励更多社会主体创新创业”,“吸引更多民间资本参与重点领域项目建设”。

尤其是,李克强总理说:“将按照竞争中性原则,在要素获取、准入许可、经营运行、政府采购和招投标等方面,对各类所有制企业平等对待。”原则上,这里面应该包括由外资所有的企业。

民营部门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引擎。如果当局决心支持民营部门,那么这一点很重要。令我颇为惊讶的是,我遇到的一些中国人甚至对美国施压中国要求推进经济自由化感到高兴:政府越是不得不更加善待外国私人企业,那么它也就越是不得不更加善待国内的私人企业。我不知道美国谈判代表是否理解让民营企业家脱离政府桎梏的意义。

然而,针对这种对中国经济长短期前景的乐观看法,我们的确也有必要提出异议。

首先,尚不清楚中美是否将能达成贸易协议。即便达成协议,美国似乎已决意要监督中国的行为,打算在认定中国违反协议时施以惩罚(即加征关税)。中国似乎不大可能接受这种要求。然而,如果真达成了这样一项协议,那么贸易战就不是得到了化解,而是被制度化了。与此同时,对于中国在贸易和投资方面的做法,欧盟(EU)的态度正变得越来越强硬。恢复几年前的那种关系是不可能了。

其次,既要控制信贷和债务的增长(相对于经济),同时还要促进需求增长,这很可能仍然是一项棘手、也许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政策制定者决定不得不再次收紧信贷,从而对经济造成破坏性影响,这也不足为奇。显而易见的替代方案是中央政府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但后者仍明显不愿这样做。

第三,习近平对民营部门的态度依然如故,说得委婉点就是不太明朗。他身边的人的确相信民营部门的重要作用。但他相信吗?大多数时候,他似乎更信任国有企业。只要这是真实的情况,就难以在民营部门内部重燃信心,更不用说让它们维持信心了。

最后,还有一个关于中国经济真实规模的问题。中国经济增速可能比官方数据显示的慢得多。或者,增长的可能其实不是别处的那种国内生产总值(GDP)。这些疑问有机会再探讨。这里的问题是,中国经济是否正在复苏?如果在复苏的话,能否持久?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分别是:“是的”和“也许”。中国经济正在复苏。但前路仍存在风险,尤其是在贸易方面。未来可能还会遭遇疲软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经济正在企稳

发布日期:2019-04-04 06:59
摘要」据我在中国所见,许多经济学家和商界人士对经济前景感到乐观。中国经济的确在复苏,不过一些方面依然存在风险。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 中国经济正在从去年底的放缓中复苏吗?“是的”,加文•戴维斯(Gavyn Davies)、高盛(Goldman Sachs)及其他许多经济学家和机构表示。在我最近访问上海和北京期间,一些经济学家、来自民营部门的商界人士也表示对中国的经济前景愈发乐观。他们为什么会这样想?他们有可能判断对了吗?

中国长期以来一直是全球三大经济体——美国、欧元区和中国自身——中增速最快的一个。无论你是相信中国的官方增长数据,还是对它们抱有几分怀疑,这一点都是事实。有鉴于中国的经济活力和规模,中国一打喷嚏,世界经济就会感冒。

去年底的时候,这一幕发生了。戴维斯援引的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的“即时预测”(nowcast)显示,在2018年12月,中国的年化增长率降至4%。他补充称,“全球增长放缓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此触发的,尤其是在贸易和制造业领域”。有人认为,导致这轮放缓的原因是国内信贷收紧(目的是阻止过去10年来经济中不断加杠杆的行为)以及中美贸易战对信心造成影响。

如今,形势看起来好多了。诚然,我遇到的人士的乐观程度让我惊讶,尤其是在中国的金融之都上海。更加乐观的情绪似乎与2019年初出现的迹象相符。支点资产管理公司的“即时预测”显示,近期的增长率处于中国政府设定的6%至6.5%的全年增长目标区间。同样,高盛估计2月经济增速约达5.8%。

乐观情绪再度出现的一个原因,是人们相信中美即将达成贸易协议。另一个原因是宏观经济政策的放松,包括预计每年将减税2万亿元人民币(近3000亿美元)的增值税改革。2019年3月,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要改革完善货币信贷投放机制,适时运用存款准备金率、利率等数量和价格手段,引导金融机构扩大信贷投放,降低贷款成本。”这句话很重要。

而我遇到的部分人士认为,更重要的是官方重新对民营部门展现出热情。在2018年12月的一次讲话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不仅向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制定者邓小平表达了敬意,而且承诺支持民营部门。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20次提及民营部门活动。他强调要“缓解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鼓励更多社会主体创新创业”,“吸引更多民间资本参与重点领域项目建设”。

尤其是,李克强总理说:“将按照竞争中性原则,在要素获取、准入许可、经营运行、政府采购和招投标等方面,对各类所有制企业平等对待。”原则上,这里面应该包括由外资所有的企业。

民营部门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引擎。如果当局决心支持民营部门,那么这一点很重要。令我颇为惊讶的是,我遇到的一些中国人甚至对美国施压中国要求推进经济自由化感到高兴:政府越是不得不更加善待外国私人企业,那么它也就越是不得不更加善待国内的私人企业。我不知道美国谈判代表是否理解让民营企业家脱离政府桎梏的意义。

然而,针对这种对中国经济长短期前景的乐观看法,我们的确也有必要提出异议。

首先,尚不清楚中美是否将能达成贸易协议。即便达成协议,美国似乎已决意要监督中国的行为,打算在认定中国违反协议时施以惩罚(即加征关税)。中国似乎不大可能接受这种要求。然而,如果真达成了这样一项协议,那么贸易战就不是得到了化解,而是被制度化了。与此同时,对于中国在贸易和投资方面的做法,欧盟(EU)的态度正变得越来越强硬。恢复几年前的那种关系是不可能了。

其次,既要控制信贷和债务的增长(相对于经济),同时还要促进需求增长,这很可能仍然是一项棘手、也许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政策制定者决定不得不再次收紧信贷,从而对经济造成破坏性影响,这也不足为奇。显而易见的替代方案是中央政府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但后者仍明显不愿这样做。

第三,习近平对民营部门的态度依然如故,说得委婉点就是不太明朗。他身边的人的确相信民营部门的重要作用。但他相信吗?大多数时候,他似乎更信任国有企业。只要这是真实的情况,就难以在民营部门内部重燃信心,更不用说让它们维持信心了。

最后,还有一个关于中国经济真实规模的问题。中国经济增速可能比官方数据显示的慢得多。或者,增长的可能其实不是别处的那种国内生产总值(GDP)。这些疑问有机会再探讨。这里的问题是,中国经济是否正在复苏?如果在复苏的话,能否持久?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分别是:“是的”和“也许”。中国经济正在复苏。但前路仍存在风险,尤其是在贸易方面。未来可能还会遭遇疲软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据我在中国所见,许多经济学家和商界人士对经济前景感到乐观。中国经济的确在复苏,不过一些方面依然存在风险。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 中国经济正在从去年底的放缓中复苏吗?“是的”,加文•戴维斯(Gavyn Davies)、高盛(Goldman Sachs)及其他许多经济学家和机构表示。在我最近访问上海和北京期间,一些经济学家、来自民营部门的商界人士也表示对中国的经济前景愈发乐观。他们为什么会这样想?他们有可能判断对了吗?

中国长期以来一直是全球三大经济体——美国、欧元区和中国自身——中增速最快的一个。无论你是相信中国的官方增长数据,还是对它们抱有几分怀疑,这一点都是事实。有鉴于中国的经济活力和规模,中国一打喷嚏,世界经济就会感冒。

去年底的时候,这一幕发生了。戴维斯援引的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的“即时预测”(nowcast)显示,在2018年12月,中国的年化增长率降至4%。他补充称,“全球增长放缓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此触发的,尤其是在贸易和制造业领域”。有人认为,导致这轮放缓的原因是国内信贷收紧(目的是阻止过去10年来经济中不断加杠杆的行为)以及中美贸易战对信心造成影响。

如今,形势看起来好多了。诚然,我遇到的人士的乐观程度让我惊讶,尤其是在中国的金融之都上海。更加乐观的情绪似乎与2019年初出现的迹象相符。支点资产管理公司的“即时预测”显示,近期的增长率处于中国政府设定的6%至6.5%的全年增长目标区间。同样,高盛估计2月经济增速约达5.8%。

乐观情绪再度出现的一个原因,是人们相信中美即将达成贸易协议。另一个原因是宏观经济政策的放松,包括预计每年将减税2万亿元人民币(近3000亿美元)的增值税改革。2019年3月,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要改革完善货币信贷投放机制,适时运用存款准备金率、利率等数量和价格手段,引导金融机构扩大信贷投放,降低贷款成本。”这句话很重要。

而我遇到的部分人士认为,更重要的是官方重新对民营部门展现出热情。在2018年12月的一次讲话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不仅向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制定者邓小平表达了敬意,而且承诺支持民营部门。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20次提及民营部门活动。他强调要“缓解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鼓励更多社会主体创新创业”,“吸引更多民间资本参与重点领域项目建设”。

尤其是,李克强总理说:“将按照竞争中性原则,在要素获取、准入许可、经营运行、政府采购和招投标等方面,对各类所有制企业平等对待。”原则上,这里面应该包括由外资所有的企业。

民营部门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引擎。如果当局决心支持民营部门,那么这一点很重要。令我颇为惊讶的是,我遇到的一些中国人甚至对美国施压中国要求推进经济自由化感到高兴:政府越是不得不更加善待外国私人企业,那么它也就越是不得不更加善待国内的私人企业。我不知道美国谈判代表是否理解让民营企业家脱离政府桎梏的意义。

然而,针对这种对中国经济长短期前景的乐观看法,我们的确也有必要提出异议。

首先,尚不清楚中美是否将能达成贸易协议。即便达成协议,美国似乎已决意要监督中国的行为,打算在认定中国违反协议时施以惩罚(即加征关税)。中国似乎不大可能接受这种要求。然而,如果真达成了这样一项协议,那么贸易战就不是得到了化解,而是被制度化了。与此同时,对于中国在贸易和投资方面的做法,欧盟(EU)的态度正变得越来越强硬。恢复几年前的那种关系是不可能了。

其次,既要控制信贷和债务的增长(相对于经济),同时还要促进需求增长,这很可能仍然是一项棘手、也许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政策制定者决定不得不再次收紧信贷,从而对经济造成破坏性影响,这也不足为奇。显而易见的替代方案是中央政府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但后者仍明显不愿这样做。

第三,习近平对民营部门的态度依然如故,说得委婉点就是不太明朗。他身边的人的确相信民营部门的重要作用。但他相信吗?大多数时候,他似乎更信任国有企业。只要这是真实的情况,就难以在民营部门内部重燃信心,更不用说让它们维持信心了。

最后,还有一个关于中国经济真实规模的问题。中国经济增速可能比官方数据显示的慢得多。或者,增长的可能其实不是别处的那种国内生产总值(GDP)。这些疑问有机会再探讨。这里的问题是,中国经济是否正在复苏?如果在复苏的话,能否持久?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分别是:“是的”和“也许”。中国经济正在复苏。但前路仍存在风险,尤其是在贸易方面。未来可能还会遭遇疲软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经济正在企稳

发布日期:2019-04-04 06:59
摘要」据我在中国所见,许多经济学家和商界人士对经济前景感到乐观。中国经济的确在复苏,不过一些方面依然存在风险。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 中国经济正在从去年底的放缓中复苏吗?“是的”,加文•戴维斯(Gavyn Davies)、高盛(Goldman Sachs)及其他许多经济学家和机构表示。在我最近访问上海和北京期间,一些经济学家、来自民营部门的商界人士也表示对中国的经济前景愈发乐观。他们为什么会这样想?他们有可能判断对了吗?

中国长期以来一直是全球三大经济体——美国、欧元区和中国自身——中增速最快的一个。无论你是相信中国的官方增长数据,还是对它们抱有几分怀疑,这一点都是事实。有鉴于中国的经济活力和规模,中国一打喷嚏,世界经济就会感冒。

去年底的时候,这一幕发生了。戴维斯援引的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的“即时预测”(nowcast)显示,在2018年12月,中国的年化增长率降至4%。他补充称,“全球增长放缓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此触发的,尤其是在贸易和制造业领域”。有人认为,导致这轮放缓的原因是国内信贷收紧(目的是阻止过去10年来经济中不断加杠杆的行为)以及中美贸易战对信心造成影响。

如今,形势看起来好多了。诚然,我遇到的人士的乐观程度让我惊讶,尤其是在中国的金融之都上海。更加乐观的情绪似乎与2019年初出现的迹象相符。支点资产管理公司的“即时预测”显示,近期的增长率处于中国政府设定的6%至6.5%的全年增长目标区间。同样,高盛估计2月经济增速约达5.8%。

乐观情绪再度出现的一个原因,是人们相信中美即将达成贸易协议。另一个原因是宏观经济政策的放松,包括预计每年将减税2万亿元人民币(近3000亿美元)的增值税改革。2019年3月,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要改革完善货币信贷投放机制,适时运用存款准备金率、利率等数量和价格手段,引导金融机构扩大信贷投放,降低贷款成本。”这句话很重要。

而我遇到的部分人士认为,更重要的是官方重新对民营部门展现出热情。在2018年12月的一次讲话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不仅向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制定者邓小平表达了敬意,而且承诺支持民营部门。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20次提及民营部门活动。他强调要“缓解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鼓励更多社会主体创新创业”,“吸引更多民间资本参与重点领域项目建设”。

尤其是,李克强总理说:“将按照竞争中性原则,在要素获取、准入许可、经营运行、政府采购和招投标等方面,对各类所有制企业平等对待。”原则上,这里面应该包括由外资所有的企业。

民营部门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引擎。如果当局决心支持民营部门,那么这一点很重要。令我颇为惊讶的是,我遇到的一些中国人甚至对美国施压中国要求推进经济自由化感到高兴:政府越是不得不更加善待外国私人企业,那么它也就越是不得不更加善待国内的私人企业。我不知道美国谈判代表是否理解让民营企业家脱离政府桎梏的意义。

然而,针对这种对中国经济长短期前景的乐观看法,我们的确也有必要提出异议。

首先,尚不清楚中美是否将能达成贸易协议。即便达成协议,美国似乎已决意要监督中国的行为,打算在认定中国违反协议时施以惩罚(即加征关税)。中国似乎不大可能接受这种要求。然而,如果真达成了这样一项协议,那么贸易战就不是得到了化解,而是被制度化了。与此同时,对于中国在贸易和投资方面的做法,欧盟(EU)的态度正变得越来越强硬。恢复几年前的那种关系是不可能了。

其次,既要控制信贷和债务的增长(相对于经济),同时还要促进需求增长,这很可能仍然是一项棘手、也许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政策制定者决定不得不再次收紧信贷,从而对经济造成破坏性影响,这也不足为奇。显而易见的替代方案是中央政府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但后者仍明显不愿这样做。

第三,习近平对民营部门的态度依然如故,说得委婉点就是不太明朗。他身边的人的确相信民营部门的重要作用。但他相信吗?大多数时候,他似乎更信任国有企业。只要这是真实的情况,就难以在民营部门内部重燃信心,更不用说让它们维持信心了。

最后,还有一个关于中国经济真实规模的问题。中国经济增速可能比官方数据显示的慢得多。或者,增长的可能其实不是别处的那种国内生产总值(GDP)。这些疑问有机会再探讨。这里的问题是,中国经济是否正在复苏?如果在复苏的话,能否持久?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分别是:“是的”和“也许”。中国经济正在复苏。但前路仍存在风险,尤其是在贸易方面。未来可能还会遭遇疲软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据我在中国所见,许多经济学家和商界人士对经济前景感到乐观。中国经济的确在复苏,不过一些方面依然存在风险。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 中国经济正在从去年底的放缓中复苏吗?“是的”,加文•戴维斯(Gavyn Davies)、高盛(Goldman Sachs)及其他许多经济学家和机构表示。在我最近访问上海和北京期间,一些经济学家、来自民营部门的商界人士也表示对中国的经济前景愈发乐观。他们为什么会这样想?他们有可能判断对了吗?

中国长期以来一直是全球三大经济体——美国、欧元区和中国自身——中增速最快的一个。无论你是相信中国的官方增长数据,还是对它们抱有几分怀疑,这一点都是事实。有鉴于中国的经济活力和规模,中国一打喷嚏,世界经济就会感冒。

去年底的时候,这一幕发生了。戴维斯援引的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的“即时预测”(nowcast)显示,在2018年12月,中国的年化增长率降至4%。他补充称,“全球增长放缓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此触发的,尤其是在贸易和制造业领域”。有人认为,导致这轮放缓的原因是国内信贷收紧(目的是阻止过去10年来经济中不断加杠杆的行为)以及中美贸易战对信心造成影响。

如今,形势看起来好多了。诚然,我遇到的人士的乐观程度让我惊讶,尤其是在中国的金融之都上海。更加乐观的情绪似乎与2019年初出现的迹象相符。支点资产管理公司的“即时预测”显示,近期的增长率处于中国政府设定的6%至6.5%的全年增长目标区间。同样,高盛估计2月经济增速约达5.8%。

乐观情绪再度出现的一个原因,是人们相信中美即将达成贸易协议。另一个原因是宏观经济政策的放松,包括预计每年将减税2万亿元人民币(近3000亿美元)的增值税改革。2019年3月,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要改革完善货币信贷投放机制,适时运用存款准备金率、利率等数量和价格手段,引导金融机构扩大信贷投放,降低贷款成本。”这句话很重要。

而我遇到的部分人士认为,更重要的是官方重新对民营部门展现出热情。在2018年12月的一次讲话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不仅向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制定者邓小平表达了敬意,而且承诺支持民营部门。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20次提及民营部门活动。他强调要“缓解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鼓励更多社会主体创新创业”,“吸引更多民间资本参与重点领域项目建设”。

尤其是,李克强总理说:“将按照竞争中性原则,在要素获取、准入许可、经营运行、政府采购和招投标等方面,对各类所有制企业平等对待。”原则上,这里面应该包括由外资所有的企业。

民营部门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引擎。如果当局决心支持民营部门,那么这一点很重要。令我颇为惊讶的是,我遇到的一些中国人甚至对美国施压中国要求推进经济自由化感到高兴:政府越是不得不更加善待外国私人企业,那么它也就越是不得不更加善待国内的私人企业。我不知道美国谈判代表是否理解让民营企业家脱离政府桎梏的意义。

然而,针对这种对中国经济长短期前景的乐观看法,我们的确也有必要提出异议。

首先,尚不清楚中美是否将能达成贸易协议。即便达成协议,美国似乎已决意要监督中国的行为,打算在认定中国违反协议时施以惩罚(即加征关税)。中国似乎不大可能接受这种要求。然而,如果真达成了这样一项协议,那么贸易战就不是得到了化解,而是被制度化了。与此同时,对于中国在贸易和投资方面的做法,欧盟(EU)的态度正变得越来越强硬。恢复几年前的那种关系是不可能了。

其次,既要控制信贷和债务的增长(相对于经济),同时还要促进需求增长,这很可能仍然是一项棘手、也许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政策制定者决定不得不再次收紧信贷,从而对经济造成破坏性影响,这也不足为奇。显而易见的替代方案是中央政府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但后者仍明显不愿这样做。

第三,习近平对民营部门的态度依然如故,说得委婉点就是不太明朗。他身边的人的确相信民营部门的重要作用。但他相信吗?大多数时候,他似乎更信任国有企业。只要这是真实的情况,就难以在民营部门内部重燃信心,更不用说让它们维持信心了。

最后,还有一个关于中国经济真实规模的问题。中国经济增速可能比官方数据显示的慢得多。或者,增长的可能其实不是别处的那种国内生产总值(GDP)。这些疑问有机会再探讨。这里的问题是,中国经济是否正在复苏?如果在复苏的话,能否持久?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分别是:“是的”和“也许”。中国经济正在复苏。但前路仍存在风险,尤其是在贸易方面。未来可能还会遭遇疲软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