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职场白领一般有较高教育背景和工作经验,通常在办公室工作,是一个与蓝领工人相对的群体。



撰文 / 张佳文,FT研究院

■ 2018年,中国经济增长承压,第四季度GDP增速降至6.4%,这是三十年来的最低增长率。同时,国内消费增长降速,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的中国外部经贸环境也面临挑战,以汽车行业为代表的多个行业面临空前的调整压力。主要投资资产在2018年回报不佳。 A股全年表现低迷,房市波澜不惊,以P2P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理财出现波折,余额宝等互联网货币基金的年化收益率由2018年1月的4.2%降至2018年12月的2.5%。在经历了2018年后,中国的职场白领对2019年的收入信心又是如何的呢?

FT研究院自2016年起持续追踪职场白领的收入信心度。职场白领一般有较高教育背景和工作经验,通常在办公室工作,是一个与蓝领工人相对的群体。与往年一样,FT研究院采用在线抽样调研方式,2018年底成功收集4750份职场白领样本。被访者以男性为主(86%),平均39岁。他们来自各级别城市,但一线城市居多,占比39%。他们大部分是手持本科(50%)或硕士学历(27%)的全职工作者(84%),集中在国有企业(36%)或私营企业(41%)工作的管理层员工,其中C级别及以上占比15%,总监及经理级别占比42%;另有22%的技术专家及21%的普通员工。54%的被访者月收入1.5万人民币以上。

第一部分:中国白领收入信心有所下降

中国白领收入信心比去年有所下降

2019年中国白领收入信心指数为78.8,较去年的81.7下降2.9。其中,认为自己收入会增长的白领占比65%,比去年下降3.8个百分点,认为自己的工资增幅较大(增长在16%~30%)的被访者的比例,比去年下降了3.4个百分点,认为自己收入会下降的白领较去年提高了3个百分点。但是,认为自己收入增长超过30%的被访者比例与去年相差不大,仍有11%的职场白领对在2019年实现超过30%的收入增长抱有信心。

职场白领收入信心的下降与经济发展整体趋势一致。根据各地政府工作报告,2018年,超8成地区(86.2%)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低于2017年水平。与2018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目标相比,近8成(78.9%)地区下调了2019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目标。

二三线城市收入信心降幅更大,北京在一线城市中最低

高级别城市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更高。一线城市白领收入信心指数为81.4,继续领先于二三线城市。三线城市白领收入信心指数为76.4,比二线城市低1.3。

相比去年,二三线城市对2019年的收入信心度降幅更大,收入信心指数与去年相比下降了3~3.5。

四个一线城市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均高于全国水平,其中尤以广州和上海最为领先。此外,广州和上海的白领对未来收入信心较去年有小幅提升。

北京白领在2019年的收入信心指数在一线城市中最低,仅为80,与全国平均水平持平。此外,北京白领2019年收入信心指数较去年下降4.1。深圳的信心指数虽然比北京略高,达到81,但降幅高于北京,较去年下降了4.8。

在所有重点城市的收入信心指数排名中,二线城市的沈阳,南昌和杭州名列前茅。尤其是沈阳,收入信心指数高达86,领先广州2个点,且与去年相比涨幅最大,增长了6.2个点。除沈阳外,宁波和南昌的白领对未来的收入也有不小的涨幅。这使其在大部分城市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均有所下降的大环境下,显得更加突出。

分地域来看,华东和华南地区的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最有信心,收入信心指数达到81。与去年相比,大部分地区的收入信心指数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尤其是华中地区,下降幅度达到5.3。所有地区中,只有整体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的西北地区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较去年有所提升。

90后白领收入信心更高

90后是职场的新生力量。处在高速发展期的他们,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信心十足。

白领越年轻,收入信心越高。90后收入信心指数为82.6,高于60后-80后等职场前辈的收入信心指数。认为自己收入会大幅增长(超过16%)的90后白领占比45%,认为自己收入增幅会超过30%的白领占比20%,显著高于其他代际白领。80后和70后对自己收入的增长预期弱于90后,更多认为增长幅度在0~15%。但由于80后白领中认为自己收入增长幅度较大(超过16%)的比例超过70后,所以导致80后的收入信心指数较高。60后更多认为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与现在持平,所以信心指数最低,为70.8,与90后相差11.8。

与去年相比,所有代际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80后的收入信心指数下降4,降幅最大,其次是60后,下降了3.6,90后也下降了2.8。70后白领收入信心相对于去年降幅最小,下降1.9。

外商独资企业及从事服务业的白领对未来收入更有信心

总的来说,中外合资企业和国有企业的员工受影响较大,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信心不足。相比去年,其收入信心指数有明显下降。其次是私营企业,私营企业白领收入信心处中游,较去年降幅一般。受经济影响最小的是外商独资企业中工作的白领。外商独资企业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收入最有信心,指数高达85.2,且与去年相比仅下降了0.8,比国有企业员工高10.7。

分行业来看,服务业,IT/通信业和制造业的白领对未来一年的收入更有信心;而金融业和媒体娱乐业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持相对消极的判断。

与去年相比,大部分行业的白领收入信心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尤其是金融行业和媒体娱乐业,降幅在6.9/8.7。在2018年的经济形势下,从事于专业服务和能源/公共事业产业的白领对未来一年的收入预期值比去年上涨了2个点以上,是仅有的收入信心指数增长的两个行业。

高管收入信心较去年大幅下降

我们的数据显示,C级别及以上的企业高管收入信心指数仅比普通员工高2.7个点,比最有信心的总监信心指数低了近10个点。

而与去年相比,C级别及以上的企业高管信心指数降幅最大,达5.6个点。而职位仅次之的总监级别管理者,不仅收入信心指数最高,且与去年持平。与总监情况类似的是经理级别管理者,收入信心指数处中上游,与去年相比降幅不大。专业人士和普通员工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不太乐观,且较去年有3个点以上的降幅。

第二部分:高学历提升职场发展

高学历增强职场竞争力

虽说学历不是衡量优质人才的唯一标准,但学历仍是重要的职场敲门砖。此外,在企业内部晋升时,学历也是重要的参考指标之一。我们的调研数据发现,无论是月收入,还是职位级别,高学历者均更具优势。

数据显示,大专生相对集中在私营企业,除了更多是普通员工外,也有更多做到了C级别管理者;本科生和硕士生则更多是经理级管理者或技术专家,只是硕士相对集中就职于国有企业。MBA白领和博士白领特点比较鲜明,前者相对集中在外商独资企业或私营企业做C级别的高管,后者则更多在国有企业做技术专家。

但不同学历的职场白领,他们的月收入水平差距明显。拥有MBA学历的职场白领的月均收入高达17.1万元,是大专生月均收入的4.5倍。而高学历的博士学历拥有者的月收入仅次于拥有MBA学位的白领,月均收入达到13.7万元。硕士学历拥有者与MBA和博士学历拥有者的月均收入差距较大,仅为8.3万元,但高于本科学历拥有者的月均收入6.3万元。

MBA学历白领信心指数降幅最大,博士学历白领对未来收入缺乏信心

MBA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信心更高!高达80.5。其次是本科学历和硕士学历的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收入较为乐观,收入信心指数接近MBA学历的白领。大专生对自己未来一年收入不太看好,信心指数仅为75.3。因为工作单位和工作性质的原因,收入相对波动不大,博士学历的白领的信心指数为73.6。

与去年相比,MBA学历白领和大专学历白领收入信心指数降幅明显,均超过5个百分点。这更多预期工作职位较高有关。

第三部分 女性收入信心反超男性

女性收入信心总体好于男性

此次研究中,职场白领女性的学历比男性更高,女硕士的占比比男硕士高了9个百分点,女性中专科的比例比男性低3个百分点。在就职企业的选择上,白领女性更偏爱外企。数据显示,在外商独资企业就职的女白领占比21%,而男性白领在外商独资企业工作的占比仅为12%。男性则相对更多集中就职于国企和私企(国企私企男性:78% VS. 国企私企女性:66%)。

数据显示,被访白领中,男性为管理者(经理级别及以上)的比例为59%,而女性管理者占比仅为47%。受多方面因素影响,女性从事管理岗位的相对较少。

虽然男性和女性认为自己未来一年收入会增长的占比均为64%,但女性认为自己收入大幅增长(涨幅超过30%)的占比高于男性3个点。同时,表示自己未来一年收入会小幅增长以及会减少的男性的比例高于女性。

2019年女性收入信心79.5,男性78.7。与2018年相比,女性收入信心下降2.3,而男性下降了3,男性降幅更大。统观四年的收入信心指数,男性收入信心指数从2016年的领先女性1.4个百分点,到2017年的领先女性0.4个百分点,再到2018年的基本持平;终于在2019年,女性成功赶超男性,处在了领先地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中国白领收入信心指数近年来首次下降

发布日期:2019-04-03 10:09
摘要」职场白领一般有较高教育背景和工作经验,通常在办公室工作,是一个与蓝领工人相对的群体。



撰文 / 张佳文,FT研究院

■ 2018年,中国经济增长承压,第四季度GDP增速降至6.4%,这是三十年来的最低增长率。同时,国内消费增长降速,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的中国外部经贸环境也面临挑战,以汽车行业为代表的多个行业面临空前的调整压力。主要投资资产在2018年回报不佳。 A股全年表现低迷,房市波澜不惊,以P2P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理财出现波折,余额宝等互联网货币基金的年化收益率由2018年1月的4.2%降至2018年12月的2.5%。在经历了2018年后,中国的职场白领对2019年的收入信心又是如何的呢?

FT研究院自2016年起持续追踪职场白领的收入信心度。职场白领一般有较高教育背景和工作经验,通常在办公室工作,是一个与蓝领工人相对的群体。与往年一样,FT研究院采用在线抽样调研方式,2018年底成功收集4750份职场白领样本。被访者以男性为主(86%),平均39岁。他们来自各级别城市,但一线城市居多,占比39%。他们大部分是手持本科(50%)或硕士学历(27%)的全职工作者(84%),集中在国有企业(36%)或私营企业(41%)工作的管理层员工,其中C级别及以上占比15%,总监及经理级别占比42%;另有22%的技术专家及21%的普通员工。54%的被访者月收入1.5万人民币以上。

第一部分:中国白领收入信心有所下降

中国白领收入信心比去年有所下降

2019年中国白领收入信心指数为78.8,较去年的81.7下降2.9。其中,认为自己收入会增长的白领占比65%,比去年下降3.8个百分点,认为自己的工资增幅较大(增长在16%~30%)的被访者的比例,比去年下降了3.4个百分点,认为自己收入会下降的白领较去年提高了3个百分点。但是,认为自己收入增长超过30%的被访者比例与去年相差不大,仍有11%的职场白领对在2019年实现超过30%的收入增长抱有信心。

职场白领收入信心的下降与经济发展整体趋势一致。根据各地政府工作报告,2018年,超8成地区(86.2%)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低于2017年水平。与2018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目标相比,近8成(78.9%)地区下调了2019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目标。

二三线城市收入信心降幅更大,北京在一线城市中最低

高级别城市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更高。一线城市白领收入信心指数为81.4,继续领先于二三线城市。三线城市白领收入信心指数为76.4,比二线城市低1.3。

相比去年,二三线城市对2019年的收入信心度降幅更大,收入信心指数与去年相比下降了3~3.5。

四个一线城市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均高于全国水平,其中尤以广州和上海最为领先。此外,广州和上海的白领对未来收入信心较去年有小幅提升。

北京白领在2019年的收入信心指数在一线城市中最低,仅为80,与全国平均水平持平。此外,北京白领2019年收入信心指数较去年下降4.1。深圳的信心指数虽然比北京略高,达到81,但降幅高于北京,较去年下降了4.8。

在所有重点城市的收入信心指数排名中,二线城市的沈阳,南昌和杭州名列前茅。尤其是沈阳,收入信心指数高达86,领先广州2个点,且与去年相比涨幅最大,增长了6.2个点。除沈阳外,宁波和南昌的白领对未来的收入也有不小的涨幅。这使其在大部分城市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均有所下降的大环境下,显得更加突出。

分地域来看,华东和华南地区的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最有信心,收入信心指数达到81。与去年相比,大部分地区的收入信心指数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尤其是华中地区,下降幅度达到5.3。所有地区中,只有整体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的西北地区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较去年有所提升。

90后白领收入信心更高

90后是职场的新生力量。处在高速发展期的他们,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信心十足。

白领越年轻,收入信心越高。90后收入信心指数为82.6,高于60后-80后等职场前辈的收入信心指数。认为自己收入会大幅增长(超过16%)的90后白领占比45%,认为自己收入增幅会超过30%的白领占比20%,显著高于其他代际白领。80后和70后对自己收入的增长预期弱于90后,更多认为增长幅度在0~15%。但由于80后白领中认为自己收入增长幅度较大(超过16%)的比例超过70后,所以导致80后的收入信心指数较高。60后更多认为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与现在持平,所以信心指数最低,为70.8,与90后相差11.8。

与去年相比,所有代际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80后的收入信心指数下降4,降幅最大,其次是60后,下降了3.6,90后也下降了2.8。70后白领收入信心相对于去年降幅最小,下降1.9。

外商独资企业及从事服务业的白领对未来收入更有信心

总的来说,中外合资企业和国有企业的员工受影响较大,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信心不足。相比去年,其收入信心指数有明显下降。其次是私营企业,私营企业白领收入信心处中游,较去年降幅一般。受经济影响最小的是外商独资企业中工作的白领。外商独资企业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收入最有信心,指数高达85.2,且与去年相比仅下降了0.8,比国有企业员工高10.7。

分行业来看,服务业,IT/通信业和制造业的白领对未来一年的收入更有信心;而金融业和媒体娱乐业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持相对消极的判断。

与去年相比,大部分行业的白领收入信心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尤其是金融行业和媒体娱乐业,降幅在6.9/8.7。在2018年的经济形势下,从事于专业服务和能源/公共事业产业的白领对未来一年的收入预期值比去年上涨了2个点以上,是仅有的收入信心指数增长的两个行业。

高管收入信心较去年大幅下降

我们的数据显示,C级别及以上的企业高管收入信心指数仅比普通员工高2.7个点,比最有信心的总监信心指数低了近10个点。

而与去年相比,C级别及以上的企业高管信心指数降幅最大,达5.6个点。而职位仅次之的总监级别管理者,不仅收入信心指数最高,且与去年持平。与总监情况类似的是经理级别管理者,收入信心指数处中上游,与去年相比降幅不大。专业人士和普通员工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不太乐观,且较去年有3个点以上的降幅。

第二部分:高学历提升职场发展

高学历增强职场竞争力

虽说学历不是衡量优质人才的唯一标准,但学历仍是重要的职场敲门砖。此外,在企业内部晋升时,学历也是重要的参考指标之一。我们的调研数据发现,无论是月收入,还是职位级别,高学历者均更具优势。

数据显示,大专生相对集中在私营企业,除了更多是普通员工外,也有更多做到了C级别管理者;本科生和硕士生则更多是经理级管理者或技术专家,只是硕士相对集中就职于国有企业。MBA白领和博士白领特点比较鲜明,前者相对集中在外商独资企业或私营企业做C级别的高管,后者则更多在国有企业做技术专家。

但不同学历的职场白领,他们的月收入水平差距明显。拥有MBA学历的职场白领的月均收入高达17.1万元,是大专生月均收入的4.5倍。而高学历的博士学历拥有者的月收入仅次于拥有MBA学位的白领,月均收入达到13.7万元。硕士学历拥有者与MBA和博士学历拥有者的月均收入差距较大,仅为8.3万元,但高于本科学历拥有者的月均收入6.3万元。

MBA学历白领信心指数降幅最大,博士学历白领对未来收入缺乏信心

MBA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信心更高!高达80.5。其次是本科学历和硕士学历的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收入较为乐观,收入信心指数接近MBA学历的白领。大专生对自己未来一年收入不太看好,信心指数仅为75.3。因为工作单位和工作性质的原因,收入相对波动不大,博士学历的白领的信心指数为73.6。

与去年相比,MBA学历白领和大专学历白领收入信心指数降幅明显,均超过5个百分点。这更多预期工作职位较高有关。

第三部分 女性收入信心反超男性

女性收入信心总体好于男性

此次研究中,职场白领女性的学历比男性更高,女硕士的占比比男硕士高了9个百分点,女性中专科的比例比男性低3个百分点。在就职企业的选择上,白领女性更偏爱外企。数据显示,在外商独资企业就职的女白领占比21%,而男性白领在外商独资企业工作的占比仅为12%。男性则相对更多集中就职于国企和私企(国企私企男性:78% VS. 国企私企女性:66%)。

数据显示,被访白领中,男性为管理者(经理级别及以上)的比例为59%,而女性管理者占比仅为47%。受多方面因素影响,女性从事管理岗位的相对较少。

虽然男性和女性认为自己未来一年收入会增长的占比均为64%,但女性认为自己收入大幅增长(涨幅超过30%)的占比高于男性3个点。同时,表示自己未来一年收入会小幅增长以及会减少的男性的比例高于女性。

2019年女性收入信心79.5,男性78.7。与2018年相比,女性收入信心下降2.3,而男性下降了3,男性降幅更大。统观四年的收入信心指数,男性收入信心指数从2016年的领先女性1.4个百分点,到2017年的领先女性0.4个百分点,再到2018年的基本持平;终于在2019年,女性成功赶超男性,处在了领先地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职场白领一般有较高教育背景和工作经验,通常在办公室工作,是一个与蓝领工人相对的群体。



撰文 / 张佳文,FT研究院

■ 2018年,中国经济增长承压,第四季度GDP增速降至6.4%,这是三十年来的最低增长率。同时,国内消费增长降速,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的中国外部经贸环境也面临挑战,以汽车行业为代表的多个行业面临空前的调整压力。主要投资资产在2018年回报不佳。 A股全年表现低迷,房市波澜不惊,以P2P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理财出现波折,余额宝等互联网货币基金的年化收益率由2018年1月的4.2%降至2018年12月的2.5%。在经历了2018年后,中国的职场白领对2019年的收入信心又是如何的呢?

FT研究院自2016年起持续追踪职场白领的收入信心度。职场白领一般有较高教育背景和工作经验,通常在办公室工作,是一个与蓝领工人相对的群体。与往年一样,FT研究院采用在线抽样调研方式,2018年底成功收集4750份职场白领样本。被访者以男性为主(86%),平均39岁。他们来自各级别城市,但一线城市居多,占比39%。他们大部分是手持本科(50%)或硕士学历(27%)的全职工作者(84%),集中在国有企业(36%)或私营企业(41%)工作的管理层员工,其中C级别及以上占比15%,总监及经理级别占比42%;另有22%的技术专家及21%的普通员工。54%的被访者月收入1.5万人民币以上。

第一部分:中国白领收入信心有所下降

中国白领收入信心比去年有所下降

2019年中国白领收入信心指数为78.8,较去年的81.7下降2.9。其中,认为自己收入会增长的白领占比65%,比去年下降3.8个百分点,认为自己的工资增幅较大(增长在16%~30%)的被访者的比例,比去年下降了3.4个百分点,认为自己收入会下降的白领较去年提高了3个百分点。但是,认为自己收入增长超过30%的被访者比例与去年相差不大,仍有11%的职场白领对在2019年实现超过30%的收入增长抱有信心。

职场白领收入信心的下降与经济发展整体趋势一致。根据各地政府工作报告,2018年,超8成地区(86.2%)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低于2017年水平。与2018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目标相比,近8成(78.9%)地区下调了2019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目标。

二三线城市收入信心降幅更大,北京在一线城市中最低

高级别城市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更高。一线城市白领收入信心指数为81.4,继续领先于二三线城市。三线城市白领收入信心指数为76.4,比二线城市低1.3。

相比去年,二三线城市对2019年的收入信心度降幅更大,收入信心指数与去年相比下降了3~3.5。

四个一线城市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均高于全国水平,其中尤以广州和上海最为领先。此外,广州和上海的白领对未来收入信心较去年有小幅提升。

北京白领在2019年的收入信心指数在一线城市中最低,仅为80,与全国平均水平持平。此外,北京白领2019年收入信心指数较去年下降4.1。深圳的信心指数虽然比北京略高,达到81,但降幅高于北京,较去年下降了4.8。

在所有重点城市的收入信心指数排名中,二线城市的沈阳,南昌和杭州名列前茅。尤其是沈阳,收入信心指数高达86,领先广州2个点,且与去年相比涨幅最大,增长了6.2个点。除沈阳外,宁波和南昌的白领对未来的收入也有不小的涨幅。这使其在大部分城市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均有所下降的大环境下,显得更加突出。

分地域来看,华东和华南地区的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最有信心,收入信心指数达到81。与去年相比,大部分地区的收入信心指数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尤其是华中地区,下降幅度达到5.3。所有地区中,只有整体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的西北地区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较去年有所提升。

90后白领收入信心更高

90后是职场的新生力量。处在高速发展期的他们,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信心十足。

白领越年轻,收入信心越高。90后收入信心指数为82.6,高于60后-80后等职场前辈的收入信心指数。认为自己收入会大幅增长(超过16%)的90后白领占比45%,认为自己收入增幅会超过30%的白领占比20%,显著高于其他代际白领。80后和70后对自己收入的增长预期弱于90后,更多认为增长幅度在0~15%。但由于80后白领中认为自己收入增长幅度较大(超过16%)的比例超过70后,所以导致80后的收入信心指数较高。60后更多认为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与现在持平,所以信心指数最低,为70.8,与90后相差11.8。

与去年相比,所有代际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80后的收入信心指数下降4,降幅最大,其次是60后,下降了3.6,90后也下降了2.8。70后白领收入信心相对于去年降幅最小,下降1.9。

外商独资企业及从事服务业的白领对未来收入更有信心

总的来说,中外合资企业和国有企业的员工受影响较大,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信心不足。相比去年,其收入信心指数有明显下降。其次是私营企业,私营企业白领收入信心处中游,较去年降幅一般。受经济影响最小的是外商独资企业中工作的白领。外商独资企业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收入最有信心,指数高达85.2,且与去年相比仅下降了0.8,比国有企业员工高10.7。

分行业来看,服务业,IT/通信业和制造业的白领对未来一年的收入更有信心;而金融业和媒体娱乐业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持相对消极的判断。

与去年相比,大部分行业的白领收入信心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尤其是金融行业和媒体娱乐业,降幅在6.9/8.7。在2018年的经济形势下,从事于专业服务和能源/公共事业产业的白领对未来一年的收入预期值比去年上涨了2个点以上,是仅有的收入信心指数增长的两个行业。

高管收入信心较去年大幅下降

我们的数据显示,C级别及以上的企业高管收入信心指数仅比普通员工高2.7个点,比最有信心的总监信心指数低了近10个点。

而与去年相比,C级别及以上的企业高管信心指数降幅最大,达5.6个点。而职位仅次之的总监级别管理者,不仅收入信心指数最高,且与去年持平。与总监情况类似的是经理级别管理者,收入信心指数处中上游,与去年相比降幅不大。专业人士和普通员工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不太乐观,且较去年有3个点以上的降幅。

第二部分:高学历提升职场发展

高学历增强职场竞争力

虽说学历不是衡量优质人才的唯一标准,但学历仍是重要的职场敲门砖。此外,在企业内部晋升时,学历也是重要的参考指标之一。我们的调研数据发现,无论是月收入,还是职位级别,高学历者均更具优势。

数据显示,大专生相对集中在私营企业,除了更多是普通员工外,也有更多做到了C级别管理者;本科生和硕士生则更多是经理级管理者或技术专家,只是硕士相对集中就职于国有企业。MBA白领和博士白领特点比较鲜明,前者相对集中在外商独资企业或私营企业做C级别的高管,后者则更多在国有企业做技术专家。

但不同学历的职场白领,他们的月收入水平差距明显。拥有MBA学历的职场白领的月均收入高达17.1万元,是大专生月均收入的4.5倍。而高学历的博士学历拥有者的月收入仅次于拥有MBA学位的白领,月均收入达到13.7万元。硕士学历拥有者与MBA和博士学历拥有者的月均收入差距较大,仅为8.3万元,但高于本科学历拥有者的月均收入6.3万元。

MBA学历白领信心指数降幅最大,博士学历白领对未来收入缺乏信心

MBA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信心更高!高达80.5。其次是本科学历和硕士学历的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收入较为乐观,收入信心指数接近MBA学历的白领。大专生对自己未来一年收入不太看好,信心指数仅为75.3。因为工作单位和工作性质的原因,收入相对波动不大,博士学历的白领的信心指数为73.6。

与去年相比,MBA学历白领和大专学历白领收入信心指数降幅明显,均超过5个百分点。这更多预期工作职位较高有关。

第三部分 女性收入信心反超男性

女性收入信心总体好于男性

此次研究中,职场白领女性的学历比男性更高,女硕士的占比比男硕士高了9个百分点,女性中专科的比例比男性低3个百分点。在就职企业的选择上,白领女性更偏爱外企。数据显示,在外商独资企业就职的女白领占比21%,而男性白领在外商独资企业工作的占比仅为12%。男性则相对更多集中就职于国企和私企(国企私企男性:78% VS. 国企私企女性:66%)。

数据显示,被访白领中,男性为管理者(经理级别及以上)的比例为59%,而女性管理者占比仅为47%。受多方面因素影响,女性从事管理岗位的相对较少。

虽然男性和女性认为自己未来一年收入会增长的占比均为64%,但女性认为自己收入大幅增长(涨幅超过30%)的占比高于男性3个点。同时,表示自己未来一年收入会小幅增长以及会减少的男性的比例高于女性。

2019年女性收入信心79.5,男性78.7。与2018年相比,女性收入信心下降2.3,而男性下降了3,男性降幅更大。统观四年的收入信心指数,男性收入信心指数从2016年的领先女性1.4个百分点,到2017年的领先女性0.4个百分点,再到2018年的基本持平;终于在2019年,女性成功赶超男性,处在了领先地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2019年中国白领收入信心指数近年来首次下降

发布日期:2019-04-03 10:09
摘要」职场白领一般有较高教育背景和工作经验,通常在办公室工作,是一个与蓝领工人相对的群体。



撰文 / 张佳文,FT研究院

■ 2018年,中国经济增长承压,第四季度GDP增速降至6.4%,这是三十年来的最低增长率。同时,国内消费增长降速,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的中国外部经贸环境也面临挑战,以汽车行业为代表的多个行业面临空前的调整压力。主要投资资产在2018年回报不佳。 A股全年表现低迷,房市波澜不惊,以P2P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理财出现波折,余额宝等互联网货币基金的年化收益率由2018年1月的4.2%降至2018年12月的2.5%。在经历了2018年后,中国的职场白领对2019年的收入信心又是如何的呢?

FT研究院自2016年起持续追踪职场白领的收入信心度。职场白领一般有较高教育背景和工作经验,通常在办公室工作,是一个与蓝领工人相对的群体。与往年一样,FT研究院采用在线抽样调研方式,2018年底成功收集4750份职场白领样本。被访者以男性为主(86%),平均39岁。他们来自各级别城市,但一线城市居多,占比39%。他们大部分是手持本科(50%)或硕士学历(27%)的全职工作者(84%),集中在国有企业(36%)或私营企业(41%)工作的管理层员工,其中C级别及以上占比15%,总监及经理级别占比42%;另有22%的技术专家及21%的普通员工。54%的被访者月收入1.5万人民币以上。

第一部分:中国白领收入信心有所下降

中国白领收入信心比去年有所下降

2019年中国白领收入信心指数为78.8,较去年的81.7下降2.9。其中,认为自己收入会增长的白领占比65%,比去年下降3.8个百分点,认为自己的工资增幅较大(增长在16%~30%)的被访者的比例,比去年下降了3.4个百分点,认为自己收入会下降的白领较去年提高了3个百分点。但是,认为自己收入增长超过30%的被访者比例与去年相差不大,仍有11%的职场白领对在2019年实现超过30%的收入增长抱有信心。

职场白领收入信心的下降与经济发展整体趋势一致。根据各地政府工作报告,2018年,超8成地区(86.2%)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低于2017年水平。与2018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目标相比,近8成(78.9%)地区下调了2019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目标。

二三线城市收入信心降幅更大,北京在一线城市中最低

高级别城市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更高。一线城市白领收入信心指数为81.4,继续领先于二三线城市。三线城市白领收入信心指数为76.4,比二线城市低1.3。

相比去年,二三线城市对2019年的收入信心度降幅更大,收入信心指数与去年相比下降了3~3.5。

四个一线城市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均高于全国水平,其中尤以广州和上海最为领先。此外,广州和上海的白领对未来收入信心较去年有小幅提升。

北京白领在2019年的收入信心指数在一线城市中最低,仅为80,与全国平均水平持平。此外,北京白领2019年收入信心指数较去年下降4.1。深圳的信心指数虽然比北京略高,达到81,但降幅高于北京,较去年下降了4.8。

在所有重点城市的收入信心指数排名中,二线城市的沈阳,南昌和杭州名列前茅。尤其是沈阳,收入信心指数高达86,领先广州2个点,且与去年相比涨幅最大,增长了6.2个点。除沈阳外,宁波和南昌的白领对未来的收入也有不小的涨幅。这使其在大部分城市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均有所下降的大环境下,显得更加突出。

分地域来看,华东和华南地区的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最有信心,收入信心指数达到81。与去年相比,大部分地区的收入信心指数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尤其是华中地区,下降幅度达到5.3。所有地区中,只有整体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的西北地区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较去年有所提升。

90后白领收入信心更高

90后是职场的新生力量。处在高速发展期的他们,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信心十足。

白领越年轻,收入信心越高。90后收入信心指数为82.6,高于60后-80后等职场前辈的收入信心指数。认为自己收入会大幅增长(超过16%)的90后白领占比45%,认为自己收入增幅会超过30%的白领占比20%,显著高于其他代际白领。80后和70后对自己收入的增长预期弱于90后,更多认为增长幅度在0~15%。但由于80后白领中认为自己收入增长幅度较大(超过16%)的比例超过70后,所以导致80后的收入信心指数较高。60后更多认为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与现在持平,所以信心指数最低,为70.8,与90后相差11.8。

与去年相比,所有代际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80后的收入信心指数下降4,降幅最大,其次是60后,下降了3.6,90后也下降了2.8。70后白领收入信心相对于去年降幅最小,下降1.9。

外商独资企业及从事服务业的白领对未来收入更有信心

总的来说,中外合资企业和国有企业的员工受影响较大,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信心不足。相比去年,其收入信心指数有明显下降。其次是私营企业,私营企业白领收入信心处中游,较去年降幅一般。受经济影响最小的是外商独资企业中工作的白领。外商独资企业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收入最有信心,指数高达85.2,且与去年相比仅下降了0.8,比国有企业员工高10.7。

分行业来看,服务业,IT/通信业和制造业的白领对未来一年的收入更有信心;而金融业和媒体娱乐业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持相对消极的判断。

与去年相比,大部分行业的白领收入信心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尤其是金融行业和媒体娱乐业,降幅在6.9/8.7。在2018年的经济形势下,从事于专业服务和能源/公共事业产业的白领对未来一年的收入预期值比去年上涨了2个点以上,是仅有的收入信心指数增长的两个行业。

高管收入信心较去年大幅下降

我们的数据显示,C级别及以上的企业高管收入信心指数仅比普通员工高2.7个点,比最有信心的总监信心指数低了近10个点。

而与去年相比,C级别及以上的企业高管信心指数降幅最大,达5.6个点。而职位仅次之的总监级别管理者,不仅收入信心指数最高,且与去年持平。与总监情况类似的是经理级别管理者,收入信心指数处中上游,与去年相比降幅不大。专业人士和普通员工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不太乐观,且较去年有3个点以上的降幅。

第二部分:高学历提升职场发展

高学历增强职场竞争力

虽说学历不是衡量优质人才的唯一标准,但学历仍是重要的职场敲门砖。此外,在企业内部晋升时,学历也是重要的参考指标之一。我们的调研数据发现,无论是月收入,还是职位级别,高学历者均更具优势。

数据显示,大专生相对集中在私营企业,除了更多是普通员工外,也有更多做到了C级别管理者;本科生和硕士生则更多是经理级管理者或技术专家,只是硕士相对集中就职于国有企业。MBA白领和博士白领特点比较鲜明,前者相对集中在外商独资企业或私营企业做C级别的高管,后者则更多在国有企业做技术专家。

但不同学历的职场白领,他们的月收入水平差距明显。拥有MBA学历的职场白领的月均收入高达17.1万元,是大专生月均收入的4.5倍。而高学历的博士学历拥有者的月收入仅次于拥有MBA学位的白领,月均收入达到13.7万元。硕士学历拥有者与MBA和博士学历拥有者的月均收入差距较大,仅为8.3万元,但高于本科学历拥有者的月均收入6.3万元。

MBA学历白领信心指数降幅最大,博士学历白领对未来收入缺乏信心

MBA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信心更高!高达80.5。其次是本科学历和硕士学历的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收入较为乐观,收入信心指数接近MBA学历的白领。大专生对自己未来一年收入不太看好,信心指数仅为75.3。因为工作单位和工作性质的原因,收入相对波动不大,博士学历的白领的信心指数为73.6。

与去年相比,MBA学历白领和大专学历白领收入信心指数降幅明显,均超过5个百分点。这更多预期工作职位较高有关。

第三部分 女性收入信心反超男性

女性收入信心总体好于男性

此次研究中,职场白领女性的学历比男性更高,女硕士的占比比男硕士高了9个百分点,女性中专科的比例比男性低3个百分点。在就职企业的选择上,白领女性更偏爱外企。数据显示,在外商独资企业就职的女白领占比21%,而男性白领在外商独资企业工作的占比仅为12%。男性则相对更多集中就职于国企和私企(国企私企男性:78% VS. 国企私企女性:66%)。

数据显示,被访白领中,男性为管理者(经理级别及以上)的比例为59%,而女性管理者占比仅为47%。受多方面因素影响,女性从事管理岗位的相对较少。

虽然男性和女性认为自己未来一年收入会增长的占比均为64%,但女性认为自己收入大幅增长(涨幅超过30%)的占比高于男性3个点。同时,表示自己未来一年收入会小幅增长以及会减少的男性的比例高于女性。

2019年女性收入信心79.5,男性78.7。与2018年相比,女性收入信心下降2.3,而男性下降了3,男性降幅更大。统观四年的收入信心指数,男性收入信心指数从2016年的领先女性1.4个百分点,到2017年的领先女性0.4个百分点,再到2018年的基本持平;终于在2019年,女性成功赶超男性,处在了领先地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职场白领一般有较高教育背景和工作经验,通常在办公室工作,是一个与蓝领工人相对的群体。



撰文 / 张佳文,FT研究院

■ 2018年,中国经济增长承压,第四季度GDP增速降至6.4%,这是三十年来的最低增长率。同时,国内消费增长降速,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的中国外部经贸环境也面临挑战,以汽车行业为代表的多个行业面临空前的调整压力。主要投资资产在2018年回报不佳。 A股全年表现低迷,房市波澜不惊,以P2P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理财出现波折,余额宝等互联网货币基金的年化收益率由2018年1月的4.2%降至2018年12月的2.5%。在经历了2018年后,中国的职场白领对2019年的收入信心又是如何的呢?

FT研究院自2016年起持续追踪职场白领的收入信心度。职场白领一般有较高教育背景和工作经验,通常在办公室工作,是一个与蓝领工人相对的群体。与往年一样,FT研究院采用在线抽样调研方式,2018年底成功收集4750份职场白领样本。被访者以男性为主(86%),平均39岁。他们来自各级别城市,但一线城市居多,占比39%。他们大部分是手持本科(50%)或硕士学历(27%)的全职工作者(84%),集中在国有企业(36%)或私营企业(41%)工作的管理层员工,其中C级别及以上占比15%,总监及经理级别占比42%;另有22%的技术专家及21%的普通员工。54%的被访者月收入1.5万人民币以上。

第一部分:中国白领收入信心有所下降

中国白领收入信心比去年有所下降

2019年中国白领收入信心指数为78.8,较去年的81.7下降2.9。其中,认为自己收入会增长的白领占比65%,比去年下降3.8个百分点,认为自己的工资增幅较大(增长在16%~30%)的被访者的比例,比去年下降了3.4个百分点,认为自己收入会下降的白领较去年提高了3个百分点。但是,认为自己收入增长超过30%的被访者比例与去年相差不大,仍有11%的职场白领对在2019年实现超过30%的收入增长抱有信心。

职场白领收入信心的下降与经济发展整体趋势一致。根据各地政府工作报告,2018年,超8成地区(86.2%)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低于2017年水平。与2018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目标相比,近8成(78.9%)地区下调了2019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目标。

二三线城市收入信心降幅更大,北京在一线城市中最低

高级别城市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更高。一线城市白领收入信心指数为81.4,继续领先于二三线城市。三线城市白领收入信心指数为76.4,比二线城市低1.3。

相比去年,二三线城市对2019年的收入信心度降幅更大,收入信心指数与去年相比下降了3~3.5。

四个一线城市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均高于全国水平,其中尤以广州和上海最为领先。此外,广州和上海的白领对未来收入信心较去年有小幅提升。

北京白领在2019年的收入信心指数在一线城市中最低,仅为80,与全国平均水平持平。此外,北京白领2019年收入信心指数较去年下降4.1。深圳的信心指数虽然比北京略高,达到81,但降幅高于北京,较去年下降了4.8。

在所有重点城市的收入信心指数排名中,二线城市的沈阳,南昌和杭州名列前茅。尤其是沈阳,收入信心指数高达86,领先广州2个点,且与去年相比涨幅最大,增长了6.2个点。除沈阳外,宁波和南昌的白领对未来的收入也有不小的涨幅。这使其在大部分城市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均有所下降的大环境下,显得更加突出。

分地域来看,华东和华南地区的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最有信心,收入信心指数达到81。与去年相比,大部分地区的收入信心指数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尤其是华中地区,下降幅度达到5.3。所有地区中,只有整体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的西北地区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较去年有所提升。

90后白领收入信心更高

90后是职场的新生力量。处在高速发展期的他们,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信心十足。

白领越年轻,收入信心越高。90后收入信心指数为82.6,高于60后-80后等职场前辈的收入信心指数。认为自己收入会大幅增长(超过16%)的90后白领占比45%,认为自己收入增幅会超过30%的白领占比20%,显著高于其他代际白领。80后和70后对自己收入的增长预期弱于90后,更多认为增长幅度在0~15%。但由于80后白领中认为自己收入增长幅度较大(超过16%)的比例超过70后,所以导致80后的收入信心指数较高。60后更多认为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与现在持平,所以信心指数最低,为70.8,与90后相差11.8。

与去年相比,所有代际的白领收入信心指数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80后的收入信心指数下降4,降幅最大,其次是60后,下降了3.6,90后也下降了2.8。70后白领收入信心相对于去年降幅最小,下降1.9。

外商独资企业及从事服务业的白领对未来收入更有信心

总的来说,中外合资企业和国有企业的员工受影响较大,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信心不足。相比去年,其收入信心指数有明显下降。其次是私营企业,私营企业白领收入信心处中游,较去年降幅一般。受经济影响最小的是外商独资企业中工作的白领。外商独资企业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收入最有信心,指数高达85.2,且与去年相比仅下降了0.8,比国有企业员工高10.7。

分行业来看,服务业,IT/通信业和制造业的白领对未来一年的收入更有信心;而金融业和媒体娱乐业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持相对消极的判断。

与去年相比,大部分行业的白领收入信心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尤其是金融行业和媒体娱乐业,降幅在6.9/8.7。在2018年的经济形势下,从事于专业服务和能源/公共事业产业的白领对未来一年的收入预期值比去年上涨了2个点以上,是仅有的收入信心指数增长的两个行业。

高管收入信心较去年大幅下降

我们的数据显示,C级别及以上的企业高管收入信心指数仅比普通员工高2.7个点,比最有信心的总监信心指数低了近10个点。

而与去年相比,C级别及以上的企业高管信心指数降幅最大,达5.6个点。而职位仅次之的总监级别管理者,不仅收入信心指数最高,且与去年持平。与总监情况类似的是经理级别管理者,收入信心指数处中上游,与去年相比降幅不大。专业人士和普通员工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不太乐观,且较去年有3个点以上的降幅。

第二部分:高学历提升职场发展

高学历增强职场竞争力

虽说学历不是衡量优质人才的唯一标准,但学历仍是重要的职场敲门砖。此外,在企业内部晋升时,学历也是重要的参考指标之一。我们的调研数据发现,无论是月收入,还是职位级别,高学历者均更具优势。

数据显示,大专生相对集中在私营企业,除了更多是普通员工外,也有更多做到了C级别管理者;本科生和硕士生则更多是经理级管理者或技术专家,只是硕士相对集中就职于国有企业。MBA白领和博士白领特点比较鲜明,前者相对集中在外商独资企业或私营企业做C级别的高管,后者则更多在国有企业做技术专家。

但不同学历的职场白领,他们的月收入水平差距明显。拥有MBA学历的职场白领的月均收入高达17.1万元,是大专生月均收入的4.5倍。而高学历的博士学历拥有者的月收入仅次于拥有MBA学位的白领,月均收入达到13.7万元。硕士学历拥有者与MBA和博士学历拥有者的月均收入差距较大,仅为8.3万元,但高于本科学历拥有者的月均收入6.3万元。

MBA学历白领信心指数降幅最大,博士学历白领对未来收入缺乏信心

MBA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的收入信心更高!高达80.5。其次是本科学历和硕士学历的白领,对自己未来一年收入较为乐观,收入信心指数接近MBA学历的白领。大专生对自己未来一年收入不太看好,信心指数仅为75.3。因为工作单位和工作性质的原因,收入相对波动不大,博士学历的白领的信心指数为73.6。

与去年相比,MBA学历白领和大专学历白领收入信心指数降幅明显,均超过5个百分点。这更多预期工作职位较高有关。

第三部分 女性收入信心反超男性

女性收入信心总体好于男性

此次研究中,职场白领女性的学历比男性更高,女硕士的占比比男硕士高了9个百分点,女性中专科的比例比男性低3个百分点。在就职企业的选择上,白领女性更偏爱外企。数据显示,在外商独资企业就职的女白领占比21%,而男性白领在外商独资企业工作的占比仅为12%。男性则相对更多集中就职于国企和私企(国企私企男性:78% VS. 国企私企女性:66%)。

数据显示,被访白领中,男性为管理者(经理级别及以上)的比例为59%,而女性管理者占比仅为47%。受多方面因素影响,女性从事管理岗位的相对较少。

虽然男性和女性认为自己未来一年收入会增长的占比均为64%,但女性认为自己收入大幅增长(涨幅超过30%)的占比高于男性3个点。同时,表示自己未来一年收入会小幅增长以及会减少的男性的比例高于女性。

2019年女性收入信心79.5,男性78.7。与2018年相比,女性收入信心下降2.3,而男性下降了3,男性降幅更大。统观四年的收入信心指数,男性收入信心指数从2016年的领先女性1.4个百分点,到2017年的领先女性0.4个百分点,再到2018年的基本持平;终于在2019年,女性成功赶超男性,处在了领先地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