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被纳入彭博指数将为中国债券吸引来大量外国投资,但要使中国债市真正对外资具有吸引力,中国还需要克服多重障碍。



撰文 /  科尔比•史密斯

■ 彭博(Bloomberg)开始将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Bloomberg Barclays Global Aggregate Index),这对中国金融市场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虽然“入指”是朝着使中国金融资产进一步融入全球生态系统的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也绝非一颗灵丹妙药。实际上,要建设一个开放、透明、对外国投资者具有吸引力的债券市场,中国还面临许多障碍。

在瑞银资产管理公司(UBS Asset Management)亚太固定收益主管海登•布里斯科(Hayden Briscoe)看来,中国境内债券被纳入指数是“全球资本市场多少年来的最大变化……世界历史上从未有过一个如此庞大的债券市场没被纳入指数。”

规模13万亿美元的中国债券市场,是仅次于美国和日本的全球第三大债券市场。布里斯科对FT Alphaville表示,被纳入指数后,中国债券市场规模用不了多久就将升至全球第二。

首先,外资流入势必将大增(类似今年早些时候MSCI提高中国A股在其指数中权重带来的结果)。

汇丰(HSBC)估计,未来几年,将有约3000亿美元流入中国债券市场,尤其是如果富时罗素(FTSE Russell)、摩根大通(JPMorgan)等指数提供商效仿彭博的话。布里斯科更为乐观,称未来几年或将有多达5000亿美元的被动资金流入中国债券市场。他认为,如果算入来自主动投资者、各国央行及主权财富基金的资金,中国债券市场在未来5年左右的时间内有望流入数万亿美元资金。

境外投资者所持中国境内固定收益资产已从3年前的0.7万亿元人民币增至目前的约1.7万亿元人民币。按当前汇率计算,这相当于约2500亿美元。

“入指”还包含了一个信号——中国如今已是资本市场上的重要角色。考虑到中国的经济实力(贡献全球GDP的33%),许多投资者表示,中国金融市场获得与之相称的分量十分合宜。此外,随着经常账户收支逐渐转向逆差,中国需要所有其能够得到的外资。有鉴于此,布里斯科表示,继续开放国内金融行业符合中国政府的利益。

此外,2015年实施的预算法授权省级政府在资本市场发行地方政府债券举债,而不必非得从银行借款。布里斯科告诉FT Alphaville:“(中国的)贷款和债券市场之间此刻正在发生结构性转移。”

“入指”无疑将加速这种转移,但中国在打造有深度、有活力的金融市场的道路上仍面临障碍。

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期出版的一本书中,渣打银行中国宏观策略部主管刘洁(Becky Liu)表示,最大的障碍来自税收方面。虽然去年11月中国有关部门确实宣布了对境外机构投资境内债券取得的利息收入3年免税,但刘洁指出,目前公布的细节很不充分。因此,她表示,缺乏清晰性是“最大障碍”,不利于激发外国投资者以更大兴趣投资中国固定收益资产。

市场流动性依然不高也是一大障碍。在国债换手率方面,中国排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前面,但落后于泰国、印度尼西亚和韩国。与美国、日本这样的金融大国相比,中国国债的换手率微不足道。

在中国债券被纳入指数后,流动性将得到改善,但同样,在这个问题上还有很多方面需要追赶。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刘洁给出了如下建议:“要提高在岸债券的流动性,需要使市场参与者进一步多元化;进一步发展利率衍生品,使投资者能够执行更多的对冲和交易策略,如发展具有流动性的掉期息差市场;扩大债券回购市场的参与;减少在岸债券市场的碎片化。”

碎片化是一个问题。中国政府近年来推出了许多令人困惑的“计划”,这些都明确规定了谁可以投资、投资多少以及通过何种渠道投资。目前存在4种机制——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CIBM)和债券通(Bond Connect)——但刘洁指出,关键是“持有的债券在不同机制之间不可互换”,因此,可以投资的投资者无法在不同机制之间合并或转移所持债券。此外,这些机制有不同的开户流程和跨境汇款规定,显得更加混乱。

境外投资者增多,可能意味着中国金融体系将面临更大的改革压力。在很多方面,境外投资者已经表达了诉求。例如,瑞银的布里斯科告诉FT Alphaville,他希望能够用在岸人民币与多个交易对手进行交易,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与一家托管机构进行交易。此外,他还希望利用在岸期货合约。

但在经济学家乔治•马格努斯(George Magnus)看来,中国政府大力转变监管架构和政策立场的意愿是有限的。马格努斯曾担任瑞银投资银行的高级顾问,最近出版了《Red Flags: Why Xi's China is in Jeopardy》一书。马格努斯向FT Alphaville着重提到了中国官员实施政策改革的方式。他说,改革计划经常未经征询意见就推出,迅速宣布,不给外界多少准备的机会。此外,众多监管机构奉行不同的监管标准,且迄今几乎未见整合这些标准的努力。

然而,马格努斯向FT Alphaville指出,最大的障碍是共产党“对控制权的怯懦渴求”。用他的话说:“官员们非常不愿意让中国资本市场融入全球,因为这意味着一定程度上要受制于国际影响,而这正是他们不愿看到的。他们不喜欢美元的主导地位,也不喜欢不得不依据对美国利率的预期来管理本国汇率。”

这种情况短期内不太可能改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债市离“受欢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发布日期:2019-04-03 06:24
摘要」被纳入彭博指数将为中国债券吸引来大量外国投资,但要使中国债市真正对外资具有吸引力,中国还需要克服多重障碍。



撰文 /  科尔比•史密斯

■ 彭博(Bloomberg)开始将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Bloomberg Barclays Global Aggregate Index),这对中国金融市场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虽然“入指”是朝着使中国金融资产进一步融入全球生态系统的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也绝非一颗灵丹妙药。实际上,要建设一个开放、透明、对外国投资者具有吸引力的债券市场,中国还面临许多障碍。

在瑞银资产管理公司(UBS Asset Management)亚太固定收益主管海登•布里斯科(Hayden Briscoe)看来,中国境内债券被纳入指数是“全球资本市场多少年来的最大变化……世界历史上从未有过一个如此庞大的债券市场没被纳入指数。”

规模13万亿美元的中国债券市场,是仅次于美国和日本的全球第三大债券市场。布里斯科对FT Alphaville表示,被纳入指数后,中国债券市场规模用不了多久就将升至全球第二。

首先,外资流入势必将大增(类似今年早些时候MSCI提高中国A股在其指数中权重带来的结果)。

汇丰(HSBC)估计,未来几年,将有约3000亿美元流入中国债券市场,尤其是如果富时罗素(FTSE Russell)、摩根大通(JPMorgan)等指数提供商效仿彭博的话。布里斯科更为乐观,称未来几年或将有多达5000亿美元的被动资金流入中国债券市场。他认为,如果算入来自主动投资者、各国央行及主权财富基金的资金,中国债券市场在未来5年左右的时间内有望流入数万亿美元资金。

境外投资者所持中国境内固定收益资产已从3年前的0.7万亿元人民币增至目前的约1.7万亿元人民币。按当前汇率计算,这相当于约2500亿美元。

“入指”还包含了一个信号——中国如今已是资本市场上的重要角色。考虑到中国的经济实力(贡献全球GDP的33%),许多投资者表示,中国金融市场获得与之相称的分量十分合宜。此外,随着经常账户收支逐渐转向逆差,中国需要所有其能够得到的外资。有鉴于此,布里斯科表示,继续开放国内金融行业符合中国政府的利益。

此外,2015年实施的预算法授权省级政府在资本市场发行地方政府债券举债,而不必非得从银行借款。布里斯科告诉FT Alphaville:“(中国的)贷款和债券市场之间此刻正在发生结构性转移。”

“入指”无疑将加速这种转移,但中国在打造有深度、有活力的金融市场的道路上仍面临障碍。

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期出版的一本书中,渣打银行中国宏观策略部主管刘洁(Becky Liu)表示,最大的障碍来自税收方面。虽然去年11月中国有关部门确实宣布了对境外机构投资境内债券取得的利息收入3年免税,但刘洁指出,目前公布的细节很不充分。因此,她表示,缺乏清晰性是“最大障碍”,不利于激发外国投资者以更大兴趣投资中国固定收益资产。

市场流动性依然不高也是一大障碍。在国债换手率方面,中国排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前面,但落后于泰国、印度尼西亚和韩国。与美国、日本这样的金融大国相比,中国国债的换手率微不足道。

在中国债券被纳入指数后,流动性将得到改善,但同样,在这个问题上还有很多方面需要追赶。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刘洁给出了如下建议:“要提高在岸债券的流动性,需要使市场参与者进一步多元化;进一步发展利率衍生品,使投资者能够执行更多的对冲和交易策略,如发展具有流动性的掉期息差市场;扩大债券回购市场的参与;减少在岸债券市场的碎片化。”

碎片化是一个问题。中国政府近年来推出了许多令人困惑的“计划”,这些都明确规定了谁可以投资、投资多少以及通过何种渠道投资。目前存在4种机制——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CIBM)和债券通(Bond Connect)——但刘洁指出,关键是“持有的债券在不同机制之间不可互换”,因此,可以投资的投资者无法在不同机制之间合并或转移所持债券。此外,这些机制有不同的开户流程和跨境汇款规定,显得更加混乱。

境外投资者增多,可能意味着中国金融体系将面临更大的改革压力。在很多方面,境外投资者已经表达了诉求。例如,瑞银的布里斯科告诉FT Alphaville,他希望能够用在岸人民币与多个交易对手进行交易,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与一家托管机构进行交易。此外,他还希望利用在岸期货合约。

但在经济学家乔治•马格努斯(George Magnus)看来,中国政府大力转变监管架构和政策立场的意愿是有限的。马格努斯曾担任瑞银投资银行的高级顾问,最近出版了《Red Flags: Why Xi's China is in Jeopardy》一书。马格努斯向FT Alphaville着重提到了中国官员实施政策改革的方式。他说,改革计划经常未经征询意见就推出,迅速宣布,不给外界多少准备的机会。此外,众多监管机构奉行不同的监管标准,且迄今几乎未见整合这些标准的努力。

然而,马格努斯向FT Alphaville指出,最大的障碍是共产党“对控制权的怯懦渴求”。用他的话说:“官员们非常不愿意让中国资本市场融入全球,因为这意味着一定程度上要受制于国际影响,而这正是他们不愿看到的。他们不喜欢美元的主导地位,也不喜欢不得不依据对美国利率的预期来管理本国汇率。”

这种情况短期内不太可能改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被纳入彭博指数将为中国债券吸引来大量外国投资,但要使中国债市真正对外资具有吸引力,中国还需要克服多重障碍。



撰文 /  科尔比•史密斯

■ 彭博(Bloomberg)开始将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Bloomberg Barclays Global Aggregate Index),这对中国金融市场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虽然“入指”是朝着使中国金融资产进一步融入全球生态系统的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也绝非一颗灵丹妙药。实际上,要建设一个开放、透明、对外国投资者具有吸引力的债券市场,中国还面临许多障碍。

在瑞银资产管理公司(UBS Asset Management)亚太固定收益主管海登•布里斯科(Hayden Briscoe)看来,中国境内债券被纳入指数是“全球资本市场多少年来的最大变化……世界历史上从未有过一个如此庞大的债券市场没被纳入指数。”

规模13万亿美元的中国债券市场,是仅次于美国和日本的全球第三大债券市场。布里斯科对FT Alphaville表示,被纳入指数后,中国债券市场规模用不了多久就将升至全球第二。

首先,外资流入势必将大增(类似今年早些时候MSCI提高中国A股在其指数中权重带来的结果)。

汇丰(HSBC)估计,未来几年,将有约3000亿美元流入中国债券市场,尤其是如果富时罗素(FTSE Russell)、摩根大通(JPMorgan)等指数提供商效仿彭博的话。布里斯科更为乐观,称未来几年或将有多达5000亿美元的被动资金流入中国债券市场。他认为,如果算入来自主动投资者、各国央行及主权财富基金的资金,中国债券市场在未来5年左右的时间内有望流入数万亿美元资金。

境外投资者所持中国境内固定收益资产已从3年前的0.7万亿元人民币增至目前的约1.7万亿元人民币。按当前汇率计算,这相当于约2500亿美元。

“入指”还包含了一个信号——中国如今已是资本市场上的重要角色。考虑到中国的经济实力(贡献全球GDP的33%),许多投资者表示,中国金融市场获得与之相称的分量十分合宜。此外,随着经常账户收支逐渐转向逆差,中国需要所有其能够得到的外资。有鉴于此,布里斯科表示,继续开放国内金融行业符合中国政府的利益。

此外,2015年实施的预算法授权省级政府在资本市场发行地方政府债券举债,而不必非得从银行借款。布里斯科告诉FT Alphaville:“(中国的)贷款和债券市场之间此刻正在发生结构性转移。”

“入指”无疑将加速这种转移,但中国在打造有深度、有活力的金融市场的道路上仍面临障碍。

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期出版的一本书中,渣打银行中国宏观策略部主管刘洁(Becky Liu)表示,最大的障碍来自税收方面。虽然去年11月中国有关部门确实宣布了对境外机构投资境内债券取得的利息收入3年免税,但刘洁指出,目前公布的细节很不充分。因此,她表示,缺乏清晰性是“最大障碍”,不利于激发外国投资者以更大兴趣投资中国固定收益资产。

市场流动性依然不高也是一大障碍。在国债换手率方面,中国排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前面,但落后于泰国、印度尼西亚和韩国。与美国、日本这样的金融大国相比,中国国债的换手率微不足道。

在中国债券被纳入指数后,流动性将得到改善,但同样,在这个问题上还有很多方面需要追赶。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刘洁给出了如下建议:“要提高在岸债券的流动性,需要使市场参与者进一步多元化;进一步发展利率衍生品,使投资者能够执行更多的对冲和交易策略,如发展具有流动性的掉期息差市场;扩大债券回购市场的参与;减少在岸债券市场的碎片化。”

碎片化是一个问题。中国政府近年来推出了许多令人困惑的“计划”,这些都明确规定了谁可以投资、投资多少以及通过何种渠道投资。目前存在4种机制——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CIBM)和债券通(Bond Connect)——但刘洁指出,关键是“持有的债券在不同机制之间不可互换”,因此,可以投资的投资者无法在不同机制之间合并或转移所持债券。此外,这些机制有不同的开户流程和跨境汇款规定,显得更加混乱。

境外投资者增多,可能意味着中国金融体系将面临更大的改革压力。在很多方面,境外投资者已经表达了诉求。例如,瑞银的布里斯科告诉FT Alphaville,他希望能够用在岸人民币与多个交易对手进行交易,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与一家托管机构进行交易。此外,他还希望利用在岸期货合约。

但在经济学家乔治•马格努斯(George Magnus)看来,中国政府大力转变监管架构和政策立场的意愿是有限的。马格努斯曾担任瑞银投资银行的高级顾问,最近出版了《Red Flags: Why Xi's China is in Jeopardy》一书。马格努斯向FT Alphaville着重提到了中国官员实施政策改革的方式。他说,改革计划经常未经征询意见就推出,迅速宣布,不给外界多少准备的机会。此外,众多监管机构奉行不同的监管标准,且迄今几乎未见整合这些标准的努力。

然而,马格努斯向FT Alphaville指出,最大的障碍是共产党“对控制权的怯懦渴求”。用他的话说:“官员们非常不愿意让中国资本市场融入全球,因为这意味着一定程度上要受制于国际影响,而这正是他们不愿看到的。他们不喜欢美元的主导地位,也不喜欢不得不依据对美国利率的预期来管理本国汇率。”

这种情况短期内不太可能改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债市离“受欢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发布日期:2019-04-03 06:24
摘要」被纳入彭博指数将为中国债券吸引来大量外国投资,但要使中国债市真正对外资具有吸引力,中国还需要克服多重障碍。



撰文 /  科尔比•史密斯

■ 彭博(Bloomberg)开始将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Bloomberg Barclays Global Aggregate Index),这对中国金融市场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虽然“入指”是朝着使中国金融资产进一步融入全球生态系统的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也绝非一颗灵丹妙药。实际上,要建设一个开放、透明、对外国投资者具有吸引力的债券市场,中国还面临许多障碍。

在瑞银资产管理公司(UBS Asset Management)亚太固定收益主管海登•布里斯科(Hayden Briscoe)看来,中国境内债券被纳入指数是“全球资本市场多少年来的最大变化……世界历史上从未有过一个如此庞大的债券市场没被纳入指数。”

规模13万亿美元的中国债券市场,是仅次于美国和日本的全球第三大债券市场。布里斯科对FT Alphaville表示,被纳入指数后,中国债券市场规模用不了多久就将升至全球第二。

首先,外资流入势必将大增(类似今年早些时候MSCI提高中国A股在其指数中权重带来的结果)。

汇丰(HSBC)估计,未来几年,将有约3000亿美元流入中国债券市场,尤其是如果富时罗素(FTSE Russell)、摩根大通(JPMorgan)等指数提供商效仿彭博的话。布里斯科更为乐观,称未来几年或将有多达5000亿美元的被动资金流入中国债券市场。他认为,如果算入来自主动投资者、各国央行及主权财富基金的资金,中国债券市场在未来5年左右的时间内有望流入数万亿美元资金。

境外投资者所持中国境内固定收益资产已从3年前的0.7万亿元人民币增至目前的约1.7万亿元人民币。按当前汇率计算,这相当于约2500亿美元。

“入指”还包含了一个信号——中国如今已是资本市场上的重要角色。考虑到中国的经济实力(贡献全球GDP的33%),许多投资者表示,中国金融市场获得与之相称的分量十分合宜。此外,随着经常账户收支逐渐转向逆差,中国需要所有其能够得到的外资。有鉴于此,布里斯科表示,继续开放国内金融行业符合中国政府的利益。

此外,2015年实施的预算法授权省级政府在资本市场发行地方政府债券举债,而不必非得从银行借款。布里斯科告诉FT Alphaville:“(中国的)贷款和债券市场之间此刻正在发生结构性转移。”

“入指”无疑将加速这种转移,但中国在打造有深度、有活力的金融市场的道路上仍面临障碍。

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期出版的一本书中,渣打银行中国宏观策略部主管刘洁(Becky Liu)表示,最大的障碍来自税收方面。虽然去年11月中国有关部门确实宣布了对境外机构投资境内债券取得的利息收入3年免税,但刘洁指出,目前公布的细节很不充分。因此,她表示,缺乏清晰性是“最大障碍”,不利于激发外国投资者以更大兴趣投资中国固定收益资产。

市场流动性依然不高也是一大障碍。在国债换手率方面,中国排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前面,但落后于泰国、印度尼西亚和韩国。与美国、日本这样的金融大国相比,中国国债的换手率微不足道。

在中国债券被纳入指数后,流动性将得到改善,但同样,在这个问题上还有很多方面需要追赶。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刘洁给出了如下建议:“要提高在岸债券的流动性,需要使市场参与者进一步多元化;进一步发展利率衍生品,使投资者能够执行更多的对冲和交易策略,如发展具有流动性的掉期息差市场;扩大债券回购市场的参与;减少在岸债券市场的碎片化。”

碎片化是一个问题。中国政府近年来推出了许多令人困惑的“计划”,这些都明确规定了谁可以投资、投资多少以及通过何种渠道投资。目前存在4种机制——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CIBM)和债券通(Bond Connect)——但刘洁指出,关键是“持有的债券在不同机制之间不可互换”,因此,可以投资的投资者无法在不同机制之间合并或转移所持债券。此外,这些机制有不同的开户流程和跨境汇款规定,显得更加混乱。

境外投资者增多,可能意味着中国金融体系将面临更大的改革压力。在很多方面,境外投资者已经表达了诉求。例如,瑞银的布里斯科告诉FT Alphaville,他希望能够用在岸人民币与多个交易对手进行交易,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与一家托管机构进行交易。此外,他还希望利用在岸期货合约。

但在经济学家乔治•马格努斯(George Magnus)看来,中国政府大力转变监管架构和政策立场的意愿是有限的。马格努斯曾担任瑞银投资银行的高级顾问,最近出版了《Red Flags: Why Xi's China is in Jeopardy》一书。马格努斯向FT Alphaville着重提到了中国官员实施政策改革的方式。他说,改革计划经常未经征询意见就推出,迅速宣布,不给外界多少准备的机会。此外,众多监管机构奉行不同的监管标准,且迄今几乎未见整合这些标准的努力。

然而,马格努斯向FT Alphaville指出,最大的障碍是共产党“对控制权的怯懦渴求”。用他的话说:“官员们非常不愿意让中国资本市场融入全球,因为这意味着一定程度上要受制于国际影响,而这正是他们不愿看到的。他们不喜欢美元的主导地位,也不喜欢不得不依据对美国利率的预期来管理本国汇率。”

这种情况短期内不太可能改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被纳入彭博指数将为中国债券吸引来大量外国投资,但要使中国债市真正对外资具有吸引力,中国还需要克服多重障碍。



撰文 /  科尔比•史密斯

■ 彭博(Bloomberg)开始将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Bloomberg Barclays Global Aggregate Index),这对中国金融市场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虽然“入指”是朝着使中国金融资产进一步融入全球生态系统的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也绝非一颗灵丹妙药。实际上,要建设一个开放、透明、对外国投资者具有吸引力的债券市场,中国还面临许多障碍。

在瑞银资产管理公司(UBS Asset Management)亚太固定收益主管海登•布里斯科(Hayden Briscoe)看来,中国境内债券被纳入指数是“全球资本市场多少年来的最大变化……世界历史上从未有过一个如此庞大的债券市场没被纳入指数。”

规模13万亿美元的中国债券市场,是仅次于美国和日本的全球第三大债券市场。布里斯科对FT Alphaville表示,被纳入指数后,中国债券市场规模用不了多久就将升至全球第二。

首先,外资流入势必将大增(类似今年早些时候MSCI提高中国A股在其指数中权重带来的结果)。

汇丰(HSBC)估计,未来几年,将有约3000亿美元流入中国债券市场,尤其是如果富时罗素(FTSE Russell)、摩根大通(JPMorgan)等指数提供商效仿彭博的话。布里斯科更为乐观,称未来几年或将有多达5000亿美元的被动资金流入中国债券市场。他认为,如果算入来自主动投资者、各国央行及主权财富基金的资金,中国债券市场在未来5年左右的时间内有望流入数万亿美元资金。

境外投资者所持中国境内固定收益资产已从3年前的0.7万亿元人民币增至目前的约1.7万亿元人民币。按当前汇率计算,这相当于约2500亿美元。

“入指”还包含了一个信号——中国如今已是资本市场上的重要角色。考虑到中国的经济实力(贡献全球GDP的33%),许多投资者表示,中国金融市场获得与之相称的分量十分合宜。此外,随着经常账户收支逐渐转向逆差,中国需要所有其能够得到的外资。有鉴于此,布里斯科表示,继续开放国内金融行业符合中国政府的利益。

此外,2015年实施的预算法授权省级政府在资本市场发行地方政府债券举债,而不必非得从银行借款。布里斯科告诉FT Alphaville:“(中国的)贷款和债券市场之间此刻正在发生结构性转移。”

“入指”无疑将加速这种转移,但中国在打造有深度、有活力的金融市场的道路上仍面临障碍。

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期出版的一本书中,渣打银行中国宏观策略部主管刘洁(Becky Liu)表示,最大的障碍来自税收方面。虽然去年11月中国有关部门确实宣布了对境外机构投资境内债券取得的利息收入3年免税,但刘洁指出,目前公布的细节很不充分。因此,她表示,缺乏清晰性是“最大障碍”,不利于激发外国投资者以更大兴趣投资中国固定收益资产。

市场流动性依然不高也是一大障碍。在国债换手率方面,中国排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前面,但落后于泰国、印度尼西亚和韩国。与美国、日本这样的金融大国相比,中国国债的换手率微不足道。

在中国债券被纳入指数后,流动性将得到改善,但同样,在这个问题上还有很多方面需要追赶。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刘洁给出了如下建议:“要提高在岸债券的流动性,需要使市场参与者进一步多元化;进一步发展利率衍生品,使投资者能够执行更多的对冲和交易策略,如发展具有流动性的掉期息差市场;扩大债券回购市场的参与;减少在岸债券市场的碎片化。”

碎片化是一个问题。中国政府近年来推出了许多令人困惑的“计划”,这些都明确规定了谁可以投资、投资多少以及通过何种渠道投资。目前存在4种机制——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CIBM)和债券通(Bond Connect)——但刘洁指出,关键是“持有的债券在不同机制之间不可互换”,因此,可以投资的投资者无法在不同机制之间合并或转移所持债券。此外,这些机制有不同的开户流程和跨境汇款规定,显得更加混乱。

境外投资者增多,可能意味着中国金融体系将面临更大的改革压力。在很多方面,境外投资者已经表达了诉求。例如,瑞银的布里斯科告诉FT Alphaville,他希望能够用在岸人民币与多个交易对手进行交易,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与一家托管机构进行交易。此外,他还希望利用在岸期货合约。

但在经济学家乔治•马格努斯(George Magnus)看来,中国政府大力转变监管架构和政策立场的意愿是有限的。马格努斯曾担任瑞银投资银行的高级顾问,最近出版了《Red Flags: Why Xi's China is in Jeopardy》一书。马格努斯向FT Alphaville着重提到了中国官员实施政策改革的方式。他说,改革计划经常未经征询意见就推出,迅速宣布,不给外界多少准备的机会。此外,众多监管机构奉行不同的监管标准,且迄今几乎未见整合这些标准的努力。

然而,马格努斯向FT Alphaville指出,最大的障碍是共产党“对控制权的怯懦渴求”。用他的话说:“官员们非常不愿意让中国资本市场融入全球,因为这意味着一定程度上要受制于国际影响,而这正是他们不愿看到的。他们不喜欢美元的主导地位,也不喜欢不得不依据对美国利率的预期来管理本国汇率。”

这种情况短期内不太可能改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