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既然金融危机已经过去,G20是时候着手解决老龄化和全球失衡这两个拖累经济增长的长期结构性问题了。



撰文 /  麻生太郎 

■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十年来,贸易紧张局势不断加剧,对多边主义的信心受到挑战——多边主义是二战以来繁荣稳定的支柱。与此同时,社会不平等日益扩大正在削弱民主制度的基础。

在这个时候,GDP总和占全球85%的二十国集团(G20)国家有责任坚守其长期以来的使命:确保“强劲、可持续、平衡和包容性的增长”。

日本正在积极承担G20主席国的角色,为今年6月份的大阪峰会以及福冈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做准备。我在2008年出席了首届G20峰会,我相信该集团有能力在应对国际社会面临的挑战方面展开合作。

既然金融危机已经过去(虽然金融稳定面临的风险依然存在),现在是G20着手解决拖累经济增长的长期结构性问题的时候了,即老龄化和全球失衡问题。

寿命延长是一种福祉,但人口老龄化对许多国家的增长产生了影响。劳动力萎缩给产出带来压力,并随着增长前景变差使投资机会减少。与此同时,养老金和公共医疗体系等与年龄相关的支出不断增加,这往往会削弱财政平衡。人口快速老龄化的国家现在需要储蓄以备未来之需,并将资本输出到人口较为年轻但资本短缺、有着大量投资机会的国家。

要注意的是:今天的老年人(包括我自己,今年78岁)比前几代人更健康。利用健康老年人口的潜力可能是应对人口老龄化对增长的负面影响的重要途径。

老龄化不仅仅是发达国家的问题。它还影响新兴经济体。目前一些新兴经济体变老的速度比发达经济体之前的老龄化速度还快。对于这些国家而言,扩大社会保障覆盖范围同时维持增长和财政的可持续性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分享G20各国的最佳实践,不管是对老龄化国家还是对人口较为年轻的新兴经济体都有帮助。

全球贸易不平衡问题也日益紧迫。赤字经济体和盈余经济体之间激烈的争论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紧张局势正在加剧,许多国家出台了加征关税和非关税措施。在日本担任主席国期间,G20正在探索缓解这一问题的政策选择。

如今的国家经常账户看起来与教科书带给我们的预期大为不同。货物贸易传统上是经常账户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今让位于其他部分,例如外国投资收益和服务贸易。2017年,由于外国投资收益(占GDP的3.6%),日本的经常账户盈余占GDP的4%。英国经常账户赤字占GDP的3.8%,反映商品贸易的巨额逆差,而其服务贸易顺差为GDP的5.4%。

一个国家的经常账户余额反映了其增长的构成和性质。换言之,全球失衡意味着根本性的国内失衡。这里面有多重因素的作用,从企业过度储蓄到社会保障覆盖率不足,再到资产市场过热——正如2008年危机爆发前所看到的那样。

G20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于今年4月10日在华盛顿举行关于全球失衡的联合研讨会,这将为政策制定者和学术界人士提供一个探讨此类问题的理想场所。我期待通过G20促进国际社会更紧密合作,从而帮助建立一个更加繁荣和稳定的世界。■

本文作者为日本副首相兼财政大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G20当务之急是解决老龄化和全球贸易失衡问题

发布日期:2019-04-02 07:03
摘要」既然金融危机已经过去,G20是时候着手解决老龄化和全球失衡这两个拖累经济增长的长期结构性问题了。



撰文 /  麻生太郎 

■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十年来,贸易紧张局势不断加剧,对多边主义的信心受到挑战——多边主义是二战以来繁荣稳定的支柱。与此同时,社会不平等日益扩大正在削弱民主制度的基础。

在这个时候,GDP总和占全球85%的二十国集团(G20)国家有责任坚守其长期以来的使命:确保“强劲、可持续、平衡和包容性的增长”。

日本正在积极承担G20主席国的角色,为今年6月份的大阪峰会以及福冈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做准备。我在2008年出席了首届G20峰会,我相信该集团有能力在应对国际社会面临的挑战方面展开合作。

既然金融危机已经过去(虽然金融稳定面临的风险依然存在),现在是G20着手解决拖累经济增长的长期结构性问题的时候了,即老龄化和全球失衡问题。

寿命延长是一种福祉,但人口老龄化对许多国家的增长产生了影响。劳动力萎缩给产出带来压力,并随着增长前景变差使投资机会减少。与此同时,养老金和公共医疗体系等与年龄相关的支出不断增加,这往往会削弱财政平衡。人口快速老龄化的国家现在需要储蓄以备未来之需,并将资本输出到人口较为年轻但资本短缺、有着大量投资机会的国家。

要注意的是:今天的老年人(包括我自己,今年78岁)比前几代人更健康。利用健康老年人口的潜力可能是应对人口老龄化对增长的负面影响的重要途径。

老龄化不仅仅是发达国家的问题。它还影响新兴经济体。目前一些新兴经济体变老的速度比发达经济体之前的老龄化速度还快。对于这些国家而言,扩大社会保障覆盖范围同时维持增长和财政的可持续性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分享G20各国的最佳实践,不管是对老龄化国家还是对人口较为年轻的新兴经济体都有帮助。

全球贸易不平衡问题也日益紧迫。赤字经济体和盈余经济体之间激烈的争论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紧张局势正在加剧,许多国家出台了加征关税和非关税措施。在日本担任主席国期间,G20正在探索缓解这一问题的政策选择。

如今的国家经常账户看起来与教科书带给我们的预期大为不同。货物贸易传统上是经常账户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今让位于其他部分,例如外国投资收益和服务贸易。2017年,由于外国投资收益(占GDP的3.6%),日本的经常账户盈余占GDP的4%。英国经常账户赤字占GDP的3.8%,反映商品贸易的巨额逆差,而其服务贸易顺差为GDP的5.4%。

一个国家的经常账户余额反映了其增长的构成和性质。换言之,全球失衡意味着根本性的国内失衡。这里面有多重因素的作用,从企业过度储蓄到社会保障覆盖率不足,再到资产市场过热——正如2008年危机爆发前所看到的那样。

G20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于今年4月10日在华盛顿举行关于全球失衡的联合研讨会,这将为政策制定者和学术界人士提供一个探讨此类问题的理想场所。我期待通过G20促进国际社会更紧密合作,从而帮助建立一个更加繁荣和稳定的世界。■

本文作者为日本副首相兼财政大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既然金融危机已经过去,G20是时候着手解决老龄化和全球失衡这两个拖累经济增长的长期结构性问题了。



撰文 /  麻生太郎 

■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十年来,贸易紧张局势不断加剧,对多边主义的信心受到挑战——多边主义是二战以来繁荣稳定的支柱。与此同时,社会不平等日益扩大正在削弱民主制度的基础。

在这个时候,GDP总和占全球85%的二十国集团(G20)国家有责任坚守其长期以来的使命:确保“强劲、可持续、平衡和包容性的增长”。

日本正在积极承担G20主席国的角色,为今年6月份的大阪峰会以及福冈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做准备。我在2008年出席了首届G20峰会,我相信该集团有能力在应对国际社会面临的挑战方面展开合作。

既然金融危机已经过去(虽然金融稳定面临的风险依然存在),现在是G20着手解决拖累经济增长的长期结构性问题的时候了,即老龄化和全球失衡问题。

寿命延长是一种福祉,但人口老龄化对许多国家的增长产生了影响。劳动力萎缩给产出带来压力,并随着增长前景变差使投资机会减少。与此同时,养老金和公共医疗体系等与年龄相关的支出不断增加,这往往会削弱财政平衡。人口快速老龄化的国家现在需要储蓄以备未来之需,并将资本输出到人口较为年轻但资本短缺、有着大量投资机会的国家。

要注意的是:今天的老年人(包括我自己,今年78岁)比前几代人更健康。利用健康老年人口的潜力可能是应对人口老龄化对增长的负面影响的重要途径。

老龄化不仅仅是发达国家的问题。它还影响新兴经济体。目前一些新兴经济体变老的速度比发达经济体之前的老龄化速度还快。对于这些国家而言,扩大社会保障覆盖范围同时维持增长和财政的可持续性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分享G20各国的最佳实践,不管是对老龄化国家还是对人口较为年轻的新兴经济体都有帮助。

全球贸易不平衡问题也日益紧迫。赤字经济体和盈余经济体之间激烈的争论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紧张局势正在加剧,许多国家出台了加征关税和非关税措施。在日本担任主席国期间,G20正在探索缓解这一问题的政策选择。

如今的国家经常账户看起来与教科书带给我们的预期大为不同。货物贸易传统上是经常账户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今让位于其他部分,例如外国投资收益和服务贸易。2017年,由于外国投资收益(占GDP的3.6%),日本的经常账户盈余占GDP的4%。英国经常账户赤字占GDP的3.8%,反映商品贸易的巨额逆差,而其服务贸易顺差为GDP的5.4%。

一个国家的经常账户余额反映了其增长的构成和性质。换言之,全球失衡意味着根本性的国内失衡。这里面有多重因素的作用,从企业过度储蓄到社会保障覆盖率不足,再到资产市场过热——正如2008年危机爆发前所看到的那样。

G20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于今年4月10日在华盛顿举行关于全球失衡的联合研讨会,这将为政策制定者和学术界人士提供一个探讨此类问题的理想场所。我期待通过G20促进国际社会更紧密合作,从而帮助建立一个更加繁荣和稳定的世界。■

本文作者为日本副首相兼财政大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G20当务之急是解决老龄化和全球贸易失衡问题

发布日期:2019-04-02 07:03
摘要」既然金融危机已经过去,G20是时候着手解决老龄化和全球失衡这两个拖累经济增长的长期结构性问题了。



撰文 /  麻生太郎 

■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十年来,贸易紧张局势不断加剧,对多边主义的信心受到挑战——多边主义是二战以来繁荣稳定的支柱。与此同时,社会不平等日益扩大正在削弱民主制度的基础。

在这个时候,GDP总和占全球85%的二十国集团(G20)国家有责任坚守其长期以来的使命:确保“强劲、可持续、平衡和包容性的增长”。

日本正在积极承担G20主席国的角色,为今年6月份的大阪峰会以及福冈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做准备。我在2008年出席了首届G20峰会,我相信该集团有能力在应对国际社会面临的挑战方面展开合作。

既然金融危机已经过去(虽然金融稳定面临的风险依然存在),现在是G20着手解决拖累经济增长的长期结构性问题的时候了,即老龄化和全球失衡问题。

寿命延长是一种福祉,但人口老龄化对许多国家的增长产生了影响。劳动力萎缩给产出带来压力,并随着增长前景变差使投资机会减少。与此同时,养老金和公共医疗体系等与年龄相关的支出不断增加,这往往会削弱财政平衡。人口快速老龄化的国家现在需要储蓄以备未来之需,并将资本输出到人口较为年轻但资本短缺、有着大量投资机会的国家。

要注意的是:今天的老年人(包括我自己,今年78岁)比前几代人更健康。利用健康老年人口的潜力可能是应对人口老龄化对增长的负面影响的重要途径。

老龄化不仅仅是发达国家的问题。它还影响新兴经济体。目前一些新兴经济体变老的速度比发达经济体之前的老龄化速度还快。对于这些国家而言,扩大社会保障覆盖范围同时维持增长和财政的可持续性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分享G20各国的最佳实践,不管是对老龄化国家还是对人口较为年轻的新兴经济体都有帮助。

全球贸易不平衡问题也日益紧迫。赤字经济体和盈余经济体之间激烈的争论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紧张局势正在加剧,许多国家出台了加征关税和非关税措施。在日本担任主席国期间,G20正在探索缓解这一问题的政策选择。

如今的国家经常账户看起来与教科书带给我们的预期大为不同。货物贸易传统上是经常账户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今让位于其他部分,例如外国投资收益和服务贸易。2017年,由于外国投资收益(占GDP的3.6%),日本的经常账户盈余占GDP的4%。英国经常账户赤字占GDP的3.8%,反映商品贸易的巨额逆差,而其服务贸易顺差为GDP的5.4%。

一个国家的经常账户余额反映了其增长的构成和性质。换言之,全球失衡意味着根本性的国内失衡。这里面有多重因素的作用,从企业过度储蓄到社会保障覆盖率不足,再到资产市场过热——正如2008年危机爆发前所看到的那样。

G20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于今年4月10日在华盛顿举行关于全球失衡的联合研讨会,这将为政策制定者和学术界人士提供一个探讨此类问题的理想场所。我期待通过G20促进国际社会更紧密合作,从而帮助建立一个更加繁荣和稳定的世界。■

本文作者为日本副首相兼财政大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既然金融危机已经过去,G20是时候着手解决老龄化和全球失衡这两个拖累经济增长的长期结构性问题了。



撰文 /  麻生太郎 

■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十年来,贸易紧张局势不断加剧,对多边主义的信心受到挑战——多边主义是二战以来繁荣稳定的支柱。与此同时,社会不平等日益扩大正在削弱民主制度的基础。

在这个时候,GDP总和占全球85%的二十国集团(G20)国家有责任坚守其长期以来的使命:确保“强劲、可持续、平衡和包容性的增长”。

日本正在积极承担G20主席国的角色,为今年6月份的大阪峰会以及福冈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做准备。我在2008年出席了首届G20峰会,我相信该集团有能力在应对国际社会面临的挑战方面展开合作。

既然金融危机已经过去(虽然金融稳定面临的风险依然存在),现在是G20着手解决拖累经济增长的长期结构性问题的时候了,即老龄化和全球失衡问题。

寿命延长是一种福祉,但人口老龄化对许多国家的增长产生了影响。劳动力萎缩给产出带来压力,并随着增长前景变差使投资机会减少。与此同时,养老金和公共医疗体系等与年龄相关的支出不断增加,这往往会削弱财政平衡。人口快速老龄化的国家现在需要储蓄以备未来之需,并将资本输出到人口较为年轻但资本短缺、有着大量投资机会的国家。

要注意的是:今天的老年人(包括我自己,今年78岁)比前几代人更健康。利用健康老年人口的潜力可能是应对人口老龄化对增长的负面影响的重要途径。

老龄化不仅仅是发达国家的问题。它还影响新兴经济体。目前一些新兴经济体变老的速度比发达经济体之前的老龄化速度还快。对于这些国家而言,扩大社会保障覆盖范围同时维持增长和财政的可持续性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分享G20各国的最佳实践,不管是对老龄化国家还是对人口较为年轻的新兴经济体都有帮助。

全球贸易不平衡问题也日益紧迫。赤字经济体和盈余经济体之间激烈的争论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紧张局势正在加剧,许多国家出台了加征关税和非关税措施。在日本担任主席国期间,G20正在探索缓解这一问题的政策选择。

如今的国家经常账户看起来与教科书带给我们的预期大为不同。货物贸易传统上是经常账户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今让位于其他部分,例如外国投资收益和服务贸易。2017年,由于外国投资收益(占GDP的3.6%),日本的经常账户盈余占GDP的4%。英国经常账户赤字占GDP的3.8%,反映商品贸易的巨额逆差,而其服务贸易顺差为GDP的5.4%。

一个国家的经常账户余额反映了其增长的构成和性质。换言之,全球失衡意味着根本性的国内失衡。这里面有多重因素的作用,从企业过度储蓄到社会保障覆盖率不足,再到资产市场过热——正如2008年危机爆发前所看到的那样。

G20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于今年4月10日在华盛顿举行关于全球失衡的联合研讨会,这将为政策制定者和学术界人士提供一个探讨此类问题的理想场所。我期待通过G20促进国际社会更紧密合作,从而帮助建立一个更加繁荣和稳定的世界。■

本文作者为日本副首相兼财政大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