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和中国的贸易谈判代表就如何让北京方面收回中国严格的网络安全法争论不休,双方都在努力解决深层次的问题,以结束延续一年的关税之争。



撰文 / Lingling Wei / Bob Davis

■ 美国和中国的贸易谈判代表就如何让北京方面收回中国严格的网络安全法争论不休。目前双方正致力于解决深层次分歧,结束已持续一年的关税战。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上周五的讨论中,与中国信息安全法规、跨境数据流动以及云计算等高科技领域相关的问题占据了谈判议程。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一直敦促中国放宽对美国公司,尤其是大型科技公司的限制,称这些公司在这一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处于不公平的劣势。

华盛顿官员已表示,中国网络安全法给在中国运营的美国企业带来了严峻的挑战,因为该法律要求这些企业将敏感数据存储在中国境内,并要求它们倾向选用中国的网络设备而不是外国设备。

上述知情人士称,中国官员近几周表现出讨论这些问题的意愿,尝试为达成贸易协议扫清最后的障碍,他们此前将这些问题视为谈判禁区。

到目前为止,据两国政府的说法,双方均已在达成协议的方向上取得实质性进展;中方同意大幅增加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采购,并进一步向美国企业开放中国市场以及更好地保护美国知识产权。

白宫上周五表示,在围绕谈判和重要的下一步举措进行的开诚布公和具有建设性的讨论中,双方持续取得进展。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的一份声明表示,双方已讨论了协议文本并取得“新的进展”。

双方官员表示,目前,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为首的美方谈判代表和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为首的中方谈判代表正努力争取在4月底前达成一项协议。刘鹤计划于周三抵达华盛顿,继续展开谈判。

障碍依然存在,包括协议如何执行、美国和中国收回过去一年对数千亿美元商品征税措施的步伐以及技术相关问题。在代表们的谈判接近尾声之际,这些问题占用了更多时间。

颁布于2017年年中的这项法律是习近平将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全球互联网强国以及加强政府对信息控制计划的一部分。自法律颁布以来,中国有关部门已制定了数百条管理软件、路由器、交换机和防火墙等产品的规则和标准,使得跨国公司在华运营的难度进一步加大。

外国企业尤为关心的问题是对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营商进行严格安全检查、以确保数据系统安全可控的要求。到目前为止,北京方面尚未具体说明这些运营商范畴,但将其广泛定义为所拥有数据一旦泄露就会对国家安全和公众利益构成威胁的公司。

因此,在中国运营的美国公司,不论是科技公司,还是银行或能源公司,不得不将网络数据存储在中国,而且很多时候还必须从中国供应商那里购买服务器、路由器以及其他设备和产品。违规的公司可能会被吊销经营许可和执照。

据听取了相关简报的知情人士称,美国谈判人员一直施压中国就哪些公司可以算作“关键的信息基础设施”运营商做出清晰界定。了解中国谈判方案的知情人士称,在近几次的讨论中,中国官员提出,可以根据在华市场份额来界定此类运营商。如果一家在华美企只在行业中占据很小的市场份额,则不会受制于相关法规中的数据本地化要求。

中国谈判人员还提议进一步开放中国迅速增长的云计算行业。根据该方案,中国将允许外国云服务供应商在一个自贸区试运营,具体地点可能是在大数据中心贵阳。

据报道,这一云相关提议在美国引发质疑,一些科技公司高管认为此举有限,最终可能只会令一两家美国公司受益。

北京方面的云相关提议还要求放松网络安全法,以允许美国云服务提供商将其在华数据中心连接至其全球网络。

上周五中方采取另一个展示其市场开放姿态的举措,中国证券监管部门批准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 和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 8604.TO)在华设立持多数股权的合资证券公司。此举兑现了2017年11月的一项承诺,即允许外国投资银行在其中国合资公司中持有多数股权,将其持股比例上限从49%提高至51%。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将目标对准中国网络安全法

发布日期:2019-04-01 08:22
摘要」美国和中国的贸易谈判代表就如何让北京方面收回中国严格的网络安全法争论不休,双方都在努力解决深层次的问题,以结束延续一年的关税之争。



撰文 / Lingling Wei / Bob Davis

■ 美国和中国的贸易谈判代表就如何让北京方面收回中国严格的网络安全法争论不休。目前双方正致力于解决深层次分歧,结束已持续一年的关税战。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上周五的讨论中,与中国信息安全法规、跨境数据流动以及云计算等高科技领域相关的问题占据了谈判议程。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一直敦促中国放宽对美国公司,尤其是大型科技公司的限制,称这些公司在这一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处于不公平的劣势。

华盛顿官员已表示,中国网络安全法给在中国运营的美国企业带来了严峻的挑战,因为该法律要求这些企业将敏感数据存储在中国境内,并要求它们倾向选用中国的网络设备而不是外国设备。

上述知情人士称,中国官员近几周表现出讨论这些问题的意愿,尝试为达成贸易协议扫清最后的障碍,他们此前将这些问题视为谈判禁区。

到目前为止,据两国政府的说法,双方均已在达成协议的方向上取得实质性进展;中方同意大幅增加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采购,并进一步向美国企业开放中国市场以及更好地保护美国知识产权。

白宫上周五表示,在围绕谈判和重要的下一步举措进行的开诚布公和具有建设性的讨论中,双方持续取得进展。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的一份声明表示,双方已讨论了协议文本并取得“新的进展”。

双方官员表示,目前,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为首的美方谈判代表和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为首的中方谈判代表正努力争取在4月底前达成一项协议。刘鹤计划于周三抵达华盛顿,继续展开谈判。

障碍依然存在,包括协议如何执行、美国和中国收回过去一年对数千亿美元商品征税措施的步伐以及技术相关问题。在代表们的谈判接近尾声之际,这些问题占用了更多时间。

颁布于2017年年中的这项法律是习近平将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全球互联网强国以及加强政府对信息控制计划的一部分。自法律颁布以来,中国有关部门已制定了数百条管理软件、路由器、交换机和防火墙等产品的规则和标准,使得跨国公司在华运营的难度进一步加大。

外国企业尤为关心的问题是对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营商进行严格安全检查、以确保数据系统安全可控的要求。到目前为止,北京方面尚未具体说明这些运营商范畴,但将其广泛定义为所拥有数据一旦泄露就会对国家安全和公众利益构成威胁的公司。

因此,在中国运营的美国公司,不论是科技公司,还是银行或能源公司,不得不将网络数据存储在中国,而且很多时候还必须从中国供应商那里购买服务器、路由器以及其他设备和产品。违规的公司可能会被吊销经营许可和执照。

据听取了相关简报的知情人士称,美国谈判人员一直施压中国就哪些公司可以算作“关键的信息基础设施”运营商做出清晰界定。了解中国谈判方案的知情人士称,在近几次的讨论中,中国官员提出,可以根据在华市场份额来界定此类运营商。如果一家在华美企只在行业中占据很小的市场份额,则不会受制于相关法规中的数据本地化要求。

中国谈判人员还提议进一步开放中国迅速增长的云计算行业。根据该方案,中国将允许外国云服务供应商在一个自贸区试运营,具体地点可能是在大数据中心贵阳。

据报道,这一云相关提议在美国引发质疑,一些科技公司高管认为此举有限,最终可能只会令一两家美国公司受益。

北京方面的云相关提议还要求放松网络安全法,以允许美国云服务提供商将其在华数据中心连接至其全球网络。

上周五中方采取另一个展示其市场开放姿态的举措,中国证券监管部门批准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 和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 8604.TO)在华设立持多数股权的合资证券公司。此举兑现了2017年11月的一项承诺,即允许外国投资银行在其中国合资公司中持有多数股权,将其持股比例上限从49%提高至51%。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美国和中国的贸易谈判代表就如何让北京方面收回中国严格的网络安全法争论不休,双方都在努力解决深层次的问题,以结束延续一年的关税之争。



撰文 / Lingling Wei / Bob Davis

■ 美国和中国的贸易谈判代表就如何让北京方面收回中国严格的网络安全法争论不休。目前双方正致力于解决深层次分歧,结束已持续一年的关税战。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上周五的讨论中,与中国信息安全法规、跨境数据流动以及云计算等高科技领域相关的问题占据了谈判议程。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一直敦促中国放宽对美国公司,尤其是大型科技公司的限制,称这些公司在这一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处于不公平的劣势。

华盛顿官员已表示,中国网络安全法给在中国运营的美国企业带来了严峻的挑战,因为该法律要求这些企业将敏感数据存储在中国境内,并要求它们倾向选用中国的网络设备而不是外国设备。

上述知情人士称,中国官员近几周表现出讨论这些问题的意愿,尝试为达成贸易协议扫清最后的障碍,他们此前将这些问题视为谈判禁区。

到目前为止,据两国政府的说法,双方均已在达成协议的方向上取得实质性进展;中方同意大幅增加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采购,并进一步向美国企业开放中国市场以及更好地保护美国知识产权。

白宫上周五表示,在围绕谈判和重要的下一步举措进行的开诚布公和具有建设性的讨论中,双方持续取得进展。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的一份声明表示,双方已讨论了协议文本并取得“新的进展”。

双方官员表示,目前,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为首的美方谈判代表和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为首的中方谈判代表正努力争取在4月底前达成一项协议。刘鹤计划于周三抵达华盛顿,继续展开谈判。

障碍依然存在,包括协议如何执行、美国和中国收回过去一年对数千亿美元商品征税措施的步伐以及技术相关问题。在代表们的谈判接近尾声之际,这些问题占用了更多时间。

颁布于2017年年中的这项法律是习近平将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全球互联网强国以及加强政府对信息控制计划的一部分。自法律颁布以来,中国有关部门已制定了数百条管理软件、路由器、交换机和防火墙等产品的规则和标准,使得跨国公司在华运营的难度进一步加大。

外国企业尤为关心的问题是对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营商进行严格安全检查、以确保数据系统安全可控的要求。到目前为止,北京方面尚未具体说明这些运营商范畴,但将其广泛定义为所拥有数据一旦泄露就会对国家安全和公众利益构成威胁的公司。

因此,在中国运营的美国公司,不论是科技公司,还是银行或能源公司,不得不将网络数据存储在中国,而且很多时候还必须从中国供应商那里购买服务器、路由器以及其他设备和产品。违规的公司可能会被吊销经营许可和执照。

据听取了相关简报的知情人士称,美国谈判人员一直施压中国就哪些公司可以算作“关键的信息基础设施”运营商做出清晰界定。了解中国谈判方案的知情人士称,在近几次的讨论中,中国官员提出,可以根据在华市场份额来界定此类运营商。如果一家在华美企只在行业中占据很小的市场份额,则不会受制于相关法规中的数据本地化要求。

中国谈判人员还提议进一步开放中国迅速增长的云计算行业。根据该方案,中国将允许外国云服务供应商在一个自贸区试运营,具体地点可能是在大数据中心贵阳。

据报道,这一云相关提议在美国引发质疑,一些科技公司高管认为此举有限,最终可能只会令一两家美国公司受益。

北京方面的云相关提议还要求放松网络安全法,以允许美国云服务提供商将其在华数据中心连接至其全球网络。

上周五中方采取另一个展示其市场开放姿态的举措,中国证券监管部门批准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 和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 8604.TO)在华设立持多数股权的合资证券公司。此举兑现了2017年11月的一项承诺,即允许外国投资银行在其中国合资公司中持有多数股权,将其持股比例上限从49%提高至51%。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将目标对准中国网络安全法

发布日期:2019-04-01 08:22
摘要」美国和中国的贸易谈判代表就如何让北京方面收回中国严格的网络安全法争论不休,双方都在努力解决深层次的问题,以结束延续一年的关税之争。



撰文 / Lingling Wei / Bob Davis

■ 美国和中国的贸易谈判代表就如何让北京方面收回中国严格的网络安全法争论不休。目前双方正致力于解决深层次分歧,结束已持续一年的关税战。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上周五的讨论中,与中国信息安全法规、跨境数据流动以及云计算等高科技领域相关的问题占据了谈判议程。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一直敦促中国放宽对美国公司,尤其是大型科技公司的限制,称这些公司在这一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处于不公平的劣势。

华盛顿官员已表示,中国网络安全法给在中国运营的美国企业带来了严峻的挑战,因为该法律要求这些企业将敏感数据存储在中国境内,并要求它们倾向选用中国的网络设备而不是外国设备。

上述知情人士称,中国官员近几周表现出讨论这些问题的意愿,尝试为达成贸易协议扫清最后的障碍,他们此前将这些问题视为谈判禁区。

到目前为止,据两国政府的说法,双方均已在达成协议的方向上取得实质性进展;中方同意大幅增加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采购,并进一步向美国企业开放中国市场以及更好地保护美国知识产权。

白宫上周五表示,在围绕谈判和重要的下一步举措进行的开诚布公和具有建设性的讨论中,双方持续取得进展。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的一份声明表示,双方已讨论了协议文本并取得“新的进展”。

双方官员表示,目前,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为首的美方谈判代表和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为首的中方谈判代表正努力争取在4月底前达成一项协议。刘鹤计划于周三抵达华盛顿,继续展开谈判。

障碍依然存在,包括协议如何执行、美国和中国收回过去一年对数千亿美元商品征税措施的步伐以及技术相关问题。在代表们的谈判接近尾声之际,这些问题占用了更多时间。

颁布于2017年年中的这项法律是习近平将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全球互联网强国以及加强政府对信息控制计划的一部分。自法律颁布以来,中国有关部门已制定了数百条管理软件、路由器、交换机和防火墙等产品的规则和标准,使得跨国公司在华运营的难度进一步加大。

外国企业尤为关心的问题是对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营商进行严格安全检查、以确保数据系统安全可控的要求。到目前为止,北京方面尚未具体说明这些运营商范畴,但将其广泛定义为所拥有数据一旦泄露就会对国家安全和公众利益构成威胁的公司。

因此,在中国运营的美国公司,不论是科技公司,还是银行或能源公司,不得不将网络数据存储在中国,而且很多时候还必须从中国供应商那里购买服务器、路由器以及其他设备和产品。违规的公司可能会被吊销经营许可和执照。

据听取了相关简报的知情人士称,美国谈判人员一直施压中国就哪些公司可以算作“关键的信息基础设施”运营商做出清晰界定。了解中国谈判方案的知情人士称,在近几次的讨论中,中国官员提出,可以根据在华市场份额来界定此类运营商。如果一家在华美企只在行业中占据很小的市场份额,则不会受制于相关法规中的数据本地化要求。

中国谈判人员还提议进一步开放中国迅速增长的云计算行业。根据该方案,中国将允许外国云服务供应商在一个自贸区试运营,具体地点可能是在大数据中心贵阳。

据报道,这一云相关提议在美国引发质疑,一些科技公司高管认为此举有限,最终可能只会令一两家美国公司受益。

北京方面的云相关提议还要求放松网络安全法,以允许美国云服务提供商将其在华数据中心连接至其全球网络。

上周五中方采取另一个展示其市场开放姿态的举措,中国证券监管部门批准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 和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 8604.TO)在华设立持多数股权的合资证券公司。此举兑现了2017年11月的一项承诺,即允许外国投资银行在其中国合资公司中持有多数股权,将其持股比例上限从49%提高至51%。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美国和中国的贸易谈判代表就如何让北京方面收回中国严格的网络安全法争论不休,双方都在努力解决深层次的问题,以结束延续一年的关税之争。



撰文 / Lingling Wei / Bob Davis

■ 美国和中国的贸易谈判代表就如何让北京方面收回中国严格的网络安全法争论不休。目前双方正致力于解决深层次分歧,结束已持续一年的关税战。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上周五的讨论中,与中国信息安全法规、跨境数据流动以及云计算等高科技领域相关的问题占据了谈判议程。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一直敦促中国放宽对美国公司,尤其是大型科技公司的限制,称这些公司在这一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处于不公平的劣势。

华盛顿官员已表示,中国网络安全法给在中国运营的美国企业带来了严峻的挑战,因为该法律要求这些企业将敏感数据存储在中国境内,并要求它们倾向选用中国的网络设备而不是外国设备。

上述知情人士称,中国官员近几周表现出讨论这些问题的意愿,尝试为达成贸易协议扫清最后的障碍,他们此前将这些问题视为谈判禁区。

到目前为止,据两国政府的说法,双方均已在达成协议的方向上取得实质性进展;中方同意大幅增加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采购,并进一步向美国企业开放中国市场以及更好地保护美国知识产权。

白宫上周五表示,在围绕谈判和重要的下一步举措进行的开诚布公和具有建设性的讨论中,双方持续取得进展。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的一份声明表示,双方已讨论了协议文本并取得“新的进展”。

双方官员表示,目前,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为首的美方谈判代表和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为首的中方谈判代表正努力争取在4月底前达成一项协议。刘鹤计划于周三抵达华盛顿,继续展开谈判。

障碍依然存在,包括协议如何执行、美国和中国收回过去一年对数千亿美元商品征税措施的步伐以及技术相关问题。在代表们的谈判接近尾声之际,这些问题占用了更多时间。

颁布于2017年年中的这项法律是习近平将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全球互联网强国以及加强政府对信息控制计划的一部分。自法律颁布以来,中国有关部门已制定了数百条管理软件、路由器、交换机和防火墙等产品的规则和标准,使得跨国公司在华运营的难度进一步加大。

外国企业尤为关心的问题是对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营商进行严格安全检查、以确保数据系统安全可控的要求。到目前为止,北京方面尚未具体说明这些运营商范畴,但将其广泛定义为所拥有数据一旦泄露就会对国家安全和公众利益构成威胁的公司。

因此,在中国运营的美国公司,不论是科技公司,还是银行或能源公司,不得不将网络数据存储在中国,而且很多时候还必须从中国供应商那里购买服务器、路由器以及其他设备和产品。违规的公司可能会被吊销经营许可和执照。

据听取了相关简报的知情人士称,美国谈判人员一直施压中国就哪些公司可以算作“关键的信息基础设施”运营商做出清晰界定。了解中国谈判方案的知情人士称,在近几次的讨论中,中国官员提出,可以根据在华市场份额来界定此类运营商。如果一家在华美企只在行业中占据很小的市场份额,则不会受制于相关法规中的数据本地化要求。

中国谈判人员还提议进一步开放中国迅速增长的云计算行业。根据该方案,中国将允许外国云服务供应商在一个自贸区试运营,具体地点可能是在大数据中心贵阳。

据报道,这一云相关提议在美国引发质疑,一些科技公司高管认为此举有限,最终可能只会令一两家美国公司受益。

北京方面的云相关提议还要求放松网络安全法,以允许美国云服务提供商将其在华数据中心连接至其全球网络。

上周五中方采取另一个展示其市场开放姿态的举措,中国证券监管部门批准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 和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 8604.TO)在华设立持多数股权的合资证券公司。此举兑现了2017年11月的一项承诺,即允许外国投资银行在其中国合资公司中持有多数股权,将其持股比例上限从49%提高至51%。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