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债务压力迫使海航出售核心航空资产

发布日期:2019-03-29 15:15
摘要」海航集团正在减持其极为看重的航空资产,这一战略反转突显出该集团在削减债务负担方面遭遇的巨大困难。



撰文 /  韩碧如 , 俱菲

■ 中国的海航集团(HNA)正在减持其极为看重的航空资产,这一战略反转突显出该集团在削减债务负担方面遭遇的巨大困难。

海航曾是中国的全球并购明星企业之一,如今这家业务横跨航空、金融等领域的企业集团正面临越来越多的问题。周三,海航旗下廉价航空公司香港快运航空(HK Express)被出售给了香港旗舰航空公司国泰航空(Cathay Pacific)。

过去两年,海航已经出售了逾400亿美元的资产,以削减两倍于此的债务负担。但出售的资产越多,用于偿还未偿贷款的创收资产就越少,这迫使海航不得不放弃保持核心航空业务完好无损的计划。

本月,海航旗下上市航空公司一只35亿元人民币(合5.2亿美元)债券到期兑付延迟了三天——在旗下机场公司新发行的一只期限270天债券的帮助下才完成兑付。由于需求疲软,海航旗下酒店取消了一只20亿元人民币公司债券的发行。因与一家租赁公司发生支付纠纷,海航集团在旗下沪市上市的航空公司所持股份被冻结。

驻厦门的民航业咨询师林智杰表示:“(海航的)现金流已经到了一个比较困难的局面,不得不考虑出售主业资产。”

林智杰还表示,海航原本的思路是卖地卖楼及处置其他“非核心”资产,但不动航空和酒店资产,这一计划本可以保住这些现金流相对强劲的业务。

海航联合创始人陈峰本周表示将“坚决”继续出售资产,但暗示将努力保留航空主业。

“我这个年龄的人是有一点家国情怀的。”他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说,“一批优秀的企业,我们希望留给中华民族、留给国人,不再想卖回给西方国家。”

海航拒绝就这一战略转变置评。

海航的资产出售目前由其最大债权人——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负责监督。在国开行上月牵头召开一次债权人会议后,海航罕见地发布了一份公开声明,辟谣其计划宣布破产的传言,坚称该公司“已经渡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并取得了难得的稳定局面”。

香港科技大学(HKUST)商学教授方慧思(Veronique Lafon-Vinais)表示,债权人“想要的不是破产的‘创造性毁灭’。他们不会让海航彻底破产。”

目前还不清楚海航将保留哪些资产。海航总部位于岛屿省份海南,这里的房地产市场极易出现大涨大落,因此需要保住当地的旗舰航空公司——既是为了维持其正常运行,又是为了避免对以本地房地产为抵押的债务进行重估。但如果旗下其他航空和旅游公司被出售,海航最终可能沦为一家连接海南与中国大陆的地区性航空公司,而非其创始人设想的全球运营商。

现金紧缺还反映在海航的债券价格上。在新债券发行前,海航10亿元人民币债券的利率本月升至了6.5%。去年11月,海航基准债券的收益率曾跃至近14%,但在国开行介入、为购买新飞机提供融资后恢复至5%至7%。

一位信贷分析师称:“一个大胆的特殊群体……在投资这些债券。”

在欧洲,海航一直在缓慢减持其在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的股份。海航是这家德国银行的最大股东。海航还在为旗下两家瑞士航空服务公司寻找买家,此前这两家公司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因所有权问题而搁浅。在全球范围内,海航仍拥有总部位于美国的IT分销商英迈(Ingram Micro)以及多家物流公司。

黑石(Blackstone)曾是海航大举进行海外收购时的最大卖家。本月,黑石施以援手,回购了香港国际建投(HKICIM Group)的多数股权。海航曾在两年半前从这家美国私人股本公司手中收购泰昇集团(Tysan Holdings),后将其更名为香港国际建投。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计算,算入一系列复杂的资产重组,海航在此交易中获利30亿港元(合3.82亿美元)。

海航在中国仍拥有一个由银行资产、P2P贷款平台及信托公司组成的错综复杂的网络,其中一些公司去年在向包括海航员工在内的个人投资者出售的高息投资产品上违约。

自去年夏天海航联合创始人王健意外身亡以来,许多高管纷纷离职,包括集团11名董事局成员中的5人。

“我们公司——至少海南航空(Hainan Airlines)这块——拥有众多航线、优质产品和绝对优质的服务,”一位前营销经理说,“海航集团的问题和混乱的管理正在导致恶性循环,最终将拖垮其他业务。”这位经理在去年目睹投资者抗议要求拿回本金后辞职。

王健身故后,陈峰把自己的儿子和侄子推至高位。上月,他还象征性地将自己降级,在公司内部的数字序列排名从“16”下调至“9”。他同时也下调了其他高管的等级。

陈峰去年12月曾对《海南日报》表示:“多方面因素叠加,特别是对大势的变化没把握准确,等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遇到了严重的资金流动性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海航集团正在减持其极为看重的航空资产,这一战略反转突显出该集团在削减债务负担方面遭遇的巨大困难。



撰文 /  韩碧如 , 俱菲

■ 中国的海航集团(HNA)正在减持其极为看重的航空资产,这一战略反转突显出该集团在削减债务负担方面遭遇的巨大困难。

海航曾是中国的全球并购明星企业之一,如今这家业务横跨航空、金融等领域的企业集团正面临越来越多的问题。周三,海航旗下廉价航空公司香港快运航空(HK Express)被出售给了香港旗舰航空公司国泰航空(Cathay Pacific)。

过去两年,海航已经出售了逾400亿美元的资产,以削减两倍于此的债务负担。但出售的资产越多,用于偿还未偿贷款的创收资产就越少,这迫使海航不得不放弃保持核心航空业务完好无损的计划。

本月,海航旗下上市航空公司一只35亿元人民币(合5.2亿美元)债券到期兑付延迟了三天——在旗下机场公司新发行的一只期限270天债券的帮助下才完成兑付。由于需求疲软,海航旗下酒店取消了一只20亿元人民币公司债券的发行。因与一家租赁公司发生支付纠纷,海航集团在旗下沪市上市的航空公司所持股份被冻结。

驻厦门的民航业咨询师林智杰表示:“(海航的)现金流已经到了一个比较困难的局面,不得不考虑出售主业资产。”

林智杰还表示,海航原本的思路是卖地卖楼及处置其他“非核心”资产,但不动航空和酒店资产,这一计划本可以保住这些现金流相对强劲的业务。

海航联合创始人陈峰本周表示将“坚决”继续出售资产,但暗示将努力保留航空主业。

“我这个年龄的人是有一点家国情怀的。”他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说,“一批优秀的企业,我们希望留给中华民族、留给国人,不再想卖回给西方国家。”

海航拒绝就这一战略转变置评。

海航的资产出售目前由其最大债权人——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负责监督。在国开行上月牵头召开一次债权人会议后,海航罕见地发布了一份公开声明,辟谣其计划宣布破产的传言,坚称该公司“已经渡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并取得了难得的稳定局面”。

香港科技大学(HKUST)商学教授方慧思(Veronique Lafon-Vinais)表示,债权人“想要的不是破产的‘创造性毁灭’。他们不会让海航彻底破产。”

目前还不清楚海航将保留哪些资产。海航总部位于岛屿省份海南,这里的房地产市场极易出现大涨大落,因此需要保住当地的旗舰航空公司——既是为了维持其正常运行,又是为了避免对以本地房地产为抵押的债务进行重估。但如果旗下其他航空和旅游公司被出售,海航最终可能沦为一家连接海南与中国大陆的地区性航空公司,而非其创始人设想的全球运营商。

现金紧缺还反映在海航的债券价格上。在新债券发行前,海航10亿元人民币债券的利率本月升至了6.5%。去年11月,海航基准债券的收益率曾跃至近14%,但在国开行介入、为购买新飞机提供融资后恢复至5%至7%。

一位信贷分析师称:“一个大胆的特殊群体……在投资这些债券。”

在欧洲,海航一直在缓慢减持其在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的股份。海航是这家德国银行的最大股东。海航还在为旗下两家瑞士航空服务公司寻找买家,此前这两家公司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因所有权问题而搁浅。在全球范围内,海航仍拥有总部位于美国的IT分销商英迈(Ingram Micro)以及多家物流公司。

黑石(Blackstone)曾是海航大举进行海外收购时的最大卖家。本月,黑石施以援手,回购了香港国际建投(HKICIM Group)的多数股权。海航曾在两年半前从这家美国私人股本公司手中收购泰昇集团(Tysan Holdings),后将其更名为香港国际建投。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计算,算入一系列复杂的资产重组,海航在此交易中获利30亿港元(合3.82亿美元)。

海航在中国仍拥有一个由银行资产、P2P贷款平台及信托公司组成的错综复杂的网络,其中一些公司去年在向包括海航员工在内的个人投资者出售的高息投资产品上违约。

自去年夏天海航联合创始人王健意外身亡以来,许多高管纷纷离职,包括集团11名董事局成员中的5人。

“我们公司——至少海南航空(Hainan Airlines)这块——拥有众多航线、优质产品和绝对优质的服务,”一位前营销经理说,“海航集团的问题和混乱的管理正在导致恶性循环,最终将拖垮其他业务。”这位经理在去年目睹投资者抗议要求拿回本金后辞职。

王健身故后,陈峰把自己的儿子和侄子推至高位。上月,他还象征性地将自己降级,在公司内部的数字序列排名从“16”下调至“9”。他同时也下调了其他高管的等级。

陈峰去年12月曾对《海南日报》表示:“多方面因素叠加,特别是对大势的变化没把握准确,等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遇到了严重的资金流动性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海航集团正在减持其极为看重的航空资产,这一战略反转突显出该集团在削减债务负担方面遭遇的巨大困难。



撰文 /  韩碧如 , 俱菲

■ 中国的海航集团(HNA)正在减持其极为看重的航空资产,这一战略反转突显出该集团在削减债务负担方面遭遇的巨大困难。

海航曾是中国的全球并购明星企业之一,如今这家业务横跨航空、金融等领域的企业集团正面临越来越多的问题。周三,海航旗下廉价航空公司香港快运航空(HK Express)被出售给了香港旗舰航空公司国泰航空(Cathay Pacific)。

过去两年,海航已经出售了逾400亿美元的资产,以削减两倍于此的债务负担。但出售的资产越多,用于偿还未偿贷款的创收资产就越少,这迫使海航不得不放弃保持核心航空业务完好无损的计划。

本月,海航旗下上市航空公司一只35亿元人民币(合5.2亿美元)债券到期兑付延迟了三天——在旗下机场公司新发行的一只期限270天债券的帮助下才完成兑付。由于需求疲软,海航旗下酒店取消了一只20亿元人民币公司债券的发行。因与一家租赁公司发生支付纠纷,海航集团在旗下沪市上市的航空公司所持股份被冻结。

驻厦门的民航业咨询师林智杰表示:“(海航的)现金流已经到了一个比较困难的局面,不得不考虑出售主业资产。”

林智杰还表示,海航原本的思路是卖地卖楼及处置其他“非核心”资产,但不动航空和酒店资产,这一计划本可以保住这些现金流相对强劲的业务。

海航联合创始人陈峰本周表示将“坚决”继续出售资产,但暗示将努力保留航空主业。

“我这个年龄的人是有一点家国情怀的。”他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说,“一批优秀的企业,我们希望留给中华民族、留给国人,不再想卖回给西方国家。”

海航拒绝就这一战略转变置评。

海航的资产出售目前由其最大债权人——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负责监督。在国开行上月牵头召开一次债权人会议后,海航罕见地发布了一份公开声明,辟谣其计划宣布破产的传言,坚称该公司“已经渡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并取得了难得的稳定局面”。

香港科技大学(HKUST)商学教授方慧思(Veronique Lafon-Vinais)表示,债权人“想要的不是破产的‘创造性毁灭’。他们不会让海航彻底破产。”

目前还不清楚海航将保留哪些资产。海航总部位于岛屿省份海南,这里的房地产市场极易出现大涨大落,因此需要保住当地的旗舰航空公司——既是为了维持其正常运行,又是为了避免对以本地房地产为抵押的债务进行重估。但如果旗下其他航空和旅游公司被出售,海航最终可能沦为一家连接海南与中国大陆的地区性航空公司,而非其创始人设想的全球运营商。

现金紧缺还反映在海航的债券价格上。在新债券发行前,海航10亿元人民币债券的利率本月升至了6.5%。去年11月,海航基准债券的收益率曾跃至近14%,但在国开行介入、为购买新飞机提供融资后恢复至5%至7%。

一位信贷分析师称:“一个大胆的特殊群体……在投资这些债券。”

在欧洲,海航一直在缓慢减持其在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的股份。海航是这家德国银行的最大股东。海航还在为旗下两家瑞士航空服务公司寻找买家,此前这两家公司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因所有权问题而搁浅。在全球范围内,海航仍拥有总部位于美国的IT分销商英迈(Ingram Micro)以及多家物流公司。

黑石(Blackstone)曾是海航大举进行海外收购时的最大卖家。本月,黑石施以援手,回购了香港国际建投(HKICIM Group)的多数股权。海航曾在两年半前从这家美国私人股本公司手中收购泰昇集团(Tysan Holdings),后将其更名为香港国际建投。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计算,算入一系列复杂的资产重组,海航在此交易中获利30亿港元(合3.82亿美元)。

海航在中国仍拥有一个由银行资产、P2P贷款平台及信托公司组成的错综复杂的网络,其中一些公司去年在向包括海航员工在内的个人投资者出售的高息投资产品上违约。

自去年夏天海航联合创始人王健意外身亡以来,许多高管纷纷离职,包括集团11名董事局成员中的5人。

“我们公司——至少海南航空(Hainan Airlines)这块——拥有众多航线、优质产品和绝对优质的服务,”一位前营销经理说,“海航集团的问题和混乱的管理正在导致恶性循环,最终将拖垮其他业务。”这位经理在去年目睹投资者抗议要求拿回本金后辞职。

王健身故后,陈峰把自己的儿子和侄子推至高位。上月,他还象征性地将自己降级,在公司内部的数字序列排名从“16”下调至“9”。他同时也下调了其他高管的等级。

陈峰去年12月曾对《海南日报》表示:“多方面因素叠加,特别是对大势的变化没把握准确,等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遇到了严重的资金流动性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债务压力迫使海航出售核心航空资产

发布日期:2019-03-29 15:15
摘要」海航集团正在减持其极为看重的航空资产,这一战略反转突显出该集团在削减债务负担方面遭遇的巨大困难。



撰文 /  韩碧如 , 俱菲

■ 中国的海航集团(HNA)正在减持其极为看重的航空资产,这一战略反转突显出该集团在削减债务负担方面遭遇的巨大困难。

海航曾是中国的全球并购明星企业之一,如今这家业务横跨航空、金融等领域的企业集团正面临越来越多的问题。周三,海航旗下廉价航空公司香港快运航空(HK Express)被出售给了香港旗舰航空公司国泰航空(Cathay Pacific)。

过去两年,海航已经出售了逾400亿美元的资产,以削减两倍于此的债务负担。但出售的资产越多,用于偿还未偿贷款的创收资产就越少,这迫使海航不得不放弃保持核心航空业务完好无损的计划。

本月,海航旗下上市航空公司一只35亿元人民币(合5.2亿美元)债券到期兑付延迟了三天——在旗下机场公司新发行的一只期限270天债券的帮助下才完成兑付。由于需求疲软,海航旗下酒店取消了一只20亿元人民币公司债券的发行。因与一家租赁公司发生支付纠纷,海航集团在旗下沪市上市的航空公司所持股份被冻结。

驻厦门的民航业咨询师林智杰表示:“(海航的)现金流已经到了一个比较困难的局面,不得不考虑出售主业资产。”

林智杰还表示,海航原本的思路是卖地卖楼及处置其他“非核心”资产,但不动航空和酒店资产,这一计划本可以保住这些现金流相对强劲的业务。

海航联合创始人陈峰本周表示将“坚决”继续出售资产,但暗示将努力保留航空主业。

“我这个年龄的人是有一点家国情怀的。”他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说,“一批优秀的企业,我们希望留给中华民族、留给国人,不再想卖回给西方国家。”

海航拒绝就这一战略转变置评。

海航的资产出售目前由其最大债权人——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负责监督。在国开行上月牵头召开一次债权人会议后,海航罕见地发布了一份公开声明,辟谣其计划宣布破产的传言,坚称该公司“已经渡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并取得了难得的稳定局面”。

香港科技大学(HKUST)商学教授方慧思(Veronique Lafon-Vinais)表示,债权人“想要的不是破产的‘创造性毁灭’。他们不会让海航彻底破产。”

目前还不清楚海航将保留哪些资产。海航总部位于岛屿省份海南,这里的房地产市场极易出现大涨大落,因此需要保住当地的旗舰航空公司——既是为了维持其正常运行,又是为了避免对以本地房地产为抵押的债务进行重估。但如果旗下其他航空和旅游公司被出售,海航最终可能沦为一家连接海南与中国大陆的地区性航空公司,而非其创始人设想的全球运营商。

现金紧缺还反映在海航的债券价格上。在新债券发行前,海航10亿元人民币债券的利率本月升至了6.5%。去年11月,海航基准债券的收益率曾跃至近14%,但在国开行介入、为购买新飞机提供融资后恢复至5%至7%。

一位信贷分析师称:“一个大胆的特殊群体……在投资这些债券。”

在欧洲,海航一直在缓慢减持其在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的股份。海航是这家德国银行的最大股东。海航还在为旗下两家瑞士航空服务公司寻找买家,此前这两家公司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因所有权问题而搁浅。在全球范围内,海航仍拥有总部位于美国的IT分销商英迈(Ingram Micro)以及多家物流公司。

黑石(Blackstone)曾是海航大举进行海外收购时的最大卖家。本月,黑石施以援手,回购了香港国际建投(HKICIM Group)的多数股权。海航曾在两年半前从这家美国私人股本公司手中收购泰昇集团(Tysan Holdings),后将其更名为香港国际建投。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计算,算入一系列复杂的资产重组,海航在此交易中获利30亿港元(合3.82亿美元)。

海航在中国仍拥有一个由银行资产、P2P贷款平台及信托公司组成的错综复杂的网络,其中一些公司去年在向包括海航员工在内的个人投资者出售的高息投资产品上违约。

自去年夏天海航联合创始人王健意外身亡以来,许多高管纷纷离职,包括集团11名董事局成员中的5人。

“我们公司——至少海南航空(Hainan Airlines)这块——拥有众多航线、优质产品和绝对优质的服务,”一位前营销经理说,“海航集团的问题和混乱的管理正在导致恶性循环,最终将拖垮其他业务。”这位经理在去年目睹投资者抗议要求拿回本金后辞职。

王健身故后,陈峰把自己的儿子和侄子推至高位。上月,他还象征性地将自己降级,在公司内部的数字序列排名从“16”下调至“9”。他同时也下调了其他高管的等级。

陈峰去年12月曾对《海南日报》表示:“多方面因素叠加,特别是对大势的变化没把握准确,等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遇到了严重的资金流动性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海航集团正在减持其极为看重的航空资产,这一战略反转突显出该集团在削减债务负担方面遭遇的巨大困难。



撰文 /  韩碧如 , 俱菲

■ 中国的海航集团(HNA)正在减持其极为看重的航空资产,这一战略反转突显出该集团在削减债务负担方面遭遇的巨大困难。

海航曾是中国的全球并购明星企业之一,如今这家业务横跨航空、金融等领域的企业集团正面临越来越多的问题。周三,海航旗下廉价航空公司香港快运航空(HK Express)被出售给了香港旗舰航空公司国泰航空(Cathay Pacific)。

过去两年,海航已经出售了逾400亿美元的资产,以削减两倍于此的债务负担。但出售的资产越多,用于偿还未偿贷款的创收资产就越少,这迫使海航不得不放弃保持核心航空业务完好无损的计划。

本月,海航旗下上市航空公司一只35亿元人民币(合5.2亿美元)债券到期兑付延迟了三天——在旗下机场公司新发行的一只期限270天债券的帮助下才完成兑付。由于需求疲软,海航旗下酒店取消了一只20亿元人民币公司债券的发行。因与一家租赁公司发生支付纠纷,海航集团在旗下沪市上市的航空公司所持股份被冻结。

驻厦门的民航业咨询师林智杰表示:“(海航的)现金流已经到了一个比较困难的局面,不得不考虑出售主业资产。”

林智杰还表示,海航原本的思路是卖地卖楼及处置其他“非核心”资产,但不动航空和酒店资产,这一计划本可以保住这些现金流相对强劲的业务。

海航联合创始人陈峰本周表示将“坚决”继续出售资产,但暗示将努力保留航空主业。

“我这个年龄的人是有一点家国情怀的。”他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说,“一批优秀的企业,我们希望留给中华民族、留给国人,不再想卖回给西方国家。”

海航拒绝就这一战略转变置评。

海航的资产出售目前由其最大债权人——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负责监督。在国开行上月牵头召开一次债权人会议后,海航罕见地发布了一份公开声明,辟谣其计划宣布破产的传言,坚称该公司“已经渡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并取得了难得的稳定局面”。

香港科技大学(HKUST)商学教授方慧思(Veronique Lafon-Vinais)表示,债权人“想要的不是破产的‘创造性毁灭’。他们不会让海航彻底破产。”

目前还不清楚海航将保留哪些资产。海航总部位于岛屿省份海南,这里的房地产市场极易出现大涨大落,因此需要保住当地的旗舰航空公司——既是为了维持其正常运行,又是为了避免对以本地房地产为抵押的债务进行重估。但如果旗下其他航空和旅游公司被出售,海航最终可能沦为一家连接海南与中国大陆的地区性航空公司,而非其创始人设想的全球运营商。

现金紧缺还反映在海航的债券价格上。在新债券发行前,海航10亿元人民币债券的利率本月升至了6.5%。去年11月,海航基准债券的收益率曾跃至近14%,但在国开行介入、为购买新飞机提供融资后恢复至5%至7%。

一位信贷分析师称:“一个大胆的特殊群体……在投资这些债券。”

在欧洲,海航一直在缓慢减持其在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的股份。海航是这家德国银行的最大股东。海航还在为旗下两家瑞士航空服务公司寻找买家,此前这两家公司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因所有权问题而搁浅。在全球范围内,海航仍拥有总部位于美国的IT分销商英迈(Ingram Micro)以及多家物流公司。

黑石(Blackstone)曾是海航大举进行海外收购时的最大卖家。本月,黑石施以援手,回购了香港国际建投(HKICIM Group)的多数股权。海航曾在两年半前从这家美国私人股本公司手中收购泰昇集团(Tysan Holdings),后将其更名为香港国际建投。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计算,算入一系列复杂的资产重组,海航在此交易中获利30亿港元(合3.82亿美元)。

海航在中国仍拥有一个由银行资产、P2P贷款平台及信托公司组成的错综复杂的网络,其中一些公司去年在向包括海航员工在内的个人投资者出售的高息投资产品上违约。

自去年夏天海航联合创始人王健意外身亡以来,许多高管纷纷离职,包括集团11名董事局成员中的5人。

“我们公司——至少海南航空(Hainan Airlines)这块——拥有众多航线、优质产品和绝对优质的服务,”一位前营销经理说,“海航集团的问题和混乱的管理正在导致恶性循环,最终将拖垮其他业务。”这位经理在去年目睹投资者抗议要求拿回本金后辞职。

王健身故后,陈峰把自己的儿子和侄子推至高位。上月,他还象征性地将自己降级,在公司内部的数字序列排名从“16”下调至“9”。他同时也下调了其他高管的等级。

陈峰去年12月曾对《海南日报》表示:“多方面因素叠加,特别是对大势的变化没把握准确,等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遇到了严重的资金流动性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