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欧美同盟关系何去何从?

发布日期:2019-02-28 11:22
摘要」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德国总理默克尔猛烈抨击美国特朗普政府,为欧美同盟关系蒙上了阴影,俄罗斯和中国成为了赢家。



撰文 / 菲利普•斯蒂芬斯

■ 最近,在慕尼黑(Munich) Bayerischer Hof酒店的宴会大厅里,欧洲人迎来了自我感觉良好的一刻。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为捍卫自由主义国际秩序而猛烈抨击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领导的美国政府,被压抑的失望情绪得以宣泄出来。当日在默克尔之后发表演讲的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此时一定关上了他的同传耳机。这位美国副总统吟诵着,美国的盟友啊,就应该按照他们被告知的那样做。

这次交流发生在慕尼黑安全会议(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简称慕安会)上,这在一定程度上展示出(不久前才庆祝战胜苏联共产主义的)跨大西洋关系的现状,因为50年来,慕安会一直是大西洋主义的精神家园。欧洲人一直倾向于淡化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对北约(NATO)盟友关系的影响。但他们已经受够了。

这次,让默克尔“受够了”的事件包括特朗普单方面决定从阿富汗和叙利亚撤出美军、退出禁止部署中程核武器的条约,以及因欧洲没有遵从美国对伊朗制裁而威胁欧洲。上述每一项举措都对欧洲安全有至关重要的影响,而美国政府在采取所有这些举措时都没有参考盟友的意见,或者与盟友进行讨论。

再加上特朗普威胁要把欧洲(他指的是德国)汽车出口列为美国国家安全威胁的荒唐举动,你能明白为什么慷慨激昂、甚至有些情绪激动的默克尔赢得了听众的起立鼓掌,而死板的彭斯得到了近乎沉默的回应。

慕安会上的获胜方是俄罗斯和中国。老练而不苟言笑的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难以抑制自己的满意之情。如果说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有一个总体战略目标,那就是在欧洲和美国之间制造隔阂。拉夫罗夫提出,让我们欧洲人来经营我们共同的家园吧。当然,他的意思是,在美国人走后俄罗斯可以来接管欧洲。

中国也发现了一个机遇。中共外交事务最高官员杨洁篪代表中国坚定地站在默克尔一方,盛赞国际规则和国际机构在应对核武器扩散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上发挥的重要作用。彭斯赞扬了多少次特朗普,杨洁篪就向多边主义致敬了多少次。

欧洲人的确担忧中国政府通过其“一带一路”倡议(BRI)向西推进的行动,以及华为(Huawei)在下一代通信技术方面的领先地位。但杨洁篪问,欧洲大陆真的想任由美国技术霸权摆布吗?

仍然有人相信事情可以恢复到过去的样子。特朗普的总统任期至多还有六年,运气好的话,可能只有两年。新执掌众议院的民主党派出了一个规模可观的代表团前往慕尼黑,以传达美国政府中还有大西洋主义者的讯息。乐观者指出,特朗普的言论与美国的实际政策之间存在差距。特朗普嘲笑北约,但五角大楼(Pentagon)却向东欧派出了更多美军以对抗俄罗斯修正主义的威胁。

的确如此。但相信“现实并不像说的那么糟糕”的一派忽视了一点,即曾经建立在共同原则和价值观以及共同防御基础上的联盟正在被掏空。《北大西洋公约》的开篇就写下了对民主、自由和法治的承诺。特朗普对这些价值观并不是那么感兴趣。这位美国总统已经明确表明,他更青睐独裁强人领袖,而不是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拥护者。法治在他的世界观中几乎无足轻重。

这对欧洲公众舆论产生了破坏性影响。有调查显示,人们对美国领导的信任正在瓦解,这正体现出这种影响。德国外交官员担心,当德国很大一部分选民宁愿相信普京,也不愿相信美国总统时,德国要怎么为大西洋主义辩护。

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前,美欧联盟关系就开始衰落了。尽管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发表了很多冠冕堂皇的言论,但他直到第二个任期结束才对重新修复美欧关系表现出极大兴趣。已故的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缺席今年的慕安会,宣告在大西洋主义的熏陶下成长起来的一代美国政治人士和政策制定者已经逝去。但如果没有了共同的价值观,美欧联盟的根基就会破裂。

地缘政治的残酷真相是,欧美双方还需要彼此。默克尔可能会说让欧洲为自身的安全事务承担更大责任,但没有多少证据表明她准备要说服奉行和平主义的德国像这样转变方向。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试图加快这一进程,但默克尔已经放缓了脚步。

至于美国,特朗普可能不理解这一点,但全球实力格局的转变使欧洲成为一个更重要,而非更不重要的盟友。美国政府无法承受将欧洲大陆让与竞争对手的后果。双方丢掉的是共同努力的理念带来的温暖,以及允许合理分歧存在的信任。在一个注定要被冷酷的利益交换联盟塑造的世界里,欧洲人和美国人都是输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德国总理默克尔猛烈抨击美国特朗普政府,为欧美同盟关系蒙上了阴影,俄罗斯和中国成为了赢家。



撰文 / 菲利普•斯蒂芬斯

■ 最近,在慕尼黑(Munich) Bayerischer Hof酒店的宴会大厅里,欧洲人迎来了自我感觉良好的一刻。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为捍卫自由主义国际秩序而猛烈抨击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领导的美国政府,被压抑的失望情绪得以宣泄出来。当日在默克尔之后发表演讲的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此时一定关上了他的同传耳机。这位美国副总统吟诵着,美国的盟友啊,就应该按照他们被告知的那样做。

这次交流发生在慕尼黑安全会议(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简称慕安会)上,这在一定程度上展示出(不久前才庆祝战胜苏联共产主义的)跨大西洋关系的现状,因为50年来,慕安会一直是大西洋主义的精神家园。欧洲人一直倾向于淡化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对北约(NATO)盟友关系的影响。但他们已经受够了。

这次,让默克尔“受够了”的事件包括特朗普单方面决定从阿富汗和叙利亚撤出美军、退出禁止部署中程核武器的条约,以及因欧洲没有遵从美国对伊朗制裁而威胁欧洲。上述每一项举措都对欧洲安全有至关重要的影响,而美国政府在采取所有这些举措时都没有参考盟友的意见,或者与盟友进行讨论。

再加上特朗普威胁要把欧洲(他指的是德国)汽车出口列为美国国家安全威胁的荒唐举动,你能明白为什么慷慨激昂、甚至有些情绪激动的默克尔赢得了听众的起立鼓掌,而死板的彭斯得到了近乎沉默的回应。

慕安会上的获胜方是俄罗斯和中国。老练而不苟言笑的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难以抑制自己的满意之情。如果说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有一个总体战略目标,那就是在欧洲和美国之间制造隔阂。拉夫罗夫提出,让我们欧洲人来经营我们共同的家园吧。当然,他的意思是,在美国人走后俄罗斯可以来接管欧洲。

中国也发现了一个机遇。中共外交事务最高官员杨洁篪代表中国坚定地站在默克尔一方,盛赞国际规则和国际机构在应对核武器扩散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上发挥的重要作用。彭斯赞扬了多少次特朗普,杨洁篪就向多边主义致敬了多少次。

欧洲人的确担忧中国政府通过其“一带一路”倡议(BRI)向西推进的行动,以及华为(Huawei)在下一代通信技术方面的领先地位。但杨洁篪问,欧洲大陆真的想任由美国技术霸权摆布吗?

仍然有人相信事情可以恢复到过去的样子。特朗普的总统任期至多还有六年,运气好的话,可能只有两年。新执掌众议院的民主党派出了一个规模可观的代表团前往慕尼黑,以传达美国政府中还有大西洋主义者的讯息。乐观者指出,特朗普的言论与美国的实际政策之间存在差距。特朗普嘲笑北约,但五角大楼(Pentagon)却向东欧派出了更多美军以对抗俄罗斯修正主义的威胁。

的确如此。但相信“现实并不像说的那么糟糕”的一派忽视了一点,即曾经建立在共同原则和价值观以及共同防御基础上的联盟正在被掏空。《北大西洋公约》的开篇就写下了对民主、自由和法治的承诺。特朗普对这些价值观并不是那么感兴趣。这位美国总统已经明确表明,他更青睐独裁强人领袖,而不是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拥护者。法治在他的世界观中几乎无足轻重。

这对欧洲公众舆论产生了破坏性影响。有调查显示,人们对美国领导的信任正在瓦解,这正体现出这种影响。德国外交官员担心,当德国很大一部分选民宁愿相信普京,也不愿相信美国总统时,德国要怎么为大西洋主义辩护。

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前,美欧联盟关系就开始衰落了。尽管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发表了很多冠冕堂皇的言论,但他直到第二个任期结束才对重新修复美欧关系表现出极大兴趣。已故的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缺席今年的慕安会,宣告在大西洋主义的熏陶下成长起来的一代美国政治人士和政策制定者已经逝去。但如果没有了共同的价值观,美欧联盟的根基就会破裂。

地缘政治的残酷真相是,欧美双方还需要彼此。默克尔可能会说让欧洲为自身的安全事务承担更大责任,但没有多少证据表明她准备要说服奉行和平主义的德国像这样转变方向。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试图加快这一进程,但默克尔已经放缓了脚步。

至于美国,特朗普可能不理解这一点,但全球实力格局的转变使欧洲成为一个更重要,而非更不重要的盟友。美国政府无法承受将欧洲大陆让与竞争对手的后果。双方丢掉的是共同努力的理念带来的温暖,以及允许合理分歧存在的信任。在一个注定要被冷酷的利益交换联盟塑造的世界里,欧洲人和美国人都是输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德国总理默克尔猛烈抨击美国特朗普政府,为欧美同盟关系蒙上了阴影,俄罗斯和中国成为了赢家。



撰文 / 菲利普•斯蒂芬斯

■ 最近,在慕尼黑(Munich) Bayerischer Hof酒店的宴会大厅里,欧洲人迎来了自我感觉良好的一刻。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为捍卫自由主义国际秩序而猛烈抨击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领导的美国政府,被压抑的失望情绪得以宣泄出来。当日在默克尔之后发表演讲的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此时一定关上了他的同传耳机。这位美国副总统吟诵着,美国的盟友啊,就应该按照他们被告知的那样做。

这次交流发生在慕尼黑安全会议(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简称慕安会)上,这在一定程度上展示出(不久前才庆祝战胜苏联共产主义的)跨大西洋关系的现状,因为50年来,慕安会一直是大西洋主义的精神家园。欧洲人一直倾向于淡化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对北约(NATO)盟友关系的影响。但他们已经受够了。

这次,让默克尔“受够了”的事件包括特朗普单方面决定从阿富汗和叙利亚撤出美军、退出禁止部署中程核武器的条约,以及因欧洲没有遵从美国对伊朗制裁而威胁欧洲。上述每一项举措都对欧洲安全有至关重要的影响,而美国政府在采取所有这些举措时都没有参考盟友的意见,或者与盟友进行讨论。

再加上特朗普威胁要把欧洲(他指的是德国)汽车出口列为美国国家安全威胁的荒唐举动,你能明白为什么慷慨激昂、甚至有些情绪激动的默克尔赢得了听众的起立鼓掌,而死板的彭斯得到了近乎沉默的回应。

慕安会上的获胜方是俄罗斯和中国。老练而不苟言笑的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难以抑制自己的满意之情。如果说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有一个总体战略目标,那就是在欧洲和美国之间制造隔阂。拉夫罗夫提出,让我们欧洲人来经营我们共同的家园吧。当然,他的意思是,在美国人走后俄罗斯可以来接管欧洲。

中国也发现了一个机遇。中共外交事务最高官员杨洁篪代表中国坚定地站在默克尔一方,盛赞国际规则和国际机构在应对核武器扩散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上发挥的重要作用。彭斯赞扬了多少次特朗普,杨洁篪就向多边主义致敬了多少次。

欧洲人的确担忧中国政府通过其“一带一路”倡议(BRI)向西推进的行动,以及华为(Huawei)在下一代通信技术方面的领先地位。但杨洁篪问,欧洲大陆真的想任由美国技术霸权摆布吗?

仍然有人相信事情可以恢复到过去的样子。特朗普的总统任期至多还有六年,运气好的话,可能只有两年。新执掌众议院的民主党派出了一个规模可观的代表团前往慕尼黑,以传达美国政府中还有大西洋主义者的讯息。乐观者指出,特朗普的言论与美国的实际政策之间存在差距。特朗普嘲笑北约,但五角大楼(Pentagon)却向东欧派出了更多美军以对抗俄罗斯修正主义的威胁。

的确如此。但相信“现实并不像说的那么糟糕”的一派忽视了一点,即曾经建立在共同原则和价值观以及共同防御基础上的联盟正在被掏空。《北大西洋公约》的开篇就写下了对民主、自由和法治的承诺。特朗普对这些价值观并不是那么感兴趣。这位美国总统已经明确表明,他更青睐独裁强人领袖,而不是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拥护者。法治在他的世界观中几乎无足轻重。

这对欧洲公众舆论产生了破坏性影响。有调查显示,人们对美国领导的信任正在瓦解,这正体现出这种影响。德国外交官员担心,当德国很大一部分选民宁愿相信普京,也不愿相信美国总统时,德国要怎么为大西洋主义辩护。

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前,美欧联盟关系就开始衰落了。尽管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发表了很多冠冕堂皇的言论,但他直到第二个任期结束才对重新修复美欧关系表现出极大兴趣。已故的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缺席今年的慕安会,宣告在大西洋主义的熏陶下成长起来的一代美国政治人士和政策制定者已经逝去。但如果没有了共同的价值观,美欧联盟的根基就会破裂。

地缘政治的残酷真相是,欧美双方还需要彼此。默克尔可能会说让欧洲为自身的安全事务承担更大责任,但没有多少证据表明她准备要说服奉行和平主义的德国像这样转变方向。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试图加快这一进程,但默克尔已经放缓了脚步。

至于美国,特朗普可能不理解这一点,但全球实力格局的转变使欧洲成为一个更重要,而非更不重要的盟友。美国政府无法承受将欧洲大陆让与竞争对手的后果。双方丢掉的是共同努力的理念带来的温暖,以及允许合理分歧存在的信任。在一个注定要被冷酷的利益交换联盟塑造的世界里,欧洲人和美国人都是输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欧美同盟关系何去何从?

发布日期:2019-02-28 11:22
摘要」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德国总理默克尔猛烈抨击美国特朗普政府,为欧美同盟关系蒙上了阴影,俄罗斯和中国成为了赢家。



撰文 / 菲利普•斯蒂芬斯

■ 最近,在慕尼黑(Munich) Bayerischer Hof酒店的宴会大厅里,欧洲人迎来了自我感觉良好的一刻。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为捍卫自由主义国际秩序而猛烈抨击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领导的美国政府,被压抑的失望情绪得以宣泄出来。当日在默克尔之后发表演讲的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此时一定关上了他的同传耳机。这位美国副总统吟诵着,美国的盟友啊,就应该按照他们被告知的那样做。

这次交流发生在慕尼黑安全会议(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简称慕安会)上,这在一定程度上展示出(不久前才庆祝战胜苏联共产主义的)跨大西洋关系的现状,因为50年来,慕安会一直是大西洋主义的精神家园。欧洲人一直倾向于淡化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对北约(NATO)盟友关系的影响。但他们已经受够了。

这次,让默克尔“受够了”的事件包括特朗普单方面决定从阿富汗和叙利亚撤出美军、退出禁止部署中程核武器的条约,以及因欧洲没有遵从美国对伊朗制裁而威胁欧洲。上述每一项举措都对欧洲安全有至关重要的影响,而美国政府在采取所有这些举措时都没有参考盟友的意见,或者与盟友进行讨论。

再加上特朗普威胁要把欧洲(他指的是德国)汽车出口列为美国国家安全威胁的荒唐举动,你能明白为什么慷慨激昂、甚至有些情绪激动的默克尔赢得了听众的起立鼓掌,而死板的彭斯得到了近乎沉默的回应。

慕安会上的获胜方是俄罗斯和中国。老练而不苟言笑的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难以抑制自己的满意之情。如果说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有一个总体战略目标,那就是在欧洲和美国之间制造隔阂。拉夫罗夫提出,让我们欧洲人来经营我们共同的家园吧。当然,他的意思是,在美国人走后俄罗斯可以来接管欧洲。

中国也发现了一个机遇。中共外交事务最高官员杨洁篪代表中国坚定地站在默克尔一方,盛赞国际规则和国际机构在应对核武器扩散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上发挥的重要作用。彭斯赞扬了多少次特朗普,杨洁篪就向多边主义致敬了多少次。

欧洲人的确担忧中国政府通过其“一带一路”倡议(BRI)向西推进的行动,以及华为(Huawei)在下一代通信技术方面的领先地位。但杨洁篪问,欧洲大陆真的想任由美国技术霸权摆布吗?

仍然有人相信事情可以恢复到过去的样子。特朗普的总统任期至多还有六年,运气好的话,可能只有两年。新执掌众议院的民主党派出了一个规模可观的代表团前往慕尼黑,以传达美国政府中还有大西洋主义者的讯息。乐观者指出,特朗普的言论与美国的实际政策之间存在差距。特朗普嘲笑北约,但五角大楼(Pentagon)却向东欧派出了更多美军以对抗俄罗斯修正主义的威胁。

的确如此。但相信“现实并不像说的那么糟糕”的一派忽视了一点,即曾经建立在共同原则和价值观以及共同防御基础上的联盟正在被掏空。《北大西洋公约》的开篇就写下了对民主、自由和法治的承诺。特朗普对这些价值观并不是那么感兴趣。这位美国总统已经明确表明,他更青睐独裁强人领袖,而不是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拥护者。法治在他的世界观中几乎无足轻重。

这对欧洲公众舆论产生了破坏性影响。有调查显示,人们对美国领导的信任正在瓦解,这正体现出这种影响。德国外交官员担心,当德国很大一部分选民宁愿相信普京,也不愿相信美国总统时,德国要怎么为大西洋主义辩护。

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前,美欧联盟关系就开始衰落了。尽管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发表了很多冠冕堂皇的言论,但他直到第二个任期结束才对重新修复美欧关系表现出极大兴趣。已故的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缺席今年的慕安会,宣告在大西洋主义的熏陶下成长起来的一代美国政治人士和政策制定者已经逝去。但如果没有了共同的价值观,美欧联盟的根基就会破裂。

地缘政治的残酷真相是,欧美双方还需要彼此。默克尔可能会说让欧洲为自身的安全事务承担更大责任,但没有多少证据表明她准备要说服奉行和平主义的德国像这样转变方向。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试图加快这一进程,但默克尔已经放缓了脚步。

至于美国,特朗普可能不理解这一点,但全球实力格局的转变使欧洲成为一个更重要,而非更不重要的盟友。美国政府无法承受将欧洲大陆让与竞争对手的后果。双方丢掉的是共同努力的理念带来的温暖,以及允许合理分歧存在的信任。在一个注定要被冷酷的利益交换联盟塑造的世界里,欧洲人和美国人都是输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德国总理默克尔猛烈抨击美国特朗普政府,为欧美同盟关系蒙上了阴影,俄罗斯和中国成为了赢家。



撰文 / 菲利普•斯蒂芬斯

■ 最近,在慕尼黑(Munich) Bayerischer Hof酒店的宴会大厅里,欧洲人迎来了自我感觉良好的一刻。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为捍卫自由主义国际秩序而猛烈抨击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领导的美国政府,被压抑的失望情绪得以宣泄出来。当日在默克尔之后发表演讲的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此时一定关上了他的同传耳机。这位美国副总统吟诵着,美国的盟友啊,就应该按照他们被告知的那样做。

这次交流发生在慕尼黑安全会议(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简称慕安会)上,这在一定程度上展示出(不久前才庆祝战胜苏联共产主义的)跨大西洋关系的现状,因为50年来,慕安会一直是大西洋主义的精神家园。欧洲人一直倾向于淡化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对北约(NATO)盟友关系的影响。但他们已经受够了。

这次,让默克尔“受够了”的事件包括特朗普单方面决定从阿富汗和叙利亚撤出美军、退出禁止部署中程核武器的条约,以及因欧洲没有遵从美国对伊朗制裁而威胁欧洲。上述每一项举措都对欧洲安全有至关重要的影响,而美国政府在采取所有这些举措时都没有参考盟友的意见,或者与盟友进行讨论。

再加上特朗普威胁要把欧洲(他指的是德国)汽车出口列为美国国家安全威胁的荒唐举动,你能明白为什么慷慨激昂、甚至有些情绪激动的默克尔赢得了听众的起立鼓掌,而死板的彭斯得到了近乎沉默的回应。

慕安会上的获胜方是俄罗斯和中国。老练而不苟言笑的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难以抑制自己的满意之情。如果说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有一个总体战略目标,那就是在欧洲和美国之间制造隔阂。拉夫罗夫提出,让我们欧洲人来经营我们共同的家园吧。当然,他的意思是,在美国人走后俄罗斯可以来接管欧洲。

中国也发现了一个机遇。中共外交事务最高官员杨洁篪代表中国坚定地站在默克尔一方,盛赞国际规则和国际机构在应对核武器扩散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上发挥的重要作用。彭斯赞扬了多少次特朗普,杨洁篪就向多边主义致敬了多少次。

欧洲人的确担忧中国政府通过其“一带一路”倡议(BRI)向西推进的行动,以及华为(Huawei)在下一代通信技术方面的领先地位。但杨洁篪问,欧洲大陆真的想任由美国技术霸权摆布吗?

仍然有人相信事情可以恢复到过去的样子。特朗普的总统任期至多还有六年,运气好的话,可能只有两年。新执掌众议院的民主党派出了一个规模可观的代表团前往慕尼黑,以传达美国政府中还有大西洋主义者的讯息。乐观者指出,特朗普的言论与美国的实际政策之间存在差距。特朗普嘲笑北约,但五角大楼(Pentagon)却向东欧派出了更多美军以对抗俄罗斯修正主义的威胁。

的确如此。但相信“现实并不像说的那么糟糕”的一派忽视了一点,即曾经建立在共同原则和价值观以及共同防御基础上的联盟正在被掏空。《北大西洋公约》的开篇就写下了对民主、自由和法治的承诺。特朗普对这些价值观并不是那么感兴趣。这位美国总统已经明确表明,他更青睐独裁强人领袖,而不是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拥护者。法治在他的世界观中几乎无足轻重。

这对欧洲公众舆论产生了破坏性影响。有调查显示,人们对美国领导的信任正在瓦解,这正体现出这种影响。德国外交官员担心,当德国很大一部分选民宁愿相信普京,也不愿相信美国总统时,德国要怎么为大西洋主义辩护。

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前,美欧联盟关系就开始衰落了。尽管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发表了很多冠冕堂皇的言论,但他直到第二个任期结束才对重新修复美欧关系表现出极大兴趣。已故的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缺席今年的慕安会,宣告在大西洋主义的熏陶下成长起来的一代美国政治人士和政策制定者已经逝去。但如果没有了共同的价值观,美欧联盟的根基就会破裂。

地缘政治的残酷真相是,欧美双方还需要彼此。默克尔可能会说让欧洲为自身的安全事务承担更大责任,但没有多少证据表明她准备要说服奉行和平主义的德国像这样转变方向。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试图加快这一进程,但默克尔已经放缓了脚步。

至于美国,特朗普可能不理解这一点,但全球实力格局的转变使欧洲成为一个更重要,而非更不重要的盟友。美国政府无法承受将欧洲大陆让与竞争对手的后果。双方丢掉的是共同努力的理念带来的温暖,以及允许合理分歧存在的信任。在一个注定要被冷酷的利益交换联盟塑造的世界里,欧洲人和美国人都是输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