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德国出口业准备迎接全球冲击

发布日期:2019-02-28 08:16
摘要」出口相当于德国GDP的50%,因此美中贸易战、美国优先保护主义以及中国等大型市场的增长疲软对德国的冲击尤其严重。



撰文 /  盖伊•查赞

■ 当维尔纳•利伯赫尔(Werner Lieberherr)看向全球经济,满眼都是警示红旗。他说:“英国脱欧是一团糟,中国经济正在放缓,美国的上升势头正在减弱。我们肯定已过了全球增长的高峰。”

此事可能会令他运营的曼胡默尔集团(Mann + Hummel)感到担忧,这是一家位于德国西南部的过滤系统生产商,拥有两万名员工。像大多数同行一样,该公司也高度依赖出口,然而其销往的那些市场看起来越来越脆弱。

利伯赫尔说:“从地缘政治风险角度来看,(美中)贸易战、欧盟民粹主义、英国脱欧——这些都是我眼下主要担心的。”为了防备即将到来的低迷时期,他刚刚宣布对这个家族企业进行一项6000万欧元的成本削减计划,可能涉及大幅裁员。

面临这种情况的不止曼胡默尔集团一家。数千德国企业都在准备迎接其主要市场放缓带来的冲击,这种放缓可能对德国经济前景产生重大影响。德国政府现在预计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仅为1%,低于此前预计的1.8%,这将是自2013年以来最疲软的数字。

这一放缓给德国带来了一个棘手问题。作为出口冠军,德国一直是全球化、自由贸易和开放边界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出口相当于其国内生产总值的50%。德国财长奥拉夫•肖尔茨(Olaf Scholz)表示:“德国与全球经济的联系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紧密。我们的繁荣、就业和社会基础设施,都依赖于我们持续向世界其他地区销售产品的能力。”

但德国在出口上的成功也使它尤其容易受到外部冲击的影响。因此,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习近平的对决,美国优先保护主义以及中国等大型市场的增长疲软——去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仅为6.6%,是1990年以来最低水平——对德国的影响要大于对法国等其他国家的影响。

位于科隆的德国经济研究所(German Economic Institute)所长米夏埃尔•许特(Michael Hüther)表示:“最大问题是:对于一个像我们这样对世界如此开放的经济体来说,我们是否仍然拥有合适的国际政治框架?我们过去从未讨论过这个问题,但现在我们要谈谈了。”


德国的巨型出口机器可能熄火的迹象开始增多。去年德国险些出现技术性衰退,其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收缩了0.2%,但第四季度保持稳定。与2017年2.2%的增长率相比,德国过去一年1.4%的增长率令人失望。

而在去年12月,随着国外需求减弱,工厂新订单和出口均出现下降,工业产出意外连续第四个月下滑,零售额降速达到11年来最快速度。

现在已然很清楚:在经济平流层待了九年之后,德国正颠簸着重返地面。许特表示:“自2011年以来,工业产出和就业人数一直基本保持直线上升,这本身是很惊人的。”但全球的不稳定因素在“捣乱”。

德国各大董事会议室里的气氛明显转差。位于慕尼黑的莱布尼茨伊福经济研究所(Ifo Institute)编制的商业景气指数从去年12月的101点降至今年1月的99.1点,为三年来最低水平。Degussa-Goldhandel首席经济学家索斯藤•玻尔莱特(Thorsten Polleit)表示:“繁荣之火熄灭了。我们正目睹现实重新露出严酷的面目。”

但这件事有两面性,虽然工业面临低迷,但德国经济其余大部分都表现良好。许多基本面指标依然强劲:就业处于两德统一后的高位;家庭支出相当可观;工资和养老金一直以高于通胀的速度增长。借贷成本仍然很低,而且近期的一些社会福利应该起到相当于小规模财政刺激的作用。

德国主要商业游说团体德国工业联合会(BDI)的经济政策研究主管克劳斯•多伊奇(Klaus Deutsch)表示:“国内需求仍然非常旺盛。建筑、设备领域的投资依然强劲,私人消费也是如此。因此从国内来看,德国经济仍处于扩张模式。”

乐观主义者们宣称,去年年底的下滑是由暂时因素引起的,这些因素现已缓解。其中一个因素是去年9月推出的排放标准,这一新的标准造成了汽车行业的巨大瓶颈,迫使企业削减产量。另一个因素是莱茵河水位异常低,妨碍了化学品的运输。

这就是为什么德国一众部长们如此乐观——至少在公开场合。德国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德国已经历了连续九年的经济增长,是自1966年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这与我们的绝大多数欧洲邻国形成鲜明对照。”

他表示,美中贸易冲突、英国退欧等外部因素给前景蒙上了阴影。他补充称:“这是我们自2013年以来第二次看到增长暂时减弱。但我们仍处于上升阶段——而且我认为这一趋势能够在可预见的未来持续下去。”

国内形势与外部环境之间的这种区别,可以解释为什么许多企业尚未真正感受到经济放缓的冲击。安永(EY)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65%的作为德国经济支柱的中小企业(Mittelstand)对自家的业务状况“完全满意”,比一年多之前高4个百分点,而且是该调查2004年开始以来的最高水平。

近三分之一的中小企业希望投资于新机器或厂房,39%希望雇用新员工。安永合伙人迈克尔•马伯勒(Michael Marbler)表示:“中小企业对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显然远没有大型工业企业那么担忧。”

位于慕尼黑的制造液压元件及系统的工程集团HAWE Hydraulik就是这种乐观情绪的象征。HAWE去年实现了创纪录的3.63亿欧元营收。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卡尔•霍伊斯根(Karl Haeusgen)表示,机械制造行业的形势“非常好”。

“但喜中有忧,”他继续说道,“目前,一切进展顺利,但存在可能对经济产生影响的巨大政治风险。”如果美中贸易冲突升级,“肯定将引发全球经济放缓”,他说,“不确定性总是影响资本品部门”。他表示,即使世界不陷入贸易战,HAWE今年的营收增长也将只有3%至5%,而2018年的增幅为17%。

德国外贸协会(BGA)主席霍尔格•宾曼(Holger Bingmann)表示:“并不是说实际经济和工业指标是负的——更多的是一种恐惧感和不确定感。增长率放缓是正常的。但我们的会员担心,我们可能很快就会面临一些真正严重的问题,如硬退欧或全面贸易战。这是导致不安情绪的原因。”

英国退出欧盟这件事尤其令人担忧。莱布尼茨伊福经济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上周表示,无协议退欧将威胁到逾10万个德国就业岗位。他们估计,仅德国汽车业就有1.5万个就业岗位依赖于对英国的出口。

受到外部环境日益恶化影响的不只是德国。上月,欧洲央行(ECB)表示,整个欧元区经济的前景显然已“转向下行”。欧洲央行表示,由于全球贸易紧张、英国退欧和金融市场动荡,它原本认为只是暂时的放缓,最终可能持续更久。

当被要求解释对“欧元区增长的这一冲击”时,欧洲央行执行董事会成员伯努瓦•克雷(Benoît Cœuré)表示:“很大一部分在于贸易。很多来自外部。”

汽车制造商已经感受到来自这些外部因素的压力。它们直接受到了中国汽车销量下滑的影响。2018年,中国汽车销量下降2.8%,至2810万辆,这是中国汽车市场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首次出现萎缩。此前的预测是增长3%。

这对宝马(BMW)、梅赛德斯(Mercedes)的母公司戴姆勒(Daimler)以及大众(VW)都是挑战,它们都把未来的增长押在了中国这个全球最大汽车市场上。

美中之间的贸易冲突加剧了它们的担忧。去年7月,当中国政府将美国制造的汽车的关税从15%提高至40%时,德国汽车也受到了冲击,例如宝马从其位于南卡罗来纳州的工厂向中国出口的数以千计的运动型多功能车(SUV)。这些关税还影响到了戴姆勒在阿拉巴马州生产的SUV。

戴姆勒(Daimler)首席执行官蔡澈(Dieter Zetsche)表示,“强劲逆风”在2018年对该公司造成了沉重打击,并导致该年净利润下降29%,而上述这些都是这种“强劲逆风”的一部分。欧洲和北美汽车需求放缓、以及对电动汽车的巨大投入等其他因素也添了乱。戴姆勒还宣布减少分红——这是9年来的首次。

如果特朗普兑现对欧洲汽车加征关税的威胁,情况可能还会变得更糟。莱布尼茨伊福经济研究所表示,如果被加征关税,德国对美汽车出口长期来看将减半。“这些关税将导致德国汽车总出口额减少7.7%,合184亿欧元,”莱布尼茨伊福经济研究所外贸中心负责人加布里尔•费尔贝迈尔(Gabriel Felbermayr)说。

到目前为止,这场轻微低迷还没有影响到德国的公共财政状况。去年,联邦、州和地方三级政府实现了592亿欧元的高额财政盈余,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7%,高于2017年的340亿欧元。高就业率带动工资税和社会保障金缴纳额激增,再加上低利率,造福了德国国库。

但财长肖尔茨一再警告称,税收方面获得巨额“飞来之财”的时代已接近尾声。随着经济放缓,税收收入将会下降。事实上,他手下官员2月早些时候透露称,2019年至2023年之间德国会出现247亿的资金缺口,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平均年税收收入将比预期的少50亿欧元。


肖尔茨表示,也许需要采取一些严厉的紧缩措施来平衡收支。“无论哪里有额外的支出要求,我们都必须在其他地方节省开支,”他说,“我们能负担得起很多,但我们负担不起所有,也不能在同一时间负担起很多。”

这条新的、更强硬表态在德国本应在财政上“开闸放水”之际出现。德国已承诺增加国防开支和教育投资,同时政府一个委员会刚刚提议到2038年德国应淘汰所有燃煤发电站——这一进程将在未来20年里花掉纳税人800亿欧元。目前还不完全清楚,这些钱将从何而来。

与此同时,政府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给企业减税,以缓解即将到来的经济低迷的影响。“我们必须创造合适的条件,让繁荣持续下去,”阿尔特迈尔说,“这意味着更多的(投资)激励措施和更有利于企业的财政环境。他指出,美国就实施了大规模的公司税改革。“这也是我们必须讨论的问题。”

这与警告要保持克制的肖尔茨立场不同。围绕税收和支出的优先顺序,一系列分歧已隐约可见,这可能会大大加剧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领导的联合政府中各合作方之间的紧张关系。随着经济降温,柏林方面的政治辩论即将升温。

国家冠军企业:一种应对激烈竞争的战略
对德国当前经济放缓的担忧,正在推动一场更大的辩论,这场辩论探讨的是德国经济的未来,以及德国在长期内是否有可能输给中国等强国。

德国出色的增长率“并非天赐”,德国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2月早些时候说,“它不断受到国际竞争、以及其他国家和公司的任意干预的挑战”。他补充说,实现这种增长率的努力必须“不断地重新来过”。

他对中国挑战的回应包含在2月高调公布的一项新产业战略中。他说,国家冠军企业应该得到保护和鼓励,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需要放松欧盟的反垄断规则。他说,应该允许那些受到中国企业敌意收购威胁的公司被暂时收归国有。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指责他奉行保护主义,并试图摧毁自由市场。

与此同时,专家们提出了一个更为紧迫的问题:德国是在走向衰退,还是仅仅在回归正常?“繁荣的时间异乎寻常地长,但它已失去动力,”德国经济研究所的米夏埃尔•许特说,“现在我们看到经济在进行调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出口相当于德国GDP的50%,因此美中贸易战、美国优先保护主义以及中国等大型市场的增长疲软对德国的冲击尤其严重。



撰文 /  盖伊•查赞

■ 当维尔纳•利伯赫尔(Werner Lieberherr)看向全球经济,满眼都是警示红旗。他说:“英国脱欧是一团糟,中国经济正在放缓,美国的上升势头正在减弱。我们肯定已过了全球增长的高峰。”

此事可能会令他运营的曼胡默尔集团(Mann + Hummel)感到担忧,这是一家位于德国西南部的过滤系统生产商,拥有两万名员工。像大多数同行一样,该公司也高度依赖出口,然而其销往的那些市场看起来越来越脆弱。

利伯赫尔说:“从地缘政治风险角度来看,(美中)贸易战、欧盟民粹主义、英国脱欧——这些都是我眼下主要担心的。”为了防备即将到来的低迷时期,他刚刚宣布对这个家族企业进行一项6000万欧元的成本削减计划,可能涉及大幅裁员。

面临这种情况的不止曼胡默尔集团一家。数千德国企业都在准备迎接其主要市场放缓带来的冲击,这种放缓可能对德国经济前景产生重大影响。德国政府现在预计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仅为1%,低于此前预计的1.8%,这将是自2013年以来最疲软的数字。

这一放缓给德国带来了一个棘手问题。作为出口冠军,德国一直是全球化、自由贸易和开放边界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出口相当于其国内生产总值的50%。德国财长奥拉夫•肖尔茨(Olaf Scholz)表示:“德国与全球经济的联系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紧密。我们的繁荣、就业和社会基础设施,都依赖于我们持续向世界其他地区销售产品的能力。”

但德国在出口上的成功也使它尤其容易受到外部冲击的影响。因此,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习近平的对决,美国优先保护主义以及中国等大型市场的增长疲软——去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仅为6.6%,是1990年以来最低水平——对德国的影响要大于对法国等其他国家的影响。

位于科隆的德国经济研究所(German Economic Institute)所长米夏埃尔•许特(Michael Hüther)表示:“最大问题是:对于一个像我们这样对世界如此开放的经济体来说,我们是否仍然拥有合适的国际政治框架?我们过去从未讨论过这个问题,但现在我们要谈谈了。”


德国的巨型出口机器可能熄火的迹象开始增多。去年德国险些出现技术性衰退,其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收缩了0.2%,但第四季度保持稳定。与2017年2.2%的增长率相比,德国过去一年1.4%的增长率令人失望。

而在去年12月,随着国外需求减弱,工厂新订单和出口均出现下降,工业产出意外连续第四个月下滑,零售额降速达到11年来最快速度。

现在已然很清楚:在经济平流层待了九年之后,德国正颠簸着重返地面。许特表示:“自2011年以来,工业产出和就业人数一直基本保持直线上升,这本身是很惊人的。”但全球的不稳定因素在“捣乱”。

德国各大董事会议室里的气氛明显转差。位于慕尼黑的莱布尼茨伊福经济研究所(Ifo Institute)编制的商业景气指数从去年12月的101点降至今年1月的99.1点,为三年来最低水平。Degussa-Goldhandel首席经济学家索斯藤•玻尔莱特(Thorsten Polleit)表示:“繁荣之火熄灭了。我们正目睹现实重新露出严酷的面目。”

但这件事有两面性,虽然工业面临低迷,但德国经济其余大部分都表现良好。许多基本面指标依然强劲:就业处于两德统一后的高位;家庭支出相当可观;工资和养老金一直以高于通胀的速度增长。借贷成本仍然很低,而且近期的一些社会福利应该起到相当于小规模财政刺激的作用。

德国主要商业游说团体德国工业联合会(BDI)的经济政策研究主管克劳斯•多伊奇(Klaus Deutsch)表示:“国内需求仍然非常旺盛。建筑、设备领域的投资依然强劲,私人消费也是如此。因此从国内来看,德国经济仍处于扩张模式。”

乐观主义者们宣称,去年年底的下滑是由暂时因素引起的,这些因素现已缓解。其中一个因素是去年9月推出的排放标准,这一新的标准造成了汽车行业的巨大瓶颈,迫使企业削减产量。另一个因素是莱茵河水位异常低,妨碍了化学品的运输。

这就是为什么德国一众部长们如此乐观——至少在公开场合。德国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德国已经历了连续九年的经济增长,是自1966年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这与我们的绝大多数欧洲邻国形成鲜明对照。”

他表示,美中贸易冲突、英国退欧等外部因素给前景蒙上了阴影。他补充称:“这是我们自2013年以来第二次看到增长暂时减弱。但我们仍处于上升阶段——而且我认为这一趋势能够在可预见的未来持续下去。”

国内形势与外部环境之间的这种区别,可以解释为什么许多企业尚未真正感受到经济放缓的冲击。安永(EY)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65%的作为德国经济支柱的中小企业(Mittelstand)对自家的业务状况“完全满意”,比一年多之前高4个百分点,而且是该调查2004年开始以来的最高水平。

近三分之一的中小企业希望投资于新机器或厂房,39%希望雇用新员工。安永合伙人迈克尔•马伯勒(Michael Marbler)表示:“中小企业对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显然远没有大型工业企业那么担忧。”

位于慕尼黑的制造液压元件及系统的工程集团HAWE Hydraulik就是这种乐观情绪的象征。HAWE去年实现了创纪录的3.63亿欧元营收。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卡尔•霍伊斯根(Karl Haeusgen)表示,机械制造行业的形势“非常好”。

“但喜中有忧,”他继续说道,“目前,一切进展顺利,但存在可能对经济产生影响的巨大政治风险。”如果美中贸易冲突升级,“肯定将引发全球经济放缓”,他说,“不确定性总是影响资本品部门”。他表示,即使世界不陷入贸易战,HAWE今年的营收增长也将只有3%至5%,而2018年的增幅为17%。

德国外贸协会(BGA)主席霍尔格•宾曼(Holger Bingmann)表示:“并不是说实际经济和工业指标是负的——更多的是一种恐惧感和不确定感。增长率放缓是正常的。但我们的会员担心,我们可能很快就会面临一些真正严重的问题,如硬退欧或全面贸易战。这是导致不安情绪的原因。”

英国退出欧盟这件事尤其令人担忧。莱布尼茨伊福经济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上周表示,无协议退欧将威胁到逾10万个德国就业岗位。他们估计,仅德国汽车业就有1.5万个就业岗位依赖于对英国的出口。

受到外部环境日益恶化影响的不只是德国。上月,欧洲央行(ECB)表示,整个欧元区经济的前景显然已“转向下行”。欧洲央行表示,由于全球贸易紧张、英国退欧和金融市场动荡,它原本认为只是暂时的放缓,最终可能持续更久。

当被要求解释对“欧元区增长的这一冲击”时,欧洲央行执行董事会成员伯努瓦•克雷(Benoît Cœuré)表示:“很大一部分在于贸易。很多来自外部。”

汽车制造商已经感受到来自这些外部因素的压力。它们直接受到了中国汽车销量下滑的影响。2018年,中国汽车销量下降2.8%,至2810万辆,这是中国汽车市场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首次出现萎缩。此前的预测是增长3%。

这对宝马(BMW)、梅赛德斯(Mercedes)的母公司戴姆勒(Daimler)以及大众(VW)都是挑战,它们都把未来的增长押在了中国这个全球最大汽车市场上。

美中之间的贸易冲突加剧了它们的担忧。去年7月,当中国政府将美国制造的汽车的关税从15%提高至40%时,德国汽车也受到了冲击,例如宝马从其位于南卡罗来纳州的工厂向中国出口的数以千计的运动型多功能车(SUV)。这些关税还影响到了戴姆勒在阿拉巴马州生产的SUV。

戴姆勒(Daimler)首席执行官蔡澈(Dieter Zetsche)表示,“强劲逆风”在2018年对该公司造成了沉重打击,并导致该年净利润下降29%,而上述这些都是这种“强劲逆风”的一部分。欧洲和北美汽车需求放缓、以及对电动汽车的巨大投入等其他因素也添了乱。戴姆勒还宣布减少分红——这是9年来的首次。

如果特朗普兑现对欧洲汽车加征关税的威胁,情况可能还会变得更糟。莱布尼茨伊福经济研究所表示,如果被加征关税,德国对美汽车出口长期来看将减半。“这些关税将导致德国汽车总出口额减少7.7%,合184亿欧元,”莱布尼茨伊福经济研究所外贸中心负责人加布里尔•费尔贝迈尔(Gabriel Felbermayr)说。

到目前为止,这场轻微低迷还没有影响到德国的公共财政状况。去年,联邦、州和地方三级政府实现了592亿欧元的高额财政盈余,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7%,高于2017年的340亿欧元。高就业率带动工资税和社会保障金缴纳额激增,再加上低利率,造福了德国国库。

但财长肖尔茨一再警告称,税收方面获得巨额“飞来之财”的时代已接近尾声。随着经济放缓,税收收入将会下降。事实上,他手下官员2月早些时候透露称,2019年至2023年之间德国会出现247亿的资金缺口,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平均年税收收入将比预期的少50亿欧元。


肖尔茨表示,也许需要采取一些严厉的紧缩措施来平衡收支。“无论哪里有额外的支出要求,我们都必须在其他地方节省开支,”他说,“我们能负担得起很多,但我们负担不起所有,也不能在同一时间负担起很多。”

这条新的、更强硬表态在德国本应在财政上“开闸放水”之际出现。德国已承诺增加国防开支和教育投资,同时政府一个委员会刚刚提议到2038年德国应淘汰所有燃煤发电站——这一进程将在未来20年里花掉纳税人800亿欧元。目前还不完全清楚,这些钱将从何而来。

与此同时,政府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给企业减税,以缓解即将到来的经济低迷的影响。“我们必须创造合适的条件,让繁荣持续下去,”阿尔特迈尔说,“这意味着更多的(投资)激励措施和更有利于企业的财政环境。他指出,美国就实施了大规模的公司税改革。“这也是我们必须讨论的问题。”

这与警告要保持克制的肖尔茨立场不同。围绕税收和支出的优先顺序,一系列分歧已隐约可见,这可能会大大加剧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领导的联合政府中各合作方之间的紧张关系。随着经济降温,柏林方面的政治辩论即将升温。

国家冠军企业:一种应对激烈竞争的战略
对德国当前经济放缓的担忧,正在推动一场更大的辩论,这场辩论探讨的是德国经济的未来,以及德国在长期内是否有可能输给中国等强国。

德国出色的增长率“并非天赐”,德国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2月早些时候说,“它不断受到国际竞争、以及其他国家和公司的任意干预的挑战”。他补充说,实现这种增长率的努力必须“不断地重新来过”。

他对中国挑战的回应包含在2月高调公布的一项新产业战略中。他说,国家冠军企业应该得到保护和鼓励,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需要放松欧盟的反垄断规则。他说,应该允许那些受到中国企业敌意收购威胁的公司被暂时收归国有。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指责他奉行保护主义,并试图摧毁自由市场。

与此同时,专家们提出了一个更为紧迫的问题:德国是在走向衰退,还是仅仅在回归正常?“繁荣的时间异乎寻常地长,但它已失去动力,”德国经济研究所的米夏埃尔•许特说,“现在我们看到经济在进行调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出口相当于德国GDP的50%,因此美中贸易战、美国优先保护主义以及中国等大型市场的增长疲软对德国的冲击尤其严重。



撰文 /  盖伊•查赞

■ 当维尔纳•利伯赫尔(Werner Lieberherr)看向全球经济,满眼都是警示红旗。他说:“英国脱欧是一团糟,中国经济正在放缓,美国的上升势头正在减弱。我们肯定已过了全球增长的高峰。”

此事可能会令他运营的曼胡默尔集团(Mann + Hummel)感到担忧,这是一家位于德国西南部的过滤系统生产商,拥有两万名员工。像大多数同行一样,该公司也高度依赖出口,然而其销往的那些市场看起来越来越脆弱。

利伯赫尔说:“从地缘政治风险角度来看,(美中)贸易战、欧盟民粹主义、英国脱欧——这些都是我眼下主要担心的。”为了防备即将到来的低迷时期,他刚刚宣布对这个家族企业进行一项6000万欧元的成本削减计划,可能涉及大幅裁员。

面临这种情况的不止曼胡默尔集团一家。数千德国企业都在准备迎接其主要市场放缓带来的冲击,这种放缓可能对德国经济前景产生重大影响。德国政府现在预计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仅为1%,低于此前预计的1.8%,这将是自2013年以来最疲软的数字。

这一放缓给德国带来了一个棘手问题。作为出口冠军,德国一直是全球化、自由贸易和开放边界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出口相当于其国内生产总值的50%。德国财长奥拉夫•肖尔茨(Olaf Scholz)表示:“德国与全球经济的联系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紧密。我们的繁荣、就业和社会基础设施,都依赖于我们持续向世界其他地区销售产品的能力。”

但德国在出口上的成功也使它尤其容易受到外部冲击的影响。因此,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习近平的对决,美国优先保护主义以及中国等大型市场的增长疲软——去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仅为6.6%,是1990年以来最低水平——对德国的影响要大于对法国等其他国家的影响。

位于科隆的德国经济研究所(German Economic Institute)所长米夏埃尔•许特(Michael Hüther)表示:“最大问题是:对于一个像我们这样对世界如此开放的经济体来说,我们是否仍然拥有合适的国际政治框架?我们过去从未讨论过这个问题,但现在我们要谈谈了。”


德国的巨型出口机器可能熄火的迹象开始增多。去年德国险些出现技术性衰退,其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收缩了0.2%,但第四季度保持稳定。与2017年2.2%的增长率相比,德国过去一年1.4%的增长率令人失望。

而在去年12月,随着国外需求减弱,工厂新订单和出口均出现下降,工业产出意外连续第四个月下滑,零售额降速达到11年来最快速度。

现在已然很清楚:在经济平流层待了九年之后,德国正颠簸着重返地面。许特表示:“自2011年以来,工业产出和就业人数一直基本保持直线上升,这本身是很惊人的。”但全球的不稳定因素在“捣乱”。

德国各大董事会议室里的气氛明显转差。位于慕尼黑的莱布尼茨伊福经济研究所(Ifo Institute)编制的商业景气指数从去年12月的101点降至今年1月的99.1点,为三年来最低水平。Degussa-Goldhandel首席经济学家索斯藤•玻尔莱特(Thorsten Polleit)表示:“繁荣之火熄灭了。我们正目睹现实重新露出严酷的面目。”

但这件事有两面性,虽然工业面临低迷,但德国经济其余大部分都表现良好。许多基本面指标依然强劲:就业处于两德统一后的高位;家庭支出相当可观;工资和养老金一直以高于通胀的速度增长。借贷成本仍然很低,而且近期的一些社会福利应该起到相当于小规模财政刺激的作用。

德国主要商业游说团体德国工业联合会(BDI)的经济政策研究主管克劳斯•多伊奇(Klaus Deutsch)表示:“国内需求仍然非常旺盛。建筑、设备领域的投资依然强劲,私人消费也是如此。因此从国内来看,德国经济仍处于扩张模式。”

乐观主义者们宣称,去年年底的下滑是由暂时因素引起的,这些因素现已缓解。其中一个因素是去年9月推出的排放标准,这一新的标准造成了汽车行业的巨大瓶颈,迫使企业削减产量。另一个因素是莱茵河水位异常低,妨碍了化学品的运输。

这就是为什么德国一众部长们如此乐观——至少在公开场合。德国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德国已经历了连续九年的经济增长,是自1966年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这与我们的绝大多数欧洲邻国形成鲜明对照。”

他表示,美中贸易冲突、英国退欧等外部因素给前景蒙上了阴影。他补充称:“这是我们自2013年以来第二次看到增长暂时减弱。但我们仍处于上升阶段——而且我认为这一趋势能够在可预见的未来持续下去。”

国内形势与外部环境之间的这种区别,可以解释为什么许多企业尚未真正感受到经济放缓的冲击。安永(EY)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65%的作为德国经济支柱的中小企业(Mittelstand)对自家的业务状况“完全满意”,比一年多之前高4个百分点,而且是该调查2004年开始以来的最高水平。

近三分之一的中小企业希望投资于新机器或厂房,39%希望雇用新员工。安永合伙人迈克尔•马伯勒(Michael Marbler)表示:“中小企业对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显然远没有大型工业企业那么担忧。”

位于慕尼黑的制造液压元件及系统的工程集团HAWE Hydraulik就是这种乐观情绪的象征。HAWE去年实现了创纪录的3.63亿欧元营收。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卡尔•霍伊斯根(Karl Haeusgen)表示,机械制造行业的形势“非常好”。

“但喜中有忧,”他继续说道,“目前,一切进展顺利,但存在可能对经济产生影响的巨大政治风险。”如果美中贸易冲突升级,“肯定将引发全球经济放缓”,他说,“不确定性总是影响资本品部门”。他表示,即使世界不陷入贸易战,HAWE今年的营收增长也将只有3%至5%,而2018年的增幅为17%。

德国外贸协会(BGA)主席霍尔格•宾曼(Holger Bingmann)表示:“并不是说实际经济和工业指标是负的——更多的是一种恐惧感和不确定感。增长率放缓是正常的。但我们的会员担心,我们可能很快就会面临一些真正严重的问题,如硬退欧或全面贸易战。这是导致不安情绪的原因。”

英国退出欧盟这件事尤其令人担忧。莱布尼茨伊福经济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上周表示,无协议退欧将威胁到逾10万个德国就业岗位。他们估计,仅德国汽车业就有1.5万个就业岗位依赖于对英国的出口。

受到外部环境日益恶化影响的不只是德国。上月,欧洲央行(ECB)表示,整个欧元区经济的前景显然已“转向下行”。欧洲央行表示,由于全球贸易紧张、英国退欧和金融市场动荡,它原本认为只是暂时的放缓,最终可能持续更久。

当被要求解释对“欧元区增长的这一冲击”时,欧洲央行执行董事会成员伯努瓦•克雷(Benoît Cœuré)表示:“很大一部分在于贸易。很多来自外部。”

汽车制造商已经感受到来自这些外部因素的压力。它们直接受到了中国汽车销量下滑的影响。2018年,中国汽车销量下降2.8%,至2810万辆,这是中国汽车市场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首次出现萎缩。此前的预测是增长3%。

这对宝马(BMW)、梅赛德斯(Mercedes)的母公司戴姆勒(Daimler)以及大众(VW)都是挑战,它们都把未来的增长押在了中国这个全球最大汽车市场上。

美中之间的贸易冲突加剧了它们的担忧。去年7月,当中国政府将美国制造的汽车的关税从15%提高至40%时,德国汽车也受到了冲击,例如宝马从其位于南卡罗来纳州的工厂向中国出口的数以千计的运动型多功能车(SUV)。这些关税还影响到了戴姆勒在阿拉巴马州生产的SUV。

戴姆勒(Daimler)首席执行官蔡澈(Dieter Zetsche)表示,“强劲逆风”在2018年对该公司造成了沉重打击,并导致该年净利润下降29%,而上述这些都是这种“强劲逆风”的一部分。欧洲和北美汽车需求放缓、以及对电动汽车的巨大投入等其他因素也添了乱。戴姆勒还宣布减少分红——这是9年来的首次。

如果特朗普兑现对欧洲汽车加征关税的威胁,情况可能还会变得更糟。莱布尼茨伊福经济研究所表示,如果被加征关税,德国对美汽车出口长期来看将减半。“这些关税将导致德国汽车总出口额减少7.7%,合184亿欧元,”莱布尼茨伊福经济研究所外贸中心负责人加布里尔•费尔贝迈尔(Gabriel Felbermayr)说。

到目前为止,这场轻微低迷还没有影响到德国的公共财政状况。去年,联邦、州和地方三级政府实现了592亿欧元的高额财政盈余,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7%,高于2017年的340亿欧元。高就业率带动工资税和社会保障金缴纳额激增,再加上低利率,造福了德国国库。

但财长肖尔茨一再警告称,税收方面获得巨额“飞来之财”的时代已接近尾声。随着经济放缓,税收收入将会下降。事实上,他手下官员2月早些时候透露称,2019年至2023年之间德国会出现247亿的资金缺口,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平均年税收收入将比预期的少50亿欧元。


肖尔茨表示,也许需要采取一些严厉的紧缩措施来平衡收支。“无论哪里有额外的支出要求,我们都必须在其他地方节省开支,”他说,“我们能负担得起很多,但我们负担不起所有,也不能在同一时间负担起很多。”

这条新的、更强硬表态在德国本应在财政上“开闸放水”之际出现。德国已承诺增加国防开支和教育投资,同时政府一个委员会刚刚提议到2038年德国应淘汰所有燃煤发电站——这一进程将在未来20年里花掉纳税人800亿欧元。目前还不完全清楚,这些钱将从何而来。

与此同时,政府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给企业减税,以缓解即将到来的经济低迷的影响。“我们必须创造合适的条件,让繁荣持续下去,”阿尔特迈尔说,“这意味着更多的(投资)激励措施和更有利于企业的财政环境。他指出,美国就实施了大规模的公司税改革。“这也是我们必须讨论的问题。”

这与警告要保持克制的肖尔茨立场不同。围绕税收和支出的优先顺序,一系列分歧已隐约可见,这可能会大大加剧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领导的联合政府中各合作方之间的紧张关系。随着经济降温,柏林方面的政治辩论即将升温。

国家冠军企业:一种应对激烈竞争的战略
对德国当前经济放缓的担忧,正在推动一场更大的辩论,这场辩论探讨的是德国经济的未来,以及德国在长期内是否有可能输给中国等强国。

德国出色的增长率“并非天赐”,德国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2月早些时候说,“它不断受到国际竞争、以及其他国家和公司的任意干预的挑战”。他补充说,实现这种增长率的努力必须“不断地重新来过”。

他对中国挑战的回应包含在2月高调公布的一项新产业战略中。他说,国家冠军企业应该得到保护和鼓励,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需要放松欧盟的反垄断规则。他说,应该允许那些受到中国企业敌意收购威胁的公司被暂时收归国有。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指责他奉行保护主义,并试图摧毁自由市场。

与此同时,专家们提出了一个更为紧迫的问题:德国是在走向衰退,还是仅仅在回归正常?“繁荣的时间异乎寻常地长,但它已失去动力,”德国经济研究所的米夏埃尔•许特说,“现在我们看到经济在进行调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德国出口业准备迎接全球冲击

发布日期:2019-02-28 08:16
摘要」出口相当于德国GDP的50%,因此美中贸易战、美国优先保护主义以及中国等大型市场的增长疲软对德国的冲击尤其严重。



撰文 /  盖伊•查赞

■ 当维尔纳•利伯赫尔(Werner Lieberherr)看向全球经济,满眼都是警示红旗。他说:“英国脱欧是一团糟,中国经济正在放缓,美国的上升势头正在减弱。我们肯定已过了全球增长的高峰。”

此事可能会令他运营的曼胡默尔集团(Mann + Hummel)感到担忧,这是一家位于德国西南部的过滤系统生产商,拥有两万名员工。像大多数同行一样,该公司也高度依赖出口,然而其销往的那些市场看起来越来越脆弱。

利伯赫尔说:“从地缘政治风险角度来看,(美中)贸易战、欧盟民粹主义、英国脱欧——这些都是我眼下主要担心的。”为了防备即将到来的低迷时期,他刚刚宣布对这个家族企业进行一项6000万欧元的成本削减计划,可能涉及大幅裁员。

面临这种情况的不止曼胡默尔集团一家。数千德国企业都在准备迎接其主要市场放缓带来的冲击,这种放缓可能对德国经济前景产生重大影响。德国政府现在预计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仅为1%,低于此前预计的1.8%,这将是自2013年以来最疲软的数字。

这一放缓给德国带来了一个棘手问题。作为出口冠军,德国一直是全球化、自由贸易和开放边界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出口相当于其国内生产总值的50%。德国财长奥拉夫•肖尔茨(Olaf Scholz)表示:“德国与全球经济的联系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紧密。我们的繁荣、就业和社会基础设施,都依赖于我们持续向世界其他地区销售产品的能力。”

但德国在出口上的成功也使它尤其容易受到外部冲击的影响。因此,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习近平的对决,美国优先保护主义以及中国等大型市场的增长疲软——去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仅为6.6%,是1990年以来最低水平——对德国的影响要大于对法国等其他国家的影响。

位于科隆的德国经济研究所(German Economic Institute)所长米夏埃尔•许特(Michael Hüther)表示:“最大问题是:对于一个像我们这样对世界如此开放的经济体来说,我们是否仍然拥有合适的国际政治框架?我们过去从未讨论过这个问题,但现在我们要谈谈了。”


德国的巨型出口机器可能熄火的迹象开始增多。去年德国险些出现技术性衰退,其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收缩了0.2%,但第四季度保持稳定。与2017年2.2%的增长率相比,德国过去一年1.4%的增长率令人失望。

而在去年12月,随着国外需求减弱,工厂新订单和出口均出现下降,工业产出意外连续第四个月下滑,零售额降速达到11年来最快速度。

现在已然很清楚:在经济平流层待了九年之后,德国正颠簸着重返地面。许特表示:“自2011年以来,工业产出和就业人数一直基本保持直线上升,这本身是很惊人的。”但全球的不稳定因素在“捣乱”。

德国各大董事会议室里的气氛明显转差。位于慕尼黑的莱布尼茨伊福经济研究所(Ifo Institute)编制的商业景气指数从去年12月的101点降至今年1月的99.1点,为三年来最低水平。Degussa-Goldhandel首席经济学家索斯藤•玻尔莱特(Thorsten Polleit)表示:“繁荣之火熄灭了。我们正目睹现实重新露出严酷的面目。”

但这件事有两面性,虽然工业面临低迷,但德国经济其余大部分都表现良好。许多基本面指标依然强劲:就业处于两德统一后的高位;家庭支出相当可观;工资和养老金一直以高于通胀的速度增长。借贷成本仍然很低,而且近期的一些社会福利应该起到相当于小规模财政刺激的作用。

德国主要商业游说团体德国工业联合会(BDI)的经济政策研究主管克劳斯•多伊奇(Klaus Deutsch)表示:“国内需求仍然非常旺盛。建筑、设备领域的投资依然强劲,私人消费也是如此。因此从国内来看,德国经济仍处于扩张模式。”

乐观主义者们宣称,去年年底的下滑是由暂时因素引起的,这些因素现已缓解。其中一个因素是去年9月推出的排放标准,这一新的标准造成了汽车行业的巨大瓶颈,迫使企业削减产量。另一个因素是莱茵河水位异常低,妨碍了化学品的运输。

这就是为什么德国一众部长们如此乐观——至少在公开场合。德国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德国已经历了连续九年的经济增长,是自1966年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这与我们的绝大多数欧洲邻国形成鲜明对照。”

他表示,美中贸易冲突、英国退欧等外部因素给前景蒙上了阴影。他补充称:“这是我们自2013年以来第二次看到增长暂时减弱。但我们仍处于上升阶段——而且我认为这一趋势能够在可预见的未来持续下去。”

国内形势与外部环境之间的这种区别,可以解释为什么许多企业尚未真正感受到经济放缓的冲击。安永(EY)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65%的作为德国经济支柱的中小企业(Mittelstand)对自家的业务状况“完全满意”,比一年多之前高4个百分点,而且是该调查2004年开始以来的最高水平。

近三分之一的中小企业希望投资于新机器或厂房,39%希望雇用新员工。安永合伙人迈克尔•马伯勒(Michael Marbler)表示:“中小企业对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显然远没有大型工业企业那么担忧。”

位于慕尼黑的制造液压元件及系统的工程集团HAWE Hydraulik就是这种乐观情绪的象征。HAWE去年实现了创纪录的3.63亿欧元营收。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卡尔•霍伊斯根(Karl Haeusgen)表示,机械制造行业的形势“非常好”。

“但喜中有忧,”他继续说道,“目前,一切进展顺利,但存在可能对经济产生影响的巨大政治风险。”如果美中贸易冲突升级,“肯定将引发全球经济放缓”,他说,“不确定性总是影响资本品部门”。他表示,即使世界不陷入贸易战,HAWE今年的营收增长也将只有3%至5%,而2018年的增幅为17%。

德国外贸协会(BGA)主席霍尔格•宾曼(Holger Bingmann)表示:“并不是说实际经济和工业指标是负的——更多的是一种恐惧感和不确定感。增长率放缓是正常的。但我们的会员担心,我们可能很快就会面临一些真正严重的问题,如硬退欧或全面贸易战。这是导致不安情绪的原因。”

英国退出欧盟这件事尤其令人担忧。莱布尼茨伊福经济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上周表示,无协议退欧将威胁到逾10万个德国就业岗位。他们估计,仅德国汽车业就有1.5万个就业岗位依赖于对英国的出口。

受到外部环境日益恶化影响的不只是德国。上月,欧洲央行(ECB)表示,整个欧元区经济的前景显然已“转向下行”。欧洲央行表示,由于全球贸易紧张、英国退欧和金融市场动荡,它原本认为只是暂时的放缓,最终可能持续更久。

当被要求解释对“欧元区增长的这一冲击”时,欧洲央行执行董事会成员伯努瓦•克雷(Benoît Cœuré)表示:“很大一部分在于贸易。很多来自外部。”

汽车制造商已经感受到来自这些外部因素的压力。它们直接受到了中国汽车销量下滑的影响。2018年,中国汽车销量下降2.8%,至2810万辆,这是中国汽车市场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首次出现萎缩。此前的预测是增长3%。

这对宝马(BMW)、梅赛德斯(Mercedes)的母公司戴姆勒(Daimler)以及大众(VW)都是挑战,它们都把未来的增长押在了中国这个全球最大汽车市场上。

美中之间的贸易冲突加剧了它们的担忧。去年7月,当中国政府将美国制造的汽车的关税从15%提高至40%时,德国汽车也受到了冲击,例如宝马从其位于南卡罗来纳州的工厂向中国出口的数以千计的运动型多功能车(SUV)。这些关税还影响到了戴姆勒在阿拉巴马州生产的SUV。

戴姆勒(Daimler)首席执行官蔡澈(Dieter Zetsche)表示,“强劲逆风”在2018年对该公司造成了沉重打击,并导致该年净利润下降29%,而上述这些都是这种“强劲逆风”的一部分。欧洲和北美汽车需求放缓、以及对电动汽车的巨大投入等其他因素也添了乱。戴姆勒还宣布减少分红——这是9年来的首次。

如果特朗普兑现对欧洲汽车加征关税的威胁,情况可能还会变得更糟。莱布尼茨伊福经济研究所表示,如果被加征关税,德国对美汽车出口长期来看将减半。“这些关税将导致德国汽车总出口额减少7.7%,合184亿欧元,”莱布尼茨伊福经济研究所外贸中心负责人加布里尔•费尔贝迈尔(Gabriel Felbermayr)说。

到目前为止,这场轻微低迷还没有影响到德国的公共财政状况。去年,联邦、州和地方三级政府实现了592亿欧元的高额财政盈余,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7%,高于2017年的340亿欧元。高就业率带动工资税和社会保障金缴纳额激增,再加上低利率,造福了德国国库。

但财长肖尔茨一再警告称,税收方面获得巨额“飞来之财”的时代已接近尾声。随着经济放缓,税收收入将会下降。事实上,他手下官员2月早些时候透露称,2019年至2023年之间德国会出现247亿的资金缺口,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平均年税收收入将比预期的少50亿欧元。


肖尔茨表示,也许需要采取一些严厉的紧缩措施来平衡收支。“无论哪里有额外的支出要求,我们都必须在其他地方节省开支,”他说,“我们能负担得起很多,但我们负担不起所有,也不能在同一时间负担起很多。”

这条新的、更强硬表态在德国本应在财政上“开闸放水”之际出现。德国已承诺增加国防开支和教育投资,同时政府一个委员会刚刚提议到2038年德国应淘汰所有燃煤发电站——这一进程将在未来20年里花掉纳税人800亿欧元。目前还不完全清楚,这些钱将从何而来。

与此同时,政府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给企业减税,以缓解即将到来的经济低迷的影响。“我们必须创造合适的条件,让繁荣持续下去,”阿尔特迈尔说,“这意味着更多的(投资)激励措施和更有利于企业的财政环境。他指出,美国就实施了大规模的公司税改革。“这也是我们必须讨论的问题。”

这与警告要保持克制的肖尔茨立场不同。围绕税收和支出的优先顺序,一系列分歧已隐约可见,这可能会大大加剧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领导的联合政府中各合作方之间的紧张关系。随着经济降温,柏林方面的政治辩论即将升温。

国家冠军企业:一种应对激烈竞争的战略
对德国当前经济放缓的担忧,正在推动一场更大的辩论,这场辩论探讨的是德国经济的未来,以及德国在长期内是否有可能输给中国等强国。

德国出色的增长率“并非天赐”,德国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2月早些时候说,“它不断受到国际竞争、以及其他国家和公司的任意干预的挑战”。他补充说,实现这种增长率的努力必须“不断地重新来过”。

他对中国挑战的回应包含在2月高调公布的一项新产业战略中。他说,国家冠军企业应该得到保护和鼓励,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需要放松欧盟的反垄断规则。他说,应该允许那些受到中国企业敌意收购威胁的公司被暂时收归国有。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指责他奉行保护主义,并试图摧毁自由市场。

与此同时,专家们提出了一个更为紧迫的问题:德国是在走向衰退,还是仅仅在回归正常?“繁荣的时间异乎寻常地长,但它已失去动力,”德国经济研究所的米夏埃尔•许特说,“现在我们看到经济在进行调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出口相当于德国GDP的50%,因此美中贸易战、美国优先保护主义以及中国等大型市场的增长疲软对德国的冲击尤其严重。



撰文 /  盖伊•查赞

■ 当维尔纳•利伯赫尔(Werner Lieberherr)看向全球经济,满眼都是警示红旗。他说:“英国脱欧是一团糟,中国经济正在放缓,美国的上升势头正在减弱。我们肯定已过了全球增长的高峰。”

此事可能会令他运营的曼胡默尔集团(Mann + Hummel)感到担忧,这是一家位于德国西南部的过滤系统生产商,拥有两万名员工。像大多数同行一样,该公司也高度依赖出口,然而其销往的那些市场看起来越来越脆弱。

利伯赫尔说:“从地缘政治风险角度来看,(美中)贸易战、欧盟民粹主义、英国脱欧——这些都是我眼下主要担心的。”为了防备即将到来的低迷时期,他刚刚宣布对这个家族企业进行一项6000万欧元的成本削减计划,可能涉及大幅裁员。

面临这种情况的不止曼胡默尔集团一家。数千德国企业都在准备迎接其主要市场放缓带来的冲击,这种放缓可能对德国经济前景产生重大影响。德国政府现在预计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仅为1%,低于此前预计的1.8%,这将是自2013年以来最疲软的数字。

这一放缓给德国带来了一个棘手问题。作为出口冠军,德国一直是全球化、自由贸易和开放边界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出口相当于其国内生产总值的50%。德国财长奥拉夫•肖尔茨(Olaf Scholz)表示:“德国与全球经济的联系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紧密。我们的繁荣、就业和社会基础设施,都依赖于我们持续向世界其他地区销售产品的能力。”

但德国在出口上的成功也使它尤其容易受到外部冲击的影响。因此,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习近平的对决,美国优先保护主义以及中国等大型市场的增长疲软——去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仅为6.6%,是1990年以来最低水平——对德国的影响要大于对法国等其他国家的影响。

位于科隆的德国经济研究所(German Economic Institute)所长米夏埃尔•许特(Michael Hüther)表示:“最大问题是:对于一个像我们这样对世界如此开放的经济体来说,我们是否仍然拥有合适的国际政治框架?我们过去从未讨论过这个问题,但现在我们要谈谈了。”


德国的巨型出口机器可能熄火的迹象开始增多。去年德国险些出现技术性衰退,其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收缩了0.2%,但第四季度保持稳定。与2017年2.2%的增长率相比,德国过去一年1.4%的增长率令人失望。

而在去年12月,随着国外需求减弱,工厂新订单和出口均出现下降,工业产出意外连续第四个月下滑,零售额降速达到11年来最快速度。

现在已然很清楚:在经济平流层待了九年之后,德国正颠簸着重返地面。许特表示:“自2011年以来,工业产出和就业人数一直基本保持直线上升,这本身是很惊人的。”但全球的不稳定因素在“捣乱”。

德国各大董事会议室里的气氛明显转差。位于慕尼黑的莱布尼茨伊福经济研究所(Ifo Institute)编制的商业景气指数从去年12月的101点降至今年1月的99.1点,为三年来最低水平。Degussa-Goldhandel首席经济学家索斯藤•玻尔莱特(Thorsten Polleit)表示:“繁荣之火熄灭了。我们正目睹现实重新露出严酷的面目。”

但这件事有两面性,虽然工业面临低迷,但德国经济其余大部分都表现良好。许多基本面指标依然强劲:就业处于两德统一后的高位;家庭支出相当可观;工资和养老金一直以高于通胀的速度增长。借贷成本仍然很低,而且近期的一些社会福利应该起到相当于小规模财政刺激的作用。

德国主要商业游说团体德国工业联合会(BDI)的经济政策研究主管克劳斯•多伊奇(Klaus Deutsch)表示:“国内需求仍然非常旺盛。建筑、设备领域的投资依然强劲,私人消费也是如此。因此从国内来看,德国经济仍处于扩张模式。”

乐观主义者们宣称,去年年底的下滑是由暂时因素引起的,这些因素现已缓解。其中一个因素是去年9月推出的排放标准,这一新的标准造成了汽车行业的巨大瓶颈,迫使企业削减产量。另一个因素是莱茵河水位异常低,妨碍了化学品的运输。

这就是为什么德国一众部长们如此乐观——至少在公开场合。德国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德国已经历了连续九年的经济增长,是自1966年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这与我们的绝大多数欧洲邻国形成鲜明对照。”

他表示,美中贸易冲突、英国退欧等外部因素给前景蒙上了阴影。他补充称:“这是我们自2013年以来第二次看到增长暂时减弱。但我们仍处于上升阶段——而且我认为这一趋势能够在可预见的未来持续下去。”

国内形势与外部环境之间的这种区别,可以解释为什么许多企业尚未真正感受到经济放缓的冲击。安永(EY)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65%的作为德国经济支柱的中小企业(Mittelstand)对自家的业务状况“完全满意”,比一年多之前高4个百分点,而且是该调查2004年开始以来的最高水平。

近三分之一的中小企业希望投资于新机器或厂房,39%希望雇用新员工。安永合伙人迈克尔•马伯勒(Michael Marbler)表示:“中小企业对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显然远没有大型工业企业那么担忧。”

位于慕尼黑的制造液压元件及系统的工程集团HAWE Hydraulik就是这种乐观情绪的象征。HAWE去年实现了创纪录的3.63亿欧元营收。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卡尔•霍伊斯根(Karl Haeusgen)表示,机械制造行业的形势“非常好”。

“但喜中有忧,”他继续说道,“目前,一切进展顺利,但存在可能对经济产生影响的巨大政治风险。”如果美中贸易冲突升级,“肯定将引发全球经济放缓”,他说,“不确定性总是影响资本品部门”。他表示,即使世界不陷入贸易战,HAWE今年的营收增长也将只有3%至5%,而2018年的增幅为17%。

德国外贸协会(BGA)主席霍尔格•宾曼(Holger Bingmann)表示:“并不是说实际经济和工业指标是负的——更多的是一种恐惧感和不确定感。增长率放缓是正常的。但我们的会员担心,我们可能很快就会面临一些真正严重的问题,如硬退欧或全面贸易战。这是导致不安情绪的原因。”

英国退出欧盟这件事尤其令人担忧。莱布尼茨伊福经济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上周表示,无协议退欧将威胁到逾10万个德国就业岗位。他们估计,仅德国汽车业就有1.5万个就业岗位依赖于对英国的出口。

受到外部环境日益恶化影响的不只是德国。上月,欧洲央行(ECB)表示,整个欧元区经济的前景显然已“转向下行”。欧洲央行表示,由于全球贸易紧张、英国退欧和金融市场动荡,它原本认为只是暂时的放缓,最终可能持续更久。

当被要求解释对“欧元区增长的这一冲击”时,欧洲央行执行董事会成员伯努瓦•克雷(Benoît Cœuré)表示:“很大一部分在于贸易。很多来自外部。”

汽车制造商已经感受到来自这些外部因素的压力。它们直接受到了中国汽车销量下滑的影响。2018年,中国汽车销量下降2.8%,至2810万辆,这是中国汽车市场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首次出现萎缩。此前的预测是增长3%。

这对宝马(BMW)、梅赛德斯(Mercedes)的母公司戴姆勒(Daimler)以及大众(VW)都是挑战,它们都把未来的增长押在了中国这个全球最大汽车市场上。

美中之间的贸易冲突加剧了它们的担忧。去年7月,当中国政府将美国制造的汽车的关税从15%提高至40%时,德国汽车也受到了冲击,例如宝马从其位于南卡罗来纳州的工厂向中国出口的数以千计的运动型多功能车(SUV)。这些关税还影响到了戴姆勒在阿拉巴马州生产的SUV。

戴姆勒(Daimler)首席执行官蔡澈(Dieter Zetsche)表示,“强劲逆风”在2018年对该公司造成了沉重打击,并导致该年净利润下降29%,而上述这些都是这种“强劲逆风”的一部分。欧洲和北美汽车需求放缓、以及对电动汽车的巨大投入等其他因素也添了乱。戴姆勒还宣布减少分红——这是9年来的首次。

如果特朗普兑现对欧洲汽车加征关税的威胁,情况可能还会变得更糟。莱布尼茨伊福经济研究所表示,如果被加征关税,德国对美汽车出口长期来看将减半。“这些关税将导致德国汽车总出口额减少7.7%,合184亿欧元,”莱布尼茨伊福经济研究所外贸中心负责人加布里尔•费尔贝迈尔(Gabriel Felbermayr)说。

到目前为止,这场轻微低迷还没有影响到德国的公共财政状况。去年,联邦、州和地方三级政府实现了592亿欧元的高额财政盈余,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7%,高于2017年的340亿欧元。高就业率带动工资税和社会保障金缴纳额激增,再加上低利率,造福了德国国库。

但财长肖尔茨一再警告称,税收方面获得巨额“飞来之财”的时代已接近尾声。随着经济放缓,税收收入将会下降。事实上,他手下官员2月早些时候透露称,2019年至2023年之间德国会出现247亿的资金缺口,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平均年税收收入将比预期的少50亿欧元。


肖尔茨表示,也许需要采取一些严厉的紧缩措施来平衡收支。“无论哪里有额外的支出要求,我们都必须在其他地方节省开支,”他说,“我们能负担得起很多,但我们负担不起所有,也不能在同一时间负担起很多。”

这条新的、更强硬表态在德国本应在财政上“开闸放水”之际出现。德国已承诺增加国防开支和教育投资,同时政府一个委员会刚刚提议到2038年德国应淘汰所有燃煤发电站——这一进程将在未来20年里花掉纳税人800亿欧元。目前还不完全清楚,这些钱将从何而来。

与此同时,政府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给企业减税,以缓解即将到来的经济低迷的影响。“我们必须创造合适的条件,让繁荣持续下去,”阿尔特迈尔说,“这意味着更多的(投资)激励措施和更有利于企业的财政环境。他指出,美国就实施了大规模的公司税改革。“这也是我们必须讨论的问题。”

这与警告要保持克制的肖尔茨立场不同。围绕税收和支出的优先顺序,一系列分歧已隐约可见,这可能会大大加剧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领导的联合政府中各合作方之间的紧张关系。随着经济降温,柏林方面的政治辩论即将升温。

国家冠军企业:一种应对激烈竞争的战略
对德国当前经济放缓的担忧,正在推动一场更大的辩论,这场辩论探讨的是德国经济的未来,以及德国在长期内是否有可能输给中国等强国。

德国出色的增长率“并非天赐”,德国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2月早些时候说,“它不断受到国际竞争、以及其他国家和公司的任意干预的挑战”。他补充说,实现这种增长率的努力必须“不断地重新来过”。

他对中国挑战的回应包含在2月高调公布的一项新产业战略中。他说,国家冠军企业应该得到保护和鼓励,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需要放松欧盟的反垄断规则。他说,应该允许那些受到中国企业敌意收购威胁的公司被暂时收归国有。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指责他奉行保护主义,并试图摧毁自由市场。

与此同时,专家们提出了一个更为紧迫的问题:德国是在走向衰退,还是仅仅在回归正常?“繁荣的时间异乎寻常地长,但它已失去动力,”德国经济研究所的米夏埃尔•许特说,“现在我们看到经济在进行调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