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全球贸易模式已悄然转变

发布日期:2019-02-28 08:06
摘要」伦德:过去10年里,全球化经历了不太被人注意但深刻的结构性转变,使得竞争环境变得对发达经济体更为有利。



撰文 /  苏珊•伦德 

■ 虽然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推迟上调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似乎暂时缓和了与中国的贸易紧张,但美国对外国进口汽车及零部件加征关税的威胁依然存在。美国的贸易伙伴们似乎也已经准备好进行报复。

那些曾经高举自由贸易旗帜的政府如今正在倒退回保护主义。但眼下恰恰是各经济体——尤其是发达经济体——转向只关注自身(turn inward)的错误时机。

过去10年里,全球化经历了不太被人注意但深刻的结构性转变,使得竞争环境变得对发达经济体更为有利。美国、英国及欧洲各国都有望在全球化的下一阶段获益——如果它们不过早关上大门的话。

产出持续增长,但跨境贸易货物的占比出现了大幅下滑。这种下滑与近期的贸易战无关,也不意味着出口市场正在枯萎。事实上,这反映了中国及其他新兴市场健康的经济发展。在这些国家生产的商品中,被用于本地消费而非销往发达经济体的比例上升了。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GI)的一份综合报告显示,全球需求的地理分布发生了根本性转变。1995年,发展中世界在全球消费中占比不到20%。如今,这一比例已升至近40%,到2030年有望超过50%。这些新涌现的全球消费者正给出口领域创造巨大的机遇。2017年,发达经济体的企业向发展中世界销售了价值逾4万亿美元的商品。触角遍及全球的数字电商平台为更多中小制造商从这一增长中分得一杯羹打开了大门。

虽然货物贸易增长停滞,但服务和跨境数据流动已成为全球经济中真正的“结缔组织”。一些类型的服务贸易——IT服务、商业服务和知识产权使用费——的增长速度是货物贸易的两到三倍。从设计到营销,服务也占到出口商品价值的30%。合计来看,发达经济体的服务贸易顺差达到了4800亿美元,是10年前的两倍。在娱乐流媒体、云计算、远程医疗、教育等领域,它们有优势抓住未来的增长机会。

所有产业价值链(包括生产制成品的价值链)如今都更加依赖研发和创新。过去10年,在品牌、软件和操作流程等无形资产上的投入相较营收增加了一倍多。这对拥有高技能劳动力和强大知识产权保护措施的欧洲、美国以及其他发达经济体而言是个好兆头。

大多数人对全球化的看法是在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头几年的产业外移浪潮中形成的。那一时期,发达经济体的许多工厂关门,制造活动转移到了发展中国家。如今,劳动力套利的游戏似乎即将结束。当下只有18%的货物贸易涉及从低工资国家向高工资国家出口。这一比例比多数人认为的要小得多,而且在很多行业都在下降。

在企业投资建厂的选址决策中,自动化和人工智能技术将继续使劳动力成本显得越来越不重要,而基础设施、劳动者技能水平等因素,尤其是商品到达市场的速度,将变得更加重要。

所有这一切可能导致一种告别之前的产业外迁的动态,使发达经济体在全球生产中夺回更大的份额——不过是以更数字化的形式。这种类型的制造活动不需要数百万人到装配线上工作,而会带来待遇更好、技术含量更高的工作。

全球化当下发生的变化反映了企业早已在做的事情。但政策制定者迟迟没有认识到这些有利因素,部分原因是欧洲和美国仍要面对上一个全球化时代遗留下的问题。在多年前西方制造业转移到低工资国家时期经受痛苦的许多工人和群体,已对全球贸易的理念产生反感。但是,他们需要的解决方案是更大胆的国内政策和再投资,而非架设壁垒,那样可能堵住未来10年最有希望的增长道路。■

本文作者是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合伙人。麦肯锡全球研究院主席詹姆斯•马尼卡(James Manyika)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伦德:过去10年里,全球化经历了不太被人注意但深刻的结构性转变,使得竞争环境变得对发达经济体更为有利。



撰文 /  苏珊•伦德 

■ 虽然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推迟上调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似乎暂时缓和了与中国的贸易紧张,但美国对外国进口汽车及零部件加征关税的威胁依然存在。美国的贸易伙伴们似乎也已经准备好进行报复。

那些曾经高举自由贸易旗帜的政府如今正在倒退回保护主义。但眼下恰恰是各经济体——尤其是发达经济体——转向只关注自身(turn inward)的错误时机。

过去10年里,全球化经历了不太被人注意但深刻的结构性转变,使得竞争环境变得对发达经济体更为有利。美国、英国及欧洲各国都有望在全球化的下一阶段获益——如果它们不过早关上大门的话。

产出持续增长,但跨境贸易货物的占比出现了大幅下滑。这种下滑与近期的贸易战无关,也不意味着出口市场正在枯萎。事实上,这反映了中国及其他新兴市场健康的经济发展。在这些国家生产的商品中,被用于本地消费而非销往发达经济体的比例上升了。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GI)的一份综合报告显示,全球需求的地理分布发生了根本性转变。1995年,发展中世界在全球消费中占比不到20%。如今,这一比例已升至近40%,到2030年有望超过50%。这些新涌现的全球消费者正给出口领域创造巨大的机遇。2017年,发达经济体的企业向发展中世界销售了价值逾4万亿美元的商品。触角遍及全球的数字电商平台为更多中小制造商从这一增长中分得一杯羹打开了大门。

虽然货物贸易增长停滞,但服务和跨境数据流动已成为全球经济中真正的“结缔组织”。一些类型的服务贸易——IT服务、商业服务和知识产权使用费——的增长速度是货物贸易的两到三倍。从设计到营销,服务也占到出口商品价值的30%。合计来看,发达经济体的服务贸易顺差达到了4800亿美元,是10年前的两倍。在娱乐流媒体、云计算、远程医疗、教育等领域,它们有优势抓住未来的增长机会。

所有产业价值链(包括生产制成品的价值链)如今都更加依赖研发和创新。过去10年,在品牌、软件和操作流程等无形资产上的投入相较营收增加了一倍多。这对拥有高技能劳动力和强大知识产权保护措施的欧洲、美国以及其他发达经济体而言是个好兆头。

大多数人对全球化的看法是在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头几年的产业外移浪潮中形成的。那一时期,发达经济体的许多工厂关门,制造活动转移到了发展中国家。如今,劳动力套利的游戏似乎即将结束。当下只有18%的货物贸易涉及从低工资国家向高工资国家出口。这一比例比多数人认为的要小得多,而且在很多行业都在下降。

在企业投资建厂的选址决策中,自动化和人工智能技术将继续使劳动力成本显得越来越不重要,而基础设施、劳动者技能水平等因素,尤其是商品到达市场的速度,将变得更加重要。

所有这一切可能导致一种告别之前的产业外迁的动态,使发达经济体在全球生产中夺回更大的份额——不过是以更数字化的形式。这种类型的制造活动不需要数百万人到装配线上工作,而会带来待遇更好、技术含量更高的工作。

全球化当下发生的变化反映了企业早已在做的事情。但政策制定者迟迟没有认识到这些有利因素,部分原因是欧洲和美国仍要面对上一个全球化时代遗留下的问题。在多年前西方制造业转移到低工资国家时期经受痛苦的许多工人和群体,已对全球贸易的理念产生反感。但是,他们需要的解决方案是更大胆的国内政策和再投资,而非架设壁垒,那样可能堵住未来10年最有希望的增长道路。■

本文作者是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合伙人。麦肯锡全球研究院主席詹姆斯•马尼卡(James Manyika)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伦德:过去10年里,全球化经历了不太被人注意但深刻的结构性转变,使得竞争环境变得对发达经济体更为有利。



撰文 /  苏珊•伦德 

■ 虽然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推迟上调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似乎暂时缓和了与中国的贸易紧张,但美国对外国进口汽车及零部件加征关税的威胁依然存在。美国的贸易伙伴们似乎也已经准备好进行报复。

那些曾经高举自由贸易旗帜的政府如今正在倒退回保护主义。但眼下恰恰是各经济体——尤其是发达经济体——转向只关注自身(turn inward)的错误时机。

过去10年里,全球化经历了不太被人注意但深刻的结构性转变,使得竞争环境变得对发达经济体更为有利。美国、英国及欧洲各国都有望在全球化的下一阶段获益——如果它们不过早关上大门的话。

产出持续增长,但跨境贸易货物的占比出现了大幅下滑。这种下滑与近期的贸易战无关,也不意味着出口市场正在枯萎。事实上,这反映了中国及其他新兴市场健康的经济发展。在这些国家生产的商品中,被用于本地消费而非销往发达经济体的比例上升了。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GI)的一份综合报告显示,全球需求的地理分布发生了根本性转变。1995年,发展中世界在全球消费中占比不到20%。如今,这一比例已升至近40%,到2030年有望超过50%。这些新涌现的全球消费者正给出口领域创造巨大的机遇。2017年,发达经济体的企业向发展中世界销售了价值逾4万亿美元的商品。触角遍及全球的数字电商平台为更多中小制造商从这一增长中分得一杯羹打开了大门。

虽然货物贸易增长停滞,但服务和跨境数据流动已成为全球经济中真正的“结缔组织”。一些类型的服务贸易——IT服务、商业服务和知识产权使用费——的增长速度是货物贸易的两到三倍。从设计到营销,服务也占到出口商品价值的30%。合计来看,发达经济体的服务贸易顺差达到了4800亿美元,是10年前的两倍。在娱乐流媒体、云计算、远程医疗、教育等领域,它们有优势抓住未来的增长机会。

所有产业价值链(包括生产制成品的价值链)如今都更加依赖研发和创新。过去10年,在品牌、软件和操作流程等无形资产上的投入相较营收增加了一倍多。这对拥有高技能劳动力和强大知识产权保护措施的欧洲、美国以及其他发达经济体而言是个好兆头。

大多数人对全球化的看法是在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头几年的产业外移浪潮中形成的。那一时期,发达经济体的许多工厂关门,制造活动转移到了发展中国家。如今,劳动力套利的游戏似乎即将结束。当下只有18%的货物贸易涉及从低工资国家向高工资国家出口。这一比例比多数人认为的要小得多,而且在很多行业都在下降。

在企业投资建厂的选址决策中,自动化和人工智能技术将继续使劳动力成本显得越来越不重要,而基础设施、劳动者技能水平等因素,尤其是商品到达市场的速度,将变得更加重要。

所有这一切可能导致一种告别之前的产业外迁的动态,使发达经济体在全球生产中夺回更大的份额——不过是以更数字化的形式。这种类型的制造活动不需要数百万人到装配线上工作,而会带来待遇更好、技术含量更高的工作。

全球化当下发生的变化反映了企业早已在做的事情。但政策制定者迟迟没有认识到这些有利因素,部分原因是欧洲和美国仍要面对上一个全球化时代遗留下的问题。在多年前西方制造业转移到低工资国家时期经受痛苦的许多工人和群体,已对全球贸易的理念产生反感。但是,他们需要的解决方案是更大胆的国内政策和再投资,而非架设壁垒,那样可能堵住未来10年最有希望的增长道路。■

本文作者是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合伙人。麦肯锡全球研究院主席詹姆斯•马尼卡(James Manyika)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贸易模式已悄然转变

发布日期:2019-02-28 08:06
摘要」伦德:过去10年里,全球化经历了不太被人注意但深刻的结构性转变,使得竞争环境变得对发达经济体更为有利。



撰文 /  苏珊•伦德 

■ 虽然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推迟上调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似乎暂时缓和了与中国的贸易紧张,但美国对外国进口汽车及零部件加征关税的威胁依然存在。美国的贸易伙伴们似乎也已经准备好进行报复。

那些曾经高举自由贸易旗帜的政府如今正在倒退回保护主义。但眼下恰恰是各经济体——尤其是发达经济体——转向只关注自身(turn inward)的错误时机。

过去10年里,全球化经历了不太被人注意但深刻的结构性转变,使得竞争环境变得对发达经济体更为有利。美国、英国及欧洲各国都有望在全球化的下一阶段获益——如果它们不过早关上大门的话。

产出持续增长,但跨境贸易货物的占比出现了大幅下滑。这种下滑与近期的贸易战无关,也不意味着出口市场正在枯萎。事实上,这反映了中国及其他新兴市场健康的经济发展。在这些国家生产的商品中,被用于本地消费而非销往发达经济体的比例上升了。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GI)的一份综合报告显示,全球需求的地理分布发生了根本性转变。1995年,发展中世界在全球消费中占比不到20%。如今,这一比例已升至近40%,到2030年有望超过50%。这些新涌现的全球消费者正给出口领域创造巨大的机遇。2017年,发达经济体的企业向发展中世界销售了价值逾4万亿美元的商品。触角遍及全球的数字电商平台为更多中小制造商从这一增长中分得一杯羹打开了大门。

虽然货物贸易增长停滞,但服务和跨境数据流动已成为全球经济中真正的“结缔组织”。一些类型的服务贸易——IT服务、商业服务和知识产权使用费——的增长速度是货物贸易的两到三倍。从设计到营销,服务也占到出口商品价值的30%。合计来看,发达经济体的服务贸易顺差达到了4800亿美元,是10年前的两倍。在娱乐流媒体、云计算、远程医疗、教育等领域,它们有优势抓住未来的增长机会。

所有产业价值链(包括生产制成品的价值链)如今都更加依赖研发和创新。过去10年,在品牌、软件和操作流程等无形资产上的投入相较营收增加了一倍多。这对拥有高技能劳动力和强大知识产权保护措施的欧洲、美国以及其他发达经济体而言是个好兆头。

大多数人对全球化的看法是在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头几年的产业外移浪潮中形成的。那一时期,发达经济体的许多工厂关门,制造活动转移到了发展中国家。如今,劳动力套利的游戏似乎即将结束。当下只有18%的货物贸易涉及从低工资国家向高工资国家出口。这一比例比多数人认为的要小得多,而且在很多行业都在下降。

在企业投资建厂的选址决策中,自动化和人工智能技术将继续使劳动力成本显得越来越不重要,而基础设施、劳动者技能水平等因素,尤其是商品到达市场的速度,将变得更加重要。

所有这一切可能导致一种告别之前的产业外迁的动态,使发达经济体在全球生产中夺回更大的份额——不过是以更数字化的形式。这种类型的制造活动不需要数百万人到装配线上工作,而会带来待遇更好、技术含量更高的工作。

全球化当下发生的变化反映了企业早已在做的事情。但政策制定者迟迟没有认识到这些有利因素,部分原因是欧洲和美国仍要面对上一个全球化时代遗留下的问题。在多年前西方制造业转移到低工资国家时期经受痛苦的许多工人和群体,已对全球贸易的理念产生反感。但是,他们需要的解决方案是更大胆的国内政策和再投资,而非架设壁垒,那样可能堵住未来10年最有希望的增长道路。■

本文作者是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合伙人。麦肯锡全球研究院主席詹姆斯•马尼卡(James Manyika)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伦德:过去10年里,全球化经历了不太被人注意但深刻的结构性转变,使得竞争环境变得对发达经济体更为有利。



撰文 /  苏珊•伦德 

■ 虽然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推迟上调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似乎暂时缓和了与中国的贸易紧张,但美国对外国进口汽车及零部件加征关税的威胁依然存在。美国的贸易伙伴们似乎也已经准备好进行报复。

那些曾经高举自由贸易旗帜的政府如今正在倒退回保护主义。但眼下恰恰是各经济体——尤其是发达经济体——转向只关注自身(turn inward)的错误时机。

过去10年里,全球化经历了不太被人注意但深刻的结构性转变,使得竞争环境变得对发达经济体更为有利。美国、英国及欧洲各国都有望在全球化的下一阶段获益——如果它们不过早关上大门的话。

产出持续增长,但跨境贸易货物的占比出现了大幅下滑。这种下滑与近期的贸易战无关,也不意味着出口市场正在枯萎。事实上,这反映了中国及其他新兴市场健康的经济发展。在这些国家生产的商品中,被用于本地消费而非销往发达经济体的比例上升了。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GI)的一份综合报告显示,全球需求的地理分布发生了根本性转变。1995年,发展中世界在全球消费中占比不到20%。如今,这一比例已升至近40%,到2030年有望超过50%。这些新涌现的全球消费者正给出口领域创造巨大的机遇。2017年,发达经济体的企业向发展中世界销售了价值逾4万亿美元的商品。触角遍及全球的数字电商平台为更多中小制造商从这一增长中分得一杯羹打开了大门。

虽然货物贸易增长停滞,但服务和跨境数据流动已成为全球经济中真正的“结缔组织”。一些类型的服务贸易——IT服务、商业服务和知识产权使用费——的增长速度是货物贸易的两到三倍。从设计到营销,服务也占到出口商品价值的30%。合计来看,发达经济体的服务贸易顺差达到了4800亿美元,是10年前的两倍。在娱乐流媒体、云计算、远程医疗、教育等领域,它们有优势抓住未来的增长机会。

所有产业价值链(包括生产制成品的价值链)如今都更加依赖研发和创新。过去10年,在品牌、软件和操作流程等无形资产上的投入相较营收增加了一倍多。这对拥有高技能劳动力和强大知识产权保护措施的欧洲、美国以及其他发达经济体而言是个好兆头。

大多数人对全球化的看法是在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头几年的产业外移浪潮中形成的。那一时期,发达经济体的许多工厂关门,制造活动转移到了发展中国家。如今,劳动力套利的游戏似乎即将结束。当下只有18%的货物贸易涉及从低工资国家向高工资国家出口。这一比例比多数人认为的要小得多,而且在很多行业都在下降。

在企业投资建厂的选址决策中,自动化和人工智能技术将继续使劳动力成本显得越来越不重要,而基础设施、劳动者技能水平等因素,尤其是商品到达市场的速度,将变得更加重要。

所有这一切可能导致一种告别之前的产业外迁的动态,使发达经济体在全球生产中夺回更大的份额——不过是以更数字化的形式。这种类型的制造活动不需要数百万人到装配线上工作,而会带来待遇更好、技术含量更高的工作。

全球化当下发生的变化反映了企业早已在做的事情。但政策制定者迟迟没有认识到这些有利因素,部分原因是欧洲和美国仍要面对上一个全球化时代遗留下的问题。在多年前西方制造业转移到低工资国家时期经受痛苦的许多工人和群体,已对全球贸易的理念产生反感。但是,他们需要的解决方案是更大胆的国内政策和再投资,而非架设壁垒,那样可能堵住未来10年最有希望的增长道路。■

本文作者是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合伙人。麦肯锡全球研究院主席詹姆斯•马尼卡(James Manyika)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