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分析:青海省投资集团债券违约

发布日期:2019-02-27 08:06
摘要」据报道,青海省投资集团上周未能支付其香港债券1090万美元利息,之后又未能如期支付周一到期的2000万元人民币在岸债券本息。



吴佳柏 上海 , 唐•温兰 北京报道

■ 中国偏远西北部的一家国有企业未能偿付其在香港发行的美元债券,这是中国国有企业20年来头一回,也是投资者不能再依赖中国政府救助国有集团的最新迹象。

中国经济放缓以及弱势借款者面临的偏紧融资条件——尽管近几个月中国央行整体上放宽了货币政策——正导致在岸人民币和离岸美元债券市场的违约个案增加。

近年来,中国多家民营企业发行人曾发生离岸美元债券违约,今年迄今就已发生了三起违约。但是,尽管自2015年以来,国有企业偶然也出现在岸债券违约,但离岸投资者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假设,地方政府会充当旗下企业实体的后盾。

据报道,上周五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Qinghai Provincial Investment Group)未能支付其香港债券应付的1090万美元利息,之后又未能如期支付周一到期的2000万元人民币(合300万美元)在岸债券本金及利息。


青海省地处多山的青藏高原,人口稀疏,是中国最贫困的省份之一。根据Refinitiv的数据,青海省投资集团的主要业务是铝业与水力发电,从明年至2022年,其还有10亿美元在岸及离岸债券相继到期。标准普尔(S&P)对这家企业的评级为B+,低于投资级4档。

青海省投资集团在周二的一份声明中称,由于“技术原因”,其在周一下午错过了在岸债券的偿付,但到了周一晚上已完成支付。声明未提及离岸债券。该公司周二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Refinitiv的数据显示,尽管据报道已发生违约,但青海省投资集团的违约美元债券周二仍以面值的82%报价,折扣相对较小。

“从财务角度看,这些企业单独而言从来不是那么强大。但省政府具有政治分量。”香港一家欧洲银行的高收益率债券承销商表示。“目前的价格表明,市场认为这一问题得到解决的可能性很大。”

当地媒体此前报道称,青海省政府的帮助使青海省投资集团在去年两次勉强避免到期债券违约。

去年,新疆地方政府在违约几天后帮助一家地方所有的汽车企业偿付了一笔在岸债券。

上一家离岸美元债券违约的国有企业是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Guangdong International Trust and Investment Company),该公司于1998年倒闭。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是一家位于广东省的投资机构,该省是邓小平提出市场化经济改革的发源地,该企业曾大量借入美元债,在美元利率上升后被套牢。

根据Refinitiv的数据,如今中国企业美元债的规模比当年大得多,未偿还美元债达到约1980亿美元。一些分析师警告称,由于经济放缓,其他债券发行人可能会面临压力,尤其是如果人民币贬值,将令以人民币收入偿还美元债的成本更高。

“这一次情况不同;这一次债务规模大得多。”大和资本市场(Daiwa Capital Markets)常驻香港的日本以外亚洲首席经济学家赖志文(Kevin Lai)表示。“20年前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违约的时候,美元债的规模要小得多,更易于管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据报道,青海省投资集团上周未能支付其香港债券1090万美元利息,之后又未能如期支付周一到期的2000万元人民币在岸债券本息。



吴佳柏 上海 , 唐•温兰 北京报道

■ 中国偏远西北部的一家国有企业未能偿付其在香港发行的美元债券,这是中国国有企业20年来头一回,也是投资者不能再依赖中国政府救助国有集团的最新迹象。

中国经济放缓以及弱势借款者面临的偏紧融资条件——尽管近几个月中国央行整体上放宽了货币政策——正导致在岸人民币和离岸美元债券市场的违约个案增加。

近年来,中国多家民营企业发行人曾发生离岸美元债券违约,今年迄今就已发生了三起违约。但是,尽管自2015年以来,国有企业偶然也出现在岸债券违约,但离岸投资者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假设,地方政府会充当旗下企业实体的后盾。

据报道,上周五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Qinghai Provincial Investment Group)未能支付其香港债券应付的1090万美元利息,之后又未能如期支付周一到期的2000万元人民币(合300万美元)在岸债券本金及利息。


青海省地处多山的青藏高原,人口稀疏,是中国最贫困的省份之一。根据Refinitiv的数据,青海省投资集团的主要业务是铝业与水力发电,从明年至2022年,其还有10亿美元在岸及离岸债券相继到期。标准普尔(S&P)对这家企业的评级为B+,低于投资级4档。

青海省投资集团在周二的一份声明中称,由于“技术原因”,其在周一下午错过了在岸债券的偿付,但到了周一晚上已完成支付。声明未提及离岸债券。该公司周二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Refinitiv的数据显示,尽管据报道已发生违约,但青海省投资集团的违约美元债券周二仍以面值的82%报价,折扣相对较小。

“从财务角度看,这些企业单独而言从来不是那么强大。但省政府具有政治分量。”香港一家欧洲银行的高收益率债券承销商表示。“目前的价格表明,市场认为这一问题得到解决的可能性很大。”

当地媒体此前报道称,青海省政府的帮助使青海省投资集团在去年两次勉强避免到期债券违约。

去年,新疆地方政府在违约几天后帮助一家地方所有的汽车企业偿付了一笔在岸债券。

上一家离岸美元债券违约的国有企业是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Guangdong International Trust and Investment Company),该公司于1998年倒闭。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是一家位于广东省的投资机构,该省是邓小平提出市场化经济改革的发源地,该企业曾大量借入美元债,在美元利率上升后被套牢。

根据Refinitiv的数据,如今中国企业美元债的规模比当年大得多,未偿还美元债达到约1980亿美元。一些分析师警告称,由于经济放缓,其他债券发行人可能会面临压力,尤其是如果人民币贬值,将令以人民币收入偿还美元债的成本更高。

“这一次情况不同;这一次债务规模大得多。”大和资本市场(Daiwa Capital Markets)常驻香港的日本以外亚洲首席经济学家赖志文(Kevin Lai)表示。“20年前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违约的时候,美元债的规模要小得多,更易于管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据报道,青海省投资集团上周未能支付其香港债券1090万美元利息,之后又未能如期支付周一到期的2000万元人民币在岸债券本息。



吴佳柏 上海 , 唐•温兰 北京报道

■ 中国偏远西北部的一家国有企业未能偿付其在香港发行的美元债券,这是中国国有企业20年来头一回,也是投资者不能再依赖中国政府救助国有集团的最新迹象。

中国经济放缓以及弱势借款者面临的偏紧融资条件——尽管近几个月中国央行整体上放宽了货币政策——正导致在岸人民币和离岸美元债券市场的违约个案增加。

近年来,中国多家民营企业发行人曾发生离岸美元债券违约,今年迄今就已发生了三起违约。但是,尽管自2015年以来,国有企业偶然也出现在岸债券违约,但离岸投资者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假设,地方政府会充当旗下企业实体的后盾。

据报道,上周五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Qinghai Provincial Investment Group)未能支付其香港债券应付的1090万美元利息,之后又未能如期支付周一到期的2000万元人民币(合300万美元)在岸债券本金及利息。


青海省地处多山的青藏高原,人口稀疏,是中国最贫困的省份之一。根据Refinitiv的数据,青海省投资集团的主要业务是铝业与水力发电,从明年至2022年,其还有10亿美元在岸及离岸债券相继到期。标准普尔(S&P)对这家企业的评级为B+,低于投资级4档。

青海省投资集团在周二的一份声明中称,由于“技术原因”,其在周一下午错过了在岸债券的偿付,但到了周一晚上已完成支付。声明未提及离岸债券。该公司周二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Refinitiv的数据显示,尽管据报道已发生违约,但青海省投资集团的违约美元债券周二仍以面值的82%报价,折扣相对较小。

“从财务角度看,这些企业单独而言从来不是那么强大。但省政府具有政治分量。”香港一家欧洲银行的高收益率债券承销商表示。“目前的价格表明,市场认为这一问题得到解决的可能性很大。”

当地媒体此前报道称,青海省政府的帮助使青海省投资集团在去年两次勉强避免到期债券违约。

去年,新疆地方政府在违约几天后帮助一家地方所有的汽车企业偿付了一笔在岸债券。

上一家离岸美元债券违约的国有企业是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Guangdong International Trust and Investment Company),该公司于1998年倒闭。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是一家位于广东省的投资机构,该省是邓小平提出市场化经济改革的发源地,该企业曾大量借入美元债,在美元利率上升后被套牢。

根据Refinitiv的数据,如今中国企业美元债的规模比当年大得多,未偿还美元债达到约1980亿美元。一些分析师警告称,由于经济放缓,其他债券发行人可能会面临压力,尤其是如果人民币贬值,将令以人民币收入偿还美元债的成本更高。

“这一次情况不同;这一次债务规模大得多。”大和资本市场(Daiwa Capital Markets)常驻香港的日本以外亚洲首席经济学家赖志文(Kevin Lai)表示。“20年前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违约的时候,美元债的规模要小得多,更易于管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分析:青海省投资集团债券违约

发布日期:2019-02-27 08:06
摘要」据报道,青海省投资集团上周未能支付其香港债券1090万美元利息,之后又未能如期支付周一到期的2000万元人民币在岸债券本息。



吴佳柏 上海 , 唐•温兰 北京报道

■ 中国偏远西北部的一家国有企业未能偿付其在香港发行的美元债券,这是中国国有企业20年来头一回,也是投资者不能再依赖中国政府救助国有集团的最新迹象。

中国经济放缓以及弱势借款者面临的偏紧融资条件——尽管近几个月中国央行整体上放宽了货币政策——正导致在岸人民币和离岸美元债券市场的违约个案增加。

近年来,中国多家民营企业发行人曾发生离岸美元债券违约,今年迄今就已发生了三起违约。但是,尽管自2015年以来,国有企业偶然也出现在岸债券违约,但离岸投资者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假设,地方政府会充当旗下企业实体的后盾。

据报道,上周五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Qinghai Provincial Investment Group)未能支付其香港债券应付的1090万美元利息,之后又未能如期支付周一到期的2000万元人民币(合300万美元)在岸债券本金及利息。


青海省地处多山的青藏高原,人口稀疏,是中国最贫困的省份之一。根据Refinitiv的数据,青海省投资集团的主要业务是铝业与水力发电,从明年至2022年,其还有10亿美元在岸及离岸债券相继到期。标准普尔(S&P)对这家企业的评级为B+,低于投资级4档。

青海省投资集团在周二的一份声明中称,由于“技术原因”,其在周一下午错过了在岸债券的偿付,但到了周一晚上已完成支付。声明未提及离岸债券。该公司周二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Refinitiv的数据显示,尽管据报道已发生违约,但青海省投资集团的违约美元债券周二仍以面值的82%报价,折扣相对较小。

“从财务角度看,这些企业单独而言从来不是那么强大。但省政府具有政治分量。”香港一家欧洲银行的高收益率债券承销商表示。“目前的价格表明,市场认为这一问题得到解决的可能性很大。”

当地媒体此前报道称,青海省政府的帮助使青海省投资集团在去年两次勉强避免到期债券违约。

去年,新疆地方政府在违约几天后帮助一家地方所有的汽车企业偿付了一笔在岸债券。

上一家离岸美元债券违约的国有企业是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Guangdong International Trust and Investment Company),该公司于1998年倒闭。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是一家位于广东省的投资机构,该省是邓小平提出市场化经济改革的发源地,该企业曾大量借入美元债,在美元利率上升后被套牢。

根据Refinitiv的数据,如今中国企业美元债的规模比当年大得多,未偿还美元债达到约1980亿美元。一些分析师警告称,由于经济放缓,其他债券发行人可能会面临压力,尤其是如果人民币贬值,将令以人民币收入偿还美元债的成本更高。

“这一次情况不同;这一次债务规模大得多。”大和资本市场(Daiwa Capital Markets)常驻香港的日本以外亚洲首席经济学家赖志文(Kevin Lai)表示。“20年前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违约的时候,美元债的规模要小得多,更易于管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据报道,青海省投资集团上周未能支付其香港债券1090万美元利息,之后又未能如期支付周一到期的2000万元人民币在岸债券本息。



吴佳柏 上海 , 唐•温兰 北京报道

■ 中国偏远西北部的一家国有企业未能偿付其在香港发行的美元债券,这是中国国有企业20年来头一回,也是投资者不能再依赖中国政府救助国有集团的最新迹象。

中国经济放缓以及弱势借款者面临的偏紧融资条件——尽管近几个月中国央行整体上放宽了货币政策——正导致在岸人民币和离岸美元债券市场的违约个案增加。

近年来,中国多家民营企业发行人曾发生离岸美元债券违约,今年迄今就已发生了三起违约。但是,尽管自2015年以来,国有企业偶然也出现在岸债券违约,但离岸投资者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假设,地方政府会充当旗下企业实体的后盾。

据报道,上周五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Qinghai Provincial Investment Group)未能支付其香港债券应付的1090万美元利息,之后又未能如期支付周一到期的2000万元人民币(合300万美元)在岸债券本金及利息。


青海省地处多山的青藏高原,人口稀疏,是中国最贫困的省份之一。根据Refinitiv的数据,青海省投资集团的主要业务是铝业与水力发电,从明年至2022年,其还有10亿美元在岸及离岸债券相继到期。标准普尔(S&P)对这家企业的评级为B+,低于投资级4档。

青海省投资集团在周二的一份声明中称,由于“技术原因”,其在周一下午错过了在岸债券的偿付,但到了周一晚上已完成支付。声明未提及离岸债券。该公司周二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Refinitiv的数据显示,尽管据报道已发生违约,但青海省投资集团的违约美元债券周二仍以面值的82%报价,折扣相对较小。

“从财务角度看,这些企业单独而言从来不是那么强大。但省政府具有政治分量。”香港一家欧洲银行的高收益率债券承销商表示。“目前的价格表明,市场认为这一问题得到解决的可能性很大。”

当地媒体此前报道称,青海省政府的帮助使青海省投资集团在去年两次勉强避免到期债券违约。

去年,新疆地方政府在违约几天后帮助一家地方所有的汽车企业偿付了一笔在岸债券。

上一家离岸美元债券违约的国有企业是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Guangdong International Trust and Investment Company),该公司于1998年倒闭。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是一家位于广东省的投资机构,该省是邓小平提出市场化经济改革的发源地,该企业曾大量借入美元债,在美元利率上升后被套牢。

根据Refinitiv的数据,如今中国企业美元债的规模比当年大得多,未偿还美元债达到约1980亿美元。一些分析师警告称,由于经济放缓,其他债券发行人可能会面临压力,尤其是如果人民币贬值,将令以人民币收入偿还美元债的成本更高。

“这一次情况不同;这一次债务规模大得多。”大和资本市场(Daiwa Capital Markets)常驻香港的日本以外亚洲首席经济学家赖志文(Kevin Lai)表示。“20年前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违约的时候,美元债的规模要小得多,更易于管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