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金正恩处置朝核困局的七个策略

发布日期:2019-02-27 07:59
摘要」基于朝鲜的核心利益和长远利益,金正恩可选的是七个策略:稳权、隐核、傍中、讹美、联韩、疏俄、敲日。



撰文 / 叶胜舟

■ 2月26日晨,“火箭人”的专列经历66个小时长途跋涉,从平壤出发经中国丹东、天津、郑州、武汉、南宁、凭祥抵达越南,出席27日至28日与“老糊涂”的第二次约会。两人的情感波折,从2017年9月相互讥讽取绰号,到2018年1月叫板谁的核按钮更大,再到2018年9月一方炫耀“我们相爱了”,牢牢聚焦全球视线,让人恍若隔世。

朝核危机牵动二战后地缘政治格局、亚太安全体系转换、世界和平与稳定。笔者曾依据中国的核心利益和长远利益,撰文《“六不”:中国处置朝核困局的可选策略》(FT中文网,2018年8月31日)。本文基于朝鲜的核心利益和长远利益,分析金正恩和朝鲜可选甚至已采用的七个策略:稳权、隐核、傍中、讹美、联韩、疏俄、敲日。

──稳权。

市场与国家的主流游戏规则有同有异。同的是都追逐利益最大化;异的是前者适用“理性经济人”假设,追逐金钱最大化,后者适用“理性政治人”假设,追逐权力最大化。


人类国家权力衍变路径通常有二:“神权-王权-民权”,或“神权-王权-党权”。金氏三代执政的朝鲜,即使在仅存的五个半社会主义国家(委内瑞拉勉强算半个)也是另类。他还是“家天下”,不是“党天下”,或者说是以“党天下”包装的“家天下”。权力世袭,不容内外动摇,更不容外国干涉。

个人安危、家族安危、政权安危,是金正恩考虑一切重大问题的起点和归宿。美国心知肚明,无论正当与否,都予以尊重,多次表态:美国无意更换朝鲜政权。潜台词就是默认金正恩长期执政,美国不对朝打“民主牌”、“人权牌”。这是讨论朝核问题的大前提。

金正恩对安全有本能的恐惧,也会人为制造恐惧,以平息内心的恐惧。仓促接班6年多来,尽管在朝鲜根基已稳,一言九鼎,更换高级干部仍然比换保姆更勤快。现任政治局常委崔龙海是先升、后贬、再升;2011年12月28日,在金正日遗体告别仪式上与金正恩一起扶灵的“七老”,李英浩、金永春、金正阁、禹东测、张成泽等5人已被解职,其中姑父张成泽更被执行死刑。

金正恩从未承诺无条件弃核、一次性弃核。2月22日,美国前CIA官员金成铉在斯坦福大学亚太研究中心致词时披露,时任CIA局长蓬佩奥2018年4月访朝时,询问金正恩是否愿意结束核计划,金正恩回答:“我不想我的子女一生背负核武的包袱。”

金正恩这句话,信一半疑一半。可信的是金正恩将长期执政数十年(例如半个世纪),还想传位给子女(其祖父、父亲按照东方专制王朝传统,传子不传女)。

可疑的是他完全弃核的诚意。笔者向来不愿轻信,理由有三:一、核武器对金正恩个人和政权的安全确有“定海神针”之效。如果你千辛万苦练出最猛的护身神功,岂会轻易自废?宿敌又逼你自废。二、鉴于朝鲜劣迹斑斑的国家信用记录。三、目前已拥核的国家(包括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没有一个主动弃核;被迫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没有一个好下场,例如萨达姆、卡扎菲、阿萨德。

──隐核。

朝鲜可能合法拥核吗?美国允许朝鲜半合法“弱核”吗?

所谓合法拥核,即以“有核武器国家”身份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有且只有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所谓弱核,即允许朝鲜“核导分离”,销毁所有可攻击美国本土的洲际弹道导弹,有条件地保留部分核武器。笔者认为两者可能性都极小,拙作《25年博弈路漫漫:朝鲜拥核与反拥核》、《美朝峰会五问》(FT中文网,2018年5月22日、5月7日)曾分别解析其中原委,不再赘述。

朝鲜目前“冻核”吗?当然没有,而是“冻试”,即核导实力继续增长,冻结所有核试验和导弹试验。

因为:一、没有必要。朝鲜无需再证明自己的核导实力,威慑韩、日、关岛、夏威夷绰绰有余。二、代价太大。2017年氢弹试验已达到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底线,多国驱逐朝鲜大使,美国起草的安理会制裁决议草案,有变相授权动武的弹性条款,还好中国缓冲了。任何一次核导新试验,必然导致金正恩信誉破产,所有外交努力前功尽弃,安理会第11个制裁决议必然更严厉。三、美国警告。2月19日,特朗普在白宫说,“只要没有(新的)测试,我就不急。如果有测试,则是另一笔交易。”

朝鲜最务实的策略是“隐核”,在美国巨大压力、个人和政权安危之间寻求平衡。步骤如下:

第一,完全弃核协议与《朝鲜和平协定》、美朝建交协议挂钩,谈判需要两年很正常,腾出操作时间;

第二,交出不完整的核武器、核原料、核设备和洲际导弹清单,缓和美国和安理会制裁;

第三,在完全弃核谈判完成、美国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实地核查和实时监控之前,开足马力,拼命生产核导武器;

第四,将交给美国的核导清单中未列出的核导武器,分散在多个地下、山中秘密军事基地隐匿储存;

第五,保留现有的核开发技术骨干,不惜成本进口或走私超级计算机,模拟核试验,升级隐匿的核武器;

第六,在金正恩及其后代、朝鲜政权生死时刻,方可抛出这个隐匿的“杀手锏”。

“隐核”这招,只能使用一次,只能最后保命。隐匿核导武器的秘密军事基地,偶尔被发现一两个,即使再受安理会制裁,力度不比现在更严厉,局势不比现在更糟糕。何况那时《朝鲜和平协定》已签、美朝已建交,生米早煮成熟饭了。韩国只要自身安全不受威胁,将乐见朝鲜“隐核”,因为未来统一后的高丽邦联或联邦可拥核。

──傍中。

首先是意识形态考量。中朝之间虽有怨气和曲折,但毕竟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从来是特殊的党与党关系,而非正常的国与国关系。

其次是综合国力考量。中国实力增长显著,美国坐立不安,不敢小觑,其他国家更是又羡又妒,五味俱全。朝鲜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决定“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需要中国这个大金主的技术、资金、经验和援助。中方也多次明确表态,支持朝鲜战略重心转移。

再次是安全双保险考量。特朗普的信用记录向来也不佳,又有商人逐利的本性。金正恩全部交出核武器,一头扑入美国怀抱,万一被出卖了呢?此时朝鲜没有任何强力反制手段,只有任美宰割。

金正恩既不信任中国,也不信任美国,最信任的是自己。今后30年既是美中战略竞合期,也是守成霸主折腾新兴霸主的考验期,还是金正恩执政的黄金期。他在中美之间两边骑墙、两边押宝、两边索利,最符合他的利益。安全方面是双重保险,经济援助是双重受惠。

金正恩掌权前五年,中朝元首没有互访,双方关系“冰度”由此可见一斑。2018年3月以来急剧升温,十个月内金正恩四次访华,身段尤其柔软,“热度”腻乎寻常,反差太大。“特金二会”、访问越南后,金正恩专列回国途中,是否先参观广东改革开放业绩(错开中国“两会”开幕日),再停留北京进行第五次访华,亲自通报情况有待观察。

──讹美。

从战略目标而言,朝鲜不惜一切代价强行拥核,就是以此讹美、和美,企图以弃核为条件交换《朝鲜和平协定》、美朝建交,彻底结束朝鲜战争,解决朝鲜最大安全隐患。能与美国总统在仪式上平起平坐,持续举行峰会谈判,对朝鲜已是里程碑式的收获。

从战术目标而言,尽管朝鲜封闭,但安理会10个制裁决议严厉执行,压力巨大,它抗不长,其他开放经济体早就垮了。

从谈判时机而言,目前正是稍纵即逝、可遇不可求的窗口期,最好2019年上半年突破,谈判果实落袋为安。独立检察官穆勒“通俄门”调查报告一公布,如对特朗普及其儿子、女婿大不利,他下半年内政、丑闻已自顾不暇。明年他又竞选连任,受牵制的力量更大。

从谈判路径而言,美国已做出实质让步,不再坚持“一次完全弃核”方案,而是接受朝鲜的“分段同步弃核”方案,这是金正恩的外交胜利。2月20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见记者时说:“现在制裁仍是全面的,我还没有解除。我很想能这么做,但在此之前,对方必须做点有意义的事。”清晰暗示美国可以放宽制裁,前提是朝鲜采取“有意义的行动”无核化。双方究竟妥协到什么程度,答案将在2月28日公布的美朝《河内宣言》中揭晓。可选项有:

1. 如果朝鲜不进行新的核导测试,也不以CVID方式弃核,交换条件是美国维持全面制裁不变;

2. 如果朝鲜销毁宁边核设施并接受国际核查,交换条件是美国同意部分解除制裁,允许实施韩朝《平壤共同宣言》提及的开城工业园区项目、金刚山旅游项目;

3. 如果朝鲜提交核导清单(双方清楚不可能完整),交换条件是美国同意签署《朝鲜终战宣言》,升级美朝关系,双方首都可设联络处;

4. 如果朝鲜以CVID方式弃核后并接受国际核查,交换条件是美国同意与朝鲜建交,签署《朝鲜和平协定》,解除所有制裁。

35岁的金正恩谋略非凡、狠辣非凡、手腕非凡,运气也不错,遇上了极具不确定性的特朗普总统。他没有意识形态束缚,没有从政经历,紧守民意支持基本盘,反建制、反传统,根本不按牌理出牌,率性而为、神鬼莫测,敢做决定、好坏勿论。换其他人做美国总统,按照官僚体系的运转程序和节奏,照例先从最底层开始商讨可行性,美朝峰会有无都成问题,更不知何年何月举行。

──联韩。

金正恩的确幸运,不仅碰到百年一遇的美国民粹总统特朗普,还碰到百年一遇的韩国左翼总统文在寅。前者实用主义至上,后者理想主义至上。

文在寅痴心将民族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这在韩国历史甚至世界各国元首中也罕见。美朝关系在2018年实现历史性突破,文在寅功不可没,主要有三:

其一、通过“奥运外交”实现破冰之旅。2018年2月9日,顶住美国和国内的巨大压力,邀请金永南、金与正出席平昌冬奥会开幕式,尽管美国副总统彭斯一路存心拆台。其二、推动举行和恢复“特金首会”。2018年5月24日,特朗普突然取消新加坡峰会。金正恩硬过头、玩过头,后悔不已,迅速示弱,主动邀请文在寅两天后举行“文金二会”,商讨救场。全世界只有文在寅愿救、能救,而且救到了。其三、美朝谈判停滞又举行“文金三会”助燃。声称朝鲜已做出巨大让步,美国应签署《终战宣言》作为回报。2018年9月26日,文在寅在第73届联合国大会上演讲时呼吁,“如今是国际社会向朝鲜的选择和努力给予回报的时刻。”朝鲜代表在现场听完演讲后鼓掌。

金正恩领这个大恩情。2018年9月18日,在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部的“文金三会”上,金正恩开场发言就感谢“文在寅总统为朝美实现历史性的首脑会谈点燃了希望的火种”,称赞“朝美首脑会谈全是文在寅总统的功劳也毫不为过”。

不过金正恩淡忘得也快,不止一次“放鸽子”。《9月平壤共同宣言》确定金正恩“近期访问首尔”,2018年底约好的访问黄了;确定2019年共同纪念“3•1”运动100周年,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长李善权2月21日致函韩国统一部长赵明均,又黄了。

金正恩将文在寅视为“跳板”,文在寅也甘愿做“跳板”。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朝鲜尽管2017年GDP只占韩国的2%,摆布韩国向来驾轻就熟,与对美中恭敬有天壤之别,有欺软怕硬之嫌。

──疏俄。

俄日都不是金正恩的焦点,他也没有多操心,简而言之。

2015年5月9日,俄罗斯在莫斯科举行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金正恩原定出席,但取消了,此后未补访。普京2017年曾再次邀请访俄,金正恩并不热切,他的兴奋点一直在美中。

2016-2017年,朝核危机日益升级,战争乌云笼罩。普京多次伸出橄榄枝,印象最深的是2017年9月5日,他在厦门金砖峰会后的记者会上隔空站台,直言:“朝鲜宁愿吃草,也不会放弃核计划,除非他们感到安全。”

2017年9月3日,朝鲜悍然进行氢弹试验,引起全球公愤。六天之后是朝鲜国庆69周年,笔者当时曾跟踪检索朝中社官网,期间全球大国元首只有普京一个致贺电。

说白了,还是实力至上,如今俄罗斯和当年苏联不可同日而语。69年前美苏主宰世界时,金日成先访问莫斯科,反复向斯大林汇报,搞定之后发动朝鲜战争,挥师越过三八线,烂摊子即将崩盘,逼迫毛泽东出兵援朝,付出沉重伤亡代价,台湾问题至今悬而未决。

──敲日。

朝鲜的外交思维和日本一样,既有冷酷的精准,也有功利的务实。迄今为止,朝鲜没有任何改善朝日关系的主动,官媒连篇累牍大批判文章锁定的对象主要两个:韩国在野的自由韩国党;日本。最新一篇是2月23日《劳动新闻》署名评论,《要对日本的核武装化提高警惕》,指责“安倍党羽”“修改宪法,增加军费,走向核武装化的狂言”。

朝鲜清楚日本唯美国马首是瞻,有历史先例,尼克松访华实现美中关系突破,日本不甘落后迅速实现日中关系突破。朝鲜如果顺利实现朝美关系突破,那么朝日关系突破必然水到渠成。

何况,韩朝都有痛苦的殖民回忆,都有反日情结。保留一个共同的敌人,就是维持共同的语境和心理的认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基于朝鲜的核心利益和长远利益,金正恩可选的是七个策略:稳权、隐核、傍中、讹美、联韩、疏俄、敲日。



撰文 / 叶胜舟

■ 2月26日晨,“火箭人”的专列经历66个小时长途跋涉,从平壤出发经中国丹东、天津、郑州、武汉、南宁、凭祥抵达越南,出席27日至28日与“老糊涂”的第二次约会。两人的情感波折,从2017年9月相互讥讽取绰号,到2018年1月叫板谁的核按钮更大,再到2018年9月一方炫耀“我们相爱了”,牢牢聚焦全球视线,让人恍若隔世。

朝核危机牵动二战后地缘政治格局、亚太安全体系转换、世界和平与稳定。笔者曾依据中国的核心利益和长远利益,撰文《“六不”:中国处置朝核困局的可选策略》(FT中文网,2018年8月31日)。本文基于朝鲜的核心利益和长远利益,分析金正恩和朝鲜可选甚至已采用的七个策略:稳权、隐核、傍中、讹美、联韩、疏俄、敲日。

──稳权。

市场与国家的主流游戏规则有同有异。同的是都追逐利益最大化;异的是前者适用“理性经济人”假设,追逐金钱最大化,后者适用“理性政治人”假设,追逐权力最大化。


人类国家权力衍变路径通常有二:“神权-王权-民权”,或“神权-王权-党权”。金氏三代执政的朝鲜,即使在仅存的五个半社会主义国家(委内瑞拉勉强算半个)也是另类。他还是“家天下”,不是“党天下”,或者说是以“党天下”包装的“家天下”。权力世袭,不容内外动摇,更不容外国干涉。

个人安危、家族安危、政权安危,是金正恩考虑一切重大问题的起点和归宿。美国心知肚明,无论正当与否,都予以尊重,多次表态:美国无意更换朝鲜政权。潜台词就是默认金正恩长期执政,美国不对朝打“民主牌”、“人权牌”。这是讨论朝核问题的大前提。

金正恩对安全有本能的恐惧,也会人为制造恐惧,以平息内心的恐惧。仓促接班6年多来,尽管在朝鲜根基已稳,一言九鼎,更换高级干部仍然比换保姆更勤快。现任政治局常委崔龙海是先升、后贬、再升;2011年12月28日,在金正日遗体告别仪式上与金正恩一起扶灵的“七老”,李英浩、金永春、金正阁、禹东测、张成泽等5人已被解职,其中姑父张成泽更被执行死刑。

金正恩从未承诺无条件弃核、一次性弃核。2月22日,美国前CIA官员金成铉在斯坦福大学亚太研究中心致词时披露,时任CIA局长蓬佩奥2018年4月访朝时,询问金正恩是否愿意结束核计划,金正恩回答:“我不想我的子女一生背负核武的包袱。”

金正恩这句话,信一半疑一半。可信的是金正恩将长期执政数十年(例如半个世纪),还想传位给子女(其祖父、父亲按照东方专制王朝传统,传子不传女)。

可疑的是他完全弃核的诚意。笔者向来不愿轻信,理由有三:一、核武器对金正恩个人和政权的安全确有“定海神针”之效。如果你千辛万苦练出最猛的护身神功,岂会轻易自废?宿敌又逼你自废。二、鉴于朝鲜劣迹斑斑的国家信用记录。三、目前已拥核的国家(包括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没有一个主动弃核;被迫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没有一个好下场,例如萨达姆、卡扎菲、阿萨德。

──隐核。

朝鲜可能合法拥核吗?美国允许朝鲜半合法“弱核”吗?

所谓合法拥核,即以“有核武器国家”身份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有且只有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所谓弱核,即允许朝鲜“核导分离”,销毁所有可攻击美国本土的洲际弹道导弹,有条件地保留部分核武器。笔者认为两者可能性都极小,拙作《25年博弈路漫漫:朝鲜拥核与反拥核》、《美朝峰会五问》(FT中文网,2018年5月22日、5月7日)曾分别解析其中原委,不再赘述。

朝鲜目前“冻核”吗?当然没有,而是“冻试”,即核导实力继续增长,冻结所有核试验和导弹试验。

因为:一、没有必要。朝鲜无需再证明自己的核导实力,威慑韩、日、关岛、夏威夷绰绰有余。二、代价太大。2017年氢弹试验已达到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底线,多国驱逐朝鲜大使,美国起草的安理会制裁决议草案,有变相授权动武的弹性条款,还好中国缓冲了。任何一次核导新试验,必然导致金正恩信誉破产,所有外交努力前功尽弃,安理会第11个制裁决议必然更严厉。三、美国警告。2月19日,特朗普在白宫说,“只要没有(新的)测试,我就不急。如果有测试,则是另一笔交易。”

朝鲜最务实的策略是“隐核”,在美国巨大压力、个人和政权安危之间寻求平衡。步骤如下:

第一,完全弃核协议与《朝鲜和平协定》、美朝建交协议挂钩,谈判需要两年很正常,腾出操作时间;

第二,交出不完整的核武器、核原料、核设备和洲际导弹清单,缓和美国和安理会制裁;

第三,在完全弃核谈判完成、美国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实地核查和实时监控之前,开足马力,拼命生产核导武器;

第四,将交给美国的核导清单中未列出的核导武器,分散在多个地下、山中秘密军事基地隐匿储存;

第五,保留现有的核开发技术骨干,不惜成本进口或走私超级计算机,模拟核试验,升级隐匿的核武器;

第六,在金正恩及其后代、朝鲜政权生死时刻,方可抛出这个隐匿的“杀手锏”。

“隐核”这招,只能使用一次,只能最后保命。隐匿核导武器的秘密军事基地,偶尔被发现一两个,即使再受安理会制裁,力度不比现在更严厉,局势不比现在更糟糕。何况那时《朝鲜和平协定》已签、美朝已建交,生米早煮成熟饭了。韩国只要自身安全不受威胁,将乐见朝鲜“隐核”,因为未来统一后的高丽邦联或联邦可拥核。

──傍中。

首先是意识形态考量。中朝之间虽有怨气和曲折,但毕竟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从来是特殊的党与党关系,而非正常的国与国关系。

其次是综合国力考量。中国实力增长显著,美国坐立不安,不敢小觑,其他国家更是又羡又妒,五味俱全。朝鲜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决定“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需要中国这个大金主的技术、资金、经验和援助。中方也多次明确表态,支持朝鲜战略重心转移。

再次是安全双保险考量。特朗普的信用记录向来也不佳,又有商人逐利的本性。金正恩全部交出核武器,一头扑入美国怀抱,万一被出卖了呢?此时朝鲜没有任何强力反制手段,只有任美宰割。

金正恩既不信任中国,也不信任美国,最信任的是自己。今后30年既是美中战略竞合期,也是守成霸主折腾新兴霸主的考验期,还是金正恩执政的黄金期。他在中美之间两边骑墙、两边押宝、两边索利,最符合他的利益。安全方面是双重保险,经济援助是双重受惠。

金正恩掌权前五年,中朝元首没有互访,双方关系“冰度”由此可见一斑。2018年3月以来急剧升温,十个月内金正恩四次访华,身段尤其柔软,“热度”腻乎寻常,反差太大。“特金二会”、访问越南后,金正恩专列回国途中,是否先参观广东改革开放业绩(错开中国“两会”开幕日),再停留北京进行第五次访华,亲自通报情况有待观察。

──讹美。

从战略目标而言,朝鲜不惜一切代价强行拥核,就是以此讹美、和美,企图以弃核为条件交换《朝鲜和平协定》、美朝建交,彻底结束朝鲜战争,解决朝鲜最大安全隐患。能与美国总统在仪式上平起平坐,持续举行峰会谈判,对朝鲜已是里程碑式的收获。

从战术目标而言,尽管朝鲜封闭,但安理会10个制裁决议严厉执行,压力巨大,它抗不长,其他开放经济体早就垮了。

从谈判时机而言,目前正是稍纵即逝、可遇不可求的窗口期,最好2019年上半年突破,谈判果实落袋为安。独立检察官穆勒“通俄门”调查报告一公布,如对特朗普及其儿子、女婿大不利,他下半年内政、丑闻已自顾不暇。明年他又竞选连任,受牵制的力量更大。

从谈判路径而言,美国已做出实质让步,不再坚持“一次完全弃核”方案,而是接受朝鲜的“分段同步弃核”方案,这是金正恩的外交胜利。2月20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见记者时说:“现在制裁仍是全面的,我还没有解除。我很想能这么做,但在此之前,对方必须做点有意义的事。”清晰暗示美国可以放宽制裁,前提是朝鲜采取“有意义的行动”无核化。双方究竟妥协到什么程度,答案将在2月28日公布的美朝《河内宣言》中揭晓。可选项有:

1. 如果朝鲜不进行新的核导测试,也不以CVID方式弃核,交换条件是美国维持全面制裁不变;

2. 如果朝鲜销毁宁边核设施并接受国际核查,交换条件是美国同意部分解除制裁,允许实施韩朝《平壤共同宣言》提及的开城工业园区项目、金刚山旅游项目;

3. 如果朝鲜提交核导清单(双方清楚不可能完整),交换条件是美国同意签署《朝鲜终战宣言》,升级美朝关系,双方首都可设联络处;

4. 如果朝鲜以CVID方式弃核后并接受国际核查,交换条件是美国同意与朝鲜建交,签署《朝鲜和平协定》,解除所有制裁。

35岁的金正恩谋略非凡、狠辣非凡、手腕非凡,运气也不错,遇上了极具不确定性的特朗普总统。他没有意识形态束缚,没有从政经历,紧守民意支持基本盘,反建制、反传统,根本不按牌理出牌,率性而为、神鬼莫测,敢做决定、好坏勿论。换其他人做美国总统,按照官僚体系的运转程序和节奏,照例先从最底层开始商讨可行性,美朝峰会有无都成问题,更不知何年何月举行。

──联韩。

金正恩的确幸运,不仅碰到百年一遇的美国民粹总统特朗普,还碰到百年一遇的韩国左翼总统文在寅。前者实用主义至上,后者理想主义至上。

文在寅痴心将民族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这在韩国历史甚至世界各国元首中也罕见。美朝关系在2018年实现历史性突破,文在寅功不可没,主要有三:

其一、通过“奥运外交”实现破冰之旅。2018年2月9日,顶住美国和国内的巨大压力,邀请金永南、金与正出席平昌冬奥会开幕式,尽管美国副总统彭斯一路存心拆台。其二、推动举行和恢复“特金首会”。2018年5月24日,特朗普突然取消新加坡峰会。金正恩硬过头、玩过头,后悔不已,迅速示弱,主动邀请文在寅两天后举行“文金二会”,商讨救场。全世界只有文在寅愿救、能救,而且救到了。其三、美朝谈判停滞又举行“文金三会”助燃。声称朝鲜已做出巨大让步,美国应签署《终战宣言》作为回报。2018年9月26日,文在寅在第73届联合国大会上演讲时呼吁,“如今是国际社会向朝鲜的选择和努力给予回报的时刻。”朝鲜代表在现场听完演讲后鼓掌。

金正恩领这个大恩情。2018年9月18日,在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部的“文金三会”上,金正恩开场发言就感谢“文在寅总统为朝美实现历史性的首脑会谈点燃了希望的火种”,称赞“朝美首脑会谈全是文在寅总统的功劳也毫不为过”。

不过金正恩淡忘得也快,不止一次“放鸽子”。《9月平壤共同宣言》确定金正恩“近期访问首尔”,2018年底约好的访问黄了;确定2019年共同纪念“3•1”运动100周年,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长李善权2月21日致函韩国统一部长赵明均,又黄了。

金正恩将文在寅视为“跳板”,文在寅也甘愿做“跳板”。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朝鲜尽管2017年GDP只占韩国的2%,摆布韩国向来驾轻就熟,与对美中恭敬有天壤之别,有欺软怕硬之嫌。

──疏俄。

俄日都不是金正恩的焦点,他也没有多操心,简而言之。

2015年5月9日,俄罗斯在莫斯科举行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金正恩原定出席,但取消了,此后未补访。普京2017年曾再次邀请访俄,金正恩并不热切,他的兴奋点一直在美中。

2016-2017年,朝核危机日益升级,战争乌云笼罩。普京多次伸出橄榄枝,印象最深的是2017年9月5日,他在厦门金砖峰会后的记者会上隔空站台,直言:“朝鲜宁愿吃草,也不会放弃核计划,除非他们感到安全。”

2017年9月3日,朝鲜悍然进行氢弹试验,引起全球公愤。六天之后是朝鲜国庆69周年,笔者当时曾跟踪检索朝中社官网,期间全球大国元首只有普京一个致贺电。

说白了,还是实力至上,如今俄罗斯和当年苏联不可同日而语。69年前美苏主宰世界时,金日成先访问莫斯科,反复向斯大林汇报,搞定之后发动朝鲜战争,挥师越过三八线,烂摊子即将崩盘,逼迫毛泽东出兵援朝,付出沉重伤亡代价,台湾问题至今悬而未决。

──敲日。

朝鲜的外交思维和日本一样,既有冷酷的精准,也有功利的务实。迄今为止,朝鲜没有任何改善朝日关系的主动,官媒连篇累牍大批判文章锁定的对象主要两个:韩国在野的自由韩国党;日本。最新一篇是2月23日《劳动新闻》署名评论,《要对日本的核武装化提高警惕》,指责“安倍党羽”“修改宪法,增加军费,走向核武装化的狂言”。

朝鲜清楚日本唯美国马首是瞻,有历史先例,尼克松访华实现美中关系突破,日本不甘落后迅速实现日中关系突破。朝鲜如果顺利实现朝美关系突破,那么朝日关系突破必然水到渠成。

何况,韩朝都有痛苦的殖民回忆,都有反日情结。保留一个共同的敌人,就是维持共同的语境和心理的认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基于朝鲜的核心利益和长远利益,金正恩可选的是七个策略:稳权、隐核、傍中、讹美、联韩、疏俄、敲日。



撰文 / 叶胜舟

■ 2月26日晨,“火箭人”的专列经历66个小时长途跋涉,从平壤出发经中国丹东、天津、郑州、武汉、南宁、凭祥抵达越南,出席27日至28日与“老糊涂”的第二次约会。两人的情感波折,从2017年9月相互讥讽取绰号,到2018年1月叫板谁的核按钮更大,再到2018年9月一方炫耀“我们相爱了”,牢牢聚焦全球视线,让人恍若隔世。

朝核危机牵动二战后地缘政治格局、亚太安全体系转换、世界和平与稳定。笔者曾依据中国的核心利益和长远利益,撰文《“六不”:中国处置朝核困局的可选策略》(FT中文网,2018年8月31日)。本文基于朝鲜的核心利益和长远利益,分析金正恩和朝鲜可选甚至已采用的七个策略:稳权、隐核、傍中、讹美、联韩、疏俄、敲日。

──稳权。

市场与国家的主流游戏规则有同有异。同的是都追逐利益最大化;异的是前者适用“理性经济人”假设,追逐金钱最大化,后者适用“理性政治人”假设,追逐权力最大化。


人类国家权力衍变路径通常有二:“神权-王权-民权”,或“神权-王权-党权”。金氏三代执政的朝鲜,即使在仅存的五个半社会主义国家(委内瑞拉勉强算半个)也是另类。他还是“家天下”,不是“党天下”,或者说是以“党天下”包装的“家天下”。权力世袭,不容内外动摇,更不容外国干涉。

个人安危、家族安危、政权安危,是金正恩考虑一切重大问题的起点和归宿。美国心知肚明,无论正当与否,都予以尊重,多次表态:美国无意更换朝鲜政权。潜台词就是默认金正恩长期执政,美国不对朝打“民主牌”、“人权牌”。这是讨论朝核问题的大前提。

金正恩对安全有本能的恐惧,也会人为制造恐惧,以平息内心的恐惧。仓促接班6年多来,尽管在朝鲜根基已稳,一言九鼎,更换高级干部仍然比换保姆更勤快。现任政治局常委崔龙海是先升、后贬、再升;2011年12月28日,在金正日遗体告别仪式上与金正恩一起扶灵的“七老”,李英浩、金永春、金正阁、禹东测、张成泽等5人已被解职,其中姑父张成泽更被执行死刑。

金正恩从未承诺无条件弃核、一次性弃核。2月22日,美国前CIA官员金成铉在斯坦福大学亚太研究中心致词时披露,时任CIA局长蓬佩奥2018年4月访朝时,询问金正恩是否愿意结束核计划,金正恩回答:“我不想我的子女一生背负核武的包袱。”

金正恩这句话,信一半疑一半。可信的是金正恩将长期执政数十年(例如半个世纪),还想传位给子女(其祖父、父亲按照东方专制王朝传统,传子不传女)。

可疑的是他完全弃核的诚意。笔者向来不愿轻信,理由有三:一、核武器对金正恩个人和政权的安全确有“定海神针”之效。如果你千辛万苦练出最猛的护身神功,岂会轻易自废?宿敌又逼你自废。二、鉴于朝鲜劣迹斑斑的国家信用记录。三、目前已拥核的国家(包括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没有一个主动弃核;被迫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没有一个好下场,例如萨达姆、卡扎菲、阿萨德。

──隐核。

朝鲜可能合法拥核吗?美国允许朝鲜半合法“弱核”吗?

所谓合法拥核,即以“有核武器国家”身份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有且只有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所谓弱核,即允许朝鲜“核导分离”,销毁所有可攻击美国本土的洲际弹道导弹,有条件地保留部分核武器。笔者认为两者可能性都极小,拙作《25年博弈路漫漫:朝鲜拥核与反拥核》、《美朝峰会五问》(FT中文网,2018年5月22日、5月7日)曾分别解析其中原委,不再赘述。

朝鲜目前“冻核”吗?当然没有,而是“冻试”,即核导实力继续增长,冻结所有核试验和导弹试验。

因为:一、没有必要。朝鲜无需再证明自己的核导实力,威慑韩、日、关岛、夏威夷绰绰有余。二、代价太大。2017年氢弹试验已达到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底线,多国驱逐朝鲜大使,美国起草的安理会制裁决议草案,有变相授权动武的弹性条款,还好中国缓冲了。任何一次核导新试验,必然导致金正恩信誉破产,所有外交努力前功尽弃,安理会第11个制裁决议必然更严厉。三、美国警告。2月19日,特朗普在白宫说,“只要没有(新的)测试,我就不急。如果有测试,则是另一笔交易。”

朝鲜最务实的策略是“隐核”,在美国巨大压力、个人和政权安危之间寻求平衡。步骤如下:

第一,完全弃核协议与《朝鲜和平协定》、美朝建交协议挂钩,谈判需要两年很正常,腾出操作时间;

第二,交出不完整的核武器、核原料、核设备和洲际导弹清单,缓和美国和安理会制裁;

第三,在完全弃核谈判完成、美国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实地核查和实时监控之前,开足马力,拼命生产核导武器;

第四,将交给美国的核导清单中未列出的核导武器,分散在多个地下、山中秘密军事基地隐匿储存;

第五,保留现有的核开发技术骨干,不惜成本进口或走私超级计算机,模拟核试验,升级隐匿的核武器;

第六,在金正恩及其后代、朝鲜政权生死时刻,方可抛出这个隐匿的“杀手锏”。

“隐核”这招,只能使用一次,只能最后保命。隐匿核导武器的秘密军事基地,偶尔被发现一两个,即使再受安理会制裁,力度不比现在更严厉,局势不比现在更糟糕。何况那时《朝鲜和平协定》已签、美朝已建交,生米早煮成熟饭了。韩国只要自身安全不受威胁,将乐见朝鲜“隐核”,因为未来统一后的高丽邦联或联邦可拥核。

──傍中。

首先是意识形态考量。中朝之间虽有怨气和曲折,但毕竟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从来是特殊的党与党关系,而非正常的国与国关系。

其次是综合国力考量。中国实力增长显著,美国坐立不安,不敢小觑,其他国家更是又羡又妒,五味俱全。朝鲜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决定“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需要中国这个大金主的技术、资金、经验和援助。中方也多次明确表态,支持朝鲜战略重心转移。

再次是安全双保险考量。特朗普的信用记录向来也不佳,又有商人逐利的本性。金正恩全部交出核武器,一头扑入美国怀抱,万一被出卖了呢?此时朝鲜没有任何强力反制手段,只有任美宰割。

金正恩既不信任中国,也不信任美国,最信任的是自己。今后30年既是美中战略竞合期,也是守成霸主折腾新兴霸主的考验期,还是金正恩执政的黄金期。他在中美之间两边骑墙、两边押宝、两边索利,最符合他的利益。安全方面是双重保险,经济援助是双重受惠。

金正恩掌权前五年,中朝元首没有互访,双方关系“冰度”由此可见一斑。2018年3月以来急剧升温,十个月内金正恩四次访华,身段尤其柔软,“热度”腻乎寻常,反差太大。“特金二会”、访问越南后,金正恩专列回国途中,是否先参观广东改革开放业绩(错开中国“两会”开幕日),再停留北京进行第五次访华,亲自通报情况有待观察。

──讹美。

从战略目标而言,朝鲜不惜一切代价强行拥核,就是以此讹美、和美,企图以弃核为条件交换《朝鲜和平协定》、美朝建交,彻底结束朝鲜战争,解决朝鲜最大安全隐患。能与美国总统在仪式上平起平坐,持续举行峰会谈判,对朝鲜已是里程碑式的收获。

从战术目标而言,尽管朝鲜封闭,但安理会10个制裁决议严厉执行,压力巨大,它抗不长,其他开放经济体早就垮了。

从谈判时机而言,目前正是稍纵即逝、可遇不可求的窗口期,最好2019年上半年突破,谈判果实落袋为安。独立检察官穆勒“通俄门”调查报告一公布,如对特朗普及其儿子、女婿大不利,他下半年内政、丑闻已自顾不暇。明年他又竞选连任,受牵制的力量更大。

从谈判路径而言,美国已做出实质让步,不再坚持“一次完全弃核”方案,而是接受朝鲜的“分段同步弃核”方案,这是金正恩的外交胜利。2月20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见记者时说:“现在制裁仍是全面的,我还没有解除。我很想能这么做,但在此之前,对方必须做点有意义的事。”清晰暗示美国可以放宽制裁,前提是朝鲜采取“有意义的行动”无核化。双方究竟妥协到什么程度,答案将在2月28日公布的美朝《河内宣言》中揭晓。可选项有:

1. 如果朝鲜不进行新的核导测试,也不以CVID方式弃核,交换条件是美国维持全面制裁不变;

2. 如果朝鲜销毁宁边核设施并接受国际核查,交换条件是美国同意部分解除制裁,允许实施韩朝《平壤共同宣言》提及的开城工业园区项目、金刚山旅游项目;

3. 如果朝鲜提交核导清单(双方清楚不可能完整),交换条件是美国同意签署《朝鲜终战宣言》,升级美朝关系,双方首都可设联络处;

4. 如果朝鲜以CVID方式弃核后并接受国际核查,交换条件是美国同意与朝鲜建交,签署《朝鲜和平协定》,解除所有制裁。

35岁的金正恩谋略非凡、狠辣非凡、手腕非凡,运气也不错,遇上了极具不确定性的特朗普总统。他没有意识形态束缚,没有从政经历,紧守民意支持基本盘,反建制、反传统,根本不按牌理出牌,率性而为、神鬼莫测,敢做决定、好坏勿论。换其他人做美国总统,按照官僚体系的运转程序和节奏,照例先从最底层开始商讨可行性,美朝峰会有无都成问题,更不知何年何月举行。

──联韩。

金正恩的确幸运,不仅碰到百年一遇的美国民粹总统特朗普,还碰到百年一遇的韩国左翼总统文在寅。前者实用主义至上,后者理想主义至上。

文在寅痴心将民族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这在韩国历史甚至世界各国元首中也罕见。美朝关系在2018年实现历史性突破,文在寅功不可没,主要有三:

其一、通过“奥运外交”实现破冰之旅。2018年2月9日,顶住美国和国内的巨大压力,邀请金永南、金与正出席平昌冬奥会开幕式,尽管美国副总统彭斯一路存心拆台。其二、推动举行和恢复“特金首会”。2018年5月24日,特朗普突然取消新加坡峰会。金正恩硬过头、玩过头,后悔不已,迅速示弱,主动邀请文在寅两天后举行“文金二会”,商讨救场。全世界只有文在寅愿救、能救,而且救到了。其三、美朝谈判停滞又举行“文金三会”助燃。声称朝鲜已做出巨大让步,美国应签署《终战宣言》作为回报。2018年9月26日,文在寅在第73届联合国大会上演讲时呼吁,“如今是国际社会向朝鲜的选择和努力给予回报的时刻。”朝鲜代表在现场听完演讲后鼓掌。

金正恩领这个大恩情。2018年9月18日,在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部的“文金三会”上,金正恩开场发言就感谢“文在寅总统为朝美实现历史性的首脑会谈点燃了希望的火种”,称赞“朝美首脑会谈全是文在寅总统的功劳也毫不为过”。

不过金正恩淡忘得也快,不止一次“放鸽子”。《9月平壤共同宣言》确定金正恩“近期访问首尔”,2018年底约好的访问黄了;确定2019年共同纪念“3•1”运动100周年,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长李善权2月21日致函韩国统一部长赵明均,又黄了。

金正恩将文在寅视为“跳板”,文在寅也甘愿做“跳板”。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朝鲜尽管2017年GDP只占韩国的2%,摆布韩国向来驾轻就熟,与对美中恭敬有天壤之别,有欺软怕硬之嫌。

──疏俄。

俄日都不是金正恩的焦点,他也没有多操心,简而言之。

2015年5月9日,俄罗斯在莫斯科举行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金正恩原定出席,但取消了,此后未补访。普京2017年曾再次邀请访俄,金正恩并不热切,他的兴奋点一直在美中。

2016-2017年,朝核危机日益升级,战争乌云笼罩。普京多次伸出橄榄枝,印象最深的是2017年9月5日,他在厦门金砖峰会后的记者会上隔空站台,直言:“朝鲜宁愿吃草,也不会放弃核计划,除非他们感到安全。”

2017年9月3日,朝鲜悍然进行氢弹试验,引起全球公愤。六天之后是朝鲜国庆69周年,笔者当时曾跟踪检索朝中社官网,期间全球大国元首只有普京一个致贺电。

说白了,还是实力至上,如今俄罗斯和当年苏联不可同日而语。69年前美苏主宰世界时,金日成先访问莫斯科,反复向斯大林汇报,搞定之后发动朝鲜战争,挥师越过三八线,烂摊子即将崩盘,逼迫毛泽东出兵援朝,付出沉重伤亡代价,台湾问题至今悬而未决。

──敲日。

朝鲜的外交思维和日本一样,既有冷酷的精准,也有功利的务实。迄今为止,朝鲜没有任何改善朝日关系的主动,官媒连篇累牍大批判文章锁定的对象主要两个:韩国在野的自由韩国党;日本。最新一篇是2月23日《劳动新闻》署名评论,《要对日本的核武装化提高警惕》,指责“安倍党羽”“修改宪法,增加军费,走向核武装化的狂言”。

朝鲜清楚日本唯美国马首是瞻,有历史先例,尼克松访华实现美中关系突破,日本不甘落后迅速实现日中关系突破。朝鲜如果顺利实现朝美关系突破,那么朝日关系突破必然水到渠成。

何况,韩朝都有痛苦的殖民回忆,都有反日情结。保留一个共同的敌人,就是维持共同的语境和心理的认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金正恩处置朝核困局的七个策略

发布日期:2019-02-27 07:59
摘要」基于朝鲜的核心利益和长远利益,金正恩可选的是七个策略:稳权、隐核、傍中、讹美、联韩、疏俄、敲日。



撰文 / 叶胜舟

■ 2月26日晨,“火箭人”的专列经历66个小时长途跋涉,从平壤出发经中国丹东、天津、郑州、武汉、南宁、凭祥抵达越南,出席27日至28日与“老糊涂”的第二次约会。两人的情感波折,从2017年9月相互讥讽取绰号,到2018年1月叫板谁的核按钮更大,再到2018年9月一方炫耀“我们相爱了”,牢牢聚焦全球视线,让人恍若隔世。

朝核危机牵动二战后地缘政治格局、亚太安全体系转换、世界和平与稳定。笔者曾依据中国的核心利益和长远利益,撰文《“六不”:中国处置朝核困局的可选策略》(FT中文网,2018年8月31日)。本文基于朝鲜的核心利益和长远利益,分析金正恩和朝鲜可选甚至已采用的七个策略:稳权、隐核、傍中、讹美、联韩、疏俄、敲日。

──稳权。

市场与国家的主流游戏规则有同有异。同的是都追逐利益最大化;异的是前者适用“理性经济人”假设,追逐金钱最大化,后者适用“理性政治人”假设,追逐权力最大化。


人类国家权力衍变路径通常有二:“神权-王权-民权”,或“神权-王权-党权”。金氏三代执政的朝鲜,即使在仅存的五个半社会主义国家(委内瑞拉勉强算半个)也是另类。他还是“家天下”,不是“党天下”,或者说是以“党天下”包装的“家天下”。权力世袭,不容内外动摇,更不容外国干涉。

个人安危、家族安危、政权安危,是金正恩考虑一切重大问题的起点和归宿。美国心知肚明,无论正当与否,都予以尊重,多次表态:美国无意更换朝鲜政权。潜台词就是默认金正恩长期执政,美国不对朝打“民主牌”、“人权牌”。这是讨论朝核问题的大前提。

金正恩对安全有本能的恐惧,也会人为制造恐惧,以平息内心的恐惧。仓促接班6年多来,尽管在朝鲜根基已稳,一言九鼎,更换高级干部仍然比换保姆更勤快。现任政治局常委崔龙海是先升、后贬、再升;2011年12月28日,在金正日遗体告别仪式上与金正恩一起扶灵的“七老”,李英浩、金永春、金正阁、禹东测、张成泽等5人已被解职,其中姑父张成泽更被执行死刑。

金正恩从未承诺无条件弃核、一次性弃核。2月22日,美国前CIA官员金成铉在斯坦福大学亚太研究中心致词时披露,时任CIA局长蓬佩奥2018年4月访朝时,询问金正恩是否愿意结束核计划,金正恩回答:“我不想我的子女一生背负核武的包袱。”

金正恩这句话,信一半疑一半。可信的是金正恩将长期执政数十年(例如半个世纪),还想传位给子女(其祖父、父亲按照东方专制王朝传统,传子不传女)。

可疑的是他完全弃核的诚意。笔者向来不愿轻信,理由有三:一、核武器对金正恩个人和政权的安全确有“定海神针”之效。如果你千辛万苦练出最猛的护身神功,岂会轻易自废?宿敌又逼你自废。二、鉴于朝鲜劣迹斑斑的国家信用记录。三、目前已拥核的国家(包括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没有一个主动弃核;被迫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没有一个好下场,例如萨达姆、卡扎菲、阿萨德。

──隐核。

朝鲜可能合法拥核吗?美国允许朝鲜半合法“弱核”吗?

所谓合法拥核,即以“有核武器国家”身份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有且只有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所谓弱核,即允许朝鲜“核导分离”,销毁所有可攻击美国本土的洲际弹道导弹,有条件地保留部分核武器。笔者认为两者可能性都极小,拙作《25年博弈路漫漫:朝鲜拥核与反拥核》、《美朝峰会五问》(FT中文网,2018年5月22日、5月7日)曾分别解析其中原委,不再赘述。

朝鲜目前“冻核”吗?当然没有,而是“冻试”,即核导实力继续增长,冻结所有核试验和导弹试验。

因为:一、没有必要。朝鲜无需再证明自己的核导实力,威慑韩、日、关岛、夏威夷绰绰有余。二、代价太大。2017年氢弹试验已达到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底线,多国驱逐朝鲜大使,美国起草的安理会制裁决议草案,有变相授权动武的弹性条款,还好中国缓冲了。任何一次核导新试验,必然导致金正恩信誉破产,所有外交努力前功尽弃,安理会第11个制裁决议必然更严厉。三、美国警告。2月19日,特朗普在白宫说,“只要没有(新的)测试,我就不急。如果有测试,则是另一笔交易。”

朝鲜最务实的策略是“隐核”,在美国巨大压力、个人和政权安危之间寻求平衡。步骤如下:

第一,完全弃核协议与《朝鲜和平协定》、美朝建交协议挂钩,谈判需要两年很正常,腾出操作时间;

第二,交出不完整的核武器、核原料、核设备和洲际导弹清单,缓和美国和安理会制裁;

第三,在完全弃核谈判完成、美国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实地核查和实时监控之前,开足马力,拼命生产核导武器;

第四,将交给美国的核导清单中未列出的核导武器,分散在多个地下、山中秘密军事基地隐匿储存;

第五,保留现有的核开发技术骨干,不惜成本进口或走私超级计算机,模拟核试验,升级隐匿的核武器;

第六,在金正恩及其后代、朝鲜政权生死时刻,方可抛出这个隐匿的“杀手锏”。

“隐核”这招,只能使用一次,只能最后保命。隐匿核导武器的秘密军事基地,偶尔被发现一两个,即使再受安理会制裁,力度不比现在更严厉,局势不比现在更糟糕。何况那时《朝鲜和平协定》已签、美朝已建交,生米早煮成熟饭了。韩国只要自身安全不受威胁,将乐见朝鲜“隐核”,因为未来统一后的高丽邦联或联邦可拥核。

──傍中。

首先是意识形态考量。中朝之间虽有怨气和曲折,但毕竟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从来是特殊的党与党关系,而非正常的国与国关系。

其次是综合国力考量。中国实力增长显著,美国坐立不安,不敢小觑,其他国家更是又羡又妒,五味俱全。朝鲜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决定“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需要中国这个大金主的技术、资金、经验和援助。中方也多次明确表态,支持朝鲜战略重心转移。

再次是安全双保险考量。特朗普的信用记录向来也不佳,又有商人逐利的本性。金正恩全部交出核武器,一头扑入美国怀抱,万一被出卖了呢?此时朝鲜没有任何强力反制手段,只有任美宰割。

金正恩既不信任中国,也不信任美国,最信任的是自己。今后30年既是美中战略竞合期,也是守成霸主折腾新兴霸主的考验期,还是金正恩执政的黄金期。他在中美之间两边骑墙、两边押宝、两边索利,最符合他的利益。安全方面是双重保险,经济援助是双重受惠。

金正恩掌权前五年,中朝元首没有互访,双方关系“冰度”由此可见一斑。2018年3月以来急剧升温,十个月内金正恩四次访华,身段尤其柔软,“热度”腻乎寻常,反差太大。“特金二会”、访问越南后,金正恩专列回国途中,是否先参观广东改革开放业绩(错开中国“两会”开幕日),再停留北京进行第五次访华,亲自通报情况有待观察。

──讹美。

从战略目标而言,朝鲜不惜一切代价强行拥核,就是以此讹美、和美,企图以弃核为条件交换《朝鲜和平协定》、美朝建交,彻底结束朝鲜战争,解决朝鲜最大安全隐患。能与美国总统在仪式上平起平坐,持续举行峰会谈判,对朝鲜已是里程碑式的收获。

从战术目标而言,尽管朝鲜封闭,但安理会10个制裁决议严厉执行,压力巨大,它抗不长,其他开放经济体早就垮了。

从谈判时机而言,目前正是稍纵即逝、可遇不可求的窗口期,最好2019年上半年突破,谈判果实落袋为安。独立检察官穆勒“通俄门”调查报告一公布,如对特朗普及其儿子、女婿大不利,他下半年内政、丑闻已自顾不暇。明年他又竞选连任,受牵制的力量更大。

从谈判路径而言,美国已做出实质让步,不再坚持“一次完全弃核”方案,而是接受朝鲜的“分段同步弃核”方案,这是金正恩的外交胜利。2月20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见记者时说:“现在制裁仍是全面的,我还没有解除。我很想能这么做,但在此之前,对方必须做点有意义的事。”清晰暗示美国可以放宽制裁,前提是朝鲜采取“有意义的行动”无核化。双方究竟妥协到什么程度,答案将在2月28日公布的美朝《河内宣言》中揭晓。可选项有:

1. 如果朝鲜不进行新的核导测试,也不以CVID方式弃核,交换条件是美国维持全面制裁不变;

2. 如果朝鲜销毁宁边核设施并接受国际核查,交换条件是美国同意部分解除制裁,允许实施韩朝《平壤共同宣言》提及的开城工业园区项目、金刚山旅游项目;

3. 如果朝鲜提交核导清单(双方清楚不可能完整),交换条件是美国同意签署《朝鲜终战宣言》,升级美朝关系,双方首都可设联络处;

4. 如果朝鲜以CVID方式弃核后并接受国际核查,交换条件是美国同意与朝鲜建交,签署《朝鲜和平协定》,解除所有制裁。

35岁的金正恩谋略非凡、狠辣非凡、手腕非凡,运气也不错,遇上了极具不确定性的特朗普总统。他没有意识形态束缚,没有从政经历,紧守民意支持基本盘,反建制、反传统,根本不按牌理出牌,率性而为、神鬼莫测,敢做决定、好坏勿论。换其他人做美国总统,按照官僚体系的运转程序和节奏,照例先从最底层开始商讨可行性,美朝峰会有无都成问题,更不知何年何月举行。

──联韩。

金正恩的确幸运,不仅碰到百年一遇的美国民粹总统特朗普,还碰到百年一遇的韩国左翼总统文在寅。前者实用主义至上,后者理想主义至上。

文在寅痴心将民族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这在韩国历史甚至世界各国元首中也罕见。美朝关系在2018年实现历史性突破,文在寅功不可没,主要有三:

其一、通过“奥运外交”实现破冰之旅。2018年2月9日,顶住美国和国内的巨大压力,邀请金永南、金与正出席平昌冬奥会开幕式,尽管美国副总统彭斯一路存心拆台。其二、推动举行和恢复“特金首会”。2018年5月24日,特朗普突然取消新加坡峰会。金正恩硬过头、玩过头,后悔不已,迅速示弱,主动邀请文在寅两天后举行“文金二会”,商讨救场。全世界只有文在寅愿救、能救,而且救到了。其三、美朝谈判停滞又举行“文金三会”助燃。声称朝鲜已做出巨大让步,美国应签署《终战宣言》作为回报。2018年9月26日,文在寅在第73届联合国大会上演讲时呼吁,“如今是国际社会向朝鲜的选择和努力给予回报的时刻。”朝鲜代表在现场听完演讲后鼓掌。

金正恩领这个大恩情。2018年9月18日,在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部的“文金三会”上,金正恩开场发言就感谢“文在寅总统为朝美实现历史性的首脑会谈点燃了希望的火种”,称赞“朝美首脑会谈全是文在寅总统的功劳也毫不为过”。

不过金正恩淡忘得也快,不止一次“放鸽子”。《9月平壤共同宣言》确定金正恩“近期访问首尔”,2018年底约好的访问黄了;确定2019年共同纪念“3•1”运动100周年,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长李善权2月21日致函韩国统一部长赵明均,又黄了。

金正恩将文在寅视为“跳板”,文在寅也甘愿做“跳板”。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朝鲜尽管2017年GDP只占韩国的2%,摆布韩国向来驾轻就熟,与对美中恭敬有天壤之别,有欺软怕硬之嫌。

──疏俄。

俄日都不是金正恩的焦点,他也没有多操心,简而言之。

2015年5月9日,俄罗斯在莫斯科举行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金正恩原定出席,但取消了,此后未补访。普京2017年曾再次邀请访俄,金正恩并不热切,他的兴奋点一直在美中。

2016-2017年,朝核危机日益升级,战争乌云笼罩。普京多次伸出橄榄枝,印象最深的是2017年9月5日,他在厦门金砖峰会后的记者会上隔空站台,直言:“朝鲜宁愿吃草,也不会放弃核计划,除非他们感到安全。”

2017年9月3日,朝鲜悍然进行氢弹试验,引起全球公愤。六天之后是朝鲜国庆69周年,笔者当时曾跟踪检索朝中社官网,期间全球大国元首只有普京一个致贺电。

说白了,还是实力至上,如今俄罗斯和当年苏联不可同日而语。69年前美苏主宰世界时,金日成先访问莫斯科,反复向斯大林汇报,搞定之后发动朝鲜战争,挥师越过三八线,烂摊子即将崩盘,逼迫毛泽东出兵援朝,付出沉重伤亡代价,台湾问题至今悬而未决。

──敲日。

朝鲜的外交思维和日本一样,既有冷酷的精准,也有功利的务实。迄今为止,朝鲜没有任何改善朝日关系的主动,官媒连篇累牍大批判文章锁定的对象主要两个:韩国在野的自由韩国党;日本。最新一篇是2月23日《劳动新闻》署名评论,《要对日本的核武装化提高警惕》,指责“安倍党羽”“修改宪法,增加军费,走向核武装化的狂言”。

朝鲜清楚日本唯美国马首是瞻,有历史先例,尼克松访华实现美中关系突破,日本不甘落后迅速实现日中关系突破。朝鲜如果顺利实现朝美关系突破,那么朝日关系突破必然水到渠成。

何况,韩朝都有痛苦的殖民回忆,都有反日情结。保留一个共同的敌人,就是维持共同的语境和心理的认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基于朝鲜的核心利益和长远利益,金正恩可选的是七个策略:稳权、隐核、傍中、讹美、联韩、疏俄、敲日。



撰文 / 叶胜舟

■ 2月26日晨,“火箭人”的专列经历66个小时长途跋涉,从平壤出发经中国丹东、天津、郑州、武汉、南宁、凭祥抵达越南,出席27日至28日与“老糊涂”的第二次约会。两人的情感波折,从2017年9月相互讥讽取绰号,到2018年1月叫板谁的核按钮更大,再到2018年9月一方炫耀“我们相爱了”,牢牢聚焦全球视线,让人恍若隔世。

朝核危机牵动二战后地缘政治格局、亚太安全体系转换、世界和平与稳定。笔者曾依据中国的核心利益和长远利益,撰文《“六不”:中国处置朝核困局的可选策略》(FT中文网,2018年8月31日)。本文基于朝鲜的核心利益和长远利益,分析金正恩和朝鲜可选甚至已采用的七个策略:稳权、隐核、傍中、讹美、联韩、疏俄、敲日。

──稳权。

市场与国家的主流游戏规则有同有异。同的是都追逐利益最大化;异的是前者适用“理性经济人”假设,追逐金钱最大化,后者适用“理性政治人”假设,追逐权力最大化。


人类国家权力衍变路径通常有二:“神权-王权-民权”,或“神权-王权-党权”。金氏三代执政的朝鲜,即使在仅存的五个半社会主义国家(委内瑞拉勉强算半个)也是另类。他还是“家天下”,不是“党天下”,或者说是以“党天下”包装的“家天下”。权力世袭,不容内外动摇,更不容外国干涉。

个人安危、家族安危、政权安危,是金正恩考虑一切重大问题的起点和归宿。美国心知肚明,无论正当与否,都予以尊重,多次表态:美国无意更换朝鲜政权。潜台词就是默认金正恩长期执政,美国不对朝打“民主牌”、“人权牌”。这是讨论朝核问题的大前提。

金正恩对安全有本能的恐惧,也会人为制造恐惧,以平息内心的恐惧。仓促接班6年多来,尽管在朝鲜根基已稳,一言九鼎,更换高级干部仍然比换保姆更勤快。现任政治局常委崔龙海是先升、后贬、再升;2011年12月28日,在金正日遗体告别仪式上与金正恩一起扶灵的“七老”,李英浩、金永春、金正阁、禹东测、张成泽等5人已被解职,其中姑父张成泽更被执行死刑。

金正恩从未承诺无条件弃核、一次性弃核。2月22日,美国前CIA官员金成铉在斯坦福大学亚太研究中心致词时披露,时任CIA局长蓬佩奥2018年4月访朝时,询问金正恩是否愿意结束核计划,金正恩回答:“我不想我的子女一生背负核武的包袱。”

金正恩这句话,信一半疑一半。可信的是金正恩将长期执政数十年(例如半个世纪),还想传位给子女(其祖父、父亲按照东方专制王朝传统,传子不传女)。

可疑的是他完全弃核的诚意。笔者向来不愿轻信,理由有三:一、核武器对金正恩个人和政权的安全确有“定海神针”之效。如果你千辛万苦练出最猛的护身神功,岂会轻易自废?宿敌又逼你自废。二、鉴于朝鲜劣迹斑斑的国家信用记录。三、目前已拥核的国家(包括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没有一个主动弃核;被迫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没有一个好下场,例如萨达姆、卡扎菲、阿萨德。

──隐核。

朝鲜可能合法拥核吗?美国允许朝鲜半合法“弱核”吗?

所谓合法拥核,即以“有核武器国家”身份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有且只有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所谓弱核,即允许朝鲜“核导分离”,销毁所有可攻击美国本土的洲际弹道导弹,有条件地保留部分核武器。笔者认为两者可能性都极小,拙作《25年博弈路漫漫:朝鲜拥核与反拥核》、《美朝峰会五问》(FT中文网,2018年5月22日、5月7日)曾分别解析其中原委,不再赘述。

朝鲜目前“冻核”吗?当然没有,而是“冻试”,即核导实力继续增长,冻结所有核试验和导弹试验。

因为:一、没有必要。朝鲜无需再证明自己的核导实力,威慑韩、日、关岛、夏威夷绰绰有余。二、代价太大。2017年氢弹试验已达到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底线,多国驱逐朝鲜大使,美国起草的安理会制裁决议草案,有变相授权动武的弹性条款,还好中国缓冲了。任何一次核导新试验,必然导致金正恩信誉破产,所有外交努力前功尽弃,安理会第11个制裁决议必然更严厉。三、美国警告。2月19日,特朗普在白宫说,“只要没有(新的)测试,我就不急。如果有测试,则是另一笔交易。”

朝鲜最务实的策略是“隐核”,在美国巨大压力、个人和政权安危之间寻求平衡。步骤如下:

第一,完全弃核协议与《朝鲜和平协定》、美朝建交协议挂钩,谈判需要两年很正常,腾出操作时间;

第二,交出不完整的核武器、核原料、核设备和洲际导弹清单,缓和美国和安理会制裁;

第三,在完全弃核谈判完成、美国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实地核查和实时监控之前,开足马力,拼命生产核导武器;

第四,将交给美国的核导清单中未列出的核导武器,分散在多个地下、山中秘密军事基地隐匿储存;

第五,保留现有的核开发技术骨干,不惜成本进口或走私超级计算机,模拟核试验,升级隐匿的核武器;

第六,在金正恩及其后代、朝鲜政权生死时刻,方可抛出这个隐匿的“杀手锏”。

“隐核”这招,只能使用一次,只能最后保命。隐匿核导武器的秘密军事基地,偶尔被发现一两个,即使再受安理会制裁,力度不比现在更严厉,局势不比现在更糟糕。何况那时《朝鲜和平协定》已签、美朝已建交,生米早煮成熟饭了。韩国只要自身安全不受威胁,将乐见朝鲜“隐核”,因为未来统一后的高丽邦联或联邦可拥核。

──傍中。

首先是意识形态考量。中朝之间虽有怨气和曲折,但毕竟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从来是特殊的党与党关系,而非正常的国与国关系。

其次是综合国力考量。中国实力增长显著,美国坐立不安,不敢小觑,其他国家更是又羡又妒,五味俱全。朝鲜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决定“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需要中国这个大金主的技术、资金、经验和援助。中方也多次明确表态,支持朝鲜战略重心转移。

再次是安全双保险考量。特朗普的信用记录向来也不佳,又有商人逐利的本性。金正恩全部交出核武器,一头扑入美国怀抱,万一被出卖了呢?此时朝鲜没有任何强力反制手段,只有任美宰割。

金正恩既不信任中国,也不信任美国,最信任的是自己。今后30年既是美中战略竞合期,也是守成霸主折腾新兴霸主的考验期,还是金正恩执政的黄金期。他在中美之间两边骑墙、两边押宝、两边索利,最符合他的利益。安全方面是双重保险,经济援助是双重受惠。

金正恩掌权前五年,中朝元首没有互访,双方关系“冰度”由此可见一斑。2018年3月以来急剧升温,十个月内金正恩四次访华,身段尤其柔软,“热度”腻乎寻常,反差太大。“特金二会”、访问越南后,金正恩专列回国途中,是否先参观广东改革开放业绩(错开中国“两会”开幕日),再停留北京进行第五次访华,亲自通报情况有待观察。

──讹美。

从战略目标而言,朝鲜不惜一切代价强行拥核,就是以此讹美、和美,企图以弃核为条件交换《朝鲜和平协定》、美朝建交,彻底结束朝鲜战争,解决朝鲜最大安全隐患。能与美国总统在仪式上平起平坐,持续举行峰会谈判,对朝鲜已是里程碑式的收获。

从战术目标而言,尽管朝鲜封闭,但安理会10个制裁决议严厉执行,压力巨大,它抗不长,其他开放经济体早就垮了。

从谈判时机而言,目前正是稍纵即逝、可遇不可求的窗口期,最好2019年上半年突破,谈判果实落袋为安。独立检察官穆勒“通俄门”调查报告一公布,如对特朗普及其儿子、女婿大不利,他下半年内政、丑闻已自顾不暇。明年他又竞选连任,受牵制的力量更大。

从谈判路径而言,美国已做出实质让步,不再坚持“一次完全弃核”方案,而是接受朝鲜的“分段同步弃核”方案,这是金正恩的外交胜利。2月20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见记者时说:“现在制裁仍是全面的,我还没有解除。我很想能这么做,但在此之前,对方必须做点有意义的事。”清晰暗示美国可以放宽制裁,前提是朝鲜采取“有意义的行动”无核化。双方究竟妥协到什么程度,答案将在2月28日公布的美朝《河内宣言》中揭晓。可选项有:

1. 如果朝鲜不进行新的核导测试,也不以CVID方式弃核,交换条件是美国维持全面制裁不变;

2. 如果朝鲜销毁宁边核设施并接受国际核查,交换条件是美国同意部分解除制裁,允许实施韩朝《平壤共同宣言》提及的开城工业园区项目、金刚山旅游项目;

3. 如果朝鲜提交核导清单(双方清楚不可能完整),交换条件是美国同意签署《朝鲜终战宣言》,升级美朝关系,双方首都可设联络处;

4. 如果朝鲜以CVID方式弃核后并接受国际核查,交换条件是美国同意与朝鲜建交,签署《朝鲜和平协定》,解除所有制裁。

35岁的金正恩谋略非凡、狠辣非凡、手腕非凡,运气也不错,遇上了极具不确定性的特朗普总统。他没有意识形态束缚,没有从政经历,紧守民意支持基本盘,反建制、反传统,根本不按牌理出牌,率性而为、神鬼莫测,敢做决定、好坏勿论。换其他人做美国总统,按照官僚体系的运转程序和节奏,照例先从最底层开始商讨可行性,美朝峰会有无都成问题,更不知何年何月举行。

──联韩。

金正恩的确幸运,不仅碰到百年一遇的美国民粹总统特朗普,还碰到百年一遇的韩国左翼总统文在寅。前者实用主义至上,后者理想主义至上。

文在寅痴心将民族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这在韩国历史甚至世界各国元首中也罕见。美朝关系在2018年实现历史性突破,文在寅功不可没,主要有三:

其一、通过“奥运外交”实现破冰之旅。2018年2月9日,顶住美国和国内的巨大压力,邀请金永南、金与正出席平昌冬奥会开幕式,尽管美国副总统彭斯一路存心拆台。其二、推动举行和恢复“特金首会”。2018年5月24日,特朗普突然取消新加坡峰会。金正恩硬过头、玩过头,后悔不已,迅速示弱,主动邀请文在寅两天后举行“文金二会”,商讨救场。全世界只有文在寅愿救、能救,而且救到了。其三、美朝谈判停滞又举行“文金三会”助燃。声称朝鲜已做出巨大让步,美国应签署《终战宣言》作为回报。2018年9月26日,文在寅在第73届联合国大会上演讲时呼吁,“如今是国际社会向朝鲜的选择和努力给予回报的时刻。”朝鲜代表在现场听完演讲后鼓掌。

金正恩领这个大恩情。2018年9月18日,在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部的“文金三会”上,金正恩开场发言就感谢“文在寅总统为朝美实现历史性的首脑会谈点燃了希望的火种”,称赞“朝美首脑会谈全是文在寅总统的功劳也毫不为过”。

不过金正恩淡忘得也快,不止一次“放鸽子”。《9月平壤共同宣言》确定金正恩“近期访问首尔”,2018年底约好的访问黄了;确定2019年共同纪念“3•1”运动100周年,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长李善权2月21日致函韩国统一部长赵明均,又黄了。

金正恩将文在寅视为“跳板”,文在寅也甘愿做“跳板”。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朝鲜尽管2017年GDP只占韩国的2%,摆布韩国向来驾轻就熟,与对美中恭敬有天壤之别,有欺软怕硬之嫌。

──疏俄。

俄日都不是金正恩的焦点,他也没有多操心,简而言之。

2015年5月9日,俄罗斯在莫斯科举行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金正恩原定出席,但取消了,此后未补访。普京2017年曾再次邀请访俄,金正恩并不热切,他的兴奋点一直在美中。

2016-2017年,朝核危机日益升级,战争乌云笼罩。普京多次伸出橄榄枝,印象最深的是2017年9月5日,他在厦门金砖峰会后的记者会上隔空站台,直言:“朝鲜宁愿吃草,也不会放弃核计划,除非他们感到安全。”

2017年9月3日,朝鲜悍然进行氢弹试验,引起全球公愤。六天之后是朝鲜国庆69周年,笔者当时曾跟踪检索朝中社官网,期间全球大国元首只有普京一个致贺电。

说白了,还是实力至上,如今俄罗斯和当年苏联不可同日而语。69年前美苏主宰世界时,金日成先访问莫斯科,反复向斯大林汇报,搞定之后发动朝鲜战争,挥师越过三八线,烂摊子即将崩盘,逼迫毛泽东出兵援朝,付出沉重伤亡代价,台湾问题至今悬而未决。

──敲日。

朝鲜的外交思维和日本一样,既有冷酷的精准,也有功利的务实。迄今为止,朝鲜没有任何改善朝日关系的主动,官媒连篇累牍大批判文章锁定的对象主要两个:韩国在野的自由韩国党;日本。最新一篇是2月23日《劳动新闻》署名评论,《要对日本的核武装化提高警惕》,指责“安倍党羽”“修改宪法,增加军费,走向核武装化的狂言”。

朝鲜清楚日本唯美国马首是瞻,有历史先例,尼克松访华实现美中关系突破,日本不甘落后迅速实现日中关系突破。朝鲜如果顺利实现朝美关系突破,那么朝日关系突破必然水到渠成。

何况,韩朝都有痛苦的殖民回忆,都有反日情结。保留一个共同的敌人,就是维持共同的语境和心理的认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