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分析:特朗普为何急欲达成美中贸易协议?

发布日期:2019-02-26 07:37
摘要」在投入连任竞选努力之前,特朗普显然渴望让市场放心,并保持美国经济的增长势头。他还希望兑现一个竞选承诺,即“重设”对华关系。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韩碧如

■ 上周日晚上,身穿燕尾服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白宫举行的州长舞会上发表讲话时暗示,与中国结束贸易紧张的一项交易已接近达成。

“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将在接下来的一、两周内有一些非常重大的消息。局面真的很棒,”他表示。“我可以告诉各位,整个关系近来好得很,”他补充道,并称,接下来仅“剩下一小段路”。

在那之前几分钟,美国总统已经通过Twitter宣布,考虑到已经取得了相当大进展,他将推迟原定3月1日执行的对中国输美商品提高关税,以便为谈判提供更多时间。

特朗普表示,协议的最终细节将在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海湖庄园(Mar-a-Lago)举行的新峰会上敲定。海湖庄园是特朗普名下产业。

在2018年大部分时间里忙于撕碎美国对华经济接触政策——部分是通过快速升级关税战——之后,特朗普相信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接近与北京达成经贸和解,结束近来给全球经济蒙上阴影的一场对抗。

他和习近平在过去两个月都向一系列谈判投入了时间、精力和政治资本,如果达不成协议将很难找台阶下。

“在眼下这个时间点上,我认为双方都希望达成协议,”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亚洲问题高级顾问葛莱仪(Bonnie Glaser)表示。“我预计他们将很快签署协议。”

然而,即使达成协议的几率比达不成协议更高,人们也有理由怀疑它是否会像特朗普可能描述的那样全面,或者甚至是它会不会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实现持久的经贸和平。

悬而未决的大问题包括,中国在美国谈判代表们寻求逆转的一些核心经济政策上做出了多大程度的有意义让步?

周日,特朗普为证明他的决定(继续谈判,并暂缓提高关税)正确,提到在一些结构性问题上取得“重大进展”,这些问题包括中国对产业补贴的普遍使用、应如何保护美国知识产权免遭盗窃,以及强制技术转让问题。

然而,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北京方面提出要做出重大路线改变,或者提供某种机制向华盛顿保证它会恪守任何承诺。

“我不认为会有任何协议能够解决根本问题,”中国人民大学智库——重阳金融研究院的执行院长王文表示。

上周五,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特朗普对于一份美中谅解备忘录的价值发表了相互抵触的言论。

尽管莱特希泽坚称谅解备忘录是具有约束力的协议,但特朗普表示他“不感冒”,因为这类文件没有“任何意义”。

周日晚上,特朗普特意表扬了莱特希泽的工作,称他在领导谈判方面做了“出色的工作”,此举意在化解各方对美国总统和他手下的最高贸易官员之间出现分歧的担忧。

在贸易谈判进入最后阶段之际,一个未知数是,可能达成的协议会不会包括美国从宽处理针对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Huawei)及其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诉讼;孟晚舟去年在加拿大因美国提出的引渡请求被捕,被控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特朗普表示,此案将在贸易谈判以及围绕其他高调技术案件的磋商中得到讨论。

从特朗普的视角看,达成协议的政治动力正在陆续出现。

在投入2020年连任竞选努力之前,特朗普显然渴望让市场放心,并保持美国经济的增长势头。他还希望兑现一个主要竞选承诺,即“重设”对华关系,尤其是因为其他承诺(例如在美墨边境建造隔离墙)的前景已经变暗。

美国总统面临的风险是政治舞台左翼和右翼对华鹰派对他反弹,这些人已经在嘀咕说,特朗普将会退而求其次地接受一项软弱协议。

在他们看来,他推迟提高关税之举,已经白白浪费了自己的很大一部分筹码。

“莱特希泽要能够在强制技术转让等关键的非贸易壁垒问题上争取到具有约束力的谅解备忘录,全靠执行3月1日的关税行动——否则中方的压力就会解除,”曾经担任特朗普高级顾问的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在投入连任竞选努力之前,特朗普显然渴望让市场放心,并保持美国经济的增长势头。他还希望兑现一个竞选承诺,即“重设”对华关系。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韩碧如

■ 上周日晚上,身穿燕尾服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白宫举行的州长舞会上发表讲话时暗示,与中国结束贸易紧张的一项交易已接近达成。

“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将在接下来的一、两周内有一些非常重大的消息。局面真的很棒,”他表示。“我可以告诉各位,整个关系近来好得很,”他补充道,并称,接下来仅“剩下一小段路”。

在那之前几分钟,美国总统已经通过Twitter宣布,考虑到已经取得了相当大进展,他将推迟原定3月1日执行的对中国输美商品提高关税,以便为谈判提供更多时间。

特朗普表示,协议的最终细节将在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海湖庄园(Mar-a-Lago)举行的新峰会上敲定。海湖庄园是特朗普名下产业。

在2018年大部分时间里忙于撕碎美国对华经济接触政策——部分是通过快速升级关税战——之后,特朗普相信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接近与北京达成经贸和解,结束近来给全球经济蒙上阴影的一场对抗。

他和习近平在过去两个月都向一系列谈判投入了时间、精力和政治资本,如果达不成协议将很难找台阶下。

“在眼下这个时间点上,我认为双方都希望达成协议,”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亚洲问题高级顾问葛莱仪(Bonnie Glaser)表示。“我预计他们将很快签署协议。”

然而,即使达成协议的几率比达不成协议更高,人们也有理由怀疑它是否会像特朗普可能描述的那样全面,或者甚至是它会不会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实现持久的经贸和平。

悬而未决的大问题包括,中国在美国谈判代表们寻求逆转的一些核心经济政策上做出了多大程度的有意义让步?

周日,特朗普为证明他的决定(继续谈判,并暂缓提高关税)正确,提到在一些结构性问题上取得“重大进展”,这些问题包括中国对产业补贴的普遍使用、应如何保护美国知识产权免遭盗窃,以及强制技术转让问题。

然而,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北京方面提出要做出重大路线改变,或者提供某种机制向华盛顿保证它会恪守任何承诺。

“我不认为会有任何协议能够解决根本问题,”中国人民大学智库——重阳金融研究院的执行院长王文表示。

上周五,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特朗普对于一份美中谅解备忘录的价值发表了相互抵触的言论。

尽管莱特希泽坚称谅解备忘录是具有约束力的协议,但特朗普表示他“不感冒”,因为这类文件没有“任何意义”。

周日晚上,特朗普特意表扬了莱特希泽的工作,称他在领导谈判方面做了“出色的工作”,此举意在化解各方对美国总统和他手下的最高贸易官员之间出现分歧的担忧。

在贸易谈判进入最后阶段之际,一个未知数是,可能达成的协议会不会包括美国从宽处理针对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Huawei)及其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诉讼;孟晚舟去年在加拿大因美国提出的引渡请求被捕,被控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特朗普表示,此案将在贸易谈判以及围绕其他高调技术案件的磋商中得到讨论。

从特朗普的视角看,达成协议的政治动力正在陆续出现。

在投入2020年连任竞选努力之前,特朗普显然渴望让市场放心,并保持美国经济的增长势头。他还希望兑现一个主要竞选承诺,即“重设”对华关系,尤其是因为其他承诺(例如在美墨边境建造隔离墙)的前景已经变暗。

美国总统面临的风险是政治舞台左翼和右翼对华鹰派对他反弹,这些人已经在嘀咕说,特朗普将会退而求其次地接受一项软弱协议。

在他们看来,他推迟提高关税之举,已经白白浪费了自己的很大一部分筹码。

“莱特希泽要能够在强制技术转让等关键的非贸易壁垒问题上争取到具有约束力的谅解备忘录,全靠执行3月1日的关税行动——否则中方的压力就会解除,”曾经担任特朗普高级顾问的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在投入连任竞选努力之前,特朗普显然渴望让市场放心,并保持美国经济的增长势头。他还希望兑现一个竞选承诺,即“重设”对华关系。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韩碧如

■ 上周日晚上,身穿燕尾服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白宫举行的州长舞会上发表讲话时暗示,与中国结束贸易紧张的一项交易已接近达成。

“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将在接下来的一、两周内有一些非常重大的消息。局面真的很棒,”他表示。“我可以告诉各位,整个关系近来好得很,”他补充道,并称,接下来仅“剩下一小段路”。

在那之前几分钟,美国总统已经通过Twitter宣布,考虑到已经取得了相当大进展,他将推迟原定3月1日执行的对中国输美商品提高关税,以便为谈判提供更多时间。

特朗普表示,协议的最终细节将在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海湖庄园(Mar-a-Lago)举行的新峰会上敲定。海湖庄园是特朗普名下产业。

在2018年大部分时间里忙于撕碎美国对华经济接触政策——部分是通过快速升级关税战——之后,特朗普相信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接近与北京达成经贸和解,结束近来给全球经济蒙上阴影的一场对抗。

他和习近平在过去两个月都向一系列谈判投入了时间、精力和政治资本,如果达不成协议将很难找台阶下。

“在眼下这个时间点上,我认为双方都希望达成协议,”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亚洲问题高级顾问葛莱仪(Bonnie Glaser)表示。“我预计他们将很快签署协议。”

然而,即使达成协议的几率比达不成协议更高,人们也有理由怀疑它是否会像特朗普可能描述的那样全面,或者甚至是它会不会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实现持久的经贸和平。

悬而未决的大问题包括,中国在美国谈判代表们寻求逆转的一些核心经济政策上做出了多大程度的有意义让步?

周日,特朗普为证明他的决定(继续谈判,并暂缓提高关税)正确,提到在一些结构性问题上取得“重大进展”,这些问题包括中国对产业补贴的普遍使用、应如何保护美国知识产权免遭盗窃,以及强制技术转让问题。

然而,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北京方面提出要做出重大路线改变,或者提供某种机制向华盛顿保证它会恪守任何承诺。

“我不认为会有任何协议能够解决根本问题,”中国人民大学智库——重阳金融研究院的执行院长王文表示。

上周五,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特朗普对于一份美中谅解备忘录的价值发表了相互抵触的言论。

尽管莱特希泽坚称谅解备忘录是具有约束力的协议,但特朗普表示他“不感冒”,因为这类文件没有“任何意义”。

周日晚上,特朗普特意表扬了莱特希泽的工作,称他在领导谈判方面做了“出色的工作”,此举意在化解各方对美国总统和他手下的最高贸易官员之间出现分歧的担忧。

在贸易谈判进入最后阶段之际,一个未知数是,可能达成的协议会不会包括美国从宽处理针对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Huawei)及其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诉讼;孟晚舟去年在加拿大因美国提出的引渡请求被捕,被控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特朗普表示,此案将在贸易谈判以及围绕其他高调技术案件的磋商中得到讨论。

从特朗普的视角看,达成协议的政治动力正在陆续出现。

在投入2020年连任竞选努力之前,特朗普显然渴望让市场放心,并保持美国经济的增长势头。他还希望兑现一个主要竞选承诺,即“重设”对华关系,尤其是因为其他承诺(例如在美墨边境建造隔离墙)的前景已经变暗。

美国总统面临的风险是政治舞台左翼和右翼对华鹰派对他反弹,这些人已经在嘀咕说,特朗普将会退而求其次地接受一项软弱协议。

在他们看来,他推迟提高关税之举,已经白白浪费了自己的很大一部分筹码。

“莱特希泽要能够在强制技术转让等关键的非贸易壁垒问题上争取到具有约束力的谅解备忘录,全靠执行3月1日的关税行动——否则中方的压力就会解除,”曾经担任特朗普高级顾问的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分析:特朗普为何急欲达成美中贸易协议?

发布日期:2019-02-26 07:37
摘要」在投入连任竞选努力之前,特朗普显然渴望让市场放心,并保持美国经济的增长势头。他还希望兑现一个竞选承诺,即“重设”对华关系。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韩碧如

■ 上周日晚上,身穿燕尾服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白宫举行的州长舞会上发表讲话时暗示,与中国结束贸易紧张的一项交易已接近达成。

“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将在接下来的一、两周内有一些非常重大的消息。局面真的很棒,”他表示。“我可以告诉各位,整个关系近来好得很,”他补充道,并称,接下来仅“剩下一小段路”。

在那之前几分钟,美国总统已经通过Twitter宣布,考虑到已经取得了相当大进展,他将推迟原定3月1日执行的对中国输美商品提高关税,以便为谈判提供更多时间。

特朗普表示,协议的最终细节将在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海湖庄园(Mar-a-Lago)举行的新峰会上敲定。海湖庄园是特朗普名下产业。

在2018年大部分时间里忙于撕碎美国对华经济接触政策——部分是通过快速升级关税战——之后,特朗普相信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接近与北京达成经贸和解,结束近来给全球经济蒙上阴影的一场对抗。

他和习近平在过去两个月都向一系列谈判投入了时间、精力和政治资本,如果达不成协议将很难找台阶下。

“在眼下这个时间点上,我认为双方都希望达成协议,”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亚洲问题高级顾问葛莱仪(Bonnie Glaser)表示。“我预计他们将很快签署协议。”

然而,即使达成协议的几率比达不成协议更高,人们也有理由怀疑它是否会像特朗普可能描述的那样全面,或者甚至是它会不会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实现持久的经贸和平。

悬而未决的大问题包括,中国在美国谈判代表们寻求逆转的一些核心经济政策上做出了多大程度的有意义让步?

周日,特朗普为证明他的决定(继续谈判,并暂缓提高关税)正确,提到在一些结构性问题上取得“重大进展”,这些问题包括中国对产业补贴的普遍使用、应如何保护美国知识产权免遭盗窃,以及强制技术转让问题。

然而,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北京方面提出要做出重大路线改变,或者提供某种机制向华盛顿保证它会恪守任何承诺。

“我不认为会有任何协议能够解决根本问题,”中国人民大学智库——重阳金融研究院的执行院长王文表示。

上周五,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特朗普对于一份美中谅解备忘录的价值发表了相互抵触的言论。

尽管莱特希泽坚称谅解备忘录是具有约束力的协议,但特朗普表示他“不感冒”,因为这类文件没有“任何意义”。

周日晚上,特朗普特意表扬了莱特希泽的工作,称他在领导谈判方面做了“出色的工作”,此举意在化解各方对美国总统和他手下的最高贸易官员之间出现分歧的担忧。

在贸易谈判进入最后阶段之际,一个未知数是,可能达成的协议会不会包括美国从宽处理针对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Huawei)及其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诉讼;孟晚舟去年在加拿大因美国提出的引渡请求被捕,被控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特朗普表示,此案将在贸易谈判以及围绕其他高调技术案件的磋商中得到讨论。

从特朗普的视角看,达成协议的政治动力正在陆续出现。

在投入2020年连任竞选努力之前,特朗普显然渴望让市场放心,并保持美国经济的增长势头。他还希望兑现一个主要竞选承诺,即“重设”对华关系,尤其是因为其他承诺(例如在美墨边境建造隔离墙)的前景已经变暗。

美国总统面临的风险是政治舞台左翼和右翼对华鹰派对他反弹,这些人已经在嘀咕说,特朗普将会退而求其次地接受一项软弱协议。

在他们看来,他推迟提高关税之举,已经白白浪费了自己的很大一部分筹码。

“莱特希泽要能够在强制技术转让等关键的非贸易壁垒问题上争取到具有约束力的谅解备忘录,全靠执行3月1日的关税行动——否则中方的压力就会解除,”曾经担任特朗普高级顾问的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在投入连任竞选努力之前,特朗普显然渴望让市场放心,并保持美国经济的增长势头。他还希望兑现一个竞选承诺,即“重设”对华关系。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韩碧如

■ 上周日晚上,身穿燕尾服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白宫举行的州长舞会上发表讲话时暗示,与中国结束贸易紧张的一项交易已接近达成。

“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将在接下来的一、两周内有一些非常重大的消息。局面真的很棒,”他表示。“我可以告诉各位,整个关系近来好得很,”他补充道,并称,接下来仅“剩下一小段路”。

在那之前几分钟,美国总统已经通过Twitter宣布,考虑到已经取得了相当大进展,他将推迟原定3月1日执行的对中国输美商品提高关税,以便为谈判提供更多时间。

特朗普表示,协议的最终细节将在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海湖庄园(Mar-a-Lago)举行的新峰会上敲定。海湖庄园是特朗普名下产业。

在2018年大部分时间里忙于撕碎美国对华经济接触政策——部分是通过快速升级关税战——之后,特朗普相信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接近与北京达成经贸和解,结束近来给全球经济蒙上阴影的一场对抗。

他和习近平在过去两个月都向一系列谈判投入了时间、精力和政治资本,如果达不成协议将很难找台阶下。

“在眼下这个时间点上,我认为双方都希望达成协议,”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亚洲问题高级顾问葛莱仪(Bonnie Glaser)表示。“我预计他们将很快签署协议。”

然而,即使达成协议的几率比达不成协议更高,人们也有理由怀疑它是否会像特朗普可能描述的那样全面,或者甚至是它会不会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实现持久的经贸和平。

悬而未决的大问题包括,中国在美国谈判代表们寻求逆转的一些核心经济政策上做出了多大程度的有意义让步?

周日,特朗普为证明他的决定(继续谈判,并暂缓提高关税)正确,提到在一些结构性问题上取得“重大进展”,这些问题包括中国对产业补贴的普遍使用、应如何保护美国知识产权免遭盗窃,以及强制技术转让问题。

然而,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北京方面提出要做出重大路线改变,或者提供某种机制向华盛顿保证它会恪守任何承诺。

“我不认为会有任何协议能够解决根本问题,”中国人民大学智库——重阳金融研究院的执行院长王文表示。

上周五,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特朗普对于一份美中谅解备忘录的价值发表了相互抵触的言论。

尽管莱特希泽坚称谅解备忘录是具有约束力的协议,但特朗普表示他“不感冒”,因为这类文件没有“任何意义”。

周日晚上,特朗普特意表扬了莱特希泽的工作,称他在领导谈判方面做了“出色的工作”,此举意在化解各方对美国总统和他手下的最高贸易官员之间出现分歧的担忧。

在贸易谈判进入最后阶段之际,一个未知数是,可能达成的协议会不会包括美国从宽处理针对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Huawei)及其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诉讼;孟晚舟去年在加拿大因美国提出的引渡请求被捕,被控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特朗普表示,此案将在贸易谈判以及围绕其他高调技术案件的磋商中得到讨论。

从特朗普的视角看,达成协议的政治动力正在陆续出现。

在投入2020年连任竞选努力之前,特朗普显然渴望让市场放心,并保持美国经济的增长势头。他还希望兑现一个主要竞选承诺,即“重设”对华关系,尤其是因为其他承诺(例如在美墨边境建造隔离墙)的前景已经变暗。

美国总统面临的风险是政治舞台左翼和右翼对华鹰派对他反弹,这些人已经在嘀咕说,特朗普将会退而求其次地接受一项软弱协议。

在他们看来,他推迟提高关税之举,已经白白浪费了自己的很大一部分筹码。

“莱特希泽要能够在强制技术转让等关键的非贸易壁垒问题上争取到具有约束力的谅解备忘录,全靠执行3月1日的关税行动——否则中方的压力就会解除,”曾经担任特朗普高级顾问的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