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重庆的竖屏江湖

发布日期:2019-02-25 17:54
摘要」这是一个不靠近,就不太容易看清的城市。尤其是当它“网红”之后;重庆网红热潮爆发的同时,也几乎是重庆经济转型的开始。



撰文 / 刘醒 

■ 重庆是个多雾的城市,平均雾日104天。距主城不远有座云雾山,一年里有204天云雾缭绕。世界上其他著名“雾都”,“世界雾都”英国伦敦年均雾日94天,“远东雾都”日本东京只有55天。看起来,重庆才是“雾都之最”。所以有人说,这是一个不靠近,就不太容易看清的城市。尤其是当它“网红”之后。

一.重庆的网红有许多关键时刻。

2018年4月30日,五一游客抵达的前夜,安防工程师程明被紧急调往洪崖洞。他和他的团队,在这处酷似宫崎骏《千与千寻》场景的建筑里,连夜将监控摄像头的数量翻了几番。为疏导人流,景区花了20多万元,紧急购买水马、不锈钢栏杆,安装在景区入口处。次日下午,一位带小孩的游客沿着这些不锈钢栏杆排队进景区,好心的保安告诉她“可能还要排2小时”,她不得不放弃了。这位女士背起孩子,徒步45分钟跨越千厮门大桥,终于在桥对面打到一辆出租车。

假期结束,洪崖洞成为全国第二热门景点,排名仅次于故宫。

5月16日,政府推出新城市形象宣传片。35秒影片,闪过21个“网红打卡地”。影片末尾,珍贵的2秒,定格在了新的城市宣传语上—“行千里,致广大”,以替代此前的“非去不可”。

有个叫小双(杜双)的90后北京女孩,4月份的一天晚上萌发去重庆开民宿的想法,第二天早上就坐上了北京西开往重庆北的G309列车。在这一天大雨瓢泼的晚上,她住进了解放碑附近的酒店。3个月后,当她的第4家民宿上线时,解放碑附近的房租涨了1.5倍。

解放碑无疑是开民宿的首选之地。一个名为“海客瀛洲”的小区,一夜之间开了300家民宿。由于游客和装修工人占用电梯,有位80岁的老人,不得不爬20层楼梯回家。

一个月后,端午小长假到了。尽管下了3天雨,仍有17.35万人来到重庆,游客数量同比增长143.3%。上海来的李先生决定去吃位于解放碑的佩姐火锅,他从上午11点,排队100多号,终于在傍晚6点尝到了重庆的麻辣。“满满的成就感。”他在朋友圈里说。

国庆节第一天,中国旅行人次1.12亿,有473万人抵达重庆,11.3万人被挤在了洪崖洞。

没谁能抵挡洪崖洞的诱惑。国庆最后一天下午四点半,朝天门派出所的民警在景区入口发现一名男子,“独自徘徊,目光闪烁”,这是一个合同诈骗逃犯。“太火了,我来逛逛”。

继五一和端午后,洪崖洞第三次因“挤到质壁分离”登上热搜。国家旅游局规定,洪崖洞承载量为每天52500人次。

在旅游数据被连续刷新的同时,一些山城特色建筑被带火了。

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老楼“白象居”,由于“24层高无电梯”被网友关注。这栋楼有3个出口,分别位于3个不同楼层,通往3条不同的街。住在4楼的黄女士,每次买菜需要爬到10楼,那里有个菜市场。

由于极具山城特色,许多体现重庆市井生活的影视剧会来此取景。2016年,重庆籍演员陈坤为主角的电影《火锅英雄》,有段剧情就发生在这栋楼里。街坊邻居见的剧组太多,戏称这里是“白象街影视基地”。

同年,还有一部与重庆有关的电影上映,即重庆籍导演张一白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许多人认为,这是重庆网红之路的开始。有位在重庆排名前三的民营旅行社老板回忆,电影上映后的国庆节,他的业务量涨了五六倍。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搭景的地方是一个老厂房,曾作为民国中央银行印钞厂,现在叫“二厂”。看完电影,许多人从全国各地跑来打卡,即便二厂的整体改造还没有完成。为了安全,施工方将电影取景的几个地方封闭起来,但仍不断有人偷偷溜进去。

在抖音上,带有“重庆”标签的视频,截至发稿时被看了113.6亿次。一天24小时中的任何一分钟,这个标签下都有新的网友评论产生。有张地址标注为合肥新桥国际机场的静态图片,从3月发布至今,被评论了1.1万次、点赞4.7万次。拍摄者在图片上写:“飞往重庆,一直想去的地方。”

这一年上半年,超过2.6亿人通过自由行、跟团游、定制游等方式来到这个多雾的城市。其中,62%的人来自国外,20%是90后。他们除了创作短视频,还带来了1900亿元的旅游收入,人均住宿花了323元。

12月,重庆阴雨连绵。洪崖洞入口,不再有排队的长龙。

湿冷在这座网红城市蔓延,热闹太过突然,人们不免担忧。重庆市政府公开信箱回复了一位市民来信。这封名为“洪崖洞,还能网红好久?”的信件,在文末发出呼吁:“别让洪崖洞红得太短暂。”

把“洪崖洞”换成“重庆”,问题也同样成立。

二.探讨重庆的“一夜网红”,洪崖洞是个恰当的样本。

今年65岁的何永智,等洪崖洞“红”,等了12年。12年前,正是她的小天鹅集团决定投资9000万元,在

嘉陵江畔的一处陡峭崖壁上,重现童年记忆里的吊脚楼景观。这处以吊脚楼为外形的旅游商业地产沿江全长600米,高11层,总面积6万平方米。

这个想法,起初遭遇了几乎所有人的反对。集团内的人不能理解,30多岁才从“3张桌子、3口锅”辛苦创业,将重庆小天鹅火锅从一个路边店,做成火锅巨头,为什么非要跨界折腾,碰零经验的房地产?小天鹅7名董事中,5人投了反对票,包括何永智的丈夫。

更何况,这一项目开发难度之大,11家竞标企业,向政府正式递交计划书之前,就主动撤退了9家。剩下的其余2家,还是赫赫有名房产商的龙湖和协信。何永智递交的计划书里,挖掘和重现巴渝吊脚楼文化的篇幅占了1/3。

在重庆,情怀格外动人。历史上,这座城市经历过8次大移民。最近的一次,是1993年到2009年逐步展开的“三峡大移民”。据新华社报道,在这次移民中,重庆共承担库区85%以上的移民,总人数在百万以上。漂泊是重庆的底色,抱团最取暖。而吊脚楼,是初代移民们的落脚之处,是老重庆的起源和记忆。

洪崖洞设计规划三易其稿。第一稿耗资180万元,但木料太多,不能在重庆多雨的环境中,达到何永智令其流芳百世的设想。第二稿又用了100多万,好不容易通过审核,不料因为附近要修一座大桥,洪崖洞必须后退42米,设计稿又被舍弃。第三稿从设计到过审,前后一年光景。

2003年,洪崖洞终于动工。2006年建成时,总投资3.85亿元。

但它想象中的红火却没有到来。2006年洪崖洞开始招商,除小天鹅的自营商业小天鹅火锅洪崖洞店之外,三成产权商铺被卖掉,剩余七成商铺用来招租。但在很长时间内,招租艰难。2015年之前,每平方米租金在40到180元之间,近10年间几无涨幅;以第4层的小吃街为界,上面几层还算有人流,但下面冷冷清清,1到3层的商铺空置数年。

2007年11月,洪崖洞被评为4A景区,但并未设置门票。

最困难时,何永智每月往里填补100多万元。这甚至影响到小天鹅的资金安全。“那就是在赌命,我们已倾其所有,一旦洪崖洞不成功,小天鹅肯定就此倒下。”何永智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转机出现在2015年。这一年,知识分享平台知乎上,一篇名为《夜色中的洪崖洞像千与千寻的不可思议之镇》火了。百度搜索指数印证了这一过程:从2015年开始,洪崖洞搜索指数超过解放碑、朝天门,在2018年春节期间抵达最大区间。洪崖洞被称为“现实版《千与千寻》”。

洪崖洞11层巴渝吊脚楼建筑群, 因酷似电影《千与千寻》中的场景被网友追捧

至此,超级网红洪崖洞诞生了。这也是网红城市重庆在互联网上火起来的开始。网红重庆的第一个IP当属洪崖洞。

但何永智并不想止步于此。她还有两个心愿:一是再造一个新洪崖洞,将洪崖洞现址至朝天门滨江沿线,都打造成风景区;二是重新找回小天鹅的灵魂。

2017年8月,在洪崖洞4楼的巴渝剧院,千人场地座无虚席。何永智向在座来宾宣布:自己将携女儿廖韦佳正式回归小天鹅。在回归大会上,何永智反思:“小天鹅有过辉煌,但也遭遇了发展瓶颈,例如管理人才资质参差不齐,各店的经营盈亏不均、口味没有改善创新等......”

重庆火锅起源于明末清初,火锅作为一种产业也发展了40年之久。正是对传统重庆火锅的创新,诸如发明鸳鸯锅、子母火锅、自助火锅等,让小天鹅在一众品牌中迅速崛起,在它扩张的最高峰曾开出130多家连锁店,何永智被誉为“火锅皇后”。但最近几年,市场变化越来越快,小天鹅却陷入“困惑、徘徊”。

最鲜明的例子是,在由洪崖洞引发的重庆网红潮流中,小天鹅火锅并非主角。24小时火锅品牌佩姐火锅长期霸占重庆火锅店排队时间榜首位,最多时一天排号986桌;专注80后、90后和00后年轻消费者的怒火八零一年开出12家店,用“为拍照而生”的营销理念,创新火锅形式、菜品和推广,甚至在一个有4层空间的店铺内,专门用一整层5000平方米,做了一个火锅博物馆。

2018年4月,中国烹饪协会火锅委员会发布《2017年中国火锅产业发展报告》,并评出中国火锅百强企业。其中18个重庆火锅品牌上榜,4家入围前10。排名三甲的品牌,两家是上海企业,1家在黑龙江。曾带领重庆火锅走向全国的小天鹅,没有出现在这份榜单上。

三.重庆火了,吸引的不只有游客。

28岁的化妆师小双来重庆前,不知道自己会刷墙,还能把一只50斤的马桶拖上没有电梯的8楼。现在,她和闺蜜在重庆开了4家民宿,其中3家是自己装修的。2018年清明节前,小双和闺蜜窝在北京的出租屋里刷抖音。连刷几个视频都是重庆,小双问闺蜜:“要不咱去重庆开个民宿吧?”第二天早上,她俩就跳上了去重庆的火车。

这一夜,她俩都没怎么睡,兴奋、期待,设想无数可能遭遇的挫折,但想得更多的还是“万一成功了呢”。怎么才算成功?“起码要开10家民宿!”她们把这个数字写在了笔记本上。

下火车已是晚上,迎接她们的是瓢泼的暴雨。小双才发现她对重庆原来一无所知,除了在火车上临时用手机查了些资料,“网红打卡地”一个不熟悉,连今晚住哪里都不知道。

等第二天出门找房,小双发现这个城市连导航软件都失灵了,明明目的地离你只有50米,但步行走过去,迷失在重庆上下左右的立体空间中,动辄就是半小时;其次是语言不通,连问路都问不出所以然。

就这样,白天找路、看房子,晚上看攻略。确定第一套房源时,已是一个月以后了。而之所以拍板这套房子,还是因为她们每天爬坡上坎,徒步8小时,实在走不动了。一看见这套各方面比较符合的房子,当即下单。等要装修的时候,她们惊呼:没电梯!

小双想做民宿已经很久。但火爆的莫干山、洱海等地,民宿市场竞争激烈。即便同一年在短视频平台上走红的“西部三剑客”—重庆、成都、西安,也只有重庆的民宿市场刚刚起步,算是一个蓝海。小双计划在重庆开10家宿,赚点钱和经验,马上进军成都。但实现的节奏是缓慢的:交通、语言、房源、装修......尤其是装修,由于要兼顾北京的工作,还要外出寻找新的房源,小双和闺蜜不能每天在场监工,外包的施工队偷工减料,返工率很高。后来,她们只有自己动手,刷墙、和水泥、搬砖......头两家民宿,装修了将近2个月。
好在上线第一天,还没做任何推广,订单就来了。此后,满房的情况一直持续到11月。这期间,小双的第三家和第四家民宿接连开业。但小双“一年10家民宿”的计划,到此却戛然而止。

不是没有房源,而是小双租不起了。小双4月租下第一间民宿时,40平方米的房子月租2800元。2个月后,同一处物业相同面积的房子,低于4000元就租不到了。—更多人来了。

重庆民宿圈儿,没有人不知道“财信渝中城”。与另一民宿扎堆的“海客瀛洲”相比,这是新入行者必来朝圣的地方—这个社区视野极佳:窗外濒临嘉陵江,随便看出去,都是刷爆朋友圈的重庆江景。地理位置也得天独厚:距离解放碑、洪崖洞、罗汉寺、湖广会馆等网红景点,车程都在10分钟内。市场被点燃的同时,民宿骤然聚集的财信渝中城成了问题典型:扰民、治安问题、承重墙遭破坏、业主拉横幅抗议、媒体曝光负面缠身......这给相关监管部门带来了考验:民宿是重庆旅游业发展的一个象征,作为以制造业为基础的老工业城市,重庆正在向文旅、科技等新兴产业寻找转型突破口,尤其是最先发展的渝中区,甚至提出看“文化渝中”的口号。如何处理业主投诉民宿的小问题,其实代表着重庆如何对待新兴产业的大态度。

在全国范围没有先例可循的前提下,民宿该怎么管?

6月26日,民宿问题刚刚暴露。一则市长信箱公开回复市民投诉小区民宿的公开信中,表达重庆市政府对民宿行业的态度:“日租房、民宿属于旅馆业经营,需要取得相关资质。未经许可,予以取缔。”

但随着重庆热度持续攀升,半个月后,事情出现了转机。

7月13日,在另一则重庆市公安局回复市民投诉的公开信中,“高度重视”“立即核查办理”后,列出7条处理措施。其核心意见为:在出台明确相关管理规定前,民宿等网约房纳入出租房管理,无需相关经营资质,发生矛盾要寻求执法部门介入,私下煽动闹事,其组织者、参与者一律严格依法处理。

四.重庆网红称自己艺人、达人、KOL、Coser、Vloger。

但这些拥有百万粉丝的人,在重庆的大部分故事,与其他网红在其他城市里发生的,其实并无不同:年轻、多金、一夜走红。网红重庆作为背景,在他们的故事里若隐若现。

漫咖传媒的一间直播室里,一位女主播对着镜头摆姿势。在这家重庆规模最大的直播经纪公 司,一名中部艺人月收入在10万元左右

93年的刘背实其实不姓刘,也不叫背实。在移动平台上,这个名字的全称是“倒霉俠刘背实”。2017年年底,他签约春风画面文化传媒,目前粉丝267.4万。但刘背实说自己不是网红,是一个演员,那种“总有一天会得一个真正影视大奖”的“好演员”。

在春风画面,签约艺人都有两重身份:网络红人,影视演员。除了刘背实,名气更大的辣目洋子,粉丝300多万。2018年12月,爱奇艺上线网剧《生活对我下手了》,她是主角。而刘背实任男二的《日不落酒店》将在春节期间上映,由开心麻花团队出品。

公开资料显示,春风画面的控股股东为华谊兄弟,办公室分别设在北京和重庆。短视频、网红孵化等,由重庆办公室负责。

刘背实揣摩,可能因为重庆慢节奏、生活化气息浓郁的氛围,更适合创作。他曾观摩北京同事谈判,A方案被否,马上拿出B方案,包里还放着一个C方案。刘背实想起在重庆,自己也曾有类似遭遇,不过他没有B方案,于是真诚地问甲方:“这个段子不好笑吗?可不可以讲个你认为好笑的段子,我揣摩揣摩?”

现在,刘背实有一半时间在重庆拍短视频,有一半时间在北京跑剧试戏。

其实,不是每家经纪公司,都有能力将艺人打造成IP。

2018年,重庆老牌直播经济公司漫咖传媒签约主播3000人,但你可能一个都不认识。目前,重庆大概有400多家直播经纪公司,分散于各大商圈。最聚集的两个商圈,观音桥有90家,南坪有80家。这其中,大部分成立时间在一年左右。大渝网去年的一篇报道写道:“目前重庆有一定规模的网络主播经纪公司仅有不到20家,这个数量只有成都的1/10。”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发布的《2017中国城市网络主播数量排行榜》则显示,北京、上海、成都排名前三,重庆排名第14位。

尽管已经繁荣多年,直播在重庆却仍然是一个年轻的行业,成立于2016年的漫咖都能称“老”。相对于艺人IP的打造,漫咖更看重公司艺人整体能够创造的价值。网红与否、IP与否,其实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公司战略、团队管理与培训、企业文化这些相对“传统”的东西。

战略太重要了。2016年,直播平台流量正从PC向移动端转移。那时,PC平台依然如日中天,几千款直播App刚刚崭露头角。是固守PC,还是豪赌移动,或者两者兼顾?创始团队讨论了几轮,Allin移动平台。

他们赌对了。2016年,重庆与“网红”沾边的公司有十几个,他们甚至还成立了一个“重庆网红协会”,唯独漫咖活到今天。随着直播App大混战时代来临,各直播平台疯狂烧钱补贴。漫咖联合创始人杨少晨回忆,补贴最巅峰时,漫咖从平台拿到的补贴折算到人头,大约是每位主播每月5000元。靠着这些补贴分成,漫咖站稳了脚跟。现在,靠主播打赏分成,漫咖每月营收1000万,利润10%。据杨少晨估计,在重庆市场上,像漫咖这样体量的直播经纪公司不会超过2家。

由于地处西南重庆,没有多少同行可以交流,杨少晨认为,漫咖必须建立自己的商业逻辑。大多数直播经纪公司,核心竞争力基本都是“人海战术”,经纪人的主要职能就是四处网罗艺人。采访过程中我遇到的大多数经纪人,平均上岗时间不超过两个月,甚至很多仍是在校学生。正是这些无底薪的海量经纪人,去保证平台有足够多的艺人供给。有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北京主播透露,她的经纪人为她提供的唯一建议,就是无条件满足直播间付费用户的任何需求,“有事没事喊‘爸爸’”。但在漫咖,40人的经纪人团队处于核心战略地位。他们工作只有一个:管理和培训艺人。艺人的挖掘与签约,则交由一个由10个人组成的人力资源部负责。

杨少晨将他们管理和培训的核心总结为一句话:“没有完美的人生,但可以有完美的人格。”这是他在经营漫咖的这几年逐渐摸索出来的。

据他观察,重庆试水主播的人最早主要是无以为继的发廊妹、打工仔和失业者。杨少晨考虑的是:在虚拟的直播间里,人们为什么要喜欢这些现实生活中的失意者,甚至倾囊打赏?

漫咖做了两件事:一是综合管理学、领导力、心理学、表演等专业学科,编了一套6课时的课程;二是建立案例库,将每位艺人每天遭遇的特殊事件及应对方法记录整理。

这些课程和案例,经经纪人消化后,分享给每位新手艺人,以保证他们坐在镜头前,对即将面临的事情,不是完全未知。经由一段时间实践,主播们的人格自信会慢慢建立起来,从而感染直播间观众,路转粉。“其实最重要的是主播的人格形成。在直播间里,粉丝会将他的人格与主播人格进行对比,他发现这位主播人格魅力高,而且他能够得着,就会花更多精力和金钱,来缩短他们之间的差距。”杨少晨说。

重庆是一座山城,城市建筑依山而建,造成了爬坡上坎、3D立体交通的特殊景观

.尽管“重庆网红协会”昙花一现,“秘书长”邱琳仍保存了一份协会筹备时的会议记录。记录显示,协会筹备组核心成员有10人。这10人曾一度代表了重庆互联网的最高水平:除了漫咖的杨少晨,还有《电脑报》主编陈嘉颂、中国第一代草根站长郭吉军、捧红初代网红干露露的本土营销人罗渝、重庆游戏元老冒朝华、重庆文化创意协会负责人吴扬文等。

但这些人却始终没有打破重庆以外的圈子。甚至现在大部分人都离开了互联网行业:有人开酒吧,有人做文旅,有人干微商,甚至还有人成了演员。

2016年,当邱琳加入协会时,她不仅运营着重庆第一代网红MCN公司重庆模界文化,还兼任创业平台黑马会的重庆执委、社群电商疯蜜会重庆联合创始人等。MCN公司倒闭后,邱琳干脆自己做网红、开淘宝店卖服装,自己孵化自己。有将近一年时间,每天她从凌晨直播到早上6点,休息几个小时,白天还要兼顾选款、选料、谈生产商、打样、发货、回复客服......辛苦一年,赚了几百万,但实在累得够呛。

邱琳有些焦虑,她开始思考转型:“我已经三十多岁了,或许永远没有机会成为大网红。”她向外取经,去杭州探访一位同样做淘宝直播的网红朋友。邱琳发现,这位朋友每天只需轻松直播几个小时、选选款,杭州大大小小的服装生产厂,就能包办其他所有工作,产业链非常成熟。而且,这些服装厂十分弹性,几十件衣服可以做,几百件的单子也能接。反观重庆,大多是手工作坊,单小了不接,单大了接不了。

从杭州回渝,邱琳关了淘宝直播间。

试着走出重庆的创业者中,张翔可能是走得最远的。这位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的学生是COSPLAY(角色扮演)装备爱好者。他的公司世纪诺亚前身为川美的COSPLAY学生社团。在张翔任社长的那一届,社团完成了商业化转型。

在国内COS圈,世纪诺亚代表着COS装备能抵达的某种高度。当国内大多数社团还在用硬纸板做原材料的时代,世纪诺亚已经广泛应用硅胶倒模和3D打印。

这与世纪诺亚的团队构成有关。无论学生社团,还是后来的公司,其成员大多来自川美的雕塑、绘画、动画、服装等专业。这样的专业背景,也使得世纪诺亚一向专注于硬件制造,即服装、装备等的制作和生产。

但世纪诺亚的商业化之路也并不平坦。

最初,他们主要承接国内游戏公司宣发。巅峰时,一场宣发可以带来30万元收入。但随着类似公司越来越多,尤其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同行聚集,蜗居重庆的世纪诺亚,业务逐渐被分流。张翔也曾考虑试水影视道具。但重庆并无相关产业配套,这一想法最终也没有付诸实践。

他们也试过几次舞台商演,但这种业务极依赖人脉资源,一般的网吧、小商场开业等,也卖不出多少钱。更何况,世纪诺亚的装备以极度还原著称,一套铠甲重则几十斤,艺人穿上也做不了前空翻、后空翻等高难度动作,舞台效果并不突出。

张翔也曾试图找投资人,对方拒绝得很干脆:“你这就是一个兴趣爱好,我为什么不去投火锅?”

试了一圈,张翔决定老老实实做道具。目前世纪诺亚还有两个新的动作:一是与一家直播经纪公司合作,试水二次元直播;二是与一家服装生产商合作,扩大产能,降低成本,为拓展国内市场做准备。

之所以选择合作而非自营,是因为在重庆自建生产线太难。更难的是高薪都找不到这条生产线上能用的人。张翔曾试着挖一个从广东回渝的服装打版师,对方说,他在广东底薪3500元,加上计件绩效,月薪1万元左右。张翔答应他保底月薪1万,绩效另算。“但重庆没有能跟他这个水平配合的其他师傅。”

张翔说。张翔很遗憾,要想在重庆搞创意,就得面临“一缺钱,二缺人,三缺环境”的现状。

六.11月淡季来临,小双回到了北京,她重庆的民宿管理交给了线上民宿平台。除了偶尔的维修、补货需要操心,小买卖大体算走上了正轨,“投了30万,每月收入,刚好够支付北京的房租”。

除了做COS装备,张翔2009年起发起策划的西部国际动漫展,如今已是国内三大漫展之一,“政府每次补贴100万元左右”。最近,成都一个区的政府部门找他谈合作,愿意拿450万元,他们想在这个区也复制一个西部漫展。

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副厅长王建翔曾任泸州市副市长、工信部中小企业司副司长,他在四川工作多年,对重庆并不陌生。他认为重庆作为中国中西部地区唯一的直辖市,受其区位和战略布局的需要,历时10余年的三线建设,本质上是一个工业城市。这是它的优点,亦是它的困境。过去成渝一体,在成都成为四川的省会后,四川的资源大都向成都聚集,重庆要发展只能借其区位优势,比如借助最早走上“一带一路”战略城市的优势,向外谋求,更多借助世界资源。“在工业之外,重庆注册中小企业数量达到四五十万以上,非常活跃。它的餐饮业也表现突出。”王建翔说。此外,当中国的互联网产业成为新生产力促进城市发展时,重庆西接游戏重镇成都,南临大数据之城贵阳,而自己却几乎毫无互联网基因。8月举行的首届重庆智博会首次显露出重庆想把握住下一个互联网风口优先权的决心。

重庆网红热潮爆发的同时,也几乎是重庆经济转型的开始。根据重庆市统计局颁布的《2018年上半年重庆市经济运行情况报告》,重庆市2018年上半年GDP增速为6.5%,相比2017年同期10.5%的增速,下降4%。这是重庆GDP增速首次放缓,重庆也成为全国增速放缓幅度最大的城市。报告称重庆正式进入“经济转型调整期”。王建翔认为,重庆的实体经济基础较好,网红经济作为服务业,未见得能从根基上改变重庆,但能够带动其产业转型。

这次的网红潮流展示了另一个你可能并不熟悉的重庆。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我国餐饮收入达39644亿元,比上年增长10.7%。这其中,火锅餐饮总收入占比22%,约为8722亿元左右。

而根据重庆市人社局发布的数据,重庆现有火锅企业568家,火锅门店29951个,年产值近278亿元,创造税收近50亿元。重庆火锅全国加盟店超过了14万家,年产值近8000亿元,创造税收1300亿元。全市重庆火锅从业人员多达80万人,全国更是高达500万人。

这意味着,重庆本土的火锅收入占全国火锅总收入的3.2%。而在全国范围,92%的火锅营收中,都有重庆火锅的身影。

2018年火锅市场的最大事件,当属海底捞上市,海底捞出生于四川简阳。真正现象级的重庆火锅企业,仍未出现。

贰厂文创园, 曾是民国中央银行印钞厂, 后成为新中国重庆印制二厂

显著的变化,同样出现在民宿市场。2018年7月,重庆日报、携程联合发布《2018年重庆上半年旅游大数据报告》。数据显示,这一年上半年,重庆游客接待量、旅游总收入呈两位数增长。《报告》提取了途家全平台数据。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重庆民宿收入排名全国第七,是去年同期收入的3.7倍,订单量是去年同期的3.5倍。其中,重庆民宿的平均价格为320元/夜,高端民宿价格超过1500元/夜。购买民宿产品的用户来渝的平均客单价达到3500元。

重庆民宿市场空间有多大?

据上游新闻报道,重庆市旅店业协会会长梅凤林估计,重庆主城各种住宿业态约8000多家,在这当中,具备正规许可资质的酒店、旅馆等传统业态只有约6000家。这意味着,重庆网约房、民宿、家庭旅馆等数量在2000家左右。

皇冠大扶梯,亚洲第二长的一级提升坡地大扶梯,全长112米,倾斜度30度

而成渝两地的地缘邻近,或许还有另一个更大的市场。

小双发现,80%的外地房客,不是路过重庆去成都,就是路过成都来重庆。在成渝以外的游客意识中,高铁车程不过2个半小时的成渝两地,实际可视作一处旅游目的地。因此,小双计划明年旺季继续“10家民宿”计划,完成这一布局后,她希望能够迅速进入成都市场,从而实现同一批游客的“流量内循环”。

2018年12月15日,《重庆晨报》发表了一篇名为《这个周末,阳光倾城》的文章,文章说:“随着各地转为晴好,平均温度从8.4°C回升至15°C。”只有在这个多雾的城市,出太阳也能成为一条新闻。雾越大,阳光越温暖。但雾散了,也可能是阴雨连绵。重庆网红后,现在就处于这样一个大雾笼罩的时刻,局内人、旁观者和身处其中的人,都需要更多时间去判断和行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这是一个不靠近,就不太容易看清的城市。尤其是当它“网红”之后;重庆网红热潮爆发的同时,也几乎是重庆经济转型的开始。



撰文 / 刘醒 

■ 重庆是个多雾的城市,平均雾日104天。距主城不远有座云雾山,一年里有204天云雾缭绕。世界上其他著名“雾都”,“世界雾都”英国伦敦年均雾日94天,“远东雾都”日本东京只有55天。看起来,重庆才是“雾都之最”。所以有人说,这是一个不靠近,就不太容易看清的城市。尤其是当它“网红”之后。

一.重庆的网红有许多关键时刻。

2018年4月30日,五一游客抵达的前夜,安防工程师程明被紧急调往洪崖洞。他和他的团队,在这处酷似宫崎骏《千与千寻》场景的建筑里,连夜将监控摄像头的数量翻了几番。为疏导人流,景区花了20多万元,紧急购买水马、不锈钢栏杆,安装在景区入口处。次日下午,一位带小孩的游客沿着这些不锈钢栏杆排队进景区,好心的保安告诉她“可能还要排2小时”,她不得不放弃了。这位女士背起孩子,徒步45分钟跨越千厮门大桥,终于在桥对面打到一辆出租车。

假期结束,洪崖洞成为全国第二热门景点,排名仅次于故宫。

5月16日,政府推出新城市形象宣传片。35秒影片,闪过21个“网红打卡地”。影片末尾,珍贵的2秒,定格在了新的城市宣传语上—“行千里,致广大”,以替代此前的“非去不可”。

有个叫小双(杜双)的90后北京女孩,4月份的一天晚上萌发去重庆开民宿的想法,第二天早上就坐上了北京西开往重庆北的G309列车。在这一天大雨瓢泼的晚上,她住进了解放碑附近的酒店。3个月后,当她的第4家民宿上线时,解放碑附近的房租涨了1.5倍。

解放碑无疑是开民宿的首选之地。一个名为“海客瀛洲”的小区,一夜之间开了300家民宿。由于游客和装修工人占用电梯,有位80岁的老人,不得不爬20层楼梯回家。

一个月后,端午小长假到了。尽管下了3天雨,仍有17.35万人来到重庆,游客数量同比增长143.3%。上海来的李先生决定去吃位于解放碑的佩姐火锅,他从上午11点,排队100多号,终于在傍晚6点尝到了重庆的麻辣。“满满的成就感。”他在朋友圈里说。

国庆节第一天,中国旅行人次1.12亿,有473万人抵达重庆,11.3万人被挤在了洪崖洞。

没谁能抵挡洪崖洞的诱惑。国庆最后一天下午四点半,朝天门派出所的民警在景区入口发现一名男子,“独自徘徊,目光闪烁”,这是一个合同诈骗逃犯。“太火了,我来逛逛”。

继五一和端午后,洪崖洞第三次因“挤到质壁分离”登上热搜。国家旅游局规定,洪崖洞承载量为每天52500人次。

在旅游数据被连续刷新的同时,一些山城特色建筑被带火了。

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老楼“白象居”,由于“24层高无电梯”被网友关注。这栋楼有3个出口,分别位于3个不同楼层,通往3条不同的街。住在4楼的黄女士,每次买菜需要爬到10楼,那里有个菜市场。

由于极具山城特色,许多体现重庆市井生活的影视剧会来此取景。2016年,重庆籍演员陈坤为主角的电影《火锅英雄》,有段剧情就发生在这栋楼里。街坊邻居见的剧组太多,戏称这里是“白象街影视基地”。

同年,还有一部与重庆有关的电影上映,即重庆籍导演张一白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许多人认为,这是重庆网红之路的开始。有位在重庆排名前三的民营旅行社老板回忆,电影上映后的国庆节,他的业务量涨了五六倍。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搭景的地方是一个老厂房,曾作为民国中央银行印钞厂,现在叫“二厂”。看完电影,许多人从全国各地跑来打卡,即便二厂的整体改造还没有完成。为了安全,施工方将电影取景的几个地方封闭起来,但仍不断有人偷偷溜进去。

在抖音上,带有“重庆”标签的视频,截至发稿时被看了113.6亿次。一天24小时中的任何一分钟,这个标签下都有新的网友评论产生。有张地址标注为合肥新桥国际机场的静态图片,从3月发布至今,被评论了1.1万次、点赞4.7万次。拍摄者在图片上写:“飞往重庆,一直想去的地方。”

这一年上半年,超过2.6亿人通过自由行、跟团游、定制游等方式来到这个多雾的城市。其中,62%的人来自国外,20%是90后。他们除了创作短视频,还带来了1900亿元的旅游收入,人均住宿花了323元。

12月,重庆阴雨连绵。洪崖洞入口,不再有排队的长龙。

湿冷在这座网红城市蔓延,热闹太过突然,人们不免担忧。重庆市政府公开信箱回复了一位市民来信。这封名为“洪崖洞,还能网红好久?”的信件,在文末发出呼吁:“别让洪崖洞红得太短暂。”

把“洪崖洞”换成“重庆”,问题也同样成立。

二.探讨重庆的“一夜网红”,洪崖洞是个恰当的样本。

今年65岁的何永智,等洪崖洞“红”,等了12年。12年前,正是她的小天鹅集团决定投资9000万元,在

嘉陵江畔的一处陡峭崖壁上,重现童年记忆里的吊脚楼景观。这处以吊脚楼为外形的旅游商业地产沿江全长600米,高11层,总面积6万平方米。

这个想法,起初遭遇了几乎所有人的反对。集团内的人不能理解,30多岁才从“3张桌子、3口锅”辛苦创业,将重庆小天鹅火锅从一个路边店,做成火锅巨头,为什么非要跨界折腾,碰零经验的房地产?小天鹅7名董事中,5人投了反对票,包括何永智的丈夫。

更何况,这一项目开发难度之大,11家竞标企业,向政府正式递交计划书之前,就主动撤退了9家。剩下的其余2家,还是赫赫有名房产商的龙湖和协信。何永智递交的计划书里,挖掘和重现巴渝吊脚楼文化的篇幅占了1/3。

在重庆,情怀格外动人。历史上,这座城市经历过8次大移民。最近的一次,是1993年到2009年逐步展开的“三峡大移民”。据新华社报道,在这次移民中,重庆共承担库区85%以上的移民,总人数在百万以上。漂泊是重庆的底色,抱团最取暖。而吊脚楼,是初代移民们的落脚之处,是老重庆的起源和记忆。

洪崖洞设计规划三易其稿。第一稿耗资180万元,但木料太多,不能在重庆多雨的环境中,达到何永智令其流芳百世的设想。第二稿又用了100多万,好不容易通过审核,不料因为附近要修一座大桥,洪崖洞必须后退42米,设计稿又被舍弃。第三稿从设计到过审,前后一年光景。

2003年,洪崖洞终于动工。2006年建成时,总投资3.85亿元。

但它想象中的红火却没有到来。2006年洪崖洞开始招商,除小天鹅的自营商业小天鹅火锅洪崖洞店之外,三成产权商铺被卖掉,剩余七成商铺用来招租。但在很长时间内,招租艰难。2015年之前,每平方米租金在40到180元之间,近10年间几无涨幅;以第4层的小吃街为界,上面几层还算有人流,但下面冷冷清清,1到3层的商铺空置数年。

2007年11月,洪崖洞被评为4A景区,但并未设置门票。

最困难时,何永智每月往里填补100多万元。这甚至影响到小天鹅的资金安全。“那就是在赌命,我们已倾其所有,一旦洪崖洞不成功,小天鹅肯定就此倒下。”何永智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转机出现在2015年。这一年,知识分享平台知乎上,一篇名为《夜色中的洪崖洞像千与千寻的不可思议之镇》火了。百度搜索指数印证了这一过程:从2015年开始,洪崖洞搜索指数超过解放碑、朝天门,在2018年春节期间抵达最大区间。洪崖洞被称为“现实版《千与千寻》”。

洪崖洞11层巴渝吊脚楼建筑群, 因酷似电影《千与千寻》中的场景被网友追捧

至此,超级网红洪崖洞诞生了。这也是网红城市重庆在互联网上火起来的开始。网红重庆的第一个IP当属洪崖洞。

但何永智并不想止步于此。她还有两个心愿:一是再造一个新洪崖洞,将洪崖洞现址至朝天门滨江沿线,都打造成风景区;二是重新找回小天鹅的灵魂。

2017年8月,在洪崖洞4楼的巴渝剧院,千人场地座无虚席。何永智向在座来宾宣布:自己将携女儿廖韦佳正式回归小天鹅。在回归大会上,何永智反思:“小天鹅有过辉煌,但也遭遇了发展瓶颈,例如管理人才资质参差不齐,各店的经营盈亏不均、口味没有改善创新等......”

重庆火锅起源于明末清初,火锅作为一种产业也发展了40年之久。正是对传统重庆火锅的创新,诸如发明鸳鸯锅、子母火锅、自助火锅等,让小天鹅在一众品牌中迅速崛起,在它扩张的最高峰曾开出130多家连锁店,何永智被誉为“火锅皇后”。但最近几年,市场变化越来越快,小天鹅却陷入“困惑、徘徊”。

最鲜明的例子是,在由洪崖洞引发的重庆网红潮流中,小天鹅火锅并非主角。24小时火锅品牌佩姐火锅长期霸占重庆火锅店排队时间榜首位,最多时一天排号986桌;专注80后、90后和00后年轻消费者的怒火八零一年开出12家店,用“为拍照而生”的营销理念,创新火锅形式、菜品和推广,甚至在一个有4层空间的店铺内,专门用一整层5000平方米,做了一个火锅博物馆。

2018年4月,中国烹饪协会火锅委员会发布《2017年中国火锅产业发展报告》,并评出中国火锅百强企业。其中18个重庆火锅品牌上榜,4家入围前10。排名三甲的品牌,两家是上海企业,1家在黑龙江。曾带领重庆火锅走向全国的小天鹅,没有出现在这份榜单上。

三.重庆火了,吸引的不只有游客。

28岁的化妆师小双来重庆前,不知道自己会刷墙,还能把一只50斤的马桶拖上没有电梯的8楼。现在,她和闺蜜在重庆开了4家民宿,其中3家是自己装修的。2018年清明节前,小双和闺蜜窝在北京的出租屋里刷抖音。连刷几个视频都是重庆,小双问闺蜜:“要不咱去重庆开个民宿吧?”第二天早上,她俩就跳上了去重庆的火车。

这一夜,她俩都没怎么睡,兴奋、期待,设想无数可能遭遇的挫折,但想得更多的还是“万一成功了呢”。怎么才算成功?“起码要开10家民宿!”她们把这个数字写在了笔记本上。

下火车已是晚上,迎接她们的是瓢泼的暴雨。小双才发现她对重庆原来一无所知,除了在火车上临时用手机查了些资料,“网红打卡地”一个不熟悉,连今晚住哪里都不知道。

等第二天出门找房,小双发现这个城市连导航软件都失灵了,明明目的地离你只有50米,但步行走过去,迷失在重庆上下左右的立体空间中,动辄就是半小时;其次是语言不通,连问路都问不出所以然。

就这样,白天找路、看房子,晚上看攻略。确定第一套房源时,已是一个月以后了。而之所以拍板这套房子,还是因为她们每天爬坡上坎,徒步8小时,实在走不动了。一看见这套各方面比较符合的房子,当即下单。等要装修的时候,她们惊呼:没电梯!

小双想做民宿已经很久。但火爆的莫干山、洱海等地,民宿市场竞争激烈。即便同一年在短视频平台上走红的“西部三剑客”—重庆、成都、西安,也只有重庆的民宿市场刚刚起步,算是一个蓝海。小双计划在重庆开10家宿,赚点钱和经验,马上进军成都。但实现的节奏是缓慢的:交通、语言、房源、装修......尤其是装修,由于要兼顾北京的工作,还要外出寻找新的房源,小双和闺蜜不能每天在场监工,外包的施工队偷工减料,返工率很高。后来,她们只有自己动手,刷墙、和水泥、搬砖......头两家民宿,装修了将近2个月。
好在上线第一天,还没做任何推广,订单就来了。此后,满房的情况一直持续到11月。这期间,小双的第三家和第四家民宿接连开业。但小双“一年10家民宿”的计划,到此却戛然而止。

不是没有房源,而是小双租不起了。小双4月租下第一间民宿时,40平方米的房子月租2800元。2个月后,同一处物业相同面积的房子,低于4000元就租不到了。—更多人来了。

重庆民宿圈儿,没有人不知道“财信渝中城”。与另一民宿扎堆的“海客瀛洲”相比,这是新入行者必来朝圣的地方—这个社区视野极佳:窗外濒临嘉陵江,随便看出去,都是刷爆朋友圈的重庆江景。地理位置也得天独厚:距离解放碑、洪崖洞、罗汉寺、湖广会馆等网红景点,车程都在10分钟内。市场被点燃的同时,民宿骤然聚集的财信渝中城成了问题典型:扰民、治安问题、承重墙遭破坏、业主拉横幅抗议、媒体曝光负面缠身......这给相关监管部门带来了考验:民宿是重庆旅游业发展的一个象征,作为以制造业为基础的老工业城市,重庆正在向文旅、科技等新兴产业寻找转型突破口,尤其是最先发展的渝中区,甚至提出看“文化渝中”的口号。如何处理业主投诉民宿的小问题,其实代表着重庆如何对待新兴产业的大态度。

在全国范围没有先例可循的前提下,民宿该怎么管?

6月26日,民宿问题刚刚暴露。一则市长信箱公开回复市民投诉小区民宿的公开信中,表达重庆市政府对民宿行业的态度:“日租房、民宿属于旅馆业经营,需要取得相关资质。未经许可,予以取缔。”

但随着重庆热度持续攀升,半个月后,事情出现了转机。

7月13日,在另一则重庆市公安局回复市民投诉的公开信中,“高度重视”“立即核查办理”后,列出7条处理措施。其核心意见为:在出台明确相关管理规定前,民宿等网约房纳入出租房管理,无需相关经营资质,发生矛盾要寻求执法部门介入,私下煽动闹事,其组织者、参与者一律严格依法处理。

四.重庆网红称自己艺人、达人、KOL、Coser、Vloger。

但这些拥有百万粉丝的人,在重庆的大部分故事,与其他网红在其他城市里发生的,其实并无不同:年轻、多金、一夜走红。网红重庆作为背景,在他们的故事里若隐若现。

漫咖传媒的一间直播室里,一位女主播对着镜头摆姿势。在这家重庆规模最大的直播经纪公 司,一名中部艺人月收入在10万元左右

93年的刘背实其实不姓刘,也不叫背实。在移动平台上,这个名字的全称是“倒霉俠刘背实”。2017年年底,他签约春风画面文化传媒,目前粉丝267.4万。但刘背实说自己不是网红,是一个演员,那种“总有一天会得一个真正影视大奖”的“好演员”。

在春风画面,签约艺人都有两重身份:网络红人,影视演员。除了刘背实,名气更大的辣目洋子,粉丝300多万。2018年12月,爱奇艺上线网剧《生活对我下手了》,她是主角。而刘背实任男二的《日不落酒店》将在春节期间上映,由开心麻花团队出品。

公开资料显示,春风画面的控股股东为华谊兄弟,办公室分别设在北京和重庆。短视频、网红孵化等,由重庆办公室负责。

刘背实揣摩,可能因为重庆慢节奏、生活化气息浓郁的氛围,更适合创作。他曾观摩北京同事谈判,A方案被否,马上拿出B方案,包里还放着一个C方案。刘背实想起在重庆,自己也曾有类似遭遇,不过他没有B方案,于是真诚地问甲方:“这个段子不好笑吗?可不可以讲个你认为好笑的段子,我揣摩揣摩?”

现在,刘背实有一半时间在重庆拍短视频,有一半时间在北京跑剧试戏。

其实,不是每家经纪公司,都有能力将艺人打造成IP。

2018年,重庆老牌直播经济公司漫咖传媒签约主播3000人,但你可能一个都不认识。目前,重庆大概有400多家直播经纪公司,分散于各大商圈。最聚集的两个商圈,观音桥有90家,南坪有80家。这其中,大部分成立时间在一年左右。大渝网去年的一篇报道写道:“目前重庆有一定规模的网络主播经纪公司仅有不到20家,这个数量只有成都的1/10。”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发布的《2017中国城市网络主播数量排行榜》则显示,北京、上海、成都排名前三,重庆排名第14位。

尽管已经繁荣多年,直播在重庆却仍然是一个年轻的行业,成立于2016年的漫咖都能称“老”。相对于艺人IP的打造,漫咖更看重公司艺人整体能够创造的价值。网红与否、IP与否,其实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公司战略、团队管理与培训、企业文化这些相对“传统”的东西。

战略太重要了。2016年,直播平台流量正从PC向移动端转移。那时,PC平台依然如日中天,几千款直播App刚刚崭露头角。是固守PC,还是豪赌移动,或者两者兼顾?创始团队讨论了几轮,Allin移动平台。

他们赌对了。2016年,重庆与“网红”沾边的公司有十几个,他们甚至还成立了一个“重庆网红协会”,唯独漫咖活到今天。随着直播App大混战时代来临,各直播平台疯狂烧钱补贴。漫咖联合创始人杨少晨回忆,补贴最巅峰时,漫咖从平台拿到的补贴折算到人头,大约是每位主播每月5000元。靠着这些补贴分成,漫咖站稳了脚跟。现在,靠主播打赏分成,漫咖每月营收1000万,利润10%。据杨少晨估计,在重庆市场上,像漫咖这样体量的直播经纪公司不会超过2家。

由于地处西南重庆,没有多少同行可以交流,杨少晨认为,漫咖必须建立自己的商业逻辑。大多数直播经纪公司,核心竞争力基本都是“人海战术”,经纪人的主要职能就是四处网罗艺人。采访过程中我遇到的大多数经纪人,平均上岗时间不超过两个月,甚至很多仍是在校学生。正是这些无底薪的海量经纪人,去保证平台有足够多的艺人供给。有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北京主播透露,她的经纪人为她提供的唯一建议,就是无条件满足直播间付费用户的任何需求,“有事没事喊‘爸爸’”。但在漫咖,40人的经纪人团队处于核心战略地位。他们工作只有一个:管理和培训艺人。艺人的挖掘与签约,则交由一个由10个人组成的人力资源部负责。

杨少晨将他们管理和培训的核心总结为一句话:“没有完美的人生,但可以有完美的人格。”这是他在经营漫咖的这几年逐渐摸索出来的。

据他观察,重庆试水主播的人最早主要是无以为继的发廊妹、打工仔和失业者。杨少晨考虑的是:在虚拟的直播间里,人们为什么要喜欢这些现实生活中的失意者,甚至倾囊打赏?

漫咖做了两件事:一是综合管理学、领导力、心理学、表演等专业学科,编了一套6课时的课程;二是建立案例库,将每位艺人每天遭遇的特殊事件及应对方法记录整理。

这些课程和案例,经经纪人消化后,分享给每位新手艺人,以保证他们坐在镜头前,对即将面临的事情,不是完全未知。经由一段时间实践,主播们的人格自信会慢慢建立起来,从而感染直播间观众,路转粉。“其实最重要的是主播的人格形成。在直播间里,粉丝会将他的人格与主播人格进行对比,他发现这位主播人格魅力高,而且他能够得着,就会花更多精力和金钱,来缩短他们之间的差距。”杨少晨说。

重庆是一座山城,城市建筑依山而建,造成了爬坡上坎、3D立体交通的特殊景观

.尽管“重庆网红协会”昙花一现,“秘书长”邱琳仍保存了一份协会筹备时的会议记录。记录显示,协会筹备组核心成员有10人。这10人曾一度代表了重庆互联网的最高水平:除了漫咖的杨少晨,还有《电脑报》主编陈嘉颂、中国第一代草根站长郭吉军、捧红初代网红干露露的本土营销人罗渝、重庆游戏元老冒朝华、重庆文化创意协会负责人吴扬文等。

但这些人却始终没有打破重庆以外的圈子。甚至现在大部分人都离开了互联网行业:有人开酒吧,有人做文旅,有人干微商,甚至还有人成了演员。

2016年,当邱琳加入协会时,她不仅运营着重庆第一代网红MCN公司重庆模界文化,还兼任创业平台黑马会的重庆执委、社群电商疯蜜会重庆联合创始人等。MCN公司倒闭后,邱琳干脆自己做网红、开淘宝店卖服装,自己孵化自己。有将近一年时间,每天她从凌晨直播到早上6点,休息几个小时,白天还要兼顾选款、选料、谈生产商、打样、发货、回复客服......辛苦一年,赚了几百万,但实在累得够呛。

邱琳有些焦虑,她开始思考转型:“我已经三十多岁了,或许永远没有机会成为大网红。”她向外取经,去杭州探访一位同样做淘宝直播的网红朋友。邱琳发现,这位朋友每天只需轻松直播几个小时、选选款,杭州大大小小的服装生产厂,就能包办其他所有工作,产业链非常成熟。而且,这些服装厂十分弹性,几十件衣服可以做,几百件的单子也能接。反观重庆,大多是手工作坊,单小了不接,单大了接不了。

从杭州回渝,邱琳关了淘宝直播间。

试着走出重庆的创业者中,张翔可能是走得最远的。这位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的学生是COSPLAY(角色扮演)装备爱好者。他的公司世纪诺亚前身为川美的COSPLAY学生社团。在张翔任社长的那一届,社团完成了商业化转型。

在国内COS圈,世纪诺亚代表着COS装备能抵达的某种高度。当国内大多数社团还在用硬纸板做原材料的时代,世纪诺亚已经广泛应用硅胶倒模和3D打印。

这与世纪诺亚的团队构成有关。无论学生社团,还是后来的公司,其成员大多来自川美的雕塑、绘画、动画、服装等专业。这样的专业背景,也使得世纪诺亚一向专注于硬件制造,即服装、装备等的制作和生产。

但世纪诺亚的商业化之路也并不平坦。

最初,他们主要承接国内游戏公司宣发。巅峰时,一场宣发可以带来30万元收入。但随着类似公司越来越多,尤其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同行聚集,蜗居重庆的世纪诺亚,业务逐渐被分流。张翔也曾考虑试水影视道具。但重庆并无相关产业配套,这一想法最终也没有付诸实践。

他们也试过几次舞台商演,但这种业务极依赖人脉资源,一般的网吧、小商场开业等,也卖不出多少钱。更何况,世纪诺亚的装备以极度还原著称,一套铠甲重则几十斤,艺人穿上也做不了前空翻、后空翻等高难度动作,舞台效果并不突出。

张翔也曾试图找投资人,对方拒绝得很干脆:“你这就是一个兴趣爱好,我为什么不去投火锅?”

试了一圈,张翔决定老老实实做道具。目前世纪诺亚还有两个新的动作:一是与一家直播经纪公司合作,试水二次元直播;二是与一家服装生产商合作,扩大产能,降低成本,为拓展国内市场做准备。

之所以选择合作而非自营,是因为在重庆自建生产线太难。更难的是高薪都找不到这条生产线上能用的人。张翔曾试着挖一个从广东回渝的服装打版师,对方说,他在广东底薪3500元,加上计件绩效,月薪1万元左右。张翔答应他保底月薪1万,绩效另算。“但重庆没有能跟他这个水平配合的其他师傅。”

张翔说。张翔很遗憾,要想在重庆搞创意,就得面临“一缺钱,二缺人,三缺环境”的现状。

六.11月淡季来临,小双回到了北京,她重庆的民宿管理交给了线上民宿平台。除了偶尔的维修、补货需要操心,小买卖大体算走上了正轨,“投了30万,每月收入,刚好够支付北京的房租”。

除了做COS装备,张翔2009年起发起策划的西部国际动漫展,如今已是国内三大漫展之一,“政府每次补贴100万元左右”。最近,成都一个区的政府部门找他谈合作,愿意拿450万元,他们想在这个区也复制一个西部漫展。

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副厅长王建翔曾任泸州市副市长、工信部中小企业司副司长,他在四川工作多年,对重庆并不陌生。他认为重庆作为中国中西部地区唯一的直辖市,受其区位和战略布局的需要,历时10余年的三线建设,本质上是一个工业城市。这是它的优点,亦是它的困境。过去成渝一体,在成都成为四川的省会后,四川的资源大都向成都聚集,重庆要发展只能借其区位优势,比如借助最早走上“一带一路”战略城市的优势,向外谋求,更多借助世界资源。“在工业之外,重庆注册中小企业数量达到四五十万以上,非常活跃。它的餐饮业也表现突出。”王建翔说。此外,当中国的互联网产业成为新生产力促进城市发展时,重庆西接游戏重镇成都,南临大数据之城贵阳,而自己却几乎毫无互联网基因。8月举行的首届重庆智博会首次显露出重庆想把握住下一个互联网风口优先权的决心。

重庆网红热潮爆发的同时,也几乎是重庆经济转型的开始。根据重庆市统计局颁布的《2018年上半年重庆市经济运行情况报告》,重庆市2018年上半年GDP增速为6.5%,相比2017年同期10.5%的增速,下降4%。这是重庆GDP增速首次放缓,重庆也成为全国增速放缓幅度最大的城市。报告称重庆正式进入“经济转型调整期”。王建翔认为,重庆的实体经济基础较好,网红经济作为服务业,未见得能从根基上改变重庆,但能够带动其产业转型。

这次的网红潮流展示了另一个你可能并不熟悉的重庆。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我国餐饮收入达39644亿元,比上年增长10.7%。这其中,火锅餐饮总收入占比22%,约为8722亿元左右。

而根据重庆市人社局发布的数据,重庆现有火锅企业568家,火锅门店29951个,年产值近278亿元,创造税收近50亿元。重庆火锅全国加盟店超过了14万家,年产值近8000亿元,创造税收1300亿元。全市重庆火锅从业人员多达80万人,全国更是高达500万人。

这意味着,重庆本土的火锅收入占全国火锅总收入的3.2%。而在全国范围,92%的火锅营收中,都有重庆火锅的身影。

2018年火锅市场的最大事件,当属海底捞上市,海底捞出生于四川简阳。真正现象级的重庆火锅企业,仍未出现。

贰厂文创园, 曾是民国中央银行印钞厂, 后成为新中国重庆印制二厂

显著的变化,同样出现在民宿市场。2018年7月,重庆日报、携程联合发布《2018年重庆上半年旅游大数据报告》。数据显示,这一年上半年,重庆游客接待量、旅游总收入呈两位数增长。《报告》提取了途家全平台数据。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重庆民宿收入排名全国第七,是去年同期收入的3.7倍,订单量是去年同期的3.5倍。其中,重庆民宿的平均价格为320元/夜,高端民宿价格超过1500元/夜。购买民宿产品的用户来渝的平均客单价达到3500元。

重庆民宿市场空间有多大?

据上游新闻报道,重庆市旅店业协会会长梅凤林估计,重庆主城各种住宿业态约8000多家,在这当中,具备正规许可资质的酒店、旅馆等传统业态只有约6000家。这意味着,重庆网约房、民宿、家庭旅馆等数量在2000家左右。

皇冠大扶梯,亚洲第二长的一级提升坡地大扶梯,全长112米,倾斜度30度

而成渝两地的地缘邻近,或许还有另一个更大的市场。

小双发现,80%的外地房客,不是路过重庆去成都,就是路过成都来重庆。在成渝以外的游客意识中,高铁车程不过2个半小时的成渝两地,实际可视作一处旅游目的地。因此,小双计划明年旺季继续“10家民宿”计划,完成这一布局后,她希望能够迅速进入成都市场,从而实现同一批游客的“流量内循环”。

2018年12月15日,《重庆晨报》发表了一篇名为《这个周末,阳光倾城》的文章,文章说:“随着各地转为晴好,平均温度从8.4°C回升至15°C。”只有在这个多雾的城市,出太阳也能成为一条新闻。雾越大,阳光越温暖。但雾散了,也可能是阴雨连绵。重庆网红后,现在就处于这样一个大雾笼罩的时刻,局内人、旁观者和身处其中的人,都需要更多时间去判断和行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这是一个不靠近,就不太容易看清的城市。尤其是当它“网红”之后;重庆网红热潮爆发的同时,也几乎是重庆经济转型的开始。



撰文 / 刘醒 

■ 重庆是个多雾的城市,平均雾日104天。距主城不远有座云雾山,一年里有204天云雾缭绕。世界上其他著名“雾都”,“世界雾都”英国伦敦年均雾日94天,“远东雾都”日本东京只有55天。看起来,重庆才是“雾都之最”。所以有人说,这是一个不靠近,就不太容易看清的城市。尤其是当它“网红”之后。

一.重庆的网红有许多关键时刻。

2018年4月30日,五一游客抵达的前夜,安防工程师程明被紧急调往洪崖洞。他和他的团队,在这处酷似宫崎骏《千与千寻》场景的建筑里,连夜将监控摄像头的数量翻了几番。为疏导人流,景区花了20多万元,紧急购买水马、不锈钢栏杆,安装在景区入口处。次日下午,一位带小孩的游客沿着这些不锈钢栏杆排队进景区,好心的保安告诉她“可能还要排2小时”,她不得不放弃了。这位女士背起孩子,徒步45分钟跨越千厮门大桥,终于在桥对面打到一辆出租车。

假期结束,洪崖洞成为全国第二热门景点,排名仅次于故宫。

5月16日,政府推出新城市形象宣传片。35秒影片,闪过21个“网红打卡地”。影片末尾,珍贵的2秒,定格在了新的城市宣传语上—“行千里,致广大”,以替代此前的“非去不可”。

有个叫小双(杜双)的90后北京女孩,4月份的一天晚上萌发去重庆开民宿的想法,第二天早上就坐上了北京西开往重庆北的G309列车。在这一天大雨瓢泼的晚上,她住进了解放碑附近的酒店。3个月后,当她的第4家民宿上线时,解放碑附近的房租涨了1.5倍。

解放碑无疑是开民宿的首选之地。一个名为“海客瀛洲”的小区,一夜之间开了300家民宿。由于游客和装修工人占用电梯,有位80岁的老人,不得不爬20层楼梯回家。

一个月后,端午小长假到了。尽管下了3天雨,仍有17.35万人来到重庆,游客数量同比增长143.3%。上海来的李先生决定去吃位于解放碑的佩姐火锅,他从上午11点,排队100多号,终于在傍晚6点尝到了重庆的麻辣。“满满的成就感。”他在朋友圈里说。

国庆节第一天,中国旅行人次1.12亿,有473万人抵达重庆,11.3万人被挤在了洪崖洞。

没谁能抵挡洪崖洞的诱惑。国庆最后一天下午四点半,朝天门派出所的民警在景区入口发现一名男子,“独自徘徊,目光闪烁”,这是一个合同诈骗逃犯。“太火了,我来逛逛”。

继五一和端午后,洪崖洞第三次因“挤到质壁分离”登上热搜。国家旅游局规定,洪崖洞承载量为每天52500人次。

在旅游数据被连续刷新的同时,一些山城特色建筑被带火了。

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老楼“白象居”,由于“24层高无电梯”被网友关注。这栋楼有3个出口,分别位于3个不同楼层,通往3条不同的街。住在4楼的黄女士,每次买菜需要爬到10楼,那里有个菜市场。

由于极具山城特色,许多体现重庆市井生活的影视剧会来此取景。2016年,重庆籍演员陈坤为主角的电影《火锅英雄》,有段剧情就发生在这栋楼里。街坊邻居见的剧组太多,戏称这里是“白象街影视基地”。

同年,还有一部与重庆有关的电影上映,即重庆籍导演张一白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许多人认为,这是重庆网红之路的开始。有位在重庆排名前三的民营旅行社老板回忆,电影上映后的国庆节,他的业务量涨了五六倍。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搭景的地方是一个老厂房,曾作为民国中央银行印钞厂,现在叫“二厂”。看完电影,许多人从全国各地跑来打卡,即便二厂的整体改造还没有完成。为了安全,施工方将电影取景的几个地方封闭起来,但仍不断有人偷偷溜进去。

在抖音上,带有“重庆”标签的视频,截至发稿时被看了113.6亿次。一天24小时中的任何一分钟,这个标签下都有新的网友评论产生。有张地址标注为合肥新桥国际机场的静态图片,从3月发布至今,被评论了1.1万次、点赞4.7万次。拍摄者在图片上写:“飞往重庆,一直想去的地方。”

这一年上半年,超过2.6亿人通过自由行、跟团游、定制游等方式来到这个多雾的城市。其中,62%的人来自国外,20%是90后。他们除了创作短视频,还带来了1900亿元的旅游收入,人均住宿花了323元。

12月,重庆阴雨连绵。洪崖洞入口,不再有排队的长龙。

湿冷在这座网红城市蔓延,热闹太过突然,人们不免担忧。重庆市政府公开信箱回复了一位市民来信。这封名为“洪崖洞,还能网红好久?”的信件,在文末发出呼吁:“别让洪崖洞红得太短暂。”

把“洪崖洞”换成“重庆”,问题也同样成立。

二.探讨重庆的“一夜网红”,洪崖洞是个恰当的样本。

今年65岁的何永智,等洪崖洞“红”,等了12年。12年前,正是她的小天鹅集团决定投资9000万元,在

嘉陵江畔的一处陡峭崖壁上,重现童年记忆里的吊脚楼景观。这处以吊脚楼为外形的旅游商业地产沿江全长600米,高11层,总面积6万平方米。

这个想法,起初遭遇了几乎所有人的反对。集团内的人不能理解,30多岁才从“3张桌子、3口锅”辛苦创业,将重庆小天鹅火锅从一个路边店,做成火锅巨头,为什么非要跨界折腾,碰零经验的房地产?小天鹅7名董事中,5人投了反对票,包括何永智的丈夫。

更何况,这一项目开发难度之大,11家竞标企业,向政府正式递交计划书之前,就主动撤退了9家。剩下的其余2家,还是赫赫有名房产商的龙湖和协信。何永智递交的计划书里,挖掘和重现巴渝吊脚楼文化的篇幅占了1/3。

在重庆,情怀格外动人。历史上,这座城市经历过8次大移民。最近的一次,是1993年到2009年逐步展开的“三峡大移民”。据新华社报道,在这次移民中,重庆共承担库区85%以上的移民,总人数在百万以上。漂泊是重庆的底色,抱团最取暖。而吊脚楼,是初代移民们的落脚之处,是老重庆的起源和记忆。

洪崖洞设计规划三易其稿。第一稿耗资180万元,但木料太多,不能在重庆多雨的环境中,达到何永智令其流芳百世的设想。第二稿又用了100多万,好不容易通过审核,不料因为附近要修一座大桥,洪崖洞必须后退42米,设计稿又被舍弃。第三稿从设计到过审,前后一年光景。

2003年,洪崖洞终于动工。2006年建成时,总投资3.85亿元。

但它想象中的红火却没有到来。2006年洪崖洞开始招商,除小天鹅的自营商业小天鹅火锅洪崖洞店之外,三成产权商铺被卖掉,剩余七成商铺用来招租。但在很长时间内,招租艰难。2015年之前,每平方米租金在40到180元之间,近10年间几无涨幅;以第4层的小吃街为界,上面几层还算有人流,但下面冷冷清清,1到3层的商铺空置数年。

2007年11月,洪崖洞被评为4A景区,但并未设置门票。

最困难时,何永智每月往里填补100多万元。这甚至影响到小天鹅的资金安全。“那就是在赌命,我们已倾其所有,一旦洪崖洞不成功,小天鹅肯定就此倒下。”何永智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转机出现在2015年。这一年,知识分享平台知乎上,一篇名为《夜色中的洪崖洞像千与千寻的不可思议之镇》火了。百度搜索指数印证了这一过程:从2015年开始,洪崖洞搜索指数超过解放碑、朝天门,在2018年春节期间抵达最大区间。洪崖洞被称为“现实版《千与千寻》”。

洪崖洞11层巴渝吊脚楼建筑群, 因酷似电影《千与千寻》中的场景被网友追捧

至此,超级网红洪崖洞诞生了。这也是网红城市重庆在互联网上火起来的开始。网红重庆的第一个IP当属洪崖洞。

但何永智并不想止步于此。她还有两个心愿:一是再造一个新洪崖洞,将洪崖洞现址至朝天门滨江沿线,都打造成风景区;二是重新找回小天鹅的灵魂。

2017年8月,在洪崖洞4楼的巴渝剧院,千人场地座无虚席。何永智向在座来宾宣布:自己将携女儿廖韦佳正式回归小天鹅。在回归大会上,何永智反思:“小天鹅有过辉煌,但也遭遇了发展瓶颈,例如管理人才资质参差不齐,各店的经营盈亏不均、口味没有改善创新等......”

重庆火锅起源于明末清初,火锅作为一种产业也发展了40年之久。正是对传统重庆火锅的创新,诸如发明鸳鸯锅、子母火锅、自助火锅等,让小天鹅在一众品牌中迅速崛起,在它扩张的最高峰曾开出130多家连锁店,何永智被誉为“火锅皇后”。但最近几年,市场变化越来越快,小天鹅却陷入“困惑、徘徊”。

最鲜明的例子是,在由洪崖洞引发的重庆网红潮流中,小天鹅火锅并非主角。24小时火锅品牌佩姐火锅长期霸占重庆火锅店排队时间榜首位,最多时一天排号986桌;专注80后、90后和00后年轻消费者的怒火八零一年开出12家店,用“为拍照而生”的营销理念,创新火锅形式、菜品和推广,甚至在一个有4层空间的店铺内,专门用一整层5000平方米,做了一个火锅博物馆。

2018年4月,中国烹饪协会火锅委员会发布《2017年中国火锅产业发展报告》,并评出中国火锅百强企业。其中18个重庆火锅品牌上榜,4家入围前10。排名三甲的品牌,两家是上海企业,1家在黑龙江。曾带领重庆火锅走向全国的小天鹅,没有出现在这份榜单上。

三.重庆火了,吸引的不只有游客。

28岁的化妆师小双来重庆前,不知道自己会刷墙,还能把一只50斤的马桶拖上没有电梯的8楼。现在,她和闺蜜在重庆开了4家民宿,其中3家是自己装修的。2018年清明节前,小双和闺蜜窝在北京的出租屋里刷抖音。连刷几个视频都是重庆,小双问闺蜜:“要不咱去重庆开个民宿吧?”第二天早上,她俩就跳上了去重庆的火车。

这一夜,她俩都没怎么睡,兴奋、期待,设想无数可能遭遇的挫折,但想得更多的还是“万一成功了呢”。怎么才算成功?“起码要开10家民宿!”她们把这个数字写在了笔记本上。

下火车已是晚上,迎接她们的是瓢泼的暴雨。小双才发现她对重庆原来一无所知,除了在火车上临时用手机查了些资料,“网红打卡地”一个不熟悉,连今晚住哪里都不知道。

等第二天出门找房,小双发现这个城市连导航软件都失灵了,明明目的地离你只有50米,但步行走过去,迷失在重庆上下左右的立体空间中,动辄就是半小时;其次是语言不通,连问路都问不出所以然。

就这样,白天找路、看房子,晚上看攻略。确定第一套房源时,已是一个月以后了。而之所以拍板这套房子,还是因为她们每天爬坡上坎,徒步8小时,实在走不动了。一看见这套各方面比较符合的房子,当即下单。等要装修的时候,她们惊呼:没电梯!

小双想做民宿已经很久。但火爆的莫干山、洱海等地,民宿市场竞争激烈。即便同一年在短视频平台上走红的“西部三剑客”—重庆、成都、西安,也只有重庆的民宿市场刚刚起步,算是一个蓝海。小双计划在重庆开10家宿,赚点钱和经验,马上进军成都。但实现的节奏是缓慢的:交通、语言、房源、装修......尤其是装修,由于要兼顾北京的工作,还要外出寻找新的房源,小双和闺蜜不能每天在场监工,外包的施工队偷工减料,返工率很高。后来,她们只有自己动手,刷墙、和水泥、搬砖......头两家民宿,装修了将近2个月。
好在上线第一天,还没做任何推广,订单就来了。此后,满房的情况一直持续到11月。这期间,小双的第三家和第四家民宿接连开业。但小双“一年10家民宿”的计划,到此却戛然而止。

不是没有房源,而是小双租不起了。小双4月租下第一间民宿时,40平方米的房子月租2800元。2个月后,同一处物业相同面积的房子,低于4000元就租不到了。—更多人来了。

重庆民宿圈儿,没有人不知道“财信渝中城”。与另一民宿扎堆的“海客瀛洲”相比,这是新入行者必来朝圣的地方—这个社区视野极佳:窗外濒临嘉陵江,随便看出去,都是刷爆朋友圈的重庆江景。地理位置也得天独厚:距离解放碑、洪崖洞、罗汉寺、湖广会馆等网红景点,车程都在10分钟内。市场被点燃的同时,民宿骤然聚集的财信渝中城成了问题典型:扰民、治安问题、承重墙遭破坏、业主拉横幅抗议、媒体曝光负面缠身......这给相关监管部门带来了考验:民宿是重庆旅游业发展的一个象征,作为以制造业为基础的老工业城市,重庆正在向文旅、科技等新兴产业寻找转型突破口,尤其是最先发展的渝中区,甚至提出看“文化渝中”的口号。如何处理业主投诉民宿的小问题,其实代表着重庆如何对待新兴产业的大态度。

在全国范围没有先例可循的前提下,民宿该怎么管?

6月26日,民宿问题刚刚暴露。一则市长信箱公开回复市民投诉小区民宿的公开信中,表达重庆市政府对民宿行业的态度:“日租房、民宿属于旅馆业经营,需要取得相关资质。未经许可,予以取缔。”

但随着重庆热度持续攀升,半个月后,事情出现了转机。

7月13日,在另一则重庆市公安局回复市民投诉的公开信中,“高度重视”“立即核查办理”后,列出7条处理措施。其核心意见为:在出台明确相关管理规定前,民宿等网约房纳入出租房管理,无需相关经营资质,发生矛盾要寻求执法部门介入,私下煽动闹事,其组织者、参与者一律严格依法处理。

四.重庆网红称自己艺人、达人、KOL、Coser、Vloger。

但这些拥有百万粉丝的人,在重庆的大部分故事,与其他网红在其他城市里发生的,其实并无不同:年轻、多金、一夜走红。网红重庆作为背景,在他们的故事里若隐若现。

漫咖传媒的一间直播室里,一位女主播对着镜头摆姿势。在这家重庆规模最大的直播经纪公 司,一名中部艺人月收入在10万元左右

93年的刘背实其实不姓刘,也不叫背实。在移动平台上,这个名字的全称是“倒霉俠刘背实”。2017年年底,他签约春风画面文化传媒,目前粉丝267.4万。但刘背实说自己不是网红,是一个演员,那种“总有一天会得一个真正影视大奖”的“好演员”。

在春风画面,签约艺人都有两重身份:网络红人,影视演员。除了刘背实,名气更大的辣目洋子,粉丝300多万。2018年12月,爱奇艺上线网剧《生活对我下手了》,她是主角。而刘背实任男二的《日不落酒店》将在春节期间上映,由开心麻花团队出品。

公开资料显示,春风画面的控股股东为华谊兄弟,办公室分别设在北京和重庆。短视频、网红孵化等,由重庆办公室负责。

刘背实揣摩,可能因为重庆慢节奏、生活化气息浓郁的氛围,更适合创作。他曾观摩北京同事谈判,A方案被否,马上拿出B方案,包里还放着一个C方案。刘背实想起在重庆,自己也曾有类似遭遇,不过他没有B方案,于是真诚地问甲方:“这个段子不好笑吗?可不可以讲个你认为好笑的段子,我揣摩揣摩?”

现在,刘背实有一半时间在重庆拍短视频,有一半时间在北京跑剧试戏。

其实,不是每家经纪公司,都有能力将艺人打造成IP。

2018年,重庆老牌直播经济公司漫咖传媒签约主播3000人,但你可能一个都不认识。目前,重庆大概有400多家直播经纪公司,分散于各大商圈。最聚集的两个商圈,观音桥有90家,南坪有80家。这其中,大部分成立时间在一年左右。大渝网去年的一篇报道写道:“目前重庆有一定规模的网络主播经纪公司仅有不到20家,这个数量只有成都的1/10。”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发布的《2017中国城市网络主播数量排行榜》则显示,北京、上海、成都排名前三,重庆排名第14位。

尽管已经繁荣多年,直播在重庆却仍然是一个年轻的行业,成立于2016年的漫咖都能称“老”。相对于艺人IP的打造,漫咖更看重公司艺人整体能够创造的价值。网红与否、IP与否,其实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公司战略、团队管理与培训、企业文化这些相对“传统”的东西。

战略太重要了。2016年,直播平台流量正从PC向移动端转移。那时,PC平台依然如日中天,几千款直播App刚刚崭露头角。是固守PC,还是豪赌移动,或者两者兼顾?创始团队讨论了几轮,Allin移动平台。

他们赌对了。2016年,重庆与“网红”沾边的公司有十几个,他们甚至还成立了一个“重庆网红协会”,唯独漫咖活到今天。随着直播App大混战时代来临,各直播平台疯狂烧钱补贴。漫咖联合创始人杨少晨回忆,补贴最巅峰时,漫咖从平台拿到的补贴折算到人头,大约是每位主播每月5000元。靠着这些补贴分成,漫咖站稳了脚跟。现在,靠主播打赏分成,漫咖每月营收1000万,利润10%。据杨少晨估计,在重庆市场上,像漫咖这样体量的直播经纪公司不会超过2家。

由于地处西南重庆,没有多少同行可以交流,杨少晨认为,漫咖必须建立自己的商业逻辑。大多数直播经纪公司,核心竞争力基本都是“人海战术”,经纪人的主要职能就是四处网罗艺人。采访过程中我遇到的大多数经纪人,平均上岗时间不超过两个月,甚至很多仍是在校学生。正是这些无底薪的海量经纪人,去保证平台有足够多的艺人供给。有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北京主播透露,她的经纪人为她提供的唯一建议,就是无条件满足直播间付费用户的任何需求,“有事没事喊‘爸爸’”。但在漫咖,40人的经纪人团队处于核心战略地位。他们工作只有一个:管理和培训艺人。艺人的挖掘与签约,则交由一个由10个人组成的人力资源部负责。

杨少晨将他们管理和培训的核心总结为一句话:“没有完美的人生,但可以有完美的人格。”这是他在经营漫咖的这几年逐渐摸索出来的。

据他观察,重庆试水主播的人最早主要是无以为继的发廊妹、打工仔和失业者。杨少晨考虑的是:在虚拟的直播间里,人们为什么要喜欢这些现实生活中的失意者,甚至倾囊打赏?

漫咖做了两件事:一是综合管理学、领导力、心理学、表演等专业学科,编了一套6课时的课程;二是建立案例库,将每位艺人每天遭遇的特殊事件及应对方法记录整理。

这些课程和案例,经经纪人消化后,分享给每位新手艺人,以保证他们坐在镜头前,对即将面临的事情,不是完全未知。经由一段时间实践,主播们的人格自信会慢慢建立起来,从而感染直播间观众,路转粉。“其实最重要的是主播的人格形成。在直播间里,粉丝会将他的人格与主播人格进行对比,他发现这位主播人格魅力高,而且他能够得着,就会花更多精力和金钱,来缩短他们之间的差距。”杨少晨说。

重庆是一座山城,城市建筑依山而建,造成了爬坡上坎、3D立体交通的特殊景观

.尽管“重庆网红协会”昙花一现,“秘书长”邱琳仍保存了一份协会筹备时的会议记录。记录显示,协会筹备组核心成员有10人。这10人曾一度代表了重庆互联网的最高水平:除了漫咖的杨少晨,还有《电脑报》主编陈嘉颂、中国第一代草根站长郭吉军、捧红初代网红干露露的本土营销人罗渝、重庆游戏元老冒朝华、重庆文化创意协会负责人吴扬文等。

但这些人却始终没有打破重庆以外的圈子。甚至现在大部分人都离开了互联网行业:有人开酒吧,有人做文旅,有人干微商,甚至还有人成了演员。

2016年,当邱琳加入协会时,她不仅运营着重庆第一代网红MCN公司重庆模界文化,还兼任创业平台黑马会的重庆执委、社群电商疯蜜会重庆联合创始人等。MCN公司倒闭后,邱琳干脆自己做网红、开淘宝店卖服装,自己孵化自己。有将近一年时间,每天她从凌晨直播到早上6点,休息几个小时,白天还要兼顾选款、选料、谈生产商、打样、发货、回复客服......辛苦一年,赚了几百万,但实在累得够呛。

邱琳有些焦虑,她开始思考转型:“我已经三十多岁了,或许永远没有机会成为大网红。”她向外取经,去杭州探访一位同样做淘宝直播的网红朋友。邱琳发现,这位朋友每天只需轻松直播几个小时、选选款,杭州大大小小的服装生产厂,就能包办其他所有工作,产业链非常成熟。而且,这些服装厂十分弹性,几十件衣服可以做,几百件的单子也能接。反观重庆,大多是手工作坊,单小了不接,单大了接不了。

从杭州回渝,邱琳关了淘宝直播间。

试着走出重庆的创业者中,张翔可能是走得最远的。这位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的学生是COSPLAY(角色扮演)装备爱好者。他的公司世纪诺亚前身为川美的COSPLAY学生社团。在张翔任社长的那一届,社团完成了商业化转型。

在国内COS圈,世纪诺亚代表着COS装备能抵达的某种高度。当国内大多数社团还在用硬纸板做原材料的时代,世纪诺亚已经广泛应用硅胶倒模和3D打印。

这与世纪诺亚的团队构成有关。无论学生社团,还是后来的公司,其成员大多来自川美的雕塑、绘画、动画、服装等专业。这样的专业背景,也使得世纪诺亚一向专注于硬件制造,即服装、装备等的制作和生产。

但世纪诺亚的商业化之路也并不平坦。

最初,他们主要承接国内游戏公司宣发。巅峰时,一场宣发可以带来30万元收入。但随着类似公司越来越多,尤其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同行聚集,蜗居重庆的世纪诺亚,业务逐渐被分流。张翔也曾考虑试水影视道具。但重庆并无相关产业配套,这一想法最终也没有付诸实践。

他们也试过几次舞台商演,但这种业务极依赖人脉资源,一般的网吧、小商场开业等,也卖不出多少钱。更何况,世纪诺亚的装备以极度还原著称,一套铠甲重则几十斤,艺人穿上也做不了前空翻、后空翻等高难度动作,舞台效果并不突出。

张翔也曾试图找投资人,对方拒绝得很干脆:“你这就是一个兴趣爱好,我为什么不去投火锅?”

试了一圈,张翔决定老老实实做道具。目前世纪诺亚还有两个新的动作:一是与一家直播经纪公司合作,试水二次元直播;二是与一家服装生产商合作,扩大产能,降低成本,为拓展国内市场做准备。

之所以选择合作而非自营,是因为在重庆自建生产线太难。更难的是高薪都找不到这条生产线上能用的人。张翔曾试着挖一个从广东回渝的服装打版师,对方说,他在广东底薪3500元,加上计件绩效,月薪1万元左右。张翔答应他保底月薪1万,绩效另算。“但重庆没有能跟他这个水平配合的其他师傅。”

张翔说。张翔很遗憾,要想在重庆搞创意,就得面临“一缺钱,二缺人,三缺环境”的现状。

六.11月淡季来临,小双回到了北京,她重庆的民宿管理交给了线上民宿平台。除了偶尔的维修、补货需要操心,小买卖大体算走上了正轨,“投了30万,每月收入,刚好够支付北京的房租”。

除了做COS装备,张翔2009年起发起策划的西部国际动漫展,如今已是国内三大漫展之一,“政府每次补贴100万元左右”。最近,成都一个区的政府部门找他谈合作,愿意拿450万元,他们想在这个区也复制一个西部漫展。

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副厅长王建翔曾任泸州市副市长、工信部中小企业司副司长,他在四川工作多年,对重庆并不陌生。他认为重庆作为中国中西部地区唯一的直辖市,受其区位和战略布局的需要,历时10余年的三线建设,本质上是一个工业城市。这是它的优点,亦是它的困境。过去成渝一体,在成都成为四川的省会后,四川的资源大都向成都聚集,重庆要发展只能借其区位优势,比如借助最早走上“一带一路”战略城市的优势,向外谋求,更多借助世界资源。“在工业之外,重庆注册中小企业数量达到四五十万以上,非常活跃。它的餐饮业也表现突出。”王建翔说。此外,当中国的互联网产业成为新生产力促进城市发展时,重庆西接游戏重镇成都,南临大数据之城贵阳,而自己却几乎毫无互联网基因。8月举行的首届重庆智博会首次显露出重庆想把握住下一个互联网风口优先权的决心。

重庆网红热潮爆发的同时,也几乎是重庆经济转型的开始。根据重庆市统计局颁布的《2018年上半年重庆市经济运行情况报告》,重庆市2018年上半年GDP增速为6.5%,相比2017年同期10.5%的增速,下降4%。这是重庆GDP增速首次放缓,重庆也成为全国增速放缓幅度最大的城市。报告称重庆正式进入“经济转型调整期”。王建翔认为,重庆的实体经济基础较好,网红经济作为服务业,未见得能从根基上改变重庆,但能够带动其产业转型。

这次的网红潮流展示了另一个你可能并不熟悉的重庆。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我国餐饮收入达39644亿元,比上年增长10.7%。这其中,火锅餐饮总收入占比22%,约为8722亿元左右。

而根据重庆市人社局发布的数据,重庆现有火锅企业568家,火锅门店29951个,年产值近278亿元,创造税收近50亿元。重庆火锅全国加盟店超过了14万家,年产值近8000亿元,创造税收1300亿元。全市重庆火锅从业人员多达80万人,全国更是高达500万人。

这意味着,重庆本土的火锅收入占全国火锅总收入的3.2%。而在全国范围,92%的火锅营收中,都有重庆火锅的身影。

2018年火锅市场的最大事件,当属海底捞上市,海底捞出生于四川简阳。真正现象级的重庆火锅企业,仍未出现。

贰厂文创园, 曾是民国中央银行印钞厂, 后成为新中国重庆印制二厂

显著的变化,同样出现在民宿市场。2018年7月,重庆日报、携程联合发布《2018年重庆上半年旅游大数据报告》。数据显示,这一年上半年,重庆游客接待量、旅游总收入呈两位数增长。《报告》提取了途家全平台数据。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重庆民宿收入排名全国第七,是去年同期收入的3.7倍,订单量是去年同期的3.5倍。其中,重庆民宿的平均价格为320元/夜,高端民宿价格超过1500元/夜。购买民宿产品的用户来渝的平均客单价达到3500元。

重庆民宿市场空间有多大?

据上游新闻报道,重庆市旅店业协会会长梅凤林估计,重庆主城各种住宿业态约8000多家,在这当中,具备正规许可资质的酒店、旅馆等传统业态只有约6000家。这意味着,重庆网约房、民宿、家庭旅馆等数量在2000家左右。

皇冠大扶梯,亚洲第二长的一级提升坡地大扶梯,全长112米,倾斜度30度

而成渝两地的地缘邻近,或许还有另一个更大的市场。

小双发现,80%的外地房客,不是路过重庆去成都,就是路过成都来重庆。在成渝以外的游客意识中,高铁车程不过2个半小时的成渝两地,实际可视作一处旅游目的地。因此,小双计划明年旺季继续“10家民宿”计划,完成这一布局后,她希望能够迅速进入成都市场,从而实现同一批游客的“流量内循环”。

2018年12月15日,《重庆晨报》发表了一篇名为《这个周末,阳光倾城》的文章,文章说:“随着各地转为晴好,平均温度从8.4°C回升至15°C。”只有在这个多雾的城市,出太阳也能成为一条新闻。雾越大,阳光越温暖。但雾散了,也可能是阴雨连绵。重庆网红后,现在就处于这样一个大雾笼罩的时刻,局内人、旁观者和身处其中的人,都需要更多时间去判断和行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重庆的竖屏江湖

发布日期:2019-02-25 17:54
摘要」这是一个不靠近,就不太容易看清的城市。尤其是当它“网红”之后;重庆网红热潮爆发的同时,也几乎是重庆经济转型的开始。



撰文 / 刘醒 

■ 重庆是个多雾的城市,平均雾日104天。距主城不远有座云雾山,一年里有204天云雾缭绕。世界上其他著名“雾都”,“世界雾都”英国伦敦年均雾日94天,“远东雾都”日本东京只有55天。看起来,重庆才是“雾都之最”。所以有人说,这是一个不靠近,就不太容易看清的城市。尤其是当它“网红”之后。

一.重庆的网红有许多关键时刻。

2018年4月30日,五一游客抵达的前夜,安防工程师程明被紧急调往洪崖洞。他和他的团队,在这处酷似宫崎骏《千与千寻》场景的建筑里,连夜将监控摄像头的数量翻了几番。为疏导人流,景区花了20多万元,紧急购买水马、不锈钢栏杆,安装在景区入口处。次日下午,一位带小孩的游客沿着这些不锈钢栏杆排队进景区,好心的保安告诉她“可能还要排2小时”,她不得不放弃了。这位女士背起孩子,徒步45分钟跨越千厮门大桥,终于在桥对面打到一辆出租车。

假期结束,洪崖洞成为全国第二热门景点,排名仅次于故宫。

5月16日,政府推出新城市形象宣传片。35秒影片,闪过21个“网红打卡地”。影片末尾,珍贵的2秒,定格在了新的城市宣传语上—“行千里,致广大”,以替代此前的“非去不可”。

有个叫小双(杜双)的90后北京女孩,4月份的一天晚上萌发去重庆开民宿的想法,第二天早上就坐上了北京西开往重庆北的G309列车。在这一天大雨瓢泼的晚上,她住进了解放碑附近的酒店。3个月后,当她的第4家民宿上线时,解放碑附近的房租涨了1.5倍。

解放碑无疑是开民宿的首选之地。一个名为“海客瀛洲”的小区,一夜之间开了300家民宿。由于游客和装修工人占用电梯,有位80岁的老人,不得不爬20层楼梯回家。

一个月后,端午小长假到了。尽管下了3天雨,仍有17.35万人来到重庆,游客数量同比增长143.3%。上海来的李先生决定去吃位于解放碑的佩姐火锅,他从上午11点,排队100多号,终于在傍晚6点尝到了重庆的麻辣。“满满的成就感。”他在朋友圈里说。

国庆节第一天,中国旅行人次1.12亿,有473万人抵达重庆,11.3万人被挤在了洪崖洞。

没谁能抵挡洪崖洞的诱惑。国庆最后一天下午四点半,朝天门派出所的民警在景区入口发现一名男子,“独自徘徊,目光闪烁”,这是一个合同诈骗逃犯。“太火了,我来逛逛”。

继五一和端午后,洪崖洞第三次因“挤到质壁分离”登上热搜。国家旅游局规定,洪崖洞承载量为每天52500人次。

在旅游数据被连续刷新的同时,一些山城特色建筑被带火了。

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老楼“白象居”,由于“24层高无电梯”被网友关注。这栋楼有3个出口,分别位于3个不同楼层,通往3条不同的街。住在4楼的黄女士,每次买菜需要爬到10楼,那里有个菜市场。

由于极具山城特色,许多体现重庆市井生活的影视剧会来此取景。2016年,重庆籍演员陈坤为主角的电影《火锅英雄》,有段剧情就发生在这栋楼里。街坊邻居见的剧组太多,戏称这里是“白象街影视基地”。

同年,还有一部与重庆有关的电影上映,即重庆籍导演张一白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许多人认为,这是重庆网红之路的开始。有位在重庆排名前三的民营旅行社老板回忆,电影上映后的国庆节,他的业务量涨了五六倍。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搭景的地方是一个老厂房,曾作为民国中央银行印钞厂,现在叫“二厂”。看完电影,许多人从全国各地跑来打卡,即便二厂的整体改造还没有完成。为了安全,施工方将电影取景的几个地方封闭起来,但仍不断有人偷偷溜进去。

在抖音上,带有“重庆”标签的视频,截至发稿时被看了113.6亿次。一天24小时中的任何一分钟,这个标签下都有新的网友评论产生。有张地址标注为合肥新桥国际机场的静态图片,从3月发布至今,被评论了1.1万次、点赞4.7万次。拍摄者在图片上写:“飞往重庆,一直想去的地方。”

这一年上半年,超过2.6亿人通过自由行、跟团游、定制游等方式来到这个多雾的城市。其中,62%的人来自国外,20%是90后。他们除了创作短视频,还带来了1900亿元的旅游收入,人均住宿花了323元。

12月,重庆阴雨连绵。洪崖洞入口,不再有排队的长龙。

湿冷在这座网红城市蔓延,热闹太过突然,人们不免担忧。重庆市政府公开信箱回复了一位市民来信。这封名为“洪崖洞,还能网红好久?”的信件,在文末发出呼吁:“别让洪崖洞红得太短暂。”

把“洪崖洞”换成“重庆”,问题也同样成立。

二.探讨重庆的“一夜网红”,洪崖洞是个恰当的样本。

今年65岁的何永智,等洪崖洞“红”,等了12年。12年前,正是她的小天鹅集团决定投资9000万元,在

嘉陵江畔的一处陡峭崖壁上,重现童年记忆里的吊脚楼景观。这处以吊脚楼为外形的旅游商业地产沿江全长600米,高11层,总面积6万平方米。

这个想法,起初遭遇了几乎所有人的反对。集团内的人不能理解,30多岁才从“3张桌子、3口锅”辛苦创业,将重庆小天鹅火锅从一个路边店,做成火锅巨头,为什么非要跨界折腾,碰零经验的房地产?小天鹅7名董事中,5人投了反对票,包括何永智的丈夫。

更何况,这一项目开发难度之大,11家竞标企业,向政府正式递交计划书之前,就主动撤退了9家。剩下的其余2家,还是赫赫有名房产商的龙湖和协信。何永智递交的计划书里,挖掘和重现巴渝吊脚楼文化的篇幅占了1/3。

在重庆,情怀格外动人。历史上,这座城市经历过8次大移民。最近的一次,是1993年到2009年逐步展开的“三峡大移民”。据新华社报道,在这次移民中,重庆共承担库区85%以上的移民,总人数在百万以上。漂泊是重庆的底色,抱团最取暖。而吊脚楼,是初代移民们的落脚之处,是老重庆的起源和记忆。

洪崖洞设计规划三易其稿。第一稿耗资180万元,但木料太多,不能在重庆多雨的环境中,达到何永智令其流芳百世的设想。第二稿又用了100多万,好不容易通过审核,不料因为附近要修一座大桥,洪崖洞必须后退42米,设计稿又被舍弃。第三稿从设计到过审,前后一年光景。

2003年,洪崖洞终于动工。2006年建成时,总投资3.85亿元。

但它想象中的红火却没有到来。2006年洪崖洞开始招商,除小天鹅的自营商业小天鹅火锅洪崖洞店之外,三成产权商铺被卖掉,剩余七成商铺用来招租。但在很长时间内,招租艰难。2015年之前,每平方米租金在40到180元之间,近10年间几无涨幅;以第4层的小吃街为界,上面几层还算有人流,但下面冷冷清清,1到3层的商铺空置数年。

2007年11月,洪崖洞被评为4A景区,但并未设置门票。

最困难时,何永智每月往里填补100多万元。这甚至影响到小天鹅的资金安全。“那就是在赌命,我们已倾其所有,一旦洪崖洞不成功,小天鹅肯定就此倒下。”何永智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转机出现在2015年。这一年,知识分享平台知乎上,一篇名为《夜色中的洪崖洞像千与千寻的不可思议之镇》火了。百度搜索指数印证了这一过程:从2015年开始,洪崖洞搜索指数超过解放碑、朝天门,在2018年春节期间抵达最大区间。洪崖洞被称为“现实版《千与千寻》”。

洪崖洞11层巴渝吊脚楼建筑群, 因酷似电影《千与千寻》中的场景被网友追捧

至此,超级网红洪崖洞诞生了。这也是网红城市重庆在互联网上火起来的开始。网红重庆的第一个IP当属洪崖洞。

但何永智并不想止步于此。她还有两个心愿:一是再造一个新洪崖洞,将洪崖洞现址至朝天门滨江沿线,都打造成风景区;二是重新找回小天鹅的灵魂。

2017年8月,在洪崖洞4楼的巴渝剧院,千人场地座无虚席。何永智向在座来宾宣布:自己将携女儿廖韦佳正式回归小天鹅。在回归大会上,何永智反思:“小天鹅有过辉煌,但也遭遇了发展瓶颈,例如管理人才资质参差不齐,各店的经营盈亏不均、口味没有改善创新等......”

重庆火锅起源于明末清初,火锅作为一种产业也发展了40年之久。正是对传统重庆火锅的创新,诸如发明鸳鸯锅、子母火锅、自助火锅等,让小天鹅在一众品牌中迅速崛起,在它扩张的最高峰曾开出130多家连锁店,何永智被誉为“火锅皇后”。但最近几年,市场变化越来越快,小天鹅却陷入“困惑、徘徊”。

最鲜明的例子是,在由洪崖洞引发的重庆网红潮流中,小天鹅火锅并非主角。24小时火锅品牌佩姐火锅长期霸占重庆火锅店排队时间榜首位,最多时一天排号986桌;专注80后、90后和00后年轻消费者的怒火八零一年开出12家店,用“为拍照而生”的营销理念,创新火锅形式、菜品和推广,甚至在一个有4层空间的店铺内,专门用一整层5000平方米,做了一个火锅博物馆。

2018年4月,中国烹饪协会火锅委员会发布《2017年中国火锅产业发展报告》,并评出中国火锅百强企业。其中18个重庆火锅品牌上榜,4家入围前10。排名三甲的品牌,两家是上海企业,1家在黑龙江。曾带领重庆火锅走向全国的小天鹅,没有出现在这份榜单上。

三.重庆火了,吸引的不只有游客。

28岁的化妆师小双来重庆前,不知道自己会刷墙,还能把一只50斤的马桶拖上没有电梯的8楼。现在,她和闺蜜在重庆开了4家民宿,其中3家是自己装修的。2018年清明节前,小双和闺蜜窝在北京的出租屋里刷抖音。连刷几个视频都是重庆,小双问闺蜜:“要不咱去重庆开个民宿吧?”第二天早上,她俩就跳上了去重庆的火车。

这一夜,她俩都没怎么睡,兴奋、期待,设想无数可能遭遇的挫折,但想得更多的还是“万一成功了呢”。怎么才算成功?“起码要开10家民宿!”她们把这个数字写在了笔记本上。

下火车已是晚上,迎接她们的是瓢泼的暴雨。小双才发现她对重庆原来一无所知,除了在火车上临时用手机查了些资料,“网红打卡地”一个不熟悉,连今晚住哪里都不知道。

等第二天出门找房,小双发现这个城市连导航软件都失灵了,明明目的地离你只有50米,但步行走过去,迷失在重庆上下左右的立体空间中,动辄就是半小时;其次是语言不通,连问路都问不出所以然。

就这样,白天找路、看房子,晚上看攻略。确定第一套房源时,已是一个月以后了。而之所以拍板这套房子,还是因为她们每天爬坡上坎,徒步8小时,实在走不动了。一看见这套各方面比较符合的房子,当即下单。等要装修的时候,她们惊呼:没电梯!

小双想做民宿已经很久。但火爆的莫干山、洱海等地,民宿市场竞争激烈。即便同一年在短视频平台上走红的“西部三剑客”—重庆、成都、西安,也只有重庆的民宿市场刚刚起步,算是一个蓝海。小双计划在重庆开10家宿,赚点钱和经验,马上进军成都。但实现的节奏是缓慢的:交通、语言、房源、装修......尤其是装修,由于要兼顾北京的工作,还要外出寻找新的房源,小双和闺蜜不能每天在场监工,外包的施工队偷工减料,返工率很高。后来,她们只有自己动手,刷墙、和水泥、搬砖......头两家民宿,装修了将近2个月。
好在上线第一天,还没做任何推广,订单就来了。此后,满房的情况一直持续到11月。这期间,小双的第三家和第四家民宿接连开业。但小双“一年10家民宿”的计划,到此却戛然而止。

不是没有房源,而是小双租不起了。小双4月租下第一间民宿时,40平方米的房子月租2800元。2个月后,同一处物业相同面积的房子,低于4000元就租不到了。—更多人来了。

重庆民宿圈儿,没有人不知道“财信渝中城”。与另一民宿扎堆的“海客瀛洲”相比,这是新入行者必来朝圣的地方—这个社区视野极佳:窗外濒临嘉陵江,随便看出去,都是刷爆朋友圈的重庆江景。地理位置也得天独厚:距离解放碑、洪崖洞、罗汉寺、湖广会馆等网红景点,车程都在10分钟内。市场被点燃的同时,民宿骤然聚集的财信渝中城成了问题典型:扰民、治安问题、承重墙遭破坏、业主拉横幅抗议、媒体曝光负面缠身......这给相关监管部门带来了考验:民宿是重庆旅游业发展的一个象征,作为以制造业为基础的老工业城市,重庆正在向文旅、科技等新兴产业寻找转型突破口,尤其是最先发展的渝中区,甚至提出看“文化渝中”的口号。如何处理业主投诉民宿的小问题,其实代表着重庆如何对待新兴产业的大态度。

在全国范围没有先例可循的前提下,民宿该怎么管?

6月26日,民宿问题刚刚暴露。一则市长信箱公开回复市民投诉小区民宿的公开信中,表达重庆市政府对民宿行业的态度:“日租房、民宿属于旅馆业经营,需要取得相关资质。未经许可,予以取缔。”

但随着重庆热度持续攀升,半个月后,事情出现了转机。

7月13日,在另一则重庆市公安局回复市民投诉的公开信中,“高度重视”“立即核查办理”后,列出7条处理措施。其核心意见为:在出台明确相关管理规定前,民宿等网约房纳入出租房管理,无需相关经营资质,发生矛盾要寻求执法部门介入,私下煽动闹事,其组织者、参与者一律严格依法处理。

四.重庆网红称自己艺人、达人、KOL、Coser、Vloger。

但这些拥有百万粉丝的人,在重庆的大部分故事,与其他网红在其他城市里发生的,其实并无不同:年轻、多金、一夜走红。网红重庆作为背景,在他们的故事里若隐若现。

漫咖传媒的一间直播室里,一位女主播对着镜头摆姿势。在这家重庆规模最大的直播经纪公 司,一名中部艺人月收入在10万元左右

93年的刘背实其实不姓刘,也不叫背实。在移动平台上,这个名字的全称是“倒霉俠刘背实”。2017年年底,他签约春风画面文化传媒,目前粉丝267.4万。但刘背实说自己不是网红,是一个演员,那种“总有一天会得一个真正影视大奖”的“好演员”。

在春风画面,签约艺人都有两重身份:网络红人,影视演员。除了刘背实,名气更大的辣目洋子,粉丝300多万。2018年12月,爱奇艺上线网剧《生活对我下手了》,她是主角。而刘背实任男二的《日不落酒店》将在春节期间上映,由开心麻花团队出品。

公开资料显示,春风画面的控股股东为华谊兄弟,办公室分别设在北京和重庆。短视频、网红孵化等,由重庆办公室负责。

刘背实揣摩,可能因为重庆慢节奏、生活化气息浓郁的氛围,更适合创作。他曾观摩北京同事谈判,A方案被否,马上拿出B方案,包里还放着一个C方案。刘背实想起在重庆,自己也曾有类似遭遇,不过他没有B方案,于是真诚地问甲方:“这个段子不好笑吗?可不可以讲个你认为好笑的段子,我揣摩揣摩?”

现在,刘背实有一半时间在重庆拍短视频,有一半时间在北京跑剧试戏。

其实,不是每家经纪公司,都有能力将艺人打造成IP。

2018年,重庆老牌直播经济公司漫咖传媒签约主播3000人,但你可能一个都不认识。目前,重庆大概有400多家直播经纪公司,分散于各大商圈。最聚集的两个商圈,观音桥有90家,南坪有80家。这其中,大部分成立时间在一年左右。大渝网去年的一篇报道写道:“目前重庆有一定规模的网络主播经纪公司仅有不到20家,这个数量只有成都的1/10。”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发布的《2017中国城市网络主播数量排行榜》则显示,北京、上海、成都排名前三,重庆排名第14位。

尽管已经繁荣多年,直播在重庆却仍然是一个年轻的行业,成立于2016年的漫咖都能称“老”。相对于艺人IP的打造,漫咖更看重公司艺人整体能够创造的价值。网红与否、IP与否,其实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公司战略、团队管理与培训、企业文化这些相对“传统”的东西。

战略太重要了。2016年,直播平台流量正从PC向移动端转移。那时,PC平台依然如日中天,几千款直播App刚刚崭露头角。是固守PC,还是豪赌移动,或者两者兼顾?创始团队讨论了几轮,Allin移动平台。

他们赌对了。2016年,重庆与“网红”沾边的公司有十几个,他们甚至还成立了一个“重庆网红协会”,唯独漫咖活到今天。随着直播App大混战时代来临,各直播平台疯狂烧钱补贴。漫咖联合创始人杨少晨回忆,补贴最巅峰时,漫咖从平台拿到的补贴折算到人头,大约是每位主播每月5000元。靠着这些补贴分成,漫咖站稳了脚跟。现在,靠主播打赏分成,漫咖每月营收1000万,利润10%。据杨少晨估计,在重庆市场上,像漫咖这样体量的直播经纪公司不会超过2家。

由于地处西南重庆,没有多少同行可以交流,杨少晨认为,漫咖必须建立自己的商业逻辑。大多数直播经纪公司,核心竞争力基本都是“人海战术”,经纪人的主要职能就是四处网罗艺人。采访过程中我遇到的大多数经纪人,平均上岗时间不超过两个月,甚至很多仍是在校学生。正是这些无底薪的海量经纪人,去保证平台有足够多的艺人供给。有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北京主播透露,她的经纪人为她提供的唯一建议,就是无条件满足直播间付费用户的任何需求,“有事没事喊‘爸爸’”。但在漫咖,40人的经纪人团队处于核心战略地位。他们工作只有一个:管理和培训艺人。艺人的挖掘与签约,则交由一个由10个人组成的人力资源部负责。

杨少晨将他们管理和培训的核心总结为一句话:“没有完美的人生,但可以有完美的人格。”这是他在经营漫咖的这几年逐渐摸索出来的。

据他观察,重庆试水主播的人最早主要是无以为继的发廊妹、打工仔和失业者。杨少晨考虑的是:在虚拟的直播间里,人们为什么要喜欢这些现实生活中的失意者,甚至倾囊打赏?

漫咖做了两件事:一是综合管理学、领导力、心理学、表演等专业学科,编了一套6课时的课程;二是建立案例库,将每位艺人每天遭遇的特殊事件及应对方法记录整理。

这些课程和案例,经经纪人消化后,分享给每位新手艺人,以保证他们坐在镜头前,对即将面临的事情,不是完全未知。经由一段时间实践,主播们的人格自信会慢慢建立起来,从而感染直播间观众,路转粉。“其实最重要的是主播的人格形成。在直播间里,粉丝会将他的人格与主播人格进行对比,他发现这位主播人格魅力高,而且他能够得着,就会花更多精力和金钱,来缩短他们之间的差距。”杨少晨说。

重庆是一座山城,城市建筑依山而建,造成了爬坡上坎、3D立体交通的特殊景观

.尽管“重庆网红协会”昙花一现,“秘书长”邱琳仍保存了一份协会筹备时的会议记录。记录显示,协会筹备组核心成员有10人。这10人曾一度代表了重庆互联网的最高水平:除了漫咖的杨少晨,还有《电脑报》主编陈嘉颂、中国第一代草根站长郭吉军、捧红初代网红干露露的本土营销人罗渝、重庆游戏元老冒朝华、重庆文化创意协会负责人吴扬文等。

但这些人却始终没有打破重庆以外的圈子。甚至现在大部分人都离开了互联网行业:有人开酒吧,有人做文旅,有人干微商,甚至还有人成了演员。

2016年,当邱琳加入协会时,她不仅运营着重庆第一代网红MCN公司重庆模界文化,还兼任创业平台黑马会的重庆执委、社群电商疯蜜会重庆联合创始人等。MCN公司倒闭后,邱琳干脆自己做网红、开淘宝店卖服装,自己孵化自己。有将近一年时间,每天她从凌晨直播到早上6点,休息几个小时,白天还要兼顾选款、选料、谈生产商、打样、发货、回复客服......辛苦一年,赚了几百万,但实在累得够呛。

邱琳有些焦虑,她开始思考转型:“我已经三十多岁了,或许永远没有机会成为大网红。”她向外取经,去杭州探访一位同样做淘宝直播的网红朋友。邱琳发现,这位朋友每天只需轻松直播几个小时、选选款,杭州大大小小的服装生产厂,就能包办其他所有工作,产业链非常成熟。而且,这些服装厂十分弹性,几十件衣服可以做,几百件的单子也能接。反观重庆,大多是手工作坊,单小了不接,单大了接不了。

从杭州回渝,邱琳关了淘宝直播间。

试着走出重庆的创业者中,张翔可能是走得最远的。这位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的学生是COSPLAY(角色扮演)装备爱好者。他的公司世纪诺亚前身为川美的COSPLAY学生社团。在张翔任社长的那一届,社团完成了商业化转型。

在国内COS圈,世纪诺亚代表着COS装备能抵达的某种高度。当国内大多数社团还在用硬纸板做原材料的时代,世纪诺亚已经广泛应用硅胶倒模和3D打印。

这与世纪诺亚的团队构成有关。无论学生社团,还是后来的公司,其成员大多来自川美的雕塑、绘画、动画、服装等专业。这样的专业背景,也使得世纪诺亚一向专注于硬件制造,即服装、装备等的制作和生产。

但世纪诺亚的商业化之路也并不平坦。

最初,他们主要承接国内游戏公司宣发。巅峰时,一场宣发可以带来30万元收入。但随着类似公司越来越多,尤其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同行聚集,蜗居重庆的世纪诺亚,业务逐渐被分流。张翔也曾考虑试水影视道具。但重庆并无相关产业配套,这一想法最终也没有付诸实践。

他们也试过几次舞台商演,但这种业务极依赖人脉资源,一般的网吧、小商场开业等,也卖不出多少钱。更何况,世纪诺亚的装备以极度还原著称,一套铠甲重则几十斤,艺人穿上也做不了前空翻、后空翻等高难度动作,舞台效果并不突出。

张翔也曾试图找投资人,对方拒绝得很干脆:“你这就是一个兴趣爱好,我为什么不去投火锅?”

试了一圈,张翔决定老老实实做道具。目前世纪诺亚还有两个新的动作:一是与一家直播经纪公司合作,试水二次元直播;二是与一家服装生产商合作,扩大产能,降低成本,为拓展国内市场做准备。

之所以选择合作而非自营,是因为在重庆自建生产线太难。更难的是高薪都找不到这条生产线上能用的人。张翔曾试着挖一个从广东回渝的服装打版师,对方说,他在广东底薪3500元,加上计件绩效,月薪1万元左右。张翔答应他保底月薪1万,绩效另算。“但重庆没有能跟他这个水平配合的其他师傅。”

张翔说。张翔很遗憾,要想在重庆搞创意,就得面临“一缺钱,二缺人,三缺环境”的现状。

六.11月淡季来临,小双回到了北京,她重庆的民宿管理交给了线上民宿平台。除了偶尔的维修、补货需要操心,小买卖大体算走上了正轨,“投了30万,每月收入,刚好够支付北京的房租”。

除了做COS装备,张翔2009年起发起策划的西部国际动漫展,如今已是国内三大漫展之一,“政府每次补贴100万元左右”。最近,成都一个区的政府部门找他谈合作,愿意拿450万元,他们想在这个区也复制一个西部漫展。

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副厅长王建翔曾任泸州市副市长、工信部中小企业司副司长,他在四川工作多年,对重庆并不陌生。他认为重庆作为中国中西部地区唯一的直辖市,受其区位和战略布局的需要,历时10余年的三线建设,本质上是一个工业城市。这是它的优点,亦是它的困境。过去成渝一体,在成都成为四川的省会后,四川的资源大都向成都聚集,重庆要发展只能借其区位优势,比如借助最早走上“一带一路”战略城市的优势,向外谋求,更多借助世界资源。“在工业之外,重庆注册中小企业数量达到四五十万以上,非常活跃。它的餐饮业也表现突出。”王建翔说。此外,当中国的互联网产业成为新生产力促进城市发展时,重庆西接游戏重镇成都,南临大数据之城贵阳,而自己却几乎毫无互联网基因。8月举行的首届重庆智博会首次显露出重庆想把握住下一个互联网风口优先权的决心。

重庆网红热潮爆发的同时,也几乎是重庆经济转型的开始。根据重庆市统计局颁布的《2018年上半年重庆市经济运行情况报告》,重庆市2018年上半年GDP增速为6.5%,相比2017年同期10.5%的增速,下降4%。这是重庆GDP增速首次放缓,重庆也成为全国增速放缓幅度最大的城市。报告称重庆正式进入“经济转型调整期”。王建翔认为,重庆的实体经济基础较好,网红经济作为服务业,未见得能从根基上改变重庆,但能够带动其产业转型。

这次的网红潮流展示了另一个你可能并不熟悉的重庆。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我国餐饮收入达39644亿元,比上年增长10.7%。这其中,火锅餐饮总收入占比22%,约为8722亿元左右。

而根据重庆市人社局发布的数据,重庆现有火锅企业568家,火锅门店29951个,年产值近278亿元,创造税收近50亿元。重庆火锅全国加盟店超过了14万家,年产值近8000亿元,创造税收1300亿元。全市重庆火锅从业人员多达80万人,全国更是高达500万人。

这意味着,重庆本土的火锅收入占全国火锅总收入的3.2%。而在全国范围,92%的火锅营收中,都有重庆火锅的身影。

2018年火锅市场的最大事件,当属海底捞上市,海底捞出生于四川简阳。真正现象级的重庆火锅企业,仍未出现。

贰厂文创园, 曾是民国中央银行印钞厂, 后成为新中国重庆印制二厂

显著的变化,同样出现在民宿市场。2018年7月,重庆日报、携程联合发布《2018年重庆上半年旅游大数据报告》。数据显示,这一年上半年,重庆游客接待量、旅游总收入呈两位数增长。《报告》提取了途家全平台数据。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重庆民宿收入排名全国第七,是去年同期收入的3.7倍,订单量是去年同期的3.5倍。其中,重庆民宿的平均价格为320元/夜,高端民宿价格超过1500元/夜。购买民宿产品的用户来渝的平均客单价达到3500元。

重庆民宿市场空间有多大?

据上游新闻报道,重庆市旅店业协会会长梅凤林估计,重庆主城各种住宿业态约8000多家,在这当中,具备正规许可资质的酒店、旅馆等传统业态只有约6000家。这意味着,重庆网约房、民宿、家庭旅馆等数量在2000家左右。

皇冠大扶梯,亚洲第二长的一级提升坡地大扶梯,全长112米,倾斜度30度

而成渝两地的地缘邻近,或许还有另一个更大的市场。

小双发现,80%的外地房客,不是路过重庆去成都,就是路过成都来重庆。在成渝以外的游客意识中,高铁车程不过2个半小时的成渝两地,实际可视作一处旅游目的地。因此,小双计划明年旺季继续“10家民宿”计划,完成这一布局后,她希望能够迅速进入成都市场,从而实现同一批游客的“流量内循环”。

2018年12月15日,《重庆晨报》发表了一篇名为《这个周末,阳光倾城》的文章,文章说:“随着各地转为晴好,平均温度从8.4°C回升至15°C。”只有在这个多雾的城市,出太阳也能成为一条新闻。雾越大,阳光越温暖。但雾散了,也可能是阴雨连绵。重庆网红后,现在就处于这样一个大雾笼罩的时刻,局内人、旁观者和身处其中的人,都需要更多时间去判断和行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这是一个不靠近,就不太容易看清的城市。尤其是当它“网红”之后;重庆网红热潮爆发的同时,也几乎是重庆经济转型的开始。



撰文 / 刘醒 

■ 重庆是个多雾的城市,平均雾日104天。距主城不远有座云雾山,一年里有204天云雾缭绕。世界上其他著名“雾都”,“世界雾都”英国伦敦年均雾日94天,“远东雾都”日本东京只有55天。看起来,重庆才是“雾都之最”。所以有人说,这是一个不靠近,就不太容易看清的城市。尤其是当它“网红”之后。

一.重庆的网红有许多关键时刻。

2018年4月30日,五一游客抵达的前夜,安防工程师程明被紧急调往洪崖洞。他和他的团队,在这处酷似宫崎骏《千与千寻》场景的建筑里,连夜将监控摄像头的数量翻了几番。为疏导人流,景区花了20多万元,紧急购买水马、不锈钢栏杆,安装在景区入口处。次日下午,一位带小孩的游客沿着这些不锈钢栏杆排队进景区,好心的保安告诉她“可能还要排2小时”,她不得不放弃了。这位女士背起孩子,徒步45分钟跨越千厮门大桥,终于在桥对面打到一辆出租车。

假期结束,洪崖洞成为全国第二热门景点,排名仅次于故宫。

5月16日,政府推出新城市形象宣传片。35秒影片,闪过21个“网红打卡地”。影片末尾,珍贵的2秒,定格在了新的城市宣传语上—“行千里,致广大”,以替代此前的“非去不可”。

有个叫小双(杜双)的90后北京女孩,4月份的一天晚上萌发去重庆开民宿的想法,第二天早上就坐上了北京西开往重庆北的G309列车。在这一天大雨瓢泼的晚上,她住进了解放碑附近的酒店。3个月后,当她的第4家民宿上线时,解放碑附近的房租涨了1.5倍。

解放碑无疑是开民宿的首选之地。一个名为“海客瀛洲”的小区,一夜之间开了300家民宿。由于游客和装修工人占用电梯,有位80岁的老人,不得不爬20层楼梯回家。

一个月后,端午小长假到了。尽管下了3天雨,仍有17.35万人来到重庆,游客数量同比增长143.3%。上海来的李先生决定去吃位于解放碑的佩姐火锅,他从上午11点,排队100多号,终于在傍晚6点尝到了重庆的麻辣。“满满的成就感。”他在朋友圈里说。

国庆节第一天,中国旅行人次1.12亿,有473万人抵达重庆,11.3万人被挤在了洪崖洞。

没谁能抵挡洪崖洞的诱惑。国庆最后一天下午四点半,朝天门派出所的民警在景区入口发现一名男子,“独自徘徊,目光闪烁”,这是一个合同诈骗逃犯。“太火了,我来逛逛”。

继五一和端午后,洪崖洞第三次因“挤到质壁分离”登上热搜。国家旅游局规定,洪崖洞承载量为每天52500人次。

在旅游数据被连续刷新的同时,一些山城特色建筑被带火了。

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老楼“白象居”,由于“24层高无电梯”被网友关注。这栋楼有3个出口,分别位于3个不同楼层,通往3条不同的街。住在4楼的黄女士,每次买菜需要爬到10楼,那里有个菜市场。

由于极具山城特色,许多体现重庆市井生活的影视剧会来此取景。2016年,重庆籍演员陈坤为主角的电影《火锅英雄》,有段剧情就发生在这栋楼里。街坊邻居见的剧组太多,戏称这里是“白象街影视基地”。

同年,还有一部与重庆有关的电影上映,即重庆籍导演张一白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许多人认为,这是重庆网红之路的开始。有位在重庆排名前三的民营旅行社老板回忆,电影上映后的国庆节,他的业务量涨了五六倍。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搭景的地方是一个老厂房,曾作为民国中央银行印钞厂,现在叫“二厂”。看完电影,许多人从全国各地跑来打卡,即便二厂的整体改造还没有完成。为了安全,施工方将电影取景的几个地方封闭起来,但仍不断有人偷偷溜进去。

在抖音上,带有“重庆”标签的视频,截至发稿时被看了113.6亿次。一天24小时中的任何一分钟,这个标签下都有新的网友评论产生。有张地址标注为合肥新桥国际机场的静态图片,从3月发布至今,被评论了1.1万次、点赞4.7万次。拍摄者在图片上写:“飞往重庆,一直想去的地方。”

这一年上半年,超过2.6亿人通过自由行、跟团游、定制游等方式来到这个多雾的城市。其中,62%的人来自国外,20%是90后。他们除了创作短视频,还带来了1900亿元的旅游收入,人均住宿花了323元。

12月,重庆阴雨连绵。洪崖洞入口,不再有排队的长龙。

湿冷在这座网红城市蔓延,热闹太过突然,人们不免担忧。重庆市政府公开信箱回复了一位市民来信。这封名为“洪崖洞,还能网红好久?”的信件,在文末发出呼吁:“别让洪崖洞红得太短暂。”

把“洪崖洞”换成“重庆”,问题也同样成立。

二.探讨重庆的“一夜网红”,洪崖洞是个恰当的样本。

今年65岁的何永智,等洪崖洞“红”,等了12年。12年前,正是她的小天鹅集团决定投资9000万元,在

嘉陵江畔的一处陡峭崖壁上,重现童年记忆里的吊脚楼景观。这处以吊脚楼为外形的旅游商业地产沿江全长600米,高11层,总面积6万平方米。

这个想法,起初遭遇了几乎所有人的反对。集团内的人不能理解,30多岁才从“3张桌子、3口锅”辛苦创业,将重庆小天鹅火锅从一个路边店,做成火锅巨头,为什么非要跨界折腾,碰零经验的房地产?小天鹅7名董事中,5人投了反对票,包括何永智的丈夫。

更何况,这一项目开发难度之大,11家竞标企业,向政府正式递交计划书之前,就主动撤退了9家。剩下的其余2家,还是赫赫有名房产商的龙湖和协信。何永智递交的计划书里,挖掘和重现巴渝吊脚楼文化的篇幅占了1/3。

在重庆,情怀格外动人。历史上,这座城市经历过8次大移民。最近的一次,是1993年到2009年逐步展开的“三峡大移民”。据新华社报道,在这次移民中,重庆共承担库区85%以上的移民,总人数在百万以上。漂泊是重庆的底色,抱团最取暖。而吊脚楼,是初代移民们的落脚之处,是老重庆的起源和记忆。

洪崖洞设计规划三易其稿。第一稿耗资180万元,但木料太多,不能在重庆多雨的环境中,达到何永智令其流芳百世的设想。第二稿又用了100多万,好不容易通过审核,不料因为附近要修一座大桥,洪崖洞必须后退42米,设计稿又被舍弃。第三稿从设计到过审,前后一年光景。

2003年,洪崖洞终于动工。2006年建成时,总投资3.85亿元。

但它想象中的红火却没有到来。2006年洪崖洞开始招商,除小天鹅的自营商业小天鹅火锅洪崖洞店之外,三成产权商铺被卖掉,剩余七成商铺用来招租。但在很长时间内,招租艰难。2015年之前,每平方米租金在40到180元之间,近10年间几无涨幅;以第4层的小吃街为界,上面几层还算有人流,但下面冷冷清清,1到3层的商铺空置数年。

2007年11月,洪崖洞被评为4A景区,但并未设置门票。

最困难时,何永智每月往里填补100多万元。这甚至影响到小天鹅的资金安全。“那就是在赌命,我们已倾其所有,一旦洪崖洞不成功,小天鹅肯定就此倒下。”何永智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转机出现在2015年。这一年,知识分享平台知乎上,一篇名为《夜色中的洪崖洞像千与千寻的不可思议之镇》火了。百度搜索指数印证了这一过程:从2015年开始,洪崖洞搜索指数超过解放碑、朝天门,在2018年春节期间抵达最大区间。洪崖洞被称为“现实版《千与千寻》”。

洪崖洞11层巴渝吊脚楼建筑群, 因酷似电影《千与千寻》中的场景被网友追捧

至此,超级网红洪崖洞诞生了。这也是网红城市重庆在互联网上火起来的开始。网红重庆的第一个IP当属洪崖洞。

但何永智并不想止步于此。她还有两个心愿:一是再造一个新洪崖洞,将洪崖洞现址至朝天门滨江沿线,都打造成风景区;二是重新找回小天鹅的灵魂。

2017年8月,在洪崖洞4楼的巴渝剧院,千人场地座无虚席。何永智向在座来宾宣布:自己将携女儿廖韦佳正式回归小天鹅。在回归大会上,何永智反思:“小天鹅有过辉煌,但也遭遇了发展瓶颈,例如管理人才资质参差不齐,各店的经营盈亏不均、口味没有改善创新等......”

重庆火锅起源于明末清初,火锅作为一种产业也发展了40年之久。正是对传统重庆火锅的创新,诸如发明鸳鸯锅、子母火锅、自助火锅等,让小天鹅在一众品牌中迅速崛起,在它扩张的最高峰曾开出130多家连锁店,何永智被誉为“火锅皇后”。但最近几年,市场变化越来越快,小天鹅却陷入“困惑、徘徊”。

最鲜明的例子是,在由洪崖洞引发的重庆网红潮流中,小天鹅火锅并非主角。24小时火锅品牌佩姐火锅长期霸占重庆火锅店排队时间榜首位,最多时一天排号986桌;专注80后、90后和00后年轻消费者的怒火八零一年开出12家店,用“为拍照而生”的营销理念,创新火锅形式、菜品和推广,甚至在一个有4层空间的店铺内,专门用一整层5000平方米,做了一个火锅博物馆。

2018年4月,中国烹饪协会火锅委员会发布《2017年中国火锅产业发展报告》,并评出中国火锅百强企业。其中18个重庆火锅品牌上榜,4家入围前10。排名三甲的品牌,两家是上海企业,1家在黑龙江。曾带领重庆火锅走向全国的小天鹅,没有出现在这份榜单上。

三.重庆火了,吸引的不只有游客。

28岁的化妆师小双来重庆前,不知道自己会刷墙,还能把一只50斤的马桶拖上没有电梯的8楼。现在,她和闺蜜在重庆开了4家民宿,其中3家是自己装修的。2018年清明节前,小双和闺蜜窝在北京的出租屋里刷抖音。连刷几个视频都是重庆,小双问闺蜜:“要不咱去重庆开个民宿吧?”第二天早上,她俩就跳上了去重庆的火车。

这一夜,她俩都没怎么睡,兴奋、期待,设想无数可能遭遇的挫折,但想得更多的还是“万一成功了呢”。怎么才算成功?“起码要开10家民宿!”她们把这个数字写在了笔记本上。

下火车已是晚上,迎接她们的是瓢泼的暴雨。小双才发现她对重庆原来一无所知,除了在火车上临时用手机查了些资料,“网红打卡地”一个不熟悉,连今晚住哪里都不知道。

等第二天出门找房,小双发现这个城市连导航软件都失灵了,明明目的地离你只有50米,但步行走过去,迷失在重庆上下左右的立体空间中,动辄就是半小时;其次是语言不通,连问路都问不出所以然。

就这样,白天找路、看房子,晚上看攻略。确定第一套房源时,已是一个月以后了。而之所以拍板这套房子,还是因为她们每天爬坡上坎,徒步8小时,实在走不动了。一看见这套各方面比较符合的房子,当即下单。等要装修的时候,她们惊呼:没电梯!

小双想做民宿已经很久。但火爆的莫干山、洱海等地,民宿市场竞争激烈。即便同一年在短视频平台上走红的“西部三剑客”—重庆、成都、西安,也只有重庆的民宿市场刚刚起步,算是一个蓝海。小双计划在重庆开10家宿,赚点钱和经验,马上进军成都。但实现的节奏是缓慢的:交通、语言、房源、装修......尤其是装修,由于要兼顾北京的工作,还要外出寻找新的房源,小双和闺蜜不能每天在场监工,外包的施工队偷工减料,返工率很高。后来,她们只有自己动手,刷墙、和水泥、搬砖......头两家民宿,装修了将近2个月。
好在上线第一天,还没做任何推广,订单就来了。此后,满房的情况一直持续到11月。这期间,小双的第三家和第四家民宿接连开业。但小双“一年10家民宿”的计划,到此却戛然而止。

不是没有房源,而是小双租不起了。小双4月租下第一间民宿时,40平方米的房子月租2800元。2个月后,同一处物业相同面积的房子,低于4000元就租不到了。—更多人来了。

重庆民宿圈儿,没有人不知道“财信渝中城”。与另一民宿扎堆的“海客瀛洲”相比,这是新入行者必来朝圣的地方—这个社区视野极佳:窗外濒临嘉陵江,随便看出去,都是刷爆朋友圈的重庆江景。地理位置也得天独厚:距离解放碑、洪崖洞、罗汉寺、湖广会馆等网红景点,车程都在10分钟内。市场被点燃的同时,民宿骤然聚集的财信渝中城成了问题典型:扰民、治安问题、承重墙遭破坏、业主拉横幅抗议、媒体曝光负面缠身......这给相关监管部门带来了考验:民宿是重庆旅游业发展的一个象征,作为以制造业为基础的老工业城市,重庆正在向文旅、科技等新兴产业寻找转型突破口,尤其是最先发展的渝中区,甚至提出看“文化渝中”的口号。如何处理业主投诉民宿的小问题,其实代表着重庆如何对待新兴产业的大态度。

在全国范围没有先例可循的前提下,民宿该怎么管?

6月26日,民宿问题刚刚暴露。一则市长信箱公开回复市民投诉小区民宿的公开信中,表达重庆市政府对民宿行业的态度:“日租房、民宿属于旅馆业经营,需要取得相关资质。未经许可,予以取缔。”

但随着重庆热度持续攀升,半个月后,事情出现了转机。

7月13日,在另一则重庆市公安局回复市民投诉的公开信中,“高度重视”“立即核查办理”后,列出7条处理措施。其核心意见为:在出台明确相关管理规定前,民宿等网约房纳入出租房管理,无需相关经营资质,发生矛盾要寻求执法部门介入,私下煽动闹事,其组织者、参与者一律严格依法处理。

四.重庆网红称自己艺人、达人、KOL、Coser、Vloger。

但这些拥有百万粉丝的人,在重庆的大部分故事,与其他网红在其他城市里发生的,其实并无不同:年轻、多金、一夜走红。网红重庆作为背景,在他们的故事里若隐若现。

漫咖传媒的一间直播室里,一位女主播对着镜头摆姿势。在这家重庆规模最大的直播经纪公 司,一名中部艺人月收入在10万元左右

93年的刘背实其实不姓刘,也不叫背实。在移动平台上,这个名字的全称是“倒霉俠刘背实”。2017年年底,他签约春风画面文化传媒,目前粉丝267.4万。但刘背实说自己不是网红,是一个演员,那种“总有一天会得一个真正影视大奖”的“好演员”。

在春风画面,签约艺人都有两重身份:网络红人,影视演员。除了刘背实,名气更大的辣目洋子,粉丝300多万。2018年12月,爱奇艺上线网剧《生活对我下手了》,她是主角。而刘背实任男二的《日不落酒店》将在春节期间上映,由开心麻花团队出品。

公开资料显示,春风画面的控股股东为华谊兄弟,办公室分别设在北京和重庆。短视频、网红孵化等,由重庆办公室负责。

刘背实揣摩,可能因为重庆慢节奏、生活化气息浓郁的氛围,更适合创作。他曾观摩北京同事谈判,A方案被否,马上拿出B方案,包里还放着一个C方案。刘背实想起在重庆,自己也曾有类似遭遇,不过他没有B方案,于是真诚地问甲方:“这个段子不好笑吗?可不可以讲个你认为好笑的段子,我揣摩揣摩?”

现在,刘背实有一半时间在重庆拍短视频,有一半时间在北京跑剧试戏。

其实,不是每家经纪公司,都有能力将艺人打造成IP。

2018年,重庆老牌直播经济公司漫咖传媒签约主播3000人,但你可能一个都不认识。目前,重庆大概有400多家直播经纪公司,分散于各大商圈。最聚集的两个商圈,观音桥有90家,南坪有80家。这其中,大部分成立时间在一年左右。大渝网去年的一篇报道写道:“目前重庆有一定规模的网络主播经纪公司仅有不到20家,这个数量只有成都的1/10。”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发布的《2017中国城市网络主播数量排行榜》则显示,北京、上海、成都排名前三,重庆排名第14位。

尽管已经繁荣多年,直播在重庆却仍然是一个年轻的行业,成立于2016年的漫咖都能称“老”。相对于艺人IP的打造,漫咖更看重公司艺人整体能够创造的价值。网红与否、IP与否,其实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公司战略、团队管理与培训、企业文化这些相对“传统”的东西。

战略太重要了。2016年,直播平台流量正从PC向移动端转移。那时,PC平台依然如日中天,几千款直播App刚刚崭露头角。是固守PC,还是豪赌移动,或者两者兼顾?创始团队讨论了几轮,Allin移动平台。

他们赌对了。2016年,重庆与“网红”沾边的公司有十几个,他们甚至还成立了一个“重庆网红协会”,唯独漫咖活到今天。随着直播App大混战时代来临,各直播平台疯狂烧钱补贴。漫咖联合创始人杨少晨回忆,补贴最巅峰时,漫咖从平台拿到的补贴折算到人头,大约是每位主播每月5000元。靠着这些补贴分成,漫咖站稳了脚跟。现在,靠主播打赏分成,漫咖每月营收1000万,利润10%。据杨少晨估计,在重庆市场上,像漫咖这样体量的直播经纪公司不会超过2家。

由于地处西南重庆,没有多少同行可以交流,杨少晨认为,漫咖必须建立自己的商业逻辑。大多数直播经纪公司,核心竞争力基本都是“人海战术”,经纪人的主要职能就是四处网罗艺人。采访过程中我遇到的大多数经纪人,平均上岗时间不超过两个月,甚至很多仍是在校学生。正是这些无底薪的海量经纪人,去保证平台有足够多的艺人供给。有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北京主播透露,她的经纪人为她提供的唯一建议,就是无条件满足直播间付费用户的任何需求,“有事没事喊‘爸爸’”。但在漫咖,40人的经纪人团队处于核心战略地位。他们工作只有一个:管理和培训艺人。艺人的挖掘与签约,则交由一个由10个人组成的人力资源部负责。

杨少晨将他们管理和培训的核心总结为一句话:“没有完美的人生,但可以有完美的人格。”这是他在经营漫咖的这几年逐渐摸索出来的。

据他观察,重庆试水主播的人最早主要是无以为继的发廊妹、打工仔和失业者。杨少晨考虑的是:在虚拟的直播间里,人们为什么要喜欢这些现实生活中的失意者,甚至倾囊打赏?

漫咖做了两件事:一是综合管理学、领导力、心理学、表演等专业学科,编了一套6课时的课程;二是建立案例库,将每位艺人每天遭遇的特殊事件及应对方法记录整理。

这些课程和案例,经经纪人消化后,分享给每位新手艺人,以保证他们坐在镜头前,对即将面临的事情,不是完全未知。经由一段时间实践,主播们的人格自信会慢慢建立起来,从而感染直播间观众,路转粉。“其实最重要的是主播的人格形成。在直播间里,粉丝会将他的人格与主播人格进行对比,他发现这位主播人格魅力高,而且他能够得着,就会花更多精力和金钱,来缩短他们之间的差距。”杨少晨说。

重庆是一座山城,城市建筑依山而建,造成了爬坡上坎、3D立体交通的特殊景观

.尽管“重庆网红协会”昙花一现,“秘书长”邱琳仍保存了一份协会筹备时的会议记录。记录显示,协会筹备组核心成员有10人。这10人曾一度代表了重庆互联网的最高水平:除了漫咖的杨少晨,还有《电脑报》主编陈嘉颂、中国第一代草根站长郭吉军、捧红初代网红干露露的本土营销人罗渝、重庆游戏元老冒朝华、重庆文化创意协会负责人吴扬文等。

但这些人却始终没有打破重庆以外的圈子。甚至现在大部分人都离开了互联网行业:有人开酒吧,有人做文旅,有人干微商,甚至还有人成了演员。

2016年,当邱琳加入协会时,她不仅运营着重庆第一代网红MCN公司重庆模界文化,还兼任创业平台黑马会的重庆执委、社群电商疯蜜会重庆联合创始人等。MCN公司倒闭后,邱琳干脆自己做网红、开淘宝店卖服装,自己孵化自己。有将近一年时间,每天她从凌晨直播到早上6点,休息几个小时,白天还要兼顾选款、选料、谈生产商、打样、发货、回复客服......辛苦一年,赚了几百万,但实在累得够呛。

邱琳有些焦虑,她开始思考转型:“我已经三十多岁了,或许永远没有机会成为大网红。”她向外取经,去杭州探访一位同样做淘宝直播的网红朋友。邱琳发现,这位朋友每天只需轻松直播几个小时、选选款,杭州大大小小的服装生产厂,就能包办其他所有工作,产业链非常成熟。而且,这些服装厂十分弹性,几十件衣服可以做,几百件的单子也能接。反观重庆,大多是手工作坊,单小了不接,单大了接不了。

从杭州回渝,邱琳关了淘宝直播间。

试着走出重庆的创业者中,张翔可能是走得最远的。这位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的学生是COSPLAY(角色扮演)装备爱好者。他的公司世纪诺亚前身为川美的COSPLAY学生社团。在张翔任社长的那一届,社团完成了商业化转型。

在国内COS圈,世纪诺亚代表着COS装备能抵达的某种高度。当国内大多数社团还在用硬纸板做原材料的时代,世纪诺亚已经广泛应用硅胶倒模和3D打印。

这与世纪诺亚的团队构成有关。无论学生社团,还是后来的公司,其成员大多来自川美的雕塑、绘画、动画、服装等专业。这样的专业背景,也使得世纪诺亚一向专注于硬件制造,即服装、装备等的制作和生产。

但世纪诺亚的商业化之路也并不平坦。

最初,他们主要承接国内游戏公司宣发。巅峰时,一场宣发可以带来30万元收入。但随着类似公司越来越多,尤其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同行聚集,蜗居重庆的世纪诺亚,业务逐渐被分流。张翔也曾考虑试水影视道具。但重庆并无相关产业配套,这一想法最终也没有付诸实践。

他们也试过几次舞台商演,但这种业务极依赖人脉资源,一般的网吧、小商场开业等,也卖不出多少钱。更何况,世纪诺亚的装备以极度还原著称,一套铠甲重则几十斤,艺人穿上也做不了前空翻、后空翻等高难度动作,舞台效果并不突出。

张翔也曾试图找投资人,对方拒绝得很干脆:“你这就是一个兴趣爱好,我为什么不去投火锅?”

试了一圈,张翔决定老老实实做道具。目前世纪诺亚还有两个新的动作:一是与一家直播经纪公司合作,试水二次元直播;二是与一家服装生产商合作,扩大产能,降低成本,为拓展国内市场做准备。

之所以选择合作而非自营,是因为在重庆自建生产线太难。更难的是高薪都找不到这条生产线上能用的人。张翔曾试着挖一个从广东回渝的服装打版师,对方说,他在广东底薪3500元,加上计件绩效,月薪1万元左右。张翔答应他保底月薪1万,绩效另算。“但重庆没有能跟他这个水平配合的其他师傅。”

张翔说。张翔很遗憾,要想在重庆搞创意,就得面临“一缺钱,二缺人,三缺环境”的现状。

六.11月淡季来临,小双回到了北京,她重庆的民宿管理交给了线上民宿平台。除了偶尔的维修、补货需要操心,小买卖大体算走上了正轨,“投了30万,每月收入,刚好够支付北京的房租”。

除了做COS装备,张翔2009年起发起策划的西部国际动漫展,如今已是国内三大漫展之一,“政府每次补贴100万元左右”。最近,成都一个区的政府部门找他谈合作,愿意拿450万元,他们想在这个区也复制一个西部漫展。

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副厅长王建翔曾任泸州市副市长、工信部中小企业司副司长,他在四川工作多年,对重庆并不陌生。他认为重庆作为中国中西部地区唯一的直辖市,受其区位和战略布局的需要,历时10余年的三线建设,本质上是一个工业城市。这是它的优点,亦是它的困境。过去成渝一体,在成都成为四川的省会后,四川的资源大都向成都聚集,重庆要发展只能借其区位优势,比如借助最早走上“一带一路”战略城市的优势,向外谋求,更多借助世界资源。“在工业之外,重庆注册中小企业数量达到四五十万以上,非常活跃。它的餐饮业也表现突出。”王建翔说。此外,当中国的互联网产业成为新生产力促进城市发展时,重庆西接游戏重镇成都,南临大数据之城贵阳,而自己却几乎毫无互联网基因。8月举行的首届重庆智博会首次显露出重庆想把握住下一个互联网风口优先权的决心。

重庆网红热潮爆发的同时,也几乎是重庆经济转型的开始。根据重庆市统计局颁布的《2018年上半年重庆市经济运行情况报告》,重庆市2018年上半年GDP增速为6.5%,相比2017年同期10.5%的增速,下降4%。这是重庆GDP增速首次放缓,重庆也成为全国增速放缓幅度最大的城市。报告称重庆正式进入“经济转型调整期”。王建翔认为,重庆的实体经济基础较好,网红经济作为服务业,未见得能从根基上改变重庆,但能够带动其产业转型。

这次的网红潮流展示了另一个你可能并不熟悉的重庆。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我国餐饮收入达39644亿元,比上年增长10.7%。这其中,火锅餐饮总收入占比22%,约为8722亿元左右。

而根据重庆市人社局发布的数据,重庆现有火锅企业568家,火锅门店29951个,年产值近278亿元,创造税收近50亿元。重庆火锅全国加盟店超过了14万家,年产值近8000亿元,创造税收1300亿元。全市重庆火锅从业人员多达80万人,全国更是高达500万人。

这意味着,重庆本土的火锅收入占全国火锅总收入的3.2%。而在全国范围,92%的火锅营收中,都有重庆火锅的身影。

2018年火锅市场的最大事件,当属海底捞上市,海底捞出生于四川简阳。真正现象级的重庆火锅企业,仍未出现。

贰厂文创园, 曾是民国中央银行印钞厂, 后成为新中国重庆印制二厂

显著的变化,同样出现在民宿市场。2018年7月,重庆日报、携程联合发布《2018年重庆上半年旅游大数据报告》。数据显示,这一年上半年,重庆游客接待量、旅游总收入呈两位数增长。《报告》提取了途家全平台数据。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重庆民宿收入排名全国第七,是去年同期收入的3.7倍,订单量是去年同期的3.5倍。其中,重庆民宿的平均价格为320元/夜,高端民宿价格超过1500元/夜。购买民宿产品的用户来渝的平均客单价达到3500元。

重庆民宿市场空间有多大?

据上游新闻报道,重庆市旅店业协会会长梅凤林估计,重庆主城各种住宿业态约8000多家,在这当中,具备正规许可资质的酒店、旅馆等传统业态只有约6000家。这意味着,重庆网约房、民宿、家庭旅馆等数量在2000家左右。

皇冠大扶梯,亚洲第二长的一级提升坡地大扶梯,全长112米,倾斜度30度

而成渝两地的地缘邻近,或许还有另一个更大的市场。

小双发现,80%的外地房客,不是路过重庆去成都,就是路过成都来重庆。在成渝以外的游客意识中,高铁车程不过2个半小时的成渝两地,实际可视作一处旅游目的地。因此,小双计划明年旺季继续“10家民宿”计划,完成这一布局后,她希望能够迅速进入成都市场,从而实现同一批游客的“流量内循环”。

2018年12月15日,《重庆晨报》发表了一篇名为《这个周末,阳光倾城》的文章,文章说:“随着各地转为晴好,平均温度从8.4°C回升至15°C。”只有在这个多雾的城市,出太阳也能成为一条新闻。雾越大,阳光越温暖。但雾散了,也可能是阴雨连绵。重庆网红后,现在就处于这样一个大雾笼罩的时刻,局内人、旁观者和身处其中的人,都需要更多时间去判断和行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