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双面麦肯锡:当咨询巨头拥有一支神秘投资基金

发布日期:2019-02-22 15:13
摘要」麦肯锡旗下一支对冲基金为该公司现任和前任合伙人、其他员工进行投资,持有约123亿美元资产。这引发了其咨询业务与投资之间可能存在利益冲突的质疑。


麦肯锡对旗下对冲基金MIO合伙公司的情况秘而不宣,将许多投资隐藏在根西岛的空壳公司中。

撰文 / 傅才德, WALT BOGDANICH, BRIDGET HICKEY

■ 威朗制药(Valeant Pharmaceuticals)的罪恶众所周知。它不是投资研发新药,而是在收购了其他药厂之后,将救命药的价格提高了5785%。病患别无选择,只能付钱。

威朗制药的首席执行官J·迈克尔·皮尔森(J. Michael Pearson)2016年被传召至参议院作证,受到议员们的猛烈抨击。“这是劫持病患。是不道德的,”时任密苏里州民主党参议员克莱尔·麦卡斯基尔(Claire McCaskill)说。公司的一名高管因欺诈罪入狱。威朗的股价暴跌。

以前可不是这样。在垮台前,威朗的股票是华尔街的宠儿,吸引了一些知名投资方,他们不知疲倦地在财经新闻频道宣传这家公司。但有一个投资方小心翼翼地避开了聚光灯——全球最负盛名的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 & Company)旗下一家神秘的对冲基金。事实上,麦肯锡与这家制药公司有着深厚的联系:包括皮尔森在内的四名威朗高管,都曾在麦肯锡任职,而该公司还为威朗就药品价格和收购方面提供咨询建议。

这种关系网突显出麦肯锡旗下这支对冲基金的不一般,以及基金的投资和它出售给客户的咨询建议之间可能存在未披露的利益冲突。

麦肯锡是唯一一家在运营对冲基金的大咨询公司,该基金为大约3万名麦肯锡现任和前任合伙人及其他员工进行投资。基金名为麦肯锡投资办公室(McKinsey Investment Office),或称MIO合伙公司(MIO Partners)——它的行事方式和母公司一样隐秘。

麦肯锡不会披露其客户的身份——就最佳管理实践向麦肯锡寻求咨询建议的首席执行官、首相和王子们。尽管该公司掌握着影响市场的公司策略以及政府机密信息,但其对冲基金的投资往往是秘密的,它所持有的约123亿美元资产中,有相当一部分隐藏在英吉利海峡一个避税岛的一堆空壳公司后面。

因此,麦肯锡的咨询工作与该基金的投资之间存在的任何交集,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不为外人所知的。

麦肯锡表示,该基金的结构和运营方式,确保了其员工投资者不会从公司获得的内情和咨询建议中获益。公司还说,对冲基金的经理与麦肯锡的顾问之间没有合作关系,MIO约90%的资本由外部基金管理,其中包括威朗制药的投资。

“MIO和麦肯锡在人事上是分开的。对于麦肯锡的客户,MIO的员工并不掌握什么未公开的信息,”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对于管理的绝大多数资产,有关具体投资的决定都是由第三方管理公司做出的。”

但这些政教分离式的保证,正日益受到来自国会和诉讼的公开挑战,这些诉讼指控麦肯锡在为濒临破产的公司提供咨询的工作中没有充分披露利益冲突。

在其中一起诉讼中,弗吉尼亚州的一名联邦法官上月重开一桩煤炭公司破产案的审理,此前他得知,麦肯锡并未根据法律要求,披露自己也是该公司的有担保债权人之一——通过MIO。“这是我所见过的最严重的指控,”法官凯文·R·许内肯斯(Kevin R. Huennekens)说。

该诉讼案所揭露的事实包括,麦肯锡的破产业务负责人还是该对冲基金的董事会成员。其实,被确认为MIO董事的11人中,有9人为麦肯锡现任或前任顾问。
(麦肯锡同意支付1500万美元解决司法部对其披露问题的调查。)

在波多黎各,麦肯锡向一个在寻求降低这个岛国沉重债务的委员会提供咨询服务,但据去年《纽约时报》的报道,对冲基金投资了债券,而因可以从此事的成果中获利。

该基金的大部分投资至今没有披露。但通过对基金的前任官员和股东的采访,以及对包括法庭文件、招股说明书和泄露的离岸记录在内的数千页文件进行梳理,时报发现了其中一些投资。投资涵盖了从威朗到某那不勒斯赌场的许多项目,其中包括入股了一家基金,而该基金曾借钱给一个日后成为中国最出名逃亡者的人。

尽管该基金大部分管理资产由外部经理人管理,但其内部交易员已直接投资超过10亿美元资产,涉及大宗商品、外汇和政府债券。随着麦肯锡的政府咨询业务日益扩展至全世界,这些直接投资因对政府政策高度敏感,导致了潜在的利益冲突。

“有人存在这种错误的想法,觉得‘嗯,利益冲突没那么危险,因为怀着好意的专业人士可以客观地应对它们,’”在耶鲁管理学院教授商业伦理的戴利安·凯恩(Daylian Cain)说。“但已有研究显示:不,他们办不到。”

 在人才争夺战中占得优势

麦肯锡自称是最好、最聪明的合伙企业,集结起来应对最棘手的问题。但在1990年代初,随着华尔街飙高的薪水使咨询这一行显得相形失色后,这个标志性的说法也受到了威胁。一位麦肯锡顾问称之为“人才争夺战。”

据MIO一位前任高管表示,MIO成立的部分目的是吸引和留住人才。它推出了一项机构内对冲基金,可提供金融服务,并拥有高质量、低收费的基金投资组合产品。

这在当时是个新概念。此前管理公司很少做资金管理。它还代表着麦肯锡思维方式的一次全面转变。管理大师以及《追求卓越》(In Search of Excellence)合著者托马斯·彼得斯(Tom Peters)称,1970年代末在他任麦肯锡合伙人期间,经理们并不赞同将自己的财务利益捆绑在客户身上。

“你不能一边给人提供咨询,一边享有咨询对象的信托利益,”彼得斯在接受采访时说。

如今,在麦肯锡的曼哈顿中城总部五个街区之外一座老办公楼的13层,MIO监管着大量资金,并且看起来业绩卓著。

记者查阅的内部文件显示,2000年至2010年间,MIO的旗舰基金指南针特情基金(Compass Special Situations Fund)年回报率超过9%,相比之下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1.6%。2008年,当美国股市大盘跌幅超过36%时,特情基金的跌幅只是这个数字的大约一半。

麦肯锡的主要竞争对手贝恩咨询公司(Bain & Company)和波士顿咨询集团(Boston Consulting Group)完全没有MIO这样的公司。监管文件显示,其员工的401(k)退休账户由外部管理方先锋(Vanguard)公司打理。

但麦肯锡必须向劳工部披露的401(k)计划投资,仅占MIO资产一半左右。根据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简称SEC)所作的一项披露,其余约60亿美元的资产是麦肯锡现任及前任合伙人的私有财富。

这些合伙人可以获取关于其客户的大量内部信息。

根据麦肯锡的网站,全球100家最大的公司有90家是麦肯锡的客户。它为三分之二的顶级矿业公司、半数以上的前25位航空公司以及100家最大银行中的六成提供咨询。

与此同时,根据一项SEC报备文件,在MIO董事会占据主导地位的麦肯锡现任或前任顾问包括该公司财富、资产管理和能源业务的负责人。

此前有诉讼称,麦肯锡未能全面披露其破产工作中的利益冲突,从而进行了欺诈,这一董事会结构也因此受到美国司法部的详细审查。这三起诉讼是由退休破产顾问杰伊·阿利克斯(Jay Alix)提起的,他在自己创立的一家咨询公司中持有少数股权。

在弗吉尼亚州,法官下令重新审理阿尔法自然资源公司(Alpha Natural Resources)的破产案件。此前,美国司法部受托人办公室的一名官员称,该对冲基金并非如其声称的那样是“盲目信托”。司法部指出,麦肯锡破产业务负责人乔恩·加西亚(Jon Garcia)是该基金董事。这位官员说,在2017年卸任之前,加西亚会定期收到有关该基金投资决定的报告,并予以批准。

在另一起案件中,负责监管破产体系的受托人办公室在去年12月提交给法院的一份文件中表示,麦肯锡在处理科罗拉多州一家煤矿公司的破产工作中存在“普遍的信息披露缺失”。受托人认为,应该将麦肯锡从该破产案中排除,并剥夺其收取的费用。

周二,受托人办公室宣布,它已与麦肯锡就该公司在三起破产案中的信息披露不足达成了1500万美元的和解。阿利克斯的诉讼仍在继续。

麦肯锡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和解“不构成对有责任或不当行为的承认”,并称公司同意和解是为了“继续前行,专注于为客户服务”。

在破产案和波多黎各争议引起人们广泛关注之前,麦肯锡对冲基金的存在基本上没有引起公众的注意。麦肯锡拒绝让长期担任该基金首席投资官的托德·蒂贝茨(Todd Tibbetts)或其他任何官员就本文接受采访。

根据SEC报备文件,MIO选择把巨额资金——至少40亿美元——放在英吉利海峡小岛根西岛,这个选择也体现了它的遮遮掩掩。

宝藏之岛

特拉法加庭院(Trafalgar Court)是一个响亮的名字,位于风景如画的圣彼得港,是一座令人一见难忘的现代化办公楼。在这里,成百上千的员工辛勤忙碌,维持根西岛的命脉:向外界隐瞒亿万美元。

这里是总部在芝加哥的资产管理公司北方信托(Northern Trust)的根西岛总部。只要付费,它就能通过它控制的鲜为人知的巴菲尔德提名者公司(Barfield Nominees)提供极其保密的服务。

在根西岛注册处,关于巴菲尔德提名者公司的信息很少,只有三名董事,都是在特拉法加庭院工作的北方信托高管。北方信托的发言人道格拉斯·A·霍尔特(Douglas A. Holt)说,巴菲尔德扮演着托管人的角色,为客户持有资产。这些资产仅由数字标识。

“北方信托客户的身份及其受益权是保密的,”他表示。

可将巴菲尔德提名者公司与麦肯锡的对冲基金联系在一起的文件很少,但是在少数关联的案例中,会发现MIO的资金可以追溯到不寻常的地方,比如尼泊尔加德满都一家名为“百万富翁俱乐部”的赌场。
此外,MIO还通过巴菲尔德提名者的三家用数字标记的实体投资总部位于香港的资产管理公司PAG(其前身为太盟投资集团)。

麦肯锡基金持有两只专注于中国的PAG基金的股份。PAG在2010年提交给伦敦证交所的文件中披露,MIO持有一只基金逾10%的股份,价值约2000万美元。2015年底,MIO还持有另一只专注于中国的PAG基金逾四分之一的股份。

2008年,太盟曾在一名房地产富商身上押下重金。这名富商在当年北京夏季奥运会举办地附近拥有一座巨大的办公和豪华公寓大厦。法庭记录显示,该公司向这名富商控制的一家公司提供了3000万美元的贷款。

PAG表示,它始终没能收回贷款。这名富商已从中国逃往纽约。法庭记录显示,PAG于2017年在纽约一家法院起诉他,称他欠该公司约8800万美元。

他的名字叫郭文贵,又名迈尔斯·郭(Miles Kwok)。他是中国最引人注目的外逃人员,多年来,麦肯锡通过PAG是他的债权人之一,这一事实通过巴菲尔德提名者公司得以隐藏。没有证据表明麦肯锡知道其投资会落到郭文贵的手里。麦肯锡说公司与郭文贵没有直接的商业往来。

麦肯锡在声明中说,使用离岸公司的决定不受其对冲基金的驱使,而是“受我们的托管人和投资类型”——基金而非交易证券——所驱使。声明还说,麦肯锡的对冲基金“远非使用这种安排的唯一投资或养老基金”。

但英国税收正义网(Tax Justice Network)的创始人约翰·克里斯坦森(John Christensen)说,麦肯锡传播企业最佳实践的使命与其使用根西岛这样的避税天堂的做法存在冲突。税收正义网试图让避税天堂有更高的透明度。

“我想不出任何合法、真正的经济理由来使用种地方,”克里斯坦森说。

他应该最清楚:克里斯坦森曾为邻近的避税天堂泽西岛担任经济顾问达11年之久。

“制药业的安然”

美国参议院对威朗制药的听证会调查了在皮尔森的领导下,该公司是怎样提高异丙肾上腺素(Isuprel)和硝普钠(Nitropress)的价格的。急诊室的急救推车里一般都备有这两种有数十年历史的心脏药物。

皮尔森的做法靠的是他在担任麦肯锡制药行业负责人期间推敲出来的一个想法:把注意力集中在收购现成的制药商,而不是投巨资开发下一个畅销药上。

参议院获得的记录显示,在从竞争对手手中收购异丙肾上腺素和硝普钠之前,威朗咨询了麦肯锡,麦肯锡的报告称,这两种药具有“重要的定价潜力”。

收购之后,威朗将异丙肾上腺素和硝普钠的价格分别上调了720%和310%。

就在麦肯锡的顾问们2014年底为威朗出谋划策时,MIO的两只基金Compass TPM和Compass Offshore TPM通过Visium Asset Management(这个基金很快就因为内幕交易丑闻而崩溃)购买了威朗的间接股权。

2015年初,在威朗同意收购破产了的制药商Dendreon之后,MIO的另外两只基金通过另一家外部对冲基金Aristeia Capital购买了威朗的股份。这些麦肯锡基金列在Dendreon的八个票据持有者名单上,有资格得到威朗收购Dendreon时,以现金和威朗股票的形式支付的4.95亿美元的一部分。

Aristeia在一份声明中说,只是在记者与之联系时,它才知道了麦肯锡为威朗提供咨询的角色。“Aristeia从未向MIO寻求有关潜在利益冲突的信息,因为MIO对这些资产没有投资自行决定权。”
麦肯锡在声明中说,其对冲基金“没有参与基金的第三方管理公司Visium和Aristeia的投资决策”。威朗已改名为博士健康(Bausch Health),该公司说,自2016年5月以来,从未得到过麦肯锡的并购咨询服务。

到了2015年10月,威朗与一家邮购药店的秘密关系被曝光,随后公司的股价大幅下跌,一家研究公司将威朗描述为“制药业的安然(Enron)”。2001年倒闭的能源公司安然也曾是麦肯锡的客户。安然的首席执行官杰弗里·K·斯基林(Jeffrey K. Skilling)进了联邦监狱,他是另一位麦肯锡的前合伙人。

即使麦肯锡的基金对威朗的投资是间接的,但公司的合伙人也能从他们自己的建议中获利。

“你需要做出决定,自己是一家咨询公司,还是一家投资公司?”特拉华大学(University of Delaware)研究公司治理的金融学教授查尔斯·埃尔森(Charles Elson)说。“两者是不同的东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麦肯锡旗下一支对冲基金为该公司现任和前任合伙人、其他员工进行投资,持有约123亿美元资产。这引发了其咨询业务与投资之间可能存在利益冲突的质疑。


麦肯锡对旗下对冲基金MIO合伙公司的情况秘而不宣,将许多投资隐藏在根西岛的空壳公司中。

撰文 / 傅才德, WALT BOGDANICH, BRIDGET HICKEY

■ 威朗制药(Valeant Pharmaceuticals)的罪恶众所周知。它不是投资研发新药,而是在收购了其他药厂之后,将救命药的价格提高了5785%。病患别无选择,只能付钱。

威朗制药的首席执行官J·迈克尔·皮尔森(J. Michael Pearson)2016年被传召至参议院作证,受到议员们的猛烈抨击。“这是劫持病患。是不道德的,”时任密苏里州民主党参议员克莱尔·麦卡斯基尔(Claire McCaskill)说。公司的一名高管因欺诈罪入狱。威朗的股价暴跌。

以前可不是这样。在垮台前,威朗的股票是华尔街的宠儿,吸引了一些知名投资方,他们不知疲倦地在财经新闻频道宣传这家公司。但有一个投资方小心翼翼地避开了聚光灯——全球最负盛名的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 & Company)旗下一家神秘的对冲基金。事实上,麦肯锡与这家制药公司有着深厚的联系:包括皮尔森在内的四名威朗高管,都曾在麦肯锡任职,而该公司还为威朗就药品价格和收购方面提供咨询建议。

这种关系网突显出麦肯锡旗下这支对冲基金的不一般,以及基金的投资和它出售给客户的咨询建议之间可能存在未披露的利益冲突。

麦肯锡是唯一一家在运营对冲基金的大咨询公司,该基金为大约3万名麦肯锡现任和前任合伙人及其他员工进行投资。基金名为麦肯锡投资办公室(McKinsey Investment Office),或称MIO合伙公司(MIO Partners)——它的行事方式和母公司一样隐秘。

麦肯锡不会披露其客户的身份——就最佳管理实践向麦肯锡寻求咨询建议的首席执行官、首相和王子们。尽管该公司掌握着影响市场的公司策略以及政府机密信息,但其对冲基金的投资往往是秘密的,它所持有的约123亿美元资产中,有相当一部分隐藏在英吉利海峡一个避税岛的一堆空壳公司后面。

因此,麦肯锡的咨询工作与该基金的投资之间存在的任何交集,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不为外人所知的。

麦肯锡表示,该基金的结构和运营方式,确保了其员工投资者不会从公司获得的内情和咨询建议中获益。公司还说,对冲基金的经理与麦肯锡的顾问之间没有合作关系,MIO约90%的资本由外部基金管理,其中包括威朗制药的投资。

“MIO和麦肯锡在人事上是分开的。对于麦肯锡的客户,MIO的员工并不掌握什么未公开的信息,”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对于管理的绝大多数资产,有关具体投资的决定都是由第三方管理公司做出的。”

但这些政教分离式的保证,正日益受到来自国会和诉讼的公开挑战,这些诉讼指控麦肯锡在为濒临破产的公司提供咨询的工作中没有充分披露利益冲突。

在其中一起诉讼中,弗吉尼亚州的一名联邦法官上月重开一桩煤炭公司破产案的审理,此前他得知,麦肯锡并未根据法律要求,披露自己也是该公司的有担保债权人之一——通过MIO。“这是我所见过的最严重的指控,”法官凯文·R·许内肯斯(Kevin R. Huennekens)说。

该诉讼案所揭露的事实包括,麦肯锡的破产业务负责人还是该对冲基金的董事会成员。其实,被确认为MIO董事的11人中,有9人为麦肯锡现任或前任顾问。
(麦肯锡同意支付1500万美元解决司法部对其披露问题的调查。)

在波多黎各,麦肯锡向一个在寻求降低这个岛国沉重债务的委员会提供咨询服务,但据去年《纽约时报》的报道,对冲基金投资了债券,而因可以从此事的成果中获利。

该基金的大部分投资至今没有披露。但通过对基金的前任官员和股东的采访,以及对包括法庭文件、招股说明书和泄露的离岸记录在内的数千页文件进行梳理,时报发现了其中一些投资。投资涵盖了从威朗到某那不勒斯赌场的许多项目,其中包括入股了一家基金,而该基金曾借钱给一个日后成为中国最出名逃亡者的人。

尽管该基金大部分管理资产由外部经理人管理,但其内部交易员已直接投资超过10亿美元资产,涉及大宗商品、外汇和政府债券。随着麦肯锡的政府咨询业务日益扩展至全世界,这些直接投资因对政府政策高度敏感,导致了潜在的利益冲突。

“有人存在这种错误的想法,觉得‘嗯,利益冲突没那么危险,因为怀着好意的专业人士可以客观地应对它们,’”在耶鲁管理学院教授商业伦理的戴利安·凯恩(Daylian Cain)说。“但已有研究显示:不,他们办不到。”

 在人才争夺战中占得优势

麦肯锡自称是最好、最聪明的合伙企业,集结起来应对最棘手的问题。但在1990年代初,随着华尔街飙高的薪水使咨询这一行显得相形失色后,这个标志性的说法也受到了威胁。一位麦肯锡顾问称之为“人才争夺战。”

据MIO一位前任高管表示,MIO成立的部分目的是吸引和留住人才。它推出了一项机构内对冲基金,可提供金融服务,并拥有高质量、低收费的基金投资组合产品。

这在当时是个新概念。此前管理公司很少做资金管理。它还代表着麦肯锡思维方式的一次全面转变。管理大师以及《追求卓越》(In Search of Excellence)合著者托马斯·彼得斯(Tom Peters)称,1970年代末在他任麦肯锡合伙人期间,经理们并不赞同将自己的财务利益捆绑在客户身上。

“你不能一边给人提供咨询,一边享有咨询对象的信托利益,”彼得斯在接受采访时说。

如今,在麦肯锡的曼哈顿中城总部五个街区之外一座老办公楼的13层,MIO监管着大量资金,并且看起来业绩卓著。

记者查阅的内部文件显示,2000年至2010年间,MIO的旗舰基金指南针特情基金(Compass Special Situations Fund)年回报率超过9%,相比之下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1.6%。2008年,当美国股市大盘跌幅超过36%时,特情基金的跌幅只是这个数字的大约一半。

麦肯锡的主要竞争对手贝恩咨询公司(Bain & Company)和波士顿咨询集团(Boston Consulting Group)完全没有MIO这样的公司。监管文件显示,其员工的401(k)退休账户由外部管理方先锋(Vanguard)公司打理。

但麦肯锡必须向劳工部披露的401(k)计划投资,仅占MIO资产一半左右。根据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简称SEC)所作的一项披露,其余约60亿美元的资产是麦肯锡现任及前任合伙人的私有财富。

这些合伙人可以获取关于其客户的大量内部信息。

根据麦肯锡的网站,全球100家最大的公司有90家是麦肯锡的客户。它为三分之二的顶级矿业公司、半数以上的前25位航空公司以及100家最大银行中的六成提供咨询。

与此同时,根据一项SEC报备文件,在MIO董事会占据主导地位的麦肯锡现任或前任顾问包括该公司财富、资产管理和能源业务的负责人。

此前有诉讼称,麦肯锡未能全面披露其破产工作中的利益冲突,从而进行了欺诈,这一董事会结构也因此受到美国司法部的详细审查。这三起诉讼是由退休破产顾问杰伊·阿利克斯(Jay Alix)提起的,他在自己创立的一家咨询公司中持有少数股权。

在弗吉尼亚州,法官下令重新审理阿尔法自然资源公司(Alpha Natural Resources)的破产案件。此前,美国司法部受托人办公室的一名官员称,该对冲基金并非如其声称的那样是“盲目信托”。司法部指出,麦肯锡破产业务负责人乔恩·加西亚(Jon Garcia)是该基金董事。这位官员说,在2017年卸任之前,加西亚会定期收到有关该基金投资决定的报告,并予以批准。

在另一起案件中,负责监管破产体系的受托人办公室在去年12月提交给法院的一份文件中表示,麦肯锡在处理科罗拉多州一家煤矿公司的破产工作中存在“普遍的信息披露缺失”。受托人认为,应该将麦肯锡从该破产案中排除,并剥夺其收取的费用。

周二,受托人办公室宣布,它已与麦肯锡就该公司在三起破产案中的信息披露不足达成了1500万美元的和解。阿利克斯的诉讼仍在继续。

麦肯锡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和解“不构成对有责任或不当行为的承认”,并称公司同意和解是为了“继续前行,专注于为客户服务”。

在破产案和波多黎各争议引起人们广泛关注之前,麦肯锡对冲基金的存在基本上没有引起公众的注意。麦肯锡拒绝让长期担任该基金首席投资官的托德·蒂贝茨(Todd Tibbetts)或其他任何官员就本文接受采访。

根据SEC报备文件,MIO选择把巨额资金——至少40亿美元——放在英吉利海峡小岛根西岛,这个选择也体现了它的遮遮掩掩。

宝藏之岛

特拉法加庭院(Trafalgar Court)是一个响亮的名字,位于风景如画的圣彼得港,是一座令人一见难忘的现代化办公楼。在这里,成百上千的员工辛勤忙碌,维持根西岛的命脉:向外界隐瞒亿万美元。

这里是总部在芝加哥的资产管理公司北方信托(Northern Trust)的根西岛总部。只要付费,它就能通过它控制的鲜为人知的巴菲尔德提名者公司(Barfield Nominees)提供极其保密的服务。

在根西岛注册处,关于巴菲尔德提名者公司的信息很少,只有三名董事,都是在特拉法加庭院工作的北方信托高管。北方信托的发言人道格拉斯·A·霍尔特(Douglas A. Holt)说,巴菲尔德扮演着托管人的角色,为客户持有资产。这些资产仅由数字标识。

“北方信托客户的身份及其受益权是保密的,”他表示。

可将巴菲尔德提名者公司与麦肯锡的对冲基金联系在一起的文件很少,但是在少数关联的案例中,会发现MIO的资金可以追溯到不寻常的地方,比如尼泊尔加德满都一家名为“百万富翁俱乐部”的赌场。
此外,MIO还通过巴菲尔德提名者的三家用数字标记的实体投资总部位于香港的资产管理公司PAG(其前身为太盟投资集团)。

麦肯锡基金持有两只专注于中国的PAG基金的股份。PAG在2010年提交给伦敦证交所的文件中披露,MIO持有一只基金逾10%的股份,价值约2000万美元。2015年底,MIO还持有另一只专注于中国的PAG基金逾四分之一的股份。

2008年,太盟曾在一名房地产富商身上押下重金。这名富商在当年北京夏季奥运会举办地附近拥有一座巨大的办公和豪华公寓大厦。法庭记录显示,该公司向这名富商控制的一家公司提供了3000万美元的贷款。

PAG表示,它始终没能收回贷款。这名富商已从中国逃往纽约。法庭记录显示,PAG于2017年在纽约一家法院起诉他,称他欠该公司约8800万美元。

他的名字叫郭文贵,又名迈尔斯·郭(Miles Kwok)。他是中国最引人注目的外逃人员,多年来,麦肯锡通过PAG是他的债权人之一,这一事实通过巴菲尔德提名者公司得以隐藏。没有证据表明麦肯锡知道其投资会落到郭文贵的手里。麦肯锡说公司与郭文贵没有直接的商业往来。

麦肯锡在声明中说,使用离岸公司的决定不受其对冲基金的驱使,而是“受我们的托管人和投资类型”——基金而非交易证券——所驱使。声明还说,麦肯锡的对冲基金“远非使用这种安排的唯一投资或养老基金”。

但英国税收正义网(Tax Justice Network)的创始人约翰·克里斯坦森(John Christensen)说,麦肯锡传播企业最佳实践的使命与其使用根西岛这样的避税天堂的做法存在冲突。税收正义网试图让避税天堂有更高的透明度。

“我想不出任何合法、真正的经济理由来使用种地方,”克里斯坦森说。

他应该最清楚:克里斯坦森曾为邻近的避税天堂泽西岛担任经济顾问达11年之久。

“制药业的安然”

美国参议院对威朗制药的听证会调查了在皮尔森的领导下,该公司是怎样提高异丙肾上腺素(Isuprel)和硝普钠(Nitropress)的价格的。急诊室的急救推车里一般都备有这两种有数十年历史的心脏药物。

皮尔森的做法靠的是他在担任麦肯锡制药行业负责人期间推敲出来的一个想法:把注意力集中在收购现成的制药商,而不是投巨资开发下一个畅销药上。

参议院获得的记录显示,在从竞争对手手中收购异丙肾上腺素和硝普钠之前,威朗咨询了麦肯锡,麦肯锡的报告称,这两种药具有“重要的定价潜力”。

收购之后,威朗将异丙肾上腺素和硝普钠的价格分别上调了720%和310%。

就在麦肯锡的顾问们2014年底为威朗出谋划策时,MIO的两只基金Compass TPM和Compass Offshore TPM通过Visium Asset Management(这个基金很快就因为内幕交易丑闻而崩溃)购买了威朗的间接股权。

2015年初,在威朗同意收购破产了的制药商Dendreon之后,MIO的另外两只基金通过另一家外部对冲基金Aristeia Capital购买了威朗的股份。这些麦肯锡基金列在Dendreon的八个票据持有者名单上,有资格得到威朗收购Dendreon时,以现金和威朗股票的形式支付的4.95亿美元的一部分。

Aristeia在一份声明中说,只是在记者与之联系时,它才知道了麦肯锡为威朗提供咨询的角色。“Aristeia从未向MIO寻求有关潜在利益冲突的信息,因为MIO对这些资产没有投资自行决定权。”
麦肯锡在声明中说,其对冲基金“没有参与基金的第三方管理公司Visium和Aristeia的投资决策”。威朗已改名为博士健康(Bausch Health),该公司说,自2016年5月以来,从未得到过麦肯锡的并购咨询服务。

到了2015年10月,威朗与一家邮购药店的秘密关系被曝光,随后公司的股价大幅下跌,一家研究公司将威朗描述为“制药业的安然(Enron)”。2001年倒闭的能源公司安然也曾是麦肯锡的客户。安然的首席执行官杰弗里·K·斯基林(Jeffrey K. Skilling)进了联邦监狱,他是另一位麦肯锡的前合伙人。

即使麦肯锡的基金对威朗的投资是间接的,但公司的合伙人也能从他们自己的建议中获利。

“你需要做出决定,自己是一家咨询公司,还是一家投资公司?”特拉华大学(University of Delaware)研究公司治理的金融学教授查尔斯·埃尔森(Charles Elson)说。“两者是不同的东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麦肯锡旗下一支对冲基金为该公司现任和前任合伙人、其他员工进行投资,持有约123亿美元资产。这引发了其咨询业务与投资之间可能存在利益冲突的质疑。


麦肯锡对旗下对冲基金MIO合伙公司的情况秘而不宣,将许多投资隐藏在根西岛的空壳公司中。

撰文 / 傅才德, WALT BOGDANICH, BRIDGET HICKEY

■ 威朗制药(Valeant Pharmaceuticals)的罪恶众所周知。它不是投资研发新药,而是在收购了其他药厂之后,将救命药的价格提高了5785%。病患别无选择,只能付钱。

威朗制药的首席执行官J·迈克尔·皮尔森(J. Michael Pearson)2016年被传召至参议院作证,受到议员们的猛烈抨击。“这是劫持病患。是不道德的,”时任密苏里州民主党参议员克莱尔·麦卡斯基尔(Claire McCaskill)说。公司的一名高管因欺诈罪入狱。威朗的股价暴跌。

以前可不是这样。在垮台前,威朗的股票是华尔街的宠儿,吸引了一些知名投资方,他们不知疲倦地在财经新闻频道宣传这家公司。但有一个投资方小心翼翼地避开了聚光灯——全球最负盛名的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 & Company)旗下一家神秘的对冲基金。事实上,麦肯锡与这家制药公司有着深厚的联系:包括皮尔森在内的四名威朗高管,都曾在麦肯锡任职,而该公司还为威朗就药品价格和收购方面提供咨询建议。

这种关系网突显出麦肯锡旗下这支对冲基金的不一般,以及基金的投资和它出售给客户的咨询建议之间可能存在未披露的利益冲突。

麦肯锡是唯一一家在运营对冲基金的大咨询公司,该基金为大约3万名麦肯锡现任和前任合伙人及其他员工进行投资。基金名为麦肯锡投资办公室(McKinsey Investment Office),或称MIO合伙公司(MIO Partners)——它的行事方式和母公司一样隐秘。

麦肯锡不会披露其客户的身份——就最佳管理实践向麦肯锡寻求咨询建议的首席执行官、首相和王子们。尽管该公司掌握着影响市场的公司策略以及政府机密信息,但其对冲基金的投资往往是秘密的,它所持有的约123亿美元资产中,有相当一部分隐藏在英吉利海峡一个避税岛的一堆空壳公司后面。

因此,麦肯锡的咨询工作与该基金的投资之间存在的任何交集,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不为外人所知的。

麦肯锡表示,该基金的结构和运营方式,确保了其员工投资者不会从公司获得的内情和咨询建议中获益。公司还说,对冲基金的经理与麦肯锡的顾问之间没有合作关系,MIO约90%的资本由外部基金管理,其中包括威朗制药的投资。

“MIO和麦肯锡在人事上是分开的。对于麦肯锡的客户,MIO的员工并不掌握什么未公开的信息,”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对于管理的绝大多数资产,有关具体投资的决定都是由第三方管理公司做出的。”

但这些政教分离式的保证,正日益受到来自国会和诉讼的公开挑战,这些诉讼指控麦肯锡在为濒临破产的公司提供咨询的工作中没有充分披露利益冲突。

在其中一起诉讼中,弗吉尼亚州的一名联邦法官上月重开一桩煤炭公司破产案的审理,此前他得知,麦肯锡并未根据法律要求,披露自己也是该公司的有担保债权人之一——通过MIO。“这是我所见过的最严重的指控,”法官凯文·R·许内肯斯(Kevin R. Huennekens)说。

该诉讼案所揭露的事实包括,麦肯锡的破产业务负责人还是该对冲基金的董事会成员。其实,被确认为MIO董事的11人中,有9人为麦肯锡现任或前任顾问。
(麦肯锡同意支付1500万美元解决司法部对其披露问题的调查。)

在波多黎各,麦肯锡向一个在寻求降低这个岛国沉重债务的委员会提供咨询服务,但据去年《纽约时报》的报道,对冲基金投资了债券,而因可以从此事的成果中获利。

该基金的大部分投资至今没有披露。但通过对基金的前任官员和股东的采访,以及对包括法庭文件、招股说明书和泄露的离岸记录在内的数千页文件进行梳理,时报发现了其中一些投资。投资涵盖了从威朗到某那不勒斯赌场的许多项目,其中包括入股了一家基金,而该基金曾借钱给一个日后成为中国最出名逃亡者的人。

尽管该基金大部分管理资产由外部经理人管理,但其内部交易员已直接投资超过10亿美元资产,涉及大宗商品、外汇和政府债券。随着麦肯锡的政府咨询业务日益扩展至全世界,这些直接投资因对政府政策高度敏感,导致了潜在的利益冲突。

“有人存在这种错误的想法,觉得‘嗯,利益冲突没那么危险,因为怀着好意的专业人士可以客观地应对它们,’”在耶鲁管理学院教授商业伦理的戴利安·凯恩(Daylian Cain)说。“但已有研究显示:不,他们办不到。”

 在人才争夺战中占得优势

麦肯锡自称是最好、最聪明的合伙企业,集结起来应对最棘手的问题。但在1990年代初,随着华尔街飙高的薪水使咨询这一行显得相形失色后,这个标志性的说法也受到了威胁。一位麦肯锡顾问称之为“人才争夺战。”

据MIO一位前任高管表示,MIO成立的部分目的是吸引和留住人才。它推出了一项机构内对冲基金,可提供金融服务,并拥有高质量、低收费的基金投资组合产品。

这在当时是个新概念。此前管理公司很少做资金管理。它还代表着麦肯锡思维方式的一次全面转变。管理大师以及《追求卓越》(In Search of Excellence)合著者托马斯·彼得斯(Tom Peters)称,1970年代末在他任麦肯锡合伙人期间,经理们并不赞同将自己的财务利益捆绑在客户身上。

“你不能一边给人提供咨询,一边享有咨询对象的信托利益,”彼得斯在接受采访时说。

如今,在麦肯锡的曼哈顿中城总部五个街区之外一座老办公楼的13层,MIO监管着大量资金,并且看起来业绩卓著。

记者查阅的内部文件显示,2000年至2010年间,MIO的旗舰基金指南针特情基金(Compass Special Situations Fund)年回报率超过9%,相比之下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1.6%。2008年,当美国股市大盘跌幅超过36%时,特情基金的跌幅只是这个数字的大约一半。

麦肯锡的主要竞争对手贝恩咨询公司(Bain & Company)和波士顿咨询集团(Boston Consulting Group)完全没有MIO这样的公司。监管文件显示,其员工的401(k)退休账户由外部管理方先锋(Vanguard)公司打理。

但麦肯锡必须向劳工部披露的401(k)计划投资,仅占MIO资产一半左右。根据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简称SEC)所作的一项披露,其余约60亿美元的资产是麦肯锡现任及前任合伙人的私有财富。

这些合伙人可以获取关于其客户的大量内部信息。

根据麦肯锡的网站,全球100家最大的公司有90家是麦肯锡的客户。它为三分之二的顶级矿业公司、半数以上的前25位航空公司以及100家最大银行中的六成提供咨询。

与此同时,根据一项SEC报备文件,在MIO董事会占据主导地位的麦肯锡现任或前任顾问包括该公司财富、资产管理和能源业务的负责人。

此前有诉讼称,麦肯锡未能全面披露其破产工作中的利益冲突,从而进行了欺诈,这一董事会结构也因此受到美国司法部的详细审查。这三起诉讼是由退休破产顾问杰伊·阿利克斯(Jay Alix)提起的,他在自己创立的一家咨询公司中持有少数股权。

在弗吉尼亚州,法官下令重新审理阿尔法自然资源公司(Alpha Natural Resources)的破产案件。此前,美国司法部受托人办公室的一名官员称,该对冲基金并非如其声称的那样是“盲目信托”。司法部指出,麦肯锡破产业务负责人乔恩·加西亚(Jon Garcia)是该基金董事。这位官员说,在2017年卸任之前,加西亚会定期收到有关该基金投资决定的报告,并予以批准。

在另一起案件中,负责监管破产体系的受托人办公室在去年12月提交给法院的一份文件中表示,麦肯锡在处理科罗拉多州一家煤矿公司的破产工作中存在“普遍的信息披露缺失”。受托人认为,应该将麦肯锡从该破产案中排除,并剥夺其收取的费用。

周二,受托人办公室宣布,它已与麦肯锡就该公司在三起破产案中的信息披露不足达成了1500万美元的和解。阿利克斯的诉讼仍在继续。

麦肯锡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和解“不构成对有责任或不当行为的承认”,并称公司同意和解是为了“继续前行,专注于为客户服务”。

在破产案和波多黎各争议引起人们广泛关注之前,麦肯锡对冲基金的存在基本上没有引起公众的注意。麦肯锡拒绝让长期担任该基金首席投资官的托德·蒂贝茨(Todd Tibbetts)或其他任何官员就本文接受采访。

根据SEC报备文件,MIO选择把巨额资金——至少40亿美元——放在英吉利海峡小岛根西岛,这个选择也体现了它的遮遮掩掩。

宝藏之岛

特拉法加庭院(Trafalgar Court)是一个响亮的名字,位于风景如画的圣彼得港,是一座令人一见难忘的现代化办公楼。在这里,成百上千的员工辛勤忙碌,维持根西岛的命脉:向外界隐瞒亿万美元。

这里是总部在芝加哥的资产管理公司北方信托(Northern Trust)的根西岛总部。只要付费,它就能通过它控制的鲜为人知的巴菲尔德提名者公司(Barfield Nominees)提供极其保密的服务。

在根西岛注册处,关于巴菲尔德提名者公司的信息很少,只有三名董事,都是在特拉法加庭院工作的北方信托高管。北方信托的发言人道格拉斯·A·霍尔特(Douglas A. Holt)说,巴菲尔德扮演着托管人的角色,为客户持有资产。这些资产仅由数字标识。

“北方信托客户的身份及其受益权是保密的,”他表示。

可将巴菲尔德提名者公司与麦肯锡的对冲基金联系在一起的文件很少,但是在少数关联的案例中,会发现MIO的资金可以追溯到不寻常的地方,比如尼泊尔加德满都一家名为“百万富翁俱乐部”的赌场。
此外,MIO还通过巴菲尔德提名者的三家用数字标记的实体投资总部位于香港的资产管理公司PAG(其前身为太盟投资集团)。

麦肯锡基金持有两只专注于中国的PAG基金的股份。PAG在2010年提交给伦敦证交所的文件中披露,MIO持有一只基金逾10%的股份,价值约2000万美元。2015年底,MIO还持有另一只专注于中国的PAG基金逾四分之一的股份。

2008年,太盟曾在一名房地产富商身上押下重金。这名富商在当年北京夏季奥运会举办地附近拥有一座巨大的办公和豪华公寓大厦。法庭记录显示,该公司向这名富商控制的一家公司提供了3000万美元的贷款。

PAG表示,它始终没能收回贷款。这名富商已从中国逃往纽约。法庭记录显示,PAG于2017年在纽约一家法院起诉他,称他欠该公司约8800万美元。

他的名字叫郭文贵,又名迈尔斯·郭(Miles Kwok)。他是中国最引人注目的外逃人员,多年来,麦肯锡通过PAG是他的债权人之一,这一事实通过巴菲尔德提名者公司得以隐藏。没有证据表明麦肯锡知道其投资会落到郭文贵的手里。麦肯锡说公司与郭文贵没有直接的商业往来。

麦肯锡在声明中说,使用离岸公司的决定不受其对冲基金的驱使,而是“受我们的托管人和投资类型”——基金而非交易证券——所驱使。声明还说,麦肯锡的对冲基金“远非使用这种安排的唯一投资或养老基金”。

但英国税收正义网(Tax Justice Network)的创始人约翰·克里斯坦森(John Christensen)说,麦肯锡传播企业最佳实践的使命与其使用根西岛这样的避税天堂的做法存在冲突。税收正义网试图让避税天堂有更高的透明度。

“我想不出任何合法、真正的经济理由来使用种地方,”克里斯坦森说。

他应该最清楚:克里斯坦森曾为邻近的避税天堂泽西岛担任经济顾问达11年之久。

“制药业的安然”

美国参议院对威朗制药的听证会调查了在皮尔森的领导下,该公司是怎样提高异丙肾上腺素(Isuprel)和硝普钠(Nitropress)的价格的。急诊室的急救推车里一般都备有这两种有数十年历史的心脏药物。

皮尔森的做法靠的是他在担任麦肯锡制药行业负责人期间推敲出来的一个想法:把注意力集中在收购现成的制药商,而不是投巨资开发下一个畅销药上。

参议院获得的记录显示,在从竞争对手手中收购异丙肾上腺素和硝普钠之前,威朗咨询了麦肯锡,麦肯锡的报告称,这两种药具有“重要的定价潜力”。

收购之后,威朗将异丙肾上腺素和硝普钠的价格分别上调了720%和310%。

就在麦肯锡的顾问们2014年底为威朗出谋划策时,MIO的两只基金Compass TPM和Compass Offshore TPM通过Visium Asset Management(这个基金很快就因为内幕交易丑闻而崩溃)购买了威朗的间接股权。

2015年初,在威朗同意收购破产了的制药商Dendreon之后,MIO的另外两只基金通过另一家外部对冲基金Aristeia Capital购买了威朗的股份。这些麦肯锡基金列在Dendreon的八个票据持有者名单上,有资格得到威朗收购Dendreon时,以现金和威朗股票的形式支付的4.95亿美元的一部分。

Aristeia在一份声明中说,只是在记者与之联系时,它才知道了麦肯锡为威朗提供咨询的角色。“Aristeia从未向MIO寻求有关潜在利益冲突的信息,因为MIO对这些资产没有投资自行决定权。”
麦肯锡在声明中说,其对冲基金“没有参与基金的第三方管理公司Visium和Aristeia的投资决策”。威朗已改名为博士健康(Bausch Health),该公司说,自2016年5月以来,从未得到过麦肯锡的并购咨询服务。

到了2015年10月,威朗与一家邮购药店的秘密关系被曝光,随后公司的股价大幅下跌,一家研究公司将威朗描述为“制药业的安然(Enron)”。2001年倒闭的能源公司安然也曾是麦肯锡的客户。安然的首席执行官杰弗里·K·斯基林(Jeffrey K. Skilling)进了联邦监狱,他是另一位麦肯锡的前合伙人。

即使麦肯锡的基金对威朗的投资是间接的,但公司的合伙人也能从他们自己的建议中获利。

“你需要做出决定,自己是一家咨询公司,还是一家投资公司?”特拉华大学(University of Delaware)研究公司治理的金融学教授查尔斯·埃尔森(Charles Elson)说。“两者是不同的东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双面麦肯锡:当咨询巨头拥有一支神秘投资基金

发布日期:2019-02-22 15:13
摘要」麦肯锡旗下一支对冲基金为该公司现任和前任合伙人、其他员工进行投资,持有约123亿美元资产。这引发了其咨询业务与投资之间可能存在利益冲突的质疑。


麦肯锡对旗下对冲基金MIO合伙公司的情况秘而不宣,将许多投资隐藏在根西岛的空壳公司中。

撰文 / 傅才德, WALT BOGDANICH, BRIDGET HICKEY

■ 威朗制药(Valeant Pharmaceuticals)的罪恶众所周知。它不是投资研发新药,而是在收购了其他药厂之后,将救命药的价格提高了5785%。病患别无选择,只能付钱。

威朗制药的首席执行官J·迈克尔·皮尔森(J. Michael Pearson)2016年被传召至参议院作证,受到议员们的猛烈抨击。“这是劫持病患。是不道德的,”时任密苏里州民主党参议员克莱尔·麦卡斯基尔(Claire McCaskill)说。公司的一名高管因欺诈罪入狱。威朗的股价暴跌。

以前可不是这样。在垮台前,威朗的股票是华尔街的宠儿,吸引了一些知名投资方,他们不知疲倦地在财经新闻频道宣传这家公司。但有一个投资方小心翼翼地避开了聚光灯——全球最负盛名的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 & Company)旗下一家神秘的对冲基金。事实上,麦肯锡与这家制药公司有着深厚的联系:包括皮尔森在内的四名威朗高管,都曾在麦肯锡任职,而该公司还为威朗就药品价格和收购方面提供咨询建议。

这种关系网突显出麦肯锡旗下这支对冲基金的不一般,以及基金的投资和它出售给客户的咨询建议之间可能存在未披露的利益冲突。

麦肯锡是唯一一家在运营对冲基金的大咨询公司,该基金为大约3万名麦肯锡现任和前任合伙人及其他员工进行投资。基金名为麦肯锡投资办公室(McKinsey Investment Office),或称MIO合伙公司(MIO Partners)——它的行事方式和母公司一样隐秘。

麦肯锡不会披露其客户的身份——就最佳管理实践向麦肯锡寻求咨询建议的首席执行官、首相和王子们。尽管该公司掌握着影响市场的公司策略以及政府机密信息,但其对冲基金的投资往往是秘密的,它所持有的约123亿美元资产中,有相当一部分隐藏在英吉利海峡一个避税岛的一堆空壳公司后面。

因此,麦肯锡的咨询工作与该基金的投资之间存在的任何交集,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不为外人所知的。

麦肯锡表示,该基金的结构和运营方式,确保了其员工投资者不会从公司获得的内情和咨询建议中获益。公司还说,对冲基金的经理与麦肯锡的顾问之间没有合作关系,MIO约90%的资本由外部基金管理,其中包括威朗制药的投资。

“MIO和麦肯锡在人事上是分开的。对于麦肯锡的客户,MIO的员工并不掌握什么未公开的信息,”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对于管理的绝大多数资产,有关具体投资的决定都是由第三方管理公司做出的。”

但这些政教分离式的保证,正日益受到来自国会和诉讼的公开挑战,这些诉讼指控麦肯锡在为濒临破产的公司提供咨询的工作中没有充分披露利益冲突。

在其中一起诉讼中,弗吉尼亚州的一名联邦法官上月重开一桩煤炭公司破产案的审理,此前他得知,麦肯锡并未根据法律要求,披露自己也是该公司的有担保债权人之一——通过MIO。“这是我所见过的最严重的指控,”法官凯文·R·许内肯斯(Kevin R. Huennekens)说。

该诉讼案所揭露的事实包括,麦肯锡的破产业务负责人还是该对冲基金的董事会成员。其实,被确认为MIO董事的11人中,有9人为麦肯锡现任或前任顾问。
(麦肯锡同意支付1500万美元解决司法部对其披露问题的调查。)

在波多黎各,麦肯锡向一个在寻求降低这个岛国沉重债务的委员会提供咨询服务,但据去年《纽约时报》的报道,对冲基金投资了债券,而因可以从此事的成果中获利。

该基金的大部分投资至今没有披露。但通过对基金的前任官员和股东的采访,以及对包括法庭文件、招股说明书和泄露的离岸记录在内的数千页文件进行梳理,时报发现了其中一些投资。投资涵盖了从威朗到某那不勒斯赌场的许多项目,其中包括入股了一家基金,而该基金曾借钱给一个日后成为中国最出名逃亡者的人。

尽管该基金大部分管理资产由外部经理人管理,但其内部交易员已直接投资超过10亿美元资产,涉及大宗商品、外汇和政府债券。随着麦肯锡的政府咨询业务日益扩展至全世界,这些直接投资因对政府政策高度敏感,导致了潜在的利益冲突。

“有人存在这种错误的想法,觉得‘嗯,利益冲突没那么危险,因为怀着好意的专业人士可以客观地应对它们,’”在耶鲁管理学院教授商业伦理的戴利安·凯恩(Daylian Cain)说。“但已有研究显示:不,他们办不到。”

 在人才争夺战中占得优势

麦肯锡自称是最好、最聪明的合伙企业,集结起来应对最棘手的问题。但在1990年代初,随着华尔街飙高的薪水使咨询这一行显得相形失色后,这个标志性的说法也受到了威胁。一位麦肯锡顾问称之为“人才争夺战。”

据MIO一位前任高管表示,MIO成立的部分目的是吸引和留住人才。它推出了一项机构内对冲基金,可提供金融服务,并拥有高质量、低收费的基金投资组合产品。

这在当时是个新概念。此前管理公司很少做资金管理。它还代表着麦肯锡思维方式的一次全面转变。管理大师以及《追求卓越》(In Search of Excellence)合著者托马斯·彼得斯(Tom Peters)称,1970年代末在他任麦肯锡合伙人期间,经理们并不赞同将自己的财务利益捆绑在客户身上。

“你不能一边给人提供咨询,一边享有咨询对象的信托利益,”彼得斯在接受采访时说。

如今,在麦肯锡的曼哈顿中城总部五个街区之外一座老办公楼的13层,MIO监管着大量资金,并且看起来业绩卓著。

记者查阅的内部文件显示,2000年至2010年间,MIO的旗舰基金指南针特情基金(Compass Special Situations Fund)年回报率超过9%,相比之下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1.6%。2008年,当美国股市大盘跌幅超过36%时,特情基金的跌幅只是这个数字的大约一半。

麦肯锡的主要竞争对手贝恩咨询公司(Bain & Company)和波士顿咨询集团(Boston Consulting Group)完全没有MIO这样的公司。监管文件显示,其员工的401(k)退休账户由外部管理方先锋(Vanguard)公司打理。

但麦肯锡必须向劳工部披露的401(k)计划投资,仅占MIO资产一半左右。根据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简称SEC)所作的一项披露,其余约60亿美元的资产是麦肯锡现任及前任合伙人的私有财富。

这些合伙人可以获取关于其客户的大量内部信息。

根据麦肯锡的网站,全球100家最大的公司有90家是麦肯锡的客户。它为三分之二的顶级矿业公司、半数以上的前25位航空公司以及100家最大银行中的六成提供咨询。

与此同时,根据一项SEC报备文件,在MIO董事会占据主导地位的麦肯锡现任或前任顾问包括该公司财富、资产管理和能源业务的负责人。

此前有诉讼称,麦肯锡未能全面披露其破产工作中的利益冲突,从而进行了欺诈,这一董事会结构也因此受到美国司法部的详细审查。这三起诉讼是由退休破产顾问杰伊·阿利克斯(Jay Alix)提起的,他在自己创立的一家咨询公司中持有少数股权。

在弗吉尼亚州,法官下令重新审理阿尔法自然资源公司(Alpha Natural Resources)的破产案件。此前,美国司法部受托人办公室的一名官员称,该对冲基金并非如其声称的那样是“盲目信托”。司法部指出,麦肯锡破产业务负责人乔恩·加西亚(Jon Garcia)是该基金董事。这位官员说,在2017年卸任之前,加西亚会定期收到有关该基金投资决定的报告,并予以批准。

在另一起案件中,负责监管破产体系的受托人办公室在去年12月提交给法院的一份文件中表示,麦肯锡在处理科罗拉多州一家煤矿公司的破产工作中存在“普遍的信息披露缺失”。受托人认为,应该将麦肯锡从该破产案中排除,并剥夺其收取的费用。

周二,受托人办公室宣布,它已与麦肯锡就该公司在三起破产案中的信息披露不足达成了1500万美元的和解。阿利克斯的诉讼仍在继续。

麦肯锡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和解“不构成对有责任或不当行为的承认”,并称公司同意和解是为了“继续前行,专注于为客户服务”。

在破产案和波多黎各争议引起人们广泛关注之前,麦肯锡对冲基金的存在基本上没有引起公众的注意。麦肯锡拒绝让长期担任该基金首席投资官的托德·蒂贝茨(Todd Tibbetts)或其他任何官员就本文接受采访。

根据SEC报备文件,MIO选择把巨额资金——至少40亿美元——放在英吉利海峡小岛根西岛,这个选择也体现了它的遮遮掩掩。

宝藏之岛

特拉法加庭院(Trafalgar Court)是一个响亮的名字,位于风景如画的圣彼得港,是一座令人一见难忘的现代化办公楼。在这里,成百上千的员工辛勤忙碌,维持根西岛的命脉:向外界隐瞒亿万美元。

这里是总部在芝加哥的资产管理公司北方信托(Northern Trust)的根西岛总部。只要付费,它就能通过它控制的鲜为人知的巴菲尔德提名者公司(Barfield Nominees)提供极其保密的服务。

在根西岛注册处,关于巴菲尔德提名者公司的信息很少,只有三名董事,都是在特拉法加庭院工作的北方信托高管。北方信托的发言人道格拉斯·A·霍尔特(Douglas A. Holt)说,巴菲尔德扮演着托管人的角色,为客户持有资产。这些资产仅由数字标识。

“北方信托客户的身份及其受益权是保密的,”他表示。

可将巴菲尔德提名者公司与麦肯锡的对冲基金联系在一起的文件很少,但是在少数关联的案例中,会发现MIO的资金可以追溯到不寻常的地方,比如尼泊尔加德满都一家名为“百万富翁俱乐部”的赌场。
此外,MIO还通过巴菲尔德提名者的三家用数字标记的实体投资总部位于香港的资产管理公司PAG(其前身为太盟投资集团)。

麦肯锡基金持有两只专注于中国的PAG基金的股份。PAG在2010年提交给伦敦证交所的文件中披露,MIO持有一只基金逾10%的股份,价值约2000万美元。2015年底,MIO还持有另一只专注于中国的PAG基金逾四分之一的股份。

2008年,太盟曾在一名房地产富商身上押下重金。这名富商在当年北京夏季奥运会举办地附近拥有一座巨大的办公和豪华公寓大厦。法庭记录显示,该公司向这名富商控制的一家公司提供了3000万美元的贷款。

PAG表示,它始终没能收回贷款。这名富商已从中国逃往纽约。法庭记录显示,PAG于2017年在纽约一家法院起诉他,称他欠该公司约8800万美元。

他的名字叫郭文贵,又名迈尔斯·郭(Miles Kwok)。他是中国最引人注目的外逃人员,多年来,麦肯锡通过PAG是他的债权人之一,这一事实通过巴菲尔德提名者公司得以隐藏。没有证据表明麦肯锡知道其投资会落到郭文贵的手里。麦肯锡说公司与郭文贵没有直接的商业往来。

麦肯锡在声明中说,使用离岸公司的决定不受其对冲基金的驱使,而是“受我们的托管人和投资类型”——基金而非交易证券——所驱使。声明还说,麦肯锡的对冲基金“远非使用这种安排的唯一投资或养老基金”。

但英国税收正义网(Tax Justice Network)的创始人约翰·克里斯坦森(John Christensen)说,麦肯锡传播企业最佳实践的使命与其使用根西岛这样的避税天堂的做法存在冲突。税收正义网试图让避税天堂有更高的透明度。

“我想不出任何合法、真正的经济理由来使用种地方,”克里斯坦森说。

他应该最清楚:克里斯坦森曾为邻近的避税天堂泽西岛担任经济顾问达11年之久。

“制药业的安然”

美国参议院对威朗制药的听证会调查了在皮尔森的领导下,该公司是怎样提高异丙肾上腺素(Isuprel)和硝普钠(Nitropress)的价格的。急诊室的急救推车里一般都备有这两种有数十年历史的心脏药物。

皮尔森的做法靠的是他在担任麦肯锡制药行业负责人期间推敲出来的一个想法:把注意力集中在收购现成的制药商,而不是投巨资开发下一个畅销药上。

参议院获得的记录显示,在从竞争对手手中收购异丙肾上腺素和硝普钠之前,威朗咨询了麦肯锡,麦肯锡的报告称,这两种药具有“重要的定价潜力”。

收购之后,威朗将异丙肾上腺素和硝普钠的价格分别上调了720%和310%。

就在麦肯锡的顾问们2014年底为威朗出谋划策时,MIO的两只基金Compass TPM和Compass Offshore TPM通过Visium Asset Management(这个基金很快就因为内幕交易丑闻而崩溃)购买了威朗的间接股权。

2015年初,在威朗同意收购破产了的制药商Dendreon之后,MIO的另外两只基金通过另一家外部对冲基金Aristeia Capital购买了威朗的股份。这些麦肯锡基金列在Dendreon的八个票据持有者名单上,有资格得到威朗收购Dendreon时,以现金和威朗股票的形式支付的4.95亿美元的一部分。

Aristeia在一份声明中说,只是在记者与之联系时,它才知道了麦肯锡为威朗提供咨询的角色。“Aristeia从未向MIO寻求有关潜在利益冲突的信息,因为MIO对这些资产没有投资自行决定权。”
麦肯锡在声明中说,其对冲基金“没有参与基金的第三方管理公司Visium和Aristeia的投资决策”。威朗已改名为博士健康(Bausch Health),该公司说,自2016年5月以来,从未得到过麦肯锡的并购咨询服务。

到了2015年10月,威朗与一家邮购药店的秘密关系被曝光,随后公司的股价大幅下跌,一家研究公司将威朗描述为“制药业的安然(Enron)”。2001年倒闭的能源公司安然也曾是麦肯锡的客户。安然的首席执行官杰弗里·K·斯基林(Jeffrey K. Skilling)进了联邦监狱,他是另一位麦肯锡的前合伙人。

即使麦肯锡的基金对威朗的投资是间接的,但公司的合伙人也能从他们自己的建议中获利。

“你需要做出决定,自己是一家咨询公司,还是一家投资公司?”特拉华大学(University of Delaware)研究公司治理的金融学教授查尔斯·埃尔森(Charles Elson)说。“两者是不同的东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麦肯锡旗下一支对冲基金为该公司现任和前任合伙人、其他员工进行投资,持有约123亿美元资产。这引发了其咨询业务与投资之间可能存在利益冲突的质疑。


麦肯锡对旗下对冲基金MIO合伙公司的情况秘而不宣,将许多投资隐藏在根西岛的空壳公司中。

撰文 / 傅才德, WALT BOGDANICH, BRIDGET HICKEY

■ 威朗制药(Valeant Pharmaceuticals)的罪恶众所周知。它不是投资研发新药,而是在收购了其他药厂之后,将救命药的价格提高了5785%。病患别无选择,只能付钱。

威朗制药的首席执行官J·迈克尔·皮尔森(J. Michael Pearson)2016年被传召至参议院作证,受到议员们的猛烈抨击。“这是劫持病患。是不道德的,”时任密苏里州民主党参议员克莱尔·麦卡斯基尔(Claire McCaskill)说。公司的一名高管因欺诈罪入狱。威朗的股价暴跌。

以前可不是这样。在垮台前,威朗的股票是华尔街的宠儿,吸引了一些知名投资方,他们不知疲倦地在财经新闻频道宣传这家公司。但有一个投资方小心翼翼地避开了聚光灯——全球最负盛名的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 & Company)旗下一家神秘的对冲基金。事实上,麦肯锡与这家制药公司有着深厚的联系:包括皮尔森在内的四名威朗高管,都曾在麦肯锡任职,而该公司还为威朗就药品价格和收购方面提供咨询建议。

这种关系网突显出麦肯锡旗下这支对冲基金的不一般,以及基金的投资和它出售给客户的咨询建议之间可能存在未披露的利益冲突。

麦肯锡是唯一一家在运营对冲基金的大咨询公司,该基金为大约3万名麦肯锡现任和前任合伙人及其他员工进行投资。基金名为麦肯锡投资办公室(McKinsey Investment Office),或称MIO合伙公司(MIO Partners)——它的行事方式和母公司一样隐秘。

麦肯锡不会披露其客户的身份——就最佳管理实践向麦肯锡寻求咨询建议的首席执行官、首相和王子们。尽管该公司掌握着影响市场的公司策略以及政府机密信息,但其对冲基金的投资往往是秘密的,它所持有的约123亿美元资产中,有相当一部分隐藏在英吉利海峡一个避税岛的一堆空壳公司后面。

因此,麦肯锡的咨询工作与该基金的投资之间存在的任何交集,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不为外人所知的。

麦肯锡表示,该基金的结构和运营方式,确保了其员工投资者不会从公司获得的内情和咨询建议中获益。公司还说,对冲基金的经理与麦肯锡的顾问之间没有合作关系,MIO约90%的资本由外部基金管理,其中包括威朗制药的投资。

“MIO和麦肯锡在人事上是分开的。对于麦肯锡的客户,MIO的员工并不掌握什么未公开的信息,”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对于管理的绝大多数资产,有关具体投资的决定都是由第三方管理公司做出的。”

但这些政教分离式的保证,正日益受到来自国会和诉讼的公开挑战,这些诉讼指控麦肯锡在为濒临破产的公司提供咨询的工作中没有充分披露利益冲突。

在其中一起诉讼中,弗吉尼亚州的一名联邦法官上月重开一桩煤炭公司破产案的审理,此前他得知,麦肯锡并未根据法律要求,披露自己也是该公司的有担保债权人之一——通过MIO。“这是我所见过的最严重的指控,”法官凯文·R·许内肯斯(Kevin R. Huennekens)说。

该诉讼案所揭露的事实包括,麦肯锡的破产业务负责人还是该对冲基金的董事会成员。其实,被确认为MIO董事的11人中,有9人为麦肯锡现任或前任顾问。
(麦肯锡同意支付1500万美元解决司法部对其披露问题的调查。)

在波多黎各,麦肯锡向一个在寻求降低这个岛国沉重债务的委员会提供咨询服务,但据去年《纽约时报》的报道,对冲基金投资了债券,而因可以从此事的成果中获利。

该基金的大部分投资至今没有披露。但通过对基金的前任官员和股东的采访,以及对包括法庭文件、招股说明书和泄露的离岸记录在内的数千页文件进行梳理,时报发现了其中一些投资。投资涵盖了从威朗到某那不勒斯赌场的许多项目,其中包括入股了一家基金,而该基金曾借钱给一个日后成为中国最出名逃亡者的人。

尽管该基金大部分管理资产由外部经理人管理,但其内部交易员已直接投资超过10亿美元资产,涉及大宗商品、外汇和政府债券。随着麦肯锡的政府咨询业务日益扩展至全世界,这些直接投资因对政府政策高度敏感,导致了潜在的利益冲突。

“有人存在这种错误的想法,觉得‘嗯,利益冲突没那么危险,因为怀着好意的专业人士可以客观地应对它们,’”在耶鲁管理学院教授商业伦理的戴利安·凯恩(Daylian Cain)说。“但已有研究显示:不,他们办不到。”

 在人才争夺战中占得优势

麦肯锡自称是最好、最聪明的合伙企业,集结起来应对最棘手的问题。但在1990年代初,随着华尔街飙高的薪水使咨询这一行显得相形失色后,这个标志性的说法也受到了威胁。一位麦肯锡顾问称之为“人才争夺战。”

据MIO一位前任高管表示,MIO成立的部分目的是吸引和留住人才。它推出了一项机构内对冲基金,可提供金融服务,并拥有高质量、低收费的基金投资组合产品。

这在当时是个新概念。此前管理公司很少做资金管理。它还代表着麦肯锡思维方式的一次全面转变。管理大师以及《追求卓越》(In Search of Excellence)合著者托马斯·彼得斯(Tom Peters)称,1970年代末在他任麦肯锡合伙人期间,经理们并不赞同将自己的财务利益捆绑在客户身上。

“你不能一边给人提供咨询,一边享有咨询对象的信托利益,”彼得斯在接受采访时说。

如今,在麦肯锡的曼哈顿中城总部五个街区之外一座老办公楼的13层,MIO监管着大量资金,并且看起来业绩卓著。

记者查阅的内部文件显示,2000年至2010年间,MIO的旗舰基金指南针特情基金(Compass Special Situations Fund)年回报率超过9%,相比之下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1.6%。2008年,当美国股市大盘跌幅超过36%时,特情基金的跌幅只是这个数字的大约一半。

麦肯锡的主要竞争对手贝恩咨询公司(Bain & Company)和波士顿咨询集团(Boston Consulting Group)完全没有MIO这样的公司。监管文件显示,其员工的401(k)退休账户由外部管理方先锋(Vanguard)公司打理。

但麦肯锡必须向劳工部披露的401(k)计划投资,仅占MIO资产一半左右。根据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简称SEC)所作的一项披露,其余约60亿美元的资产是麦肯锡现任及前任合伙人的私有财富。

这些合伙人可以获取关于其客户的大量内部信息。

根据麦肯锡的网站,全球100家最大的公司有90家是麦肯锡的客户。它为三分之二的顶级矿业公司、半数以上的前25位航空公司以及100家最大银行中的六成提供咨询。

与此同时,根据一项SEC报备文件,在MIO董事会占据主导地位的麦肯锡现任或前任顾问包括该公司财富、资产管理和能源业务的负责人。

此前有诉讼称,麦肯锡未能全面披露其破产工作中的利益冲突,从而进行了欺诈,这一董事会结构也因此受到美国司法部的详细审查。这三起诉讼是由退休破产顾问杰伊·阿利克斯(Jay Alix)提起的,他在自己创立的一家咨询公司中持有少数股权。

在弗吉尼亚州,法官下令重新审理阿尔法自然资源公司(Alpha Natural Resources)的破产案件。此前,美国司法部受托人办公室的一名官员称,该对冲基金并非如其声称的那样是“盲目信托”。司法部指出,麦肯锡破产业务负责人乔恩·加西亚(Jon Garcia)是该基金董事。这位官员说,在2017年卸任之前,加西亚会定期收到有关该基金投资决定的报告,并予以批准。

在另一起案件中,负责监管破产体系的受托人办公室在去年12月提交给法院的一份文件中表示,麦肯锡在处理科罗拉多州一家煤矿公司的破产工作中存在“普遍的信息披露缺失”。受托人认为,应该将麦肯锡从该破产案中排除,并剥夺其收取的费用。

周二,受托人办公室宣布,它已与麦肯锡就该公司在三起破产案中的信息披露不足达成了1500万美元的和解。阿利克斯的诉讼仍在继续。

麦肯锡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和解“不构成对有责任或不当行为的承认”,并称公司同意和解是为了“继续前行,专注于为客户服务”。

在破产案和波多黎各争议引起人们广泛关注之前,麦肯锡对冲基金的存在基本上没有引起公众的注意。麦肯锡拒绝让长期担任该基金首席投资官的托德·蒂贝茨(Todd Tibbetts)或其他任何官员就本文接受采访。

根据SEC报备文件,MIO选择把巨额资金——至少40亿美元——放在英吉利海峡小岛根西岛,这个选择也体现了它的遮遮掩掩。

宝藏之岛

特拉法加庭院(Trafalgar Court)是一个响亮的名字,位于风景如画的圣彼得港,是一座令人一见难忘的现代化办公楼。在这里,成百上千的员工辛勤忙碌,维持根西岛的命脉:向外界隐瞒亿万美元。

这里是总部在芝加哥的资产管理公司北方信托(Northern Trust)的根西岛总部。只要付费,它就能通过它控制的鲜为人知的巴菲尔德提名者公司(Barfield Nominees)提供极其保密的服务。

在根西岛注册处,关于巴菲尔德提名者公司的信息很少,只有三名董事,都是在特拉法加庭院工作的北方信托高管。北方信托的发言人道格拉斯·A·霍尔特(Douglas A. Holt)说,巴菲尔德扮演着托管人的角色,为客户持有资产。这些资产仅由数字标识。

“北方信托客户的身份及其受益权是保密的,”他表示。

可将巴菲尔德提名者公司与麦肯锡的对冲基金联系在一起的文件很少,但是在少数关联的案例中,会发现MIO的资金可以追溯到不寻常的地方,比如尼泊尔加德满都一家名为“百万富翁俱乐部”的赌场。
此外,MIO还通过巴菲尔德提名者的三家用数字标记的实体投资总部位于香港的资产管理公司PAG(其前身为太盟投资集团)。

麦肯锡基金持有两只专注于中国的PAG基金的股份。PAG在2010年提交给伦敦证交所的文件中披露,MIO持有一只基金逾10%的股份,价值约2000万美元。2015年底,MIO还持有另一只专注于中国的PAG基金逾四分之一的股份。

2008年,太盟曾在一名房地产富商身上押下重金。这名富商在当年北京夏季奥运会举办地附近拥有一座巨大的办公和豪华公寓大厦。法庭记录显示,该公司向这名富商控制的一家公司提供了3000万美元的贷款。

PAG表示,它始终没能收回贷款。这名富商已从中国逃往纽约。法庭记录显示,PAG于2017年在纽约一家法院起诉他,称他欠该公司约8800万美元。

他的名字叫郭文贵,又名迈尔斯·郭(Miles Kwok)。他是中国最引人注目的外逃人员,多年来,麦肯锡通过PAG是他的债权人之一,这一事实通过巴菲尔德提名者公司得以隐藏。没有证据表明麦肯锡知道其投资会落到郭文贵的手里。麦肯锡说公司与郭文贵没有直接的商业往来。

麦肯锡在声明中说,使用离岸公司的决定不受其对冲基金的驱使,而是“受我们的托管人和投资类型”——基金而非交易证券——所驱使。声明还说,麦肯锡的对冲基金“远非使用这种安排的唯一投资或养老基金”。

但英国税收正义网(Tax Justice Network)的创始人约翰·克里斯坦森(John Christensen)说,麦肯锡传播企业最佳实践的使命与其使用根西岛这样的避税天堂的做法存在冲突。税收正义网试图让避税天堂有更高的透明度。

“我想不出任何合法、真正的经济理由来使用种地方,”克里斯坦森说。

他应该最清楚:克里斯坦森曾为邻近的避税天堂泽西岛担任经济顾问达11年之久。

“制药业的安然”

美国参议院对威朗制药的听证会调查了在皮尔森的领导下,该公司是怎样提高异丙肾上腺素(Isuprel)和硝普钠(Nitropress)的价格的。急诊室的急救推车里一般都备有这两种有数十年历史的心脏药物。

皮尔森的做法靠的是他在担任麦肯锡制药行业负责人期间推敲出来的一个想法:把注意力集中在收购现成的制药商,而不是投巨资开发下一个畅销药上。

参议院获得的记录显示,在从竞争对手手中收购异丙肾上腺素和硝普钠之前,威朗咨询了麦肯锡,麦肯锡的报告称,这两种药具有“重要的定价潜力”。

收购之后,威朗将异丙肾上腺素和硝普钠的价格分别上调了720%和310%。

就在麦肯锡的顾问们2014年底为威朗出谋划策时,MIO的两只基金Compass TPM和Compass Offshore TPM通过Visium Asset Management(这个基金很快就因为内幕交易丑闻而崩溃)购买了威朗的间接股权。

2015年初,在威朗同意收购破产了的制药商Dendreon之后,MIO的另外两只基金通过另一家外部对冲基金Aristeia Capital购买了威朗的股份。这些麦肯锡基金列在Dendreon的八个票据持有者名单上,有资格得到威朗收购Dendreon时,以现金和威朗股票的形式支付的4.95亿美元的一部分。

Aristeia在一份声明中说,只是在记者与之联系时,它才知道了麦肯锡为威朗提供咨询的角色。“Aristeia从未向MIO寻求有关潜在利益冲突的信息,因为MIO对这些资产没有投资自行决定权。”
麦肯锡在声明中说,其对冲基金“没有参与基金的第三方管理公司Visium和Aristeia的投资决策”。威朗已改名为博士健康(Bausch Health),该公司说,自2016年5月以来,从未得到过麦肯锡的并购咨询服务。

到了2015年10月,威朗与一家邮购药店的秘密关系被曝光,随后公司的股价大幅下跌,一家研究公司将威朗描述为“制药业的安然(Enron)”。2001年倒闭的能源公司安然也曾是麦肯锡的客户。安然的首席执行官杰弗里·K·斯基林(Jeffrey K. Skilling)进了联邦监狱,他是另一位麦肯锡的前合伙人。

即使麦肯锡的基金对威朗的投资是间接的,但公司的合伙人也能从他们自己的建议中获利。

“你需要做出决定,自己是一家咨询公司,还是一家投资公司?”特拉华大学(University of Delaware)研究公司治理的金融学教授查尔斯·埃尔森(Charles Elson)说。“两者是不同的东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