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加强对东非吉布提港的控制

发布日期:2019-02-22 10:20
摘要」一家中国港口运营商正加强对东非一处集装箱码头的掌控,重新部署业务和基础设施。该码头具有战略意义,所处位置对中国政府控制亚欧远洋贸易通道的行动至关重要。



撰文 / Costas Paris

■ 一家中国港口运营商正加强对东非一处集装箱码头的掌控,重新部署业务和基础设施。该码头具有战略意义,所处位置对中国政府控制亚欧远洋贸易通道的行动至关重要。

海事官员表示,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China Merchants Port Holdings Company Limited, 0144.HK, 简称:招商局港口)已完全接管了吉布提多哈雷集装箱码头(Doraleh Container Terminal)的业务,并且中国国有企业中国土木工程集团公司(China Civil Engineering Construction Corp.)和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China State Construction Engineering Co., 601668.SH, 简称﹕中国建筑)已在附近建设了一座新的多功能货物设施,来处理汽车、牲畜、钢铁和其他货物。

最近在吉布提停靠过的船只的船员表示,新码头与中国在全球管理的其他码头类似。

1月底曾停靠吉布提港的一艘乾散货船的主管Apolinario Bautista表示,这个多功能码头拥有与中国同样的起重机,同样的谷物、化肥和其他大宗商品的储存仓,非常像中国码头。

目前针对中国发展上述码头行动的法律挑战也在推进。吉布提面积虽小,但位于非洲之角的战略要地,处在亚欧贸易的十字路口。

全球最大港口运营商之一迪拜港口世界公司(DP World, DPW.DIF)去年起诉招商局港口,控告后者导致吉布提政府强行收回迪拜港口世界在吉布提一个集装箱码头的长期特许经营权。香港高等法院定于10月中审理该案。

北京方面将吉布提视为投资规模数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的一站。该倡议的范围覆盖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希腊、比利时等国的海港。

这些港口优先处理中国船只,对中国船只收取的停靠费也相对较低一些,这使中国的货运公司及其航运客户在竞争中占得先机,能够在最短时间里把尽可能多的货物运送到欧洲市场。

吉布提地处红海入口处,大约12%的海上贸易货船要经由红海,然后从苏伊士运河北上。在东非海岸线上,没有其他港口配备基础设施来处理、存储、交易船舶之间的货物。

吉布提也是货船进入东非市场的一个通道口,东非市场的进口量和出口量都在日益增长。

由于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对那些希望在该地区发挥影响力的国家而言,吉布提和吉布提港成为地缘政治要地。美国在该港口附近有一座军事设施,用来监控与中东相关的海上交通,这也是美国遏制与基地组织(al Qaeda)关系密切的东非青年党(al-Shabaab)恐怖组织的重要军事基地。

中国在吉布提也有军事基地,这是中国在海外的首个军事基地。

迪拜港口世界公司于2004年签署了经营吉布提Doraleh集装箱码头的25年特许经营协议。但后来该协议被吉布提政府终止,因其引入了中国企业以换取投资和政府融资。

吉布提政府去年1月将吉布提港国有化,然后将大约四分之一的所有权卖给了招商局港口。

迪拜港口世界持有Doraleh集装箱码头33%的股份,政府持有其余的67%。

国企招商局港口在世界各地的港口建设、集装箱物流和码头管理都很活跃。该公司和中远海运港口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Ports Limited, 1199.HK, 简称﹕中远海运港口)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工具。

伦敦一个仲裁庭在2018年8月裁定,迪拜港口世界是上述码头特许经营权的合法所有者,但不能采取惩罚性措施,因此迪拜港口世界将此案诉至香港高等法院。

迪拜港口世界的一位高管表示:“我们认为,香港港口对招商局港口拥有管辖权。我们被非法移出在吉布提的业务,我们要求回到之前的状态或者得到赔偿。”

香港高等法院计划在10月15日讨论迪拜港口世界的诉讼。律师们表示, 香港高等法院可能准予迪拜港口世界公司获得赔偿,但特许经营权不太可能归还。这些律师还表示,自迪拜港口世界去年8月首次向香港高等法院提起诉讼以来,招商局港口的回应速度很慢。

美军非洲司令部司令、海军陆战队上将Thomas Waldhauser去年出席一个国会听证会时表示,如果中国控制了吉布提的这个港口,美国可能会面临重大后果。

尽管存在与中国有关的种种关切,但美国正削减其在非洲本就不大的军事存在。

前述迪拜港口世界的管理人员称:“我们对美国的不作为感到困惑。美国基地的所有供给都要经由该港口运送,如果它落入中国手中,可能带来重大问题。”

与此同时,海事官员发现有更多船只经过该港口。

在一艘集装箱货轮上担任首席机师的Panagiotis Hatzikostas说:“它就像中国大陆一些港口的小妹妹,那些港口不断扩张,以接纳更多船只。但如果要往东非运货,你就得在吉布提停靠。它从一开始就成了一个门户,未面临真正的竞争。因此它有很大潜力。” Hatzikostas所在的货轮于2月中旬卸下了运往邻国埃塞俄比亚的货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一家中国港口运营商正加强对东非一处集装箱码头的掌控,重新部署业务和基础设施。该码头具有战略意义,所处位置对中国政府控制亚欧远洋贸易通道的行动至关重要。



撰文 / Costas Paris

■ 一家中国港口运营商正加强对东非一处集装箱码头的掌控,重新部署业务和基础设施。该码头具有战略意义,所处位置对中国政府控制亚欧远洋贸易通道的行动至关重要。

海事官员表示,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China Merchants Port Holdings Company Limited, 0144.HK, 简称:招商局港口)已完全接管了吉布提多哈雷集装箱码头(Doraleh Container Terminal)的业务,并且中国国有企业中国土木工程集团公司(China Civil Engineering Construction Corp.)和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China State Construction Engineering Co., 601668.SH, 简称﹕中国建筑)已在附近建设了一座新的多功能货物设施,来处理汽车、牲畜、钢铁和其他货物。

最近在吉布提停靠过的船只的船员表示,新码头与中国在全球管理的其他码头类似。

1月底曾停靠吉布提港的一艘乾散货船的主管Apolinario Bautista表示,这个多功能码头拥有与中国同样的起重机,同样的谷物、化肥和其他大宗商品的储存仓,非常像中国码头。

目前针对中国发展上述码头行动的法律挑战也在推进。吉布提面积虽小,但位于非洲之角的战略要地,处在亚欧贸易的十字路口。

全球最大港口运营商之一迪拜港口世界公司(DP World, DPW.DIF)去年起诉招商局港口,控告后者导致吉布提政府强行收回迪拜港口世界在吉布提一个集装箱码头的长期特许经营权。香港高等法院定于10月中审理该案。

北京方面将吉布提视为投资规模数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的一站。该倡议的范围覆盖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希腊、比利时等国的海港。

这些港口优先处理中国船只,对中国船只收取的停靠费也相对较低一些,这使中国的货运公司及其航运客户在竞争中占得先机,能够在最短时间里把尽可能多的货物运送到欧洲市场。

吉布提地处红海入口处,大约12%的海上贸易货船要经由红海,然后从苏伊士运河北上。在东非海岸线上,没有其他港口配备基础设施来处理、存储、交易船舶之间的货物。

吉布提也是货船进入东非市场的一个通道口,东非市场的进口量和出口量都在日益增长。

由于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对那些希望在该地区发挥影响力的国家而言,吉布提和吉布提港成为地缘政治要地。美国在该港口附近有一座军事设施,用来监控与中东相关的海上交通,这也是美国遏制与基地组织(al Qaeda)关系密切的东非青年党(al-Shabaab)恐怖组织的重要军事基地。

中国在吉布提也有军事基地,这是中国在海外的首个军事基地。

迪拜港口世界公司于2004年签署了经营吉布提Doraleh集装箱码头的25年特许经营协议。但后来该协议被吉布提政府终止,因其引入了中国企业以换取投资和政府融资。

吉布提政府去年1月将吉布提港国有化,然后将大约四分之一的所有权卖给了招商局港口。

迪拜港口世界持有Doraleh集装箱码头33%的股份,政府持有其余的67%。

国企招商局港口在世界各地的港口建设、集装箱物流和码头管理都很活跃。该公司和中远海运港口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Ports Limited, 1199.HK, 简称﹕中远海运港口)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工具。

伦敦一个仲裁庭在2018年8月裁定,迪拜港口世界是上述码头特许经营权的合法所有者,但不能采取惩罚性措施,因此迪拜港口世界将此案诉至香港高等法院。

迪拜港口世界的一位高管表示:“我们认为,香港港口对招商局港口拥有管辖权。我们被非法移出在吉布提的业务,我们要求回到之前的状态或者得到赔偿。”

香港高等法院计划在10月15日讨论迪拜港口世界的诉讼。律师们表示, 香港高等法院可能准予迪拜港口世界公司获得赔偿,但特许经营权不太可能归还。这些律师还表示,自迪拜港口世界去年8月首次向香港高等法院提起诉讼以来,招商局港口的回应速度很慢。

美军非洲司令部司令、海军陆战队上将Thomas Waldhauser去年出席一个国会听证会时表示,如果中国控制了吉布提的这个港口,美国可能会面临重大后果。

尽管存在与中国有关的种种关切,但美国正削减其在非洲本就不大的军事存在。

前述迪拜港口世界的管理人员称:“我们对美国的不作为感到困惑。美国基地的所有供给都要经由该港口运送,如果它落入中国手中,可能带来重大问题。”

与此同时,海事官员发现有更多船只经过该港口。

在一艘集装箱货轮上担任首席机师的Panagiotis Hatzikostas说:“它就像中国大陆一些港口的小妹妹,那些港口不断扩张,以接纳更多船只。但如果要往东非运货,你就得在吉布提停靠。它从一开始就成了一个门户,未面临真正的竞争。因此它有很大潜力。” Hatzikostas所在的货轮于2月中旬卸下了运往邻国埃塞俄比亚的货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一家中国港口运营商正加强对东非一处集装箱码头的掌控,重新部署业务和基础设施。该码头具有战略意义,所处位置对中国政府控制亚欧远洋贸易通道的行动至关重要。



撰文 / Costas Paris

■ 一家中国港口运营商正加强对东非一处集装箱码头的掌控,重新部署业务和基础设施。该码头具有战略意义,所处位置对中国政府控制亚欧远洋贸易通道的行动至关重要。

海事官员表示,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China Merchants Port Holdings Company Limited, 0144.HK, 简称:招商局港口)已完全接管了吉布提多哈雷集装箱码头(Doraleh Container Terminal)的业务,并且中国国有企业中国土木工程集团公司(China Civil Engineering Construction Corp.)和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China State Construction Engineering Co., 601668.SH, 简称﹕中国建筑)已在附近建设了一座新的多功能货物设施,来处理汽车、牲畜、钢铁和其他货物。

最近在吉布提停靠过的船只的船员表示,新码头与中国在全球管理的其他码头类似。

1月底曾停靠吉布提港的一艘乾散货船的主管Apolinario Bautista表示,这个多功能码头拥有与中国同样的起重机,同样的谷物、化肥和其他大宗商品的储存仓,非常像中国码头。

目前针对中国发展上述码头行动的法律挑战也在推进。吉布提面积虽小,但位于非洲之角的战略要地,处在亚欧贸易的十字路口。

全球最大港口运营商之一迪拜港口世界公司(DP World, DPW.DIF)去年起诉招商局港口,控告后者导致吉布提政府强行收回迪拜港口世界在吉布提一个集装箱码头的长期特许经营权。香港高等法院定于10月中审理该案。

北京方面将吉布提视为投资规模数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的一站。该倡议的范围覆盖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希腊、比利时等国的海港。

这些港口优先处理中国船只,对中国船只收取的停靠费也相对较低一些,这使中国的货运公司及其航运客户在竞争中占得先机,能够在最短时间里把尽可能多的货物运送到欧洲市场。

吉布提地处红海入口处,大约12%的海上贸易货船要经由红海,然后从苏伊士运河北上。在东非海岸线上,没有其他港口配备基础设施来处理、存储、交易船舶之间的货物。

吉布提也是货船进入东非市场的一个通道口,东非市场的进口量和出口量都在日益增长。

由于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对那些希望在该地区发挥影响力的国家而言,吉布提和吉布提港成为地缘政治要地。美国在该港口附近有一座军事设施,用来监控与中东相关的海上交通,这也是美国遏制与基地组织(al Qaeda)关系密切的东非青年党(al-Shabaab)恐怖组织的重要军事基地。

中国在吉布提也有军事基地,这是中国在海外的首个军事基地。

迪拜港口世界公司于2004年签署了经营吉布提Doraleh集装箱码头的25年特许经营协议。但后来该协议被吉布提政府终止,因其引入了中国企业以换取投资和政府融资。

吉布提政府去年1月将吉布提港国有化,然后将大约四分之一的所有权卖给了招商局港口。

迪拜港口世界持有Doraleh集装箱码头33%的股份,政府持有其余的67%。

国企招商局港口在世界各地的港口建设、集装箱物流和码头管理都很活跃。该公司和中远海运港口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Ports Limited, 1199.HK, 简称﹕中远海运港口)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工具。

伦敦一个仲裁庭在2018年8月裁定,迪拜港口世界是上述码头特许经营权的合法所有者,但不能采取惩罚性措施,因此迪拜港口世界将此案诉至香港高等法院。

迪拜港口世界的一位高管表示:“我们认为,香港港口对招商局港口拥有管辖权。我们被非法移出在吉布提的业务,我们要求回到之前的状态或者得到赔偿。”

香港高等法院计划在10月15日讨论迪拜港口世界的诉讼。律师们表示, 香港高等法院可能准予迪拜港口世界公司获得赔偿,但特许经营权不太可能归还。这些律师还表示,自迪拜港口世界去年8月首次向香港高等法院提起诉讼以来,招商局港口的回应速度很慢。

美军非洲司令部司令、海军陆战队上将Thomas Waldhauser去年出席一个国会听证会时表示,如果中国控制了吉布提的这个港口,美国可能会面临重大后果。

尽管存在与中国有关的种种关切,但美国正削减其在非洲本就不大的军事存在。

前述迪拜港口世界的管理人员称:“我们对美国的不作为感到困惑。美国基地的所有供给都要经由该港口运送,如果它落入中国手中,可能带来重大问题。”

与此同时,海事官员发现有更多船只经过该港口。

在一艘集装箱货轮上担任首席机师的Panagiotis Hatzikostas说:“它就像中国大陆一些港口的小妹妹,那些港口不断扩张,以接纳更多船只。但如果要往东非运货,你就得在吉布提停靠。它从一开始就成了一个门户,未面临真正的竞争。因此它有很大潜力。” Hatzikostas所在的货轮于2月中旬卸下了运往邻国埃塞俄比亚的货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加强对东非吉布提港的控制

发布日期:2019-02-22 10:20
摘要」一家中国港口运营商正加强对东非一处集装箱码头的掌控,重新部署业务和基础设施。该码头具有战略意义,所处位置对中国政府控制亚欧远洋贸易通道的行动至关重要。



撰文 / Costas Paris

■ 一家中国港口运营商正加强对东非一处集装箱码头的掌控,重新部署业务和基础设施。该码头具有战略意义,所处位置对中国政府控制亚欧远洋贸易通道的行动至关重要。

海事官员表示,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China Merchants Port Holdings Company Limited, 0144.HK, 简称:招商局港口)已完全接管了吉布提多哈雷集装箱码头(Doraleh Container Terminal)的业务,并且中国国有企业中国土木工程集团公司(China Civil Engineering Construction Corp.)和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China State Construction Engineering Co., 601668.SH, 简称﹕中国建筑)已在附近建设了一座新的多功能货物设施,来处理汽车、牲畜、钢铁和其他货物。

最近在吉布提停靠过的船只的船员表示,新码头与中国在全球管理的其他码头类似。

1月底曾停靠吉布提港的一艘乾散货船的主管Apolinario Bautista表示,这个多功能码头拥有与中国同样的起重机,同样的谷物、化肥和其他大宗商品的储存仓,非常像中国码头。

目前针对中国发展上述码头行动的法律挑战也在推进。吉布提面积虽小,但位于非洲之角的战略要地,处在亚欧贸易的十字路口。

全球最大港口运营商之一迪拜港口世界公司(DP World, DPW.DIF)去年起诉招商局港口,控告后者导致吉布提政府强行收回迪拜港口世界在吉布提一个集装箱码头的长期特许经营权。香港高等法院定于10月中审理该案。

北京方面将吉布提视为投资规模数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的一站。该倡议的范围覆盖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希腊、比利时等国的海港。

这些港口优先处理中国船只,对中国船只收取的停靠费也相对较低一些,这使中国的货运公司及其航运客户在竞争中占得先机,能够在最短时间里把尽可能多的货物运送到欧洲市场。

吉布提地处红海入口处,大约12%的海上贸易货船要经由红海,然后从苏伊士运河北上。在东非海岸线上,没有其他港口配备基础设施来处理、存储、交易船舶之间的货物。

吉布提也是货船进入东非市场的一个通道口,东非市场的进口量和出口量都在日益增长。

由于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对那些希望在该地区发挥影响力的国家而言,吉布提和吉布提港成为地缘政治要地。美国在该港口附近有一座军事设施,用来监控与中东相关的海上交通,这也是美国遏制与基地组织(al Qaeda)关系密切的东非青年党(al-Shabaab)恐怖组织的重要军事基地。

中国在吉布提也有军事基地,这是中国在海外的首个军事基地。

迪拜港口世界公司于2004年签署了经营吉布提Doraleh集装箱码头的25年特许经营协议。但后来该协议被吉布提政府终止,因其引入了中国企业以换取投资和政府融资。

吉布提政府去年1月将吉布提港国有化,然后将大约四分之一的所有权卖给了招商局港口。

迪拜港口世界持有Doraleh集装箱码头33%的股份,政府持有其余的67%。

国企招商局港口在世界各地的港口建设、集装箱物流和码头管理都很活跃。该公司和中远海运港口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Ports Limited, 1199.HK, 简称﹕中远海运港口)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工具。

伦敦一个仲裁庭在2018年8月裁定,迪拜港口世界是上述码头特许经营权的合法所有者,但不能采取惩罚性措施,因此迪拜港口世界将此案诉至香港高等法院。

迪拜港口世界的一位高管表示:“我们认为,香港港口对招商局港口拥有管辖权。我们被非法移出在吉布提的业务,我们要求回到之前的状态或者得到赔偿。”

香港高等法院计划在10月15日讨论迪拜港口世界的诉讼。律师们表示, 香港高等法院可能准予迪拜港口世界公司获得赔偿,但特许经营权不太可能归还。这些律师还表示,自迪拜港口世界去年8月首次向香港高等法院提起诉讼以来,招商局港口的回应速度很慢。

美军非洲司令部司令、海军陆战队上将Thomas Waldhauser去年出席一个国会听证会时表示,如果中国控制了吉布提的这个港口,美国可能会面临重大后果。

尽管存在与中国有关的种种关切,但美国正削减其在非洲本就不大的军事存在。

前述迪拜港口世界的管理人员称:“我们对美国的不作为感到困惑。美国基地的所有供给都要经由该港口运送,如果它落入中国手中,可能带来重大问题。”

与此同时,海事官员发现有更多船只经过该港口。

在一艘集装箱货轮上担任首席机师的Panagiotis Hatzikostas说:“它就像中国大陆一些港口的小妹妹,那些港口不断扩张,以接纳更多船只。但如果要往东非运货,你就得在吉布提停靠。它从一开始就成了一个门户,未面临真正的竞争。因此它有很大潜力。” Hatzikostas所在的货轮于2月中旬卸下了运往邻国埃塞俄比亚的货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一家中国港口运营商正加强对东非一处集装箱码头的掌控,重新部署业务和基础设施。该码头具有战略意义,所处位置对中国政府控制亚欧远洋贸易通道的行动至关重要。



撰文 / Costas Paris

■ 一家中国港口运营商正加强对东非一处集装箱码头的掌控,重新部署业务和基础设施。该码头具有战略意义,所处位置对中国政府控制亚欧远洋贸易通道的行动至关重要。

海事官员表示,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China Merchants Port Holdings Company Limited, 0144.HK, 简称:招商局港口)已完全接管了吉布提多哈雷集装箱码头(Doraleh Container Terminal)的业务,并且中国国有企业中国土木工程集团公司(China Civil Engineering Construction Corp.)和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China State Construction Engineering Co., 601668.SH, 简称﹕中国建筑)已在附近建设了一座新的多功能货物设施,来处理汽车、牲畜、钢铁和其他货物。

最近在吉布提停靠过的船只的船员表示,新码头与中国在全球管理的其他码头类似。

1月底曾停靠吉布提港的一艘乾散货船的主管Apolinario Bautista表示,这个多功能码头拥有与中国同样的起重机,同样的谷物、化肥和其他大宗商品的储存仓,非常像中国码头。

目前针对中国发展上述码头行动的法律挑战也在推进。吉布提面积虽小,但位于非洲之角的战略要地,处在亚欧贸易的十字路口。

全球最大港口运营商之一迪拜港口世界公司(DP World, DPW.DIF)去年起诉招商局港口,控告后者导致吉布提政府强行收回迪拜港口世界在吉布提一个集装箱码头的长期特许经营权。香港高等法院定于10月中审理该案。

北京方面将吉布提视为投资规模数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的一站。该倡议的范围覆盖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希腊、比利时等国的海港。

这些港口优先处理中国船只,对中国船只收取的停靠费也相对较低一些,这使中国的货运公司及其航运客户在竞争中占得先机,能够在最短时间里把尽可能多的货物运送到欧洲市场。

吉布提地处红海入口处,大约12%的海上贸易货船要经由红海,然后从苏伊士运河北上。在东非海岸线上,没有其他港口配备基础设施来处理、存储、交易船舶之间的货物。

吉布提也是货船进入东非市场的一个通道口,东非市场的进口量和出口量都在日益增长。

由于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对那些希望在该地区发挥影响力的国家而言,吉布提和吉布提港成为地缘政治要地。美国在该港口附近有一座军事设施,用来监控与中东相关的海上交通,这也是美国遏制与基地组织(al Qaeda)关系密切的东非青年党(al-Shabaab)恐怖组织的重要军事基地。

中国在吉布提也有军事基地,这是中国在海外的首个军事基地。

迪拜港口世界公司于2004年签署了经营吉布提Doraleh集装箱码头的25年特许经营协议。但后来该协议被吉布提政府终止,因其引入了中国企业以换取投资和政府融资。

吉布提政府去年1月将吉布提港国有化,然后将大约四分之一的所有权卖给了招商局港口。

迪拜港口世界持有Doraleh集装箱码头33%的股份,政府持有其余的67%。

国企招商局港口在世界各地的港口建设、集装箱物流和码头管理都很活跃。该公司和中远海运港口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Ports Limited, 1199.HK, 简称﹕中远海运港口)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工具。

伦敦一个仲裁庭在2018年8月裁定,迪拜港口世界是上述码头特许经营权的合法所有者,但不能采取惩罚性措施,因此迪拜港口世界将此案诉至香港高等法院。

迪拜港口世界的一位高管表示:“我们认为,香港港口对招商局港口拥有管辖权。我们被非法移出在吉布提的业务,我们要求回到之前的状态或者得到赔偿。”

香港高等法院计划在10月15日讨论迪拜港口世界的诉讼。律师们表示, 香港高等法院可能准予迪拜港口世界公司获得赔偿,但特许经营权不太可能归还。这些律师还表示,自迪拜港口世界去年8月首次向香港高等法院提起诉讼以来,招商局港口的回应速度很慢。

美军非洲司令部司令、海军陆战队上将Thomas Waldhauser去年出席一个国会听证会时表示,如果中国控制了吉布提的这个港口,美国可能会面临重大后果。

尽管存在与中国有关的种种关切,但美国正削减其在非洲本就不大的军事存在。

前述迪拜港口世界的管理人员称:“我们对美国的不作为感到困惑。美国基地的所有供给都要经由该港口运送,如果它落入中国手中,可能带来重大问题。”

与此同时,海事官员发现有更多船只经过该港口。

在一艘集装箱货轮上担任首席机师的Panagiotis Hatzikostas说:“它就像中国大陆一些港口的小妹妹,那些港口不断扩张,以接纳更多船只。但如果要往东非运货,你就得在吉布提停靠。它从一开始就成了一个门户,未面临真正的竞争。因此它有很大潜力。” Hatzikostas所在的货轮于2月中旬卸下了运往邻国埃塞俄比亚的货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