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银行为何不敢支持民营企业?

发布日期:2019-02-21 08:13
摘要」中国民企出现一系列债券违约后,银行对向民企放贷感到战战兢兢。政府要求支持民企的指令很难说会有多少效果。



撰文 /  吴佳柏 , 贾一真 

■ 多年来,银行更乐意贷款给大型国有企业,这既因为这些债务传统以来一直带有隐性政府担保,还因为国有企业被视为国家冠军企业,理应得到支持。

如今,随着中国经济放缓,情况在发生变化。很多外国投资者关注中美贸易争端的影响,但国内打击影子银行业的影响(这关闭了流向民营企业的信贷,它们依赖非银行渠道)可能更为重要。根据代表民营企业的一个行业协会的数据,民营企业创造了中国60%的经济增长和90%的新增就业。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国务院上周发布规定,敦促银行以及其他中介机构填补真空,加大对民营企业的支持。然而,不知道仅凭道德说教能否奏效。在民营企业一系列债券违约后,贷款机构现在比较迟疑。

评级机构穆迪(Moody’s)驻上海分析师许晨(Sarah Xu)表示,政府继续支持民营企业的前景仅对那些“本质上健康”的企业成立,这样的企业“为数不多”。她表示,至于实力较弱的民营企业,“信贷供应增多对(它们的)整体融资状况不会有显著影响”。

根据万得资讯(Wind Financial Information)的数据,去年,有大约124笔债券发行违约,本金价值1210亿元人民币(合180亿美元),一年前这个数字仅为340亿元人民币。在发生违约的发债者中,大约五分之四为民营企业——尽管债券发行企业大部分为国有企业。


银行可能对支持民营企业感到担心,因为它们对民营企业金融报表的可靠性缺乏信心。

例如,上月,在深圳上市的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Kangdexin Composite Materials)的10亿元人民币在岸短期债券违约。然而,这家生产层压薄膜的公司的最新季度报表却显示,截至去年9月底,该集团持有150亿元人民币的现金及准现金资产,这让人怀疑该公司报表的准确性。

总部位于北京的对冲基金乐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Lakefront Asset Management)信用总监史敏表示,“金融报表可能是伪造的,一般的方法是临时取得一笔现金”,这样这笔钱就能记录在资产负债表上。他补充称,康得新的信息披露可能遗漏了这个事实:这些属于“被限制使用的”现金持有,不能立即使用。

该公司否认发布虚假报表,并在一份提交给证交所的文件中表示,内部调查显示有“大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况”,但没有提供具体细节。根据这份申请文件,中国证券监管机构也在调查该公司。

但康得新并非个案。自2017年底以来,大宗商品交易集团亿阳信通(Bright Oceans Corp)至少有7笔债券兑付逾期——尽管其2017年6月的资产负债表上报告持有48亿元人民币现金及等价物。中国评级机构联合信用评级(Lianhe Credit Rating)在该月将该公司评为AA级,去年1月又将其评级降至C级。亿阳信通没有就置评请求做出回应。


市场参与者表示,监管机构不应简单地敦促银行和投资者扩大对民营企业的贷款,而是应培育基于市场的机制,让银行和债券投资者能够更准确地评估信贷风险以及违约偿还率(default recovery ratio)。这包括培养审计员、评级机构以及破产法庭。

“监管机构不能自己核查一切。他们没有那样的人力或专业技能。市场需要的是帮助监管的制度,”一家欧洲大银行的中国区负责人表示,“如果(监管机构)严厉惩罚(让欺诈行为得逞)的少数会计人员,这将传递强有力的信息。”

但会计公司麦楷博平(Marcum BP)的德鲁•伯恩斯坦(Drew Bernstein)表示,指望审计员揭露欺诈是不现实的。该公司专门帮助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

他问道:“比如,我有25年的工作经验,审计了50家制造业企业。你会真的认为与一位在制造业工作了25年、每天都与这个行业打交道的人相比,我懂得更多吗?你不认为他懂的东西足以设计出一个能够骗过我的骗局吗?”

伯恩斯坦表示,做空者最能识破和揭露金融欺诈。但在中国公司债券市场,几乎不存在做空。

他表示:“我花了很长时间向做空者学习,因为他们实际上不存在于会计领域。”

外国信用评级机构即将进入中国国内债券市场,这或许能够部分解决问题。预计外国评级机构给出最高评级的频率将低于国内竞争对手。但至少中期来看,外国评级机构可能只会占据中国市场的一小部分。

位于上海的中泰证券(Zhongtai Securities)固定收益部门首席分析师齐晟表示:“评级机构的跟进报告往往像是出自一个模板,因此人们没有任何办法核实公司发布的信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民企出现一系列债券违约后,银行对向民企放贷感到战战兢兢。政府要求支持民企的指令很难说会有多少效果。



撰文 /  吴佳柏 , 贾一真 

■ 多年来,银行更乐意贷款给大型国有企业,这既因为这些债务传统以来一直带有隐性政府担保,还因为国有企业被视为国家冠军企业,理应得到支持。

如今,随着中国经济放缓,情况在发生变化。很多外国投资者关注中美贸易争端的影响,但国内打击影子银行业的影响(这关闭了流向民营企业的信贷,它们依赖非银行渠道)可能更为重要。根据代表民营企业的一个行业协会的数据,民营企业创造了中国60%的经济增长和90%的新增就业。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国务院上周发布规定,敦促银行以及其他中介机构填补真空,加大对民营企业的支持。然而,不知道仅凭道德说教能否奏效。在民营企业一系列债券违约后,贷款机构现在比较迟疑。

评级机构穆迪(Moody’s)驻上海分析师许晨(Sarah Xu)表示,政府继续支持民营企业的前景仅对那些“本质上健康”的企业成立,这样的企业“为数不多”。她表示,至于实力较弱的民营企业,“信贷供应增多对(它们的)整体融资状况不会有显著影响”。

根据万得资讯(Wind Financial Information)的数据,去年,有大约124笔债券发行违约,本金价值1210亿元人民币(合180亿美元),一年前这个数字仅为340亿元人民币。在发生违约的发债者中,大约五分之四为民营企业——尽管债券发行企业大部分为国有企业。


银行可能对支持民营企业感到担心,因为它们对民营企业金融报表的可靠性缺乏信心。

例如,上月,在深圳上市的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Kangdexin Composite Materials)的10亿元人民币在岸短期债券违约。然而,这家生产层压薄膜的公司的最新季度报表却显示,截至去年9月底,该集团持有150亿元人民币的现金及准现金资产,这让人怀疑该公司报表的准确性。

总部位于北京的对冲基金乐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Lakefront Asset Management)信用总监史敏表示,“金融报表可能是伪造的,一般的方法是临时取得一笔现金”,这样这笔钱就能记录在资产负债表上。他补充称,康得新的信息披露可能遗漏了这个事实:这些属于“被限制使用的”现金持有,不能立即使用。

该公司否认发布虚假报表,并在一份提交给证交所的文件中表示,内部调查显示有“大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况”,但没有提供具体细节。根据这份申请文件,中国证券监管机构也在调查该公司。

但康得新并非个案。自2017年底以来,大宗商品交易集团亿阳信通(Bright Oceans Corp)至少有7笔债券兑付逾期——尽管其2017年6月的资产负债表上报告持有48亿元人民币现金及等价物。中国评级机构联合信用评级(Lianhe Credit Rating)在该月将该公司评为AA级,去年1月又将其评级降至C级。亿阳信通没有就置评请求做出回应。


市场参与者表示,监管机构不应简单地敦促银行和投资者扩大对民营企业的贷款,而是应培育基于市场的机制,让银行和债券投资者能够更准确地评估信贷风险以及违约偿还率(default recovery ratio)。这包括培养审计员、评级机构以及破产法庭。

“监管机构不能自己核查一切。他们没有那样的人力或专业技能。市场需要的是帮助监管的制度,”一家欧洲大银行的中国区负责人表示,“如果(监管机构)严厉惩罚(让欺诈行为得逞)的少数会计人员,这将传递强有力的信息。”

但会计公司麦楷博平(Marcum BP)的德鲁•伯恩斯坦(Drew Bernstein)表示,指望审计员揭露欺诈是不现实的。该公司专门帮助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

他问道:“比如,我有25年的工作经验,审计了50家制造业企业。你会真的认为与一位在制造业工作了25年、每天都与这个行业打交道的人相比,我懂得更多吗?你不认为他懂的东西足以设计出一个能够骗过我的骗局吗?”

伯恩斯坦表示,做空者最能识破和揭露金融欺诈。但在中国公司债券市场,几乎不存在做空。

他表示:“我花了很长时间向做空者学习,因为他们实际上不存在于会计领域。”

外国信用评级机构即将进入中国国内债券市场,这或许能够部分解决问题。预计外国评级机构给出最高评级的频率将低于国内竞争对手。但至少中期来看,外国评级机构可能只会占据中国市场的一小部分。

位于上海的中泰证券(Zhongtai Securities)固定收益部门首席分析师齐晟表示:“评级机构的跟进报告往往像是出自一个模板,因此人们没有任何办法核实公司发布的信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民企出现一系列债券违约后,银行对向民企放贷感到战战兢兢。政府要求支持民企的指令很难说会有多少效果。



撰文 /  吴佳柏 , 贾一真 

■ 多年来,银行更乐意贷款给大型国有企业,这既因为这些债务传统以来一直带有隐性政府担保,还因为国有企业被视为国家冠军企业,理应得到支持。

如今,随着中国经济放缓,情况在发生变化。很多外国投资者关注中美贸易争端的影响,但国内打击影子银行业的影响(这关闭了流向民营企业的信贷,它们依赖非银行渠道)可能更为重要。根据代表民营企业的一个行业协会的数据,民营企业创造了中国60%的经济增长和90%的新增就业。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国务院上周发布规定,敦促银行以及其他中介机构填补真空,加大对民营企业的支持。然而,不知道仅凭道德说教能否奏效。在民营企业一系列债券违约后,贷款机构现在比较迟疑。

评级机构穆迪(Moody’s)驻上海分析师许晨(Sarah Xu)表示,政府继续支持民营企业的前景仅对那些“本质上健康”的企业成立,这样的企业“为数不多”。她表示,至于实力较弱的民营企业,“信贷供应增多对(它们的)整体融资状况不会有显著影响”。

根据万得资讯(Wind Financial Information)的数据,去年,有大约124笔债券发行违约,本金价值1210亿元人民币(合180亿美元),一年前这个数字仅为340亿元人民币。在发生违约的发债者中,大约五分之四为民营企业——尽管债券发行企业大部分为国有企业。


银行可能对支持民营企业感到担心,因为它们对民营企业金融报表的可靠性缺乏信心。

例如,上月,在深圳上市的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Kangdexin Composite Materials)的10亿元人民币在岸短期债券违约。然而,这家生产层压薄膜的公司的最新季度报表却显示,截至去年9月底,该集团持有150亿元人民币的现金及准现金资产,这让人怀疑该公司报表的准确性。

总部位于北京的对冲基金乐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Lakefront Asset Management)信用总监史敏表示,“金融报表可能是伪造的,一般的方法是临时取得一笔现金”,这样这笔钱就能记录在资产负债表上。他补充称,康得新的信息披露可能遗漏了这个事实:这些属于“被限制使用的”现金持有,不能立即使用。

该公司否认发布虚假报表,并在一份提交给证交所的文件中表示,内部调查显示有“大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况”,但没有提供具体细节。根据这份申请文件,中国证券监管机构也在调查该公司。

但康得新并非个案。自2017年底以来,大宗商品交易集团亿阳信通(Bright Oceans Corp)至少有7笔债券兑付逾期——尽管其2017年6月的资产负债表上报告持有48亿元人民币现金及等价物。中国评级机构联合信用评级(Lianhe Credit Rating)在该月将该公司评为AA级,去年1月又将其评级降至C级。亿阳信通没有就置评请求做出回应。


市场参与者表示,监管机构不应简单地敦促银行和投资者扩大对民营企业的贷款,而是应培育基于市场的机制,让银行和债券投资者能够更准确地评估信贷风险以及违约偿还率(default recovery ratio)。这包括培养审计员、评级机构以及破产法庭。

“监管机构不能自己核查一切。他们没有那样的人力或专业技能。市场需要的是帮助监管的制度,”一家欧洲大银行的中国区负责人表示,“如果(监管机构)严厉惩罚(让欺诈行为得逞)的少数会计人员,这将传递强有力的信息。”

但会计公司麦楷博平(Marcum BP)的德鲁•伯恩斯坦(Drew Bernstein)表示,指望审计员揭露欺诈是不现实的。该公司专门帮助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

他问道:“比如,我有25年的工作经验,审计了50家制造业企业。你会真的认为与一位在制造业工作了25年、每天都与这个行业打交道的人相比,我懂得更多吗?你不认为他懂的东西足以设计出一个能够骗过我的骗局吗?”

伯恩斯坦表示,做空者最能识破和揭露金融欺诈。但在中国公司债券市场,几乎不存在做空。

他表示:“我花了很长时间向做空者学习,因为他们实际上不存在于会计领域。”

外国信用评级机构即将进入中国国内债券市场,这或许能够部分解决问题。预计外国评级机构给出最高评级的频率将低于国内竞争对手。但至少中期来看,外国评级机构可能只会占据中国市场的一小部分。

位于上海的中泰证券(Zhongtai Securities)固定收益部门首席分析师齐晟表示:“评级机构的跟进报告往往像是出自一个模板,因此人们没有任何办法核实公司发布的信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银行为何不敢支持民营企业?

发布日期:2019-02-21 08:13
摘要」中国民企出现一系列债券违约后,银行对向民企放贷感到战战兢兢。政府要求支持民企的指令很难说会有多少效果。



撰文 /  吴佳柏 , 贾一真 

■ 多年来,银行更乐意贷款给大型国有企业,这既因为这些债务传统以来一直带有隐性政府担保,还因为国有企业被视为国家冠军企业,理应得到支持。

如今,随着中国经济放缓,情况在发生变化。很多外国投资者关注中美贸易争端的影响,但国内打击影子银行业的影响(这关闭了流向民营企业的信贷,它们依赖非银行渠道)可能更为重要。根据代表民营企业的一个行业协会的数据,民营企业创造了中国60%的经济增长和90%的新增就业。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国务院上周发布规定,敦促银行以及其他中介机构填补真空,加大对民营企业的支持。然而,不知道仅凭道德说教能否奏效。在民营企业一系列债券违约后,贷款机构现在比较迟疑。

评级机构穆迪(Moody’s)驻上海分析师许晨(Sarah Xu)表示,政府继续支持民营企业的前景仅对那些“本质上健康”的企业成立,这样的企业“为数不多”。她表示,至于实力较弱的民营企业,“信贷供应增多对(它们的)整体融资状况不会有显著影响”。

根据万得资讯(Wind Financial Information)的数据,去年,有大约124笔债券发行违约,本金价值1210亿元人民币(合180亿美元),一年前这个数字仅为340亿元人民币。在发生违约的发债者中,大约五分之四为民营企业——尽管债券发行企业大部分为国有企业。


银行可能对支持民营企业感到担心,因为它们对民营企业金融报表的可靠性缺乏信心。

例如,上月,在深圳上市的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Kangdexin Composite Materials)的10亿元人民币在岸短期债券违约。然而,这家生产层压薄膜的公司的最新季度报表却显示,截至去年9月底,该集团持有150亿元人民币的现金及准现金资产,这让人怀疑该公司报表的准确性。

总部位于北京的对冲基金乐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Lakefront Asset Management)信用总监史敏表示,“金融报表可能是伪造的,一般的方法是临时取得一笔现金”,这样这笔钱就能记录在资产负债表上。他补充称,康得新的信息披露可能遗漏了这个事实:这些属于“被限制使用的”现金持有,不能立即使用。

该公司否认发布虚假报表,并在一份提交给证交所的文件中表示,内部调查显示有“大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况”,但没有提供具体细节。根据这份申请文件,中国证券监管机构也在调查该公司。

但康得新并非个案。自2017年底以来,大宗商品交易集团亿阳信通(Bright Oceans Corp)至少有7笔债券兑付逾期——尽管其2017年6月的资产负债表上报告持有48亿元人民币现金及等价物。中国评级机构联合信用评级(Lianhe Credit Rating)在该月将该公司评为AA级,去年1月又将其评级降至C级。亿阳信通没有就置评请求做出回应。


市场参与者表示,监管机构不应简单地敦促银行和投资者扩大对民营企业的贷款,而是应培育基于市场的机制,让银行和债券投资者能够更准确地评估信贷风险以及违约偿还率(default recovery ratio)。这包括培养审计员、评级机构以及破产法庭。

“监管机构不能自己核查一切。他们没有那样的人力或专业技能。市场需要的是帮助监管的制度,”一家欧洲大银行的中国区负责人表示,“如果(监管机构)严厉惩罚(让欺诈行为得逞)的少数会计人员,这将传递强有力的信息。”

但会计公司麦楷博平(Marcum BP)的德鲁•伯恩斯坦(Drew Bernstein)表示,指望审计员揭露欺诈是不现实的。该公司专门帮助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

他问道:“比如,我有25年的工作经验,审计了50家制造业企业。你会真的认为与一位在制造业工作了25年、每天都与这个行业打交道的人相比,我懂得更多吗?你不认为他懂的东西足以设计出一个能够骗过我的骗局吗?”

伯恩斯坦表示,做空者最能识破和揭露金融欺诈。但在中国公司债券市场,几乎不存在做空。

他表示:“我花了很长时间向做空者学习,因为他们实际上不存在于会计领域。”

外国信用评级机构即将进入中国国内债券市场,这或许能够部分解决问题。预计外国评级机构给出最高评级的频率将低于国内竞争对手。但至少中期来看,外国评级机构可能只会占据中国市场的一小部分。

位于上海的中泰证券(Zhongtai Securities)固定收益部门首席分析师齐晟表示:“评级机构的跟进报告往往像是出自一个模板,因此人们没有任何办法核实公司发布的信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民企出现一系列债券违约后,银行对向民企放贷感到战战兢兢。政府要求支持民企的指令很难说会有多少效果。



撰文 /  吴佳柏 , 贾一真 

■ 多年来,银行更乐意贷款给大型国有企业,这既因为这些债务传统以来一直带有隐性政府担保,还因为国有企业被视为国家冠军企业,理应得到支持。

如今,随着中国经济放缓,情况在发生变化。很多外国投资者关注中美贸易争端的影响,但国内打击影子银行业的影响(这关闭了流向民营企业的信贷,它们依赖非银行渠道)可能更为重要。根据代表民营企业的一个行业协会的数据,民营企业创造了中国60%的经济增长和90%的新增就业。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国务院上周发布规定,敦促银行以及其他中介机构填补真空,加大对民营企业的支持。然而,不知道仅凭道德说教能否奏效。在民营企业一系列债券违约后,贷款机构现在比较迟疑。

评级机构穆迪(Moody’s)驻上海分析师许晨(Sarah Xu)表示,政府继续支持民营企业的前景仅对那些“本质上健康”的企业成立,这样的企业“为数不多”。她表示,至于实力较弱的民营企业,“信贷供应增多对(它们的)整体融资状况不会有显著影响”。

根据万得资讯(Wind Financial Information)的数据,去年,有大约124笔债券发行违约,本金价值1210亿元人民币(合180亿美元),一年前这个数字仅为340亿元人民币。在发生违约的发债者中,大约五分之四为民营企业——尽管债券发行企业大部分为国有企业。


银行可能对支持民营企业感到担心,因为它们对民营企业金融报表的可靠性缺乏信心。

例如,上月,在深圳上市的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Kangdexin Composite Materials)的10亿元人民币在岸短期债券违约。然而,这家生产层压薄膜的公司的最新季度报表却显示,截至去年9月底,该集团持有150亿元人民币的现金及准现金资产,这让人怀疑该公司报表的准确性。

总部位于北京的对冲基金乐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Lakefront Asset Management)信用总监史敏表示,“金融报表可能是伪造的,一般的方法是临时取得一笔现金”,这样这笔钱就能记录在资产负债表上。他补充称,康得新的信息披露可能遗漏了这个事实:这些属于“被限制使用的”现金持有,不能立即使用。

该公司否认发布虚假报表,并在一份提交给证交所的文件中表示,内部调查显示有“大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况”,但没有提供具体细节。根据这份申请文件,中国证券监管机构也在调查该公司。

但康得新并非个案。自2017年底以来,大宗商品交易集团亿阳信通(Bright Oceans Corp)至少有7笔债券兑付逾期——尽管其2017年6月的资产负债表上报告持有48亿元人民币现金及等价物。中国评级机构联合信用评级(Lianhe Credit Rating)在该月将该公司评为AA级,去年1月又将其评级降至C级。亿阳信通没有就置评请求做出回应。


市场参与者表示,监管机构不应简单地敦促银行和投资者扩大对民营企业的贷款,而是应培育基于市场的机制,让银行和债券投资者能够更准确地评估信贷风险以及违约偿还率(default recovery ratio)。这包括培养审计员、评级机构以及破产法庭。

“监管机构不能自己核查一切。他们没有那样的人力或专业技能。市场需要的是帮助监管的制度,”一家欧洲大银行的中国区负责人表示,“如果(监管机构)严厉惩罚(让欺诈行为得逞)的少数会计人员,这将传递强有力的信息。”

但会计公司麦楷博平(Marcum BP)的德鲁•伯恩斯坦(Drew Bernstein)表示,指望审计员揭露欺诈是不现实的。该公司专门帮助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

他问道:“比如,我有25年的工作经验,审计了50家制造业企业。你会真的认为与一位在制造业工作了25年、每天都与这个行业打交道的人相比,我懂得更多吗?你不认为他懂的东西足以设计出一个能够骗过我的骗局吗?”

伯恩斯坦表示,做空者最能识破和揭露金融欺诈。但在中国公司债券市场,几乎不存在做空。

他表示:“我花了很长时间向做空者学习,因为他们实际上不存在于会计领域。”

外国信用评级机构即将进入中国国内债券市场,这或许能够部分解决问题。预计外国评级机构给出最高评级的频率将低于国内竞争对手。但至少中期来看,外国评级机构可能只会占据中国市场的一小部分。

位于上海的中泰证券(Zhongtai Securities)固定收益部门首席分析师齐晟表示:“评级机构的跟进报告往往像是出自一个模板,因此人们没有任何办法核实公司发布的信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