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分析:中美贸易谈判中的关键分歧

发布日期:2019-02-20 15:08
摘要」本周,中美两国谈判代表将在华盛顿开启第九轮正式会谈。双方在6个关键问题上达成实质性协议的可能性有多大?



撰文 /  米强

■ 去年5月在北京举行首轮中美贸易谈判期间,美方一份罗列特朗普(Trump)政府各种要求的文件遭到泄露。这份文件仍是对引发两大经济体当前贸易战的问题的最权威总结。

本周,中美两国谈判代表将在华盛顿开启第九轮正式会谈。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将于周四、周五举行会晤。以下是双方在六个关键问题上的立场:

1.“削减贸易逆差”

这是谈判中最不具争议性的方面,中国已准备增加购买从大豆到半导体等各种美国商品。唯一的问题是采购的规模和时机。然而,这种由政府指示的采购,只会进一步强化中国政府及各类国有企业在中国经济中的过大作用,而莱特希泽希望在多个其他领域减少这种作用。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高

2.“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执法”

与削减贸易逆差一样,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这场贸易谈判中相对不易引发争议的一个方面。北京认为这方面的改进也符合中国企业的利益,并设立了新的法庭来便利知识产权执法。多数专家一致认为,近年来,中国的商标和专利保护有所改善。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高

3.“停止提供扭曲市场的补贴及其他类型的政府支持,这些补贴和支持可能导致(工业)产能过剩”

刘鹤的谈判团队强烈反对此类“结构性”改革,它们将影响中国由政府主导的发展模式的运行。除了承诺提高形形色色的工业补贴的透明度,同时推进此前宣布的逐步退出政府为购买国产电动及其他“新能源”汽车提供支持的计划,北京方面目前并未作出其他让步。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低

4.停止中国政府实施、支持或容忍的“网络入侵”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政府否认参与过任何此类活动,尽管美国司法部最近对据称受到北京支持的黑客组织提出了一系列详细指控。习近平和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还曾于2015年9月签署一项协议,承诺双方都不从事此类活动。让北京方面同意停止其否认参与的活动,是谈判中最困难的方面之一。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低

5.“杜绝与技术转让有关的政策和做法”

与据称受中国政府支持的计算机入侵问题一样,北京方面否认曾强制美国企业向中国同行转让技术。中国官员坚称,任何此类转让要么是在“自愿”基础上进行的,要么是不良的地方官员所为。为了解决后一种现象,中国橡皮图章式的议会正在匆忙审议一部新的外商投资法,该法将正式禁止“强制”技术转让。

中国政府还在推进此前宣布的一项计划,即在汽车、金融等领域逐步取消合资要求,这些要求曾经推动了外国投资者向中国企业转让技术和专门知识。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低

6.“每季度会晤以检查进展情况”

假设双方达成了贸易协议,那么协议的执行将是另一个极端困难的问题。中国官员对任何有关他们是否“遵守”协议应接受特朗普政府核查的提议感到愤怒,尤其是如果这种提议中还附带可能重新对中国输美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的威胁。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本周,中美两国谈判代表将在华盛顿开启第九轮正式会谈。双方在6个关键问题上达成实质性协议的可能性有多大?



撰文 /  米强

■ 去年5月在北京举行首轮中美贸易谈判期间,美方一份罗列特朗普(Trump)政府各种要求的文件遭到泄露。这份文件仍是对引发两大经济体当前贸易战的问题的最权威总结。

本周,中美两国谈判代表将在华盛顿开启第九轮正式会谈。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将于周四、周五举行会晤。以下是双方在六个关键问题上的立场:

1.“削减贸易逆差”

这是谈判中最不具争议性的方面,中国已准备增加购买从大豆到半导体等各种美国商品。唯一的问题是采购的规模和时机。然而,这种由政府指示的采购,只会进一步强化中国政府及各类国有企业在中国经济中的过大作用,而莱特希泽希望在多个其他领域减少这种作用。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高

2.“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执法”

与削减贸易逆差一样,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这场贸易谈判中相对不易引发争议的一个方面。北京认为这方面的改进也符合中国企业的利益,并设立了新的法庭来便利知识产权执法。多数专家一致认为,近年来,中国的商标和专利保护有所改善。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高

3.“停止提供扭曲市场的补贴及其他类型的政府支持,这些补贴和支持可能导致(工业)产能过剩”

刘鹤的谈判团队强烈反对此类“结构性”改革,它们将影响中国由政府主导的发展模式的运行。除了承诺提高形形色色的工业补贴的透明度,同时推进此前宣布的逐步退出政府为购买国产电动及其他“新能源”汽车提供支持的计划,北京方面目前并未作出其他让步。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低

4.停止中国政府实施、支持或容忍的“网络入侵”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政府否认参与过任何此类活动,尽管美国司法部最近对据称受到北京支持的黑客组织提出了一系列详细指控。习近平和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还曾于2015年9月签署一项协议,承诺双方都不从事此类活动。让北京方面同意停止其否认参与的活动,是谈判中最困难的方面之一。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低

5.“杜绝与技术转让有关的政策和做法”

与据称受中国政府支持的计算机入侵问题一样,北京方面否认曾强制美国企业向中国同行转让技术。中国官员坚称,任何此类转让要么是在“自愿”基础上进行的,要么是不良的地方官员所为。为了解决后一种现象,中国橡皮图章式的议会正在匆忙审议一部新的外商投资法,该法将正式禁止“强制”技术转让。

中国政府还在推进此前宣布的一项计划,即在汽车、金融等领域逐步取消合资要求,这些要求曾经推动了外国投资者向中国企业转让技术和专门知识。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低

6.“每季度会晤以检查进展情况”

假设双方达成了贸易协议,那么协议的执行将是另一个极端困难的问题。中国官员对任何有关他们是否“遵守”协议应接受特朗普政府核查的提议感到愤怒,尤其是如果这种提议中还附带可能重新对中国输美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的威胁。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本周,中美两国谈判代表将在华盛顿开启第九轮正式会谈。双方在6个关键问题上达成实质性协议的可能性有多大?



撰文 /  米强

■ 去年5月在北京举行首轮中美贸易谈判期间,美方一份罗列特朗普(Trump)政府各种要求的文件遭到泄露。这份文件仍是对引发两大经济体当前贸易战的问题的最权威总结。

本周,中美两国谈判代表将在华盛顿开启第九轮正式会谈。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将于周四、周五举行会晤。以下是双方在六个关键问题上的立场:

1.“削减贸易逆差”

这是谈判中最不具争议性的方面,中国已准备增加购买从大豆到半导体等各种美国商品。唯一的问题是采购的规模和时机。然而,这种由政府指示的采购,只会进一步强化中国政府及各类国有企业在中国经济中的过大作用,而莱特希泽希望在多个其他领域减少这种作用。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高

2.“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执法”

与削减贸易逆差一样,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这场贸易谈判中相对不易引发争议的一个方面。北京认为这方面的改进也符合中国企业的利益,并设立了新的法庭来便利知识产权执法。多数专家一致认为,近年来,中国的商标和专利保护有所改善。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高

3.“停止提供扭曲市场的补贴及其他类型的政府支持,这些补贴和支持可能导致(工业)产能过剩”

刘鹤的谈判团队强烈反对此类“结构性”改革,它们将影响中国由政府主导的发展模式的运行。除了承诺提高形形色色的工业补贴的透明度,同时推进此前宣布的逐步退出政府为购买国产电动及其他“新能源”汽车提供支持的计划,北京方面目前并未作出其他让步。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低

4.停止中国政府实施、支持或容忍的“网络入侵”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政府否认参与过任何此类活动,尽管美国司法部最近对据称受到北京支持的黑客组织提出了一系列详细指控。习近平和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还曾于2015年9月签署一项协议,承诺双方都不从事此类活动。让北京方面同意停止其否认参与的活动,是谈判中最困难的方面之一。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低

5.“杜绝与技术转让有关的政策和做法”

与据称受中国政府支持的计算机入侵问题一样,北京方面否认曾强制美国企业向中国同行转让技术。中国官员坚称,任何此类转让要么是在“自愿”基础上进行的,要么是不良的地方官员所为。为了解决后一种现象,中国橡皮图章式的议会正在匆忙审议一部新的外商投资法,该法将正式禁止“强制”技术转让。

中国政府还在推进此前宣布的一项计划,即在汽车、金融等领域逐步取消合资要求,这些要求曾经推动了外国投资者向中国企业转让技术和专门知识。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低

6.“每季度会晤以检查进展情况”

假设双方达成了贸易协议,那么协议的执行将是另一个极端困难的问题。中国官员对任何有关他们是否“遵守”协议应接受特朗普政府核查的提议感到愤怒,尤其是如果这种提议中还附带可能重新对中国输美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的威胁。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分析:中美贸易谈判中的关键分歧

发布日期:2019-02-20 15:08
摘要」本周,中美两国谈判代表将在华盛顿开启第九轮正式会谈。双方在6个关键问题上达成实质性协议的可能性有多大?



撰文 /  米强

■ 去年5月在北京举行首轮中美贸易谈判期间,美方一份罗列特朗普(Trump)政府各种要求的文件遭到泄露。这份文件仍是对引发两大经济体当前贸易战的问题的最权威总结。

本周,中美两国谈判代表将在华盛顿开启第九轮正式会谈。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将于周四、周五举行会晤。以下是双方在六个关键问题上的立场:

1.“削减贸易逆差”

这是谈判中最不具争议性的方面,中国已准备增加购买从大豆到半导体等各种美国商品。唯一的问题是采购的规模和时机。然而,这种由政府指示的采购,只会进一步强化中国政府及各类国有企业在中国经济中的过大作用,而莱特希泽希望在多个其他领域减少这种作用。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高

2.“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执法”

与削减贸易逆差一样,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这场贸易谈判中相对不易引发争议的一个方面。北京认为这方面的改进也符合中国企业的利益,并设立了新的法庭来便利知识产权执法。多数专家一致认为,近年来,中国的商标和专利保护有所改善。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高

3.“停止提供扭曲市场的补贴及其他类型的政府支持,这些补贴和支持可能导致(工业)产能过剩”

刘鹤的谈判团队强烈反对此类“结构性”改革,它们将影响中国由政府主导的发展模式的运行。除了承诺提高形形色色的工业补贴的透明度,同时推进此前宣布的逐步退出政府为购买国产电动及其他“新能源”汽车提供支持的计划,北京方面目前并未作出其他让步。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低

4.停止中国政府实施、支持或容忍的“网络入侵”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政府否认参与过任何此类活动,尽管美国司法部最近对据称受到北京支持的黑客组织提出了一系列详细指控。习近平和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还曾于2015年9月签署一项协议,承诺双方都不从事此类活动。让北京方面同意停止其否认参与的活动,是谈判中最困难的方面之一。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低

5.“杜绝与技术转让有关的政策和做法”

与据称受中国政府支持的计算机入侵问题一样,北京方面否认曾强制美国企业向中国同行转让技术。中国官员坚称,任何此类转让要么是在“自愿”基础上进行的,要么是不良的地方官员所为。为了解决后一种现象,中国橡皮图章式的议会正在匆忙审议一部新的外商投资法,该法将正式禁止“强制”技术转让。

中国政府还在推进此前宣布的一项计划,即在汽车、金融等领域逐步取消合资要求,这些要求曾经推动了外国投资者向中国企业转让技术和专门知识。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低

6.“每季度会晤以检查进展情况”

假设双方达成了贸易协议,那么协议的执行将是另一个极端困难的问题。中国官员对任何有关他们是否“遵守”协议应接受特朗普政府核查的提议感到愤怒,尤其是如果这种提议中还附带可能重新对中国输美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的威胁。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本周,中美两国谈判代表将在华盛顿开启第九轮正式会谈。双方在6个关键问题上达成实质性协议的可能性有多大?



撰文 /  米强

■ 去年5月在北京举行首轮中美贸易谈判期间,美方一份罗列特朗普(Trump)政府各种要求的文件遭到泄露。这份文件仍是对引发两大经济体当前贸易战的问题的最权威总结。

本周,中美两国谈判代表将在华盛顿开启第九轮正式会谈。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将于周四、周五举行会晤。以下是双方在六个关键问题上的立场:

1.“削减贸易逆差”

这是谈判中最不具争议性的方面,中国已准备增加购买从大豆到半导体等各种美国商品。唯一的问题是采购的规模和时机。然而,这种由政府指示的采购,只会进一步强化中国政府及各类国有企业在中国经济中的过大作用,而莱特希泽希望在多个其他领域减少这种作用。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高

2.“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执法”

与削减贸易逆差一样,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这场贸易谈判中相对不易引发争议的一个方面。北京认为这方面的改进也符合中国企业的利益,并设立了新的法庭来便利知识产权执法。多数专家一致认为,近年来,中国的商标和专利保护有所改善。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高

3.“停止提供扭曲市场的补贴及其他类型的政府支持,这些补贴和支持可能导致(工业)产能过剩”

刘鹤的谈判团队强烈反对此类“结构性”改革,它们将影响中国由政府主导的发展模式的运行。除了承诺提高形形色色的工业补贴的透明度,同时推进此前宣布的逐步退出政府为购买国产电动及其他“新能源”汽车提供支持的计划,北京方面目前并未作出其他让步。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低

4.停止中国政府实施、支持或容忍的“网络入侵”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政府否认参与过任何此类活动,尽管美国司法部最近对据称受到北京支持的黑客组织提出了一系列详细指控。习近平和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还曾于2015年9月签署一项协议,承诺双方都不从事此类活动。让北京方面同意停止其否认参与的活动,是谈判中最困难的方面之一。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低

5.“杜绝与技术转让有关的政策和做法”

与据称受中国政府支持的计算机入侵问题一样,北京方面否认曾强制美国企业向中国同行转让技术。中国官员坚称,任何此类转让要么是在“自愿”基础上进行的,要么是不良的地方官员所为。为了解决后一种现象,中国橡皮图章式的议会正在匆忙审议一部新的外商投资法,该法将正式禁止“强制”技术转让。

中国政府还在推进此前宣布的一项计划,即在汽车、金融等领域逐步取消合资要求,这些要求曾经推动了外国投资者向中国企业转让技术和专门知识。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低

6.“每季度会晤以检查进展情况”

假设双方达成了贸易协议,那么协议的执行将是另一个极端困难的问题。中国官员对任何有关他们是否“遵守”协议应接受特朗普政府核查的提议感到愤怒,尤其是如果这种提议中还附带可能重新对中国输美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的威胁。

达成实质性一致意见的可能性: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