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移动时代,百度的艰难岁月

发布日期:2019-02-19 07:54
摘要」百度的现金牛搜索引擎业务陷入停滞,人工智能等增长领域却不赚钱,移动业务又落后竞争对手,最新季度的营业毛利率或再次降低。



杨缘 北京 , Nian Liu 香港报道 , 路易丝•卢卡斯

■ 作为留在中国的最后一个外国搜索引擎,微软(Microsoft)的必应(Bing)上个月曾短时无法访问,引发了中国互联网用户一阵担忧:他们剩下的唯一选择可能是百度(Baidu)。

在过去二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百度一直是中国占主导地位的搜索引擎,但现在再次面临严厉批评,因为有人指称,它优先展示导向自身平台的链接,而不是更相关的结果,这一指称正在网上疯传。

本周百度将发布第四季度财报,分析师预计随着中国广告市场放缓,其营业毛利率将再次降低,此前该指标已从第二季度的21%下降至第三季度的16%。

与此同时,百度的竞争对手将百度搜索引擎挡在了中国互联网更多领域的外面。


野村证券(Nomura)中国互联网分析师史家龙表示:“对于百度而言这几年很艰难。它目前的现金牛,即搜索引擎业务,正面临着一个结构性问题:超级应用程序吸走了许多用户、内容和在线时间,而其新的收入驱动器人工智能还处于培养阶段。”

在台式机时代,百度一直是中国互联网的门户,送走了包括谷歌(Google)在内的一连串竞争对手。

但它向移动时代过渡缓慢,而且从2016年开始陷入切实的麻烦中,当时百度发生了一起医疗广告丑闻,一个年轻人在花钱接受了从百度上找到的实验性癌症疗法后身亡。

据分析师称,这一丑闻暴露了百度对医疗广告的依赖,医疗广告当时占其收入20%到30%。在监管机构介入后,百度撤下了五分之一的广告客户,并发布了收入警告。


去年,随着中国经济以及在线广告增长都开始放缓,与其竞争对手一样,百度的股价也受到影响。该公司仍然是以市值计中国第三大科技股,但其表现落后于腾讯(Tencent)和阿里巴巴(Alibaba),尤其是更多内容转移到社交媒体平台,如百度搜索引擎无法捕捉到的微信(WeChat)。

百度曾在短期内试图通过其在线博客平台“百家号”(Baijiahao)来反击腾讯的社交媒体统治地位。

腾讯阻止百度检索其逾10亿用户账号撰写的文章,而阿里巴巴也将其挡在旗下淘宝(Taobao)在线市场搜索结果之外,从而创造了中国分析师所称的“围墙花园”式互联网。

但百度对百家号的推广在上个月变得声名狼藉,原因是知名科技博主方可成撰写了一篇传播甚广的文章,批评百度涉嫌在搜索结果中过多放入其百家号页面,将自家内容置于优先,而不是将提供具有相关性的结果置于优先。在新浪(Sina)微博(Weibo)上,方可成这篇文章的阅读量超过了248万次。


身在美国费城的方可成表示:“反响确实超出了我的预期……我想是因为我说出了人人心里所想。”但他也承认在中国他推荐不出比百度更好的替代品。

方可成说:“最好的方案是用谷歌,不过我知道(在中国)绝大多数人都用不了。”他建议中国用户尝试各种选择,包括必应、搜狗(Sogou)以及百度,他也一直努力告诉公众如何区分好的和坏的信息来源。

为回应其博客平台受到的这些批评,百度发表了一份公开声明,称百家号拥有190万创作者,并表示将继续改善其内容。

嘉源律师事务所(Jia Yuan Law Offices)研究员周子钦(音)表示:“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用必应,有时候甚至用微信搜索都比百度好,因为很多公司现在都先在自己的微信账号上发布消息。”

一位希望保持匿名的中国政策分析师去年在她的公司无法访问谷歌后转向了百度。她现在表示自己喜欢百度的界面,而且认为百度仍是中国最好的产品,如果用户搜索的词语精准的话,就能得到最全面的结果。

除了构建百家号平台之外,百度还试图将用户导向一批新应用,如其短视频应用“好看”(Haokan),推动其内部称为“一超多强”的应用产品的多样化。

但一位员工表示公司内部有种感觉,百度正在追逐太多目标,而且在这上面花销太大。营销支出的增加,是野村证券以及高盛(Goldman Sachs)降低百度2018年第四季度盈利预测的原因之一。

中国工商银行(ICBC)的Martin Bao表示:“现金牛没有增长,增长的业务却不太赚钱,有些业务还只会烧钱。”Martin Bao估计2018年百度的非公认会计准则(GAAP)净利润率将降至22.8%,2017年为26.3%。


在搜索引擎停滞不前的同时,百度一直在其无人驾驶汽车项目阿波罗(Apollo)上部署研究人才,而且其在语言处理方面的成就获得了国际赞誉。这些项目尚未产生有意义的利润,不过投资银行瑞银(UBS)预计今年下半年阿波罗的交付会带来一些盈利。

在等待这些项目取得成果的同时,百度专注于努力赢回用户。百度今年首次参与中国央视春晚红包互动,引人注目。

花旗(Citi)分析师表示,百度狂撒19亿元人民币(合2.8亿美元)红包迎猪年,远超所有竞争对手,几乎是阿里巴巴和腾讯派发额的4倍。

春晚期间有“春晚分9亿”等抢红包游戏,参与者可获得数字红包,中国人传统上喜欢在农历新年期间向亲朋好友派发装满现金的红包。

花旗表示,这些慷慨的红包帮助百度在春节长假期间将其移动应用的日活跃用户数提高到了3亿,是去年12月日活跃用户数的两倍多。

但要与微信逾7亿的日活跃用户竞争,百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谷歌会回归中国吗?

谷歌利用一个受到审查的搜索引擎——“蜻蜓计划”(Project Dragonfly)——重返中国的尝试,引发了员工的公开反对,他们批评中国的审查制度,以及被迫将用户数据交给中国政府可能导致侵犯隐私。

不过,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中国政府将解除对这家全球最受欢迎的搜索引擎的封锁。由于中国的互联网控制和审查制度,中国网民在线查找信息时不得不发挥创造性。虽然绝大多数网民并未试图绕过中国的“长城防火墙”,但许多学者、记者和其他研究人员则依赖于被称为“虚拟专用网络”(VPN)的反监控软件来访问谷歌。

一位希望保持匿名的中国官媒编辑表示:“我更喜欢使用谷歌,即使用谷歌搜索中文内容也能得到更佳的搜索结果。我现在只用百度搜索化妆品,因为这个网站到处都是推销内容。”

然而,野村证券的史家龙表示,在谷歌未重返中国的情况下,此类批评对百度的长期影响将微乎其微。“或许知识分子和受过良好教育的网民对(搜索结果)更为敏感,但他们最多占中国互联网用户总数的50%。剩下的所有网民则没那么有辨识能力,只会接受搜索引擎展示给他们的结果。他们没有其他选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百度的现金牛搜索引擎业务陷入停滞,人工智能等增长领域却不赚钱,移动业务又落后竞争对手,最新季度的营业毛利率或再次降低。



杨缘 北京 , Nian Liu 香港报道 , 路易丝•卢卡斯

■ 作为留在中国的最后一个外国搜索引擎,微软(Microsoft)的必应(Bing)上个月曾短时无法访问,引发了中国互联网用户一阵担忧:他们剩下的唯一选择可能是百度(Baidu)。

在过去二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百度一直是中国占主导地位的搜索引擎,但现在再次面临严厉批评,因为有人指称,它优先展示导向自身平台的链接,而不是更相关的结果,这一指称正在网上疯传。

本周百度将发布第四季度财报,分析师预计随着中国广告市场放缓,其营业毛利率将再次降低,此前该指标已从第二季度的21%下降至第三季度的16%。

与此同时,百度的竞争对手将百度搜索引擎挡在了中国互联网更多领域的外面。


野村证券(Nomura)中国互联网分析师史家龙表示:“对于百度而言这几年很艰难。它目前的现金牛,即搜索引擎业务,正面临着一个结构性问题:超级应用程序吸走了许多用户、内容和在线时间,而其新的收入驱动器人工智能还处于培养阶段。”

在台式机时代,百度一直是中国互联网的门户,送走了包括谷歌(Google)在内的一连串竞争对手。

但它向移动时代过渡缓慢,而且从2016年开始陷入切实的麻烦中,当时百度发生了一起医疗广告丑闻,一个年轻人在花钱接受了从百度上找到的实验性癌症疗法后身亡。

据分析师称,这一丑闻暴露了百度对医疗广告的依赖,医疗广告当时占其收入20%到30%。在监管机构介入后,百度撤下了五分之一的广告客户,并发布了收入警告。


去年,随着中国经济以及在线广告增长都开始放缓,与其竞争对手一样,百度的股价也受到影响。该公司仍然是以市值计中国第三大科技股,但其表现落后于腾讯(Tencent)和阿里巴巴(Alibaba),尤其是更多内容转移到社交媒体平台,如百度搜索引擎无法捕捉到的微信(WeChat)。

百度曾在短期内试图通过其在线博客平台“百家号”(Baijiahao)来反击腾讯的社交媒体统治地位。

腾讯阻止百度检索其逾10亿用户账号撰写的文章,而阿里巴巴也将其挡在旗下淘宝(Taobao)在线市场搜索结果之外,从而创造了中国分析师所称的“围墙花园”式互联网。

但百度对百家号的推广在上个月变得声名狼藉,原因是知名科技博主方可成撰写了一篇传播甚广的文章,批评百度涉嫌在搜索结果中过多放入其百家号页面,将自家内容置于优先,而不是将提供具有相关性的结果置于优先。在新浪(Sina)微博(Weibo)上,方可成这篇文章的阅读量超过了248万次。


身在美国费城的方可成表示:“反响确实超出了我的预期……我想是因为我说出了人人心里所想。”但他也承认在中国他推荐不出比百度更好的替代品。

方可成说:“最好的方案是用谷歌,不过我知道(在中国)绝大多数人都用不了。”他建议中国用户尝试各种选择,包括必应、搜狗(Sogou)以及百度,他也一直努力告诉公众如何区分好的和坏的信息来源。

为回应其博客平台受到的这些批评,百度发表了一份公开声明,称百家号拥有190万创作者,并表示将继续改善其内容。

嘉源律师事务所(Jia Yuan Law Offices)研究员周子钦(音)表示:“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用必应,有时候甚至用微信搜索都比百度好,因为很多公司现在都先在自己的微信账号上发布消息。”

一位希望保持匿名的中国政策分析师去年在她的公司无法访问谷歌后转向了百度。她现在表示自己喜欢百度的界面,而且认为百度仍是中国最好的产品,如果用户搜索的词语精准的话,就能得到最全面的结果。

除了构建百家号平台之外,百度还试图将用户导向一批新应用,如其短视频应用“好看”(Haokan),推动其内部称为“一超多强”的应用产品的多样化。

但一位员工表示公司内部有种感觉,百度正在追逐太多目标,而且在这上面花销太大。营销支出的增加,是野村证券以及高盛(Goldman Sachs)降低百度2018年第四季度盈利预测的原因之一。

中国工商银行(ICBC)的Martin Bao表示:“现金牛没有增长,增长的业务却不太赚钱,有些业务还只会烧钱。”Martin Bao估计2018年百度的非公认会计准则(GAAP)净利润率将降至22.8%,2017年为26.3%。


在搜索引擎停滞不前的同时,百度一直在其无人驾驶汽车项目阿波罗(Apollo)上部署研究人才,而且其在语言处理方面的成就获得了国际赞誉。这些项目尚未产生有意义的利润,不过投资银行瑞银(UBS)预计今年下半年阿波罗的交付会带来一些盈利。

在等待这些项目取得成果的同时,百度专注于努力赢回用户。百度今年首次参与中国央视春晚红包互动,引人注目。

花旗(Citi)分析师表示,百度狂撒19亿元人民币(合2.8亿美元)红包迎猪年,远超所有竞争对手,几乎是阿里巴巴和腾讯派发额的4倍。

春晚期间有“春晚分9亿”等抢红包游戏,参与者可获得数字红包,中国人传统上喜欢在农历新年期间向亲朋好友派发装满现金的红包。

花旗表示,这些慷慨的红包帮助百度在春节长假期间将其移动应用的日活跃用户数提高到了3亿,是去年12月日活跃用户数的两倍多。

但要与微信逾7亿的日活跃用户竞争,百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谷歌会回归中国吗?

谷歌利用一个受到审查的搜索引擎——“蜻蜓计划”(Project Dragonfly)——重返中国的尝试,引发了员工的公开反对,他们批评中国的审查制度,以及被迫将用户数据交给中国政府可能导致侵犯隐私。

不过,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中国政府将解除对这家全球最受欢迎的搜索引擎的封锁。由于中国的互联网控制和审查制度,中国网民在线查找信息时不得不发挥创造性。虽然绝大多数网民并未试图绕过中国的“长城防火墙”,但许多学者、记者和其他研究人员则依赖于被称为“虚拟专用网络”(VPN)的反监控软件来访问谷歌。

一位希望保持匿名的中国官媒编辑表示:“我更喜欢使用谷歌,即使用谷歌搜索中文内容也能得到更佳的搜索结果。我现在只用百度搜索化妆品,因为这个网站到处都是推销内容。”

然而,野村证券的史家龙表示,在谷歌未重返中国的情况下,此类批评对百度的长期影响将微乎其微。“或许知识分子和受过良好教育的网民对(搜索结果)更为敏感,但他们最多占中国互联网用户总数的50%。剩下的所有网民则没那么有辨识能力,只会接受搜索引擎展示给他们的结果。他们没有其他选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百度的现金牛搜索引擎业务陷入停滞,人工智能等增长领域却不赚钱,移动业务又落后竞争对手,最新季度的营业毛利率或再次降低。



杨缘 北京 , Nian Liu 香港报道 , 路易丝•卢卡斯

■ 作为留在中国的最后一个外国搜索引擎,微软(Microsoft)的必应(Bing)上个月曾短时无法访问,引发了中国互联网用户一阵担忧:他们剩下的唯一选择可能是百度(Baidu)。

在过去二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百度一直是中国占主导地位的搜索引擎,但现在再次面临严厉批评,因为有人指称,它优先展示导向自身平台的链接,而不是更相关的结果,这一指称正在网上疯传。

本周百度将发布第四季度财报,分析师预计随着中国广告市场放缓,其营业毛利率将再次降低,此前该指标已从第二季度的21%下降至第三季度的16%。

与此同时,百度的竞争对手将百度搜索引擎挡在了中国互联网更多领域的外面。


野村证券(Nomura)中国互联网分析师史家龙表示:“对于百度而言这几年很艰难。它目前的现金牛,即搜索引擎业务,正面临着一个结构性问题:超级应用程序吸走了许多用户、内容和在线时间,而其新的收入驱动器人工智能还处于培养阶段。”

在台式机时代,百度一直是中国互联网的门户,送走了包括谷歌(Google)在内的一连串竞争对手。

但它向移动时代过渡缓慢,而且从2016年开始陷入切实的麻烦中,当时百度发生了一起医疗广告丑闻,一个年轻人在花钱接受了从百度上找到的实验性癌症疗法后身亡。

据分析师称,这一丑闻暴露了百度对医疗广告的依赖,医疗广告当时占其收入20%到30%。在监管机构介入后,百度撤下了五分之一的广告客户,并发布了收入警告。


去年,随着中国经济以及在线广告增长都开始放缓,与其竞争对手一样,百度的股价也受到影响。该公司仍然是以市值计中国第三大科技股,但其表现落后于腾讯(Tencent)和阿里巴巴(Alibaba),尤其是更多内容转移到社交媒体平台,如百度搜索引擎无法捕捉到的微信(WeChat)。

百度曾在短期内试图通过其在线博客平台“百家号”(Baijiahao)来反击腾讯的社交媒体统治地位。

腾讯阻止百度检索其逾10亿用户账号撰写的文章,而阿里巴巴也将其挡在旗下淘宝(Taobao)在线市场搜索结果之外,从而创造了中国分析师所称的“围墙花园”式互联网。

但百度对百家号的推广在上个月变得声名狼藉,原因是知名科技博主方可成撰写了一篇传播甚广的文章,批评百度涉嫌在搜索结果中过多放入其百家号页面,将自家内容置于优先,而不是将提供具有相关性的结果置于优先。在新浪(Sina)微博(Weibo)上,方可成这篇文章的阅读量超过了248万次。


身在美国费城的方可成表示:“反响确实超出了我的预期……我想是因为我说出了人人心里所想。”但他也承认在中国他推荐不出比百度更好的替代品。

方可成说:“最好的方案是用谷歌,不过我知道(在中国)绝大多数人都用不了。”他建议中国用户尝试各种选择,包括必应、搜狗(Sogou)以及百度,他也一直努力告诉公众如何区分好的和坏的信息来源。

为回应其博客平台受到的这些批评,百度发表了一份公开声明,称百家号拥有190万创作者,并表示将继续改善其内容。

嘉源律师事务所(Jia Yuan Law Offices)研究员周子钦(音)表示:“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用必应,有时候甚至用微信搜索都比百度好,因为很多公司现在都先在自己的微信账号上发布消息。”

一位希望保持匿名的中国政策分析师去年在她的公司无法访问谷歌后转向了百度。她现在表示自己喜欢百度的界面,而且认为百度仍是中国最好的产品,如果用户搜索的词语精准的话,就能得到最全面的结果。

除了构建百家号平台之外,百度还试图将用户导向一批新应用,如其短视频应用“好看”(Haokan),推动其内部称为“一超多强”的应用产品的多样化。

但一位员工表示公司内部有种感觉,百度正在追逐太多目标,而且在这上面花销太大。营销支出的增加,是野村证券以及高盛(Goldman Sachs)降低百度2018年第四季度盈利预测的原因之一。

中国工商银行(ICBC)的Martin Bao表示:“现金牛没有增长,增长的业务却不太赚钱,有些业务还只会烧钱。”Martin Bao估计2018年百度的非公认会计准则(GAAP)净利润率将降至22.8%,2017年为26.3%。


在搜索引擎停滞不前的同时,百度一直在其无人驾驶汽车项目阿波罗(Apollo)上部署研究人才,而且其在语言处理方面的成就获得了国际赞誉。这些项目尚未产生有意义的利润,不过投资银行瑞银(UBS)预计今年下半年阿波罗的交付会带来一些盈利。

在等待这些项目取得成果的同时,百度专注于努力赢回用户。百度今年首次参与中国央视春晚红包互动,引人注目。

花旗(Citi)分析师表示,百度狂撒19亿元人民币(合2.8亿美元)红包迎猪年,远超所有竞争对手,几乎是阿里巴巴和腾讯派发额的4倍。

春晚期间有“春晚分9亿”等抢红包游戏,参与者可获得数字红包,中国人传统上喜欢在农历新年期间向亲朋好友派发装满现金的红包。

花旗表示,这些慷慨的红包帮助百度在春节长假期间将其移动应用的日活跃用户数提高到了3亿,是去年12月日活跃用户数的两倍多。

但要与微信逾7亿的日活跃用户竞争,百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谷歌会回归中国吗?

谷歌利用一个受到审查的搜索引擎——“蜻蜓计划”(Project Dragonfly)——重返中国的尝试,引发了员工的公开反对,他们批评中国的审查制度,以及被迫将用户数据交给中国政府可能导致侵犯隐私。

不过,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中国政府将解除对这家全球最受欢迎的搜索引擎的封锁。由于中国的互联网控制和审查制度,中国网民在线查找信息时不得不发挥创造性。虽然绝大多数网民并未试图绕过中国的“长城防火墙”,但许多学者、记者和其他研究人员则依赖于被称为“虚拟专用网络”(VPN)的反监控软件来访问谷歌。

一位希望保持匿名的中国官媒编辑表示:“我更喜欢使用谷歌,即使用谷歌搜索中文内容也能得到更佳的搜索结果。我现在只用百度搜索化妆品,因为这个网站到处都是推销内容。”

然而,野村证券的史家龙表示,在谷歌未重返中国的情况下,此类批评对百度的长期影响将微乎其微。“或许知识分子和受过良好教育的网民对(搜索结果)更为敏感,但他们最多占中国互联网用户总数的50%。剩下的所有网民则没那么有辨识能力,只会接受搜索引擎展示给他们的结果。他们没有其他选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移动时代,百度的艰难岁月

发布日期:2019-02-19 07:54
摘要」百度的现金牛搜索引擎业务陷入停滞,人工智能等增长领域却不赚钱,移动业务又落后竞争对手,最新季度的营业毛利率或再次降低。



杨缘 北京 , Nian Liu 香港报道 , 路易丝•卢卡斯

■ 作为留在中国的最后一个外国搜索引擎,微软(Microsoft)的必应(Bing)上个月曾短时无法访问,引发了中国互联网用户一阵担忧:他们剩下的唯一选择可能是百度(Baidu)。

在过去二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百度一直是中国占主导地位的搜索引擎,但现在再次面临严厉批评,因为有人指称,它优先展示导向自身平台的链接,而不是更相关的结果,这一指称正在网上疯传。

本周百度将发布第四季度财报,分析师预计随着中国广告市场放缓,其营业毛利率将再次降低,此前该指标已从第二季度的21%下降至第三季度的16%。

与此同时,百度的竞争对手将百度搜索引擎挡在了中国互联网更多领域的外面。


野村证券(Nomura)中国互联网分析师史家龙表示:“对于百度而言这几年很艰难。它目前的现金牛,即搜索引擎业务,正面临着一个结构性问题:超级应用程序吸走了许多用户、内容和在线时间,而其新的收入驱动器人工智能还处于培养阶段。”

在台式机时代,百度一直是中国互联网的门户,送走了包括谷歌(Google)在内的一连串竞争对手。

但它向移动时代过渡缓慢,而且从2016年开始陷入切实的麻烦中,当时百度发生了一起医疗广告丑闻,一个年轻人在花钱接受了从百度上找到的实验性癌症疗法后身亡。

据分析师称,这一丑闻暴露了百度对医疗广告的依赖,医疗广告当时占其收入20%到30%。在监管机构介入后,百度撤下了五分之一的广告客户,并发布了收入警告。


去年,随着中国经济以及在线广告增长都开始放缓,与其竞争对手一样,百度的股价也受到影响。该公司仍然是以市值计中国第三大科技股,但其表现落后于腾讯(Tencent)和阿里巴巴(Alibaba),尤其是更多内容转移到社交媒体平台,如百度搜索引擎无法捕捉到的微信(WeChat)。

百度曾在短期内试图通过其在线博客平台“百家号”(Baijiahao)来反击腾讯的社交媒体统治地位。

腾讯阻止百度检索其逾10亿用户账号撰写的文章,而阿里巴巴也将其挡在旗下淘宝(Taobao)在线市场搜索结果之外,从而创造了中国分析师所称的“围墙花园”式互联网。

但百度对百家号的推广在上个月变得声名狼藉,原因是知名科技博主方可成撰写了一篇传播甚广的文章,批评百度涉嫌在搜索结果中过多放入其百家号页面,将自家内容置于优先,而不是将提供具有相关性的结果置于优先。在新浪(Sina)微博(Weibo)上,方可成这篇文章的阅读量超过了248万次。


身在美国费城的方可成表示:“反响确实超出了我的预期……我想是因为我说出了人人心里所想。”但他也承认在中国他推荐不出比百度更好的替代品。

方可成说:“最好的方案是用谷歌,不过我知道(在中国)绝大多数人都用不了。”他建议中国用户尝试各种选择,包括必应、搜狗(Sogou)以及百度,他也一直努力告诉公众如何区分好的和坏的信息来源。

为回应其博客平台受到的这些批评,百度发表了一份公开声明,称百家号拥有190万创作者,并表示将继续改善其内容。

嘉源律师事务所(Jia Yuan Law Offices)研究员周子钦(音)表示:“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用必应,有时候甚至用微信搜索都比百度好,因为很多公司现在都先在自己的微信账号上发布消息。”

一位希望保持匿名的中国政策分析师去年在她的公司无法访问谷歌后转向了百度。她现在表示自己喜欢百度的界面,而且认为百度仍是中国最好的产品,如果用户搜索的词语精准的话,就能得到最全面的结果。

除了构建百家号平台之外,百度还试图将用户导向一批新应用,如其短视频应用“好看”(Haokan),推动其内部称为“一超多强”的应用产品的多样化。

但一位员工表示公司内部有种感觉,百度正在追逐太多目标,而且在这上面花销太大。营销支出的增加,是野村证券以及高盛(Goldman Sachs)降低百度2018年第四季度盈利预测的原因之一。

中国工商银行(ICBC)的Martin Bao表示:“现金牛没有增长,增长的业务却不太赚钱,有些业务还只会烧钱。”Martin Bao估计2018年百度的非公认会计准则(GAAP)净利润率将降至22.8%,2017年为26.3%。


在搜索引擎停滞不前的同时,百度一直在其无人驾驶汽车项目阿波罗(Apollo)上部署研究人才,而且其在语言处理方面的成就获得了国际赞誉。这些项目尚未产生有意义的利润,不过投资银行瑞银(UBS)预计今年下半年阿波罗的交付会带来一些盈利。

在等待这些项目取得成果的同时,百度专注于努力赢回用户。百度今年首次参与中国央视春晚红包互动,引人注目。

花旗(Citi)分析师表示,百度狂撒19亿元人民币(合2.8亿美元)红包迎猪年,远超所有竞争对手,几乎是阿里巴巴和腾讯派发额的4倍。

春晚期间有“春晚分9亿”等抢红包游戏,参与者可获得数字红包,中国人传统上喜欢在农历新年期间向亲朋好友派发装满现金的红包。

花旗表示,这些慷慨的红包帮助百度在春节长假期间将其移动应用的日活跃用户数提高到了3亿,是去年12月日活跃用户数的两倍多。

但要与微信逾7亿的日活跃用户竞争,百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谷歌会回归中国吗?

谷歌利用一个受到审查的搜索引擎——“蜻蜓计划”(Project Dragonfly)——重返中国的尝试,引发了员工的公开反对,他们批评中国的审查制度,以及被迫将用户数据交给中国政府可能导致侵犯隐私。

不过,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中国政府将解除对这家全球最受欢迎的搜索引擎的封锁。由于中国的互联网控制和审查制度,中国网民在线查找信息时不得不发挥创造性。虽然绝大多数网民并未试图绕过中国的“长城防火墙”,但许多学者、记者和其他研究人员则依赖于被称为“虚拟专用网络”(VPN)的反监控软件来访问谷歌。

一位希望保持匿名的中国官媒编辑表示:“我更喜欢使用谷歌,即使用谷歌搜索中文内容也能得到更佳的搜索结果。我现在只用百度搜索化妆品,因为这个网站到处都是推销内容。”

然而,野村证券的史家龙表示,在谷歌未重返中国的情况下,此类批评对百度的长期影响将微乎其微。“或许知识分子和受过良好教育的网民对(搜索结果)更为敏感,但他们最多占中国互联网用户总数的50%。剩下的所有网民则没那么有辨识能力,只会接受搜索引擎展示给他们的结果。他们没有其他选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百度的现金牛搜索引擎业务陷入停滞,人工智能等增长领域却不赚钱,移动业务又落后竞争对手,最新季度的营业毛利率或再次降低。



杨缘 北京 , Nian Liu 香港报道 , 路易丝•卢卡斯

■ 作为留在中国的最后一个外国搜索引擎,微软(Microsoft)的必应(Bing)上个月曾短时无法访问,引发了中国互联网用户一阵担忧:他们剩下的唯一选择可能是百度(Baidu)。

在过去二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百度一直是中国占主导地位的搜索引擎,但现在再次面临严厉批评,因为有人指称,它优先展示导向自身平台的链接,而不是更相关的结果,这一指称正在网上疯传。

本周百度将发布第四季度财报,分析师预计随着中国广告市场放缓,其营业毛利率将再次降低,此前该指标已从第二季度的21%下降至第三季度的16%。

与此同时,百度的竞争对手将百度搜索引擎挡在了中国互联网更多领域的外面。


野村证券(Nomura)中国互联网分析师史家龙表示:“对于百度而言这几年很艰难。它目前的现金牛,即搜索引擎业务,正面临着一个结构性问题:超级应用程序吸走了许多用户、内容和在线时间,而其新的收入驱动器人工智能还处于培养阶段。”

在台式机时代,百度一直是中国互联网的门户,送走了包括谷歌(Google)在内的一连串竞争对手。

但它向移动时代过渡缓慢,而且从2016年开始陷入切实的麻烦中,当时百度发生了一起医疗广告丑闻,一个年轻人在花钱接受了从百度上找到的实验性癌症疗法后身亡。

据分析师称,这一丑闻暴露了百度对医疗广告的依赖,医疗广告当时占其收入20%到30%。在监管机构介入后,百度撤下了五分之一的广告客户,并发布了收入警告。


去年,随着中国经济以及在线广告增长都开始放缓,与其竞争对手一样,百度的股价也受到影响。该公司仍然是以市值计中国第三大科技股,但其表现落后于腾讯(Tencent)和阿里巴巴(Alibaba),尤其是更多内容转移到社交媒体平台,如百度搜索引擎无法捕捉到的微信(WeChat)。

百度曾在短期内试图通过其在线博客平台“百家号”(Baijiahao)来反击腾讯的社交媒体统治地位。

腾讯阻止百度检索其逾10亿用户账号撰写的文章,而阿里巴巴也将其挡在旗下淘宝(Taobao)在线市场搜索结果之外,从而创造了中国分析师所称的“围墙花园”式互联网。

但百度对百家号的推广在上个月变得声名狼藉,原因是知名科技博主方可成撰写了一篇传播甚广的文章,批评百度涉嫌在搜索结果中过多放入其百家号页面,将自家内容置于优先,而不是将提供具有相关性的结果置于优先。在新浪(Sina)微博(Weibo)上,方可成这篇文章的阅读量超过了248万次。


身在美国费城的方可成表示:“反响确实超出了我的预期……我想是因为我说出了人人心里所想。”但他也承认在中国他推荐不出比百度更好的替代品。

方可成说:“最好的方案是用谷歌,不过我知道(在中国)绝大多数人都用不了。”他建议中国用户尝试各种选择,包括必应、搜狗(Sogou)以及百度,他也一直努力告诉公众如何区分好的和坏的信息来源。

为回应其博客平台受到的这些批评,百度发表了一份公开声明,称百家号拥有190万创作者,并表示将继续改善其内容。

嘉源律师事务所(Jia Yuan Law Offices)研究员周子钦(音)表示:“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用必应,有时候甚至用微信搜索都比百度好,因为很多公司现在都先在自己的微信账号上发布消息。”

一位希望保持匿名的中国政策分析师去年在她的公司无法访问谷歌后转向了百度。她现在表示自己喜欢百度的界面,而且认为百度仍是中国最好的产品,如果用户搜索的词语精准的话,就能得到最全面的结果。

除了构建百家号平台之外,百度还试图将用户导向一批新应用,如其短视频应用“好看”(Haokan),推动其内部称为“一超多强”的应用产品的多样化。

但一位员工表示公司内部有种感觉,百度正在追逐太多目标,而且在这上面花销太大。营销支出的增加,是野村证券以及高盛(Goldman Sachs)降低百度2018年第四季度盈利预测的原因之一。

中国工商银行(ICBC)的Martin Bao表示:“现金牛没有增长,增长的业务却不太赚钱,有些业务还只会烧钱。”Martin Bao估计2018年百度的非公认会计准则(GAAP)净利润率将降至22.8%,2017年为26.3%。


在搜索引擎停滞不前的同时,百度一直在其无人驾驶汽车项目阿波罗(Apollo)上部署研究人才,而且其在语言处理方面的成就获得了国际赞誉。这些项目尚未产生有意义的利润,不过投资银行瑞银(UBS)预计今年下半年阿波罗的交付会带来一些盈利。

在等待这些项目取得成果的同时,百度专注于努力赢回用户。百度今年首次参与中国央视春晚红包互动,引人注目。

花旗(Citi)分析师表示,百度狂撒19亿元人民币(合2.8亿美元)红包迎猪年,远超所有竞争对手,几乎是阿里巴巴和腾讯派发额的4倍。

春晚期间有“春晚分9亿”等抢红包游戏,参与者可获得数字红包,中国人传统上喜欢在农历新年期间向亲朋好友派发装满现金的红包。

花旗表示,这些慷慨的红包帮助百度在春节长假期间将其移动应用的日活跃用户数提高到了3亿,是去年12月日活跃用户数的两倍多。

但要与微信逾7亿的日活跃用户竞争,百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谷歌会回归中国吗?

谷歌利用一个受到审查的搜索引擎——“蜻蜓计划”(Project Dragonfly)——重返中国的尝试,引发了员工的公开反对,他们批评中国的审查制度,以及被迫将用户数据交给中国政府可能导致侵犯隐私。

不过,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中国政府将解除对这家全球最受欢迎的搜索引擎的封锁。由于中国的互联网控制和审查制度,中国网民在线查找信息时不得不发挥创造性。虽然绝大多数网民并未试图绕过中国的“长城防火墙”,但许多学者、记者和其他研究人员则依赖于被称为“虚拟专用网络”(VPN)的反监控软件来访问谷歌。

一位希望保持匿名的中国官媒编辑表示:“我更喜欢使用谷歌,即使用谷歌搜索中文内容也能得到更佳的搜索结果。我现在只用百度搜索化妆品,因为这个网站到处都是推销内容。”

然而,野村证券的史家龙表示,在谷歌未重返中国的情况下,此类批评对百度的长期影响将微乎其微。“或许知识分子和受过良好教育的网民对(搜索结果)更为敏感,但他们最多占中国互联网用户总数的50%。剩下的所有网民则没那么有辨识能力,只会接受搜索引擎展示给他们的结果。他们没有其他选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