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新贸易提议好过关税战

发布日期:2019-02-19 07:27
摘要」戴维斯:通过增加美国出口来终结美中贸易失衡这一和平方案,总比关税战升级要好。但这个方案实施起来将很困难。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 尽管投资者日益对美中贸易谈判感到乐观,但许多关于中国经济模式的“结构性问题”仍然有待解决。

最近的报道表明,中国提出了解决贸易失衡这一核心问题的大手笔建议。该建议将在6年内完全消除中国对美国的双边贸易顺差。由于2018年中国对美国的商品和服务贸易顺差达到3800亿美元,到2024年可能超过5000亿美元,这一思路可能对全球贸易流和世界生产总值产生巨大影响。

诺亚•史密斯(Noah Smith)对中国的新建议不以为然,认为它是个巨大的噱头,因为实施该建议将与习近平政府的其他目标相冲突。但它显然处于最新谈判的核心位置,因此有必要对它进行分析。

基本思路是,中国将通过直接刺激对美国商品的购买,来缩小双边贸易不平衡,美国都没有必要通过对中国产品征收进口关税来实现这一结果。


在极端情况下,中国将增加美国进口总额5000亿美元,同时与世界其他地区的贸易流量保持不变。即使是这个计划的小规模版本也将具有重大意义。

从理论上说,这似乎是一个有吸引力的想法,因为如果中国通过财政或货币扩张来为购买提供资金,这将涉及全球需求增加。经济学家通常建议其他拥有长期贸易顺差的国家(比如德国和日本)采取这种增加支出的举措。

单从国家层面算一笔账,中国将通过增加国内需求(比如说通过财政扩张政策)来降低其整体储蓄率。中国进口额将增加相同数量,从而使得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保持不变。

在美国,出口和GDP将会上升。假设乘数为1.5,那么当该计划在未来6年全面实施时,美国GDP水平可能会上升2.5%-3%。

这对全球经济的损害要小于关税战升级,后者会增加通货膨胀,减少实际需求并扰乱供应链。

然而,这种情况假设美国对中国的额外出口是真正的增量,而不是从其他市场挪过来的。它还假设美国经济有足够的剩余产能,可以在不导致通货膨胀、美国货币政策收紧以及美元上涨的情况下生产出这些额外的出口商品。

如果这些条件未能成立——现实情况中很可能不成立——那么美国经济得到的好处将会小得多。

该计划将使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增加至少两倍。增额之大看起来令人难以置信。此外,这些额外的美国出口将有部分来自高科技领域,引发更多美国人对被迫将技术转让给中国的抱怨。

该计划还可能产生附带的财务问题。如果中国对美国的进口直接增加约5000亿美元,那么初始影响将是其全球经常账户恶化同样金额。

在中国出现巨额经常账户盈余的较早时代,这将被认为是一个好的结果。但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中国的经常账户在2018年处于几乎完全平衡的状态,因此相对于美国的双边盈余变化(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可能会使中国的经常账户赤字总额达到约五千亿美元。

为什么这会导致问题?一个是,中国的净资本流有时也会出现巨额赤字。例如,从2014年中期到2017年初,当资本账户放开并且出现人民币贬值预期时,私人资本净流出超过1万亿美元。资本外流现在已经减少,但较小规模的外流可能会卷土重来。

这意味着,根据新计划,经常账户加上私人资本账户流出可能转变为巨额赤字,这意味着需要其他资本流入来平衡账目。中国正在朝深化和开放国内金融市场的方向努力,以吸引发达经济体的长期投资流入。但是,中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建立起足够的金融实力,来吸引所需规模的资金流入。

因此,中国国际收支(官方资金流动除外)的结构性赤字可能导致人民币面临下行压力,向其他经济体输出通缩压力,并引发美国抱怨中国操纵汇率。

一个不到万不得已不轻易使用的办法,就是中国可以通过减少如今仍超过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来支撑其货币。但这将涉及出售其持有的美国国债,从而加剧近期市场对美联储(Fed)量化紧缩政策影响的担忧。所有这些都可能导致全球金融不稳定。

为了避免其中一些问题,中国可以采取一种不同的方式:将目前从其他经济体购买的商品替换为从美国进口的商品。一个容易想到的例子就是改为从美国采购能源。

理论上,中国也可能会提高对德国制成品和巴西大豆等产品的关税,同时取消对美国商品的关税。然而,这种大规模蔑视世贸组织(WTO)多边原则的做法将导致一系列新的输家,也几乎可以肯定会导致欧元区和日本等经济体的关税报复。

结论

虽然实施起来困难重重,但新贸易协议致力于主要通过增加美方出口来终结美中双边贸易失衡、从而实现言和,这对全球需求和供应链来说很可能要好过关税战。

但谈判代表们被卡在“次优”情境里。出口采购计划实施起来将非常困难,并可能在全球贸易和金融体系的其他方面造成问题。美元上涨可能会破坏整个计划。

“最优”情境将包含多边基础上的全球自由贸易和灵活汇率。但只要“碰巧喜欢关税”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仍然在位,这件事似乎就不在议程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戴维斯:通过增加美国出口来终结美中贸易失衡这一和平方案,总比关税战升级要好。但这个方案实施起来将很困难。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 尽管投资者日益对美中贸易谈判感到乐观,但许多关于中国经济模式的“结构性问题”仍然有待解决。

最近的报道表明,中国提出了解决贸易失衡这一核心问题的大手笔建议。该建议将在6年内完全消除中国对美国的双边贸易顺差。由于2018年中国对美国的商品和服务贸易顺差达到3800亿美元,到2024年可能超过5000亿美元,这一思路可能对全球贸易流和世界生产总值产生巨大影响。

诺亚•史密斯(Noah Smith)对中国的新建议不以为然,认为它是个巨大的噱头,因为实施该建议将与习近平政府的其他目标相冲突。但它显然处于最新谈判的核心位置,因此有必要对它进行分析。

基本思路是,中国将通过直接刺激对美国商品的购买,来缩小双边贸易不平衡,美国都没有必要通过对中国产品征收进口关税来实现这一结果。


在极端情况下,中国将增加美国进口总额5000亿美元,同时与世界其他地区的贸易流量保持不变。即使是这个计划的小规模版本也将具有重大意义。

从理论上说,这似乎是一个有吸引力的想法,因为如果中国通过财政或货币扩张来为购买提供资金,这将涉及全球需求增加。经济学家通常建议其他拥有长期贸易顺差的国家(比如德国和日本)采取这种增加支出的举措。

单从国家层面算一笔账,中国将通过增加国内需求(比如说通过财政扩张政策)来降低其整体储蓄率。中国进口额将增加相同数量,从而使得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保持不变。

在美国,出口和GDP将会上升。假设乘数为1.5,那么当该计划在未来6年全面实施时,美国GDP水平可能会上升2.5%-3%。

这对全球经济的损害要小于关税战升级,后者会增加通货膨胀,减少实际需求并扰乱供应链。

然而,这种情况假设美国对中国的额外出口是真正的增量,而不是从其他市场挪过来的。它还假设美国经济有足够的剩余产能,可以在不导致通货膨胀、美国货币政策收紧以及美元上涨的情况下生产出这些额外的出口商品。

如果这些条件未能成立——现实情况中很可能不成立——那么美国经济得到的好处将会小得多。

该计划将使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增加至少两倍。增额之大看起来令人难以置信。此外,这些额外的美国出口将有部分来自高科技领域,引发更多美国人对被迫将技术转让给中国的抱怨。

该计划还可能产生附带的财务问题。如果中国对美国的进口直接增加约5000亿美元,那么初始影响将是其全球经常账户恶化同样金额。

在中国出现巨额经常账户盈余的较早时代,这将被认为是一个好的结果。但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中国的经常账户在2018年处于几乎完全平衡的状态,因此相对于美国的双边盈余变化(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可能会使中国的经常账户赤字总额达到约五千亿美元。

为什么这会导致问题?一个是,中国的净资本流有时也会出现巨额赤字。例如,从2014年中期到2017年初,当资本账户放开并且出现人民币贬值预期时,私人资本净流出超过1万亿美元。资本外流现在已经减少,但较小规模的外流可能会卷土重来。

这意味着,根据新计划,经常账户加上私人资本账户流出可能转变为巨额赤字,这意味着需要其他资本流入来平衡账目。中国正在朝深化和开放国内金融市场的方向努力,以吸引发达经济体的长期投资流入。但是,中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建立起足够的金融实力,来吸引所需规模的资金流入。

因此,中国国际收支(官方资金流动除外)的结构性赤字可能导致人民币面临下行压力,向其他经济体输出通缩压力,并引发美国抱怨中国操纵汇率。

一个不到万不得已不轻易使用的办法,就是中国可以通过减少如今仍超过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来支撑其货币。但这将涉及出售其持有的美国国债,从而加剧近期市场对美联储(Fed)量化紧缩政策影响的担忧。所有这些都可能导致全球金融不稳定。

为了避免其中一些问题,中国可以采取一种不同的方式:将目前从其他经济体购买的商品替换为从美国进口的商品。一个容易想到的例子就是改为从美国采购能源。

理论上,中国也可能会提高对德国制成品和巴西大豆等产品的关税,同时取消对美国商品的关税。然而,这种大规模蔑视世贸组织(WTO)多边原则的做法将导致一系列新的输家,也几乎可以肯定会导致欧元区和日本等经济体的关税报复。

结论

虽然实施起来困难重重,但新贸易协议致力于主要通过增加美方出口来终结美中双边贸易失衡、从而实现言和,这对全球需求和供应链来说很可能要好过关税战。

但谈判代表们被卡在“次优”情境里。出口采购计划实施起来将非常困难,并可能在全球贸易和金融体系的其他方面造成问题。美元上涨可能会破坏整个计划。

“最优”情境将包含多边基础上的全球自由贸易和灵活汇率。但只要“碰巧喜欢关税”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仍然在位,这件事似乎就不在议程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戴维斯:通过增加美国出口来终结美中贸易失衡这一和平方案,总比关税战升级要好。但这个方案实施起来将很困难。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 尽管投资者日益对美中贸易谈判感到乐观,但许多关于中国经济模式的“结构性问题”仍然有待解决。

最近的报道表明,中国提出了解决贸易失衡这一核心问题的大手笔建议。该建议将在6年内完全消除中国对美国的双边贸易顺差。由于2018年中国对美国的商品和服务贸易顺差达到3800亿美元,到2024年可能超过5000亿美元,这一思路可能对全球贸易流和世界生产总值产生巨大影响。

诺亚•史密斯(Noah Smith)对中国的新建议不以为然,认为它是个巨大的噱头,因为实施该建议将与习近平政府的其他目标相冲突。但它显然处于最新谈判的核心位置,因此有必要对它进行分析。

基本思路是,中国将通过直接刺激对美国商品的购买,来缩小双边贸易不平衡,美国都没有必要通过对中国产品征收进口关税来实现这一结果。


在极端情况下,中国将增加美国进口总额5000亿美元,同时与世界其他地区的贸易流量保持不变。即使是这个计划的小规模版本也将具有重大意义。

从理论上说,这似乎是一个有吸引力的想法,因为如果中国通过财政或货币扩张来为购买提供资金,这将涉及全球需求增加。经济学家通常建议其他拥有长期贸易顺差的国家(比如德国和日本)采取这种增加支出的举措。

单从国家层面算一笔账,中国将通过增加国内需求(比如说通过财政扩张政策)来降低其整体储蓄率。中国进口额将增加相同数量,从而使得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保持不变。

在美国,出口和GDP将会上升。假设乘数为1.5,那么当该计划在未来6年全面实施时,美国GDP水平可能会上升2.5%-3%。

这对全球经济的损害要小于关税战升级,后者会增加通货膨胀,减少实际需求并扰乱供应链。

然而,这种情况假设美国对中国的额外出口是真正的增量,而不是从其他市场挪过来的。它还假设美国经济有足够的剩余产能,可以在不导致通货膨胀、美国货币政策收紧以及美元上涨的情况下生产出这些额外的出口商品。

如果这些条件未能成立——现实情况中很可能不成立——那么美国经济得到的好处将会小得多。

该计划将使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增加至少两倍。增额之大看起来令人难以置信。此外,这些额外的美国出口将有部分来自高科技领域,引发更多美国人对被迫将技术转让给中国的抱怨。

该计划还可能产生附带的财务问题。如果中国对美国的进口直接增加约5000亿美元,那么初始影响将是其全球经常账户恶化同样金额。

在中国出现巨额经常账户盈余的较早时代,这将被认为是一个好的结果。但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中国的经常账户在2018年处于几乎完全平衡的状态,因此相对于美国的双边盈余变化(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可能会使中国的经常账户赤字总额达到约五千亿美元。

为什么这会导致问题?一个是,中国的净资本流有时也会出现巨额赤字。例如,从2014年中期到2017年初,当资本账户放开并且出现人民币贬值预期时,私人资本净流出超过1万亿美元。资本外流现在已经减少,但较小规模的外流可能会卷土重来。

这意味着,根据新计划,经常账户加上私人资本账户流出可能转变为巨额赤字,这意味着需要其他资本流入来平衡账目。中国正在朝深化和开放国内金融市场的方向努力,以吸引发达经济体的长期投资流入。但是,中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建立起足够的金融实力,来吸引所需规模的资金流入。

因此,中国国际收支(官方资金流动除外)的结构性赤字可能导致人民币面临下行压力,向其他经济体输出通缩压力,并引发美国抱怨中国操纵汇率。

一个不到万不得已不轻易使用的办法,就是中国可以通过减少如今仍超过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来支撑其货币。但这将涉及出售其持有的美国国债,从而加剧近期市场对美联储(Fed)量化紧缩政策影响的担忧。所有这些都可能导致全球金融不稳定。

为了避免其中一些问题,中国可以采取一种不同的方式:将目前从其他经济体购买的商品替换为从美国进口的商品。一个容易想到的例子就是改为从美国采购能源。

理论上,中国也可能会提高对德国制成品和巴西大豆等产品的关税,同时取消对美国商品的关税。然而,这种大规模蔑视世贸组织(WTO)多边原则的做法将导致一系列新的输家,也几乎可以肯定会导致欧元区和日本等经济体的关税报复。

结论

虽然实施起来困难重重,但新贸易协议致力于主要通过增加美方出口来终结美中双边贸易失衡、从而实现言和,这对全球需求和供应链来说很可能要好过关税战。

但谈判代表们被卡在“次优”情境里。出口采购计划实施起来将非常困难,并可能在全球贸易和金融体系的其他方面造成问题。美元上涨可能会破坏整个计划。

“最优”情境将包含多边基础上的全球自由贸易和灵活汇率。但只要“碰巧喜欢关税”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仍然在位,这件事似乎就不在议程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新贸易提议好过关税战

发布日期:2019-02-19 07:27
摘要」戴维斯:通过增加美国出口来终结美中贸易失衡这一和平方案,总比关税战升级要好。但这个方案实施起来将很困难。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 尽管投资者日益对美中贸易谈判感到乐观,但许多关于中国经济模式的“结构性问题”仍然有待解决。

最近的报道表明,中国提出了解决贸易失衡这一核心问题的大手笔建议。该建议将在6年内完全消除中国对美国的双边贸易顺差。由于2018年中国对美国的商品和服务贸易顺差达到3800亿美元,到2024年可能超过5000亿美元,这一思路可能对全球贸易流和世界生产总值产生巨大影响。

诺亚•史密斯(Noah Smith)对中国的新建议不以为然,认为它是个巨大的噱头,因为实施该建议将与习近平政府的其他目标相冲突。但它显然处于最新谈判的核心位置,因此有必要对它进行分析。

基本思路是,中国将通过直接刺激对美国商品的购买,来缩小双边贸易不平衡,美国都没有必要通过对中国产品征收进口关税来实现这一结果。


在极端情况下,中国将增加美国进口总额5000亿美元,同时与世界其他地区的贸易流量保持不变。即使是这个计划的小规模版本也将具有重大意义。

从理论上说,这似乎是一个有吸引力的想法,因为如果中国通过财政或货币扩张来为购买提供资金,这将涉及全球需求增加。经济学家通常建议其他拥有长期贸易顺差的国家(比如德国和日本)采取这种增加支出的举措。

单从国家层面算一笔账,中国将通过增加国内需求(比如说通过财政扩张政策)来降低其整体储蓄率。中国进口额将增加相同数量,从而使得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保持不变。

在美国,出口和GDP将会上升。假设乘数为1.5,那么当该计划在未来6年全面实施时,美国GDP水平可能会上升2.5%-3%。

这对全球经济的损害要小于关税战升级,后者会增加通货膨胀,减少实际需求并扰乱供应链。

然而,这种情况假设美国对中国的额外出口是真正的增量,而不是从其他市场挪过来的。它还假设美国经济有足够的剩余产能,可以在不导致通货膨胀、美国货币政策收紧以及美元上涨的情况下生产出这些额外的出口商品。

如果这些条件未能成立——现实情况中很可能不成立——那么美国经济得到的好处将会小得多。

该计划将使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增加至少两倍。增额之大看起来令人难以置信。此外,这些额外的美国出口将有部分来自高科技领域,引发更多美国人对被迫将技术转让给中国的抱怨。

该计划还可能产生附带的财务问题。如果中国对美国的进口直接增加约5000亿美元,那么初始影响将是其全球经常账户恶化同样金额。

在中国出现巨额经常账户盈余的较早时代,这将被认为是一个好的结果。但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中国的经常账户在2018年处于几乎完全平衡的状态,因此相对于美国的双边盈余变化(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可能会使中国的经常账户赤字总额达到约五千亿美元。

为什么这会导致问题?一个是,中国的净资本流有时也会出现巨额赤字。例如,从2014年中期到2017年初,当资本账户放开并且出现人民币贬值预期时,私人资本净流出超过1万亿美元。资本外流现在已经减少,但较小规模的外流可能会卷土重来。

这意味着,根据新计划,经常账户加上私人资本账户流出可能转变为巨额赤字,这意味着需要其他资本流入来平衡账目。中国正在朝深化和开放国内金融市场的方向努力,以吸引发达经济体的长期投资流入。但是,中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建立起足够的金融实力,来吸引所需规模的资金流入。

因此,中国国际收支(官方资金流动除外)的结构性赤字可能导致人民币面临下行压力,向其他经济体输出通缩压力,并引发美国抱怨中国操纵汇率。

一个不到万不得已不轻易使用的办法,就是中国可以通过减少如今仍超过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来支撑其货币。但这将涉及出售其持有的美国国债,从而加剧近期市场对美联储(Fed)量化紧缩政策影响的担忧。所有这些都可能导致全球金融不稳定。

为了避免其中一些问题,中国可以采取一种不同的方式:将目前从其他经济体购买的商品替换为从美国进口的商品。一个容易想到的例子就是改为从美国采购能源。

理论上,中国也可能会提高对德国制成品和巴西大豆等产品的关税,同时取消对美国商品的关税。然而,这种大规模蔑视世贸组织(WTO)多边原则的做法将导致一系列新的输家,也几乎可以肯定会导致欧元区和日本等经济体的关税报复。

结论

虽然实施起来困难重重,但新贸易协议致力于主要通过增加美方出口来终结美中双边贸易失衡、从而实现言和,这对全球需求和供应链来说很可能要好过关税战。

但谈判代表们被卡在“次优”情境里。出口采购计划实施起来将非常困难,并可能在全球贸易和金融体系的其他方面造成问题。美元上涨可能会破坏整个计划。

“最优”情境将包含多边基础上的全球自由贸易和灵活汇率。但只要“碰巧喜欢关税”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仍然在位,这件事似乎就不在议程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戴维斯:通过增加美国出口来终结美中贸易失衡这一和平方案,总比关税战升级要好。但这个方案实施起来将很困难。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 尽管投资者日益对美中贸易谈判感到乐观,但许多关于中国经济模式的“结构性问题”仍然有待解决。

最近的报道表明,中国提出了解决贸易失衡这一核心问题的大手笔建议。该建议将在6年内完全消除中国对美国的双边贸易顺差。由于2018年中国对美国的商品和服务贸易顺差达到3800亿美元,到2024年可能超过5000亿美元,这一思路可能对全球贸易流和世界生产总值产生巨大影响。

诺亚•史密斯(Noah Smith)对中国的新建议不以为然,认为它是个巨大的噱头,因为实施该建议将与习近平政府的其他目标相冲突。但它显然处于最新谈判的核心位置,因此有必要对它进行分析。

基本思路是,中国将通过直接刺激对美国商品的购买,来缩小双边贸易不平衡,美国都没有必要通过对中国产品征收进口关税来实现这一结果。


在极端情况下,中国将增加美国进口总额5000亿美元,同时与世界其他地区的贸易流量保持不变。即使是这个计划的小规模版本也将具有重大意义。

从理论上说,这似乎是一个有吸引力的想法,因为如果中国通过财政或货币扩张来为购买提供资金,这将涉及全球需求增加。经济学家通常建议其他拥有长期贸易顺差的国家(比如德国和日本)采取这种增加支出的举措。

单从国家层面算一笔账,中国将通过增加国内需求(比如说通过财政扩张政策)来降低其整体储蓄率。中国进口额将增加相同数量,从而使得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保持不变。

在美国,出口和GDP将会上升。假设乘数为1.5,那么当该计划在未来6年全面实施时,美国GDP水平可能会上升2.5%-3%。

这对全球经济的损害要小于关税战升级,后者会增加通货膨胀,减少实际需求并扰乱供应链。

然而,这种情况假设美国对中国的额外出口是真正的增量,而不是从其他市场挪过来的。它还假设美国经济有足够的剩余产能,可以在不导致通货膨胀、美国货币政策收紧以及美元上涨的情况下生产出这些额外的出口商品。

如果这些条件未能成立——现实情况中很可能不成立——那么美国经济得到的好处将会小得多。

该计划将使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增加至少两倍。增额之大看起来令人难以置信。此外,这些额外的美国出口将有部分来自高科技领域,引发更多美国人对被迫将技术转让给中国的抱怨。

该计划还可能产生附带的财务问题。如果中国对美国的进口直接增加约5000亿美元,那么初始影响将是其全球经常账户恶化同样金额。

在中国出现巨额经常账户盈余的较早时代,这将被认为是一个好的结果。但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中国的经常账户在2018年处于几乎完全平衡的状态,因此相对于美国的双边盈余变化(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可能会使中国的经常账户赤字总额达到约五千亿美元。

为什么这会导致问题?一个是,中国的净资本流有时也会出现巨额赤字。例如,从2014年中期到2017年初,当资本账户放开并且出现人民币贬值预期时,私人资本净流出超过1万亿美元。资本外流现在已经减少,但较小规模的外流可能会卷土重来。

这意味着,根据新计划,经常账户加上私人资本账户流出可能转变为巨额赤字,这意味着需要其他资本流入来平衡账目。中国正在朝深化和开放国内金融市场的方向努力,以吸引发达经济体的长期投资流入。但是,中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建立起足够的金融实力,来吸引所需规模的资金流入。

因此,中国国际收支(官方资金流动除外)的结构性赤字可能导致人民币面临下行压力,向其他经济体输出通缩压力,并引发美国抱怨中国操纵汇率。

一个不到万不得已不轻易使用的办法,就是中国可以通过减少如今仍超过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来支撑其货币。但这将涉及出售其持有的美国国债,从而加剧近期市场对美联储(Fed)量化紧缩政策影响的担忧。所有这些都可能导致全球金融不稳定。

为了避免其中一些问题,中国可以采取一种不同的方式:将目前从其他经济体购买的商品替换为从美国进口的商品。一个容易想到的例子就是改为从美国采购能源。

理论上,中国也可能会提高对德国制成品和巴西大豆等产品的关税,同时取消对美国商品的关税。然而,这种大规模蔑视世贸组织(WTO)多边原则的做法将导致一系列新的输家,也几乎可以肯定会导致欧元区和日本等经济体的关税报复。

结论

虽然实施起来困难重重,但新贸易协议致力于主要通过增加美方出口来终结美中双边贸易失衡、从而实现言和,这对全球需求和供应链来说很可能要好过关税战。

但谈判代表们被卡在“次优”情境里。出口采购计划实施起来将非常困难,并可能在全球贸易和金融体系的其他方面造成问题。美元上涨可能会破坏整个计划。

“最优”情境将包含多边基础上的全球自由贸易和灵活汇率。但只要“碰巧喜欢关税”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仍然在位,这件事似乎就不在议程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