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对中美经贸谈判,中国需要一个双赢协议

发布日期:2019-02-15 08:57
摘要」周小明:中美经贸谈判不欢而散,对中国未必是坏事。中国需要的是双赢协议,没有必要为达成协议而不惜代价。



撰文 / 周小明

■ 猪年伊始,中美经贸谈判在北京重开。随着三月一日“大限”的日益逼近,中国出口商不由地感到丝丝寒意:如果中美两国在“大限”前未能达成协议,悬挂在他们头顶上的关税大刀就要落下来了。

中美谈判牵动着亿万人的心,也吸引了全球的目光。世人普遍期盼中美能达成协议。这样,中美在经贸领域的对立将有所缓和,全球工商界的信心也会得到提升。

中国需要一个双赢的协议。大凡对等的国际谈判,都是双向行使街道,而不是单行道。在这种情形下,双方各有所得,而不是一方满载而归,另一方却一无所获。中美经贸磋商是双方利益互换,而不是美国单方面索取的场合。人们有理由期待,中方承诺扩大从美进口、改善美国公司的市场准入,将换来美方对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承认和对中美高新技术贸易投资限制的放宽。中方让步换取的必须超出贸易战停火本身。

然而,达成双赢协议的前景并不令人乐观。美国的野心极有可能成为中美达成协议的最大障碍。特朗普在一周前发表的国情咨文中提出,中美新贸易协议必须有“真正的、结构性的改变”,以结束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美国目前已不满足于先期确定的贸易平衡的目标。它正在更多地聚焦中国的产业政策、政府补贴及国有企业。


美国谈判目标的变化反映出其对华政策的逆转。2017年12月,美国发布新《国家安全战略》,首次把中国确定为战略对手,开始对中国实行全面遏制。尽管中国苦口婆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希望美国从两国人民和世界经济的福祉大局出发改弦易辙,但羊想同狼交朋友,往往只能是一厢情愿。美国统治阶层不为中方的诚意所动,仍旧要同中国决一雌雄。

改变经济体制是美国打压中国的重要手段之一。美国发现,在同中国的竞争中,它越来越难占上风,以为这一切都是中国的经济体制使然。美国认为,要稳坐全球霸主地位,必须从根子上下手,通过改变中国的经济体制、抑制中国体制优势的发挥,来削弱中国的竞争力。于是乎,华盛顿肆意抹黑中国的经济制度,攻击中国的经济政策“不公平”,要求中国“改邪归正”。说穿了,美国的要求无非是要中国削足适履,摒弃自己之长,在国际竞争中败北。

中美谈判如能达成协议,贸易战停火也极有可能是昙花一现。出于战略考虑,美国十有八九在协议执行或其它问题上挑起新的事端。经贸领域只是美国开辟的多个对华战场中的一个,而且可能不是最重要的一个。即使经贸领域无战事,美国遏制中国的态势也难望有所改变。美国在政治、安全及技术等领域的进攻不会停歇下来。就在美国谈判代表抵达北京的当日,美国两艘战舰再次闯入中国的南海寻衅滋事。美国在经贸领域得手后,很可能变本加厉,集中兵力在其它领域对华展开更加猛烈的攻势。指望美国放下屠刀,不切合实际。把中美之争视为生死之战的美国统治阶层几乎没可能对中国心慈手软。

美国还力压中国全面开放市场,并把它描绘成中国百姓的巨大福利。诚然,扩大开放为中国强国所必须。但是,药服用适量是治病,过量则可能致人于死地。要想开放的积极作用得以发挥,必须以有序、风险可控为前提。《南京条约》的签订迫使清朝统治者大开国门,甚至把海关也交给了英国人掌管。但是这种门户开放,非但没有成为中华民族的福音,反而把中国推入了半殖民地的苦难深渊。华盛顿的这项要求也是中国难于答应的。

有人担心,倘若中国不答应美国的要求,美国会恼羞成怒,对华发动冷战。美国副总统彭斯去年下半年曾称,如果中国想避免同美国及其盟国的全面冷战,就必须从经济、军事和政治上按照美国的要求,做出实质性的改变。

然而,现实是,当今世界不存在冷战的基础。美国的盟国同中国在经济上密不可分,大都不情愿把自己绑在美国的战车上,以免自身利益受损。欧盟、日本及澳大利亚对特朗普推行的单边主义极为反感,更愿意同中国一道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美国孤掌难鸣,组建反华联盟必然困难重重。新冷战在美国国内也不得人心。对美国工商界来说,冷战意味着自绝于全球最大的市场,意味着自断财路。因此,无论特朗普政府如何处心积虑、不遗余力推行孤立中国的计划,到头来,只能是一场黄粱美梦。

中美谈判无果,美国的压力和担忧一点也不比中国少。近几个月来,美国股市行情就像过山车似的,随着谈判的信息起伏震荡不已。中美贸易战对美国的负面影响开始浮现,对美国商业投资和消费者信心的震撼作用凸显,乃至美国一些工商界领袖不得不出来喊停。据美国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测算,贸易战对中美经济的影响大体相当,都在百分之零点五左右。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全球贸易伙伴咨询公司一份最新报告也显示,中美贸易战可能使美国国民生产总值降低一个百分点,并造成两百多万美国人失业。贸易战持续下去,鹿死谁手,未先可知。

中美经贸谈判不欢而散,对中国未必是坏事。这场被外媒称之为“世纪谈判”的结果,不但将影响中美关系今后的走向,而且将对中国崛起的进程产生重大影响。对中国来说,这场事关国运的谈判,达成什么样的协议远比有没有协议重要。它需要的是一个能体现双方利益平衡的双赢协议,没有必要为达成协议而不惜代价。只要守住了阵地,坚持住了核心利益,保住了它赖以持续发展的法宝,中国就可能最终胜出。

注:本文由全球化智库授权发表。全球化智库(Center for China & Globalization)简称CCG,是中国领先的国际化智库。CCG致力于中国的全球化战略、人才国际化和企业国际化等领域的研究,目前拥有全职智库研究和专业人员近百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周小明:中美经贸谈判不欢而散,对中国未必是坏事。中国需要的是双赢协议,没有必要为达成协议而不惜代价。



撰文 / 周小明

■ 猪年伊始,中美经贸谈判在北京重开。随着三月一日“大限”的日益逼近,中国出口商不由地感到丝丝寒意:如果中美两国在“大限”前未能达成协议,悬挂在他们头顶上的关税大刀就要落下来了。

中美谈判牵动着亿万人的心,也吸引了全球的目光。世人普遍期盼中美能达成协议。这样,中美在经贸领域的对立将有所缓和,全球工商界的信心也会得到提升。

中国需要一个双赢的协议。大凡对等的国际谈判,都是双向行使街道,而不是单行道。在这种情形下,双方各有所得,而不是一方满载而归,另一方却一无所获。中美经贸磋商是双方利益互换,而不是美国单方面索取的场合。人们有理由期待,中方承诺扩大从美进口、改善美国公司的市场准入,将换来美方对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承认和对中美高新技术贸易投资限制的放宽。中方让步换取的必须超出贸易战停火本身。

然而,达成双赢协议的前景并不令人乐观。美国的野心极有可能成为中美达成协议的最大障碍。特朗普在一周前发表的国情咨文中提出,中美新贸易协议必须有“真正的、结构性的改变”,以结束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美国目前已不满足于先期确定的贸易平衡的目标。它正在更多地聚焦中国的产业政策、政府补贴及国有企业。


美国谈判目标的变化反映出其对华政策的逆转。2017年12月,美国发布新《国家安全战略》,首次把中国确定为战略对手,开始对中国实行全面遏制。尽管中国苦口婆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希望美国从两国人民和世界经济的福祉大局出发改弦易辙,但羊想同狼交朋友,往往只能是一厢情愿。美国统治阶层不为中方的诚意所动,仍旧要同中国决一雌雄。

改变经济体制是美国打压中国的重要手段之一。美国发现,在同中国的竞争中,它越来越难占上风,以为这一切都是中国的经济体制使然。美国认为,要稳坐全球霸主地位,必须从根子上下手,通过改变中国的经济体制、抑制中国体制优势的发挥,来削弱中国的竞争力。于是乎,华盛顿肆意抹黑中国的经济制度,攻击中国的经济政策“不公平”,要求中国“改邪归正”。说穿了,美国的要求无非是要中国削足适履,摒弃自己之长,在国际竞争中败北。

中美谈判如能达成协议,贸易战停火也极有可能是昙花一现。出于战略考虑,美国十有八九在协议执行或其它问题上挑起新的事端。经贸领域只是美国开辟的多个对华战场中的一个,而且可能不是最重要的一个。即使经贸领域无战事,美国遏制中国的态势也难望有所改变。美国在政治、安全及技术等领域的进攻不会停歇下来。就在美国谈判代表抵达北京的当日,美国两艘战舰再次闯入中国的南海寻衅滋事。美国在经贸领域得手后,很可能变本加厉,集中兵力在其它领域对华展开更加猛烈的攻势。指望美国放下屠刀,不切合实际。把中美之争视为生死之战的美国统治阶层几乎没可能对中国心慈手软。

美国还力压中国全面开放市场,并把它描绘成中国百姓的巨大福利。诚然,扩大开放为中国强国所必须。但是,药服用适量是治病,过量则可能致人于死地。要想开放的积极作用得以发挥,必须以有序、风险可控为前提。《南京条约》的签订迫使清朝统治者大开国门,甚至把海关也交给了英国人掌管。但是这种门户开放,非但没有成为中华民族的福音,反而把中国推入了半殖民地的苦难深渊。华盛顿的这项要求也是中国难于答应的。

有人担心,倘若中国不答应美国的要求,美国会恼羞成怒,对华发动冷战。美国副总统彭斯去年下半年曾称,如果中国想避免同美国及其盟国的全面冷战,就必须从经济、军事和政治上按照美国的要求,做出实质性的改变。

然而,现实是,当今世界不存在冷战的基础。美国的盟国同中国在经济上密不可分,大都不情愿把自己绑在美国的战车上,以免自身利益受损。欧盟、日本及澳大利亚对特朗普推行的单边主义极为反感,更愿意同中国一道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美国孤掌难鸣,组建反华联盟必然困难重重。新冷战在美国国内也不得人心。对美国工商界来说,冷战意味着自绝于全球最大的市场,意味着自断财路。因此,无论特朗普政府如何处心积虑、不遗余力推行孤立中国的计划,到头来,只能是一场黄粱美梦。

中美谈判无果,美国的压力和担忧一点也不比中国少。近几个月来,美国股市行情就像过山车似的,随着谈判的信息起伏震荡不已。中美贸易战对美国的负面影响开始浮现,对美国商业投资和消费者信心的震撼作用凸显,乃至美国一些工商界领袖不得不出来喊停。据美国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测算,贸易战对中美经济的影响大体相当,都在百分之零点五左右。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全球贸易伙伴咨询公司一份最新报告也显示,中美贸易战可能使美国国民生产总值降低一个百分点,并造成两百多万美国人失业。贸易战持续下去,鹿死谁手,未先可知。

中美经贸谈判不欢而散,对中国未必是坏事。这场被外媒称之为“世纪谈判”的结果,不但将影响中美关系今后的走向,而且将对中国崛起的进程产生重大影响。对中国来说,这场事关国运的谈判,达成什么样的协议远比有没有协议重要。它需要的是一个能体现双方利益平衡的双赢协议,没有必要为达成协议而不惜代价。只要守住了阵地,坚持住了核心利益,保住了它赖以持续发展的法宝,中国就可能最终胜出。

注:本文由全球化智库授权发表。全球化智库(Center for China & Globalization)简称CCG,是中国领先的国际化智库。CCG致力于中国的全球化战略、人才国际化和企业国际化等领域的研究,目前拥有全职智库研究和专业人员近百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周小明:中美经贸谈判不欢而散,对中国未必是坏事。中国需要的是双赢协议,没有必要为达成协议而不惜代价。



撰文 / 周小明

■ 猪年伊始,中美经贸谈判在北京重开。随着三月一日“大限”的日益逼近,中国出口商不由地感到丝丝寒意:如果中美两国在“大限”前未能达成协议,悬挂在他们头顶上的关税大刀就要落下来了。

中美谈判牵动着亿万人的心,也吸引了全球的目光。世人普遍期盼中美能达成协议。这样,中美在经贸领域的对立将有所缓和,全球工商界的信心也会得到提升。

中国需要一个双赢的协议。大凡对等的国际谈判,都是双向行使街道,而不是单行道。在这种情形下,双方各有所得,而不是一方满载而归,另一方却一无所获。中美经贸磋商是双方利益互换,而不是美国单方面索取的场合。人们有理由期待,中方承诺扩大从美进口、改善美国公司的市场准入,将换来美方对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承认和对中美高新技术贸易投资限制的放宽。中方让步换取的必须超出贸易战停火本身。

然而,达成双赢协议的前景并不令人乐观。美国的野心极有可能成为中美达成协议的最大障碍。特朗普在一周前发表的国情咨文中提出,中美新贸易协议必须有“真正的、结构性的改变”,以结束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美国目前已不满足于先期确定的贸易平衡的目标。它正在更多地聚焦中国的产业政策、政府补贴及国有企业。


美国谈判目标的变化反映出其对华政策的逆转。2017年12月,美国发布新《国家安全战略》,首次把中国确定为战略对手,开始对中国实行全面遏制。尽管中国苦口婆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希望美国从两国人民和世界经济的福祉大局出发改弦易辙,但羊想同狼交朋友,往往只能是一厢情愿。美国统治阶层不为中方的诚意所动,仍旧要同中国决一雌雄。

改变经济体制是美国打压中国的重要手段之一。美国发现,在同中国的竞争中,它越来越难占上风,以为这一切都是中国的经济体制使然。美国认为,要稳坐全球霸主地位,必须从根子上下手,通过改变中国的经济体制、抑制中国体制优势的发挥,来削弱中国的竞争力。于是乎,华盛顿肆意抹黑中国的经济制度,攻击中国的经济政策“不公平”,要求中国“改邪归正”。说穿了,美国的要求无非是要中国削足适履,摒弃自己之长,在国际竞争中败北。

中美谈判如能达成协议,贸易战停火也极有可能是昙花一现。出于战略考虑,美国十有八九在协议执行或其它问题上挑起新的事端。经贸领域只是美国开辟的多个对华战场中的一个,而且可能不是最重要的一个。即使经贸领域无战事,美国遏制中国的态势也难望有所改变。美国在政治、安全及技术等领域的进攻不会停歇下来。就在美国谈判代表抵达北京的当日,美国两艘战舰再次闯入中国的南海寻衅滋事。美国在经贸领域得手后,很可能变本加厉,集中兵力在其它领域对华展开更加猛烈的攻势。指望美国放下屠刀,不切合实际。把中美之争视为生死之战的美国统治阶层几乎没可能对中国心慈手软。

美国还力压中国全面开放市场,并把它描绘成中国百姓的巨大福利。诚然,扩大开放为中国强国所必须。但是,药服用适量是治病,过量则可能致人于死地。要想开放的积极作用得以发挥,必须以有序、风险可控为前提。《南京条约》的签订迫使清朝统治者大开国门,甚至把海关也交给了英国人掌管。但是这种门户开放,非但没有成为中华民族的福音,反而把中国推入了半殖民地的苦难深渊。华盛顿的这项要求也是中国难于答应的。

有人担心,倘若中国不答应美国的要求,美国会恼羞成怒,对华发动冷战。美国副总统彭斯去年下半年曾称,如果中国想避免同美国及其盟国的全面冷战,就必须从经济、军事和政治上按照美国的要求,做出实质性的改变。

然而,现实是,当今世界不存在冷战的基础。美国的盟国同中国在经济上密不可分,大都不情愿把自己绑在美国的战车上,以免自身利益受损。欧盟、日本及澳大利亚对特朗普推行的单边主义极为反感,更愿意同中国一道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美国孤掌难鸣,组建反华联盟必然困难重重。新冷战在美国国内也不得人心。对美国工商界来说,冷战意味着自绝于全球最大的市场,意味着自断财路。因此,无论特朗普政府如何处心积虑、不遗余力推行孤立中国的计划,到头来,只能是一场黄粱美梦。

中美谈判无果,美国的压力和担忧一点也不比中国少。近几个月来,美国股市行情就像过山车似的,随着谈判的信息起伏震荡不已。中美贸易战对美国的负面影响开始浮现,对美国商业投资和消费者信心的震撼作用凸显,乃至美国一些工商界领袖不得不出来喊停。据美国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测算,贸易战对中美经济的影响大体相当,都在百分之零点五左右。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全球贸易伙伴咨询公司一份最新报告也显示,中美贸易战可能使美国国民生产总值降低一个百分点,并造成两百多万美国人失业。贸易战持续下去,鹿死谁手,未先可知。

中美经贸谈判不欢而散,对中国未必是坏事。这场被外媒称之为“世纪谈判”的结果,不但将影响中美关系今后的走向,而且将对中国崛起的进程产生重大影响。对中国来说,这场事关国运的谈判,达成什么样的协议远比有没有协议重要。它需要的是一个能体现双方利益平衡的双赢协议,没有必要为达成协议而不惜代价。只要守住了阵地,坚持住了核心利益,保住了它赖以持续发展的法宝,中国就可能最终胜出。

注:本文由全球化智库授权发表。全球化智库(Center for China & Globalization)简称CCG,是中国领先的国际化智库。CCG致力于中国的全球化战略、人才国际化和企业国际化等领域的研究,目前拥有全职智库研究和专业人员近百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对中美经贸谈判,中国需要一个双赢协议

发布日期:2019-02-15 08:57
摘要」周小明:中美经贸谈判不欢而散,对中国未必是坏事。中国需要的是双赢协议,没有必要为达成协议而不惜代价。



撰文 / 周小明

■ 猪年伊始,中美经贸谈判在北京重开。随着三月一日“大限”的日益逼近,中国出口商不由地感到丝丝寒意:如果中美两国在“大限”前未能达成协议,悬挂在他们头顶上的关税大刀就要落下来了。

中美谈判牵动着亿万人的心,也吸引了全球的目光。世人普遍期盼中美能达成协议。这样,中美在经贸领域的对立将有所缓和,全球工商界的信心也会得到提升。

中国需要一个双赢的协议。大凡对等的国际谈判,都是双向行使街道,而不是单行道。在这种情形下,双方各有所得,而不是一方满载而归,另一方却一无所获。中美经贸磋商是双方利益互换,而不是美国单方面索取的场合。人们有理由期待,中方承诺扩大从美进口、改善美国公司的市场准入,将换来美方对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承认和对中美高新技术贸易投资限制的放宽。中方让步换取的必须超出贸易战停火本身。

然而,达成双赢协议的前景并不令人乐观。美国的野心极有可能成为中美达成协议的最大障碍。特朗普在一周前发表的国情咨文中提出,中美新贸易协议必须有“真正的、结构性的改变”,以结束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美国目前已不满足于先期确定的贸易平衡的目标。它正在更多地聚焦中国的产业政策、政府补贴及国有企业。


美国谈判目标的变化反映出其对华政策的逆转。2017年12月,美国发布新《国家安全战略》,首次把中国确定为战略对手,开始对中国实行全面遏制。尽管中国苦口婆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希望美国从两国人民和世界经济的福祉大局出发改弦易辙,但羊想同狼交朋友,往往只能是一厢情愿。美国统治阶层不为中方的诚意所动,仍旧要同中国决一雌雄。

改变经济体制是美国打压中国的重要手段之一。美国发现,在同中国的竞争中,它越来越难占上风,以为这一切都是中国的经济体制使然。美国认为,要稳坐全球霸主地位,必须从根子上下手,通过改变中国的经济体制、抑制中国体制优势的发挥,来削弱中国的竞争力。于是乎,华盛顿肆意抹黑中国的经济制度,攻击中国的经济政策“不公平”,要求中国“改邪归正”。说穿了,美国的要求无非是要中国削足适履,摒弃自己之长,在国际竞争中败北。

中美谈判如能达成协议,贸易战停火也极有可能是昙花一现。出于战略考虑,美国十有八九在协议执行或其它问题上挑起新的事端。经贸领域只是美国开辟的多个对华战场中的一个,而且可能不是最重要的一个。即使经贸领域无战事,美国遏制中国的态势也难望有所改变。美国在政治、安全及技术等领域的进攻不会停歇下来。就在美国谈判代表抵达北京的当日,美国两艘战舰再次闯入中国的南海寻衅滋事。美国在经贸领域得手后,很可能变本加厉,集中兵力在其它领域对华展开更加猛烈的攻势。指望美国放下屠刀,不切合实际。把中美之争视为生死之战的美国统治阶层几乎没可能对中国心慈手软。

美国还力压中国全面开放市场,并把它描绘成中国百姓的巨大福利。诚然,扩大开放为中国强国所必须。但是,药服用适量是治病,过量则可能致人于死地。要想开放的积极作用得以发挥,必须以有序、风险可控为前提。《南京条约》的签订迫使清朝统治者大开国门,甚至把海关也交给了英国人掌管。但是这种门户开放,非但没有成为中华民族的福音,反而把中国推入了半殖民地的苦难深渊。华盛顿的这项要求也是中国难于答应的。

有人担心,倘若中国不答应美国的要求,美国会恼羞成怒,对华发动冷战。美国副总统彭斯去年下半年曾称,如果中国想避免同美国及其盟国的全面冷战,就必须从经济、军事和政治上按照美国的要求,做出实质性的改变。

然而,现实是,当今世界不存在冷战的基础。美国的盟国同中国在经济上密不可分,大都不情愿把自己绑在美国的战车上,以免自身利益受损。欧盟、日本及澳大利亚对特朗普推行的单边主义极为反感,更愿意同中国一道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美国孤掌难鸣,组建反华联盟必然困难重重。新冷战在美国国内也不得人心。对美国工商界来说,冷战意味着自绝于全球最大的市场,意味着自断财路。因此,无论特朗普政府如何处心积虑、不遗余力推行孤立中国的计划,到头来,只能是一场黄粱美梦。

中美谈判无果,美国的压力和担忧一点也不比中国少。近几个月来,美国股市行情就像过山车似的,随着谈判的信息起伏震荡不已。中美贸易战对美国的负面影响开始浮现,对美国商业投资和消费者信心的震撼作用凸显,乃至美国一些工商界领袖不得不出来喊停。据美国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测算,贸易战对中美经济的影响大体相当,都在百分之零点五左右。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全球贸易伙伴咨询公司一份最新报告也显示,中美贸易战可能使美国国民生产总值降低一个百分点,并造成两百多万美国人失业。贸易战持续下去,鹿死谁手,未先可知。

中美经贸谈判不欢而散,对中国未必是坏事。这场被外媒称之为“世纪谈判”的结果,不但将影响中美关系今后的走向,而且将对中国崛起的进程产生重大影响。对中国来说,这场事关国运的谈判,达成什么样的协议远比有没有协议重要。它需要的是一个能体现双方利益平衡的双赢协议,没有必要为达成协议而不惜代价。只要守住了阵地,坚持住了核心利益,保住了它赖以持续发展的法宝,中国就可能最终胜出。

注:本文由全球化智库授权发表。全球化智库(Center for China & Globalization)简称CCG,是中国领先的国际化智库。CCG致力于中国的全球化战略、人才国际化和企业国际化等领域的研究,目前拥有全职智库研究和专业人员近百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周小明:中美经贸谈判不欢而散,对中国未必是坏事。中国需要的是双赢协议,没有必要为达成协议而不惜代价。



撰文 / 周小明

■ 猪年伊始,中美经贸谈判在北京重开。随着三月一日“大限”的日益逼近,中国出口商不由地感到丝丝寒意:如果中美两国在“大限”前未能达成协议,悬挂在他们头顶上的关税大刀就要落下来了。

中美谈判牵动着亿万人的心,也吸引了全球的目光。世人普遍期盼中美能达成协议。这样,中美在经贸领域的对立将有所缓和,全球工商界的信心也会得到提升。

中国需要一个双赢的协议。大凡对等的国际谈判,都是双向行使街道,而不是单行道。在这种情形下,双方各有所得,而不是一方满载而归,另一方却一无所获。中美经贸磋商是双方利益互换,而不是美国单方面索取的场合。人们有理由期待,中方承诺扩大从美进口、改善美国公司的市场准入,将换来美方对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承认和对中美高新技术贸易投资限制的放宽。中方让步换取的必须超出贸易战停火本身。

然而,达成双赢协议的前景并不令人乐观。美国的野心极有可能成为中美达成协议的最大障碍。特朗普在一周前发表的国情咨文中提出,中美新贸易协议必须有“真正的、结构性的改变”,以结束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美国目前已不满足于先期确定的贸易平衡的目标。它正在更多地聚焦中国的产业政策、政府补贴及国有企业。


美国谈判目标的变化反映出其对华政策的逆转。2017年12月,美国发布新《国家安全战略》,首次把中国确定为战略对手,开始对中国实行全面遏制。尽管中国苦口婆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希望美国从两国人民和世界经济的福祉大局出发改弦易辙,但羊想同狼交朋友,往往只能是一厢情愿。美国统治阶层不为中方的诚意所动,仍旧要同中国决一雌雄。

改变经济体制是美国打压中国的重要手段之一。美国发现,在同中国的竞争中,它越来越难占上风,以为这一切都是中国的经济体制使然。美国认为,要稳坐全球霸主地位,必须从根子上下手,通过改变中国的经济体制、抑制中国体制优势的发挥,来削弱中国的竞争力。于是乎,华盛顿肆意抹黑中国的经济制度,攻击中国的经济政策“不公平”,要求中国“改邪归正”。说穿了,美国的要求无非是要中国削足适履,摒弃自己之长,在国际竞争中败北。

中美谈判如能达成协议,贸易战停火也极有可能是昙花一现。出于战略考虑,美国十有八九在协议执行或其它问题上挑起新的事端。经贸领域只是美国开辟的多个对华战场中的一个,而且可能不是最重要的一个。即使经贸领域无战事,美国遏制中国的态势也难望有所改变。美国在政治、安全及技术等领域的进攻不会停歇下来。就在美国谈判代表抵达北京的当日,美国两艘战舰再次闯入中国的南海寻衅滋事。美国在经贸领域得手后,很可能变本加厉,集中兵力在其它领域对华展开更加猛烈的攻势。指望美国放下屠刀,不切合实际。把中美之争视为生死之战的美国统治阶层几乎没可能对中国心慈手软。

美国还力压中国全面开放市场,并把它描绘成中国百姓的巨大福利。诚然,扩大开放为中国强国所必须。但是,药服用适量是治病,过量则可能致人于死地。要想开放的积极作用得以发挥,必须以有序、风险可控为前提。《南京条约》的签订迫使清朝统治者大开国门,甚至把海关也交给了英国人掌管。但是这种门户开放,非但没有成为中华民族的福音,反而把中国推入了半殖民地的苦难深渊。华盛顿的这项要求也是中国难于答应的。

有人担心,倘若中国不答应美国的要求,美国会恼羞成怒,对华发动冷战。美国副总统彭斯去年下半年曾称,如果中国想避免同美国及其盟国的全面冷战,就必须从经济、军事和政治上按照美国的要求,做出实质性的改变。

然而,现实是,当今世界不存在冷战的基础。美国的盟国同中国在经济上密不可分,大都不情愿把自己绑在美国的战车上,以免自身利益受损。欧盟、日本及澳大利亚对特朗普推行的单边主义极为反感,更愿意同中国一道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美国孤掌难鸣,组建反华联盟必然困难重重。新冷战在美国国内也不得人心。对美国工商界来说,冷战意味着自绝于全球最大的市场,意味着自断财路。因此,无论特朗普政府如何处心积虑、不遗余力推行孤立中国的计划,到头来,只能是一场黄粱美梦。

中美谈判无果,美国的压力和担忧一点也不比中国少。近几个月来,美国股市行情就像过山车似的,随着谈判的信息起伏震荡不已。中美贸易战对美国的负面影响开始浮现,对美国商业投资和消费者信心的震撼作用凸显,乃至美国一些工商界领袖不得不出来喊停。据美国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测算,贸易战对中美经济的影响大体相当,都在百分之零点五左右。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全球贸易伙伴咨询公司一份最新报告也显示,中美贸易战可能使美国国民生产总值降低一个百分点,并造成两百多万美国人失业。贸易战持续下去,鹿死谁手,未先可知。

中美经贸谈判不欢而散,对中国未必是坏事。这场被外媒称之为“世纪谈判”的结果,不但将影响中美关系今后的走向,而且将对中国崛起的进程产生重大影响。对中国来说,这场事关国运的谈判,达成什么样的协议远比有没有协议重要。它需要的是一个能体现双方利益平衡的双赢协议,没有必要为达成协议而不惜代价。只要守住了阵地,坚持住了核心利益,保住了它赖以持续发展的法宝,中国就可能最终胜出。

注:本文由全球化智库授权发表。全球化智库(Center for China & Globalization)简称CCG,是中国领先的国际化智库。CCG致力于中国的全球化战略、人才国际化和企业国际化等领域的研究,目前拥有全职智库研究和专业人员近百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