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对超级富豪征高税只是看上去很美

发布日期:2019-02-02 09:48
摘要」无论收入还是财富,其绝大部分都不在亿万富翁手中,而是在普通的富裕阶层手中。提高财政收入,不应止步于对“富人”征税。



撰文 /  蒂姆•哈福德

■ 所得税的最高税率应该是多少?是否应该是美国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新星、国会女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非正式提议的70%?我本能地感觉这太高了。但是,作为一名偶尔希望根据证据进行逻辑论证的经济学家,我承认,“本能地感觉太高”没有什么说服力。

那么英国反对党工党(Labour party)在上次大选中正式提出的50%的税率怎么样?或是0%——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已故的詹姆斯•莫理斯(James Mirrlees)提出的一项思想实验中得出的最优的最高税率?

正如美国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所提议的,还有一个办法,即针对财富而非收入征税。但是,至少从理论上看,对财富总量征收小比例年度税款与对这笔财富产生的名义回报征收大比例税款,两者差的并不多。

要证明70%以上的最高税率是合理的,需要相信四件事情。


第一,应税所得本身不会因为高税率而蒸发。但2010年,当英国的最高税率暂时从40%升至50%然后又降至45%时,应税所得就蒸发了。因为大多数高收入者发现,他们很容易提前或推迟实现收入,从而规避这50% 的征税。比较难以规避的是永久性的税率提高,或是通过坚定的(或严厉的)措施强制提高的税率,或是像美国这样具有全球立法影响力的大型经济体加征的税率。在像英国这样较小的经济体中,无论给定税率如何,非常富有的人更有可能移居其他地方。

研究不平等现象的知名学者伊曼纽尔•塞斯(Emmanuel Saez)和诺贝尔奖得主、莫理斯的同事彼得•戴蒙德(Peter Diamond)发表的一篇学术论文估计,在美国,对高收入者的收入征收的综合税率可以达到73%,而不会有反作用。格雷格•曼丘(Greg Mankiw)与其合著者在同一期刊上发表的另一篇论文则认为,最优的最高税率略低于50%。二者结论不同的原因在于假设的条件不同。

需要相信的第二件事情是,即便税率上升,富人也不会放过任何额外收入。这一说法是否真实难以得知,尽管另外两位诺贝尔奖得主丹尼尔•卡内曼(Daniel Kahneman)和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的另一项著名研究表明,在年收入达到7.5万美元左右后,金钱将不会再改善你的日常情绪和提升幸福感。为了得出73%的综合税率这个结论,戴蒙德和塞斯教授假设,对于年收入5万美元左右的人来说,1美元的价值是年收入50万美元的人的25倍。这不算是一个疯狂的假设,但这也只是一个假设而已。

如果你接受前两种观点,那么将最高税率定得很高的经济学理由也就产生了——如果税基不会缩小太多,那么高税率会使财政收入最大化,而如果富人几乎不会注意到损失掉的个人收入,那么财政收入最大化就是一个合理的目标。

但这个论点远远超过了经济学的范畴。如果你喜欢高税率,那么第三件你需要相信的事情是:不平等本质上是有害的。它可能会破坏民主,可能会导致压力、嫉妒或是怨恨。经验证据在这方面没有什么用,这些证据很粗略,而且往往看起来是有倾向性的。是不平等导致了一个被掏空的国家?还是一个被掏空的国家导致了不平等?——这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尚不明确。

或许思想实验能帮我们理清思路:如果有一项政策,只是没收超级富豪的财产并摧毁之,你会如何看待它?这种政策是极其错误的浪费、是一种荒唐的对自由的践踏,还是能帮助天平再平衡的力量?

还有第四件你需要相信的事情(通常是未宣之于口的):富人的财富如此之多,高税率将带来可观的财政收入。这取决于你将哪些人定义为“富人”。奥卡西奥-科尔特斯提到了一个1000万美元的门槛。戴蒙德和塞斯教授则专注于收入最高的那1%的纳税人,意味着年收入超过约50万美元的群体。英国工党希望其最高税率应用在收入超过10万英镑的群体身上。这些都是非常不同的对“富人”的定义,对财政收入也有非常不同的影响。

例如,奥卡西奥-科尔特斯提及的1000万美元的收入门槛,高于进入美国收入分布最顶层0.01%人群的门槛,这一部分只有约1.6万个家庭。这一小部分美国人口赚取的收入不到美国总收入的5%,也就是说美国总收入中95%的部分是由收入比他们少的人赚得的。超级富豪是一个诱人的目标,但提高财政收入的努力不应止步于他们。

无论我们探讨的是收入还是财富,其绝大部分都不在亿万富翁手中,而是在普通的富裕阶层手中。讨论向他人的财产征税固然感觉不错,但在一个长期存在预算赤字、人口结构不断恶化的世界中,有关更高税率的伦理和经济学问题不太可能仍然只是他人的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无论收入还是财富,其绝大部分都不在亿万富翁手中,而是在普通的富裕阶层手中。提高财政收入,不应止步于对“富人”征税。



撰文 /  蒂姆•哈福德

■ 所得税的最高税率应该是多少?是否应该是美国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新星、国会女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非正式提议的70%?我本能地感觉这太高了。但是,作为一名偶尔希望根据证据进行逻辑论证的经济学家,我承认,“本能地感觉太高”没有什么说服力。

那么英国反对党工党(Labour party)在上次大选中正式提出的50%的税率怎么样?或是0%——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已故的詹姆斯•莫理斯(James Mirrlees)提出的一项思想实验中得出的最优的最高税率?

正如美国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所提议的,还有一个办法,即针对财富而非收入征税。但是,至少从理论上看,对财富总量征收小比例年度税款与对这笔财富产生的名义回报征收大比例税款,两者差的并不多。

要证明70%以上的最高税率是合理的,需要相信四件事情。


第一,应税所得本身不会因为高税率而蒸发。但2010年,当英国的最高税率暂时从40%升至50%然后又降至45%时,应税所得就蒸发了。因为大多数高收入者发现,他们很容易提前或推迟实现收入,从而规避这50% 的征税。比较难以规避的是永久性的税率提高,或是通过坚定的(或严厉的)措施强制提高的税率,或是像美国这样具有全球立法影响力的大型经济体加征的税率。在像英国这样较小的经济体中,无论给定税率如何,非常富有的人更有可能移居其他地方。

研究不平等现象的知名学者伊曼纽尔•塞斯(Emmanuel Saez)和诺贝尔奖得主、莫理斯的同事彼得•戴蒙德(Peter Diamond)发表的一篇学术论文估计,在美国,对高收入者的收入征收的综合税率可以达到73%,而不会有反作用。格雷格•曼丘(Greg Mankiw)与其合著者在同一期刊上发表的另一篇论文则认为,最优的最高税率略低于50%。二者结论不同的原因在于假设的条件不同。

需要相信的第二件事情是,即便税率上升,富人也不会放过任何额外收入。这一说法是否真实难以得知,尽管另外两位诺贝尔奖得主丹尼尔•卡内曼(Daniel Kahneman)和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的另一项著名研究表明,在年收入达到7.5万美元左右后,金钱将不会再改善你的日常情绪和提升幸福感。为了得出73%的综合税率这个结论,戴蒙德和塞斯教授假设,对于年收入5万美元左右的人来说,1美元的价值是年收入50万美元的人的25倍。这不算是一个疯狂的假设,但这也只是一个假设而已。

如果你接受前两种观点,那么将最高税率定得很高的经济学理由也就产生了——如果税基不会缩小太多,那么高税率会使财政收入最大化,而如果富人几乎不会注意到损失掉的个人收入,那么财政收入最大化就是一个合理的目标。

但这个论点远远超过了经济学的范畴。如果你喜欢高税率,那么第三件你需要相信的事情是:不平等本质上是有害的。它可能会破坏民主,可能会导致压力、嫉妒或是怨恨。经验证据在这方面没有什么用,这些证据很粗略,而且往往看起来是有倾向性的。是不平等导致了一个被掏空的国家?还是一个被掏空的国家导致了不平等?——这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尚不明确。

或许思想实验能帮我们理清思路:如果有一项政策,只是没收超级富豪的财产并摧毁之,你会如何看待它?这种政策是极其错误的浪费、是一种荒唐的对自由的践踏,还是能帮助天平再平衡的力量?

还有第四件你需要相信的事情(通常是未宣之于口的):富人的财富如此之多,高税率将带来可观的财政收入。这取决于你将哪些人定义为“富人”。奥卡西奥-科尔特斯提到了一个1000万美元的门槛。戴蒙德和塞斯教授则专注于收入最高的那1%的纳税人,意味着年收入超过约50万美元的群体。英国工党希望其最高税率应用在收入超过10万英镑的群体身上。这些都是非常不同的对“富人”的定义,对财政收入也有非常不同的影响。

例如,奥卡西奥-科尔特斯提及的1000万美元的收入门槛,高于进入美国收入分布最顶层0.01%人群的门槛,这一部分只有约1.6万个家庭。这一小部分美国人口赚取的收入不到美国总收入的5%,也就是说美国总收入中95%的部分是由收入比他们少的人赚得的。超级富豪是一个诱人的目标,但提高财政收入的努力不应止步于他们。

无论我们探讨的是收入还是财富,其绝大部分都不在亿万富翁手中,而是在普通的富裕阶层手中。讨论向他人的财产征税固然感觉不错,但在一个长期存在预算赤字、人口结构不断恶化的世界中,有关更高税率的伦理和经济学问题不太可能仍然只是他人的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无论收入还是财富,其绝大部分都不在亿万富翁手中,而是在普通的富裕阶层手中。提高财政收入,不应止步于对“富人”征税。



撰文 /  蒂姆•哈福德

■ 所得税的最高税率应该是多少?是否应该是美国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新星、国会女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非正式提议的70%?我本能地感觉这太高了。但是,作为一名偶尔希望根据证据进行逻辑论证的经济学家,我承认,“本能地感觉太高”没有什么说服力。

那么英国反对党工党(Labour party)在上次大选中正式提出的50%的税率怎么样?或是0%——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已故的詹姆斯•莫理斯(James Mirrlees)提出的一项思想实验中得出的最优的最高税率?

正如美国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所提议的,还有一个办法,即针对财富而非收入征税。但是,至少从理论上看,对财富总量征收小比例年度税款与对这笔财富产生的名义回报征收大比例税款,两者差的并不多。

要证明70%以上的最高税率是合理的,需要相信四件事情。


第一,应税所得本身不会因为高税率而蒸发。但2010年,当英国的最高税率暂时从40%升至50%然后又降至45%时,应税所得就蒸发了。因为大多数高收入者发现,他们很容易提前或推迟实现收入,从而规避这50% 的征税。比较难以规避的是永久性的税率提高,或是通过坚定的(或严厉的)措施强制提高的税率,或是像美国这样具有全球立法影响力的大型经济体加征的税率。在像英国这样较小的经济体中,无论给定税率如何,非常富有的人更有可能移居其他地方。

研究不平等现象的知名学者伊曼纽尔•塞斯(Emmanuel Saez)和诺贝尔奖得主、莫理斯的同事彼得•戴蒙德(Peter Diamond)发表的一篇学术论文估计,在美国,对高收入者的收入征收的综合税率可以达到73%,而不会有反作用。格雷格•曼丘(Greg Mankiw)与其合著者在同一期刊上发表的另一篇论文则认为,最优的最高税率略低于50%。二者结论不同的原因在于假设的条件不同。

需要相信的第二件事情是,即便税率上升,富人也不会放过任何额外收入。这一说法是否真实难以得知,尽管另外两位诺贝尔奖得主丹尼尔•卡内曼(Daniel Kahneman)和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的另一项著名研究表明,在年收入达到7.5万美元左右后,金钱将不会再改善你的日常情绪和提升幸福感。为了得出73%的综合税率这个结论,戴蒙德和塞斯教授假设,对于年收入5万美元左右的人来说,1美元的价值是年收入50万美元的人的25倍。这不算是一个疯狂的假设,但这也只是一个假设而已。

如果你接受前两种观点,那么将最高税率定得很高的经济学理由也就产生了——如果税基不会缩小太多,那么高税率会使财政收入最大化,而如果富人几乎不会注意到损失掉的个人收入,那么财政收入最大化就是一个合理的目标。

但这个论点远远超过了经济学的范畴。如果你喜欢高税率,那么第三件你需要相信的事情是:不平等本质上是有害的。它可能会破坏民主,可能会导致压力、嫉妒或是怨恨。经验证据在这方面没有什么用,这些证据很粗略,而且往往看起来是有倾向性的。是不平等导致了一个被掏空的国家?还是一个被掏空的国家导致了不平等?——这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尚不明确。

或许思想实验能帮我们理清思路:如果有一项政策,只是没收超级富豪的财产并摧毁之,你会如何看待它?这种政策是极其错误的浪费、是一种荒唐的对自由的践踏,还是能帮助天平再平衡的力量?

还有第四件你需要相信的事情(通常是未宣之于口的):富人的财富如此之多,高税率将带来可观的财政收入。这取决于你将哪些人定义为“富人”。奥卡西奥-科尔特斯提到了一个1000万美元的门槛。戴蒙德和塞斯教授则专注于收入最高的那1%的纳税人,意味着年收入超过约50万美元的群体。英国工党希望其最高税率应用在收入超过10万英镑的群体身上。这些都是非常不同的对“富人”的定义,对财政收入也有非常不同的影响。

例如,奥卡西奥-科尔特斯提及的1000万美元的收入门槛,高于进入美国收入分布最顶层0.01%人群的门槛,这一部分只有约1.6万个家庭。这一小部分美国人口赚取的收入不到美国总收入的5%,也就是说美国总收入中95%的部分是由收入比他们少的人赚得的。超级富豪是一个诱人的目标,但提高财政收入的努力不应止步于他们。

无论我们探讨的是收入还是财富,其绝大部分都不在亿万富翁手中,而是在普通的富裕阶层手中。讨论向他人的财产征税固然感觉不错,但在一个长期存在预算赤字、人口结构不断恶化的世界中,有关更高税率的伦理和经济学问题不太可能仍然只是他人的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对超级富豪征高税只是看上去很美

发布日期:2019-02-02 09:48
摘要」无论收入还是财富,其绝大部分都不在亿万富翁手中,而是在普通的富裕阶层手中。提高财政收入,不应止步于对“富人”征税。



撰文 /  蒂姆•哈福德

■ 所得税的最高税率应该是多少?是否应该是美国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新星、国会女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非正式提议的70%?我本能地感觉这太高了。但是,作为一名偶尔希望根据证据进行逻辑论证的经济学家,我承认,“本能地感觉太高”没有什么说服力。

那么英国反对党工党(Labour party)在上次大选中正式提出的50%的税率怎么样?或是0%——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已故的詹姆斯•莫理斯(James Mirrlees)提出的一项思想实验中得出的最优的最高税率?

正如美国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所提议的,还有一个办法,即针对财富而非收入征税。但是,至少从理论上看,对财富总量征收小比例年度税款与对这笔财富产生的名义回报征收大比例税款,两者差的并不多。

要证明70%以上的最高税率是合理的,需要相信四件事情。


第一,应税所得本身不会因为高税率而蒸发。但2010年,当英国的最高税率暂时从40%升至50%然后又降至45%时,应税所得就蒸发了。因为大多数高收入者发现,他们很容易提前或推迟实现收入,从而规避这50% 的征税。比较难以规避的是永久性的税率提高,或是通过坚定的(或严厉的)措施强制提高的税率,或是像美国这样具有全球立法影响力的大型经济体加征的税率。在像英国这样较小的经济体中,无论给定税率如何,非常富有的人更有可能移居其他地方。

研究不平等现象的知名学者伊曼纽尔•塞斯(Emmanuel Saez)和诺贝尔奖得主、莫理斯的同事彼得•戴蒙德(Peter Diamond)发表的一篇学术论文估计,在美国,对高收入者的收入征收的综合税率可以达到73%,而不会有反作用。格雷格•曼丘(Greg Mankiw)与其合著者在同一期刊上发表的另一篇论文则认为,最优的最高税率略低于50%。二者结论不同的原因在于假设的条件不同。

需要相信的第二件事情是,即便税率上升,富人也不会放过任何额外收入。这一说法是否真实难以得知,尽管另外两位诺贝尔奖得主丹尼尔•卡内曼(Daniel Kahneman)和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的另一项著名研究表明,在年收入达到7.5万美元左右后,金钱将不会再改善你的日常情绪和提升幸福感。为了得出73%的综合税率这个结论,戴蒙德和塞斯教授假设,对于年收入5万美元左右的人来说,1美元的价值是年收入50万美元的人的25倍。这不算是一个疯狂的假设,但这也只是一个假设而已。

如果你接受前两种观点,那么将最高税率定得很高的经济学理由也就产生了——如果税基不会缩小太多,那么高税率会使财政收入最大化,而如果富人几乎不会注意到损失掉的个人收入,那么财政收入最大化就是一个合理的目标。

但这个论点远远超过了经济学的范畴。如果你喜欢高税率,那么第三件你需要相信的事情是:不平等本质上是有害的。它可能会破坏民主,可能会导致压力、嫉妒或是怨恨。经验证据在这方面没有什么用,这些证据很粗略,而且往往看起来是有倾向性的。是不平等导致了一个被掏空的国家?还是一个被掏空的国家导致了不平等?——这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尚不明确。

或许思想实验能帮我们理清思路:如果有一项政策,只是没收超级富豪的财产并摧毁之,你会如何看待它?这种政策是极其错误的浪费、是一种荒唐的对自由的践踏,还是能帮助天平再平衡的力量?

还有第四件你需要相信的事情(通常是未宣之于口的):富人的财富如此之多,高税率将带来可观的财政收入。这取决于你将哪些人定义为“富人”。奥卡西奥-科尔特斯提到了一个1000万美元的门槛。戴蒙德和塞斯教授则专注于收入最高的那1%的纳税人,意味着年收入超过约50万美元的群体。英国工党希望其最高税率应用在收入超过10万英镑的群体身上。这些都是非常不同的对“富人”的定义,对财政收入也有非常不同的影响。

例如,奥卡西奥-科尔特斯提及的1000万美元的收入门槛,高于进入美国收入分布最顶层0.01%人群的门槛,这一部分只有约1.6万个家庭。这一小部分美国人口赚取的收入不到美国总收入的5%,也就是说美国总收入中95%的部分是由收入比他们少的人赚得的。超级富豪是一个诱人的目标,但提高财政收入的努力不应止步于他们。

无论我们探讨的是收入还是财富,其绝大部分都不在亿万富翁手中,而是在普通的富裕阶层手中。讨论向他人的财产征税固然感觉不错,但在一个长期存在预算赤字、人口结构不断恶化的世界中,有关更高税率的伦理和经济学问题不太可能仍然只是他人的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无论收入还是财富,其绝大部分都不在亿万富翁手中,而是在普通的富裕阶层手中。提高财政收入,不应止步于对“富人”征税。



撰文 /  蒂姆•哈福德

■ 所得税的最高税率应该是多少?是否应该是美国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新星、国会女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非正式提议的70%?我本能地感觉这太高了。但是,作为一名偶尔希望根据证据进行逻辑论证的经济学家,我承认,“本能地感觉太高”没有什么说服力。

那么英国反对党工党(Labour party)在上次大选中正式提出的50%的税率怎么样?或是0%——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已故的詹姆斯•莫理斯(James Mirrlees)提出的一项思想实验中得出的最优的最高税率?

正如美国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所提议的,还有一个办法,即针对财富而非收入征税。但是,至少从理论上看,对财富总量征收小比例年度税款与对这笔财富产生的名义回报征收大比例税款,两者差的并不多。

要证明70%以上的最高税率是合理的,需要相信四件事情。


第一,应税所得本身不会因为高税率而蒸发。但2010年,当英国的最高税率暂时从40%升至50%然后又降至45%时,应税所得就蒸发了。因为大多数高收入者发现,他们很容易提前或推迟实现收入,从而规避这50% 的征税。比较难以规避的是永久性的税率提高,或是通过坚定的(或严厉的)措施强制提高的税率,或是像美国这样具有全球立法影响力的大型经济体加征的税率。在像英国这样较小的经济体中,无论给定税率如何,非常富有的人更有可能移居其他地方。

研究不平等现象的知名学者伊曼纽尔•塞斯(Emmanuel Saez)和诺贝尔奖得主、莫理斯的同事彼得•戴蒙德(Peter Diamond)发表的一篇学术论文估计,在美国,对高收入者的收入征收的综合税率可以达到73%,而不会有反作用。格雷格•曼丘(Greg Mankiw)与其合著者在同一期刊上发表的另一篇论文则认为,最优的最高税率略低于50%。二者结论不同的原因在于假设的条件不同。

需要相信的第二件事情是,即便税率上升,富人也不会放过任何额外收入。这一说法是否真实难以得知,尽管另外两位诺贝尔奖得主丹尼尔•卡内曼(Daniel Kahneman)和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的另一项著名研究表明,在年收入达到7.5万美元左右后,金钱将不会再改善你的日常情绪和提升幸福感。为了得出73%的综合税率这个结论,戴蒙德和塞斯教授假设,对于年收入5万美元左右的人来说,1美元的价值是年收入50万美元的人的25倍。这不算是一个疯狂的假设,但这也只是一个假设而已。

如果你接受前两种观点,那么将最高税率定得很高的经济学理由也就产生了——如果税基不会缩小太多,那么高税率会使财政收入最大化,而如果富人几乎不会注意到损失掉的个人收入,那么财政收入最大化就是一个合理的目标。

但这个论点远远超过了经济学的范畴。如果你喜欢高税率,那么第三件你需要相信的事情是:不平等本质上是有害的。它可能会破坏民主,可能会导致压力、嫉妒或是怨恨。经验证据在这方面没有什么用,这些证据很粗略,而且往往看起来是有倾向性的。是不平等导致了一个被掏空的国家?还是一个被掏空的国家导致了不平等?——这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尚不明确。

或许思想实验能帮我们理清思路:如果有一项政策,只是没收超级富豪的财产并摧毁之,你会如何看待它?这种政策是极其错误的浪费、是一种荒唐的对自由的践踏,还是能帮助天平再平衡的力量?

还有第四件你需要相信的事情(通常是未宣之于口的):富人的财富如此之多,高税率将带来可观的财政收入。这取决于你将哪些人定义为“富人”。奥卡西奥-科尔特斯提到了一个1000万美元的门槛。戴蒙德和塞斯教授则专注于收入最高的那1%的纳税人,意味着年收入超过约50万美元的群体。英国工党希望其最高税率应用在收入超过10万英镑的群体身上。这些都是非常不同的对“富人”的定义,对财政收入也有非常不同的影响。

例如,奥卡西奥-科尔特斯提及的1000万美元的收入门槛,高于进入美国收入分布最顶层0.01%人群的门槛,这一部分只有约1.6万个家庭。这一小部分美国人口赚取的收入不到美国总收入的5%,也就是说美国总收入中95%的部分是由收入比他们少的人赚得的。超级富豪是一个诱人的目标,但提高财政收入的努力不应止步于他们。

无论我们探讨的是收入还是财富,其绝大部分都不在亿万富翁手中,而是在普通的富裕阶层手中。讨论向他人的财产征税固然感觉不错,但在一个长期存在预算赤字、人口结构不断恶化的世界中,有关更高税率的伦理和经济学问题不太可能仍然只是他人的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