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特别推荐>>

         

                                                 
                                                 



「OR」商业新媒体

   跨 平 台 的 阅 读 首 选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

摘要」关注中美贸易谈判进展的世界各国迫切希望双方达成协议,避免贸易持久战破坏全球经济,尽管不少国家可能会从争端中受益。



撰文 / WSJ Staff

■ 关注中美贸易谈判进展的世界各国迫切希望双方达成协议,避免贸易持久战破坏全球经济,尽管不少国家可能会从争端中受益。

从墨西哥到东南亚诸国都有机会吸引试图避开美国对中国商品征税影响的制造业出口商。若中美互征汽车关税,日本汽车制造商将获得优势。巴西和加拿大大豆种植户则有望出口更多饲料供中国养殖大量生猪。

印尼副总统卡拉(Jusuf Kalla)周二在一个论坛上表示,如果越南经济能因投资从中国转离的趋势而蓬勃发展,为什么印尼不能?

然而,贸易战威胁正扰乱全球市场和商业计划。尽管这场争端可能带来短期利益,但整体而言大多数亚太国家都支持消除贸易壁垒,尤其是与中国的贸易壁垒。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12月1日宣布暂停进一步加征关税,两国的中层官员于本周举行了会晤,在缩小一些分歧的同时也为更高级别的谈判做了铺垫。

和美国一样,许多与中国有贸易往来的国家对北京方面的做法感到不满,其中包括向中国企业提供补贴、限制外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以及要求外国企业转让技术等。

一些国家已经在超级经济大国缺席的情况下推进了自由贸易安排。近两年前,美国在特朗普主导下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简称TPP)谈判,但包括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墨西哥和越南在内的其他11个成员国继续推进自己的TPP-11协议,这一协议已于去年12月30日生效。日本和欧盟之间的贸易协议将于2月1日生效。

说到底,对许多国家来说,美国和中国是必不可少的。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称,毫无疑问,贸易战一直打下去的话,没有谁会是赢家。

伯明翰警告称,中美摩擦可能会严重危及全球经济增长。不过他说,TPP-11已经创造了机会,能够帮助抵消美中紧张关系的影响。

东南亚是一个高度依赖中国和美国的生产和转运中心,眼下东南亚国家对供应链中断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忧心忡忡。过去十年里集装箱港口吞吐量迅速增长,对东南亚经济体来说,经由东南亚国家的贸易通道已经变得十分重要。

总部位于新加坡的Asian Trade Centre的执行董事Deborah Elms说:“明面上的观点是贸易冲突很糟,应该尽快解决,而私下里的看法可能更加微妙一些。一些官员认为一场旷日持久的贸易冲突将迫使一些企业离开中国,对此他们很有把握。”Asian Trade Centre是一个由企业资助的机构,专门研究贸易政策。

大部分产品采购自中国的时装公司Steve Madden Ltd.表示,该公司已将15%的手袋生产转移到柬埔寨,并希望在2019年将这个比例提高一倍。首席执行长Edward Rosenfeld去年表示:“坦白讲,这让该公司比大部分同行领先了三年左右,因为很多人在关税压力下刚刚开始这样做。”


GoPro Inc.去年12月表示,在2019年年中之前,该公司将把大部分销往美国的相机生产移出中国,“以减轻加征关税的潜在影响”。这家总部位于加州的公司并没有透露将把生产转移到哪里。

东南亚决策者迫切希望扩大贸易。印尼、泰国和菲律宾表示有兴趣加入TPP。官员们正在讨论一项单独的贸易协定,将中国、印度和东南亚各国等16个经济体聚集在一起。

在其他地区,中国对美国农产品加征关税后,外界曾预计美中贸易争端会提振巴西和加拿大等一些国家的农业部门。不过,在很多情况下,农业市场遭到破坏抵消了由此产生的好处。

加拿大商会(Canadian Chamber of Commerce)国际政策高级主管Mark Agnew称,一些人表示,加拿大生产商有机会填补中国市场由此产生的空白。他表示,问题是,这造成美国过剩农产品销往其他地方,进而打击了全球食品价格。他表示,这给加拿大企业带来一个难题。

巴西的大豆种植者去年油料种子的出口量比预期高1,000万吨。不过,巴西的种植者和出口商表示,相比一次性的机会,他们更希望看到可预测性,他们迫切希望美中贸易争端结束。

巴西全国谷物出口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ereal Exporters)总干事Sergio Mendes表示,每次出现新情况都会产生不确定性,这是他们这个行业最不喜欢看到的。

对美国的一些盟友来说,贸易争端让他们夹在主要安全伙伴美国和经济伙伴中国之间左右为难。

东京瑞穗综合研究所(Mizuho Research Institute)欧美研究主管Akihiko Yasui称,中国和美国都是日本的重要市场,如果日本被迫选边站队,情况就不妙了。

作为美国的盟友之一,韩国约有四分之一的出口产品销往中国,如果美国能促使中国采取对外国企业更加开放的态度,韩国企业将从中受益。但另一方面,如果一家公司被视为倾向于某一方,中国可能会采取报复措施。

包括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在内的一些公司最近缩减了在华业务规模,将业务转移到其他地方以对冲风险。三星电子决定在印度建立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工厂,这正是受到全球贸易不确定性、劳动力成本上升以及中国市场份额下降的影响。

韩国零售商乐天(Lotte)的母公司2017年提供了用于部署中国政府反对的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的土地,此后这家零售商遭到中国消费者的抵制。中国人赴韩旅游骤减打击了乐天零售门店的生意。该公司之后就开始退出中国市场并扩大在越南的投资。

美国对中国贸易行为的大部分担忧也是欧洲决策者担心的问题。但欧洲官员不认同美国的做法。在白宫选择对中国加征关税时,欧洲呼吁进行谈判。欧盟认为,加强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是遏制中国扭曲市场政策的最佳手段。

另一些国家也认为特朗普政府的措施存在政治风险。印度决策者希望降低外国企业在中国的壁垒,但也知道,如果中国被强迫开放市场,那么印度也可能面临类似的压力。印度目前是经济增速最快的大型经济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美贸易战到底成全了谁?

发布日期:2019-01-11 11:01
摘要」关注中美贸易谈判进展的世界各国迫切希望双方达成协议,避免贸易持久战破坏全球经济,尽管不少国家可能会从争端中受益。



撰文 / WSJ Staff

■ 关注中美贸易谈判进展的世界各国迫切希望双方达成协议,避免贸易持久战破坏全球经济,尽管不少国家可能会从争端中受益。

从墨西哥到东南亚诸国都有机会吸引试图避开美国对中国商品征税影响的制造业出口商。若中美互征汽车关税,日本汽车制造商将获得优势。巴西和加拿大大豆种植户则有望出口更多饲料供中国养殖大量生猪。

印尼副总统卡拉(Jusuf Kalla)周二在一个论坛上表示,如果越南经济能因投资从中国转离的趋势而蓬勃发展,为什么印尼不能?

然而,贸易战威胁正扰乱全球市场和商业计划。尽管这场争端可能带来短期利益,但整体而言大多数亚太国家都支持消除贸易壁垒,尤其是与中国的贸易壁垒。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12月1日宣布暂停进一步加征关税,两国的中层官员于本周举行了会晤,在缩小一些分歧的同时也为更高级别的谈判做了铺垫。

和美国一样,许多与中国有贸易往来的国家对北京方面的做法感到不满,其中包括向中国企业提供补贴、限制外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以及要求外国企业转让技术等。

一些国家已经在超级经济大国缺席的情况下推进了自由贸易安排。近两年前,美国在特朗普主导下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简称TPP)谈判,但包括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墨西哥和越南在内的其他11个成员国继续推进自己的TPP-11协议,这一协议已于去年12月30日生效。日本和欧盟之间的贸易协议将于2月1日生效。

说到底,对许多国家来说,美国和中国是必不可少的。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称,毫无疑问,贸易战一直打下去的话,没有谁会是赢家。

伯明翰警告称,中美摩擦可能会严重危及全球经济增长。不过他说,TPP-11已经创造了机会,能够帮助抵消美中紧张关系的影响。

东南亚是一个高度依赖中国和美国的生产和转运中心,眼下东南亚国家对供应链中断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忧心忡忡。过去十年里集装箱港口吞吐量迅速增长,对东南亚经济体来说,经由东南亚国家的贸易通道已经变得十分重要。

总部位于新加坡的Asian Trade Centre的执行董事Deborah Elms说:“明面上的观点是贸易冲突很糟,应该尽快解决,而私下里的看法可能更加微妙一些。一些官员认为一场旷日持久的贸易冲突将迫使一些企业离开中国,对此他们很有把握。”Asian Trade Centre是一个由企业资助的机构,专门研究贸易政策。

大部分产品采购自中国的时装公司Steve Madden Ltd.表示,该公司已将15%的手袋生产转移到柬埔寨,并希望在2019年将这个比例提高一倍。首席执行长Edward Rosenfeld去年表示:“坦白讲,这让该公司比大部分同行领先了三年左右,因为很多人在关税压力下刚刚开始这样做。”


GoPro Inc.去年12月表示,在2019年年中之前,该公司将把大部分销往美国的相机生产移出中国,“以减轻加征关税的潜在影响”。这家总部位于加州的公司并没有透露将把生产转移到哪里。

东南亚决策者迫切希望扩大贸易。印尼、泰国和菲律宾表示有兴趣加入TPP。官员们正在讨论一项单独的贸易协定,将中国、印度和东南亚各国等16个经济体聚集在一起。

在其他地区,中国对美国农产品加征关税后,外界曾预计美中贸易争端会提振巴西和加拿大等一些国家的农业部门。不过,在很多情况下,农业市场遭到破坏抵消了由此产生的好处。

加拿大商会(Canadian Chamber of Commerce)国际政策高级主管Mark Agnew称,一些人表示,加拿大生产商有机会填补中国市场由此产生的空白。他表示,问题是,这造成美国过剩农产品销往其他地方,进而打击了全球食品价格。他表示,这给加拿大企业带来一个难题。

巴西的大豆种植者去年油料种子的出口量比预期高1,000万吨。不过,巴西的种植者和出口商表示,相比一次性的机会,他们更希望看到可预测性,他们迫切希望美中贸易争端结束。

巴西全国谷物出口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ereal Exporters)总干事Sergio Mendes表示,每次出现新情况都会产生不确定性,这是他们这个行业最不喜欢看到的。

对美国的一些盟友来说,贸易争端让他们夹在主要安全伙伴美国和经济伙伴中国之间左右为难。

东京瑞穗综合研究所(Mizuho Research Institute)欧美研究主管Akihiko Yasui称,中国和美国都是日本的重要市场,如果日本被迫选边站队,情况就不妙了。

作为美国的盟友之一,韩国约有四分之一的出口产品销往中国,如果美国能促使中国采取对外国企业更加开放的态度,韩国企业将从中受益。但另一方面,如果一家公司被视为倾向于某一方,中国可能会采取报复措施。

包括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在内的一些公司最近缩减了在华业务规模,将业务转移到其他地方以对冲风险。三星电子决定在印度建立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工厂,这正是受到全球贸易不确定性、劳动力成本上升以及中国市场份额下降的影响。

韩国零售商乐天(Lotte)的母公司2017年提供了用于部署中国政府反对的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的土地,此后这家零售商遭到中国消费者的抵制。中国人赴韩旅游骤减打击了乐天零售门店的生意。该公司之后就开始退出中国市场并扩大在越南的投资。

美国对中国贸易行为的大部分担忧也是欧洲决策者担心的问题。但欧洲官员不认同美国的做法。在白宫选择对中国加征关税时,欧洲呼吁进行谈判。欧盟认为,加强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是遏制中国扭曲市场政策的最佳手段。

另一些国家也认为特朗普政府的措施存在政治风险。印度决策者希望降低外国企业在中国的壁垒,但也知道,如果中国被强迫开放市场,那么印度也可能面临类似的压力。印度目前是经济增速最快的大型经济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关注中美贸易谈判进展的世界各国迫切希望双方达成协议,避免贸易持久战破坏全球经济,尽管不少国家可能会从争端中受益。



撰文 / WSJ Staff

■ 关注中美贸易谈判进展的世界各国迫切希望双方达成协议,避免贸易持久战破坏全球经济,尽管不少国家可能会从争端中受益。

从墨西哥到东南亚诸国都有机会吸引试图避开美国对中国商品征税影响的制造业出口商。若中美互征汽车关税,日本汽车制造商将获得优势。巴西和加拿大大豆种植户则有望出口更多饲料供中国养殖大量生猪。

印尼副总统卡拉(Jusuf Kalla)周二在一个论坛上表示,如果越南经济能因投资从中国转离的趋势而蓬勃发展,为什么印尼不能?

然而,贸易战威胁正扰乱全球市场和商业计划。尽管这场争端可能带来短期利益,但整体而言大多数亚太国家都支持消除贸易壁垒,尤其是与中国的贸易壁垒。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12月1日宣布暂停进一步加征关税,两国的中层官员于本周举行了会晤,在缩小一些分歧的同时也为更高级别的谈判做了铺垫。

和美国一样,许多与中国有贸易往来的国家对北京方面的做法感到不满,其中包括向中国企业提供补贴、限制外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以及要求外国企业转让技术等。

一些国家已经在超级经济大国缺席的情况下推进了自由贸易安排。近两年前,美国在特朗普主导下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简称TPP)谈判,但包括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墨西哥和越南在内的其他11个成员国继续推进自己的TPP-11协议,这一协议已于去年12月30日生效。日本和欧盟之间的贸易协议将于2月1日生效。

说到底,对许多国家来说,美国和中国是必不可少的。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称,毫无疑问,贸易战一直打下去的话,没有谁会是赢家。

伯明翰警告称,中美摩擦可能会严重危及全球经济增长。不过他说,TPP-11已经创造了机会,能够帮助抵消美中紧张关系的影响。

东南亚是一个高度依赖中国和美国的生产和转运中心,眼下东南亚国家对供应链中断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忧心忡忡。过去十年里集装箱港口吞吐量迅速增长,对东南亚经济体来说,经由东南亚国家的贸易通道已经变得十分重要。

总部位于新加坡的Asian Trade Centre的执行董事Deborah Elms说:“明面上的观点是贸易冲突很糟,应该尽快解决,而私下里的看法可能更加微妙一些。一些官员认为一场旷日持久的贸易冲突将迫使一些企业离开中国,对此他们很有把握。”Asian Trade Centre是一个由企业资助的机构,专门研究贸易政策。

大部分产品采购自中国的时装公司Steve Madden Ltd.表示,该公司已将15%的手袋生产转移到柬埔寨,并希望在2019年将这个比例提高一倍。首席执行长Edward Rosenfeld去年表示:“坦白讲,这让该公司比大部分同行领先了三年左右,因为很多人在关税压力下刚刚开始这样做。”


GoPro Inc.去年12月表示,在2019年年中之前,该公司将把大部分销往美国的相机生产移出中国,“以减轻加征关税的潜在影响”。这家总部位于加州的公司并没有透露将把生产转移到哪里。

东南亚决策者迫切希望扩大贸易。印尼、泰国和菲律宾表示有兴趣加入TPP。官员们正在讨论一项单独的贸易协定,将中国、印度和东南亚各国等16个经济体聚集在一起。

在其他地区,中国对美国农产品加征关税后,外界曾预计美中贸易争端会提振巴西和加拿大等一些国家的农业部门。不过,在很多情况下,农业市场遭到破坏抵消了由此产生的好处。

加拿大商会(Canadian Chamber of Commerce)国际政策高级主管Mark Agnew称,一些人表示,加拿大生产商有机会填补中国市场由此产生的空白。他表示,问题是,这造成美国过剩农产品销往其他地方,进而打击了全球食品价格。他表示,这给加拿大企业带来一个难题。

巴西的大豆种植者去年油料种子的出口量比预期高1,000万吨。不过,巴西的种植者和出口商表示,相比一次性的机会,他们更希望看到可预测性,他们迫切希望美中贸易争端结束。

巴西全国谷物出口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ereal Exporters)总干事Sergio Mendes表示,每次出现新情况都会产生不确定性,这是他们这个行业最不喜欢看到的。

对美国的一些盟友来说,贸易争端让他们夹在主要安全伙伴美国和经济伙伴中国之间左右为难。

东京瑞穗综合研究所(Mizuho Research Institute)欧美研究主管Akihiko Yasui称,中国和美国都是日本的重要市场,如果日本被迫选边站队,情况就不妙了。

作为美国的盟友之一,韩国约有四分之一的出口产品销往中国,如果美国能促使中国采取对外国企业更加开放的态度,韩国企业将从中受益。但另一方面,如果一家公司被视为倾向于某一方,中国可能会采取报复措施。

包括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在内的一些公司最近缩减了在华业务规模,将业务转移到其他地方以对冲风险。三星电子决定在印度建立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工厂,这正是受到全球贸易不确定性、劳动力成本上升以及中国市场份额下降的影响。

韩国零售商乐天(Lotte)的母公司2017年提供了用于部署中国政府反对的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的土地,此后这家零售商遭到中国消费者的抵制。中国人赴韩旅游骤减打击了乐天零售门店的生意。该公司之后就开始退出中国市场并扩大在越南的投资。

美国对中国贸易行为的大部分担忧也是欧洲决策者担心的问题。但欧洲官员不认同美国的做法。在白宫选择对中国加征关税时,欧洲呼吁进行谈判。欧盟认为,加强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是遏制中国扭曲市场政策的最佳手段。

另一些国家也认为特朗普政府的措施存在政治风险。印度决策者希望降低外国企业在中国的壁垒,但也知道,如果中国被强迫开放市场,那么印度也可能面临类似的压力。印度目前是经济增速最快的大型经济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关注中美贸易谈判进展的世界各国迫切希望双方达成协议,避免贸易持久战破坏全球经济,尽管不少国家可能会从争端中受益。



撰文 / WSJ Staff

■ 关注中美贸易谈判进展的世界各国迫切希望双方达成协议,避免贸易持久战破坏全球经济,尽管不少国家可能会从争端中受益。

从墨西哥到东南亚诸国都有机会吸引试图避开美国对中国商品征税影响的制造业出口商。若中美互征汽车关税,日本汽车制造商将获得优势。巴西和加拿大大豆种植户则有望出口更多饲料供中国养殖大量生猪。

印尼副总统卡拉(Jusuf Kalla)周二在一个论坛上表示,如果越南经济能因投资从中国转离的趋势而蓬勃发展,为什么印尼不能?

然而,贸易战威胁正扰乱全球市场和商业计划。尽管这场争端可能带来短期利益,但整体而言大多数亚太国家都支持消除贸易壁垒,尤其是与中国的贸易壁垒。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12月1日宣布暂停进一步加征关税,两国的中层官员于本周举行了会晤,在缩小一些分歧的同时也为更高级别的谈判做了铺垫。

和美国一样,许多与中国有贸易往来的国家对北京方面的做法感到不满,其中包括向中国企业提供补贴、限制外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以及要求外国企业转让技术等。

一些国家已经在超级经济大国缺席的情况下推进了自由贸易安排。近两年前,美国在特朗普主导下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简称TPP)谈判,但包括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墨西哥和越南在内的其他11个成员国继续推进自己的TPP-11协议,这一协议已于去年12月30日生效。日本和欧盟之间的贸易协议将于2月1日生效。

说到底,对许多国家来说,美国和中国是必不可少的。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称,毫无疑问,贸易战一直打下去的话,没有谁会是赢家。

伯明翰警告称,中美摩擦可能会严重危及全球经济增长。不过他说,TPP-11已经创造了机会,能够帮助抵消美中紧张关系的影响。

东南亚是一个高度依赖中国和美国的生产和转运中心,眼下东南亚国家对供应链中断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忧心忡忡。过去十年里集装箱港口吞吐量迅速增长,对东南亚经济体来说,经由东南亚国家的贸易通道已经变得十分重要。

总部位于新加坡的Asian Trade Centre的执行董事Deborah Elms说:“明面上的观点是贸易冲突很糟,应该尽快解决,而私下里的看法可能更加微妙一些。一些官员认为一场旷日持久的贸易冲突将迫使一些企业离开中国,对此他们很有把握。”Asian Trade Centre是一个由企业资助的机构,专门研究贸易政策。

大部分产品采购自中国的时装公司Steve Madden Ltd.表示,该公司已将15%的手袋生产转移到柬埔寨,并希望在2019年将这个比例提高一倍。首席执行长Edward Rosenfeld去年表示:“坦白讲,这让该公司比大部分同行领先了三年左右,因为很多人在关税压力下刚刚开始这样做。”


GoPro Inc.去年12月表示,在2019年年中之前,该公司将把大部分销往美国的相机生产移出中国,“以减轻加征关税的潜在影响”。这家总部位于加州的公司并没有透露将把生产转移到哪里。

东南亚决策者迫切希望扩大贸易。印尼、泰国和菲律宾表示有兴趣加入TPP。官员们正在讨论一项单独的贸易协定,将中国、印度和东南亚各国等16个经济体聚集在一起。

在其他地区,中国对美国农产品加征关税后,外界曾预计美中贸易争端会提振巴西和加拿大等一些国家的农业部门。不过,在很多情况下,农业市场遭到破坏抵消了由此产生的好处。

加拿大商会(Canadian Chamber of Commerce)国际政策高级主管Mark Agnew称,一些人表示,加拿大生产商有机会填补中国市场由此产生的空白。他表示,问题是,这造成美国过剩农产品销往其他地方,进而打击了全球食品价格。他表示,这给加拿大企业带来一个难题。

巴西的大豆种植者去年油料种子的出口量比预期高1,000万吨。不过,巴西的种植者和出口商表示,相比一次性的机会,他们更希望看到可预测性,他们迫切希望美中贸易争端结束。

巴西全国谷物出口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ereal Exporters)总干事Sergio Mendes表示,每次出现新情况都会产生不确定性,这是他们这个行业最不喜欢看到的。

对美国的一些盟友来说,贸易争端让他们夹在主要安全伙伴美国和经济伙伴中国之间左右为难。

东京瑞穗综合研究所(Mizuho Research Institute)欧美研究主管Akihiko Yasui称,中国和美国都是日本的重要市场,如果日本被迫选边站队,情况就不妙了。

作为美国的盟友之一,韩国约有四分之一的出口产品销往中国,如果美国能促使中国采取对外国企业更加开放的态度,韩国企业将从中受益。但另一方面,如果一家公司被视为倾向于某一方,中国可能会采取报复措施。

包括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在内的一些公司最近缩减了在华业务规模,将业务转移到其他地方以对冲风险。三星电子决定在印度建立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工厂,这正是受到全球贸易不确定性、劳动力成本上升以及中国市场份额下降的影响。

韩国零售商乐天(Lotte)的母公司2017年提供了用于部署中国政府反对的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的土地,此后这家零售商遭到中国消费者的抵制。中国人赴韩旅游骤减打击了乐天零售门店的生意。该公司之后就开始退出中国市场并扩大在越南的投资。

美国对中国贸易行为的大部分担忧也是欧洲决策者担心的问题。但欧洲官员不认同美国的做法。在白宫选择对中国加征关税时,欧洲呼吁进行谈判。欧盟认为,加强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是遏制中国扭曲市场政策的最佳手段。

另一些国家也认为特朗普政府的措施存在政治风险。印度决策者希望降低外国企业在中国的壁垒,但也知道,如果中国被强迫开放市场,那么印度也可能面临类似的压力。印度目前是经济增速最快的大型经济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美贸易战到底成全了谁?

发布日期:2019-01-11 11:01
摘要」关注中美贸易谈判进展的世界各国迫切希望双方达成协议,避免贸易持久战破坏全球经济,尽管不少国家可能会从争端中受益。



撰文 / WSJ Staff

■ 关注中美贸易谈判进展的世界各国迫切希望双方达成协议,避免贸易持久战破坏全球经济,尽管不少国家可能会从争端中受益。

从墨西哥到东南亚诸国都有机会吸引试图避开美国对中国商品征税影响的制造业出口商。若中美互征汽车关税,日本汽车制造商将获得优势。巴西和加拿大大豆种植户则有望出口更多饲料供中国养殖大量生猪。

印尼副总统卡拉(Jusuf Kalla)周二在一个论坛上表示,如果越南经济能因投资从中国转离的趋势而蓬勃发展,为什么印尼不能?

然而,贸易战威胁正扰乱全球市场和商业计划。尽管这场争端可能带来短期利益,但整体而言大多数亚太国家都支持消除贸易壁垒,尤其是与中国的贸易壁垒。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12月1日宣布暂停进一步加征关税,两国的中层官员于本周举行了会晤,在缩小一些分歧的同时也为更高级别的谈判做了铺垫。

和美国一样,许多与中国有贸易往来的国家对北京方面的做法感到不满,其中包括向中国企业提供补贴、限制外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以及要求外国企业转让技术等。

一些国家已经在超级经济大国缺席的情况下推进了自由贸易安排。近两年前,美国在特朗普主导下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简称TPP)谈判,但包括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墨西哥和越南在内的其他11个成员国继续推进自己的TPP-11协议,这一协议已于去年12月30日生效。日本和欧盟之间的贸易协议将于2月1日生效。

说到底,对许多国家来说,美国和中国是必不可少的。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称,毫无疑问,贸易战一直打下去的话,没有谁会是赢家。

伯明翰警告称,中美摩擦可能会严重危及全球经济增长。不过他说,TPP-11已经创造了机会,能够帮助抵消美中紧张关系的影响。

东南亚是一个高度依赖中国和美国的生产和转运中心,眼下东南亚国家对供应链中断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忧心忡忡。过去十年里集装箱港口吞吐量迅速增长,对东南亚经济体来说,经由东南亚国家的贸易通道已经变得十分重要。

总部位于新加坡的Asian Trade Centre的执行董事Deborah Elms说:“明面上的观点是贸易冲突很糟,应该尽快解决,而私下里的看法可能更加微妙一些。一些官员认为一场旷日持久的贸易冲突将迫使一些企业离开中国,对此他们很有把握。”Asian Trade Centre是一个由企业资助的机构,专门研究贸易政策。

大部分产品采购自中国的时装公司Steve Madden Ltd.表示,该公司已将15%的手袋生产转移到柬埔寨,并希望在2019年将这个比例提高一倍。首席执行长Edward Rosenfeld去年表示:“坦白讲,这让该公司比大部分同行领先了三年左右,因为很多人在关税压力下刚刚开始这样做。”


GoPro Inc.去年12月表示,在2019年年中之前,该公司将把大部分销往美国的相机生产移出中国,“以减轻加征关税的潜在影响”。这家总部位于加州的公司并没有透露将把生产转移到哪里。

东南亚决策者迫切希望扩大贸易。印尼、泰国和菲律宾表示有兴趣加入TPP。官员们正在讨论一项单独的贸易协定,将中国、印度和东南亚各国等16个经济体聚集在一起。

在其他地区,中国对美国农产品加征关税后,外界曾预计美中贸易争端会提振巴西和加拿大等一些国家的农业部门。不过,在很多情况下,农业市场遭到破坏抵消了由此产生的好处。

加拿大商会(Canadian Chamber of Commerce)国际政策高级主管Mark Agnew称,一些人表示,加拿大生产商有机会填补中国市场由此产生的空白。他表示,问题是,这造成美国过剩农产品销往其他地方,进而打击了全球食品价格。他表示,这给加拿大企业带来一个难题。

巴西的大豆种植者去年油料种子的出口量比预期高1,000万吨。不过,巴西的种植者和出口商表示,相比一次性的机会,他们更希望看到可预测性,他们迫切希望美中贸易争端结束。

巴西全国谷物出口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ereal Exporters)总干事Sergio Mendes表示,每次出现新情况都会产生不确定性,这是他们这个行业最不喜欢看到的。

对美国的一些盟友来说,贸易争端让他们夹在主要安全伙伴美国和经济伙伴中国之间左右为难。

东京瑞穗综合研究所(Mizuho Research Institute)欧美研究主管Akihiko Yasui称,中国和美国都是日本的重要市场,如果日本被迫选边站队,情况就不妙了。

作为美国的盟友之一,韩国约有四分之一的出口产品销往中国,如果美国能促使中国采取对外国企业更加开放的态度,韩国企业将从中受益。但另一方面,如果一家公司被视为倾向于某一方,中国可能会采取报复措施。

包括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在内的一些公司最近缩减了在华业务规模,将业务转移到其他地方以对冲风险。三星电子决定在印度建立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工厂,这正是受到全球贸易不确定性、劳动力成本上升以及中国市场份额下降的影响。

韩国零售商乐天(Lotte)的母公司2017年提供了用于部署中国政府反对的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的土地,此后这家零售商遭到中国消费者的抵制。中国人赴韩旅游骤减打击了乐天零售门店的生意。该公司之后就开始退出中国市场并扩大在越南的投资。

美国对中国贸易行为的大部分担忧也是欧洲决策者担心的问题。但欧洲官员不认同美国的做法。在白宫选择对中国加征关税时,欧洲呼吁进行谈判。欧盟认为,加强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是遏制中国扭曲市场政策的最佳手段。

另一些国家也认为特朗普政府的措施存在政治风险。印度决策者希望降低外国企业在中国的壁垒,但也知道,如果中国被强迫开放市场,那么印度也可能面临类似的压力。印度目前是经济增速最快的大型经济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关注中美贸易谈判进展的世界各国迫切希望双方达成协议,避免贸易持久战破坏全球经济,尽管不少国家可能会从争端中受益。



撰文 / WSJ Staff

■ 关注中美贸易谈判进展的世界各国迫切希望双方达成协议,避免贸易持久战破坏全球经济,尽管不少国家可能会从争端中受益。

从墨西哥到东南亚诸国都有机会吸引试图避开美国对中国商品征税影响的制造业出口商。若中美互征汽车关税,日本汽车制造商将获得优势。巴西和加拿大大豆种植户则有望出口更多饲料供中国养殖大量生猪。

印尼副总统卡拉(Jusuf Kalla)周二在一个论坛上表示,如果越南经济能因投资从中国转离的趋势而蓬勃发展,为什么印尼不能?

然而,贸易战威胁正扰乱全球市场和商业计划。尽管这场争端可能带来短期利益,但整体而言大多数亚太国家都支持消除贸易壁垒,尤其是与中国的贸易壁垒。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12月1日宣布暂停进一步加征关税,两国的中层官员于本周举行了会晤,在缩小一些分歧的同时也为更高级别的谈判做了铺垫。

和美国一样,许多与中国有贸易往来的国家对北京方面的做法感到不满,其中包括向中国企业提供补贴、限制外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以及要求外国企业转让技术等。

一些国家已经在超级经济大国缺席的情况下推进了自由贸易安排。近两年前,美国在特朗普主导下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简称TPP)谈判,但包括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墨西哥和越南在内的其他11个成员国继续推进自己的TPP-11协议,这一协议已于去年12月30日生效。日本和欧盟之间的贸易协议将于2月1日生效。

说到底,对许多国家来说,美国和中国是必不可少的。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称,毫无疑问,贸易战一直打下去的话,没有谁会是赢家。

伯明翰警告称,中美摩擦可能会严重危及全球经济增长。不过他说,TPP-11已经创造了机会,能够帮助抵消美中紧张关系的影响。

东南亚是一个高度依赖中国和美国的生产和转运中心,眼下东南亚国家对供应链中断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忧心忡忡。过去十年里集装箱港口吞吐量迅速增长,对东南亚经济体来说,经由东南亚国家的贸易通道已经变得十分重要。

总部位于新加坡的Asian Trade Centre的执行董事Deborah Elms说:“明面上的观点是贸易冲突很糟,应该尽快解决,而私下里的看法可能更加微妙一些。一些官员认为一场旷日持久的贸易冲突将迫使一些企业离开中国,对此他们很有把握。”Asian Trade Centre是一个由企业资助的机构,专门研究贸易政策。

大部分产品采购自中国的时装公司Steve Madden Ltd.表示,该公司已将15%的手袋生产转移到柬埔寨,并希望在2019年将这个比例提高一倍。首席执行长Edward Rosenfeld去年表示:“坦白讲,这让该公司比大部分同行领先了三年左右,因为很多人在关税压力下刚刚开始这样做。”


GoPro Inc.去年12月表示,在2019年年中之前,该公司将把大部分销往美国的相机生产移出中国,“以减轻加征关税的潜在影响”。这家总部位于加州的公司并没有透露将把生产转移到哪里。

东南亚决策者迫切希望扩大贸易。印尼、泰国和菲律宾表示有兴趣加入TPP。官员们正在讨论一项单独的贸易协定,将中国、印度和东南亚各国等16个经济体聚集在一起。

在其他地区,中国对美国农产品加征关税后,外界曾预计美中贸易争端会提振巴西和加拿大等一些国家的农业部门。不过,在很多情况下,农业市场遭到破坏抵消了由此产生的好处。

加拿大商会(Canadian Chamber of Commerce)国际政策高级主管Mark Agnew称,一些人表示,加拿大生产商有机会填补中国市场由此产生的空白。他表示,问题是,这造成美国过剩农产品销往其他地方,进而打击了全球食品价格。他表示,这给加拿大企业带来一个难题。

巴西的大豆种植者去年油料种子的出口量比预期高1,000万吨。不过,巴西的种植者和出口商表示,相比一次性的机会,他们更希望看到可预测性,他们迫切希望美中贸易争端结束。

巴西全国谷物出口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ereal Exporters)总干事Sergio Mendes表示,每次出现新情况都会产生不确定性,这是他们这个行业最不喜欢看到的。

对美国的一些盟友来说,贸易争端让他们夹在主要安全伙伴美国和经济伙伴中国之间左右为难。

东京瑞穗综合研究所(Mizuho Research Institute)欧美研究主管Akihiko Yasui称,中国和美国都是日本的重要市场,如果日本被迫选边站队,情况就不妙了。

作为美国的盟友之一,韩国约有四分之一的出口产品销往中国,如果美国能促使中国采取对外国企业更加开放的态度,韩国企业将从中受益。但另一方面,如果一家公司被视为倾向于某一方,中国可能会采取报复措施。

包括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在内的一些公司最近缩减了在华业务规模,将业务转移到其他地方以对冲风险。三星电子决定在印度建立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工厂,这正是受到全球贸易不确定性、劳动力成本上升以及中国市场份额下降的影响。

韩国零售商乐天(Lotte)的母公司2017年提供了用于部署中国政府反对的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的土地,此后这家零售商遭到中国消费者的抵制。中国人赴韩旅游骤减打击了乐天零售门店的生意。该公司之后就开始退出中国市场并扩大在越南的投资。

美国对中国贸易行为的大部分担忧也是欧洲决策者担心的问题。但欧洲官员不认同美国的做法。在白宫选择对中国加征关税时,欧洲呼吁进行谈判。欧盟认为,加强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是遏制中国扭曲市场政策的最佳手段。

另一些国家也认为特朗普政府的措施存在政治风险。印度决策者希望降低外国企业在中国的壁垒,但也知道,如果中国被强迫开放市场,那么印度也可能面临类似的压力。印度目前是经济增速最快的大型经济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