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特别推荐>>

         

                                                 
                                                 



「OR」商业新媒体

   跨 平 台 的 阅 读 首 选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

摘要」啤酒肚与自我控制无关;肥胖是身体在胚胎时期抵抗疾病所留下的后遗症。



撰文 / Faye Flam

■ 每到新年伊始,许多中年人就会再次燃起在跑步机上锻炼,并节食减肥的雄心壮志。关于超重和健康的科学文献正在随着全球中年人腰围的扩大而持续增加。然而,我们仍然很难找到一个可靠且连贯的科学见解来解释为什么有些人会发胖,而另一些人却不会,以及为什么有些超重的人会得2型糖尿病和心脏病,而其他人则不会。

美国人对肥胖的看法遵循着一种听起来像科学的准宗教叙事:我们的史前祖先不得不争抢食物,由此进化出了贪吃的胃口。后来,这种胃口像原罪一样被我们继承了下来。唯有自控才能拯救我们,肥胖和疾病之间的联系是毋庸置疑的;它被视为对贪食和懒惰之罪的惩罚。

这种说法承认进化,但它并不是真正的进化生物学。然而,一位真正的进化生物学家近期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发表了一幅关于人类脂肪和健康的全景图。

传统的医学研究倾向于做出非常狭隘的假设,然后用具体的数据对其进行测试,而进化生物学通常是一门观察科学,致力于寻找将许多不同的观察和测量结果联系在一起并加以解释的模式。想想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或者宇宙大爆炸理论。

在这篇论文中,哥斯达黎加史密森尼热带研究所(Smithsonian Tropical Research Institute)的生物学家玛丽·简·韦斯特-埃伯哈德(Mary Jane West-Eberhard)将其研究重心放在理解生物变异方面。有时候,拥有相同基因的个体会展现巨大的差异;蜂王和她的工蜂拥有相同的基因,但命运却截然不同。一年中某一时间出生的蝴蝶的寿命,可能比其他季节出生的蝴蝶长很多倍。有些鱼甚至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改变性别。

她提出,同样的生物学原理可以解释为什么人类的形体有着如此大的差异。有些人增加的脂肪出现在重要器官周围,这就是所谓的“内脏脂肪”;而另一些人增加的脂肪则出现在四肢、臀部和其他部位上,这被称为“皮下脂肪”。脂肪长在哪里对健康有很大影响,因为最近的研究表明,与2型糖尿病和心脏病相联系的是内脏脂肪。

由于韦斯特-埃伯哈德对事物的功能很感兴趣,她重点研究了内脏脂肪——也被称为网膜,是免疫系统的一部分。它包裹着重要的器官,保护其免受感染。但这种生命早期的保护措施日后可能会带来负面影响。我们的自然免疫反应常常涉及炎症,而这与2型糖尿病和冠心病有关。她说,网膜是解释致病性肥胖的“罗塞塔石”。

那么,为什么有些人的网膜会不断膨胀,而另一些人则会获得“曲线”(或者最新时尚趋势对皮下脂肪的其他漂亮称谓)?她还引用了其他生物学家的观点,指出性选择是人类倾向于将脂肪沉积在充当装饰物的身体部位的主要驱动力。

她对数据的分析表明,你的脂肪去向取决于你在胎儿时期的营养状况。最有可能在腹部积聚内脏脂肪的,是那些在子宫内营养严重不良的人——差不多就是那些出生时体重较轻的人。体重过轻、营养不良的婴儿更容易受到感染,并受惠于堆积保护性内脏脂肪这一短期策略。这种模式是由表观遗传学决定的——DNA周围的化学变化决定了哪些基因在哪些组织中被激活。

她说:“不幸的是,如果你看看那些移居城市寻求财富的人,你会发现他们手头拮据,经常购买一些不利于健康的廉价食品。”如果你的母亲吃传统的农村食物,有时候甚至吃不饱肚子,那么包裹在子宫中的你就很容易形成内脏脂肪。当你移居到城市,发现你只能买得起那些包含大量果糖和廉价油的食物时,你就会遇到麻烦。

无论这个物种如何演变至此,越来越清楚的是,那些内脏脂肪容易增加的人可能需要比其他人更加注重锻炼,维持更低的体重,才能保持健康。这项证据再次表明,人生确实是不公平的。

区分人体脂肪的种类,以及它们影响健康的方式,或许有助于解释为什么科学家不能就身体质量指数(BMI)的值达成一致意见——BMI是一个用来严格衡量体重与身高比例的指标。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一项被广为宣传的分析显示,“超重”的BMI指数与死亡率的上升无关;在它开始影响健康之前,人们必须得相当肥胖。其他分析反驳了这种观点,由此催生了更多关于超重危险的头条新闻,但也有人质疑他们的方法。

研究人员和医生也许会专注于体重秤上的数字,因为它们很容易测量。但预测健康,则要困难得多。

像韦斯特-埃伯哈德所做的这类分析,可能会改变我们看待人类同胞的方式。是什么让一个拥有令人艳羡的迷人曲线的人,不同于一个长着很不健康的肚腩的人?这并不一定是因为后者身材“走样”,或缺少自我控制。这都是人类故事的一部分——进化、表观遗传学,以及人类对美好生活的永恒追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天生啤酒肚?肥胖真不一定是后天的问题

发布日期:2019-01-10 11:18
摘要」啤酒肚与自我控制无关;肥胖是身体在胚胎时期抵抗疾病所留下的后遗症。



撰文 / Faye Flam

■ 每到新年伊始,许多中年人就会再次燃起在跑步机上锻炼,并节食减肥的雄心壮志。关于超重和健康的科学文献正在随着全球中年人腰围的扩大而持续增加。然而,我们仍然很难找到一个可靠且连贯的科学见解来解释为什么有些人会发胖,而另一些人却不会,以及为什么有些超重的人会得2型糖尿病和心脏病,而其他人则不会。

美国人对肥胖的看法遵循着一种听起来像科学的准宗教叙事:我们的史前祖先不得不争抢食物,由此进化出了贪吃的胃口。后来,这种胃口像原罪一样被我们继承了下来。唯有自控才能拯救我们,肥胖和疾病之间的联系是毋庸置疑的;它被视为对贪食和懒惰之罪的惩罚。

这种说法承认进化,但它并不是真正的进化生物学。然而,一位真正的进化生物学家近期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发表了一幅关于人类脂肪和健康的全景图。

传统的医学研究倾向于做出非常狭隘的假设,然后用具体的数据对其进行测试,而进化生物学通常是一门观察科学,致力于寻找将许多不同的观察和测量结果联系在一起并加以解释的模式。想想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或者宇宙大爆炸理论。

在这篇论文中,哥斯达黎加史密森尼热带研究所(Smithsonian Tropical Research Institute)的生物学家玛丽·简·韦斯特-埃伯哈德(Mary Jane West-Eberhard)将其研究重心放在理解生物变异方面。有时候,拥有相同基因的个体会展现巨大的差异;蜂王和她的工蜂拥有相同的基因,但命运却截然不同。一年中某一时间出生的蝴蝶的寿命,可能比其他季节出生的蝴蝶长很多倍。有些鱼甚至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改变性别。

她提出,同样的生物学原理可以解释为什么人类的形体有着如此大的差异。有些人增加的脂肪出现在重要器官周围,这就是所谓的“内脏脂肪”;而另一些人增加的脂肪则出现在四肢、臀部和其他部位上,这被称为“皮下脂肪”。脂肪长在哪里对健康有很大影响,因为最近的研究表明,与2型糖尿病和心脏病相联系的是内脏脂肪。

由于韦斯特-埃伯哈德对事物的功能很感兴趣,她重点研究了内脏脂肪——也被称为网膜,是免疫系统的一部分。它包裹着重要的器官,保护其免受感染。但这种生命早期的保护措施日后可能会带来负面影响。我们的自然免疫反应常常涉及炎症,而这与2型糖尿病和冠心病有关。她说,网膜是解释致病性肥胖的“罗塞塔石”。

那么,为什么有些人的网膜会不断膨胀,而另一些人则会获得“曲线”(或者最新时尚趋势对皮下脂肪的其他漂亮称谓)?她还引用了其他生物学家的观点,指出性选择是人类倾向于将脂肪沉积在充当装饰物的身体部位的主要驱动力。

她对数据的分析表明,你的脂肪去向取决于你在胎儿时期的营养状况。最有可能在腹部积聚内脏脂肪的,是那些在子宫内营养严重不良的人——差不多就是那些出生时体重较轻的人。体重过轻、营养不良的婴儿更容易受到感染,并受惠于堆积保护性内脏脂肪这一短期策略。这种模式是由表观遗传学决定的——DNA周围的化学变化决定了哪些基因在哪些组织中被激活。

她说:“不幸的是,如果你看看那些移居城市寻求财富的人,你会发现他们手头拮据,经常购买一些不利于健康的廉价食品。”如果你的母亲吃传统的农村食物,有时候甚至吃不饱肚子,那么包裹在子宫中的你就很容易形成内脏脂肪。当你移居到城市,发现你只能买得起那些包含大量果糖和廉价油的食物时,你就会遇到麻烦。

无论这个物种如何演变至此,越来越清楚的是,那些内脏脂肪容易增加的人可能需要比其他人更加注重锻炼,维持更低的体重,才能保持健康。这项证据再次表明,人生确实是不公平的。

区分人体脂肪的种类,以及它们影响健康的方式,或许有助于解释为什么科学家不能就身体质量指数(BMI)的值达成一致意见——BMI是一个用来严格衡量体重与身高比例的指标。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一项被广为宣传的分析显示,“超重”的BMI指数与死亡率的上升无关;在它开始影响健康之前,人们必须得相当肥胖。其他分析反驳了这种观点,由此催生了更多关于超重危险的头条新闻,但也有人质疑他们的方法。

研究人员和医生也许会专注于体重秤上的数字,因为它们很容易测量。但预测健康,则要困难得多。

像韦斯特-埃伯哈德所做的这类分析,可能会改变我们看待人类同胞的方式。是什么让一个拥有令人艳羡的迷人曲线的人,不同于一个长着很不健康的肚腩的人?这并不一定是因为后者身材“走样”,或缺少自我控制。这都是人类故事的一部分——进化、表观遗传学,以及人类对美好生活的永恒追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啤酒肚与自我控制无关;肥胖是身体在胚胎时期抵抗疾病所留下的后遗症。



撰文 / Faye Flam

■ 每到新年伊始,许多中年人就会再次燃起在跑步机上锻炼,并节食减肥的雄心壮志。关于超重和健康的科学文献正在随着全球中年人腰围的扩大而持续增加。然而,我们仍然很难找到一个可靠且连贯的科学见解来解释为什么有些人会发胖,而另一些人却不会,以及为什么有些超重的人会得2型糖尿病和心脏病,而其他人则不会。

美国人对肥胖的看法遵循着一种听起来像科学的准宗教叙事:我们的史前祖先不得不争抢食物,由此进化出了贪吃的胃口。后来,这种胃口像原罪一样被我们继承了下来。唯有自控才能拯救我们,肥胖和疾病之间的联系是毋庸置疑的;它被视为对贪食和懒惰之罪的惩罚。

这种说法承认进化,但它并不是真正的进化生物学。然而,一位真正的进化生物学家近期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发表了一幅关于人类脂肪和健康的全景图。

传统的医学研究倾向于做出非常狭隘的假设,然后用具体的数据对其进行测试,而进化生物学通常是一门观察科学,致力于寻找将许多不同的观察和测量结果联系在一起并加以解释的模式。想想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或者宇宙大爆炸理论。

在这篇论文中,哥斯达黎加史密森尼热带研究所(Smithsonian Tropical Research Institute)的生物学家玛丽·简·韦斯特-埃伯哈德(Mary Jane West-Eberhard)将其研究重心放在理解生物变异方面。有时候,拥有相同基因的个体会展现巨大的差异;蜂王和她的工蜂拥有相同的基因,但命运却截然不同。一年中某一时间出生的蝴蝶的寿命,可能比其他季节出生的蝴蝶长很多倍。有些鱼甚至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改变性别。

她提出,同样的生物学原理可以解释为什么人类的形体有着如此大的差异。有些人增加的脂肪出现在重要器官周围,这就是所谓的“内脏脂肪”;而另一些人增加的脂肪则出现在四肢、臀部和其他部位上,这被称为“皮下脂肪”。脂肪长在哪里对健康有很大影响,因为最近的研究表明,与2型糖尿病和心脏病相联系的是内脏脂肪。

由于韦斯特-埃伯哈德对事物的功能很感兴趣,她重点研究了内脏脂肪——也被称为网膜,是免疫系统的一部分。它包裹着重要的器官,保护其免受感染。但这种生命早期的保护措施日后可能会带来负面影响。我们的自然免疫反应常常涉及炎症,而这与2型糖尿病和冠心病有关。她说,网膜是解释致病性肥胖的“罗塞塔石”。

那么,为什么有些人的网膜会不断膨胀,而另一些人则会获得“曲线”(或者最新时尚趋势对皮下脂肪的其他漂亮称谓)?她还引用了其他生物学家的观点,指出性选择是人类倾向于将脂肪沉积在充当装饰物的身体部位的主要驱动力。

她对数据的分析表明,你的脂肪去向取决于你在胎儿时期的营养状况。最有可能在腹部积聚内脏脂肪的,是那些在子宫内营养严重不良的人——差不多就是那些出生时体重较轻的人。体重过轻、营养不良的婴儿更容易受到感染,并受惠于堆积保护性内脏脂肪这一短期策略。这种模式是由表观遗传学决定的——DNA周围的化学变化决定了哪些基因在哪些组织中被激活。

她说:“不幸的是,如果你看看那些移居城市寻求财富的人,你会发现他们手头拮据,经常购买一些不利于健康的廉价食品。”如果你的母亲吃传统的农村食物,有时候甚至吃不饱肚子,那么包裹在子宫中的你就很容易形成内脏脂肪。当你移居到城市,发现你只能买得起那些包含大量果糖和廉价油的食物时,你就会遇到麻烦。

无论这个物种如何演变至此,越来越清楚的是,那些内脏脂肪容易增加的人可能需要比其他人更加注重锻炼,维持更低的体重,才能保持健康。这项证据再次表明,人生确实是不公平的。

区分人体脂肪的种类,以及它们影响健康的方式,或许有助于解释为什么科学家不能就身体质量指数(BMI)的值达成一致意见——BMI是一个用来严格衡量体重与身高比例的指标。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一项被广为宣传的分析显示,“超重”的BMI指数与死亡率的上升无关;在它开始影响健康之前,人们必须得相当肥胖。其他分析反驳了这种观点,由此催生了更多关于超重危险的头条新闻,但也有人质疑他们的方法。

研究人员和医生也许会专注于体重秤上的数字,因为它们很容易测量。但预测健康,则要困难得多。

像韦斯特-埃伯哈德所做的这类分析,可能会改变我们看待人类同胞的方式。是什么让一个拥有令人艳羡的迷人曲线的人,不同于一个长着很不健康的肚腩的人?这并不一定是因为后者身材“走样”,或缺少自我控制。这都是人类故事的一部分——进化、表观遗传学,以及人类对美好生活的永恒追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啤酒肚与自我控制无关;肥胖是身体在胚胎时期抵抗疾病所留下的后遗症。



撰文 / Faye Flam

■ 每到新年伊始,许多中年人就会再次燃起在跑步机上锻炼,并节食减肥的雄心壮志。关于超重和健康的科学文献正在随着全球中年人腰围的扩大而持续增加。然而,我们仍然很难找到一个可靠且连贯的科学见解来解释为什么有些人会发胖,而另一些人却不会,以及为什么有些超重的人会得2型糖尿病和心脏病,而其他人则不会。

美国人对肥胖的看法遵循着一种听起来像科学的准宗教叙事:我们的史前祖先不得不争抢食物,由此进化出了贪吃的胃口。后来,这种胃口像原罪一样被我们继承了下来。唯有自控才能拯救我们,肥胖和疾病之间的联系是毋庸置疑的;它被视为对贪食和懒惰之罪的惩罚。

这种说法承认进化,但它并不是真正的进化生物学。然而,一位真正的进化生物学家近期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发表了一幅关于人类脂肪和健康的全景图。

传统的医学研究倾向于做出非常狭隘的假设,然后用具体的数据对其进行测试,而进化生物学通常是一门观察科学,致力于寻找将许多不同的观察和测量结果联系在一起并加以解释的模式。想想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或者宇宙大爆炸理论。

在这篇论文中,哥斯达黎加史密森尼热带研究所(Smithsonian Tropical Research Institute)的生物学家玛丽·简·韦斯特-埃伯哈德(Mary Jane West-Eberhard)将其研究重心放在理解生物变异方面。有时候,拥有相同基因的个体会展现巨大的差异;蜂王和她的工蜂拥有相同的基因,但命运却截然不同。一年中某一时间出生的蝴蝶的寿命,可能比其他季节出生的蝴蝶长很多倍。有些鱼甚至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改变性别。

她提出,同样的生物学原理可以解释为什么人类的形体有着如此大的差异。有些人增加的脂肪出现在重要器官周围,这就是所谓的“内脏脂肪”;而另一些人增加的脂肪则出现在四肢、臀部和其他部位上,这被称为“皮下脂肪”。脂肪长在哪里对健康有很大影响,因为最近的研究表明,与2型糖尿病和心脏病相联系的是内脏脂肪。

由于韦斯特-埃伯哈德对事物的功能很感兴趣,她重点研究了内脏脂肪——也被称为网膜,是免疫系统的一部分。它包裹着重要的器官,保护其免受感染。但这种生命早期的保护措施日后可能会带来负面影响。我们的自然免疫反应常常涉及炎症,而这与2型糖尿病和冠心病有关。她说,网膜是解释致病性肥胖的“罗塞塔石”。

那么,为什么有些人的网膜会不断膨胀,而另一些人则会获得“曲线”(或者最新时尚趋势对皮下脂肪的其他漂亮称谓)?她还引用了其他生物学家的观点,指出性选择是人类倾向于将脂肪沉积在充当装饰物的身体部位的主要驱动力。

她对数据的分析表明,你的脂肪去向取决于你在胎儿时期的营养状况。最有可能在腹部积聚内脏脂肪的,是那些在子宫内营养严重不良的人——差不多就是那些出生时体重较轻的人。体重过轻、营养不良的婴儿更容易受到感染,并受惠于堆积保护性内脏脂肪这一短期策略。这种模式是由表观遗传学决定的——DNA周围的化学变化决定了哪些基因在哪些组织中被激活。

她说:“不幸的是,如果你看看那些移居城市寻求财富的人,你会发现他们手头拮据,经常购买一些不利于健康的廉价食品。”如果你的母亲吃传统的农村食物,有时候甚至吃不饱肚子,那么包裹在子宫中的你就很容易形成内脏脂肪。当你移居到城市,发现你只能买得起那些包含大量果糖和廉价油的食物时,你就会遇到麻烦。

无论这个物种如何演变至此,越来越清楚的是,那些内脏脂肪容易增加的人可能需要比其他人更加注重锻炼,维持更低的体重,才能保持健康。这项证据再次表明,人生确实是不公平的。

区分人体脂肪的种类,以及它们影响健康的方式,或许有助于解释为什么科学家不能就身体质量指数(BMI)的值达成一致意见——BMI是一个用来严格衡量体重与身高比例的指标。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一项被广为宣传的分析显示,“超重”的BMI指数与死亡率的上升无关;在它开始影响健康之前,人们必须得相当肥胖。其他分析反驳了这种观点,由此催生了更多关于超重危险的头条新闻,但也有人质疑他们的方法。

研究人员和医生也许会专注于体重秤上的数字,因为它们很容易测量。但预测健康,则要困难得多。

像韦斯特-埃伯哈德所做的这类分析,可能会改变我们看待人类同胞的方式。是什么让一个拥有令人艳羡的迷人曲线的人,不同于一个长着很不健康的肚腩的人?这并不一定是因为后者身材“走样”,或缺少自我控制。这都是人类故事的一部分——进化、表观遗传学,以及人类对美好生活的永恒追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天生啤酒肚?肥胖真不一定是后天的问题

发布日期:2019-01-10 11:18
摘要」啤酒肚与自我控制无关;肥胖是身体在胚胎时期抵抗疾病所留下的后遗症。



撰文 / Faye Flam

■ 每到新年伊始,许多中年人就会再次燃起在跑步机上锻炼,并节食减肥的雄心壮志。关于超重和健康的科学文献正在随着全球中年人腰围的扩大而持续增加。然而,我们仍然很难找到一个可靠且连贯的科学见解来解释为什么有些人会发胖,而另一些人却不会,以及为什么有些超重的人会得2型糖尿病和心脏病,而其他人则不会。

美国人对肥胖的看法遵循着一种听起来像科学的准宗教叙事:我们的史前祖先不得不争抢食物,由此进化出了贪吃的胃口。后来,这种胃口像原罪一样被我们继承了下来。唯有自控才能拯救我们,肥胖和疾病之间的联系是毋庸置疑的;它被视为对贪食和懒惰之罪的惩罚。

这种说法承认进化,但它并不是真正的进化生物学。然而,一位真正的进化生物学家近期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发表了一幅关于人类脂肪和健康的全景图。

传统的医学研究倾向于做出非常狭隘的假设,然后用具体的数据对其进行测试,而进化生物学通常是一门观察科学,致力于寻找将许多不同的观察和测量结果联系在一起并加以解释的模式。想想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或者宇宙大爆炸理论。

在这篇论文中,哥斯达黎加史密森尼热带研究所(Smithsonian Tropical Research Institute)的生物学家玛丽·简·韦斯特-埃伯哈德(Mary Jane West-Eberhard)将其研究重心放在理解生物变异方面。有时候,拥有相同基因的个体会展现巨大的差异;蜂王和她的工蜂拥有相同的基因,但命运却截然不同。一年中某一时间出生的蝴蝶的寿命,可能比其他季节出生的蝴蝶长很多倍。有些鱼甚至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改变性别。

她提出,同样的生物学原理可以解释为什么人类的形体有着如此大的差异。有些人增加的脂肪出现在重要器官周围,这就是所谓的“内脏脂肪”;而另一些人增加的脂肪则出现在四肢、臀部和其他部位上,这被称为“皮下脂肪”。脂肪长在哪里对健康有很大影响,因为最近的研究表明,与2型糖尿病和心脏病相联系的是内脏脂肪。

由于韦斯特-埃伯哈德对事物的功能很感兴趣,她重点研究了内脏脂肪——也被称为网膜,是免疫系统的一部分。它包裹着重要的器官,保护其免受感染。但这种生命早期的保护措施日后可能会带来负面影响。我们的自然免疫反应常常涉及炎症,而这与2型糖尿病和冠心病有关。她说,网膜是解释致病性肥胖的“罗塞塔石”。

那么,为什么有些人的网膜会不断膨胀,而另一些人则会获得“曲线”(或者最新时尚趋势对皮下脂肪的其他漂亮称谓)?她还引用了其他生物学家的观点,指出性选择是人类倾向于将脂肪沉积在充当装饰物的身体部位的主要驱动力。

她对数据的分析表明,你的脂肪去向取决于你在胎儿时期的营养状况。最有可能在腹部积聚内脏脂肪的,是那些在子宫内营养严重不良的人——差不多就是那些出生时体重较轻的人。体重过轻、营养不良的婴儿更容易受到感染,并受惠于堆积保护性内脏脂肪这一短期策略。这种模式是由表观遗传学决定的——DNA周围的化学变化决定了哪些基因在哪些组织中被激活。

她说:“不幸的是,如果你看看那些移居城市寻求财富的人,你会发现他们手头拮据,经常购买一些不利于健康的廉价食品。”如果你的母亲吃传统的农村食物,有时候甚至吃不饱肚子,那么包裹在子宫中的你就很容易形成内脏脂肪。当你移居到城市,发现你只能买得起那些包含大量果糖和廉价油的食物时,你就会遇到麻烦。

无论这个物种如何演变至此,越来越清楚的是,那些内脏脂肪容易增加的人可能需要比其他人更加注重锻炼,维持更低的体重,才能保持健康。这项证据再次表明,人生确实是不公平的。

区分人体脂肪的种类,以及它们影响健康的方式,或许有助于解释为什么科学家不能就身体质量指数(BMI)的值达成一致意见——BMI是一个用来严格衡量体重与身高比例的指标。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一项被广为宣传的分析显示,“超重”的BMI指数与死亡率的上升无关;在它开始影响健康之前,人们必须得相当肥胖。其他分析反驳了这种观点,由此催生了更多关于超重危险的头条新闻,但也有人质疑他们的方法。

研究人员和医生也许会专注于体重秤上的数字,因为它们很容易测量。但预测健康,则要困难得多。

像韦斯特-埃伯哈德所做的这类分析,可能会改变我们看待人类同胞的方式。是什么让一个拥有令人艳羡的迷人曲线的人,不同于一个长着很不健康的肚腩的人?这并不一定是因为后者身材“走样”,或缺少自我控制。这都是人类故事的一部分——进化、表观遗传学,以及人类对美好生活的永恒追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啤酒肚与自我控制无关;肥胖是身体在胚胎时期抵抗疾病所留下的后遗症。



撰文 / Faye Flam

■ 每到新年伊始,许多中年人就会再次燃起在跑步机上锻炼,并节食减肥的雄心壮志。关于超重和健康的科学文献正在随着全球中年人腰围的扩大而持续增加。然而,我们仍然很难找到一个可靠且连贯的科学见解来解释为什么有些人会发胖,而另一些人却不会,以及为什么有些超重的人会得2型糖尿病和心脏病,而其他人则不会。

美国人对肥胖的看法遵循着一种听起来像科学的准宗教叙事:我们的史前祖先不得不争抢食物,由此进化出了贪吃的胃口。后来,这种胃口像原罪一样被我们继承了下来。唯有自控才能拯救我们,肥胖和疾病之间的联系是毋庸置疑的;它被视为对贪食和懒惰之罪的惩罚。

这种说法承认进化,但它并不是真正的进化生物学。然而,一位真正的进化生物学家近期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发表了一幅关于人类脂肪和健康的全景图。

传统的医学研究倾向于做出非常狭隘的假设,然后用具体的数据对其进行测试,而进化生物学通常是一门观察科学,致力于寻找将许多不同的观察和测量结果联系在一起并加以解释的模式。想想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或者宇宙大爆炸理论。

在这篇论文中,哥斯达黎加史密森尼热带研究所(Smithsonian Tropical Research Institute)的生物学家玛丽·简·韦斯特-埃伯哈德(Mary Jane West-Eberhard)将其研究重心放在理解生物变异方面。有时候,拥有相同基因的个体会展现巨大的差异;蜂王和她的工蜂拥有相同的基因,但命运却截然不同。一年中某一时间出生的蝴蝶的寿命,可能比其他季节出生的蝴蝶长很多倍。有些鱼甚至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改变性别。

她提出,同样的生物学原理可以解释为什么人类的形体有着如此大的差异。有些人增加的脂肪出现在重要器官周围,这就是所谓的“内脏脂肪”;而另一些人增加的脂肪则出现在四肢、臀部和其他部位上,这被称为“皮下脂肪”。脂肪长在哪里对健康有很大影响,因为最近的研究表明,与2型糖尿病和心脏病相联系的是内脏脂肪。

由于韦斯特-埃伯哈德对事物的功能很感兴趣,她重点研究了内脏脂肪——也被称为网膜,是免疫系统的一部分。它包裹着重要的器官,保护其免受感染。但这种生命早期的保护措施日后可能会带来负面影响。我们的自然免疫反应常常涉及炎症,而这与2型糖尿病和冠心病有关。她说,网膜是解释致病性肥胖的“罗塞塔石”。

那么,为什么有些人的网膜会不断膨胀,而另一些人则会获得“曲线”(或者最新时尚趋势对皮下脂肪的其他漂亮称谓)?她还引用了其他生物学家的观点,指出性选择是人类倾向于将脂肪沉积在充当装饰物的身体部位的主要驱动力。

她对数据的分析表明,你的脂肪去向取决于你在胎儿时期的营养状况。最有可能在腹部积聚内脏脂肪的,是那些在子宫内营养严重不良的人——差不多就是那些出生时体重较轻的人。体重过轻、营养不良的婴儿更容易受到感染,并受惠于堆积保护性内脏脂肪这一短期策略。这种模式是由表观遗传学决定的——DNA周围的化学变化决定了哪些基因在哪些组织中被激活。

她说:“不幸的是,如果你看看那些移居城市寻求财富的人,你会发现他们手头拮据,经常购买一些不利于健康的廉价食品。”如果你的母亲吃传统的农村食物,有时候甚至吃不饱肚子,那么包裹在子宫中的你就很容易形成内脏脂肪。当你移居到城市,发现你只能买得起那些包含大量果糖和廉价油的食物时,你就会遇到麻烦。

无论这个物种如何演变至此,越来越清楚的是,那些内脏脂肪容易增加的人可能需要比其他人更加注重锻炼,维持更低的体重,才能保持健康。这项证据再次表明,人生确实是不公平的。

区分人体脂肪的种类,以及它们影响健康的方式,或许有助于解释为什么科学家不能就身体质量指数(BMI)的值达成一致意见——BMI是一个用来严格衡量体重与身高比例的指标。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一项被广为宣传的分析显示,“超重”的BMI指数与死亡率的上升无关;在它开始影响健康之前,人们必须得相当肥胖。其他分析反驳了这种观点,由此催生了更多关于超重危险的头条新闻,但也有人质疑他们的方法。

研究人员和医生也许会专注于体重秤上的数字,因为它们很容易测量。但预测健康,则要困难得多。

像韦斯特-埃伯哈德所做的这类分析,可能会改变我们看待人类同胞的方式。是什么让一个拥有令人艳羡的迷人曲线的人,不同于一个长着很不健康的肚腩的人?这并不一定是因为后者身材“走样”,或缺少自我控制。这都是人类故事的一部分——进化、表观遗传学,以及人类对美好生活的永恒追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