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2008年四川大地震后,中国政府在上月出台新规,要求禁止在基础设施和建筑中使用低强度钢材。对于能够增加钢材硬度的钒这种金属的需求激增,推动钒价飙升,也促使矿业公司纷纷重启钒生产项目。



撰文 / Rhiannon Hoyle

■ 2008年的一场大地震摧毁了中国的一个山区,促使人们争相在美国西部一度繁荣的铀矿开采带和全球其它地方寻找一种原本鲜为人知的金属。

10年前在中国四川省发生的这场强烈地震造成约8万人丧生,这导致中国政府上个月出台了多项新规,旨在结束中国基础设施和建筑中低强度钢材的使用。钒这种金属即使少量使用也能让钢材变得更坚韧,而对中国实施新规的预期导致今年钒价飙升。

旺盛的需求再度振兴了全球钒项目,其中包括Energy Fuels Inc. (EFRFF)的项目。这家总部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州莱克伍德的铀矿开采公司计划本月开始在犹他州布兰丁附近的White Mesa工厂从池塘里收集废弃的钒。该公司还重新进入多年萧条期间关闭的旧铀矿寻找这种核燃料,其中很可能包含大量的钒。

在巴西,Largo Resources Ltd. (LGORF)旗下Maracas Menchen矿山的钒产量达到创纪录水平,该公司还希望从2019年中期开始将这里的产能提高25%。Largo总部位于多伦多,目前其钒产品全部销售给贸易商嘉能可(Glencore PLC),Largo甚至正考虑在隔壁新增一处设施,生产更多的钒,该公司在巴西另一处地点有三台钻井对这种资源的前景进行探测。

在澳大利亚,印尼亿万富翁林逢生(Anthoni Salim)麾下的Atlantic Pty Ltd打算在2020年年中之前重启Windimurra钒矿项目,与此同时,内陆的勘探者们正加紧进行新项目的研究工作。

全球钒市场规模不大,年产量约为8万吨。其中约90%用于提高桥梁和摩天大楼建设用钢的强度,用量通常很少。

据市场价格评估机构Argus Media Ltd.的数据,钒价上月曾飙升至29美元/磅。虽然自那以来,作为全球基准的鹿特丹五氧化二钒价格已回撤至19.50美元/磅,但仍远高于年初的8.25美元/磅。两年前,其价格还不到5美元/磅。

鉴于2018年的巨大涨幅,此番回撤远远不足以抑制矿业公司对这种大宗商品的热情。

在买家面临供应短缺之际,中国螺纹钢新标准出炉了。新标准给出了三种高强度等级螺纹钢的规格,每一种都需要钒的加持。

近年来,因为价格疲软,已有多座钒矿关闭。伦敦研究和咨询公司Roskill的董事Jack Bedder称,曾经充足的全球库存已几乎消耗殆尽。

中国螺纹钢生产商整个夏季都抢在新规出台前囤货。中国钢厂的钢材产量占到全球总产量的一半以上。

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称,随着中国钢铁企业钒使用量的增加,未来几年,全球钒需求可能增长至多25%。麦格理预计,目前中国钢厂所制钢材的钒用量通常为北美钢铁生产商所产钢材钒用量的一半。

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是中国几十年来遭受的最严重自然灾害,令中国的建筑业活动受到关注。批评人士指称劣质建筑导致地震死亡人数增加,家长们呼吁调查多起学校校舍倒塌事件,在这样的压力下,中国官员承诺要改善安全状况。

不过,Roskill的董事Bedder称,交易员应该密切关注执行情况,因为这类规定在中国有时不那么有约束力。

目前全球处于生产运营中的钒矿为数不多。大部分的钒都是钢铁制造商在使用富含钒的铁矿石时附带提炼的,他们不大可能仅仅因为价格高就加大钒生产。而且由于环保措施趋严,中国也难以提高钒产量。

Largo首席执行长Mark Smith表示:“在开采新矿方面存在种种限制,我们不得不面对现实。”不过他补充说:“市场需要大幅提高钒产量。”

大约14%的钒直接采自矿山,常常与铁矿石、铀、煤、石油、铝土矿等更常见的大宗商品一起被发现。钒资源相对丰富,分布范围较广,遍及美国、澳大利亚、南非、俄罗斯和巴西;但是钒通常都不是单独开采的,因为向来售价太低,单独开采不划算。

尽管如此,当前的钒市场繁荣还是吸引了很多小型采矿公司。有些矿企已购买了Energy Fuels犹他州工厂附近的土地,并联系了该公司高管。该厂是美国唯一一家能加工钒矿石的工厂。

Energy Fuels市场营销和企业发展部门副总裁Curtis Moore说:“很难说我们是否有足够的加工能力接纳更多矿企,当然,我们对此持开放态度。”

Moore称,该公司在White Mesa工厂和La Sal Complex矿区雇用了35人,帮助打造钒业务,并与包括美国钢企在内的潜在买家举行了洽商。

Energy Fuels估计,借助从其工厂池塘内回收此前丢弃的钒,该公司未来一年半左右每月能生产高达22.5万磅钒。之前,生产出的钒有时会因价格太低而被丢弃。

另外,这家矿企还在附近铀矿再度钻探,以探明过去忽略的高等级钒带。

在一个规模很小而价格经常波动剧烈的市场,因价格高企就重启旧矿是一个具有较大风险的决定。Moore表示:“某一天,人们或许会付任何代价买你的钒,但第二天,你手中的货可能就会根本卖不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用钢新规使钒成为热门大宗商品

发布日期:2018-12-28 14:10
摘要」在2008年四川大地震后,中国政府在上月出台新规,要求禁止在基础设施和建筑中使用低强度钢材。对于能够增加钢材硬度的钒这种金属的需求激增,推动钒价飙升,也促使矿业公司纷纷重启钒生产项目。



撰文 / Rhiannon Hoyle

■ 2008年的一场大地震摧毁了中国的一个山区,促使人们争相在美国西部一度繁荣的铀矿开采带和全球其它地方寻找一种原本鲜为人知的金属。

10年前在中国四川省发生的这场强烈地震造成约8万人丧生,这导致中国政府上个月出台了多项新规,旨在结束中国基础设施和建筑中低强度钢材的使用。钒这种金属即使少量使用也能让钢材变得更坚韧,而对中国实施新规的预期导致今年钒价飙升。

旺盛的需求再度振兴了全球钒项目,其中包括Energy Fuels Inc. (EFRFF)的项目。这家总部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州莱克伍德的铀矿开采公司计划本月开始在犹他州布兰丁附近的White Mesa工厂从池塘里收集废弃的钒。该公司还重新进入多年萧条期间关闭的旧铀矿寻找这种核燃料,其中很可能包含大量的钒。

在巴西,Largo Resources Ltd. (LGORF)旗下Maracas Menchen矿山的钒产量达到创纪录水平,该公司还希望从2019年中期开始将这里的产能提高25%。Largo总部位于多伦多,目前其钒产品全部销售给贸易商嘉能可(Glencore PLC),Largo甚至正考虑在隔壁新增一处设施,生产更多的钒,该公司在巴西另一处地点有三台钻井对这种资源的前景进行探测。

在澳大利亚,印尼亿万富翁林逢生(Anthoni Salim)麾下的Atlantic Pty Ltd打算在2020年年中之前重启Windimurra钒矿项目,与此同时,内陆的勘探者们正加紧进行新项目的研究工作。

全球钒市场规模不大,年产量约为8万吨。其中约90%用于提高桥梁和摩天大楼建设用钢的强度,用量通常很少。

据市场价格评估机构Argus Media Ltd.的数据,钒价上月曾飙升至29美元/磅。虽然自那以来,作为全球基准的鹿特丹五氧化二钒价格已回撤至19.50美元/磅,但仍远高于年初的8.25美元/磅。两年前,其价格还不到5美元/磅。

鉴于2018年的巨大涨幅,此番回撤远远不足以抑制矿业公司对这种大宗商品的热情。

在买家面临供应短缺之际,中国螺纹钢新标准出炉了。新标准给出了三种高强度等级螺纹钢的规格,每一种都需要钒的加持。

近年来,因为价格疲软,已有多座钒矿关闭。伦敦研究和咨询公司Roskill的董事Jack Bedder称,曾经充足的全球库存已几乎消耗殆尽。

中国螺纹钢生产商整个夏季都抢在新规出台前囤货。中国钢厂的钢材产量占到全球总产量的一半以上。

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称,随着中国钢铁企业钒使用量的增加,未来几年,全球钒需求可能增长至多25%。麦格理预计,目前中国钢厂所制钢材的钒用量通常为北美钢铁生产商所产钢材钒用量的一半。

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是中国几十年来遭受的最严重自然灾害,令中国的建筑业活动受到关注。批评人士指称劣质建筑导致地震死亡人数增加,家长们呼吁调查多起学校校舍倒塌事件,在这样的压力下,中国官员承诺要改善安全状况。

不过,Roskill的董事Bedder称,交易员应该密切关注执行情况,因为这类规定在中国有时不那么有约束力。

目前全球处于生产运营中的钒矿为数不多。大部分的钒都是钢铁制造商在使用富含钒的铁矿石时附带提炼的,他们不大可能仅仅因为价格高就加大钒生产。而且由于环保措施趋严,中国也难以提高钒产量。

Largo首席执行长Mark Smith表示:“在开采新矿方面存在种种限制,我们不得不面对现实。”不过他补充说:“市场需要大幅提高钒产量。”

大约14%的钒直接采自矿山,常常与铁矿石、铀、煤、石油、铝土矿等更常见的大宗商品一起被发现。钒资源相对丰富,分布范围较广,遍及美国、澳大利亚、南非、俄罗斯和巴西;但是钒通常都不是单独开采的,因为向来售价太低,单独开采不划算。

尽管如此,当前的钒市场繁荣还是吸引了很多小型采矿公司。有些矿企已购买了Energy Fuels犹他州工厂附近的土地,并联系了该公司高管。该厂是美国唯一一家能加工钒矿石的工厂。

Energy Fuels市场营销和企业发展部门副总裁Curtis Moore说:“很难说我们是否有足够的加工能力接纳更多矿企,当然,我们对此持开放态度。”

Moore称,该公司在White Mesa工厂和La Sal Complex矿区雇用了35人,帮助打造钒业务,并与包括美国钢企在内的潜在买家举行了洽商。

Energy Fuels估计,借助从其工厂池塘内回收此前丢弃的钒,该公司未来一年半左右每月能生产高达22.5万磅钒。之前,生产出的钒有时会因价格太低而被丢弃。

另外,这家矿企还在附近铀矿再度钻探,以探明过去忽略的高等级钒带。

在一个规模很小而价格经常波动剧烈的市场,因价格高企就重启旧矿是一个具有较大风险的决定。Moore表示:“某一天,人们或许会付任何代价买你的钒,但第二天,你手中的货可能就会根本卖不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在2008年四川大地震后,中国政府在上月出台新规,要求禁止在基础设施和建筑中使用低强度钢材。对于能够增加钢材硬度的钒这种金属的需求激增,推动钒价飙升,也促使矿业公司纷纷重启钒生产项目。



撰文 / Rhiannon Hoyle

■ 2008年的一场大地震摧毁了中国的一个山区,促使人们争相在美国西部一度繁荣的铀矿开采带和全球其它地方寻找一种原本鲜为人知的金属。

10年前在中国四川省发生的这场强烈地震造成约8万人丧生,这导致中国政府上个月出台了多项新规,旨在结束中国基础设施和建筑中低强度钢材的使用。钒这种金属即使少量使用也能让钢材变得更坚韧,而对中国实施新规的预期导致今年钒价飙升。

旺盛的需求再度振兴了全球钒项目,其中包括Energy Fuels Inc. (EFRFF)的项目。这家总部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州莱克伍德的铀矿开采公司计划本月开始在犹他州布兰丁附近的White Mesa工厂从池塘里收集废弃的钒。该公司还重新进入多年萧条期间关闭的旧铀矿寻找这种核燃料,其中很可能包含大量的钒。

在巴西,Largo Resources Ltd. (LGORF)旗下Maracas Menchen矿山的钒产量达到创纪录水平,该公司还希望从2019年中期开始将这里的产能提高25%。Largo总部位于多伦多,目前其钒产品全部销售给贸易商嘉能可(Glencore PLC),Largo甚至正考虑在隔壁新增一处设施,生产更多的钒,该公司在巴西另一处地点有三台钻井对这种资源的前景进行探测。

在澳大利亚,印尼亿万富翁林逢生(Anthoni Salim)麾下的Atlantic Pty Ltd打算在2020年年中之前重启Windimurra钒矿项目,与此同时,内陆的勘探者们正加紧进行新项目的研究工作。

全球钒市场规模不大,年产量约为8万吨。其中约90%用于提高桥梁和摩天大楼建设用钢的强度,用量通常很少。

据市场价格评估机构Argus Media Ltd.的数据,钒价上月曾飙升至29美元/磅。虽然自那以来,作为全球基准的鹿特丹五氧化二钒价格已回撤至19.50美元/磅,但仍远高于年初的8.25美元/磅。两年前,其价格还不到5美元/磅。

鉴于2018年的巨大涨幅,此番回撤远远不足以抑制矿业公司对这种大宗商品的热情。

在买家面临供应短缺之际,中国螺纹钢新标准出炉了。新标准给出了三种高强度等级螺纹钢的规格,每一种都需要钒的加持。

近年来,因为价格疲软,已有多座钒矿关闭。伦敦研究和咨询公司Roskill的董事Jack Bedder称,曾经充足的全球库存已几乎消耗殆尽。

中国螺纹钢生产商整个夏季都抢在新规出台前囤货。中国钢厂的钢材产量占到全球总产量的一半以上。

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称,随着中国钢铁企业钒使用量的增加,未来几年,全球钒需求可能增长至多25%。麦格理预计,目前中国钢厂所制钢材的钒用量通常为北美钢铁生产商所产钢材钒用量的一半。

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是中国几十年来遭受的最严重自然灾害,令中国的建筑业活动受到关注。批评人士指称劣质建筑导致地震死亡人数增加,家长们呼吁调查多起学校校舍倒塌事件,在这样的压力下,中国官员承诺要改善安全状况。

不过,Roskill的董事Bedder称,交易员应该密切关注执行情况,因为这类规定在中国有时不那么有约束力。

目前全球处于生产运营中的钒矿为数不多。大部分的钒都是钢铁制造商在使用富含钒的铁矿石时附带提炼的,他们不大可能仅仅因为价格高就加大钒生产。而且由于环保措施趋严,中国也难以提高钒产量。

Largo首席执行长Mark Smith表示:“在开采新矿方面存在种种限制,我们不得不面对现实。”不过他补充说:“市场需要大幅提高钒产量。”

大约14%的钒直接采自矿山,常常与铁矿石、铀、煤、石油、铝土矿等更常见的大宗商品一起被发现。钒资源相对丰富,分布范围较广,遍及美国、澳大利亚、南非、俄罗斯和巴西;但是钒通常都不是单独开采的,因为向来售价太低,单独开采不划算。

尽管如此,当前的钒市场繁荣还是吸引了很多小型采矿公司。有些矿企已购买了Energy Fuels犹他州工厂附近的土地,并联系了该公司高管。该厂是美国唯一一家能加工钒矿石的工厂。

Energy Fuels市场营销和企业发展部门副总裁Curtis Moore说:“很难说我们是否有足够的加工能力接纳更多矿企,当然,我们对此持开放态度。”

Moore称,该公司在White Mesa工厂和La Sal Complex矿区雇用了35人,帮助打造钒业务,并与包括美国钢企在内的潜在买家举行了洽商。

Energy Fuels估计,借助从其工厂池塘内回收此前丢弃的钒,该公司未来一年半左右每月能生产高达22.5万磅钒。之前,生产出的钒有时会因价格太低而被丢弃。

另外,这家矿企还在附近铀矿再度钻探,以探明过去忽略的高等级钒带。

在一个规模很小而价格经常波动剧烈的市场,因价格高企就重启旧矿是一个具有较大风险的决定。Moore表示:“某一天,人们或许会付任何代价买你的钒,但第二天,你手中的货可能就会根本卖不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用钢新规使钒成为热门大宗商品

发布日期:2018-12-28 14:10
摘要」在2008年四川大地震后,中国政府在上月出台新规,要求禁止在基础设施和建筑中使用低强度钢材。对于能够增加钢材硬度的钒这种金属的需求激增,推动钒价飙升,也促使矿业公司纷纷重启钒生产项目。



撰文 / Rhiannon Hoyle

■ 2008年的一场大地震摧毁了中国的一个山区,促使人们争相在美国西部一度繁荣的铀矿开采带和全球其它地方寻找一种原本鲜为人知的金属。

10年前在中国四川省发生的这场强烈地震造成约8万人丧生,这导致中国政府上个月出台了多项新规,旨在结束中国基础设施和建筑中低强度钢材的使用。钒这种金属即使少量使用也能让钢材变得更坚韧,而对中国实施新规的预期导致今年钒价飙升。

旺盛的需求再度振兴了全球钒项目,其中包括Energy Fuels Inc. (EFRFF)的项目。这家总部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州莱克伍德的铀矿开采公司计划本月开始在犹他州布兰丁附近的White Mesa工厂从池塘里收集废弃的钒。该公司还重新进入多年萧条期间关闭的旧铀矿寻找这种核燃料,其中很可能包含大量的钒。

在巴西,Largo Resources Ltd. (LGORF)旗下Maracas Menchen矿山的钒产量达到创纪录水平,该公司还希望从2019年中期开始将这里的产能提高25%。Largo总部位于多伦多,目前其钒产品全部销售给贸易商嘉能可(Glencore PLC),Largo甚至正考虑在隔壁新增一处设施,生产更多的钒,该公司在巴西另一处地点有三台钻井对这种资源的前景进行探测。

在澳大利亚,印尼亿万富翁林逢生(Anthoni Salim)麾下的Atlantic Pty Ltd打算在2020年年中之前重启Windimurra钒矿项目,与此同时,内陆的勘探者们正加紧进行新项目的研究工作。

全球钒市场规模不大,年产量约为8万吨。其中约90%用于提高桥梁和摩天大楼建设用钢的强度,用量通常很少。

据市场价格评估机构Argus Media Ltd.的数据,钒价上月曾飙升至29美元/磅。虽然自那以来,作为全球基准的鹿特丹五氧化二钒价格已回撤至19.50美元/磅,但仍远高于年初的8.25美元/磅。两年前,其价格还不到5美元/磅。

鉴于2018年的巨大涨幅,此番回撤远远不足以抑制矿业公司对这种大宗商品的热情。

在买家面临供应短缺之际,中国螺纹钢新标准出炉了。新标准给出了三种高强度等级螺纹钢的规格,每一种都需要钒的加持。

近年来,因为价格疲软,已有多座钒矿关闭。伦敦研究和咨询公司Roskill的董事Jack Bedder称,曾经充足的全球库存已几乎消耗殆尽。

中国螺纹钢生产商整个夏季都抢在新规出台前囤货。中国钢厂的钢材产量占到全球总产量的一半以上。

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称,随着中国钢铁企业钒使用量的增加,未来几年,全球钒需求可能增长至多25%。麦格理预计,目前中国钢厂所制钢材的钒用量通常为北美钢铁生产商所产钢材钒用量的一半。

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是中国几十年来遭受的最严重自然灾害,令中国的建筑业活动受到关注。批评人士指称劣质建筑导致地震死亡人数增加,家长们呼吁调查多起学校校舍倒塌事件,在这样的压力下,中国官员承诺要改善安全状况。

不过,Roskill的董事Bedder称,交易员应该密切关注执行情况,因为这类规定在中国有时不那么有约束力。

目前全球处于生产运营中的钒矿为数不多。大部分的钒都是钢铁制造商在使用富含钒的铁矿石时附带提炼的,他们不大可能仅仅因为价格高就加大钒生产。而且由于环保措施趋严,中国也难以提高钒产量。

Largo首席执行长Mark Smith表示:“在开采新矿方面存在种种限制,我们不得不面对现实。”不过他补充说:“市场需要大幅提高钒产量。”

大约14%的钒直接采自矿山,常常与铁矿石、铀、煤、石油、铝土矿等更常见的大宗商品一起被发现。钒资源相对丰富,分布范围较广,遍及美国、澳大利亚、南非、俄罗斯和巴西;但是钒通常都不是单独开采的,因为向来售价太低,单独开采不划算。

尽管如此,当前的钒市场繁荣还是吸引了很多小型采矿公司。有些矿企已购买了Energy Fuels犹他州工厂附近的土地,并联系了该公司高管。该厂是美国唯一一家能加工钒矿石的工厂。

Energy Fuels市场营销和企业发展部门副总裁Curtis Moore说:“很难说我们是否有足够的加工能力接纳更多矿企,当然,我们对此持开放态度。”

Moore称,该公司在White Mesa工厂和La Sal Complex矿区雇用了35人,帮助打造钒业务,并与包括美国钢企在内的潜在买家举行了洽商。

Energy Fuels估计,借助从其工厂池塘内回收此前丢弃的钒,该公司未来一年半左右每月能生产高达22.5万磅钒。之前,生产出的钒有时会因价格太低而被丢弃。

另外,这家矿企还在附近铀矿再度钻探,以探明过去忽略的高等级钒带。

在一个规模很小而价格经常波动剧烈的市场,因价格高企就重启旧矿是一个具有较大风险的决定。Moore表示:“某一天,人们或许会付任何代价买你的钒,但第二天,你手中的货可能就会根本卖不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在2008年四川大地震后,中国政府在上月出台新规,要求禁止在基础设施和建筑中使用低强度钢材。对于能够增加钢材硬度的钒这种金属的需求激增,推动钒价飙升,也促使矿业公司纷纷重启钒生产项目。



撰文 / Rhiannon Hoyle

■ 2008年的一场大地震摧毁了中国的一个山区,促使人们争相在美国西部一度繁荣的铀矿开采带和全球其它地方寻找一种原本鲜为人知的金属。

10年前在中国四川省发生的这场强烈地震造成约8万人丧生,这导致中国政府上个月出台了多项新规,旨在结束中国基础设施和建筑中低强度钢材的使用。钒这种金属即使少量使用也能让钢材变得更坚韧,而对中国实施新规的预期导致今年钒价飙升。

旺盛的需求再度振兴了全球钒项目,其中包括Energy Fuels Inc. (EFRFF)的项目。这家总部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州莱克伍德的铀矿开采公司计划本月开始在犹他州布兰丁附近的White Mesa工厂从池塘里收集废弃的钒。该公司还重新进入多年萧条期间关闭的旧铀矿寻找这种核燃料,其中很可能包含大量的钒。

在巴西,Largo Resources Ltd. (LGORF)旗下Maracas Menchen矿山的钒产量达到创纪录水平,该公司还希望从2019年中期开始将这里的产能提高25%。Largo总部位于多伦多,目前其钒产品全部销售给贸易商嘉能可(Glencore PLC),Largo甚至正考虑在隔壁新增一处设施,生产更多的钒,该公司在巴西另一处地点有三台钻井对这种资源的前景进行探测。

在澳大利亚,印尼亿万富翁林逢生(Anthoni Salim)麾下的Atlantic Pty Ltd打算在2020年年中之前重启Windimurra钒矿项目,与此同时,内陆的勘探者们正加紧进行新项目的研究工作。

全球钒市场规模不大,年产量约为8万吨。其中约90%用于提高桥梁和摩天大楼建设用钢的强度,用量通常很少。

据市场价格评估机构Argus Media Ltd.的数据,钒价上月曾飙升至29美元/磅。虽然自那以来,作为全球基准的鹿特丹五氧化二钒价格已回撤至19.50美元/磅,但仍远高于年初的8.25美元/磅。两年前,其价格还不到5美元/磅。

鉴于2018年的巨大涨幅,此番回撤远远不足以抑制矿业公司对这种大宗商品的热情。

在买家面临供应短缺之际,中国螺纹钢新标准出炉了。新标准给出了三种高强度等级螺纹钢的规格,每一种都需要钒的加持。

近年来,因为价格疲软,已有多座钒矿关闭。伦敦研究和咨询公司Roskill的董事Jack Bedder称,曾经充足的全球库存已几乎消耗殆尽。

中国螺纹钢生产商整个夏季都抢在新规出台前囤货。中国钢厂的钢材产量占到全球总产量的一半以上。

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称,随着中国钢铁企业钒使用量的增加,未来几年,全球钒需求可能增长至多25%。麦格理预计,目前中国钢厂所制钢材的钒用量通常为北美钢铁生产商所产钢材钒用量的一半。

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是中国几十年来遭受的最严重自然灾害,令中国的建筑业活动受到关注。批评人士指称劣质建筑导致地震死亡人数增加,家长们呼吁调查多起学校校舍倒塌事件,在这样的压力下,中国官员承诺要改善安全状况。

不过,Roskill的董事Bedder称,交易员应该密切关注执行情况,因为这类规定在中国有时不那么有约束力。

目前全球处于生产运营中的钒矿为数不多。大部分的钒都是钢铁制造商在使用富含钒的铁矿石时附带提炼的,他们不大可能仅仅因为价格高就加大钒生产。而且由于环保措施趋严,中国也难以提高钒产量。

Largo首席执行长Mark Smith表示:“在开采新矿方面存在种种限制,我们不得不面对现实。”不过他补充说:“市场需要大幅提高钒产量。”

大约14%的钒直接采自矿山,常常与铁矿石、铀、煤、石油、铝土矿等更常见的大宗商品一起被发现。钒资源相对丰富,分布范围较广,遍及美国、澳大利亚、南非、俄罗斯和巴西;但是钒通常都不是单独开采的,因为向来售价太低,单独开采不划算。

尽管如此,当前的钒市场繁荣还是吸引了很多小型采矿公司。有些矿企已购买了Energy Fuels犹他州工厂附近的土地,并联系了该公司高管。该厂是美国唯一一家能加工钒矿石的工厂。

Energy Fuels市场营销和企业发展部门副总裁Curtis Moore说:“很难说我们是否有足够的加工能力接纳更多矿企,当然,我们对此持开放态度。”

Moore称,该公司在White Mesa工厂和La Sal Complex矿区雇用了35人,帮助打造钒业务,并与包括美国钢企在内的潜在买家举行了洽商。

Energy Fuels估计,借助从其工厂池塘内回收此前丢弃的钒,该公司未来一年半左右每月能生产高达22.5万磅钒。之前,生产出的钒有时会因价格太低而被丢弃。

另外,这家矿企还在附近铀矿再度钻探,以探明过去忽略的高等级钒带。

在一个规模很小而价格经常波动剧烈的市场,因价格高企就重启旧矿是一个具有较大风险的决定。Moore表示:“某一天,人们或许会付任何代价买你的钒,但第二天,你手中的货可能就会根本卖不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