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2018,中国电影值得

发布日期:2018-12-28 05:16
摘要」2018年,虽然难,但电影和电影人,值得!



撰文 / 吕世明

■ 2018年于电影人,如果浓缩到一个字将是什么呢?

我想,很多人和拍sir一样,都是“累”(或是‘丧’)。

往年不累嘛?往年可能真没有这样累,今年是至上而下,全体电影人劳心劳力、辛苦异常的一年。往年上游的制片出品公司在项目不错的情况下,压力其实不大,但今年的寒意已经让他们瑟瑟发抖。

同样,大中院线同样面对发展逐步进入瓶颈,本正准备越冬,年底一个院线放开的通知,也让大家预感未来压力的增大。

以及,宣传和发行的日子同样不好过,虽然项目不多,但熬夜要比前两年增加了不少;驻地发行被砍的也越来越多,同区域的竞争力虽然降低,但原来一周一次电话会议,被提升到一周2-3次。

银幕突破了6万块,但今年影城也一天关掉一家,影城的日子可能也是最难过的。

不过,大家更应该铭记这样的2018年,那些让我们看到的希望,以及冰雪下正在御寒的春苗,中国电影值得。

税收、冷市、限令让出品制片公司猝不及防,但成长的中国观众值得

“今年虽然没有像《战狼2》那样的爆款,但出现了更为稳定的《红海行动》《我不是药神》这样给予市场强烈信心的影片,《无问西东》《超时空同居》和《无名之辈》类型完全不同,却都有不错的市场回报,这才是今年最让我们影业和出品方欣慰的。”

一位出品方的负责人和拍sir聊,今年的电影市场虽然比较诡谲,但最终基本上都是品质优秀的影片跑赢了市场,那种打着情怀旗号招摇撞骗影片的结局往往都非常悲惨。

“我不觉得年初《前任3:再见前任》是多么差劲的影片,虽然他在豆瓣的评分只有5.5分,但他在猫眼和淘票票的评分都是非常不错的,对比大部分国产爱情片都很高。”

某影城的经理坦然和拍sir聊到今年元旦档争议最大的影片《前任3:再见前任》时,他表示,多平台的打分让更多观众有了更强的参与感,但对比豆瓣而言,猫眼和淘票票的打分群体更为多元化。

和其相似,今年华语电影的多元化发展令人喜悦,《无双》的12.7亿票房算不上亮眼,但对比起之前《寒战2》6亿票房,港产警匪动作片取得了重大突破。

黄渤的《一出好戏》在全国多个城市和地区的路演过程中,并没有得到更多媒体和影评人的推崇,猫眼的评分甚至也只是8.3分,这样寓意略深刻的“黑色喜剧”之前的市场反馈总不那么乐观。

但影片13.55亿的票房成绩,证明了更多观众对其喜爱有加,特别是在今年整体喜剧影片式微的状况下,他的成功,也让更多电影人看到了喜剧不仅仅是那种“无厘头”就可以赢得市场。

更不用提《无问西东》搁置五六年,重见天日获得7.54亿的票房,要知道这是一部非常女性化不讨男性喜爱的影片,且有较高的观影门槛,观众群体受众也比较特殊,那么他的成功比起具有喜剧色彩的《超时空同居》和《无名之辈》更为重要。

流量小生和小花今年失效迹象特别明显,但“阴阳合同”的曝光和片酬的限令出台,反而从某种角度上,让以内容为重的制片方风险和成本得以降低,这也是《超时空同居》和《无名之辈》能够把更多的资金费用投入到实打实的影片制作之上。

即便最终票房在三四亿左右的《快把我哥带走》《幕后玩家》《悲伤逆流成河》和《找到你》等影片,他们最初也不被大家看好,其成功也让观众和片方特别欣慰,也使得我们内地的电影市场,不再仅仅依靠动作和喜剧,只要有足够好的内容,大家都有均等的市场机会。

良币驱逐劣币,好电影碾压烂电影,这样良好的电影市场,虽然票房仅仅是微增,但也特别值得。

院线影城关门潮、倒闭潮来袭,但成为电影大国值得

从2010年到今年,内地影城新建的速度让人咂舌,从几千块银幕一跃发展了六万块银幕,但到了这两年,一大批影城设备落后,完全跟不上时代的发展。

最艰难的日子可能真熬过去了,对于张店长而言,短暂的停业和与商场物业的“斗智斗勇”让今年变得特别不同,在经历简单的装修和修缮之后,影城也终于可以在年底重新开业了。

“上面领导下来巡店,都说我们影城的音响不错啊,放映设备虽然一般,但观众真心能看出来又有几个,只不过是影城大厅的装修和环境已经大不如前了。”

一家开业六七年的影城经理和拍sir说,今年他们影城周边开了两家新影城,最近的一家只隔了一条街,对面街的影城项目也在准备进驻开工,今年这一年,该市仅二环内便增加了三四家影城,但仅有一家影城歇业,竞争的压力并没有减小。

“今年新开的影城,必须有IMAX,即便没有IMAX,一块差不多的巨幕也是必备的,如果连中国巨幕都没有,那么最差也是有杜比全景声,否则真的没有一点点的区域竞争力。”

某位新开业不足三个月的影城经理和拍sir说,新影城的主要竞争力在先进的设备,看起来最近三年好像是大部分设备和一些原材料价格有下降,但硬件设备如果不高端根本是不行的。

同时人工成本的也在不断提高,用以往的薪金水准已经非常难雇到员工,大部分新建影城在保持最基本的底层管理职能员工构架之上,只能适量的雇佣临时工开摊薄成本,但这样一来,影城的服务质量又难以保障。

看起来,在2018年新老影城所遭遇的瓶颈是非常严重的,老影城要和不断高涨叠加的租金和陈旧的设备抗衡,很多影城因是上方借以上市搏击的棋子,只能扛着不歇业,艰苦程度可想而知。

新影城在今年多少失去了“票补”的竞价优势,以往那种开业低价超级火爆模式不再,如果缺乏足够强的技术优势,同样没有好的立足之地。

但即便这样,伴随中宣部&电影局最新的通知和声明,对中国电影市场的发展给予了肯定,未来院线和影城的机遇存在,挑战也会存在,和上映影片数量增长不会影响到优秀影片的票房一样,凭借自身优势发展多元的差异化经营策略,院线和影城的未来的日子仍然是好的。

2018虽然影城的日子大都不好过,这也恰好是一个让大家看到自身不足的最好机会,弥补缺陷后,大家会发现,2018年是值得铭记的一年。

从业人苦熬、苦业、焦虑不已,但为了成为电影强国值得

“今年我们的项目比往年缩减了一些,而且项目的回报稳定性也不如去年,但今年我们的工作量可一点没有减少,熬夜基本就是常态,除了团建出去玩的那两天,基本在项目进行期间,天天都要加班。”

“驻地发行越来越少了,这边大部分区域都仅保留了大区主管,有事出出差,费用要比直接找一个驻地要划算的多,完全砍掉不现实,这样一来,下面的工作量自然要比之前多了很多。”

拍sir私下问了宣发方的朋友,大家普遍反映今年的工作难度照比往年加剧,且项目的执行期也增长,是往年的两倍左右。

“今年可能真是受到行业寒冬的影响,大家已经不再用数量积累来争夺市场了,前两年某公司喊出了年度百亿票房的口号,去年另外一家公司甚至一个月发了三部影片,但最终大部分影片的成绩都一般。”

通过一位院线影管朋友的反馈,今年大部分发行项目均有不同程度的缩减,毕竟在经历寒潮时,过多无效的项目是会拖累公司的精力,耗费人力物力财力不说,对公司业绩本身提高并无作用。

不过让大家值得欣慰的是,今年观众的成长状态之快令人惊喜,今年的春节档、暑期档整体评分优于往年,同时今年整体高评分的电影数量也远多于往年;院线和影城方面,大家也在一些相对清冷的档期收获尚可,一些进口片、合拍片也有突出的表现。

今年票房Top10的进口影片之中,《海王》《毒液》《侏罗纪世界2》均有中国公司参与合作,《头号玩家》的全案营销也都有内地公司操盘,其2.18亿美元的票房成绩远超北美的1.37亿美元。

优质的内容在今年特别受到市场的优待,无论是国产片、还是进口片、亦或是之前饱受诟病的合拍片,观众多元化发展也使得内地电影市场会在未来长久时间都具有良性发展的基础。

“今年虽然很苦很累,但我看到一些‘烂片’ 次日暴跌,一些好片逆势反弹,还是非常高兴的,我们的观众越来越懂电影了,我们的市场也愈发不被资本所绑架,《大轰炸》的事情,以后不会在发生了。”

“《无问西东》、《超时空同居》和《无名之辈》这三部影片,都在全国多个地区城市安排了提前的点映、业务看片会和多个渠道的有效信息释放,他们的成功除了自身品质的优秀,更多也是宣发方自己勤恳工作的补偿。”

宣发方和院线影城朋友对于今年观众的成长和几部黑马的爆发原因,都表示如果没有大家的努力,没有观众的成长,这一切是不可能实现的。

经历了这一年的辛苦,再累、再丧,看到了优秀项目的迭出,观众的不断成长,宣发方是最欣慰的,这就好像厨师看见自己烹饪的美食让食客一扫而光,这种欣慰是熬多少夜才能够换回来的。

2018年,虽然难,但电影和电影人,值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2018年,虽然难,但电影和电影人,值得!



撰文 / 吕世明

■ 2018年于电影人,如果浓缩到一个字将是什么呢?

我想,很多人和拍sir一样,都是“累”(或是‘丧’)。

往年不累嘛?往年可能真没有这样累,今年是至上而下,全体电影人劳心劳力、辛苦异常的一年。往年上游的制片出品公司在项目不错的情况下,压力其实不大,但今年的寒意已经让他们瑟瑟发抖。

同样,大中院线同样面对发展逐步进入瓶颈,本正准备越冬,年底一个院线放开的通知,也让大家预感未来压力的增大。

以及,宣传和发行的日子同样不好过,虽然项目不多,但熬夜要比前两年增加了不少;驻地发行被砍的也越来越多,同区域的竞争力虽然降低,但原来一周一次电话会议,被提升到一周2-3次。

银幕突破了6万块,但今年影城也一天关掉一家,影城的日子可能也是最难过的。

不过,大家更应该铭记这样的2018年,那些让我们看到的希望,以及冰雪下正在御寒的春苗,中国电影值得。

税收、冷市、限令让出品制片公司猝不及防,但成长的中国观众值得

“今年虽然没有像《战狼2》那样的爆款,但出现了更为稳定的《红海行动》《我不是药神》这样给予市场强烈信心的影片,《无问西东》《超时空同居》和《无名之辈》类型完全不同,却都有不错的市场回报,这才是今年最让我们影业和出品方欣慰的。”

一位出品方的负责人和拍sir聊,今年的电影市场虽然比较诡谲,但最终基本上都是品质优秀的影片跑赢了市场,那种打着情怀旗号招摇撞骗影片的结局往往都非常悲惨。

“我不觉得年初《前任3:再见前任》是多么差劲的影片,虽然他在豆瓣的评分只有5.5分,但他在猫眼和淘票票的评分都是非常不错的,对比大部分国产爱情片都很高。”

某影城的经理坦然和拍sir聊到今年元旦档争议最大的影片《前任3:再见前任》时,他表示,多平台的打分让更多观众有了更强的参与感,但对比豆瓣而言,猫眼和淘票票的打分群体更为多元化。

和其相似,今年华语电影的多元化发展令人喜悦,《无双》的12.7亿票房算不上亮眼,但对比起之前《寒战2》6亿票房,港产警匪动作片取得了重大突破。

黄渤的《一出好戏》在全国多个城市和地区的路演过程中,并没有得到更多媒体和影评人的推崇,猫眼的评分甚至也只是8.3分,这样寓意略深刻的“黑色喜剧”之前的市场反馈总不那么乐观。

但影片13.55亿的票房成绩,证明了更多观众对其喜爱有加,特别是在今年整体喜剧影片式微的状况下,他的成功,也让更多电影人看到了喜剧不仅仅是那种“无厘头”就可以赢得市场。

更不用提《无问西东》搁置五六年,重见天日获得7.54亿的票房,要知道这是一部非常女性化不讨男性喜爱的影片,且有较高的观影门槛,观众群体受众也比较特殊,那么他的成功比起具有喜剧色彩的《超时空同居》和《无名之辈》更为重要。

流量小生和小花今年失效迹象特别明显,但“阴阳合同”的曝光和片酬的限令出台,反而从某种角度上,让以内容为重的制片方风险和成本得以降低,这也是《超时空同居》和《无名之辈》能够把更多的资金费用投入到实打实的影片制作之上。

即便最终票房在三四亿左右的《快把我哥带走》《幕后玩家》《悲伤逆流成河》和《找到你》等影片,他们最初也不被大家看好,其成功也让观众和片方特别欣慰,也使得我们内地的电影市场,不再仅仅依靠动作和喜剧,只要有足够好的内容,大家都有均等的市场机会。

良币驱逐劣币,好电影碾压烂电影,这样良好的电影市场,虽然票房仅仅是微增,但也特别值得。

院线影城关门潮、倒闭潮来袭,但成为电影大国值得

从2010年到今年,内地影城新建的速度让人咂舌,从几千块银幕一跃发展了六万块银幕,但到了这两年,一大批影城设备落后,完全跟不上时代的发展。

最艰难的日子可能真熬过去了,对于张店长而言,短暂的停业和与商场物业的“斗智斗勇”让今年变得特别不同,在经历简单的装修和修缮之后,影城也终于可以在年底重新开业了。

“上面领导下来巡店,都说我们影城的音响不错啊,放映设备虽然一般,但观众真心能看出来又有几个,只不过是影城大厅的装修和环境已经大不如前了。”

一家开业六七年的影城经理和拍sir说,今年他们影城周边开了两家新影城,最近的一家只隔了一条街,对面街的影城项目也在准备进驻开工,今年这一年,该市仅二环内便增加了三四家影城,但仅有一家影城歇业,竞争的压力并没有减小。

“今年新开的影城,必须有IMAX,即便没有IMAX,一块差不多的巨幕也是必备的,如果连中国巨幕都没有,那么最差也是有杜比全景声,否则真的没有一点点的区域竞争力。”

某位新开业不足三个月的影城经理和拍sir说,新影城的主要竞争力在先进的设备,看起来最近三年好像是大部分设备和一些原材料价格有下降,但硬件设备如果不高端根本是不行的。

同时人工成本的也在不断提高,用以往的薪金水准已经非常难雇到员工,大部分新建影城在保持最基本的底层管理职能员工构架之上,只能适量的雇佣临时工开摊薄成本,但这样一来,影城的服务质量又难以保障。

看起来,在2018年新老影城所遭遇的瓶颈是非常严重的,老影城要和不断高涨叠加的租金和陈旧的设备抗衡,很多影城因是上方借以上市搏击的棋子,只能扛着不歇业,艰苦程度可想而知。

新影城在今年多少失去了“票补”的竞价优势,以往那种开业低价超级火爆模式不再,如果缺乏足够强的技术优势,同样没有好的立足之地。

但即便这样,伴随中宣部&电影局最新的通知和声明,对中国电影市场的发展给予了肯定,未来院线和影城的机遇存在,挑战也会存在,和上映影片数量增长不会影响到优秀影片的票房一样,凭借自身优势发展多元的差异化经营策略,院线和影城的未来的日子仍然是好的。

2018虽然影城的日子大都不好过,这也恰好是一个让大家看到自身不足的最好机会,弥补缺陷后,大家会发现,2018年是值得铭记的一年。

从业人苦熬、苦业、焦虑不已,但为了成为电影强国值得

“今年我们的项目比往年缩减了一些,而且项目的回报稳定性也不如去年,但今年我们的工作量可一点没有减少,熬夜基本就是常态,除了团建出去玩的那两天,基本在项目进行期间,天天都要加班。”

“驻地发行越来越少了,这边大部分区域都仅保留了大区主管,有事出出差,费用要比直接找一个驻地要划算的多,完全砍掉不现实,这样一来,下面的工作量自然要比之前多了很多。”

拍sir私下问了宣发方的朋友,大家普遍反映今年的工作难度照比往年加剧,且项目的执行期也增长,是往年的两倍左右。

“今年可能真是受到行业寒冬的影响,大家已经不再用数量积累来争夺市场了,前两年某公司喊出了年度百亿票房的口号,去年另外一家公司甚至一个月发了三部影片,但最终大部分影片的成绩都一般。”

通过一位院线影管朋友的反馈,今年大部分发行项目均有不同程度的缩减,毕竟在经历寒潮时,过多无效的项目是会拖累公司的精力,耗费人力物力财力不说,对公司业绩本身提高并无作用。

不过让大家值得欣慰的是,今年观众的成长状态之快令人惊喜,今年的春节档、暑期档整体评分优于往年,同时今年整体高评分的电影数量也远多于往年;院线和影城方面,大家也在一些相对清冷的档期收获尚可,一些进口片、合拍片也有突出的表现。

今年票房Top10的进口影片之中,《海王》《毒液》《侏罗纪世界2》均有中国公司参与合作,《头号玩家》的全案营销也都有内地公司操盘,其2.18亿美元的票房成绩远超北美的1.37亿美元。

优质的内容在今年特别受到市场的优待,无论是国产片、还是进口片、亦或是之前饱受诟病的合拍片,观众多元化发展也使得内地电影市场会在未来长久时间都具有良性发展的基础。

“今年虽然很苦很累,但我看到一些‘烂片’ 次日暴跌,一些好片逆势反弹,还是非常高兴的,我们的观众越来越懂电影了,我们的市场也愈发不被资本所绑架,《大轰炸》的事情,以后不会在发生了。”

“《无问西东》、《超时空同居》和《无名之辈》这三部影片,都在全国多个地区城市安排了提前的点映、业务看片会和多个渠道的有效信息释放,他们的成功除了自身品质的优秀,更多也是宣发方自己勤恳工作的补偿。”

宣发方和院线影城朋友对于今年观众的成长和几部黑马的爆发原因,都表示如果没有大家的努力,没有观众的成长,这一切是不可能实现的。

经历了这一年的辛苦,再累、再丧,看到了优秀项目的迭出,观众的不断成长,宣发方是最欣慰的,这就好像厨师看见自己烹饪的美食让食客一扫而光,这种欣慰是熬多少夜才能够换回来的。

2018年,虽然难,但电影和电影人,值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2018年,虽然难,但电影和电影人,值得!



撰文 / 吕世明

■ 2018年于电影人,如果浓缩到一个字将是什么呢?

我想,很多人和拍sir一样,都是“累”(或是‘丧’)。

往年不累嘛?往年可能真没有这样累,今年是至上而下,全体电影人劳心劳力、辛苦异常的一年。往年上游的制片出品公司在项目不错的情况下,压力其实不大,但今年的寒意已经让他们瑟瑟发抖。

同样,大中院线同样面对发展逐步进入瓶颈,本正准备越冬,年底一个院线放开的通知,也让大家预感未来压力的增大。

以及,宣传和发行的日子同样不好过,虽然项目不多,但熬夜要比前两年增加了不少;驻地发行被砍的也越来越多,同区域的竞争力虽然降低,但原来一周一次电话会议,被提升到一周2-3次。

银幕突破了6万块,但今年影城也一天关掉一家,影城的日子可能也是最难过的。

不过,大家更应该铭记这样的2018年,那些让我们看到的希望,以及冰雪下正在御寒的春苗,中国电影值得。

税收、冷市、限令让出品制片公司猝不及防,但成长的中国观众值得

“今年虽然没有像《战狼2》那样的爆款,但出现了更为稳定的《红海行动》《我不是药神》这样给予市场强烈信心的影片,《无问西东》《超时空同居》和《无名之辈》类型完全不同,却都有不错的市场回报,这才是今年最让我们影业和出品方欣慰的。”

一位出品方的负责人和拍sir聊,今年的电影市场虽然比较诡谲,但最终基本上都是品质优秀的影片跑赢了市场,那种打着情怀旗号招摇撞骗影片的结局往往都非常悲惨。

“我不觉得年初《前任3:再见前任》是多么差劲的影片,虽然他在豆瓣的评分只有5.5分,但他在猫眼和淘票票的评分都是非常不错的,对比大部分国产爱情片都很高。”

某影城的经理坦然和拍sir聊到今年元旦档争议最大的影片《前任3:再见前任》时,他表示,多平台的打分让更多观众有了更强的参与感,但对比豆瓣而言,猫眼和淘票票的打分群体更为多元化。

和其相似,今年华语电影的多元化发展令人喜悦,《无双》的12.7亿票房算不上亮眼,但对比起之前《寒战2》6亿票房,港产警匪动作片取得了重大突破。

黄渤的《一出好戏》在全国多个城市和地区的路演过程中,并没有得到更多媒体和影评人的推崇,猫眼的评分甚至也只是8.3分,这样寓意略深刻的“黑色喜剧”之前的市场反馈总不那么乐观。

但影片13.55亿的票房成绩,证明了更多观众对其喜爱有加,特别是在今年整体喜剧影片式微的状况下,他的成功,也让更多电影人看到了喜剧不仅仅是那种“无厘头”就可以赢得市场。

更不用提《无问西东》搁置五六年,重见天日获得7.54亿的票房,要知道这是一部非常女性化不讨男性喜爱的影片,且有较高的观影门槛,观众群体受众也比较特殊,那么他的成功比起具有喜剧色彩的《超时空同居》和《无名之辈》更为重要。

流量小生和小花今年失效迹象特别明显,但“阴阳合同”的曝光和片酬的限令出台,反而从某种角度上,让以内容为重的制片方风险和成本得以降低,这也是《超时空同居》和《无名之辈》能够把更多的资金费用投入到实打实的影片制作之上。

即便最终票房在三四亿左右的《快把我哥带走》《幕后玩家》《悲伤逆流成河》和《找到你》等影片,他们最初也不被大家看好,其成功也让观众和片方特别欣慰,也使得我们内地的电影市场,不再仅仅依靠动作和喜剧,只要有足够好的内容,大家都有均等的市场机会。

良币驱逐劣币,好电影碾压烂电影,这样良好的电影市场,虽然票房仅仅是微增,但也特别值得。

院线影城关门潮、倒闭潮来袭,但成为电影大国值得

从2010年到今年,内地影城新建的速度让人咂舌,从几千块银幕一跃发展了六万块银幕,但到了这两年,一大批影城设备落后,完全跟不上时代的发展。

最艰难的日子可能真熬过去了,对于张店长而言,短暂的停业和与商场物业的“斗智斗勇”让今年变得特别不同,在经历简单的装修和修缮之后,影城也终于可以在年底重新开业了。

“上面领导下来巡店,都说我们影城的音响不错啊,放映设备虽然一般,但观众真心能看出来又有几个,只不过是影城大厅的装修和环境已经大不如前了。”

一家开业六七年的影城经理和拍sir说,今年他们影城周边开了两家新影城,最近的一家只隔了一条街,对面街的影城项目也在准备进驻开工,今年这一年,该市仅二环内便增加了三四家影城,但仅有一家影城歇业,竞争的压力并没有减小。

“今年新开的影城,必须有IMAX,即便没有IMAX,一块差不多的巨幕也是必备的,如果连中国巨幕都没有,那么最差也是有杜比全景声,否则真的没有一点点的区域竞争力。”

某位新开业不足三个月的影城经理和拍sir说,新影城的主要竞争力在先进的设备,看起来最近三年好像是大部分设备和一些原材料价格有下降,但硬件设备如果不高端根本是不行的。

同时人工成本的也在不断提高,用以往的薪金水准已经非常难雇到员工,大部分新建影城在保持最基本的底层管理职能员工构架之上,只能适量的雇佣临时工开摊薄成本,但这样一来,影城的服务质量又难以保障。

看起来,在2018年新老影城所遭遇的瓶颈是非常严重的,老影城要和不断高涨叠加的租金和陈旧的设备抗衡,很多影城因是上方借以上市搏击的棋子,只能扛着不歇业,艰苦程度可想而知。

新影城在今年多少失去了“票补”的竞价优势,以往那种开业低价超级火爆模式不再,如果缺乏足够强的技术优势,同样没有好的立足之地。

但即便这样,伴随中宣部&电影局最新的通知和声明,对中国电影市场的发展给予了肯定,未来院线和影城的机遇存在,挑战也会存在,和上映影片数量增长不会影响到优秀影片的票房一样,凭借自身优势发展多元的差异化经营策略,院线和影城的未来的日子仍然是好的。

2018虽然影城的日子大都不好过,这也恰好是一个让大家看到自身不足的最好机会,弥补缺陷后,大家会发现,2018年是值得铭记的一年。

从业人苦熬、苦业、焦虑不已,但为了成为电影强国值得

“今年我们的项目比往年缩减了一些,而且项目的回报稳定性也不如去年,但今年我们的工作量可一点没有减少,熬夜基本就是常态,除了团建出去玩的那两天,基本在项目进行期间,天天都要加班。”

“驻地发行越来越少了,这边大部分区域都仅保留了大区主管,有事出出差,费用要比直接找一个驻地要划算的多,完全砍掉不现实,这样一来,下面的工作量自然要比之前多了很多。”

拍sir私下问了宣发方的朋友,大家普遍反映今年的工作难度照比往年加剧,且项目的执行期也增长,是往年的两倍左右。

“今年可能真是受到行业寒冬的影响,大家已经不再用数量积累来争夺市场了,前两年某公司喊出了年度百亿票房的口号,去年另外一家公司甚至一个月发了三部影片,但最终大部分影片的成绩都一般。”

通过一位院线影管朋友的反馈,今年大部分发行项目均有不同程度的缩减,毕竟在经历寒潮时,过多无效的项目是会拖累公司的精力,耗费人力物力财力不说,对公司业绩本身提高并无作用。

不过让大家值得欣慰的是,今年观众的成长状态之快令人惊喜,今年的春节档、暑期档整体评分优于往年,同时今年整体高评分的电影数量也远多于往年;院线和影城方面,大家也在一些相对清冷的档期收获尚可,一些进口片、合拍片也有突出的表现。

今年票房Top10的进口影片之中,《海王》《毒液》《侏罗纪世界2》均有中国公司参与合作,《头号玩家》的全案营销也都有内地公司操盘,其2.18亿美元的票房成绩远超北美的1.37亿美元。

优质的内容在今年特别受到市场的优待,无论是国产片、还是进口片、亦或是之前饱受诟病的合拍片,观众多元化发展也使得内地电影市场会在未来长久时间都具有良性发展的基础。

“今年虽然很苦很累,但我看到一些‘烂片’ 次日暴跌,一些好片逆势反弹,还是非常高兴的,我们的观众越来越懂电影了,我们的市场也愈发不被资本所绑架,《大轰炸》的事情,以后不会在发生了。”

“《无问西东》、《超时空同居》和《无名之辈》这三部影片,都在全国多个地区城市安排了提前的点映、业务看片会和多个渠道的有效信息释放,他们的成功除了自身品质的优秀,更多也是宣发方自己勤恳工作的补偿。”

宣发方和院线影城朋友对于今年观众的成长和几部黑马的爆发原因,都表示如果没有大家的努力,没有观众的成长,这一切是不可能实现的。

经历了这一年的辛苦,再累、再丧,看到了优秀项目的迭出,观众的不断成长,宣发方是最欣慰的,这就好像厨师看见自己烹饪的美食让食客一扫而光,这种欣慰是熬多少夜才能够换回来的。

2018年,虽然难,但电影和电影人,值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2018,中国电影值得

发布日期:2018-12-28 05:16
摘要」2018年,虽然难,但电影和电影人,值得!



撰文 / 吕世明

■ 2018年于电影人,如果浓缩到一个字将是什么呢?

我想,很多人和拍sir一样,都是“累”(或是‘丧’)。

往年不累嘛?往年可能真没有这样累,今年是至上而下,全体电影人劳心劳力、辛苦异常的一年。往年上游的制片出品公司在项目不错的情况下,压力其实不大,但今年的寒意已经让他们瑟瑟发抖。

同样,大中院线同样面对发展逐步进入瓶颈,本正准备越冬,年底一个院线放开的通知,也让大家预感未来压力的增大。

以及,宣传和发行的日子同样不好过,虽然项目不多,但熬夜要比前两年增加了不少;驻地发行被砍的也越来越多,同区域的竞争力虽然降低,但原来一周一次电话会议,被提升到一周2-3次。

银幕突破了6万块,但今年影城也一天关掉一家,影城的日子可能也是最难过的。

不过,大家更应该铭记这样的2018年,那些让我们看到的希望,以及冰雪下正在御寒的春苗,中国电影值得。

税收、冷市、限令让出品制片公司猝不及防,但成长的中国观众值得

“今年虽然没有像《战狼2》那样的爆款,但出现了更为稳定的《红海行动》《我不是药神》这样给予市场强烈信心的影片,《无问西东》《超时空同居》和《无名之辈》类型完全不同,却都有不错的市场回报,这才是今年最让我们影业和出品方欣慰的。”

一位出品方的负责人和拍sir聊,今年的电影市场虽然比较诡谲,但最终基本上都是品质优秀的影片跑赢了市场,那种打着情怀旗号招摇撞骗影片的结局往往都非常悲惨。

“我不觉得年初《前任3:再见前任》是多么差劲的影片,虽然他在豆瓣的评分只有5.5分,但他在猫眼和淘票票的评分都是非常不错的,对比大部分国产爱情片都很高。”

某影城的经理坦然和拍sir聊到今年元旦档争议最大的影片《前任3:再见前任》时,他表示,多平台的打分让更多观众有了更强的参与感,但对比豆瓣而言,猫眼和淘票票的打分群体更为多元化。

和其相似,今年华语电影的多元化发展令人喜悦,《无双》的12.7亿票房算不上亮眼,但对比起之前《寒战2》6亿票房,港产警匪动作片取得了重大突破。

黄渤的《一出好戏》在全国多个城市和地区的路演过程中,并没有得到更多媒体和影评人的推崇,猫眼的评分甚至也只是8.3分,这样寓意略深刻的“黑色喜剧”之前的市场反馈总不那么乐观。

但影片13.55亿的票房成绩,证明了更多观众对其喜爱有加,特别是在今年整体喜剧影片式微的状况下,他的成功,也让更多电影人看到了喜剧不仅仅是那种“无厘头”就可以赢得市场。

更不用提《无问西东》搁置五六年,重见天日获得7.54亿的票房,要知道这是一部非常女性化不讨男性喜爱的影片,且有较高的观影门槛,观众群体受众也比较特殊,那么他的成功比起具有喜剧色彩的《超时空同居》和《无名之辈》更为重要。

流量小生和小花今年失效迹象特别明显,但“阴阳合同”的曝光和片酬的限令出台,反而从某种角度上,让以内容为重的制片方风险和成本得以降低,这也是《超时空同居》和《无名之辈》能够把更多的资金费用投入到实打实的影片制作之上。

即便最终票房在三四亿左右的《快把我哥带走》《幕后玩家》《悲伤逆流成河》和《找到你》等影片,他们最初也不被大家看好,其成功也让观众和片方特别欣慰,也使得我们内地的电影市场,不再仅仅依靠动作和喜剧,只要有足够好的内容,大家都有均等的市场机会。

良币驱逐劣币,好电影碾压烂电影,这样良好的电影市场,虽然票房仅仅是微增,但也特别值得。

院线影城关门潮、倒闭潮来袭,但成为电影大国值得

从2010年到今年,内地影城新建的速度让人咂舌,从几千块银幕一跃发展了六万块银幕,但到了这两年,一大批影城设备落后,完全跟不上时代的发展。

最艰难的日子可能真熬过去了,对于张店长而言,短暂的停业和与商场物业的“斗智斗勇”让今年变得特别不同,在经历简单的装修和修缮之后,影城也终于可以在年底重新开业了。

“上面领导下来巡店,都说我们影城的音响不错啊,放映设备虽然一般,但观众真心能看出来又有几个,只不过是影城大厅的装修和环境已经大不如前了。”

一家开业六七年的影城经理和拍sir说,今年他们影城周边开了两家新影城,最近的一家只隔了一条街,对面街的影城项目也在准备进驻开工,今年这一年,该市仅二环内便增加了三四家影城,但仅有一家影城歇业,竞争的压力并没有减小。

“今年新开的影城,必须有IMAX,即便没有IMAX,一块差不多的巨幕也是必备的,如果连中国巨幕都没有,那么最差也是有杜比全景声,否则真的没有一点点的区域竞争力。”

某位新开业不足三个月的影城经理和拍sir说,新影城的主要竞争力在先进的设备,看起来最近三年好像是大部分设备和一些原材料价格有下降,但硬件设备如果不高端根本是不行的。

同时人工成本的也在不断提高,用以往的薪金水准已经非常难雇到员工,大部分新建影城在保持最基本的底层管理职能员工构架之上,只能适量的雇佣临时工开摊薄成本,但这样一来,影城的服务质量又难以保障。

看起来,在2018年新老影城所遭遇的瓶颈是非常严重的,老影城要和不断高涨叠加的租金和陈旧的设备抗衡,很多影城因是上方借以上市搏击的棋子,只能扛着不歇业,艰苦程度可想而知。

新影城在今年多少失去了“票补”的竞价优势,以往那种开业低价超级火爆模式不再,如果缺乏足够强的技术优势,同样没有好的立足之地。

但即便这样,伴随中宣部&电影局最新的通知和声明,对中国电影市场的发展给予了肯定,未来院线和影城的机遇存在,挑战也会存在,和上映影片数量增长不会影响到优秀影片的票房一样,凭借自身优势发展多元的差异化经营策略,院线和影城的未来的日子仍然是好的。

2018虽然影城的日子大都不好过,这也恰好是一个让大家看到自身不足的最好机会,弥补缺陷后,大家会发现,2018年是值得铭记的一年。

从业人苦熬、苦业、焦虑不已,但为了成为电影强国值得

“今年我们的项目比往年缩减了一些,而且项目的回报稳定性也不如去年,但今年我们的工作量可一点没有减少,熬夜基本就是常态,除了团建出去玩的那两天,基本在项目进行期间,天天都要加班。”

“驻地发行越来越少了,这边大部分区域都仅保留了大区主管,有事出出差,费用要比直接找一个驻地要划算的多,完全砍掉不现实,这样一来,下面的工作量自然要比之前多了很多。”

拍sir私下问了宣发方的朋友,大家普遍反映今年的工作难度照比往年加剧,且项目的执行期也增长,是往年的两倍左右。

“今年可能真是受到行业寒冬的影响,大家已经不再用数量积累来争夺市场了,前两年某公司喊出了年度百亿票房的口号,去年另外一家公司甚至一个月发了三部影片,但最终大部分影片的成绩都一般。”

通过一位院线影管朋友的反馈,今年大部分发行项目均有不同程度的缩减,毕竟在经历寒潮时,过多无效的项目是会拖累公司的精力,耗费人力物力财力不说,对公司业绩本身提高并无作用。

不过让大家值得欣慰的是,今年观众的成长状态之快令人惊喜,今年的春节档、暑期档整体评分优于往年,同时今年整体高评分的电影数量也远多于往年;院线和影城方面,大家也在一些相对清冷的档期收获尚可,一些进口片、合拍片也有突出的表现。

今年票房Top10的进口影片之中,《海王》《毒液》《侏罗纪世界2》均有中国公司参与合作,《头号玩家》的全案营销也都有内地公司操盘,其2.18亿美元的票房成绩远超北美的1.37亿美元。

优质的内容在今年特别受到市场的优待,无论是国产片、还是进口片、亦或是之前饱受诟病的合拍片,观众多元化发展也使得内地电影市场会在未来长久时间都具有良性发展的基础。

“今年虽然很苦很累,但我看到一些‘烂片’ 次日暴跌,一些好片逆势反弹,还是非常高兴的,我们的观众越来越懂电影了,我们的市场也愈发不被资本所绑架,《大轰炸》的事情,以后不会在发生了。”

“《无问西东》、《超时空同居》和《无名之辈》这三部影片,都在全国多个地区城市安排了提前的点映、业务看片会和多个渠道的有效信息释放,他们的成功除了自身品质的优秀,更多也是宣发方自己勤恳工作的补偿。”

宣发方和院线影城朋友对于今年观众的成长和几部黑马的爆发原因,都表示如果没有大家的努力,没有观众的成长,这一切是不可能实现的。

经历了这一年的辛苦,再累、再丧,看到了优秀项目的迭出,观众的不断成长,宣发方是最欣慰的,这就好像厨师看见自己烹饪的美食让食客一扫而光,这种欣慰是熬多少夜才能够换回来的。

2018年,虽然难,但电影和电影人,值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2018年,虽然难,但电影和电影人,值得!



撰文 / 吕世明

■ 2018年于电影人,如果浓缩到一个字将是什么呢?

我想,很多人和拍sir一样,都是“累”(或是‘丧’)。

往年不累嘛?往年可能真没有这样累,今年是至上而下,全体电影人劳心劳力、辛苦异常的一年。往年上游的制片出品公司在项目不错的情况下,压力其实不大,但今年的寒意已经让他们瑟瑟发抖。

同样,大中院线同样面对发展逐步进入瓶颈,本正准备越冬,年底一个院线放开的通知,也让大家预感未来压力的增大。

以及,宣传和发行的日子同样不好过,虽然项目不多,但熬夜要比前两年增加了不少;驻地发行被砍的也越来越多,同区域的竞争力虽然降低,但原来一周一次电话会议,被提升到一周2-3次。

银幕突破了6万块,但今年影城也一天关掉一家,影城的日子可能也是最难过的。

不过,大家更应该铭记这样的2018年,那些让我们看到的希望,以及冰雪下正在御寒的春苗,中国电影值得。

税收、冷市、限令让出品制片公司猝不及防,但成长的中国观众值得

“今年虽然没有像《战狼2》那样的爆款,但出现了更为稳定的《红海行动》《我不是药神》这样给予市场强烈信心的影片,《无问西东》《超时空同居》和《无名之辈》类型完全不同,却都有不错的市场回报,这才是今年最让我们影业和出品方欣慰的。”

一位出品方的负责人和拍sir聊,今年的电影市场虽然比较诡谲,但最终基本上都是品质优秀的影片跑赢了市场,那种打着情怀旗号招摇撞骗影片的结局往往都非常悲惨。

“我不觉得年初《前任3:再见前任》是多么差劲的影片,虽然他在豆瓣的评分只有5.5分,但他在猫眼和淘票票的评分都是非常不错的,对比大部分国产爱情片都很高。”

某影城的经理坦然和拍sir聊到今年元旦档争议最大的影片《前任3:再见前任》时,他表示,多平台的打分让更多观众有了更强的参与感,但对比豆瓣而言,猫眼和淘票票的打分群体更为多元化。

和其相似,今年华语电影的多元化发展令人喜悦,《无双》的12.7亿票房算不上亮眼,但对比起之前《寒战2》6亿票房,港产警匪动作片取得了重大突破。

黄渤的《一出好戏》在全国多个城市和地区的路演过程中,并没有得到更多媒体和影评人的推崇,猫眼的评分甚至也只是8.3分,这样寓意略深刻的“黑色喜剧”之前的市场反馈总不那么乐观。

但影片13.55亿的票房成绩,证明了更多观众对其喜爱有加,特别是在今年整体喜剧影片式微的状况下,他的成功,也让更多电影人看到了喜剧不仅仅是那种“无厘头”就可以赢得市场。

更不用提《无问西东》搁置五六年,重见天日获得7.54亿的票房,要知道这是一部非常女性化不讨男性喜爱的影片,且有较高的观影门槛,观众群体受众也比较特殊,那么他的成功比起具有喜剧色彩的《超时空同居》和《无名之辈》更为重要。

流量小生和小花今年失效迹象特别明显,但“阴阳合同”的曝光和片酬的限令出台,反而从某种角度上,让以内容为重的制片方风险和成本得以降低,这也是《超时空同居》和《无名之辈》能够把更多的资金费用投入到实打实的影片制作之上。

即便最终票房在三四亿左右的《快把我哥带走》《幕后玩家》《悲伤逆流成河》和《找到你》等影片,他们最初也不被大家看好,其成功也让观众和片方特别欣慰,也使得我们内地的电影市场,不再仅仅依靠动作和喜剧,只要有足够好的内容,大家都有均等的市场机会。

良币驱逐劣币,好电影碾压烂电影,这样良好的电影市场,虽然票房仅仅是微增,但也特别值得。

院线影城关门潮、倒闭潮来袭,但成为电影大国值得

从2010年到今年,内地影城新建的速度让人咂舌,从几千块银幕一跃发展了六万块银幕,但到了这两年,一大批影城设备落后,完全跟不上时代的发展。

最艰难的日子可能真熬过去了,对于张店长而言,短暂的停业和与商场物业的“斗智斗勇”让今年变得特别不同,在经历简单的装修和修缮之后,影城也终于可以在年底重新开业了。

“上面领导下来巡店,都说我们影城的音响不错啊,放映设备虽然一般,但观众真心能看出来又有几个,只不过是影城大厅的装修和环境已经大不如前了。”

一家开业六七年的影城经理和拍sir说,今年他们影城周边开了两家新影城,最近的一家只隔了一条街,对面街的影城项目也在准备进驻开工,今年这一年,该市仅二环内便增加了三四家影城,但仅有一家影城歇业,竞争的压力并没有减小。

“今年新开的影城,必须有IMAX,即便没有IMAX,一块差不多的巨幕也是必备的,如果连中国巨幕都没有,那么最差也是有杜比全景声,否则真的没有一点点的区域竞争力。”

某位新开业不足三个月的影城经理和拍sir说,新影城的主要竞争力在先进的设备,看起来最近三年好像是大部分设备和一些原材料价格有下降,但硬件设备如果不高端根本是不行的。

同时人工成本的也在不断提高,用以往的薪金水准已经非常难雇到员工,大部分新建影城在保持最基本的底层管理职能员工构架之上,只能适量的雇佣临时工开摊薄成本,但这样一来,影城的服务质量又难以保障。

看起来,在2018年新老影城所遭遇的瓶颈是非常严重的,老影城要和不断高涨叠加的租金和陈旧的设备抗衡,很多影城因是上方借以上市搏击的棋子,只能扛着不歇业,艰苦程度可想而知。

新影城在今年多少失去了“票补”的竞价优势,以往那种开业低价超级火爆模式不再,如果缺乏足够强的技术优势,同样没有好的立足之地。

但即便这样,伴随中宣部&电影局最新的通知和声明,对中国电影市场的发展给予了肯定,未来院线和影城的机遇存在,挑战也会存在,和上映影片数量增长不会影响到优秀影片的票房一样,凭借自身优势发展多元的差异化经营策略,院线和影城的未来的日子仍然是好的。

2018虽然影城的日子大都不好过,这也恰好是一个让大家看到自身不足的最好机会,弥补缺陷后,大家会发现,2018年是值得铭记的一年。

从业人苦熬、苦业、焦虑不已,但为了成为电影强国值得

“今年我们的项目比往年缩减了一些,而且项目的回报稳定性也不如去年,但今年我们的工作量可一点没有减少,熬夜基本就是常态,除了团建出去玩的那两天,基本在项目进行期间,天天都要加班。”

“驻地发行越来越少了,这边大部分区域都仅保留了大区主管,有事出出差,费用要比直接找一个驻地要划算的多,完全砍掉不现实,这样一来,下面的工作量自然要比之前多了很多。”

拍sir私下问了宣发方的朋友,大家普遍反映今年的工作难度照比往年加剧,且项目的执行期也增长,是往年的两倍左右。

“今年可能真是受到行业寒冬的影响,大家已经不再用数量积累来争夺市场了,前两年某公司喊出了年度百亿票房的口号,去年另外一家公司甚至一个月发了三部影片,但最终大部分影片的成绩都一般。”

通过一位院线影管朋友的反馈,今年大部分发行项目均有不同程度的缩减,毕竟在经历寒潮时,过多无效的项目是会拖累公司的精力,耗费人力物力财力不说,对公司业绩本身提高并无作用。

不过让大家值得欣慰的是,今年观众的成长状态之快令人惊喜,今年的春节档、暑期档整体评分优于往年,同时今年整体高评分的电影数量也远多于往年;院线和影城方面,大家也在一些相对清冷的档期收获尚可,一些进口片、合拍片也有突出的表现。

今年票房Top10的进口影片之中,《海王》《毒液》《侏罗纪世界2》均有中国公司参与合作,《头号玩家》的全案营销也都有内地公司操盘,其2.18亿美元的票房成绩远超北美的1.37亿美元。

优质的内容在今年特别受到市场的优待,无论是国产片、还是进口片、亦或是之前饱受诟病的合拍片,观众多元化发展也使得内地电影市场会在未来长久时间都具有良性发展的基础。

“今年虽然很苦很累,但我看到一些‘烂片’ 次日暴跌,一些好片逆势反弹,还是非常高兴的,我们的观众越来越懂电影了,我们的市场也愈发不被资本所绑架,《大轰炸》的事情,以后不会在发生了。”

“《无问西东》、《超时空同居》和《无名之辈》这三部影片,都在全国多个地区城市安排了提前的点映、业务看片会和多个渠道的有效信息释放,他们的成功除了自身品质的优秀,更多也是宣发方自己勤恳工作的补偿。”

宣发方和院线影城朋友对于今年观众的成长和几部黑马的爆发原因,都表示如果没有大家的努力,没有观众的成长,这一切是不可能实现的。

经历了这一年的辛苦,再累、再丧,看到了优秀项目的迭出,观众的不断成长,宣发方是最欣慰的,这就好像厨师看见自己烹饪的美食让食客一扫而光,这种欣慰是熬多少夜才能够换回来的。

2018年,虽然难,但电影和电影人,值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