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2018年投资:哪些赚?哪些赔?

发布日期:2018-12-26 07:41
摘要」单向押注油价上涨的投资者蒙受了损失,能利用衍生品从比特币波动中获利的投资者不多,短期美国国债成为今年一个亮点。



撰文 / FT

■ 我们挑选了2018年一些成功和失败的交易。

石油:当单向押注失败时

即便是经验最丰富的石油投资者,也难以把握2018年石油市场波动的时间点。

10月油价逼近每桶86美元的4年高点时,以踩准原油的周期性波动而闻名的对冲基金能源专家皮埃尔•安杜兰(Pierre Andurand)似乎又将迎来一个丰收年。不只他一个人。交易所和监管数据显示,投资者大举押注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将使石油市场明显趋紧,原油价格将只涨不跌。


但这种单向押注失败了。由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政府越来越担心油价上涨,华盛顿决定缓和制裁伊朗的力度。与此同时,官方数据开始显示,美国页岩油产量增长速度甚至超过了投资者的预期。

结果是,油价在短短两个月内暴跌30%,包括Andurand Capital Management在内的众多对冲基金都遭受了损失。

到了12月,欧佩克(OPEC)和俄罗斯达成一项削减石油产量的协议,以阻止油价进一步下跌。由于美国页岩油巨头没有放缓生产的迹象,期待油价复苏的石油投资者在吃过一回亏以后,在2019年可能会变得加倍谨慎。

戴维•谢泼德(David Sheppard)

比特币:与现实的碰撞


使用衍生品合约做空比特币的投资者在这一年理应可以获得非常丰厚的回报。

去年出现的比特币期货和差价合约等产品,让更多投资者能从比特币价格飙升中获利。去年圣诞节前一周,全球最大期货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 Group)推出了比特币期货,当时比特币价格达到了逾1.9万美元的峰值。在此后的12个月里,比特币价格暴跌80%,至4000美元左右。

但能从中获利的投资者不会很多。仍在这个动荡的市场中摸索的经纪商和结算所,要求投资者提供高额保证金来保障他们的交易。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和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未平仓比特币期货合约加起来不到10000手,与年初相比变化不大。

外汇交易平台Oanda的亚太区交易主管斯蒂芬•英尼斯(Stephen Innes)表示,比特币圈子需要给市场一些喘息空间。

“坦率地说,加密货币需要经历更漫长的‘无聊时光’。问题是,比特币从未远离聚光灯,每当它涨了或者跌了500美元,每个人都感叹‘我早就说过’。”

菲利普•斯塔福德(Philip Stafford)

短期国债:一个亮点

今年大部分时间,美联储(Fed)加息对全球债券市场来说都是一大不利因素,但有一个领域表现良好:短期美国国债。

彭博和巴克莱的一项指数显示,一年期以内的美国国库券今年带来1.7%的回报率。交易所交易基金Rise取得了4.5%的回报率,该基金力求通过使用美国国债衍生品,从利率上升中获利。

这样的回报看起来可能只属于中等水平,但同一时期全球债券价格下跌约1.8%,公司债券跌了3.5%,新兴市场债券跌了6%以上,使得2018年成为有记录以来固定收益证券表现最糟糕的年份之一。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杠杆贷款:差强人意


今年债务市场从美联储加息中受益的另一个领域是所谓的“杠杆贷款”。

这类贷款一般发放给风险较高的公司,经常用于收购。与支付固定票面利率的债券不同,杠杆贷款的成本取决于一个波动的基准利率——绝大多数是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Libor)。

一家实力雄厚的公司也许会承诺支付比3个月期Libor高出3.5个百分点的利率,而风险较大的公司也许不得不支付比该基准利率高出6个百分点的利率。美联储加息和缩表,已推动3个月期Libor从一年前的1.57%升至2.74%。

但是,标准普尔/LSTA杠杆贷款总回报指数(S&P/LSTA Leveraged Loan Total Return index)自10月末以来已下跌逾2%,一个原因是人们担心杠杆贷款市场出现了泡沫(2018年该市场的规模已膨胀至1.3万亿美元),还有一个原因是人们对2019年美联储加息的预期减弱。到目前为止,上述指数在2018年仅上涨0.7%。有点令人失望,但仍属于今年主要资产类别中表现最好之列。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巴西:重振雄风

巴西总是可以让投资者保持紧张,2018年也不例外。在6月下旬押注Bovespa股指的本地投资者已获得近25%的回报。对于必须考虑汇率的外国投资者来说,最佳进入时点是在9月的第二周,在10月举行大选之前。自那以来,以美元计算的MSCI巴西指数(MSCI Brazil index)上涨了22%,相比之下,整体的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 Index)下跌了6%。

伍德曼资产管理公司(Woodman Asset Management)的贝恩德•伯格(Bernd Berg)就是一头扎进去的投资者之一。总统大选进行了两轮投票,他在第一轮投票前就预计会出现一波“博尔索纳洛大涨行情”。10月28日极右翼前陆军上尉雅伊尔•博尔索纳洛(Jair Bolsonaro)在第二轮投票中获胜时,伯格表示他“仍对巴西市场的前景感到非常兴奋。”

“我们以两年为期在巴西投资,”他接着说。“第一次考验将出现在明年6月”,他希望届时看到外界期待已久的财政改革取得进展。“外国对冲基金存在许多怀疑,但如果政府确实进行改革,那将有一个大动作,外国投资者将再次追逐巴西资产。”

乔纳森•惠特利(Jonathan Wheatley)

土耳其:胆小勿入

早在2017年1月,环球资产管理公司(GAM)新兴市场债券基金经理保罗•麦克纳马拉(Paul McNamara)就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文称,土耳其是“可能发生危机的一个国家”。他指出,当局打压反对政府的异见人士,并对一个隐蔽的“利率游说团体”感到不安,这些对土耳其货币里拉(lira)构成了严重风险。他偏向于低配该货币。

这过了一段时间才成为现实,但土耳其资产在2018年受到了巨大冲击。在今年5月的竞选活动中,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将利率称为“万恶之母”,对里拉造成了沉重打击。一个对市场更友好的顾问小组被迫迅速登上飞往伦敦的飞机,去安抚惊慌失措的基金经理们。

但埃尔多安并没有退却,这导致里拉陷入全面危机。直到该国央行鼓起勇气在9月份大幅加息,局面才得到控制。

在那时,麦克纳马拉写道,新兴市场资产暴跌之后往往会有“凶猛反弹”。当里拉开始明显回升时,他将自己持仓头寸反转了。对新兴市场来说,这是严峻的一年中的一个亮点。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意大利:收获颇丰的猎场


对一些对冲基金来说,意大利债券是今年最令人垂涎的交易之一。

5月底,由于市场担心意大利疏远与欧盟的关系并减记债务,意大利两年期国债出现了数十年来最糟糕的交易日,当时亿万富翁艾伦•霍华德(Alan Howard)的基金布勒旺霍华德(Brevan Howard)以及罗伯特•奇特罗内(Robert Citrone)的发现资本(Discovery Capital)都获得了巨大收益。9月底,意大利政府大幅扩大预算赤字目标,令市场震惊,两家基金进一步获利。

但是其他很多投资者却错失了机会。来自IHS Markit的数据显示,在5月国债收益率飙升时,做空债券的机构并不多,很多基金只是之后才采取做空操作。对欧洲央行(ECB)进一步干预的担忧、以及对量化宽松时期做空欧洲债务却颗粒无收的惨痛记忆,令投资者望而却步。此外,最大的波动不是出现在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而是在两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多数基金经理当时关注的是前者。

Aurum Research投资研究主管蒂姆•威尔金森(Tim Wilkinson)称,对冲基金一直关注着德国和意大利之间的利差波动,但他补充称:“这方面很难进行交易。”

劳伦斯•弗莱彻(Laurence Fletcher)

红色十月:看空股市有收获

对于很多对冲基金而言,今年秋天全球市场的骤然下跌如同当头一棒,但并非所有对冲基金都损失惨重,一些做空股市的基金获得了回报。克里斯平•奥迪(Crispin Odey)的基金当月实现7%收益率,使得奥迪资产管理公司(Odey Asset Management)成为今年表现最佳的对冲基金之一,但该基金在2016年类似的做空操作曾导致损失50%。

另一家对冲基金Fanasara Capital在10月也赚了10%。

劳伦斯•弗莱彻(Laurence Fletcher)

幸运的对冲:时机决定一切

无论是靠运气还是凭借判断,百达财富管理(Pictet Wealth Management)在2018年进行了一些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的对冲。

其首席投资官西泽•佩雷斯•鲁伊斯(Cesar Perez Ruiz)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他在1月和10月购买了看跌合约,以防范股市下跌的情况,紧接着市场就跌了。

他解释称:“我们买这些合约是因为当时波动性很低。”他称,他并未真的预感到市场即将下跌。否则,他就会选择空仓。但存在泡沫的市场和较低的波动性之间形成了明显反差,二者叠加令人难以抗拒。

他补充称,明年可能会出现类似的高低起伏,并把2019年称为牛、熊和“袋鼠”之年。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单向押注油价上涨的投资者蒙受了损失,能利用衍生品从比特币波动中获利的投资者不多,短期美国国债成为今年一个亮点。



撰文 / FT

■ 我们挑选了2018年一些成功和失败的交易。

石油:当单向押注失败时

即便是经验最丰富的石油投资者,也难以把握2018年石油市场波动的时间点。

10月油价逼近每桶86美元的4年高点时,以踩准原油的周期性波动而闻名的对冲基金能源专家皮埃尔•安杜兰(Pierre Andurand)似乎又将迎来一个丰收年。不只他一个人。交易所和监管数据显示,投资者大举押注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将使石油市场明显趋紧,原油价格将只涨不跌。


但这种单向押注失败了。由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政府越来越担心油价上涨,华盛顿决定缓和制裁伊朗的力度。与此同时,官方数据开始显示,美国页岩油产量增长速度甚至超过了投资者的预期。

结果是,油价在短短两个月内暴跌30%,包括Andurand Capital Management在内的众多对冲基金都遭受了损失。

到了12月,欧佩克(OPEC)和俄罗斯达成一项削减石油产量的协议,以阻止油价进一步下跌。由于美国页岩油巨头没有放缓生产的迹象,期待油价复苏的石油投资者在吃过一回亏以后,在2019年可能会变得加倍谨慎。

戴维•谢泼德(David Sheppard)

比特币:与现实的碰撞


使用衍生品合约做空比特币的投资者在这一年理应可以获得非常丰厚的回报。

去年出现的比特币期货和差价合约等产品,让更多投资者能从比特币价格飙升中获利。去年圣诞节前一周,全球最大期货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 Group)推出了比特币期货,当时比特币价格达到了逾1.9万美元的峰值。在此后的12个月里,比特币价格暴跌80%,至4000美元左右。

但能从中获利的投资者不会很多。仍在这个动荡的市场中摸索的经纪商和结算所,要求投资者提供高额保证金来保障他们的交易。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和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未平仓比特币期货合约加起来不到10000手,与年初相比变化不大。

外汇交易平台Oanda的亚太区交易主管斯蒂芬•英尼斯(Stephen Innes)表示,比特币圈子需要给市场一些喘息空间。

“坦率地说,加密货币需要经历更漫长的‘无聊时光’。问题是,比特币从未远离聚光灯,每当它涨了或者跌了500美元,每个人都感叹‘我早就说过’。”

菲利普•斯塔福德(Philip Stafford)

短期国债:一个亮点

今年大部分时间,美联储(Fed)加息对全球债券市场来说都是一大不利因素,但有一个领域表现良好:短期美国国债。

彭博和巴克莱的一项指数显示,一年期以内的美国国库券今年带来1.7%的回报率。交易所交易基金Rise取得了4.5%的回报率,该基金力求通过使用美国国债衍生品,从利率上升中获利。

这样的回报看起来可能只属于中等水平,但同一时期全球债券价格下跌约1.8%,公司债券跌了3.5%,新兴市场债券跌了6%以上,使得2018年成为有记录以来固定收益证券表现最糟糕的年份之一。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杠杆贷款:差强人意


今年债务市场从美联储加息中受益的另一个领域是所谓的“杠杆贷款”。

这类贷款一般发放给风险较高的公司,经常用于收购。与支付固定票面利率的债券不同,杠杆贷款的成本取决于一个波动的基准利率——绝大多数是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Libor)。

一家实力雄厚的公司也许会承诺支付比3个月期Libor高出3.5个百分点的利率,而风险较大的公司也许不得不支付比该基准利率高出6个百分点的利率。美联储加息和缩表,已推动3个月期Libor从一年前的1.57%升至2.74%。

但是,标准普尔/LSTA杠杆贷款总回报指数(S&P/LSTA Leveraged Loan Total Return index)自10月末以来已下跌逾2%,一个原因是人们担心杠杆贷款市场出现了泡沫(2018年该市场的规模已膨胀至1.3万亿美元),还有一个原因是人们对2019年美联储加息的预期减弱。到目前为止,上述指数在2018年仅上涨0.7%。有点令人失望,但仍属于今年主要资产类别中表现最好之列。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巴西:重振雄风

巴西总是可以让投资者保持紧张,2018年也不例外。在6月下旬押注Bovespa股指的本地投资者已获得近25%的回报。对于必须考虑汇率的外国投资者来说,最佳进入时点是在9月的第二周,在10月举行大选之前。自那以来,以美元计算的MSCI巴西指数(MSCI Brazil index)上涨了22%,相比之下,整体的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 Index)下跌了6%。

伍德曼资产管理公司(Woodman Asset Management)的贝恩德•伯格(Bernd Berg)就是一头扎进去的投资者之一。总统大选进行了两轮投票,他在第一轮投票前就预计会出现一波“博尔索纳洛大涨行情”。10月28日极右翼前陆军上尉雅伊尔•博尔索纳洛(Jair Bolsonaro)在第二轮投票中获胜时,伯格表示他“仍对巴西市场的前景感到非常兴奋。”

“我们以两年为期在巴西投资,”他接着说。“第一次考验将出现在明年6月”,他希望届时看到外界期待已久的财政改革取得进展。“外国对冲基金存在许多怀疑,但如果政府确实进行改革,那将有一个大动作,外国投资者将再次追逐巴西资产。”

乔纳森•惠特利(Jonathan Wheatley)

土耳其:胆小勿入

早在2017年1月,环球资产管理公司(GAM)新兴市场债券基金经理保罗•麦克纳马拉(Paul McNamara)就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文称,土耳其是“可能发生危机的一个国家”。他指出,当局打压反对政府的异见人士,并对一个隐蔽的“利率游说团体”感到不安,这些对土耳其货币里拉(lira)构成了严重风险。他偏向于低配该货币。

这过了一段时间才成为现实,但土耳其资产在2018年受到了巨大冲击。在今年5月的竞选活动中,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将利率称为“万恶之母”,对里拉造成了沉重打击。一个对市场更友好的顾问小组被迫迅速登上飞往伦敦的飞机,去安抚惊慌失措的基金经理们。

但埃尔多安并没有退却,这导致里拉陷入全面危机。直到该国央行鼓起勇气在9月份大幅加息,局面才得到控制。

在那时,麦克纳马拉写道,新兴市场资产暴跌之后往往会有“凶猛反弹”。当里拉开始明显回升时,他将自己持仓头寸反转了。对新兴市场来说,这是严峻的一年中的一个亮点。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意大利:收获颇丰的猎场


对一些对冲基金来说,意大利债券是今年最令人垂涎的交易之一。

5月底,由于市场担心意大利疏远与欧盟的关系并减记债务,意大利两年期国债出现了数十年来最糟糕的交易日,当时亿万富翁艾伦•霍华德(Alan Howard)的基金布勒旺霍华德(Brevan Howard)以及罗伯特•奇特罗内(Robert Citrone)的发现资本(Discovery Capital)都获得了巨大收益。9月底,意大利政府大幅扩大预算赤字目标,令市场震惊,两家基金进一步获利。

但是其他很多投资者却错失了机会。来自IHS Markit的数据显示,在5月国债收益率飙升时,做空债券的机构并不多,很多基金只是之后才采取做空操作。对欧洲央行(ECB)进一步干预的担忧、以及对量化宽松时期做空欧洲债务却颗粒无收的惨痛记忆,令投资者望而却步。此外,最大的波动不是出现在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而是在两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多数基金经理当时关注的是前者。

Aurum Research投资研究主管蒂姆•威尔金森(Tim Wilkinson)称,对冲基金一直关注着德国和意大利之间的利差波动,但他补充称:“这方面很难进行交易。”

劳伦斯•弗莱彻(Laurence Fletcher)

红色十月:看空股市有收获

对于很多对冲基金而言,今年秋天全球市场的骤然下跌如同当头一棒,但并非所有对冲基金都损失惨重,一些做空股市的基金获得了回报。克里斯平•奥迪(Crispin Odey)的基金当月实现7%收益率,使得奥迪资产管理公司(Odey Asset Management)成为今年表现最佳的对冲基金之一,但该基金在2016年类似的做空操作曾导致损失50%。

另一家对冲基金Fanasara Capital在10月也赚了10%。

劳伦斯•弗莱彻(Laurence Fletcher)

幸运的对冲:时机决定一切

无论是靠运气还是凭借判断,百达财富管理(Pictet Wealth Management)在2018年进行了一些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的对冲。

其首席投资官西泽•佩雷斯•鲁伊斯(Cesar Perez Ruiz)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他在1月和10月购买了看跌合约,以防范股市下跌的情况,紧接着市场就跌了。

他解释称:“我们买这些合约是因为当时波动性很低。”他称,他并未真的预感到市场即将下跌。否则,他就会选择空仓。但存在泡沫的市场和较低的波动性之间形成了明显反差,二者叠加令人难以抗拒。

他补充称,明年可能会出现类似的高低起伏,并把2019年称为牛、熊和“袋鼠”之年。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单向押注油价上涨的投资者蒙受了损失,能利用衍生品从比特币波动中获利的投资者不多,短期美国国债成为今年一个亮点。



撰文 / FT

■ 我们挑选了2018年一些成功和失败的交易。

石油:当单向押注失败时

即便是经验最丰富的石油投资者,也难以把握2018年石油市场波动的时间点。

10月油价逼近每桶86美元的4年高点时,以踩准原油的周期性波动而闻名的对冲基金能源专家皮埃尔•安杜兰(Pierre Andurand)似乎又将迎来一个丰收年。不只他一个人。交易所和监管数据显示,投资者大举押注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将使石油市场明显趋紧,原油价格将只涨不跌。


但这种单向押注失败了。由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政府越来越担心油价上涨,华盛顿决定缓和制裁伊朗的力度。与此同时,官方数据开始显示,美国页岩油产量增长速度甚至超过了投资者的预期。

结果是,油价在短短两个月内暴跌30%,包括Andurand Capital Management在内的众多对冲基金都遭受了损失。

到了12月,欧佩克(OPEC)和俄罗斯达成一项削减石油产量的协议,以阻止油价进一步下跌。由于美国页岩油巨头没有放缓生产的迹象,期待油价复苏的石油投资者在吃过一回亏以后,在2019年可能会变得加倍谨慎。

戴维•谢泼德(David Sheppard)

比特币:与现实的碰撞


使用衍生品合约做空比特币的投资者在这一年理应可以获得非常丰厚的回报。

去年出现的比特币期货和差价合约等产品,让更多投资者能从比特币价格飙升中获利。去年圣诞节前一周,全球最大期货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 Group)推出了比特币期货,当时比特币价格达到了逾1.9万美元的峰值。在此后的12个月里,比特币价格暴跌80%,至4000美元左右。

但能从中获利的投资者不会很多。仍在这个动荡的市场中摸索的经纪商和结算所,要求投资者提供高额保证金来保障他们的交易。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和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未平仓比特币期货合约加起来不到10000手,与年初相比变化不大。

外汇交易平台Oanda的亚太区交易主管斯蒂芬•英尼斯(Stephen Innes)表示,比特币圈子需要给市场一些喘息空间。

“坦率地说,加密货币需要经历更漫长的‘无聊时光’。问题是,比特币从未远离聚光灯,每当它涨了或者跌了500美元,每个人都感叹‘我早就说过’。”

菲利普•斯塔福德(Philip Stafford)

短期国债:一个亮点

今年大部分时间,美联储(Fed)加息对全球债券市场来说都是一大不利因素,但有一个领域表现良好:短期美国国债。

彭博和巴克莱的一项指数显示,一年期以内的美国国库券今年带来1.7%的回报率。交易所交易基金Rise取得了4.5%的回报率,该基金力求通过使用美国国债衍生品,从利率上升中获利。

这样的回报看起来可能只属于中等水平,但同一时期全球债券价格下跌约1.8%,公司债券跌了3.5%,新兴市场债券跌了6%以上,使得2018年成为有记录以来固定收益证券表现最糟糕的年份之一。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杠杆贷款:差强人意


今年债务市场从美联储加息中受益的另一个领域是所谓的“杠杆贷款”。

这类贷款一般发放给风险较高的公司,经常用于收购。与支付固定票面利率的债券不同,杠杆贷款的成本取决于一个波动的基准利率——绝大多数是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Libor)。

一家实力雄厚的公司也许会承诺支付比3个月期Libor高出3.5个百分点的利率,而风险较大的公司也许不得不支付比该基准利率高出6个百分点的利率。美联储加息和缩表,已推动3个月期Libor从一年前的1.57%升至2.74%。

但是,标准普尔/LSTA杠杆贷款总回报指数(S&P/LSTA Leveraged Loan Total Return index)自10月末以来已下跌逾2%,一个原因是人们担心杠杆贷款市场出现了泡沫(2018年该市场的规模已膨胀至1.3万亿美元),还有一个原因是人们对2019年美联储加息的预期减弱。到目前为止,上述指数在2018年仅上涨0.7%。有点令人失望,但仍属于今年主要资产类别中表现最好之列。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巴西:重振雄风

巴西总是可以让投资者保持紧张,2018年也不例外。在6月下旬押注Bovespa股指的本地投资者已获得近25%的回报。对于必须考虑汇率的外国投资者来说,最佳进入时点是在9月的第二周,在10月举行大选之前。自那以来,以美元计算的MSCI巴西指数(MSCI Brazil index)上涨了22%,相比之下,整体的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 Index)下跌了6%。

伍德曼资产管理公司(Woodman Asset Management)的贝恩德•伯格(Bernd Berg)就是一头扎进去的投资者之一。总统大选进行了两轮投票,他在第一轮投票前就预计会出现一波“博尔索纳洛大涨行情”。10月28日极右翼前陆军上尉雅伊尔•博尔索纳洛(Jair Bolsonaro)在第二轮投票中获胜时,伯格表示他“仍对巴西市场的前景感到非常兴奋。”

“我们以两年为期在巴西投资,”他接着说。“第一次考验将出现在明年6月”,他希望届时看到外界期待已久的财政改革取得进展。“外国对冲基金存在许多怀疑,但如果政府确实进行改革,那将有一个大动作,外国投资者将再次追逐巴西资产。”

乔纳森•惠特利(Jonathan Wheatley)

土耳其:胆小勿入

早在2017年1月,环球资产管理公司(GAM)新兴市场债券基金经理保罗•麦克纳马拉(Paul McNamara)就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文称,土耳其是“可能发生危机的一个国家”。他指出,当局打压反对政府的异见人士,并对一个隐蔽的“利率游说团体”感到不安,这些对土耳其货币里拉(lira)构成了严重风险。他偏向于低配该货币。

这过了一段时间才成为现实,但土耳其资产在2018年受到了巨大冲击。在今年5月的竞选活动中,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将利率称为“万恶之母”,对里拉造成了沉重打击。一个对市场更友好的顾问小组被迫迅速登上飞往伦敦的飞机,去安抚惊慌失措的基金经理们。

但埃尔多安并没有退却,这导致里拉陷入全面危机。直到该国央行鼓起勇气在9月份大幅加息,局面才得到控制。

在那时,麦克纳马拉写道,新兴市场资产暴跌之后往往会有“凶猛反弹”。当里拉开始明显回升时,他将自己持仓头寸反转了。对新兴市场来说,这是严峻的一年中的一个亮点。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意大利:收获颇丰的猎场


对一些对冲基金来说,意大利债券是今年最令人垂涎的交易之一。

5月底,由于市场担心意大利疏远与欧盟的关系并减记债务,意大利两年期国债出现了数十年来最糟糕的交易日,当时亿万富翁艾伦•霍华德(Alan Howard)的基金布勒旺霍华德(Brevan Howard)以及罗伯特•奇特罗内(Robert Citrone)的发现资本(Discovery Capital)都获得了巨大收益。9月底,意大利政府大幅扩大预算赤字目标,令市场震惊,两家基金进一步获利。

但是其他很多投资者却错失了机会。来自IHS Markit的数据显示,在5月国债收益率飙升时,做空债券的机构并不多,很多基金只是之后才采取做空操作。对欧洲央行(ECB)进一步干预的担忧、以及对量化宽松时期做空欧洲债务却颗粒无收的惨痛记忆,令投资者望而却步。此外,最大的波动不是出现在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而是在两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多数基金经理当时关注的是前者。

Aurum Research投资研究主管蒂姆•威尔金森(Tim Wilkinson)称,对冲基金一直关注着德国和意大利之间的利差波动,但他补充称:“这方面很难进行交易。”

劳伦斯•弗莱彻(Laurence Fletcher)

红色十月:看空股市有收获

对于很多对冲基金而言,今年秋天全球市场的骤然下跌如同当头一棒,但并非所有对冲基金都损失惨重,一些做空股市的基金获得了回报。克里斯平•奥迪(Crispin Odey)的基金当月实现7%收益率,使得奥迪资产管理公司(Odey Asset Management)成为今年表现最佳的对冲基金之一,但该基金在2016年类似的做空操作曾导致损失50%。

另一家对冲基金Fanasara Capital在10月也赚了10%。

劳伦斯•弗莱彻(Laurence Fletcher)

幸运的对冲:时机决定一切

无论是靠运气还是凭借判断,百达财富管理(Pictet Wealth Management)在2018年进行了一些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的对冲。

其首席投资官西泽•佩雷斯•鲁伊斯(Cesar Perez Ruiz)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他在1月和10月购买了看跌合约,以防范股市下跌的情况,紧接着市场就跌了。

他解释称:“我们买这些合约是因为当时波动性很低。”他称,他并未真的预感到市场即将下跌。否则,他就会选择空仓。但存在泡沫的市场和较低的波动性之间形成了明显反差,二者叠加令人难以抗拒。

他补充称,明年可能会出现类似的高低起伏,并把2019年称为牛、熊和“袋鼠”之年。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2018年投资:哪些赚?哪些赔?

发布日期:2018-12-26 07:41
摘要」单向押注油价上涨的投资者蒙受了损失,能利用衍生品从比特币波动中获利的投资者不多,短期美国国债成为今年一个亮点。



撰文 / FT

■ 我们挑选了2018年一些成功和失败的交易。

石油:当单向押注失败时

即便是经验最丰富的石油投资者,也难以把握2018年石油市场波动的时间点。

10月油价逼近每桶86美元的4年高点时,以踩准原油的周期性波动而闻名的对冲基金能源专家皮埃尔•安杜兰(Pierre Andurand)似乎又将迎来一个丰收年。不只他一个人。交易所和监管数据显示,投资者大举押注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将使石油市场明显趋紧,原油价格将只涨不跌。


但这种单向押注失败了。由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政府越来越担心油价上涨,华盛顿决定缓和制裁伊朗的力度。与此同时,官方数据开始显示,美国页岩油产量增长速度甚至超过了投资者的预期。

结果是,油价在短短两个月内暴跌30%,包括Andurand Capital Management在内的众多对冲基金都遭受了损失。

到了12月,欧佩克(OPEC)和俄罗斯达成一项削减石油产量的协议,以阻止油价进一步下跌。由于美国页岩油巨头没有放缓生产的迹象,期待油价复苏的石油投资者在吃过一回亏以后,在2019年可能会变得加倍谨慎。

戴维•谢泼德(David Sheppard)

比特币:与现实的碰撞


使用衍生品合约做空比特币的投资者在这一年理应可以获得非常丰厚的回报。

去年出现的比特币期货和差价合约等产品,让更多投资者能从比特币价格飙升中获利。去年圣诞节前一周,全球最大期货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 Group)推出了比特币期货,当时比特币价格达到了逾1.9万美元的峰值。在此后的12个月里,比特币价格暴跌80%,至4000美元左右。

但能从中获利的投资者不会很多。仍在这个动荡的市场中摸索的经纪商和结算所,要求投资者提供高额保证金来保障他们的交易。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和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未平仓比特币期货合约加起来不到10000手,与年初相比变化不大。

外汇交易平台Oanda的亚太区交易主管斯蒂芬•英尼斯(Stephen Innes)表示,比特币圈子需要给市场一些喘息空间。

“坦率地说,加密货币需要经历更漫长的‘无聊时光’。问题是,比特币从未远离聚光灯,每当它涨了或者跌了500美元,每个人都感叹‘我早就说过’。”

菲利普•斯塔福德(Philip Stafford)

短期国债:一个亮点

今年大部分时间,美联储(Fed)加息对全球债券市场来说都是一大不利因素,但有一个领域表现良好:短期美国国债。

彭博和巴克莱的一项指数显示,一年期以内的美国国库券今年带来1.7%的回报率。交易所交易基金Rise取得了4.5%的回报率,该基金力求通过使用美国国债衍生品,从利率上升中获利。

这样的回报看起来可能只属于中等水平,但同一时期全球债券价格下跌约1.8%,公司债券跌了3.5%,新兴市场债券跌了6%以上,使得2018年成为有记录以来固定收益证券表现最糟糕的年份之一。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杠杆贷款:差强人意


今年债务市场从美联储加息中受益的另一个领域是所谓的“杠杆贷款”。

这类贷款一般发放给风险较高的公司,经常用于收购。与支付固定票面利率的债券不同,杠杆贷款的成本取决于一个波动的基准利率——绝大多数是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Libor)。

一家实力雄厚的公司也许会承诺支付比3个月期Libor高出3.5个百分点的利率,而风险较大的公司也许不得不支付比该基准利率高出6个百分点的利率。美联储加息和缩表,已推动3个月期Libor从一年前的1.57%升至2.74%。

但是,标准普尔/LSTA杠杆贷款总回报指数(S&P/LSTA Leveraged Loan Total Return index)自10月末以来已下跌逾2%,一个原因是人们担心杠杆贷款市场出现了泡沫(2018年该市场的规模已膨胀至1.3万亿美元),还有一个原因是人们对2019年美联储加息的预期减弱。到目前为止,上述指数在2018年仅上涨0.7%。有点令人失望,但仍属于今年主要资产类别中表现最好之列。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巴西:重振雄风

巴西总是可以让投资者保持紧张,2018年也不例外。在6月下旬押注Bovespa股指的本地投资者已获得近25%的回报。对于必须考虑汇率的外国投资者来说,最佳进入时点是在9月的第二周,在10月举行大选之前。自那以来,以美元计算的MSCI巴西指数(MSCI Brazil index)上涨了22%,相比之下,整体的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 Index)下跌了6%。

伍德曼资产管理公司(Woodman Asset Management)的贝恩德•伯格(Bernd Berg)就是一头扎进去的投资者之一。总统大选进行了两轮投票,他在第一轮投票前就预计会出现一波“博尔索纳洛大涨行情”。10月28日极右翼前陆军上尉雅伊尔•博尔索纳洛(Jair Bolsonaro)在第二轮投票中获胜时,伯格表示他“仍对巴西市场的前景感到非常兴奋。”

“我们以两年为期在巴西投资,”他接着说。“第一次考验将出现在明年6月”,他希望届时看到外界期待已久的财政改革取得进展。“外国对冲基金存在许多怀疑,但如果政府确实进行改革,那将有一个大动作,外国投资者将再次追逐巴西资产。”

乔纳森•惠特利(Jonathan Wheatley)

土耳其:胆小勿入

早在2017年1月,环球资产管理公司(GAM)新兴市场债券基金经理保罗•麦克纳马拉(Paul McNamara)就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文称,土耳其是“可能发生危机的一个国家”。他指出,当局打压反对政府的异见人士,并对一个隐蔽的“利率游说团体”感到不安,这些对土耳其货币里拉(lira)构成了严重风险。他偏向于低配该货币。

这过了一段时间才成为现实,但土耳其资产在2018年受到了巨大冲击。在今年5月的竞选活动中,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将利率称为“万恶之母”,对里拉造成了沉重打击。一个对市场更友好的顾问小组被迫迅速登上飞往伦敦的飞机,去安抚惊慌失措的基金经理们。

但埃尔多安并没有退却,这导致里拉陷入全面危机。直到该国央行鼓起勇气在9月份大幅加息,局面才得到控制。

在那时,麦克纳马拉写道,新兴市场资产暴跌之后往往会有“凶猛反弹”。当里拉开始明显回升时,他将自己持仓头寸反转了。对新兴市场来说,这是严峻的一年中的一个亮点。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意大利:收获颇丰的猎场


对一些对冲基金来说,意大利债券是今年最令人垂涎的交易之一。

5月底,由于市场担心意大利疏远与欧盟的关系并减记债务,意大利两年期国债出现了数十年来最糟糕的交易日,当时亿万富翁艾伦•霍华德(Alan Howard)的基金布勒旺霍华德(Brevan Howard)以及罗伯特•奇特罗内(Robert Citrone)的发现资本(Discovery Capital)都获得了巨大收益。9月底,意大利政府大幅扩大预算赤字目标,令市场震惊,两家基金进一步获利。

但是其他很多投资者却错失了机会。来自IHS Markit的数据显示,在5月国债收益率飙升时,做空债券的机构并不多,很多基金只是之后才采取做空操作。对欧洲央行(ECB)进一步干预的担忧、以及对量化宽松时期做空欧洲债务却颗粒无收的惨痛记忆,令投资者望而却步。此外,最大的波动不是出现在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而是在两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多数基金经理当时关注的是前者。

Aurum Research投资研究主管蒂姆•威尔金森(Tim Wilkinson)称,对冲基金一直关注着德国和意大利之间的利差波动,但他补充称:“这方面很难进行交易。”

劳伦斯•弗莱彻(Laurence Fletcher)

红色十月:看空股市有收获

对于很多对冲基金而言,今年秋天全球市场的骤然下跌如同当头一棒,但并非所有对冲基金都损失惨重,一些做空股市的基金获得了回报。克里斯平•奥迪(Crispin Odey)的基金当月实现7%收益率,使得奥迪资产管理公司(Odey Asset Management)成为今年表现最佳的对冲基金之一,但该基金在2016年类似的做空操作曾导致损失50%。

另一家对冲基金Fanasara Capital在10月也赚了10%。

劳伦斯•弗莱彻(Laurence Fletcher)

幸运的对冲:时机决定一切

无论是靠运气还是凭借判断,百达财富管理(Pictet Wealth Management)在2018年进行了一些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的对冲。

其首席投资官西泽•佩雷斯•鲁伊斯(Cesar Perez Ruiz)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他在1月和10月购买了看跌合约,以防范股市下跌的情况,紧接着市场就跌了。

他解释称:“我们买这些合约是因为当时波动性很低。”他称,他并未真的预感到市场即将下跌。否则,他就会选择空仓。但存在泡沫的市场和较低的波动性之间形成了明显反差,二者叠加令人难以抗拒。

他补充称,明年可能会出现类似的高低起伏,并把2019年称为牛、熊和“袋鼠”之年。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单向押注油价上涨的投资者蒙受了损失,能利用衍生品从比特币波动中获利的投资者不多,短期美国国债成为今年一个亮点。



撰文 / FT

■ 我们挑选了2018年一些成功和失败的交易。

石油:当单向押注失败时

即便是经验最丰富的石油投资者,也难以把握2018年石油市场波动的时间点。

10月油价逼近每桶86美元的4年高点时,以踩准原油的周期性波动而闻名的对冲基金能源专家皮埃尔•安杜兰(Pierre Andurand)似乎又将迎来一个丰收年。不只他一个人。交易所和监管数据显示,投资者大举押注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将使石油市场明显趋紧,原油价格将只涨不跌。


但这种单向押注失败了。由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政府越来越担心油价上涨,华盛顿决定缓和制裁伊朗的力度。与此同时,官方数据开始显示,美国页岩油产量增长速度甚至超过了投资者的预期。

结果是,油价在短短两个月内暴跌30%,包括Andurand Capital Management在内的众多对冲基金都遭受了损失。

到了12月,欧佩克(OPEC)和俄罗斯达成一项削减石油产量的协议,以阻止油价进一步下跌。由于美国页岩油巨头没有放缓生产的迹象,期待油价复苏的石油投资者在吃过一回亏以后,在2019年可能会变得加倍谨慎。

戴维•谢泼德(David Sheppard)

比特币:与现实的碰撞


使用衍生品合约做空比特币的投资者在这一年理应可以获得非常丰厚的回报。

去年出现的比特币期货和差价合约等产品,让更多投资者能从比特币价格飙升中获利。去年圣诞节前一周,全球最大期货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 Group)推出了比特币期货,当时比特币价格达到了逾1.9万美元的峰值。在此后的12个月里,比特币价格暴跌80%,至4000美元左右。

但能从中获利的投资者不会很多。仍在这个动荡的市场中摸索的经纪商和结算所,要求投资者提供高额保证金来保障他们的交易。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和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未平仓比特币期货合约加起来不到10000手,与年初相比变化不大。

外汇交易平台Oanda的亚太区交易主管斯蒂芬•英尼斯(Stephen Innes)表示,比特币圈子需要给市场一些喘息空间。

“坦率地说,加密货币需要经历更漫长的‘无聊时光’。问题是,比特币从未远离聚光灯,每当它涨了或者跌了500美元,每个人都感叹‘我早就说过’。”

菲利普•斯塔福德(Philip Stafford)

短期国债:一个亮点

今年大部分时间,美联储(Fed)加息对全球债券市场来说都是一大不利因素,但有一个领域表现良好:短期美国国债。

彭博和巴克莱的一项指数显示,一年期以内的美国国库券今年带来1.7%的回报率。交易所交易基金Rise取得了4.5%的回报率,该基金力求通过使用美国国债衍生品,从利率上升中获利。

这样的回报看起来可能只属于中等水平,但同一时期全球债券价格下跌约1.8%,公司债券跌了3.5%,新兴市场债券跌了6%以上,使得2018年成为有记录以来固定收益证券表现最糟糕的年份之一。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杠杆贷款:差强人意


今年债务市场从美联储加息中受益的另一个领域是所谓的“杠杆贷款”。

这类贷款一般发放给风险较高的公司,经常用于收购。与支付固定票面利率的债券不同,杠杆贷款的成本取决于一个波动的基准利率——绝大多数是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Libor)。

一家实力雄厚的公司也许会承诺支付比3个月期Libor高出3.5个百分点的利率,而风险较大的公司也许不得不支付比该基准利率高出6个百分点的利率。美联储加息和缩表,已推动3个月期Libor从一年前的1.57%升至2.74%。

但是,标准普尔/LSTA杠杆贷款总回报指数(S&P/LSTA Leveraged Loan Total Return index)自10月末以来已下跌逾2%,一个原因是人们担心杠杆贷款市场出现了泡沫(2018年该市场的规模已膨胀至1.3万亿美元),还有一个原因是人们对2019年美联储加息的预期减弱。到目前为止,上述指数在2018年仅上涨0.7%。有点令人失望,但仍属于今年主要资产类别中表现最好之列。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巴西:重振雄风

巴西总是可以让投资者保持紧张,2018年也不例外。在6月下旬押注Bovespa股指的本地投资者已获得近25%的回报。对于必须考虑汇率的外国投资者来说,最佳进入时点是在9月的第二周,在10月举行大选之前。自那以来,以美元计算的MSCI巴西指数(MSCI Brazil index)上涨了22%,相比之下,整体的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 Index)下跌了6%。

伍德曼资产管理公司(Woodman Asset Management)的贝恩德•伯格(Bernd Berg)就是一头扎进去的投资者之一。总统大选进行了两轮投票,他在第一轮投票前就预计会出现一波“博尔索纳洛大涨行情”。10月28日极右翼前陆军上尉雅伊尔•博尔索纳洛(Jair Bolsonaro)在第二轮投票中获胜时,伯格表示他“仍对巴西市场的前景感到非常兴奋。”

“我们以两年为期在巴西投资,”他接着说。“第一次考验将出现在明年6月”,他希望届时看到外界期待已久的财政改革取得进展。“外国对冲基金存在许多怀疑,但如果政府确实进行改革,那将有一个大动作,外国投资者将再次追逐巴西资产。”

乔纳森•惠特利(Jonathan Wheatley)

土耳其:胆小勿入

早在2017年1月,环球资产管理公司(GAM)新兴市场债券基金经理保罗•麦克纳马拉(Paul McNamara)就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文称,土耳其是“可能发生危机的一个国家”。他指出,当局打压反对政府的异见人士,并对一个隐蔽的“利率游说团体”感到不安,这些对土耳其货币里拉(lira)构成了严重风险。他偏向于低配该货币。

这过了一段时间才成为现实,但土耳其资产在2018年受到了巨大冲击。在今年5月的竞选活动中,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将利率称为“万恶之母”,对里拉造成了沉重打击。一个对市场更友好的顾问小组被迫迅速登上飞往伦敦的飞机,去安抚惊慌失措的基金经理们。

但埃尔多安并没有退却,这导致里拉陷入全面危机。直到该国央行鼓起勇气在9月份大幅加息,局面才得到控制。

在那时,麦克纳马拉写道,新兴市场资产暴跌之后往往会有“凶猛反弹”。当里拉开始明显回升时,他将自己持仓头寸反转了。对新兴市场来说,这是严峻的一年中的一个亮点。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意大利:收获颇丰的猎场


对一些对冲基金来说,意大利债券是今年最令人垂涎的交易之一。

5月底,由于市场担心意大利疏远与欧盟的关系并减记债务,意大利两年期国债出现了数十年来最糟糕的交易日,当时亿万富翁艾伦•霍华德(Alan Howard)的基金布勒旺霍华德(Brevan Howard)以及罗伯特•奇特罗内(Robert Citrone)的发现资本(Discovery Capital)都获得了巨大收益。9月底,意大利政府大幅扩大预算赤字目标,令市场震惊,两家基金进一步获利。

但是其他很多投资者却错失了机会。来自IHS Markit的数据显示,在5月国债收益率飙升时,做空债券的机构并不多,很多基金只是之后才采取做空操作。对欧洲央行(ECB)进一步干预的担忧、以及对量化宽松时期做空欧洲债务却颗粒无收的惨痛记忆,令投资者望而却步。此外,最大的波动不是出现在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而是在两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多数基金经理当时关注的是前者。

Aurum Research投资研究主管蒂姆•威尔金森(Tim Wilkinson)称,对冲基金一直关注着德国和意大利之间的利差波动,但他补充称:“这方面很难进行交易。”

劳伦斯•弗莱彻(Laurence Fletcher)

红色十月:看空股市有收获

对于很多对冲基金而言,今年秋天全球市场的骤然下跌如同当头一棒,但并非所有对冲基金都损失惨重,一些做空股市的基金获得了回报。克里斯平•奥迪(Crispin Odey)的基金当月实现7%收益率,使得奥迪资产管理公司(Odey Asset Management)成为今年表现最佳的对冲基金之一,但该基金在2016年类似的做空操作曾导致损失50%。

另一家对冲基金Fanasara Capital在10月也赚了10%。

劳伦斯•弗莱彻(Laurence Fletcher)

幸运的对冲:时机决定一切

无论是靠运气还是凭借判断,百达财富管理(Pictet Wealth Management)在2018年进行了一些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的对冲。

其首席投资官西泽•佩雷斯•鲁伊斯(Cesar Perez Ruiz)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他在1月和10月购买了看跌合约,以防范股市下跌的情况,紧接着市场就跌了。

他解释称:“我们买这些合约是因为当时波动性很低。”他称,他并未真的预感到市场即将下跌。否则,他就会选择空仓。但存在泡沫的市场和较低的波动性之间形成了明显反差,二者叠加令人难以抗拒。

他补充称,明年可能会出现类似的高低起伏,并把2019年称为牛、熊和“袋鼠”之年。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