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钢铁巨头如何崛起并威震全球贸易领域?

发布日期:2018-12-25 12:29
摘要」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已崛起为一个钢铁大国,把自身从一个贫穷国家打造成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这既受到全球需求驱动,也得益于政府补贴、低成本贷款以及税收优惠政策。



撰文 / Chuin-Wei Yap

■ 1978年,在中国即将摆脱数十年的极度贫困之际,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飞赴日本,去签署两国间历史性的和平条约。邓小平此行包含一项较为低调但同样重要的访问——到访新日铁(Nippon Steel Corp.)旗下一家最先进的工厂。

当年,中国想要在上海兴建自己的制造业滩头阵地宝钢(Baosteel),并将这家日本钢厂视为模板。在中国从农业经济转型为工业强国的计划中,宝钢是关键一环。

宝钢的初始投资额高达60亿美元,相当于当时中国外汇储备的36倍。邓小平的回应让全国上下津津乐道:“要搞就搞个大的。”

于1997年去世的邓小平未能见证中国钢铁制造业规模到底能搞多大。他在1978年访问日本的时候,中国钢铁产量占全球钢铁总产量的4%。今年,中国政府的估计是,国内钢铁产量有望达到创纪录的9.23亿吨,在全球占比超过一半。中国的钢铁产量在1993年超越了美国,在1996年超越了日本,去年达到美国、俄罗斯、日本三国产量之和的三倍。钢铁产量激增推动中国的造船业和汽车制造业规模发展为全球最大。

在美国,中国生产的钢材应用范围极广,从桥梁到输油管道再到家电和刀具,无所不包。

40年来,中国已崛起为一个钢铁大国,把自身从一个贫穷国家打造成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这一方面受全球需求所驱动,另一方面得益于政府补贴、低成本贷款以及税收优惠政策。

今年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以国家安全为由对所有进口钢铁产品加征25%的关税。美国商务部今年曾表示,自2001年以来,美国从海外进口钢铁、导致美国半数钢铁厂关停,国内钢铁行业就业因此减少了35%。

美国商务部称,全球钢铁产能长期严重过剩,中国尤为如此,这正给全球自由市场带来负面影响,中国是这场危机的核心因素。

美中贸易紧张仍处于“小火慢炖”模式。本月,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达成的协议意味着贸易战暂时停火,与此同时,两国将继续进行磋商。

要了解中国如何占据全球钢铁行业主导地位及其对全世界的影响,可以从宝钢的发展历程中获得答案。该公司已正式更名为中国宝武集团(China Baowu Steel Group Corp.),成为仅次于安赛乐米塔尔(ArcelorMittal, MT.AE, MT)的全球第二大钢铁生产商。中国宝武集团庞大的厂区群位于长江入海口,周围是尘土飞扬的公路和10英尺(合3.05米)高的围墙。

邓小平在1978年访问日本数月之后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宝钢也在宝山破土动工,当时还举行了由气球装点的游行活动。宝山的字面意思是有宝藏的山,其面积是曼哈顿的七倍。中国官方媒体的照片显示,当时官员们坐在动工仪式的主席台上,台下是无数带着安全帽的工人。

根据一份数十年后解密的报告,美国中央情报局曾在1979年预计,中国最终应会发展出与美国、苏联和日本钢铁行业规模相当的钢铁产业。结果这一预测被证明太保守了。

起初,中国为了保证国内供应,给宝钢设置了10%的出口上限。历史学家Chae-Jin Lee撰写过有关早期宝钢的著作,他称,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初并不急于打进国际钢铁市场竞争。

后来,中国发现出口有助于积累硬通货,于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取消了宝钢的出口限制。随着国有钢铁厂遍布全国23个省份,中国的钢铁出口目前占到全球出口总量的四分之一。

就在中国将国内经济的未来押注于贸易之后不久,其他国家开始指责中国倾销,即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将产品销往海外,涉及从洗衣粉到太阳能板再到熨衣板的各类产品。2001年以来,在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 简称G20)成员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投诉案件中,有三分之一和倾销钢铁产品有关。

截至2016年,中国钢铁行业的就业人数约为500万。在这个过程中,以往靠天吃饭的农民成了国有钢铁厂的职工,通常能在住房、医疗和教育方面享有免费或补贴福利。

中国钢铁行业组建了大规模航运队伍,确保能获得炼钢用的澳大利亚煤炭和巴西铁矿石,并在1975-2017年间将中国铁路运输网络规模扩大了两倍多,以加速中国的工业繁荣。

中国钢铁产量激增导致全球钢铁价格在2011-2015年期间大跌了57%,造成全球成千上万工人失业。2016年,钢铁工人包围了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要求采取行动限制中国的倾销行为。

当时正值美国大选之际,特朗普公开表示将对中国“掠夺性”的钢铁进口产品征收高额关税。

北京方面称,美国支持贸易保护主义,而中国捍卫自由市场。

国内支持政策

数十年来,中国的钢铁厂一直是国有企业,由中央发展规划部门运营,能获得免费土地、低价能源、政府资金和低息贷款等支持。

多年来,这种安排并没有引起海外地区的太大关注。但在2001年中国加入WTO并享受到产品关税大幅下降的好处时,情况发生了变化。官方数据显示,接下来的五年里,中国净出口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从约2%升至8%。低薪工人从农村大量涌向中国工业化城市的工厂。

分析人士称,各式各样的补贴让中国钢铁制造商的定价比美国市场低20%-40%。2006年,美国监管机构首次对中国进口钢铁采取了行动:一项调查发现,中国政府对钢管的补贴达到产品价值的30%-45%。

中国商务部否认了这些指控,表示中国成了“贸易保护主义的替罪羊”。中国商务部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中国在加入WTO时同意全面披露补贴情况。按照要求,中国须每两年报告一次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补贴情况。五年后,中国提交了首份报告,当中只披露了中央政府补贴。

中国政府直到2016年才提供了有关地方政府补贴情况的报告,对此,美国代表团指出,时间晚了15年。中国尚未向WTO提交其补贴的全部价值。

去年,中国对美国代表团表示,对钢铁产品没有提供补贴。中国在今年公布称,在2016年曾提供一项钢铁补贴,中央政府的补贴总额为44亿美元,地方政府补贴为93.3万美元。


他说,数千家中国钢铁企业在其利润数据中列出了从中央和地方政府获得的补贴,有时能占到利润的80%。中国官方数据称,2001-2017年钢铁企业收入总额为5.6万亿美元。

中国在今年提交的WTO文件中表示,已尽最大努力提供有关补贴的明确信息,但其推出的规定没有明确界定地方政府补贴。


2016年,为回应美国钢铁行业的投诉,美国官员进行了为期六个月的调查。他们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对耐腐蚀钢铁产品提供了相当于销售价值40%左右的补贴,其中包括宝钢生产的产品。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 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的监管人员负责裁决这类申诉。他们根据对受牵累公司的采访来估算中国补贴行为带来的影响,并分析全球原材料价格和运费等因素。该委员会将耐腐蚀钢铁产品的关税税率从39%上调至241%。最新的25%关税是在之前这些关税之外加征的。

宝钢当时在一份声明中否认了这些指责,称公司的运营基于市场力量。

目前,中国的钢厂工人更加担心裁员而不是美国关税的影响。他们经常聚在一起阅读布告栏上张贴的全球行业动向,钢厂领导会进行简要介绍。

面对低迷的全球价格和不断上升的债务,中国政府已强制小型钢厂关闭。政府通过在2016年推动宝钢与其最大竞争对手武汉钢铁集团有限公司(Wuhan Iron and Steel Group)合并帮助宝钢,使其产能扩大了近一倍。

大钢铁

宝钢除了对40个国家出口产品外,还向许多主导全球商业基础设施的中资企业供应钢材。宝钢是国有企业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Marine Containers (Group) Co., 000039.SZ, 简称﹕中集集团)的第一大钢材供应商,中集集团的货运集装箱产量占据世界总产量的半壁江山。

中集集团下一步目标是美国各地高速公路上集卡拖拽的集装箱底盘车,希望主导这方面的供应。

宾夕法尼亚州Cheetah Chassis Corp.的董事长Frank Katz称,该公司上世纪70年代实际参与了集装箱和集装箱底盘车产业的开创发展。他表示,目前美国已没有生产集装箱的公司,现在集装箱都由中集集团在中国生产。而近期,中集集团决定进军集装箱底盘车业务。

宝钢也是另一家国企上海振华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hanghai Zhenhua Heavy Industry Co., 600320.SH, 简称﹕振华重工)的供应商。振华重工生产的集装箱码头岸桥和场桥已占世界市场70%的份额。

西北海港联盟(The Northwest Seaport Alliance)首席执行长John Wolfe称,美国没有类似的岸桥起重机制造商,全球范围内能够替代中国制造商的选择很少。西北海港联盟负责管理华盛顿州西雅图和塔科马港口的货运业务。

该联盟获得了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关税豁免,可以在未来几周进口四台起重机。

振华重工建设旧金山-奥克兰海湾大桥新路段所用钢材是由宝钢提供的。

每月至少一次,在Sherrill Manufacturing Inc.一间用红砖砌成的办公室内,该公司首席执行长Gregory Owens会打开亚马逊(Amazon.com)网站,查看其竞争对手提供的产品。这间办公室是曾经全球最大钢制餐具工厂的最后遗迹。

在与商业伙伴Matthew Roberts接管这家境况不佳的公司后的几十年里,Owens目睹了大批刀、叉和勺子从海外运至美国。

中国产餐具在美国餐具进口中所占比重从1996年的20%跃升至去年的67%。曾以Oneida和Lenox等美国品牌为特色的百货商店如今越来越多地转向销售中国制造的普通餐具。

在贸易展上,Owens目睹了这些年中国品牌从小展台上初出茅庐的卖家发展成展览大厅里明星品牌的过程。

Owens说:“我们必须彻底改造自身。”Owens的公司已加大了推广其“美国制造”品牌的力度,并通过在网上向客户销售产品来降低营销成本。

Owens表示,他在亚马逊上看到一些新卖家,这些网店挂出的产品质量不错,但交易评价很少,商品的英文描述也不太标准,这些迹象表明这些网店是中国餐具生产商新开的,目的是拓展实体零售店之外的电商业务。

Owens猜得没错。Owens注意到的一个品牌是Artaste,该品牌餐具的生产商是一家总部位于加州奇诺的公司,这家公司在中国山东省设有工厂。

对该公司的所有者Liu Yunxing而言,美国市场带来成功的事业。今年10月份,他的Cangshan品牌高端不锈钢刀具被选为米其林星级厨师Thomas Keller的合作品牌,Keller将在他的饭店使用该品牌的刀具,包括在加州纳帕谷的French Laundry饭店。

Artaste是Liu的中低端餐具品牌,原材料供应商中包括宝钢等中国钢铁企业。Liu表示,Cangshan品牌的高端刀具采用德国和瑞典钢材,不过中国的钢材正在迎头赶上。

Liu表示,他知道宝钢生产的一些叶片钢也很好,未来可能会试一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已崛起为一个钢铁大国,把自身从一个贫穷国家打造成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这既受到全球需求驱动,也得益于政府补贴、低成本贷款以及税收优惠政策。



撰文 / Chuin-Wei Yap

■ 1978年,在中国即将摆脱数十年的极度贫困之际,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飞赴日本,去签署两国间历史性的和平条约。邓小平此行包含一项较为低调但同样重要的访问——到访新日铁(Nippon Steel Corp.)旗下一家最先进的工厂。

当年,中国想要在上海兴建自己的制造业滩头阵地宝钢(Baosteel),并将这家日本钢厂视为模板。在中国从农业经济转型为工业强国的计划中,宝钢是关键一环。

宝钢的初始投资额高达60亿美元,相当于当时中国外汇储备的36倍。邓小平的回应让全国上下津津乐道:“要搞就搞个大的。”

于1997年去世的邓小平未能见证中国钢铁制造业规模到底能搞多大。他在1978年访问日本的时候,中国钢铁产量占全球钢铁总产量的4%。今年,中国政府的估计是,国内钢铁产量有望达到创纪录的9.23亿吨,在全球占比超过一半。中国的钢铁产量在1993年超越了美国,在1996年超越了日本,去年达到美国、俄罗斯、日本三国产量之和的三倍。钢铁产量激增推动中国的造船业和汽车制造业规模发展为全球最大。

在美国,中国生产的钢材应用范围极广,从桥梁到输油管道再到家电和刀具,无所不包。

40年来,中国已崛起为一个钢铁大国,把自身从一个贫穷国家打造成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这一方面受全球需求所驱动,另一方面得益于政府补贴、低成本贷款以及税收优惠政策。

今年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以国家安全为由对所有进口钢铁产品加征25%的关税。美国商务部今年曾表示,自2001年以来,美国从海外进口钢铁、导致美国半数钢铁厂关停,国内钢铁行业就业因此减少了35%。

美国商务部称,全球钢铁产能长期严重过剩,中国尤为如此,这正给全球自由市场带来负面影响,中国是这场危机的核心因素。

美中贸易紧张仍处于“小火慢炖”模式。本月,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达成的协议意味着贸易战暂时停火,与此同时,两国将继续进行磋商。

要了解中国如何占据全球钢铁行业主导地位及其对全世界的影响,可以从宝钢的发展历程中获得答案。该公司已正式更名为中国宝武集团(China Baowu Steel Group Corp.),成为仅次于安赛乐米塔尔(ArcelorMittal, MT.AE, MT)的全球第二大钢铁生产商。中国宝武集团庞大的厂区群位于长江入海口,周围是尘土飞扬的公路和10英尺(合3.05米)高的围墙。

邓小平在1978年访问日本数月之后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宝钢也在宝山破土动工,当时还举行了由气球装点的游行活动。宝山的字面意思是有宝藏的山,其面积是曼哈顿的七倍。中国官方媒体的照片显示,当时官员们坐在动工仪式的主席台上,台下是无数带着安全帽的工人。

根据一份数十年后解密的报告,美国中央情报局曾在1979年预计,中国最终应会发展出与美国、苏联和日本钢铁行业规模相当的钢铁产业。结果这一预测被证明太保守了。

起初,中国为了保证国内供应,给宝钢设置了10%的出口上限。历史学家Chae-Jin Lee撰写过有关早期宝钢的著作,他称,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初并不急于打进国际钢铁市场竞争。

后来,中国发现出口有助于积累硬通货,于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取消了宝钢的出口限制。随着国有钢铁厂遍布全国23个省份,中国的钢铁出口目前占到全球出口总量的四分之一。

就在中国将国内经济的未来押注于贸易之后不久,其他国家开始指责中国倾销,即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将产品销往海外,涉及从洗衣粉到太阳能板再到熨衣板的各类产品。2001年以来,在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 简称G20)成员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投诉案件中,有三分之一和倾销钢铁产品有关。

截至2016年,中国钢铁行业的就业人数约为500万。在这个过程中,以往靠天吃饭的农民成了国有钢铁厂的职工,通常能在住房、医疗和教育方面享有免费或补贴福利。

中国钢铁行业组建了大规模航运队伍,确保能获得炼钢用的澳大利亚煤炭和巴西铁矿石,并在1975-2017年间将中国铁路运输网络规模扩大了两倍多,以加速中国的工业繁荣。

中国钢铁产量激增导致全球钢铁价格在2011-2015年期间大跌了57%,造成全球成千上万工人失业。2016年,钢铁工人包围了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要求采取行动限制中国的倾销行为。

当时正值美国大选之际,特朗普公开表示将对中国“掠夺性”的钢铁进口产品征收高额关税。

北京方面称,美国支持贸易保护主义,而中国捍卫自由市场。

国内支持政策

数十年来,中国的钢铁厂一直是国有企业,由中央发展规划部门运营,能获得免费土地、低价能源、政府资金和低息贷款等支持。

多年来,这种安排并没有引起海外地区的太大关注。但在2001年中国加入WTO并享受到产品关税大幅下降的好处时,情况发生了变化。官方数据显示,接下来的五年里,中国净出口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从约2%升至8%。低薪工人从农村大量涌向中国工业化城市的工厂。

分析人士称,各式各样的补贴让中国钢铁制造商的定价比美国市场低20%-40%。2006年,美国监管机构首次对中国进口钢铁采取了行动:一项调查发现,中国政府对钢管的补贴达到产品价值的30%-45%。

中国商务部否认了这些指控,表示中国成了“贸易保护主义的替罪羊”。中国商务部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中国在加入WTO时同意全面披露补贴情况。按照要求,中国须每两年报告一次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补贴情况。五年后,中国提交了首份报告,当中只披露了中央政府补贴。

中国政府直到2016年才提供了有关地方政府补贴情况的报告,对此,美国代表团指出,时间晚了15年。中国尚未向WTO提交其补贴的全部价值。

去年,中国对美国代表团表示,对钢铁产品没有提供补贴。中国在今年公布称,在2016年曾提供一项钢铁补贴,中央政府的补贴总额为44亿美元,地方政府补贴为93.3万美元。


他说,数千家中国钢铁企业在其利润数据中列出了从中央和地方政府获得的补贴,有时能占到利润的80%。中国官方数据称,2001-2017年钢铁企业收入总额为5.6万亿美元。

中国在今年提交的WTO文件中表示,已尽最大努力提供有关补贴的明确信息,但其推出的规定没有明确界定地方政府补贴。


2016年,为回应美国钢铁行业的投诉,美国官员进行了为期六个月的调查。他们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对耐腐蚀钢铁产品提供了相当于销售价值40%左右的补贴,其中包括宝钢生产的产品。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 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的监管人员负责裁决这类申诉。他们根据对受牵累公司的采访来估算中国补贴行为带来的影响,并分析全球原材料价格和运费等因素。该委员会将耐腐蚀钢铁产品的关税税率从39%上调至241%。最新的25%关税是在之前这些关税之外加征的。

宝钢当时在一份声明中否认了这些指责,称公司的运营基于市场力量。

目前,中国的钢厂工人更加担心裁员而不是美国关税的影响。他们经常聚在一起阅读布告栏上张贴的全球行业动向,钢厂领导会进行简要介绍。

面对低迷的全球价格和不断上升的债务,中国政府已强制小型钢厂关闭。政府通过在2016年推动宝钢与其最大竞争对手武汉钢铁集团有限公司(Wuhan Iron and Steel Group)合并帮助宝钢,使其产能扩大了近一倍。

大钢铁

宝钢除了对40个国家出口产品外,还向许多主导全球商业基础设施的中资企业供应钢材。宝钢是国有企业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Marine Containers (Group) Co., 000039.SZ, 简称﹕中集集团)的第一大钢材供应商,中集集团的货运集装箱产量占据世界总产量的半壁江山。

中集集团下一步目标是美国各地高速公路上集卡拖拽的集装箱底盘车,希望主导这方面的供应。

宾夕法尼亚州Cheetah Chassis Corp.的董事长Frank Katz称,该公司上世纪70年代实际参与了集装箱和集装箱底盘车产业的开创发展。他表示,目前美国已没有生产集装箱的公司,现在集装箱都由中集集团在中国生产。而近期,中集集团决定进军集装箱底盘车业务。

宝钢也是另一家国企上海振华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hanghai Zhenhua Heavy Industry Co., 600320.SH, 简称﹕振华重工)的供应商。振华重工生产的集装箱码头岸桥和场桥已占世界市场70%的份额。

西北海港联盟(The Northwest Seaport Alliance)首席执行长John Wolfe称,美国没有类似的岸桥起重机制造商,全球范围内能够替代中国制造商的选择很少。西北海港联盟负责管理华盛顿州西雅图和塔科马港口的货运业务。

该联盟获得了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关税豁免,可以在未来几周进口四台起重机。

振华重工建设旧金山-奥克兰海湾大桥新路段所用钢材是由宝钢提供的。

每月至少一次,在Sherrill Manufacturing Inc.一间用红砖砌成的办公室内,该公司首席执行长Gregory Owens会打开亚马逊(Amazon.com)网站,查看其竞争对手提供的产品。这间办公室是曾经全球最大钢制餐具工厂的最后遗迹。

在与商业伙伴Matthew Roberts接管这家境况不佳的公司后的几十年里,Owens目睹了大批刀、叉和勺子从海外运至美国。

中国产餐具在美国餐具进口中所占比重从1996年的20%跃升至去年的67%。曾以Oneida和Lenox等美国品牌为特色的百货商店如今越来越多地转向销售中国制造的普通餐具。

在贸易展上,Owens目睹了这些年中国品牌从小展台上初出茅庐的卖家发展成展览大厅里明星品牌的过程。

Owens说:“我们必须彻底改造自身。”Owens的公司已加大了推广其“美国制造”品牌的力度,并通过在网上向客户销售产品来降低营销成本。

Owens表示,他在亚马逊上看到一些新卖家,这些网店挂出的产品质量不错,但交易评价很少,商品的英文描述也不太标准,这些迹象表明这些网店是中国餐具生产商新开的,目的是拓展实体零售店之外的电商业务。

Owens猜得没错。Owens注意到的一个品牌是Artaste,该品牌餐具的生产商是一家总部位于加州奇诺的公司,这家公司在中国山东省设有工厂。

对该公司的所有者Liu Yunxing而言,美国市场带来成功的事业。今年10月份,他的Cangshan品牌高端不锈钢刀具被选为米其林星级厨师Thomas Keller的合作品牌,Keller将在他的饭店使用该品牌的刀具,包括在加州纳帕谷的French Laundry饭店。

Artaste是Liu的中低端餐具品牌,原材料供应商中包括宝钢等中国钢铁企业。Liu表示,Cangshan品牌的高端刀具采用德国和瑞典钢材,不过中国的钢材正在迎头赶上。

Liu表示,他知道宝钢生产的一些叶片钢也很好,未来可能会试一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已崛起为一个钢铁大国,把自身从一个贫穷国家打造成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这既受到全球需求驱动,也得益于政府补贴、低成本贷款以及税收优惠政策。



撰文 / Chuin-Wei Yap

■ 1978年,在中国即将摆脱数十年的极度贫困之际,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飞赴日本,去签署两国间历史性的和平条约。邓小平此行包含一项较为低调但同样重要的访问——到访新日铁(Nippon Steel Corp.)旗下一家最先进的工厂。

当年,中国想要在上海兴建自己的制造业滩头阵地宝钢(Baosteel),并将这家日本钢厂视为模板。在中国从农业经济转型为工业强国的计划中,宝钢是关键一环。

宝钢的初始投资额高达60亿美元,相当于当时中国外汇储备的36倍。邓小平的回应让全国上下津津乐道:“要搞就搞个大的。”

于1997年去世的邓小平未能见证中国钢铁制造业规模到底能搞多大。他在1978年访问日本的时候,中国钢铁产量占全球钢铁总产量的4%。今年,中国政府的估计是,国内钢铁产量有望达到创纪录的9.23亿吨,在全球占比超过一半。中国的钢铁产量在1993年超越了美国,在1996年超越了日本,去年达到美国、俄罗斯、日本三国产量之和的三倍。钢铁产量激增推动中国的造船业和汽车制造业规模发展为全球最大。

在美国,中国生产的钢材应用范围极广,从桥梁到输油管道再到家电和刀具,无所不包。

40年来,中国已崛起为一个钢铁大国,把自身从一个贫穷国家打造成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这一方面受全球需求所驱动,另一方面得益于政府补贴、低成本贷款以及税收优惠政策。

今年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以国家安全为由对所有进口钢铁产品加征25%的关税。美国商务部今年曾表示,自2001年以来,美国从海外进口钢铁、导致美国半数钢铁厂关停,国内钢铁行业就业因此减少了35%。

美国商务部称,全球钢铁产能长期严重过剩,中国尤为如此,这正给全球自由市场带来负面影响,中国是这场危机的核心因素。

美中贸易紧张仍处于“小火慢炖”模式。本月,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达成的协议意味着贸易战暂时停火,与此同时,两国将继续进行磋商。

要了解中国如何占据全球钢铁行业主导地位及其对全世界的影响,可以从宝钢的发展历程中获得答案。该公司已正式更名为中国宝武集团(China Baowu Steel Group Corp.),成为仅次于安赛乐米塔尔(ArcelorMittal, MT.AE, MT)的全球第二大钢铁生产商。中国宝武集团庞大的厂区群位于长江入海口,周围是尘土飞扬的公路和10英尺(合3.05米)高的围墙。

邓小平在1978年访问日本数月之后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宝钢也在宝山破土动工,当时还举行了由气球装点的游行活动。宝山的字面意思是有宝藏的山,其面积是曼哈顿的七倍。中国官方媒体的照片显示,当时官员们坐在动工仪式的主席台上,台下是无数带着安全帽的工人。

根据一份数十年后解密的报告,美国中央情报局曾在1979年预计,中国最终应会发展出与美国、苏联和日本钢铁行业规模相当的钢铁产业。结果这一预测被证明太保守了。

起初,中国为了保证国内供应,给宝钢设置了10%的出口上限。历史学家Chae-Jin Lee撰写过有关早期宝钢的著作,他称,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初并不急于打进国际钢铁市场竞争。

后来,中国发现出口有助于积累硬通货,于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取消了宝钢的出口限制。随着国有钢铁厂遍布全国23个省份,中国的钢铁出口目前占到全球出口总量的四分之一。

就在中国将国内经济的未来押注于贸易之后不久,其他国家开始指责中国倾销,即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将产品销往海外,涉及从洗衣粉到太阳能板再到熨衣板的各类产品。2001年以来,在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 简称G20)成员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投诉案件中,有三分之一和倾销钢铁产品有关。

截至2016年,中国钢铁行业的就业人数约为500万。在这个过程中,以往靠天吃饭的农民成了国有钢铁厂的职工,通常能在住房、医疗和教育方面享有免费或补贴福利。

中国钢铁行业组建了大规模航运队伍,确保能获得炼钢用的澳大利亚煤炭和巴西铁矿石,并在1975-2017年间将中国铁路运输网络规模扩大了两倍多,以加速中国的工业繁荣。

中国钢铁产量激增导致全球钢铁价格在2011-2015年期间大跌了57%,造成全球成千上万工人失业。2016年,钢铁工人包围了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要求采取行动限制中国的倾销行为。

当时正值美国大选之际,特朗普公开表示将对中国“掠夺性”的钢铁进口产品征收高额关税。

北京方面称,美国支持贸易保护主义,而中国捍卫自由市场。

国内支持政策

数十年来,中国的钢铁厂一直是国有企业,由中央发展规划部门运营,能获得免费土地、低价能源、政府资金和低息贷款等支持。

多年来,这种安排并没有引起海外地区的太大关注。但在2001年中国加入WTO并享受到产品关税大幅下降的好处时,情况发生了变化。官方数据显示,接下来的五年里,中国净出口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从约2%升至8%。低薪工人从农村大量涌向中国工业化城市的工厂。

分析人士称,各式各样的补贴让中国钢铁制造商的定价比美国市场低20%-40%。2006年,美国监管机构首次对中国进口钢铁采取了行动:一项调查发现,中国政府对钢管的补贴达到产品价值的30%-45%。

中国商务部否认了这些指控,表示中国成了“贸易保护主义的替罪羊”。中国商务部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中国在加入WTO时同意全面披露补贴情况。按照要求,中国须每两年报告一次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补贴情况。五年后,中国提交了首份报告,当中只披露了中央政府补贴。

中国政府直到2016年才提供了有关地方政府补贴情况的报告,对此,美国代表团指出,时间晚了15年。中国尚未向WTO提交其补贴的全部价值。

去年,中国对美国代表团表示,对钢铁产品没有提供补贴。中国在今年公布称,在2016年曾提供一项钢铁补贴,中央政府的补贴总额为44亿美元,地方政府补贴为93.3万美元。


他说,数千家中国钢铁企业在其利润数据中列出了从中央和地方政府获得的补贴,有时能占到利润的80%。中国官方数据称,2001-2017年钢铁企业收入总额为5.6万亿美元。

中国在今年提交的WTO文件中表示,已尽最大努力提供有关补贴的明确信息,但其推出的规定没有明确界定地方政府补贴。


2016年,为回应美国钢铁行业的投诉,美国官员进行了为期六个月的调查。他们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对耐腐蚀钢铁产品提供了相当于销售价值40%左右的补贴,其中包括宝钢生产的产品。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 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的监管人员负责裁决这类申诉。他们根据对受牵累公司的采访来估算中国补贴行为带来的影响,并分析全球原材料价格和运费等因素。该委员会将耐腐蚀钢铁产品的关税税率从39%上调至241%。最新的25%关税是在之前这些关税之外加征的。

宝钢当时在一份声明中否认了这些指责,称公司的运营基于市场力量。

目前,中国的钢厂工人更加担心裁员而不是美国关税的影响。他们经常聚在一起阅读布告栏上张贴的全球行业动向,钢厂领导会进行简要介绍。

面对低迷的全球价格和不断上升的债务,中国政府已强制小型钢厂关闭。政府通过在2016年推动宝钢与其最大竞争对手武汉钢铁集团有限公司(Wuhan Iron and Steel Group)合并帮助宝钢,使其产能扩大了近一倍。

大钢铁

宝钢除了对40个国家出口产品外,还向许多主导全球商业基础设施的中资企业供应钢材。宝钢是国有企业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Marine Containers (Group) Co., 000039.SZ, 简称﹕中集集团)的第一大钢材供应商,中集集团的货运集装箱产量占据世界总产量的半壁江山。

中集集团下一步目标是美国各地高速公路上集卡拖拽的集装箱底盘车,希望主导这方面的供应。

宾夕法尼亚州Cheetah Chassis Corp.的董事长Frank Katz称,该公司上世纪70年代实际参与了集装箱和集装箱底盘车产业的开创发展。他表示,目前美国已没有生产集装箱的公司,现在集装箱都由中集集团在中国生产。而近期,中集集团决定进军集装箱底盘车业务。

宝钢也是另一家国企上海振华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hanghai Zhenhua Heavy Industry Co., 600320.SH, 简称﹕振华重工)的供应商。振华重工生产的集装箱码头岸桥和场桥已占世界市场70%的份额。

西北海港联盟(The Northwest Seaport Alliance)首席执行长John Wolfe称,美国没有类似的岸桥起重机制造商,全球范围内能够替代中国制造商的选择很少。西北海港联盟负责管理华盛顿州西雅图和塔科马港口的货运业务。

该联盟获得了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关税豁免,可以在未来几周进口四台起重机。

振华重工建设旧金山-奥克兰海湾大桥新路段所用钢材是由宝钢提供的。

每月至少一次,在Sherrill Manufacturing Inc.一间用红砖砌成的办公室内,该公司首席执行长Gregory Owens会打开亚马逊(Amazon.com)网站,查看其竞争对手提供的产品。这间办公室是曾经全球最大钢制餐具工厂的最后遗迹。

在与商业伙伴Matthew Roberts接管这家境况不佳的公司后的几十年里,Owens目睹了大批刀、叉和勺子从海外运至美国。

中国产餐具在美国餐具进口中所占比重从1996年的20%跃升至去年的67%。曾以Oneida和Lenox等美国品牌为特色的百货商店如今越来越多地转向销售中国制造的普通餐具。

在贸易展上,Owens目睹了这些年中国品牌从小展台上初出茅庐的卖家发展成展览大厅里明星品牌的过程。

Owens说:“我们必须彻底改造自身。”Owens的公司已加大了推广其“美国制造”品牌的力度,并通过在网上向客户销售产品来降低营销成本。

Owens表示,他在亚马逊上看到一些新卖家,这些网店挂出的产品质量不错,但交易评价很少,商品的英文描述也不太标准,这些迹象表明这些网店是中国餐具生产商新开的,目的是拓展实体零售店之外的电商业务。

Owens猜得没错。Owens注意到的一个品牌是Artaste,该品牌餐具的生产商是一家总部位于加州奇诺的公司,这家公司在中国山东省设有工厂。

对该公司的所有者Liu Yunxing而言,美国市场带来成功的事业。今年10月份,他的Cangshan品牌高端不锈钢刀具被选为米其林星级厨师Thomas Keller的合作品牌,Keller将在他的饭店使用该品牌的刀具,包括在加州纳帕谷的French Laundry饭店。

Artaste是Liu的中低端餐具品牌,原材料供应商中包括宝钢等中国钢铁企业。Liu表示,Cangshan品牌的高端刀具采用德国和瑞典钢材,不过中国的钢材正在迎头赶上。

Liu表示,他知道宝钢生产的一些叶片钢也很好,未来可能会试一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钢铁巨头如何崛起并威震全球贸易领域?

发布日期:2018-12-25 12:29
摘要」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已崛起为一个钢铁大国,把自身从一个贫穷国家打造成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这既受到全球需求驱动,也得益于政府补贴、低成本贷款以及税收优惠政策。



撰文 / Chuin-Wei Yap

■ 1978年,在中国即将摆脱数十年的极度贫困之际,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飞赴日本,去签署两国间历史性的和平条约。邓小平此行包含一项较为低调但同样重要的访问——到访新日铁(Nippon Steel Corp.)旗下一家最先进的工厂。

当年,中国想要在上海兴建自己的制造业滩头阵地宝钢(Baosteel),并将这家日本钢厂视为模板。在中国从农业经济转型为工业强国的计划中,宝钢是关键一环。

宝钢的初始投资额高达60亿美元,相当于当时中国外汇储备的36倍。邓小平的回应让全国上下津津乐道:“要搞就搞个大的。”

于1997年去世的邓小平未能见证中国钢铁制造业规模到底能搞多大。他在1978年访问日本的时候,中国钢铁产量占全球钢铁总产量的4%。今年,中国政府的估计是,国内钢铁产量有望达到创纪录的9.23亿吨,在全球占比超过一半。中国的钢铁产量在1993年超越了美国,在1996年超越了日本,去年达到美国、俄罗斯、日本三国产量之和的三倍。钢铁产量激增推动中国的造船业和汽车制造业规模发展为全球最大。

在美国,中国生产的钢材应用范围极广,从桥梁到输油管道再到家电和刀具,无所不包。

40年来,中国已崛起为一个钢铁大国,把自身从一个贫穷国家打造成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这一方面受全球需求所驱动,另一方面得益于政府补贴、低成本贷款以及税收优惠政策。

今年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以国家安全为由对所有进口钢铁产品加征25%的关税。美国商务部今年曾表示,自2001年以来,美国从海外进口钢铁、导致美国半数钢铁厂关停,国内钢铁行业就业因此减少了35%。

美国商务部称,全球钢铁产能长期严重过剩,中国尤为如此,这正给全球自由市场带来负面影响,中国是这场危机的核心因素。

美中贸易紧张仍处于“小火慢炖”模式。本月,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达成的协议意味着贸易战暂时停火,与此同时,两国将继续进行磋商。

要了解中国如何占据全球钢铁行业主导地位及其对全世界的影响,可以从宝钢的发展历程中获得答案。该公司已正式更名为中国宝武集团(China Baowu Steel Group Corp.),成为仅次于安赛乐米塔尔(ArcelorMittal, MT.AE, MT)的全球第二大钢铁生产商。中国宝武集团庞大的厂区群位于长江入海口,周围是尘土飞扬的公路和10英尺(合3.05米)高的围墙。

邓小平在1978年访问日本数月之后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宝钢也在宝山破土动工,当时还举行了由气球装点的游行活动。宝山的字面意思是有宝藏的山,其面积是曼哈顿的七倍。中国官方媒体的照片显示,当时官员们坐在动工仪式的主席台上,台下是无数带着安全帽的工人。

根据一份数十年后解密的报告,美国中央情报局曾在1979年预计,中国最终应会发展出与美国、苏联和日本钢铁行业规模相当的钢铁产业。结果这一预测被证明太保守了。

起初,中国为了保证国内供应,给宝钢设置了10%的出口上限。历史学家Chae-Jin Lee撰写过有关早期宝钢的著作,他称,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初并不急于打进国际钢铁市场竞争。

后来,中国发现出口有助于积累硬通货,于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取消了宝钢的出口限制。随着国有钢铁厂遍布全国23个省份,中国的钢铁出口目前占到全球出口总量的四分之一。

就在中国将国内经济的未来押注于贸易之后不久,其他国家开始指责中国倾销,即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将产品销往海外,涉及从洗衣粉到太阳能板再到熨衣板的各类产品。2001年以来,在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 简称G20)成员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投诉案件中,有三分之一和倾销钢铁产品有关。

截至2016年,中国钢铁行业的就业人数约为500万。在这个过程中,以往靠天吃饭的农民成了国有钢铁厂的职工,通常能在住房、医疗和教育方面享有免费或补贴福利。

中国钢铁行业组建了大规模航运队伍,确保能获得炼钢用的澳大利亚煤炭和巴西铁矿石,并在1975-2017年间将中国铁路运输网络规模扩大了两倍多,以加速中国的工业繁荣。

中国钢铁产量激增导致全球钢铁价格在2011-2015年期间大跌了57%,造成全球成千上万工人失业。2016年,钢铁工人包围了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要求采取行动限制中国的倾销行为。

当时正值美国大选之际,特朗普公开表示将对中国“掠夺性”的钢铁进口产品征收高额关税。

北京方面称,美国支持贸易保护主义,而中国捍卫自由市场。

国内支持政策

数十年来,中国的钢铁厂一直是国有企业,由中央发展规划部门运营,能获得免费土地、低价能源、政府资金和低息贷款等支持。

多年来,这种安排并没有引起海外地区的太大关注。但在2001年中国加入WTO并享受到产品关税大幅下降的好处时,情况发生了变化。官方数据显示,接下来的五年里,中国净出口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从约2%升至8%。低薪工人从农村大量涌向中国工业化城市的工厂。

分析人士称,各式各样的补贴让中国钢铁制造商的定价比美国市场低20%-40%。2006年,美国监管机构首次对中国进口钢铁采取了行动:一项调查发现,中国政府对钢管的补贴达到产品价值的30%-45%。

中国商务部否认了这些指控,表示中国成了“贸易保护主义的替罪羊”。中国商务部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中国在加入WTO时同意全面披露补贴情况。按照要求,中国须每两年报告一次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补贴情况。五年后,中国提交了首份报告,当中只披露了中央政府补贴。

中国政府直到2016年才提供了有关地方政府补贴情况的报告,对此,美国代表团指出,时间晚了15年。中国尚未向WTO提交其补贴的全部价值。

去年,中国对美国代表团表示,对钢铁产品没有提供补贴。中国在今年公布称,在2016年曾提供一项钢铁补贴,中央政府的补贴总额为44亿美元,地方政府补贴为93.3万美元。


他说,数千家中国钢铁企业在其利润数据中列出了从中央和地方政府获得的补贴,有时能占到利润的80%。中国官方数据称,2001-2017年钢铁企业收入总额为5.6万亿美元。

中国在今年提交的WTO文件中表示,已尽最大努力提供有关补贴的明确信息,但其推出的规定没有明确界定地方政府补贴。


2016年,为回应美国钢铁行业的投诉,美国官员进行了为期六个月的调查。他们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对耐腐蚀钢铁产品提供了相当于销售价值40%左右的补贴,其中包括宝钢生产的产品。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 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的监管人员负责裁决这类申诉。他们根据对受牵累公司的采访来估算中国补贴行为带来的影响,并分析全球原材料价格和运费等因素。该委员会将耐腐蚀钢铁产品的关税税率从39%上调至241%。最新的25%关税是在之前这些关税之外加征的。

宝钢当时在一份声明中否认了这些指责,称公司的运营基于市场力量。

目前,中国的钢厂工人更加担心裁员而不是美国关税的影响。他们经常聚在一起阅读布告栏上张贴的全球行业动向,钢厂领导会进行简要介绍。

面对低迷的全球价格和不断上升的债务,中国政府已强制小型钢厂关闭。政府通过在2016年推动宝钢与其最大竞争对手武汉钢铁集团有限公司(Wuhan Iron and Steel Group)合并帮助宝钢,使其产能扩大了近一倍。

大钢铁

宝钢除了对40个国家出口产品外,还向许多主导全球商业基础设施的中资企业供应钢材。宝钢是国有企业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Marine Containers (Group) Co., 000039.SZ, 简称﹕中集集团)的第一大钢材供应商,中集集团的货运集装箱产量占据世界总产量的半壁江山。

中集集团下一步目标是美国各地高速公路上集卡拖拽的集装箱底盘车,希望主导这方面的供应。

宾夕法尼亚州Cheetah Chassis Corp.的董事长Frank Katz称,该公司上世纪70年代实际参与了集装箱和集装箱底盘车产业的开创发展。他表示,目前美国已没有生产集装箱的公司,现在集装箱都由中集集团在中国生产。而近期,中集集团决定进军集装箱底盘车业务。

宝钢也是另一家国企上海振华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hanghai Zhenhua Heavy Industry Co., 600320.SH, 简称﹕振华重工)的供应商。振华重工生产的集装箱码头岸桥和场桥已占世界市场70%的份额。

西北海港联盟(The Northwest Seaport Alliance)首席执行长John Wolfe称,美国没有类似的岸桥起重机制造商,全球范围内能够替代中国制造商的选择很少。西北海港联盟负责管理华盛顿州西雅图和塔科马港口的货运业务。

该联盟获得了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关税豁免,可以在未来几周进口四台起重机。

振华重工建设旧金山-奥克兰海湾大桥新路段所用钢材是由宝钢提供的。

每月至少一次,在Sherrill Manufacturing Inc.一间用红砖砌成的办公室内,该公司首席执行长Gregory Owens会打开亚马逊(Amazon.com)网站,查看其竞争对手提供的产品。这间办公室是曾经全球最大钢制餐具工厂的最后遗迹。

在与商业伙伴Matthew Roberts接管这家境况不佳的公司后的几十年里,Owens目睹了大批刀、叉和勺子从海外运至美国。

中国产餐具在美国餐具进口中所占比重从1996年的20%跃升至去年的67%。曾以Oneida和Lenox等美国品牌为特色的百货商店如今越来越多地转向销售中国制造的普通餐具。

在贸易展上,Owens目睹了这些年中国品牌从小展台上初出茅庐的卖家发展成展览大厅里明星品牌的过程。

Owens说:“我们必须彻底改造自身。”Owens的公司已加大了推广其“美国制造”品牌的力度,并通过在网上向客户销售产品来降低营销成本。

Owens表示,他在亚马逊上看到一些新卖家,这些网店挂出的产品质量不错,但交易评价很少,商品的英文描述也不太标准,这些迹象表明这些网店是中国餐具生产商新开的,目的是拓展实体零售店之外的电商业务。

Owens猜得没错。Owens注意到的一个品牌是Artaste,该品牌餐具的生产商是一家总部位于加州奇诺的公司,这家公司在中国山东省设有工厂。

对该公司的所有者Liu Yunxing而言,美国市场带来成功的事业。今年10月份,他的Cangshan品牌高端不锈钢刀具被选为米其林星级厨师Thomas Keller的合作品牌,Keller将在他的饭店使用该品牌的刀具,包括在加州纳帕谷的French Laundry饭店。

Artaste是Liu的中低端餐具品牌,原材料供应商中包括宝钢等中国钢铁企业。Liu表示,Cangshan品牌的高端刀具采用德国和瑞典钢材,不过中国的钢材正在迎头赶上。

Liu表示,他知道宝钢生产的一些叶片钢也很好,未来可能会试一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已崛起为一个钢铁大国,把自身从一个贫穷国家打造成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这既受到全球需求驱动,也得益于政府补贴、低成本贷款以及税收优惠政策。



撰文 / Chuin-Wei Yap

■ 1978年,在中国即将摆脱数十年的极度贫困之际,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飞赴日本,去签署两国间历史性的和平条约。邓小平此行包含一项较为低调但同样重要的访问——到访新日铁(Nippon Steel Corp.)旗下一家最先进的工厂。

当年,中国想要在上海兴建自己的制造业滩头阵地宝钢(Baosteel),并将这家日本钢厂视为模板。在中国从农业经济转型为工业强国的计划中,宝钢是关键一环。

宝钢的初始投资额高达60亿美元,相当于当时中国外汇储备的36倍。邓小平的回应让全国上下津津乐道:“要搞就搞个大的。”

于1997年去世的邓小平未能见证中国钢铁制造业规模到底能搞多大。他在1978年访问日本的时候,中国钢铁产量占全球钢铁总产量的4%。今年,中国政府的估计是,国内钢铁产量有望达到创纪录的9.23亿吨,在全球占比超过一半。中国的钢铁产量在1993年超越了美国,在1996年超越了日本,去年达到美国、俄罗斯、日本三国产量之和的三倍。钢铁产量激增推动中国的造船业和汽车制造业规模发展为全球最大。

在美国,中国生产的钢材应用范围极广,从桥梁到输油管道再到家电和刀具,无所不包。

40年来,中国已崛起为一个钢铁大国,把自身从一个贫穷国家打造成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这一方面受全球需求所驱动,另一方面得益于政府补贴、低成本贷款以及税收优惠政策。

今年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以国家安全为由对所有进口钢铁产品加征25%的关税。美国商务部今年曾表示,自2001年以来,美国从海外进口钢铁、导致美国半数钢铁厂关停,国内钢铁行业就业因此减少了35%。

美国商务部称,全球钢铁产能长期严重过剩,中国尤为如此,这正给全球自由市场带来负面影响,中国是这场危机的核心因素。

美中贸易紧张仍处于“小火慢炖”模式。本月,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达成的协议意味着贸易战暂时停火,与此同时,两国将继续进行磋商。

要了解中国如何占据全球钢铁行业主导地位及其对全世界的影响,可以从宝钢的发展历程中获得答案。该公司已正式更名为中国宝武集团(China Baowu Steel Group Corp.),成为仅次于安赛乐米塔尔(ArcelorMittal, MT.AE, MT)的全球第二大钢铁生产商。中国宝武集团庞大的厂区群位于长江入海口,周围是尘土飞扬的公路和10英尺(合3.05米)高的围墙。

邓小平在1978年访问日本数月之后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宝钢也在宝山破土动工,当时还举行了由气球装点的游行活动。宝山的字面意思是有宝藏的山,其面积是曼哈顿的七倍。中国官方媒体的照片显示,当时官员们坐在动工仪式的主席台上,台下是无数带着安全帽的工人。

根据一份数十年后解密的报告,美国中央情报局曾在1979年预计,中国最终应会发展出与美国、苏联和日本钢铁行业规模相当的钢铁产业。结果这一预测被证明太保守了。

起初,中国为了保证国内供应,给宝钢设置了10%的出口上限。历史学家Chae-Jin Lee撰写过有关早期宝钢的著作,他称,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初并不急于打进国际钢铁市场竞争。

后来,中国发现出口有助于积累硬通货,于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取消了宝钢的出口限制。随着国有钢铁厂遍布全国23个省份,中国的钢铁出口目前占到全球出口总量的四分之一。

就在中国将国内经济的未来押注于贸易之后不久,其他国家开始指责中国倾销,即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将产品销往海外,涉及从洗衣粉到太阳能板再到熨衣板的各类产品。2001年以来,在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 简称G20)成员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投诉案件中,有三分之一和倾销钢铁产品有关。

截至2016年,中国钢铁行业的就业人数约为500万。在这个过程中,以往靠天吃饭的农民成了国有钢铁厂的职工,通常能在住房、医疗和教育方面享有免费或补贴福利。

中国钢铁行业组建了大规模航运队伍,确保能获得炼钢用的澳大利亚煤炭和巴西铁矿石,并在1975-2017年间将中国铁路运输网络规模扩大了两倍多,以加速中国的工业繁荣。

中国钢铁产量激增导致全球钢铁价格在2011-2015年期间大跌了57%,造成全球成千上万工人失业。2016年,钢铁工人包围了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要求采取行动限制中国的倾销行为。

当时正值美国大选之际,特朗普公开表示将对中国“掠夺性”的钢铁进口产品征收高额关税。

北京方面称,美国支持贸易保护主义,而中国捍卫自由市场。

国内支持政策

数十年来,中国的钢铁厂一直是国有企业,由中央发展规划部门运营,能获得免费土地、低价能源、政府资金和低息贷款等支持。

多年来,这种安排并没有引起海外地区的太大关注。但在2001年中国加入WTO并享受到产品关税大幅下降的好处时,情况发生了变化。官方数据显示,接下来的五年里,中国净出口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从约2%升至8%。低薪工人从农村大量涌向中国工业化城市的工厂。

分析人士称,各式各样的补贴让中国钢铁制造商的定价比美国市场低20%-40%。2006年,美国监管机构首次对中国进口钢铁采取了行动:一项调查发现,中国政府对钢管的补贴达到产品价值的30%-45%。

中国商务部否认了这些指控,表示中国成了“贸易保护主义的替罪羊”。中国商务部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中国在加入WTO时同意全面披露补贴情况。按照要求,中国须每两年报告一次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补贴情况。五年后,中国提交了首份报告,当中只披露了中央政府补贴。

中国政府直到2016年才提供了有关地方政府补贴情况的报告,对此,美国代表团指出,时间晚了15年。中国尚未向WTO提交其补贴的全部价值。

去年,中国对美国代表团表示,对钢铁产品没有提供补贴。中国在今年公布称,在2016年曾提供一项钢铁补贴,中央政府的补贴总额为44亿美元,地方政府补贴为93.3万美元。


他说,数千家中国钢铁企业在其利润数据中列出了从中央和地方政府获得的补贴,有时能占到利润的80%。中国官方数据称,2001-2017年钢铁企业收入总额为5.6万亿美元。

中国在今年提交的WTO文件中表示,已尽最大努力提供有关补贴的明确信息,但其推出的规定没有明确界定地方政府补贴。


2016年,为回应美国钢铁行业的投诉,美国官员进行了为期六个月的调查。他们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对耐腐蚀钢铁产品提供了相当于销售价值40%左右的补贴,其中包括宝钢生产的产品。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 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的监管人员负责裁决这类申诉。他们根据对受牵累公司的采访来估算中国补贴行为带来的影响,并分析全球原材料价格和运费等因素。该委员会将耐腐蚀钢铁产品的关税税率从39%上调至241%。最新的25%关税是在之前这些关税之外加征的。

宝钢当时在一份声明中否认了这些指责,称公司的运营基于市场力量。

目前,中国的钢厂工人更加担心裁员而不是美国关税的影响。他们经常聚在一起阅读布告栏上张贴的全球行业动向,钢厂领导会进行简要介绍。

面对低迷的全球价格和不断上升的债务,中国政府已强制小型钢厂关闭。政府通过在2016年推动宝钢与其最大竞争对手武汉钢铁集团有限公司(Wuhan Iron and Steel Group)合并帮助宝钢,使其产能扩大了近一倍。

大钢铁

宝钢除了对40个国家出口产品外,还向许多主导全球商业基础设施的中资企业供应钢材。宝钢是国有企业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Marine Containers (Group) Co., 000039.SZ, 简称﹕中集集团)的第一大钢材供应商,中集集团的货运集装箱产量占据世界总产量的半壁江山。

中集集团下一步目标是美国各地高速公路上集卡拖拽的集装箱底盘车,希望主导这方面的供应。

宾夕法尼亚州Cheetah Chassis Corp.的董事长Frank Katz称,该公司上世纪70年代实际参与了集装箱和集装箱底盘车产业的开创发展。他表示,目前美国已没有生产集装箱的公司,现在集装箱都由中集集团在中国生产。而近期,中集集团决定进军集装箱底盘车业务。

宝钢也是另一家国企上海振华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hanghai Zhenhua Heavy Industry Co., 600320.SH, 简称﹕振华重工)的供应商。振华重工生产的集装箱码头岸桥和场桥已占世界市场70%的份额。

西北海港联盟(The Northwest Seaport Alliance)首席执行长John Wolfe称,美国没有类似的岸桥起重机制造商,全球范围内能够替代中国制造商的选择很少。西北海港联盟负责管理华盛顿州西雅图和塔科马港口的货运业务。

该联盟获得了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关税豁免,可以在未来几周进口四台起重机。

振华重工建设旧金山-奥克兰海湾大桥新路段所用钢材是由宝钢提供的。

每月至少一次,在Sherrill Manufacturing Inc.一间用红砖砌成的办公室内,该公司首席执行长Gregory Owens会打开亚马逊(Amazon.com)网站,查看其竞争对手提供的产品。这间办公室是曾经全球最大钢制餐具工厂的最后遗迹。

在与商业伙伴Matthew Roberts接管这家境况不佳的公司后的几十年里,Owens目睹了大批刀、叉和勺子从海外运至美国。

中国产餐具在美国餐具进口中所占比重从1996年的20%跃升至去年的67%。曾以Oneida和Lenox等美国品牌为特色的百货商店如今越来越多地转向销售中国制造的普通餐具。

在贸易展上,Owens目睹了这些年中国品牌从小展台上初出茅庐的卖家发展成展览大厅里明星品牌的过程。

Owens说:“我们必须彻底改造自身。”Owens的公司已加大了推广其“美国制造”品牌的力度,并通过在网上向客户销售产品来降低营销成本。

Owens表示,他在亚马逊上看到一些新卖家,这些网店挂出的产品质量不错,但交易评价很少,商品的英文描述也不太标准,这些迹象表明这些网店是中国餐具生产商新开的,目的是拓展实体零售店之外的电商业务。

Owens猜得没错。Owens注意到的一个品牌是Artaste,该品牌餐具的生产商是一家总部位于加州奇诺的公司,这家公司在中国山东省设有工厂。

对该公司的所有者Liu Yunxing而言,美国市场带来成功的事业。今年10月份,他的Cangshan品牌高端不锈钢刀具被选为米其林星级厨师Thomas Keller的合作品牌,Keller将在他的饭店使用该品牌的刀具,包括在加州纳帕谷的French Laundry饭店。

Artaste是Liu的中低端餐具品牌,原材料供应商中包括宝钢等中国钢铁企业。Liu表示,Cangshan品牌的高端刀具采用德国和瑞典钢材,不过中国的钢材正在迎头赶上。

Liu表示,他知道宝钢生产的一些叶片钢也很好,未来可能会试一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