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卢斯:美中关系紧张正在产生两大效应,首先是两国在经济上脱离接触;同时迫使其他国家在对立的世界里做出选择。



撰文 / 爱德华•卢斯

■ 今年最惊人的意见统一是美国形成反对中国的共识。它横跨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白宫和美国国会、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企业和工会、全球主义者和民粹主义者。美国也许在几乎所有其他事情上都闹内讧,但在对中国的恐惧上,这个国家是团结的。

对抗北京是民主党倾向于支持特朗普的唯一议题。今年夏天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表扬了这位总统对中国的惩罚性关税:“他们需要我们,远超我们需要他们。”

舒默的这句话将在来年受到测试。虽然特朗普与中国达成了停战协议,但跨境企业仍在按贸易战将继续扩大化来做规划。曾经倡导美中加强经贸往来的人士,如汉克•鲍尔森(Hank Paulson),现在预测一道“经济铁幕。”其他人则在谈论一场“新冷战”。

很难对此提出反驳。

在新版华盛顿共识的支持下,特朗普要求习近平废除他的《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这是习近平的标志性举措之一。退让会破坏他的国内权威,错过中国的国家安全目标。如果他同意,那将是令人震惊的。

其结果是,美中40年的走近开始瓦解。这一逆转的战略重要性无论怎样强调都不为过。自1979年双方实现关系正常化以来,美国一直默认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崛起。其间经历了一两次停顿,比较显著的是在1989年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事件和1996年台海危机之后,但总体上美国保持了自己的信念,即中国会成为一个越来越开放、威权程度逐渐降低的伙伴。

以往美国信奉“双赢”关系。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甚至尝试过一个非正式的“G2”世界,由美中两国共同解决重大问题。他遭到了冷遇。

看问题的棱镜现在变成了“输赢”。特朗普的咆哮很容易让人抓不住要点。他一会儿指责中国洗劫美国,一会儿又羡慕地说习近平可以终生执政。在这些情绪波动之下是始终如一的鹰派立场。每当特朗普出现摇摆不定,他的批评者们就会揪住他不放。

最近特朗普暗示他可以放过华为(Huawei)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她正面临从加拿大被引渡到美国——以换取中国的让步。而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就曾因放弃对中国另一家电信设备巨头中兴通讯(ZTE)的制裁而受到批评。华为和中兴都被指控是中国国家安全系统的单位。无论这一指控是否正确,全球化的正常规则都没有得到尊重。没有什么比不确定性更让企业厌恶了。

这正在造成两个效应。首先是经济上脱离接触。经历多年快速增长后,中国对美投资正迅速下降。2016年为560亿美元,2018年下降到不足这一数字的四分之一。美国对中国的准入门槛日益升高。

因此,中国的技术战略正从境外收购转向进口替代。全球供应链开始碎裂。中国正在加速微芯片、航空技术和机器人技术的“本土化”。

华盛顿的贸易鹰派认为中国就像日本一样:只能高效率地制造出美国发明的东西。如果他们判断错误,他们就是在加快中国效仿美国创新。如果他们判断正确,其结果需要数年才能显现出来。

第二个效应是迫使其他国家作出一个讨厌的选择。在一个输赢对立的世界里,你要么支持美国,要么支持中国。

大多数国家宁愿永远不要面对这一两难困境。部分国家,比如日本和新加坡,正试图通过向美中两国都靠拢来对冲赌注。其他国家,尤其是俄罗斯,选择了中国。

这就带来了另一个战略解体。1972年,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将中国从苏联轨道上拽了下来,这一戏剧性的策略帮助美国赢得了冷战。而今特朗普正在触发一个“逆向尼克松”。

最至关重要的是美中关系,其重要性遥遥领先。几十年的走近正在进入逆转,其速度甚至让美国人感到惊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美对峙如何影响世界?

发布日期:2018-12-25 07:55
摘要」卢斯:美中关系紧张正在产生两大效应,首先是两国在经济上脱离接触;同时迫使其他国家在对立的世界里做出选择。



撰文 / 爱德华•卢斯

■ 今年最惊人的意见统一是美国形成反对中国的共识。它横跨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白宫和美国国会、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企业和工会、全球主义者和民粹主义者。美国也许在几乎所有其他事情上都闹内讧,但在对中国的恐惧上,这个国家是团结的。

对抗北京是民主党倾向于支持特朗普的唯一议题。今年夏天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表扬了这位总统对中国的惩罚性关税:“他们需要我们,远超我们需要他们。”

舒默的这句话将在来年受到测试。虽然特朗普与中国达成了停战协议,但跨境企业仍在按贸易战将继续扩大化来做规划。曾经倡导美中加强经贸往来的人士,如汉克•鲍尔森(Hank Paulson),现在预测一道“经济铁幕。”其他人则在谈论一场“新冷战”。

很难对此提出反驳。

在新版华盛顿共识的支持下,特朗普要求习近平废除他的《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这是习近平的标志性举措之一。退让会破坏他的国内权威,错过中国的国家安全目标。如果他同意,那将是令人震惊的。

其结果是,美中40年的走近开始瓦解。这一逆转的战略重要性无论怎样强调都不为过。自1979年双方实现关系正常化以来,美国一直默认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崛起。其间经历了一两次停顿,比较显著的是在1989年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事件和1996年台海危机之后,但总体上美国保持了自己的信念,即中国会成为一个越来越开放、威权程度逐渐降低的伙伴。

以往美国信奉“双赢”关系。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甚至尝试过一个非正式的“G2”世界,由美中两国共同解决重大问题。他遭到了冷遇。

看问题的棱镜现在变成了“输赢”。特朗普的咆哮很容易让人抓不住要点。他一会儿指责中国洗劫美国,一会儿又羡慕地说习近平可以终生执政。在这些情绪波动之下是始终如一的鹰派立场。每当特朗普出现摇摆不定,他的批评者们就会揪住他不放。

最近特朗普暗示他可以放过华为(Huawei)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她正面临从加拿大被引渡到美国——以换取中国的让步。而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就曾因放弃对中国另一家电信设备巨头中兴通讯(ZTE)的制裁而受到批评。华为和中兴都被指控是中国国家安全系统的单位。无论这一指控是否正确,全球化的正常规则都没有得到尊重。没有什么比不确定性更让企业厌恶了。

这正在造成两个效应。首先是经济上脱离接触。经历多年快速增长后,中国对美投资正迅速下降。2016年为560亿美元,2018年下降到不足这一数字的四分之一。美国对中国的准入门槛日益升高。

因此,中国的技术战略正从境外收购转向进口替代。全球供应链开始碎裂。中国正在加速微芯片、航空技术和机器人技术的“本土化”。

华盛顿的贸易鹰派认为中国就像日本一样:只能高效率地制造出美国发明的东西。如果他们判断错误,他们就是在加快中国效仿美国创新。如果他们判断正确,其结果需要数年才能显现出来。

第二个效应是迫使其他国家作出一个讨厌的选择。在一个输赢对立的世界里,你要么支持美国,要么支持中国。

大多数国家宁愿永远不要面对这一两难困境。部分国家,比如日本和新加坡,正试图通过向美中两国都靠拢来对冲赌注。其他国家,尤其是俄罗斯,选择了中国。

这就带来了另一个战略解体。1972年,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将中国从苏联轨道上拽了下来,这一戏剧性的策略帮助美国赢得了冷战。而今特朗普正在触发一个“逆向尼克松”。

最至关重要的是美中关系,其重要性遥遥领先。几十年的走近正在进入逆转,其速度甚至让美国人感到惊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卢斯:美中关系紧张正在产生两大效应,首先是两国在经济上脱离接触;同时迫使其他国家在对立的世界里做出选择。



撰文 / 爱德华•卢斯

■ 今年最惊人的意见统一是美国形成反对中国的共识。它横跨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白宫和美国国会、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企业和工会、全球主义者和民粹主义者。美国也许在几乎所有其他事情上都闹内讧,但在对中国的恐惧上,这个国家是团结的。

对抗北京是民主党倾向于支持特朗普的唯一议题。今年夏天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表扬了这位总统对中国的惩罚性关税:“他们需要我们,远超我们需要他们。”

舒默的这句话将在来年受到测试。虽然特朗普与中国达成了停战协议,但跨境企业仍在按贸易战将继续扩大化来做规划。曾经倡导美中加强经贸往来的人士,如汉克•鲍尔森(Hank Paulson),现在预测一道“经济铁幕。”其他人则在谈论一场“新冷战”。

很难对此提出反驳。

在新版华盛顿共识的支持下,特朗普要求习近平废除他的《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这是习近平的标志性举措之一。退让会破坏他的国内权威,错过中国的国家安全目标。如果他同意,那将是令人震惊的。

其结果是,美中40年的走近开始瓦解。这一逆转的战略重要性无论怎样强调都不为过。自1979年双方实现关系正常化以来,美国一直默认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崛起。其间经历了一两次停顿,比较显著的是在1989年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事件和1996年台海危机之后,但总体上美国保持了自己的信念,即中国会成为一个越来越开放、威权程度逐渐降低的伙伴。

以往美国信奉“双赢”关系。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甚至尝试过一个非正式的“G2”世界,由美中两国共同解决重大问题。他遭到了冷遇。

看问题的棱镜现在变成了“输赢”。特朗普的咆哮很容易让人抓不住要点。他一会儿指责中国洗劫美国,一会儿又羡慕地说习近平可以终生执政。在这些情绪波动之下是始终如一的鹰派立场。每当特朗普出现摇摆不定,他的批评者们就会揪住他不放。

最近特朗普暗示他可以放过华为(Huawei)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她正面临从加拿大被引渡到美国——以换取中国的让步。而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就曾因放弃对中国另一家电信设备巨头中兴通讯(ZTE)的制裁而受到批评。华为和中兴都被指控是中国国家安全系统的单位。无论这一指控是否正确,全球化的正常规则都没有得到尊重。没有什么比不确定性更让企业厌恶了。

这正在造成两个效应。首先是经济上脱离接触。经历多年快速增长后,中国对美投资正迅速下降。2016年为560亿美元,2018年下降到不足这一数字的四分之一。美国对中国的准入门槛日益升高。

因此,中国的技术战略正从境外收购转向进口替代。全球供应链开始碎裂。中国正在加速微芯片、航空技术和机器人技术的“本土化”。

华盛顿的贸易鹰派认为中国就像日本一样:只能高效率地制造出美国发明的东西。如果他们判断错误,他们就是在加快中国效仿美国创新。如果他们判断正确,其结果需要数年才能显现出来。

第二个效应是迫使其他国家作出一个讨厌的选择。在一个输赢对立的世界里,你要么支持美国,要么支持中国。

大多数国家宁愿永远不要面对这一两难困境。部分国家,比如日本和新加坡,正试图通过向美中两国都靠拢来对冲赌注。其他国家,尤其是俄罗斯,选择了中国。

这就带来了另一个战略解体。1972年,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将中国从苏联轨道上拽了下来,这一戏剧性的策略帮助美国赢得了冷战。而今特朗普正在触发一个“逆向尼克松”。

最至关重要的是美中关系,其重要性遥遥领先。几十年的走近正在进入逆转,其速度甚至让美国人感到惊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美对峙如何影响世界?

发布日期:2018-12-25 07:55
摘要」卢斯:美中关系紧张正在产生两大效应,首先是两国在经济上脱离接触;同时迫使其他国家在对立的世界里做出选择。



撰文 / 爱德华•卢斯

■ 今年最惊人的意见统一是美国形成反对中国的共识。它横跨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白宫和美国国会、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企业和工会、全球主义者和民粹主义者。美国也许在几乎所有其他事情上都闹内讧,但在对中国的恐惧上,这个国家是团结的。

对抗北京是民主党倾向于支持特朗普的唯一议题。今年夏天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表扬了这位总统对中国的惩罚性关税:“他们需要我们,远超我们需要他们。”

舒默的这句话将在来年受到测试。虽然特朗普与中国达成了停战协议,但跨境企业仍在按贸易战将继续扩大化来做规划。曾经倡导美中加强经贸往来的人士,如汉克•鲍尔森(Hank Paulson),现在预测一道“经济铁幕。”其他人则在谈论一场“新冷战”。

很难对此提出反驳。

在新版华盛顿共识的支持下,特朗普要求习近平废除他的《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这是习近平的标志性举措之一。退让会破坏他的国内权威,错过中国的国家安全目标。如果他同意,那将是令人震惊的。

其结果是,美中40年的走近开始瓦解。这一逆转的战略重要性无论怎样强调都不为过。自1979年双方实现关系正常化以来,美国一直默认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崛起。其间经历了一两次停顿,比较显著的是在1989年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事件和1996年台海危机之后,但总体上美国保持了自己的信念,即中国会成为一个越来越开放、威权程度逐渐降低的伙伴。

以往美国信奉“双赢”关系。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甚至尝试过一个非正式的“G2”世界,由美中两国共同解决重大问题。他遭到了冷遇。

看问题的棱镜现在变成了“输赢”。特朗普的咆哮很容易让人抓不住要点。他一会儿指责中国洗劫美国,一会儿又羡慕地说习近平可以终生执政。在这些情绪波动之下是始终如一的鹰派立场。每当特朗普出现摇摆不定,他的批评者们就会揪住他不放。

最近特朗普暗示他可以放过华为(Huawei)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她正面临从加拿大被引渡到美国——以换取中国的让步。而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就曾因放弃对中国另一家电信设备巨头中兴通讯(ZTE)的制裁而受到批评。华为和中兴都被指控是中国国家安全系统的单位。无论这一指控是否正确,全球化的正常规则都没有得到尊重。没有什么比不确定性更让企业厌恶了。

这正在造成两个效应。首先是经济上脱离接触。经历多年快速增长后,中国对美投资正迅速下降。2016年为560亿美元,2018年下降到不足这一数字的四分之一。美国对中国的准入门槛日益升高。

因此,中国的技术战略正从境外收购转向进口替代。全球供应链开始碎裂。中国正在加速微芯片、航空技术和机器人技术的“本土化”。

华盛顿的贸易鹰派认为中国就像日本一样:只能高效率地制造出美国发明的东西。如果他们判断错误,他们就是在加快中国效仿美国创新。如果他们判断正确,其结果需要数年才能显现出来。

第二个效应是迫使其他国家作出一个讨厌的选择。在一个输赢对立的世界里,你要么支持美国,要么支持中国。

大多数国家宁愿永远不要面对这一两难困境。部分国家,比如日本和新加坡,正试图通过向美中两国都靠拢来对冲赌注。其他国家,尤其是俄罗斯,选择了中国。

这就带来了另一个战略解体。1972年,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将中国从苏联轨道上拽了下来,这一戏剧性的策略帮助美国赢得了冷战。而今特朗普正在触发一个“逆向尼克松”。

最至关重要的是美中关系,其重要性遥遥领先。几十年的走近正在进入逆转,其速度甚至让美国人感到惊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卢斯:美中关系紧张正在产生两大效应,首先是两国在经济上脱离接触;同时迫使其他国家在对立的世界里做出选择。



撰文 / 爱德华•卢斯

■ 今年最惊人的意见统一是美国形成反对中国的共识。它横跨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白宫和美国国会、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企业和工会、全球主义者和民粹主义者。美国也许在几乎所有其他事情上都闹内讧,但在对中国的恐惧上,这个国家是团结的。

对抗北京是民主党倾向于支持特朗普的唯一议题。今年夏天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表扬了这位总统对中国的惩罚性关税:“他们需要我们,远超我们需要他们。”

舒默的这句话将在来年受到测试。虽然特朗普与中国达成了停战协议,但跨境企业仍在按贸易战将继续扩大化来做规划。曾经倡导美中加强经贸往来的人士,如汉克•鲍尔森(Hank Paulson),现在预测一道“经济铁幕。”其他人则在谈论一场“新冷战”。

很难对此提出反驳。

在新版华盛顿共识的支持下,特朗普要求习近平废除他的《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这是习近平的标志性举措之一。退让会破坏他的国内权威,错过中国的国家安全目标。如果他同意,那将是令人震惊的。

其结果是,美中40年的走近开始瓦解。这一逆转的战略重要性无论怎样强调都不为过。自1979年双方实现关系正常化以来,美国一直默认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崛起。其间经历了一两次停顿,比较显著的是在1989年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事件和1996年台海危机之后,但总体上美国保持了自己的信念,即中国会成为一个越来越开放、威权程度逐渐降低的伙伴。

以往美国信奉“双赢”关系。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甚至尝试过一个非正式的“G2”世界,由美中两国共同解决重大问题。他遭到了冷遇。

看问题的棱镜现在变成了“输赢”。特朗普的咆哮很容易让人抓不住要点。他一会儿指责中国洗劫美国,一会儿又羡慕地说习近平可以终生执政。在这些情绪波动之下是始终如一的鹰派立场。每当特朗普出现摇摆不定,他的批评者们就会揪住他不放。

最近特朗普暗示他可以放过华为(Huawei)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她正面临从加拿大被引渡到美国——以换取中国的让步。而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就曾因放弃对中国另一家电信设备巨头中兴通讯(ZTE)的制裁而受到批评。华为和中兴都被指控是中国国家安全系统的单位。无论这一指控是否正确,全球化的正常规则都没有得到尊重。没有什么比不确定性更让企业厌恶了。

这正在造成两个效应。首先是经济上脱离接触。经历多年快速增长后,中国对美投资正迅速下降。2016年为560亿美元,2018年下降到不足这一数字的四分之一。美国对中国的准入门槛日益升高。

因此,中国的技术战略正从境外收购转向进口替代。全球供应链开始碎裂。中国正在加速微芯片、航空技术和机器人技术的“本土化”。

华盛顿的贸易鹰派认为中国就像日本一样:只能高效率地制造出美国发明的东西。如果他们判断错误,他们就是在加快中国效仿美国创新。如果他们判断正确,其结果需要数年才能显现出来。

第二个效应是迫使其他国家作出一个讨厌的选择。在一个输赢对立的世界里,你要么支持美国,要么支持中国。

大多数国家宁愿永远不要面对这一两难困境。部分国家,比如日本和新加坡,正试图通过向美中两国都靠拢来对冲赌注。其他国家,尤其是俄罗斯,选择了中国。

这就带来了另一个战略解体。1972年,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将中国从苏联轨道上拽了下来,这一戏剧性的策略帮助美国赢得了冷战。而今特朗普正在触发一个“逆向尼克松”。

最至关重要的是美中关系,其重要性遥遥领先。几十年的走近正在进入逆转,其速度甚至让美国人感到惊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