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到2025年中国共同基金的年度管理费将增至420亿美元。对于面临创收压力的外国资管集团而言,前景十分诱人。



撰文 / 吴佳柏 /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

■ 每当中国股市大幅下跌时,宣传部门经常指示官方媒体提振投资者情绪。于是,今年8月有影响力的《证券时报》(Securities Times)大声宣称,国际投资者正在中国股市“逢低买进”。

那篇头版文章是一种间接的恭维,反映出许多中国投资者对外国基金公司的尊重。

据预测,中国将在两年内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投资市场。在外国基金公司寻求在中国市场分得一杯羹之际,这种专业知识和声望的光环或许是他们最大的资产。

随着费用低廉的被动基金的兴起,全球投资管理行业正感受到一种近乎生死存亡的焦虑,有些公司如今把中国视为可能的慰藉。

在美中似乎深陷贸易战之际,中国向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投资管理公司开放投资市场的可能性,成为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建立更紧密联系的少数几个领域之一。

中国迅速壮大的中产阶层的储蓄额十分惊人。由于社会保障体系薄弱,为养老、教育或医疗存钱成了绝对必要的事情。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表示,其结果是,过去5年银行存款、投资或保险产品的总价值翻了一番,在2017年底达19万亿美元,到明年底将增至23.8万亿美元。

令华尔街失望的是,长期以来,中国政府一直限制外资进入这个庞大的资金池,外资集团只能持有本土共同基金管理公司的少数股权。与此同时,资本管制限制了散户和机构投资者通过海外资产管理公司投资的能力。

然而,在迈出多个小步之后,北京方面于2017年11月宣布,外资集团可以持有本土共同基金公司的多数股权——当时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关税的威胁正在升温。中国还承诺,将在三年内允许外资公司全资拥有中国国内的共同基金公司。

鉴于有可能面向中国投资者管理共同基金,这在整个资产管理行业引发了一阵兴奋。

“中国在这方面只是刚刚对外开放,其全部潜力中只有很小一部分得到了利用,”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联席首席投资官鲍勃•普林斯(Bob Prince)说。“如果全球投资者今天不考虑这一点,那么他们很快就会落后于形势。”桥水不久前在中国推出了一只在岸基金。

瑞银(UBS)预测,到2025年,中国共同基金的年度管理费将增长4倍,达420亿美元——对于在其他地方面临越来越大的费用压力、而成本不断上升的投资集团,这是一个诱人的前景。420亿美元的管理费相当于上市的美国资产管理公司2017年总收入的近三分之二,超过富达(Fidelity)和贝莱德(BlackRock)的总收入之和。

贝莱德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在今年致投资者的年度信中指出,中国是这家资产管理公司最大的长期前景之一。芬克表示:“那里没有社会保障,因此他们的储蓄率很可能高于世界上其它任何国家。”

需要管理的巨额储蓄

据其他资产管理公司的高管称,许多行业巨头正忙于制定一项更雄心勃勃的中国战略。然而他们强调,在中国市场打开局面将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过程。

还有一个风险是,外资集团可能投入大量时间和资源,却在历经艰辛之后,拿不出什么成果可以炫耀,使前期投资仿佛掉入一个无底洞。中美贸易争端加剧了这种危险。

中国政府对外资敞开大门有它自己的原因:它希望让大起大落的国内市场成熟起来,并发展本土资产管理行业。但政府不太可能支持外资公司主宰该市场。从外资企业在华经营的历史看,有太多企业的过高期望从未接近实现。

法国外贸银行投资管理公司(Natixis Investment Managers)首席执行官让•雷比(Jean Raby)表示:“许多行业的非中国参与者曾经以为,对他们而言,中国国内市场将像当年的克朗代克(淘金热)一样,结果却看到中国本土企业占据主导地位。”

今年夏季,瑞银开始裁减旗下资产管理部门的100多个职位,其中30个职位在美国国内。该部门管理着8000亿美元资产。但是,这家瑞士银行的中国业务并未受到影响,这是一个时代的标志。

据行业组织美国投资公司协会(Investment Company Institute)的国际执行机构ICI Global称,目前美国仍是最大的投资市场,在全球约50万亿美元的管理资产中约占一半。但是,随着投资者将数千亿美元资金转移到费用低廉的指数跟踪基金,基金经理在能够收取多少管理费方面受到压力。与此同时,在合规、安全和新技术方面的必要投资成本一直在攀升。

在这种环境下,利用中国巨额储蓄的可能性正引发明显的兴奋。

瑞银资产管理(UBS Asset Management)亚太业务主管勒内•布尔曼(René Buehlmann)拒绝就裁员置评,但他表示中国是一个重点。“中国有一个巨大的国内市场正在形成,”他接着说。“考虑到那个市场的规模,迄今的进展是显著的。”

奥纬咨询(Oliver Wyman)估计,中国基金公司管理的资产将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从目前的约7.4万亿美元增至2023年的约14万亿美元,届时将占全球资产管理行业的15%。与此同时,国内资产管理行业的结构可能会发生根本性变化。目前,该行业的约三分之二由低利润率的货币市场基金——阿里巴巴(Alibaba)旗下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运营的在线基金余额宝(Yu’E Bao)是全球最大的货币基金——以及由本土银行与信托公司经销的理财产品组成。

在由基金公司、银行、保险公司和信托公司管理的19万亿美元资产中,这些理财产品远超过一半。但是,它们是伪装成高收益存款的高风险结构性融资产品。投资者从银行获得一种近乎有担保的回报,而银行利用这笔钱发放高风险的表外贷款,以规避资本充足率要求。

但是,监管机构去年11月出台了新规——一旦到2020年底开始全面执行——将禁止这些准担保,其背景是有关方面担忧人们产生国有银行将永远保护投资者免受损失的期待。相反,理财产品的结构将必须设计成类似于共同基金——根据其基础资产价值的变化,逐日按市价估值——从而终结稳赚不赔的假象。

禁止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提供有担保的回报,将降低这类产品的吸引力,使基金管理公司能够在更加平等的基础上与银行竞争。因此,奥纬咨询预计,到2023年“传统”资产管理产品将占14万亿美元国内投资行业规模的一半。

一位资产管理高管表示:“理财产品目前是有控制的乱局。但当局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不是秘密,监管者希望让人们戒掉对理财产品的依赖。”

进入市场

尽管对于进入壁垒的多年抱怨导致了近期措施的出台,但北京方面也希望外国投资集团帮助驯服以散户为主的国内金融市场,培育出一个更成熟的、由机构主导的资产管理行业。2017年1月,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成为首家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的外商独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使富达得以开始向合格投资者销售基金。


富达国际中国区董事总经理李少杰(Jackson Lee)表示,该公司对中国的承诺——尤其是其位于大连的500余名员工的后台业务——很可能促使监管机构让富达成为首家获得私募基金牌照的外资集团。然而,与许多竞争对手不同,富达决定不成立合资的共同基金公司。

“多数合资企业的经营方式非常本地化。实际上没有日常信息、研究结构和最佳实践的共享。外方的参与主要体现在董事会层面,并不介入日常运营,”他说。

为在华外资资产管理公司提供咨询的咨奔商务咨询(Z-Ben)董事总经理张磊德(Peter Alexander)表示,富达此举激发了对在华投资感到不确定的其它公司的热情。咨奔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1月下旬,在全球管理资产规模最大的50家基金管理公司中,有15家已成立了全资的私募基金实体。其中6家已推出他们的首批产品。

今年4月,中国证监会落实政府在2017年11月做出的承诺,发布了允许外资申请将其对合资的共同基金公司的持股比例提高至51%的详细规则。

但是,业内人士推测,中美贸易纠纷也许会导致美资公司推迟这类申请。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表示,希望增持其与上海国际信托公司(Shanghai International Trust)已成立很久的合资共同基金公司的股份,但目前仍在讨论中。外国高管表示,中国经常拖延审批,或将审批作为外交谈判的筹码,即便申请企业已满足相关要求。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仍“致力于”扩大在华业务,而谈判正“取得进展”。

建立关系

多名外资银行高管表示,由于贸易战的爆发,北京方面可能会推迟批准外资增持基金管理和证券合资公司股份的申请,甚至不批准这类申请。

对于私募基金业务能否产生可观的利润,有些行业观察人士表示怀疑;相反,这类业务应该被视为获得共同基金牌照的一块垫脚石,共同基金牌照将允许他们向中国所有的散户投资者销售产品。

贝莱德亚太区主管瑞恩•斯托克(Ryan Stork)表示:“我们的业务范围不像共同基金客户群体那么大,但这确实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开始与当地分销伙伴建立关系,并与当地理财顾问及其最终客户进行对话。”他表示,贝莱德最终将寻求取得一家共同基金公司的多数控股权,但他承认,“取得多数股权的过程将需要时间”。

目前仍不确定外国资产管理公司将能在中国国内市场占据多大份额。一些集团担心,尽管中国市场的绝对规模是诱人的,但它过于拥挤和对外隔绝,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可能成为外资的一个现实机遇。

“我看不出我们在管理本地市场的资金方面有什么比较优势。一个本地投资者为什么要相信某个外国人对深圳股市的理解?这说不通,”美国某基金管理公司的一名高管表示。该公司将非中国客户的资金投资于中国,但未寻求进入中国市场。

尽管外国基金管理公司的战略各有不同,但他们一致认为,要在中国取得成功,将需要足够的耐心。

“这听起来可能有些陈词滥调,但你首先必须谨慎行事,”元盛资产管理公司(Winton Group)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杨敏说。“中国市场本身就是一个特殊情况。变化是迅速而激烈的,所以你需要做好自己的功课,与跟你一样抱有长远眼光的人合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外资垂涎中国投资理财市场

发布日期:2018-12-24 07:46
摘要」到2025年中国共同基金的年度管理费将增至420亿美元。对于面临创收压力的外国资管集团而言,前景十分诱人。



撰文 / 吴佳柏 /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

■ 每当中国股市大幅下跌时,宣传部门经常指示官方媒体提振投资者情绪。于是,今年8月有影响力的《证券时报》(Securities Times)大声宣称,国际投资者正在中国股市“逢低买进”。

那篇头版文章是一种间接的恭维,反映出许多中国投资者对外国基金公司的尊重。

据预测,中国将在两年内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投资市场。在外国基金公司寻求在中国市场分得一杯羹之际,这种专业知识和声望的光环或许是他们最大的资产。

随着费用低廉的被动基金的兴起,全球投资管理行业正感受到一种近乎生死存亡的焦虑,有些公司如今把中国视为可能的慰藉。

在美中似乎深陷贸易战之际,中国向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投资管理公司开放投资市场的可能性,成为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建立更紧密联系的少数几个领域之一。

中国迅速壮大的中产阶层的储蓄额十分惊人。由于社会保障体系薄弱,为养老、教育或医疗存钱成了绝对必要的事情。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表示,其结果是,过去5年银行存款、投资或保险产品的总价值翻了一番,在2017年底达19万亿美元,到明年底将增至23.8万亿美元。

令华尔街失望的是,长期以来,中国政府一直限制外资进入这个庞大的资金池,外资集团只能持有本土共同基金管理公司的少数股权。与此同时,资本管制限制了散户和机构投资者通过海外资产管理公司投资的能力。

然而,在迈出多个小步之后,北京方面于2017年11月宣布,外资集团可以持有本土共同基金公司的多数股权——当时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关税的威胁正在升温。中国还承诺,将在三年内允许外资公司全资拥有中国国内的共同基金公司。

鉴于有可能面向中国投资者管理共同基金,这在整个资产管理行业引发了一阵兴奋。

“中国在这方面只是刚刚对外开放,其全部潜力中只有很小一部分得到了利用,”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联席首席投资官鲍勃•普林斯(Bob Prince)说。“如果全球投资者今天不考虑这一点,那么他们很快就会落后于形势。”桥水不久前在中国推出了一只在岸基金。

瑞银(UBS)预测,到2025年,中国共同基金的年度管理费将增长4倍,达420亿美元——对于在其他地方面临越来越大的费用压力、而成本不断上升的投资集团,这是一个诱人的前景。420亿美元的管理费相当于上市的美国资产管理公司2017年总收入的近三分之二,超过富达(Fidelity)和贝莱德(BlackRock)的总收入之和。

贝莱德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在今年致投资者的年度信中指出,中国是这家资产管理公司最大的长期前景之一。芬克表示:“那里没有社会保障,因此他们的储蓄率很可能高于世界上其它任何国家。”

需要管理的巨额储蓄

据其他资产管理公司的高管称,许多行业巨头正忙于制定一项更雄心勃勃的中国战略。然而他们强调,在中国市场打开局面将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过程。

还有一个风险是,外资集团可能投入大量时间和资源,却在历经艰辛之后,拿不出什么成果可以炫耀,使前期投资仿佛掉入一个无底洞。中美贸易争端加剧了这种危险。

中国政府对外资敞开大门有它自己的原因:它希望让大起大落的国内市场成熟起来,并发展本土资产管理行业。但政府不太可能支持外资公司主宰该市场。从外资企业在华经营的历史看,有太多企业的过高期望从未接近实现。

法国外贸银行投资管理公司(Natixis Investment Managers)首席执行官让•雷比(Jean Raby)表示:“许多行业的非中国参与者曾经以为,对他们而言,中国国内市场将像当年的克朗代克(淘金热)一样,结果却看到中国本土企业占据主导地位。”

今年夏季,瑞银开始裁减旗下资产管理部门的100多个职位,其中30个职位在美国国内。该部门管理着8000亿美元资产。但是,这家瑞士银行的中国业务并未受到影响,这是一个时代的标志。

据行业组织美国投资公司协会(Investment Company Institute)的国际执行机构ICI Global称,目前美国仍是最大的投资市场,在全球约50万亿美元的管理资产中约占一半。但是,随着投资者将数千亿美元资金转移到费用低廉的指数跟踪基金,基金经理在能够收取多少管理费方面受到压力。与此同时,在合规、安全和新技术方面的必要投资成本一直在攀升。

在这种环境下,利用中国巨额储蓄的可能性正引发明显的兴奋。

瑞银资产管理(UBS Asset Management)亚太业务主管勒内•布尔曼(René Buehlmann)拒绝就裁员置评,但他表示中国是一个重点。“中国有一个巨大的国内市场正在形成,”他接着说。“考虑到那个市场的规模,迄今的进展是显著的。”

奥纬咨询(Oliver Wyman)估计,中国基金公司管理的资产将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从目前的约7.4万亿美元增至2023年的约14万亿美元,届时将占全球资产管理行业的15%。与此同时,国内资产管理行业的结构可能会发生根本性变化。目前,该行业的约三分之二由低利润率的货币市场基金——阿里巴巴(Alibaba)旗下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运营的在线基金余额宝(Yu’E Bao)是全球最大的货币基金——以及由本土银行与信托公司经销的理财产品组成。

在由基金公司、银行、保险公司和信托公司管理的19万亿美元资产中,这些理财产品远超过一半。但是,它们是伪装成高收益存款的高风险结构性融资产品。投资者从银行获得一种近乎有担保的回报,而银行利用这笔钱发放高风险的表外贷款,以规避资本充足率要求。

但是,监管机构去年11月出台了新规——一旦到2020年底开始全面执行——将禁止这些准担保,其背景是有关方面担忧人们产生国有银行将永远保护投资者免受损失的期待。相反,理财产品的结构将必须设计成类似于共同基金——根据其基础资产价值的变化,逐日按市价估值——从而终结稳赚不赔的假象。

禁止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提供有担保的回报,将降低这类产品的吸引力,使基金管理公司能够在更加平等的基础上与银行竞争。因此,奥纬咨询预计,到2023年“传统”资产管理产品将占14万亿美元国内投资行业规模的一半。

一位资产管理高管表示:“理财产品目前是有控制的乱局。但当局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不是秘密,监管者希望让人们戒掉对理财产品的依赖。”

进入市场

尽管对于进入壁垒的多年抱怨导致了近期措施的出台,但北京方面也希望外国投资集团帮助驯服以散户为主的国内金融市场,培育出一个更成熟的、由机构主导的资产管理行业。2017年1月,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成为首家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的外商独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使富达得以开始向合格投资者销售基金。


富达国际中国区董事总经理李少杰(Jackson Lee)表示,该公司对中国的承诺——尤其是其位于大连的500余名员工的后台业务——很可能促使监管机构让富达成为首家获得私募基金牌照的外资集团。然而,与许多竞争对手不同,富达决定不成立合资的共同基金公司。

“多数合资企业的经营方式非常本地化。实际上没有日常信息、研究结构和最佳实践的共享。外方的参与主要体现在董事会层面,并不介入日常运营,”他说。

为在华外资资产管理公司提供咨询的咨奔商务咨询(Z-Ben)董事总经理张磊德(Peter Alexander)表示,富达此举激发了对在华投资感到不确定的其它公司的热情。咨奔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1月下旬,在全球管理资产规模最大的50家基金管理公司中,有15家已成立了全资的私募基金实体。其中6家已推出他们的首批产品。

今年4月,中国证监会落实政府在2017年11月做出的承诺,发布了允许外资申请将其对合资的共同基金公司的持股比例提高至51%的详细规则。

但是,业内人士推测,中美贸易纠纷也许会导致美资公司推迟这类申请。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表示,希望增持其与上海国际信托公司(Shanghai International Trust)已成立很久的合资共同基金公司的股份,但目前仍在讨论中。外国高管表示,中国经常拖延审批,或将审批作为外交谈判的筹码,即便申请企业已满足相关要求。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仍“致力于”扩大在华业务,而谈判正“取得进展”。

建立关系

多名外资银行高管表示,由于贸易战的爆发,北京方面可能会推迟批准外资增持基金管理和证券合资公司股份的申请,甚至不批准这类申请。

对于私募基金业务能否产生可观的利润,有些行业观察人士表示怀疑;相反,这类业务应该被视为获得共同基金牌照的一块垫脚石,共同基金牌照将允许他们向中国所有的散户投资者销售产品。

贝莱德亚太区主管瑞恩•斯托克(Ryan Stork)表示:“我们的业务范围不像共同基金客户群体那么大,但这确实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开始与当地分销伙伴建立关系,并与当地理财顾问及其最终客户进行对话。”他表示,贝莱德最终将寻求取得一家共同基金公司的多数控股权,但他承认,“取得多数股权的过程将需要时间”。

目前仍不确定外国资产管理公司将能在中国国内市场占据多大份额。一些集团担心,尽管中国市场的绝对规模是诱人的,但它过于拥挤和对外隔绝,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可能成为外资的一个现实机遇。

“我看不出我们在管理本地市场的资金方面有什么比较优势。一个本地投资者为什么要相信某个外国人对深圳股市的理解?这说不通,”美国某基金管理公司的一名高管表示。该公司将非中国客户的资金投资于中国,但未寻求进入中国市场。

尽管外国基金管理公司的战略各有不同,但他们一致认为,要在中国取得成功,将需要足够的耐心。

“这听起来可能有些陈词滥调,但你首先必须谨慎行事,”元盛资产管理公司(Winton Group)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杨敏说。“中国市场本身就是一个特殊情况。变化是迅速而激烈的,所以你需要做好自己的功课,与跟你一样抱有长远眼光的人合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到2025年中国共同基金的年度管理费将增至420亿美元。对于面临创收压力的外国资管集团而言,前景十分诱人。



撰文 / 吴佳柏 /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

■ 每当中国股市大幅下跌时,宣传部门经常指示官方媒体提振投资者情绪。于是,今年8月有影响力的《证券时报》(Securities Times)大声宣称,国际投资者正在中国股市“逢低买进”。

那篇头版文章是一种间接的恭维,反映出许多中国投资者对外国基金公司的尊重。

据预测,中国将在两年内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投资市场。在外国基金公司寻求在中国市场分得一杯羹之际,这种专业知识和声望的光环或许是他们最大的资产。

随着费用低廉的被动基金的兴起,全球投资管理行业正感受到一种近乎生死存亡的焦虑,有些公司如今把中国视为可能的慰藉。

在美中似乎深陷贸易战之际,中国向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投资管理公司开放投资市场的可能性,成为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建立更紧密联系的少数几个领域之一。

中国迅速壮大的中产阶层的储蓄额十分惊人。由于社会保障体系薄弱,为养老、教育或医疗存钱成了绝对必要的事情。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表示,其结果是,过去5年银行存款、投资或保险产品的总价值翻了一番,在2017年底达19万亿美元,到明年底将增至23.8万亿美元。

令华尔街失望的是,长期以来,中国政府一直限制外资进入这个庞大的资金池,外资集团只能持有本土共同基金管理公司的少数股权。与此同时,资本管制限制了散户和机构投资者通过海外资产管理公司投资的能力。

然而,在迈出多个小步之后,北京方面于2017年11月宣布,外资集团可以持有本土共同基金公司的多数股权——当时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关税的威胁正在升温。中国还承诺,将在三年内允许外资公司全资拥有中国国内的共同基金公司。

鉴于有可能面向中国投资者管理共同基金,这在整个资产管理行业引发了一阵兴奋。

“中国在这方面只是刚刚对外开放,其全部潜力中只有很小一部分得到了利用,”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联席首席投资官鲍勃•普林斯(Bob Prince)说。“如果全球投资者今天不考虑这一点,那么他们很快就会落后于形势。”桥水不久前在中国推出了一只在岸基金。

瑞银(UBS)预测,到2025年,中国共同基金的年度管理费将增长4倍,达420亿美元——对于在其他地方面临越来越大的费用压力、而成本不断上升的投资集团,这是一个诱人的前景。420亿美元的管理费相当于上市的美国资产管理公司2017年总收入的近三分之二,超过富达(Fidelity)和贝莱德(BlackRock)的总收入之和。

贝莱德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在今年致投资者的年度信中指出,中国是这家资产管理公司最大的长期前景之一。芬克表示:“那里没有社会保障,因此他们的储蓄率很可能高于世界上其它任何国家。”

需要管理的巨额储蓄

据其他资产管理公司的高管称,许多行业巨头正忙于制定一项更雄心勃勃的中国战略。然而他们强调,在中国市场打开局面将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过程。

还有一个风险是,外资集团可能投入大量时间和资源,却在历经艰辛之后,拿不出什么成果可以炫耀,使前期投资仿佛掉入一个无底洞。中美贸易争端加剧了这种危险。

中国政府对外资敞开大门有它自己的原因:它希望让大起大落的国内市场成熟起来,并发展本土资产管理行业。但政府不太可能支持外资公司主宰该市场。从外资企业在华经营的历史看,有太多企业的过高期望从未接近实现。

法国外贸银行投资管理公司(Natixis Investment Managers)首席执行官让•雷比(Jean Raby)表示:“许多行业的非中国参与者曾经以为,对他们而言,中国国内市场将像当年的克朗代克(淘金热)一样,结果却看到中国本土企业占据主导地位。”

今年夏季,瑞银开始裁减旗下资产管理部门的100多个职位,其中30个职位在美国国内。该部门管理着8000亿美元资产。但是,这家瑞士银行的中国业务并未受到影响,这是一个时代的标志。

据行业组织美国投资公司协会(Investment Company Institute)的国际执行机构ICI Global称,目前美国仍是最大的投资市场,在全球约50万亿美元的管理资产中约占一半。但是,随着投资者将数千亿美元资金转移到费用低廉的指数跟踪基金,基金经理在能够收取多少管理费方面受到压力。与此同时,在合规、安全和新技术方面的必要投资成本一直在攀升。

在这种环境下,利用中国巨额储蓄的可能性正引发明显的兴奋。

瑞银资产管理(UBS Asset Management)亚太业务主管勒内•布尔曼(René Buehlmann)拒绝就裁员置评,但他表示中国是一个重点。“中国有一个巨大的国内市场正在形成,”他接着说。“考虑到那个市场的规模,迄今的进展是显著的。”

奥纬咨询(Oliver Wyman)估计,中国基金公司管理的资产将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从目前的约7.4万亿美元增至2023年的约14万亿美元,届时将占全球资产管理行业的15%。与此同时,国内资产管理行业的结构可能会发生根本性变化。目前,该行业的约三分之二由低利润率的货币市场基金——阿里巴巴(Alibaba)旗下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运营的在线基金余额宝(Yu’E Bao)是全球最大的货币基金——以及由本土银行与信托公司经销的理财产品组成。

在由基金公司、银行、保险公司和信托公司管理的19万亿美元资产中,这些理财产品远超过一半。但是,它们是伪装成高收益存款的高风险结构性融资产品。投资者从银行获得一种近乎有担保的回报,而银行利用这笔钱发放高风险的表外贷款,以规避资本充足率要求。

但是,监管机构去年11月出台了新规——一旦到2020年底开始全面执行——将禁止这些准担保,其背景是有关方面担忧人们产生国有银行将永远保护投资者免受损失的期待。相反,理财产品的结构将必须设计成类似于共同基金——根据其基础资产价值的变化,逐日按市价估值——从而终结稳赚不赔的假象。

禁止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提供有担保的回报,将降低这类产品的吸引力,使基金管理公司能够在更加平等的基础上与银行竞争。因此,奥纬咨询预计,到2023年“传统”资产管理产品将占14万亿美元国内投资行业规模的一半。

一位资产管理高管表示:“理财产品目前是有控制的乱局。但当局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不是秘密,监管者希望让人们戒掉对理财产品的依赖。”

进入市场

尽管对于进入壁垒的多年抱怨导致了近期措施的出台,但北京方面也希望外国投资集团帮助驯服以散户为主的国内金融市场,培育出一个更成熟的、由机构主导的资产管理行业。2017年1月,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成为首家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的外商独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使富达得以开始向合格投资者销售基金。


富达国际中国区董事总经理李少杰(Jackson Lee)表示,该公司对中国的承诺——尤其是其位于大连的500余名员工的后台业务——很可能促使监管机构让富达成为首家获得私募基金牌照的外资集团。然而,与许多竞争对手不同,富达决定不成立合资的共同基金公司。

“多数合资企业的经营方式非常本地化。实际上没有日常信息、研究结构和最佳实践的共享。外方的参与主要体现在董事会层面,并不介入日常运营,”他说。

为在华外资资产管理公司提供咨询的咨奔商务咨询(Z-Ben)董事总经理张磊德(Peter Alexander)表示,富达此举激发了对在华投资感到不确定的其它公司的热情。咨奔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1月下旬,在全球管理资产规模最大的50家基金管理公司中,有15家已成立了全资的私募基金实体。其中6家已推出他们的首批产品。

今年4月,中国证监会落实政府在2017年11月做出的承诺,发布了允许外资申请将其对合资的共同基金公司的持股比例提高至51%的详细规则。

但是,业内人士推测,中美贸易纠纷也许会导致美资公司推迟这类申请。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表示,希望增持其与上海国际信托公司(Shanghai International Trust)已成立很久的合资共同基金公司的股份,但目前仍在讨论中。外国高管表示,中国经常拖延审批,或将审批作为外交谈判的筹码,即便申请企业已满足相关要求。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仍“致力于”扩大在华业务,而谈判正“取得进展”。

建立关系

多名外资银行高管表示,由于贸易战的爆发,北京方面可能会推迟批准外资增持基金管理和证券合资公司股份的申请,甚至不批准这类申请。

对于私募基金业务能否产生可观的利润,有些行业观察人士表示怀疑;相反,这类业务应该被视为获得共同基金牌照的一块垫脚石,共同基金牌照将允许他们向中国所有的散户投资者销售产品。

贝莱德亚太区主管瑞恩•斯托克(Ryan Stork)表示:“我们的业务范围不像共同基金客户群体那么大,但这确实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开始与当地分销伙伴建立关系,并与当地理财顾问及其最终客户进行对话。”他表示,贝莱德最终将寻求取得一家共同基金公司的多数控股权,但他承认,“取得多数股权的过程将需要时间”。

目前仍不确定外国资产管理公司将能在中国国内市场占据多大份额。一些集团担心,尽管中国市场的绝对规模是诱人的,但它过于拥挤和对外隔绝,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可能成为外资的一个现实机遇。

“我看不出我们在管理本地市场的资金方面有什么比较优势。一个本地投资者为什么要相信某个外国人对深圳股市的理解?这说不通,”美国某基金管理公司的一名高管表示。该公司将非中国客户的资金投资于中国,但未寻求进入中国市场。

尽管外国基金管理公司的战略各有不同,但他们一致认为,要在中国取得成功,将需要足够的耐心。

“这听起来可能有些陈词滥调,但你首先必须谨慎行事,”元盛资产管理公司(Winton Group)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杨敏说。“中国市场本身就是一个特殊情况。变化是迅速而激烈的,所以你需要做好自己的功课,与跟你一样抱有长远眼光的人合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外资垂涎中国投资理财市场

发布日期:2018-12-24 07:46
摘要」到2025年中国共同基金的年度管理费将增至420亿美元。对于面临创收压力的外国资管集团而言,前景十分诱人。



撰文 / 吴佳柏 /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

■ 每当中国股市大幅下跌时,宣传部门经常指示官方媒体提振投资者情绪。于是,今年8月有影响力的《证券时报》(Securities Times)大声宣称,国际投资者正在中国股市“逢低买进”。

那篇头版文章是一种间接的恭维,反映出许多中国投资者对外国基金公司的尊重。

据预测,中国将在两年内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投资市场。在外国基金公司寻求在中国市场分得一杯羹之际,这种专业知识和声望的光环或许是他们最大的资产。

随着费用低廉的被动基金的兴起,全球投资管理行业正感受到一种近乎生死存亡的焦虑,有些公司如今把中国视为可能的慰藉。

在美中似乎深陷贸易战之际,中国向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投资管理公司开放投资市场的可能性,成为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建立更紧密联系的少数几个领域之一。

中国迅速壮大的中产阶层的储蓄额十分惊人。由于社会保障体系薄弱,为养老、教育或医疗存钱成了绝对必要的事情。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表示,其结果是,过去5年银行存款、投资或保险产品的总价值翻了一番,在2017年底达19万亿美元,到明年底将增至23.8万亿美元。

令华尔街失望的是,长期以来,中国政府一直限制外资进入这个庞大的资金池,外资集团只能持有本土共同基金管理公司的少数股权。与此同时,资本管制限制了散户和机构投资者通过海外资产管理公司投资的能力。

然而,在迈出多个小步之后,北京方面于2017年11月宣布,外资集团可以持有本土共同基金公司的多数股权——当时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关税的威胁正在升温。中国还承诺,将在三年内允许外资公司全资拥有中国国内的共同基金公司。

鉴于有可能面向中国投资者管理共同基金,这在整个资产管理行业引发了一阵兴奋。

“中国在这方面只是刚刚对外开放,其全部潜力中只有很小一部分得到了利用,”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联席首席投资官鲍勃•普林斯(Bob Prince)说。“如果全球投资者今天不考虑这一点,那么他们很快就会落后于形势。”桥水不久前在中国推出了一只在岸基金。

瑞银(UBS)预测,到2025年,中国共同基金的年度管理费将增长4倍,达420亿美元——对于在其他地方面临越来越大的费用压力、而成本不断上升的投资集团,这是一个诱人的前景。420亿美元的管理费相当于上市的美国资产管理公司2017年总收入的近三分之二,超过富达(Fidelity)和贝莱德(BlackRock)的总收入之和。

贝莱德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在今年致投资者的年度信中指出,中国是这家资产管理公司最大的长期前景之一。芬克表示:“那里没有社会保障,因此他们的储蓄率很可能高于世界上其它任何国家。”

需要管理的巨额储蓄

据其他资产管理公司的高管称,许多行业巨头正忙于制定一项更雄心勃勃的中国战略。然而他们强调,在中国市场打开局面将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过程。

还有一个风险是,外资集团可能投入大量时间和资源,却在历经艰辛之后,拿不出什么成果可以炫耀,使前期投资仿佛掉入一个无底洞。中美贸易争端加剧了这种危险。

中国政府对外资敞开大门有它自己的原因:它希望让大起大落的国内市场成熟起来,并发展本土资产管理行业。但政府不太可能支持外资公司主宰该市场。从外资企业在华经营的历史看,有太多企业的过高期望从未接近实现。

法国外贸银行投资管理公司(Natixis Investment Managers)首席执行官让•雷比(Jean Raby)表示:“许多行业的非中国参与者曾经以为,对他们而言,中国国内市场将像当年的克朗代克(淘金热)一样,结果却看到中国本土企业占据主导地位。”

今年夏季,瑞银开始裁减旗下资产管理部门的100多个职位,其中30个职位在美国国内。该部门管理着8000亿美元资产。但是,这家瑞士银行的中国业务并未受到影响,这是一个时代的标志。

据行业组织美国投资公司协会(Investment Company Institute)的国际执行机构ICI Global称,目前美国仍是最大的投资市场,在全球约50万亿美元的管理资产中约占一半。但是,随着投资者将数千亿美元资金转移到费用低廉的指数跟踪基金,基金经理在能够收取多少管理费方面受到压力。与此同时,在合规、安全和新技术方面的必要投资成本一直在攀升。

在这种环境下,利用中国巨额储蓄的可能性正引发明显的兴奋。

瑞银资产管理(UBS Asset Management)亚太业务主管勒内•布尔曼(René Buehlmann)拒绝就裁员置评,但他表示中国是一个重点。“中国有一个巨大的国内市场正在形成,”他接着说。“考虑到那个市场的规模,迄今的进展是显著的。”

奥纬咨询(Oliver Wyman)估计,中国基金公司管理的资产将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从目前的约7.4万亿美元增至2023年的约14万亿美元,届时将占全球资产管理行业的15%。与此同时,国内资产管理行业的结构可能会发生根本性变化。目前,该行业的约三分之二由低利润率的货币市场基金——阿里巴巴(Alibaba)旗下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运营的在线基金余额宝(Yu’E Bao)是全球最大的货币基金——以及由本土银行与信托公司经销的理财产品组成。

在由基金公司、银行、保险公司和信托公司管理的19万亿美元资产中,这些理财产品远超过一半。但是,它们是伪装成高收益存款的高风险结构性融资产品。投资者从银行获得一种近乎有担保的回报,而银行利用这笔钱发放高风险的表外贷款,以规避资本充足率要求。

但是,监管机构去年11月出台了新规——一旦到2020年底开始全面执行——将禁止这些准担保,其背景是有关方面担忧人们产生国有银行将永远保护投资者免受损失的期待。相反,理财产品的结构将必须设计成类似于共同基金——根据其基础资产价值的变化,逐日按市价估值——从而终结稳赚不赔的假象。

禁止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提供有担保的回报,将降低这类产品的吸引力,使基金管理公司能够在更加平等的基础上与银行竞争。因此,奥纬咨询预计,到2023年“传统”资产管理产品将占14万亿美元国内投资行业规模的一半。

一位资产管理高管表示:“理财产品目前是有控制的乱局。但当局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不是秘密,监管者希望让人们戒掉对理财产品的依赖。”

进入市场

尽管对于进入壁垒的多年抱怨导致了近期措施的出台,但北京方面也希望外国投资集团帮助驯服以散户为主的国内金融市场,培育出一个更成熟的、由机构主导的资产管理行业。2017年1月,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成为首家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的外商独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使富达得以开始向合格投资者销售基金。


富达国际中国区董事总经理李少杰(Jackson Lee)表示,该公司对中国的承诺——尤其是其位于大连的500余名员工的后台业务——很可能促使监管机构让富达成为首家获得私募基金牌照的外资集团。然而,与许多竞争对手不同,富达决定不成立合资的共同基金公司。

“多数合资企业的经营方式非常本地化。实际上没有日常信息、研究结构和最佳实践的共享。外方的参与主要体现在董事会层面,并不介入日常运营,”他说。

为在华外资资产管理公司提供咨询的咨奔商务咨询(Z-Ben)董事总经理张磊德(Peter Alexander)表示,富达此举激发了对在华投资感到不确定的其它公司的热情。咨奔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1月下旬,在全球管理资产规模最大的50家基金管理公司中,有15家已成立了全资的私募基金实体。其中6家已推出他们的首批产品。

今年4月,中国证监会落实政府在2017年11月做出的承诺,发布了允许外资申请将其对合资的共同基金公司的持股比例提高至51%的详细规则。

但是,业内人士推测,中美贸易纠纷也许会导致美资公司推迟这类申请。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表示,希望增持其与上海国际信托公司(Shanghai International Trust)已成立很久的合资共同基金公司的股份,但目前仍在讨论中。外国高管表示,中国经常拖延审批,或将审批作为外交谈判的筹码,即便申请企业已满足相关要求。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仍“致力于”扩大在华业务,而谈判正“取得进展”。

建立关系

多名外资银行高管表示,由于贸易战的爆发,北京方面可能会推迟批准外资增持基金管理和证券合资公司股份的申请,甚至不批准这类申请。

对于私募基金业务能否产生可观的利润,有些行业观察人士表示怀疑;相反,这类业务应该被视为获得共同基金牌照的一块垫脚石,共同基金牌照将允许他们向中国所有的散户投资者销售产品。

贝莱德亚太区主管瑞恩•斯托克(Ryan Stork)表示:“我们的业务范围不像共同基金客户群体那么大,但这确实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开始与当地分销伙伴建立关系,并与当地理财顾问及其最终客户进行对话。”他表示,贝莱德最终将寻求取得一家共同基金公司的多数控股权,但他承认,“取得多数股权的过程将需要时间”。

目前仍不确定外国资产管理公司将能在中国国内市场占据多大份额。一些集团担心,尽管中国市场的绝对规模是诱人的,但它过于拥挤和对外隔绝,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可能成为外资的一个现实机遇。

“我看不出我们在管理本地市场的资金方面有什么比较优势。一个本地投资者为什么要相信某个外国人对深圳股市的理解?这说不通,”美国某基金管理公司的一名高管表示。该公司将非中国客户的资金投资于中国,但未寻求进入中国市场。

尽管外国基金管理公司的战略各有不同,但他们一致认为,要在中国取得成功,将需要足够的耐心。

“这听起来可能有些陈词滥调,但你首先必须谨慎行事,”元盛资产管理公司(Winton Group)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杨敏说。“中国市场本身就是一个特殊情况。变化是迅速而激烈的,所以你需要做好自己的功课,与跟你一样抱有长远眼光的人合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到2025年中国共同基金的年度管理费将增至420亿美元。对于面临创收压力的外国资管集团而言,前景十分诱人。



撰文 / 吴佳柏 /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

■ 每当中国股市大幅下跌时,宣传部门经常指示官方媒体提振投资者情绪。于是,今年8月有影响力的《证券时报》(Securities Times)大声宣称,国际投资者正在中国股市“逢低买进”。

那篇头版文章是一种间接的恭维,反映出许多中国投资者对外国基金公司的尊重。

据预测,中国将在两年内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投资市场。在外国基金公司寻求在中国市场分得一杯羹之际,这种专业知识和声望的光环或许是他们最大的资产。

随着费用低廉的被动基金的兴起,全球投资管理行业正感受到一种近乎生死存亡的焦虑,有些公司如今把中国视为可能的慰藉。

在美中似乎深陷贸易战之际,中国向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投资管理公司开放投资市场的可能性,成为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建立更紧密联系的少数几个领域之一。

中国迅速壮大的中产阶层的储蓄额十分惊人。由于社会保障体系薄弱,为养老、教育或医疗存钱成了绝对必要的事情。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表示,其结果是,过去5年银行存款、投资或保险产品的总价值翻了一番,在2017年底达19万亿美元,到明年底将增至23.8万亿美元。

令华尔街失望的是,长期以来,中国政府一直限制外资进入这个庞大的资金池,外资集团只能持有本土共同基金管理公司的少数股权。与此同时,资本管制限制了散户和机构投资者通过海外资产管理公司投资的能力。

然而,在迈出多个小步之后,北京方面于2017年11月宣布,外资集团可以持有本土共同基金公司的多数股权——当时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关税的威胁正在升温。中国还承诺,将在三年内允许外资公司全资拥有中国国内的共同基金公司。

鉴于有可能面向中国投资者管理共同基金,这在整个资产管理行业引发了一阵兴奋。

“中国在这方面只是刚刚对外开放,其全部潜力中只有很小一部分得到了利用,”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联席首席投资官鲍勃•普林斯(Bob Prince)说。“如果全球投资者今天不考虑这一点,那么他们很快就会落后于形势。”桥水不久前在中国推出了一只在岸基金。

瑞银(UBS)预测,到2025年,中国共同基金的年度管理费将增长4倍,达420亿美元——对于在其他地方面临越来越大的费用压力、而成本不断上升的投资集团,这是一个诱人的前景。420亿美元的管理费相当于上市的美国资产管理公司2017年总收入的近三分之二,超过富达(Fidelity)和贝莱德(BlackRock)的总收入之和。

贝莱德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在今年致投资者的年度信中指出,中国是这家资产管理公司最大的长期前景之一。芬克表示:“那里没有社会保障,因此他们的储蓄率很可能高于世界上其它任何国家。”

需要管理的巨额储蓄

据其他资产管理公司的高管称,许多行业巨头正忙于制定一项更雄心勃勃的中国战略。然而他们强调,在中国市场打开局面将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过程。

还有一个风险是,外资集团可能投入大量时间和资源,却在历经艰辛之后,拿不出什么成果可以炫耀,使前期投资仿佛掉入一个无底洞。中美贸易争端加剧了这种危险。

中国政府对外资敞开大门有它自己的原因:它希望让大起大落的国内市场成熟起来,并发展本土资产管理行业。但政府不太可能支持外资公司主宰该市场。从外资企业在华经营的历史看,有太多企业的过高期望从未接近实现。

法国外贸银行投资管理公司(Natixis Investment Managers)首席执行官让•雷比(Jean Raby)表示:“许多行业的非中国参与者曾经以为,对他们而言,中国国内市场将像当年的克朗代克(淘金热)一样,结果却看到中国本土企业占据主导地位。”

今年夏季,瑞银开始裁减旗下资产管理部门的100多个职位,其中30个职位在美国国内。该部门管理着8000亿美元资产。但是,这家瑞士银行的中国业务并未受到影响,这是一个时代的标志。

据行业组织美国投资公司协会(Investment Company Institute)的国际执行机构ICI Global称,目前美国仍是最大的投资市场,在全球约50万亿美元的管理资产中约占一半。但是,随着投资者将数千亿美元资金转移到费用低廉的指数跟踪基金,基金经理在能够收取多少管理费方面受到压力。与此同时,在合规、安全和新技术方面的必要投资成本一直在攀升。

在这种环境下,利用中国巨额储蓄的可能性正引发明显的兴奋。

瑞银资产管理(UBS Asset Management)亚太业务主管勒内•布尔曼(René Buehlmann)拒绝就裁员置评,但他表示中国是一个重点。“中国有一个巨大的国内市场正在形成,”他接着说。“考虑到那个市场的规模,迄今的进展是显著的。”

奥纬咨询(Oliver Wyman)估计,中国基金公司管理的资产将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从目前的约7.4万亿美元增至2023年的约14万亿美元,届时将占全球资产管理行业的15%。与此同时,国内资产管理行业的结构可能会发生根本性变化。目前,该行业的约三分之二由低利润率的货币市场基金——阿里巴巴(Alibaba)旗下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运营的在线基金余额宝(Yu’E Bao)是全球最大的货币基金——以及由本土银行与信托公司经销的理财产品组成。

在由基金公司、银行、保险公司和信托公司管理的19万亿美元资产中,这些理财产品远超过一半。但是,它们是伪装成高收益存款的高风险结构性融资产品。投资者从银行获得一种近乎有担保的回报,而银行利用这笔钱发放高风险的表外贷款,以规避资本充足率要求。

但是,监管机构去年11月出台了新规——一旦到2020年底开始全面执行——将禁止这些准担保,其背景是有关方面担忧人们产生国有银行将永远保护投资者免受损失的期待。相反,理财产品的结构将必须设计成类似于共同基金——根据其基础资产价值的变化,逐日按市价估值——从而终结稳赚不赔的假象。

禁止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提供有担保的回报,将降低这类产品的吸引力,使基金管理公司能够在更加平等的基础上与银行竞争。因此,奥纬咨询预计,到2023年“传统”资产管理产品将占14万亿美元国内投资行业规模的一半。

一位资产管理高管表示:“理财产品目前是有控制的乱局。但当局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不是秘密,监管者希望让人们戒掉对理财产品的依赖。”

进入市场

尽管对于进入壁垒的多年抱怨导致了近期措施的出台,但北京方面也希望外国投资集团帮助驯服以散户为主的国内金融市场,培育出一个更成熟的、由机构主导的资产管理行业。2017年1月,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成为首家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的外商独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使富达得以开始向合格投资者销售基金。


富达国际中国区董事总经理李少杰(Jackson Lee)表示,该公司对中国的承诺——尤其是其位于大连的500余名员工的后台业务——很可能促使监管机构让富达成为首家获得私募基金牌照的外资集团。然而,与许多竞争对手不同,富达决定不成立合资的共同基金公司。

“多数合资企业的经营方式非常本地化。实际上没有日常信息、研究结构和最佳实践的共享。外方的参与主要体现在董事会层面,并不介入日常运营,”他说。

为在华外资资产管理公司提供咨询的咨奔商务咨询(Z-Ben)董事总经理张磊德(Peter Alexander)表示,富达此举激发了对在华投资感到不确定的其它公司的热情。咨奔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1月下旬,在全球管理资产规模最大的50家基金管理公司中,有15家已成立了全资的私募基金实体。其中6家已推出他们的首批产品。

今年4月,中国证监会落实政府在2017年11月做出的承诺,发布了允许外资申请将其对合资的共同基金公司的持股比例提高至51%的详细规则。

但是,业内人士推测,中美贸易纠纷也许会导致美资公司推迟这类申请。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表示,希望增持其与上海国际信托公司(Shanghai International Trust)已成立很久的合资共同基金公司的股份,但目前仍在讨论中。外国高管表示,中国经常拖延审批,或将审批作为外交谈判的筹码,即便申请企业已满足相关要求。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仍“致力于”扩大在华业务,而谈判正“取得进展”。

建立关系

多名外资银行高管表示,由于贸易战的爆发,北京方面可能会推迟批准外资增持基金管理和证券合资公司股份的申请,甚至不批准这类申请。

对于私募基金业务能否产生可观的利润,有些行业观察人士表示怀疑;相反,这类业务应该被视为获得共同基金牌照的一块垫脚石,共同基金牌照将允许他们向中国所有的散户投资者销售产品。

贝莱德亚太区主管瑞恩•斯托克(Ryan Stork)表示:“我们的业务范围不像共同基金客户群体那么大,但这确实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开始与当地分销伙伴建立关系,并与当地理财顾问及其最终客户进行对话。”他表示,贝莱德最终将寻求取得一家共同基金公司的多数控股权,但他承认,“取得多数股权的过程将需要时间”。

目前仍不确定外国资产管理公司将能在中国国内市场占据多大份额。一些集团担心,尽管中国市场的绝对规模是诱人的,但它过于拥挤和对外隔绝,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可能成为外资的一个现实机遇。

“我看不出我们在管理本地市场的资金方面有什么比较优势。一个本地投资者为什么要相信某个外国人对深圳股市的理解?这说不通,”美国某基金管理公司的一名高管表示。该公司将非中国客户的资金投资于中国,但未寻求进入中国市场。

尽管外国基金管理公司的战略各有不同,但他们一致认为,要在中国取得成功,将需要足够的耐心。

“这听起来可能有些陈词滥调,但你首先必须谨慎行事,”元盛资产管理公司(Winton Group)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杨敏说。“中国市场本身就是一个特殊情况。变化是迅速而激烈的,所以你需要做好自己的功课,与跟你一样抱有长远眼光的人合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