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基准原油价格继续大跌,较10月创出的高点已跌去四成,而且尚未见底,尽管石油输出国组织本月宣布减产。这对石油生产者来说不是好事,但较低的油价可以惠及其他经济领域。



撰文 / Al Root

■ 美国基准原油价格继续大跌,较10月创出的高点已跌去40%,而且尚未见底,尽管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简称:欧佩克)本月宣布减产。

油价快速下跌,加上股市遭遇抛售,其中道琼斯指数周四一度下跌逾600点,这让投资者禁不住揣测石油市场是否正发出关于全球经济增长的不详信号。但或许并不是这样。

原油市场已从倒价结构转向顺价结构。顺价结构是指大宗商品期货价格高于现货价格,倒价结构反之。倒价结构常常意味着短缺,而顺价结构则可能意味着过剩,现在的市场情况似乎就是如此,石油太多了。

这对石油生产者来说不是好事,但较低的油价可以惠及其他经济领域。

2014年油价有过非常类似的走势,当年第四季度下跌近40%。当时与现在一样,供给增加导致价格下跌。2014年11月,欧佩克宣布将把产量提高约200万桶/日。

200万桶低价石油仅占全球总供给的约2%,但拖累油价下跌逾50%。不过这并未殃及全球经济。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数据,2015年全球GDP增长3.2%。此外,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的数据,2015年全球石油需求也有所增长。

尽管如此,油价下跌还是拖累了很多股票,首当其冲的显然是能源股,标普500指数的能源成分股在2015年下跌了24%。尽管大部分业主有限合伙(MLP)拥有管道和存储设施等中游资产,但其表现依然不尽人意。这些资产本应依赖产品在系统中的流动,而不是绝对价格水平。

2015年,炼厂类股逆势上扬,表现非常强劲,回报率超过30%。这主要是因为每桶石油的价格与其生产的柴油、汽油等成品油价格之差日益扩大,炼厂得以从中获利。

其他依赖石油的行业则没有像炼油厂那样受益。航空股和化工股在2015年都跑输大盘,机票和塑料的价格下跌过快,让原油成本下降带来的提振化为乌有。

同年,美国工业股的表现也逊于大盘。能源相关市场占到美国工业收入的10%-20%左右,福斯公司(Flowserve Co., FLS)、Circor International (CIR)和Gardner Denver(GDI)等企业受能源价格波动的影响高于平均水平。

目前,美国已经成为石油增产的主力军。2018年美国石油产量同比增长约16%。美国能源部(Energy Department)估计美国2019年石油产量将增长11%。

产量增加意味着原油价格将进一步承压,上游能源股将面临更多麻烦。

炼油厂能再度受益,在美国油价跌速超过海外油价的情况下尤其如此,这对美国出口成品能源产品有利。

MLP企业这次应该也会有更好表现。2015年,在中东增加石油产能的同时,美国的产出持平甚至下降。随着利用美国能源设施的石油和天然气增多,MLP料将不会像2015年那样利润原地踏步。

富瑞(Jefferies)分析师Christopher Sighinolfi周四上调了10家中游能源股评级。他写道,强劲基本面并未在2018年提振这些公司股价走高,但是在“结构简化、杠杆下降、资金需求少和持续增长”的作用下,2019年MLP类股应该会有吸引力。

市场上有一种说法,股票乘扶梯上坐电梯下,意思是从历史数据来看,在经济出现某些转差迹象后,缓慢上涨的股票会急剧下跌。

相比之下大宗商品通常是乘扶梯下,坐电梯上到顶层。供给短缺带动价格飙升,对大宗商品长期实际价格逐渐下滑趋势构成阻碍。

回顾以往的市场动向,这是油价下跌第二次让投资者感受到动荡,或许这次是打破规律的例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油价下跌四成,哪家欢喜哪家忧?

发布日期:2018-12-21 15:51
摘要」美国基准原油价格继续大跌,较10月创出的高点已跌去四成,而且尚未见底,尽管石油输出国组织本月宣布减产。这对石油生产者来说不是好事,但较低的油价可以惠及其他经济领域。



撰文 / Al Root

■ 美国基准原油价格继续大跌,较10月创出的高点已跌去40%,而且尚未见底,尽管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简称:欧佩克)本月宣布减产。

油价快速下跌,加上股市遭遇抛售,其中道琼斯指数周四一度下跌逾600点,这让投资者禁不住揣测石油市场是否正发出关于全球经济增长的不详信号。但或许并不是这样。

原油市场已从倒价结构转向顺价结构。顺价结构是指大宗商品期货价格高于现货价格,倒价结构反之。倒价结构常常意味着短缺,而顺价结构则可能意味着过剩,现在的市场情况似乎就是如此,石油太多了。

这对石油生产者来说不是好事,但较低的油价可以惠及其他经济领域。

2014年油价有过非常类似的走势,当年第四季度下跌近40%。当时与现在一样,供给增加导致价格下跌。2014年11月,欧佩克宣布将把产量提高约200万桶/日。

200万桶低价石油仅占全球总供给的约2%,但拖累油价下跌逾50%。不过这并未殃及全球经济。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数据,2015年全球GDP增长3.2%。此外,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的数据,2015年全球石油需求也有所增长。

尽管如此,油价下跌还是拖累了很多股票,首当其冲的显然是能源股,标普500指数的能源成分股在2015年下跌了24%。尽管大部分业主有限合伙(MLP)拥有管道和存储设施等中游资产,但其表现依然不尽人意。这些资产本应依赖产品在系统中的流动,而不是绝对价格水平。

2015年,炼厂类股逆势上扬,表现非常强劲,回报率超过30%。这主要是因为每桶石油的价格与其生产的柴油、汽油等成品油价格之差日益扩大,炼厂得以从中获利。

其他依赖石油的行业则没有像炼油厂那样受益。航空股和化工股在2015年都跑输大盘,机票和塑料的价格下跌过快,让原油成本下降带来的提振化为乌有。

同年,美国工业股的表现也逊于大盘。能源相关市场占到美国工业收入的10%-20%左右,福斯公司(Flowserve Co., FLS)、Circor International (CIR)和Gardner Denver(GDI)等企业受能源价格波动的影响高于平均水平。

目前,美国已经成为石油增产的主力军。2018年美国石油产量同比增长约16%。美国能源部(Energy Department)估计美国2019年石油产量将增长11%。

产量增加意味着原油价格将进一步承压,上游能源股将面临更多麻烦。

炼油厂能再度受益,在美国油价跌速超过海外油价的情况下尤其如此,这对美国出口成品能源产品有利。

MLP企业这次应该也会有更好表现。2015年,在中东增加石油产能的同时,美国的产出持平甚至下降。随着利用美国能源设施的石油和天然气增多,MLP料将不会像2015年那样利润原地踏步。

富瑞(Jefferies)分析师Christopher Sighinolfi周四上调了10家中游能源股评级。他写道,强劲基本面并未在2018年提振这些公司股价走高,但是在“结构简化、杠杆下降、资金需求少和持续增长”的作用下,2019年MLP类股应该会有吸引力。

市场上有一种说法,股票乘扶梯上坐电梯下,意思是从历史数据来看,在经济出现某些转差迹象后,缓慢上涨的股票会急剧下跌。

相比之下大宗商品通常是乘扶梯下,坐电梯上到顶层。供给短缺带动价格飙升,对大宗商品长期实际价格逐渐下滑趋势构成阻碍。

回顾以往的市场动向,这是油价下跌第二次让投资者感受到动荡,或许这次是打破规律的例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美国基准原油价格继续大跌,较10月创出的高点已跌去四成,而且尚未见底,尽管石油输出国组织本月宣布减产。这对石油生产者来说不是好事,但较低的油价可以惠及其他经济领域。



撰文 / Al Root

■ 美国基准原油价格继续大跌,较10月创出的高点已跌去40%,而且尚未见底,尽管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简称:欧佩克)本月宣布减产。

油价快速下跌,加上股市遭遇抛售,其中道琼斯指数周四一度下跌逾600点,这让投资者禁不住揣测石油市场是否正发出关于全球经济增长的不详信号。但或许并不是这样。

原油市场已从倒价结构转向顺价结构。顺价结构是指大宗商品期货价格高于现货价格,倒价结构反之。倒价结构常常意味着短缺,而顺价结构则可能意味着过剩,现在的市场情况似乎就是如此,石油太多了。

这对石油生产者来说不是好事,但较低的油价可以惠及其他经济领域。

2014年油价有过非常类似的走势,当年第四季度下跌近40%。当时与现在一样,供给增加导致价格下跌。2014年11月,欧佩克宣布将把产量提高约200万桶/日。

200万桶低价石油仅占全球总供给的约2%,但拖累油价下跌逾50%。不过这并未殃及全球经济。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数据,2015年全球GDP增长3.2%。此外,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的数据,2015年全球石油需求也有所增长。

尽管如此,油价下跌还是拖累了很多股票,首当其冲的显然是能源股,标普500指数的能源成分股在2015年下跌了24%。尽管大部分业主有限合伙(MLP)拥有管道和存储设施等中游资产,但其表现依然不尽人意。这些资产本应依赖产品在系统中的流动,而不是绝对价格水平。

2015年,炼厂类股逆势上扬,表现非常强劲,回报率超过30%。这主要是因为每桶石油的价格与其生产的柴油、汽油等成品油价格之差日益扩大,炼厂得以从中获利。

其他依赖石油的行业则没有像炼油厂那样受益。航空股和化工股在2015年都跑输大盘,机票和塑料的价格下跌过快,让原油成本下降带来的提振化为乌有。

同年,美国工业股的表现也逊于大盘。能源相关市场占到美国工业收入的10%-20%左右,福斯公司(Flowserve Co., FLS)、Circor International (CIR)和Gardner Denver(GDI)等企业受能源价格波动的影响高于平均水平。

目前,美国已经成为石油增产的主力军。2018年美国石油产量同比增长约16%。美国能源部(Energy Department)估计美国2019年石油产量将增长11%。

产量增加意味着原油价格将进一步承压,上游能源股将面临更多麻烦。

炼油厂能再度受益,在美国油价跌速超过海外油价的情况下尤其如此,这对美国出口成品能源产品有利。

MLP企业这次应该也会有更好表现。2015年,在中东增加石油产能的同时,美国的产出持平甚至下降。随着利用美国能源设施的石油和天然气增多,MLP料将不会像2015年那样利润原地踏步。

富瑞(Jefferies)分析师Christopher Sighinolfi周四上调了10家中游能源股评级。他写道,强劲基本面并未在2018年提振这些公司股价走高,但是在“结构简化、杠杆下降、资金需求少和持续增长”的作用下,2019年MLP类股应该会有吸引力。

市场上有一种说法,股票乘扶梯上坐电梯下,意思是从历史数据来看,在经济出现某些转差迹象后,缓慢上涨的股票会急剧下跌。

相比之下大宗商品通常是乘扶梯下,坐电梯上到顶层。供给短缺带动价格飙升,对大宗商品长期实际价格逐渐下滑趋势构成阻碍。

回顾以往的市场动向,这是油价下跌第二次让投资者感受到动荡,或许这次是打破规律的例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油价下跌四成,哪家欢喜哪家忧?

发布日期:2018-12-21 15:51
摘要」美国基准原油价格继续大跌,较10月创出的高点已跌去四成,而且尚未见底,尽管石油输出国组织本月宣布减产。这对石油生产者来说不是好事,但较低的油价可以惠及其他经济领域。



撰文 / Al Root

■ 美国基准原油价格继续大跌,较10月创出的高点已跌去40%,而且尚未见底,尽管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简称:欧佩克)本月宣布减产。

油价快速下跌,加上股市遭遇抛售,其中道琼斯指数周四一度下跌逾600点,这让投资者禁不住揣测石油市场是否正发出关于全球经济增长的不详信号。但或许并不是这样。

原油市场已从倒价结构转向顺价结构。顺价结构是指大宗商品期货价格高于现货价格,倒价结构反之。倒价结构常常意味着短缺,而顺价结构则可能意味着过剩,现在的市场情况似乎就是如此,石油太多了。

这对石油生产者来说不是好事,但较低的油价可以惠及其他经济领域。

2014年油价有过非常类似的走势,当年第四季度下跌近40%。当时与现在一样,供给增加导致价格下跌。2014年11月,欧佩克宣布将把产量提高约200万桶/日。

200万桶低价石油仅占全球总供给的约2%,但拖累油价下跌逾50%。不过这并未殃及全球经济。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数据,2015年全球GDP增长3.2%。此外,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的数据,2015年全球石油需求也有所增长。

尽管如此,油价下跌还是拖累了很多股票,首当其冲的显然是能源股,标普500指数的能源成分股在2015年下跌了24%。尽管大部分业主有限合伙(MLP)拥有管道和存储设施等中游资产,但其表现依然不尽人意。这些资产本应依赖产品在系统中的流动,而不是绝对价格水平。

2015年,炼厂类股逆势上扬,表现非常强劲,回报率超过30%。这主要是因为每桶石油的价格与其生产的柴油、汽油等成品油价格之差日益扩大,炼厂得以从中获利。

其他依赖石油的行业则没有像炼油厂那样受益。航空股和化工股在2015年都跑输大盘,机票和塑料的价格下跌过快,让原油成本下降带来的提振化为乌有。

同年,美国工业股的表现也逊于大盘。能源相关市场占到美国工业收入的10%-20%左右,福斯公司(Flowserve Co., FLS)、Circor International (CIR)和Gardner Denver(GDI)等企业受能源价格波动的影响高于平均水平。

目前,美国已经成为石油增产的主力军。2018年美国石油产量同比增长约16%。美国能源部(Energy Department)估计美国2019年石油产量将增长11%。

产量增加意味着原油价格将进一步承压,上游能源股将面临更多麻烦。

炼油厂能再度受益,在美国油价跌速超过海外油价的情况下尤其如此,这对美国出口成品能源产品有利。

MLP企业这次应该也会有更好表现。2015年,在中东增加石油产能的同时,美国的产出持平甚至下降。随着利用美国能源设施的石油和天然气增多,MLP料将不会像2015年那样利润原地踏步。

富瑞(Jefferies)分析师Christopher Sighinolfi周四上调了10家中游能源股评级。他写道,强劲基本面并未在2018年提振这些公司股价走高,但是在“结构简化、杠杆下降、资金需求少和持续增长”的作用下,2019年MLP类股应该会有吸引力。

市场上有一种说法,股票乘扶梯上坐电梯下,意思是从历史数据来看,在经济出现某些转差迹象后,缓慢上涨的股票会急剧下跌。

相比之下大宗商品通常是乘扶梯下,坐电梯上到顶层。供给短缺带动价格飙升,对大宗商品长期实际价格逐渐下滑趋势构成阻碍。

回顾以往的市场动向,这是油价下跌第二次让投资者感受到动荡,或许这次是打破规律的例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美国基准原油价格继续大跌,较10月创出的高点已跌去四成,而且尚未见底,尽管石油输出国组织本月宣布减产。这对石油生产者来说不是好事,但较低的油价可以惠及其他经济领域。



撰文 / Al Root

■ 美国基准原油价格继续大跌,较10月创出的高点已跌去40%,而且尚未见底,尽管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简称:欧佩克)本月宣布减产。

油价快速下跌,加上股市遭遇抛售,其中道琼斯指数周四一度下跌逾600点,这让投资者禁不住揣测石油市场是否正发出关于全球经济增长的不详信号。但或许并不是这样。

原油市场已从倒价结构转向顺价结构。顺价结构是指大宗商品期货价格高于现货价格,倒价结构反之。倒价结构常常意味着短缺,而顺价结构则可能意味着过剩,现在的市场情况似乎就是如此,石油太多了。

这对石油生产者来说不是好事,但较低的油价可以惠及其他经济领域。

2014年油价有过非常类似的走势,当年第四季度下跌近40%。当时与现在一样,供给增加导致价格下跌。2014年11月,欧佩克宣布将把产量提高约200万桶/日。

200万桶低价石油仅占全球总供给的约2%,但拖累油价下跌逾50%。不过这并未殃及全球经济。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数据,2015年全球GDP增长3.2%。此外,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的数据,2015年全球石油需求也有所增长。

尽管如此,油价下跌还是拖累了很多股票,首当其冲的显然是能源股,标普500指数的能源成分股在2015年下跌了24%。尽管大部分业主有限合伙(MLP)拥有管道和存储设施等中游资产,但其表现依然不尽人意。这些资产本应依赖产品在系统中的流动,而不是绝对价格水平。

2015年,炼厂类股逆势上扬,表现非常强劲,回报率超过30%。这主要是因为每桶石油的价格与其生产的柴油、汽油等成品油价格之差日益扩大,炼厂得以从中获利。

其他依赖石油的行业则没有像炼油厂那样受益。航空股和化工股在2015年都跑输大盘,机票和塑料的价格下跌过快,让原油成本下降带来的提振化为乌有。

同年,美国工业股的表现也逊于大盘。能源相关市场占到美国工业收入的10%-20%左右,福斯公司(Flowserve Co., FLS)、Circor International (CIR)和Gardner Denver(GDI)等企业受能源价格波动的影响高于平均水平。

目前,美国已经成为石油增产的主力军。2018年美国石油产量同比增长约16%。美国能源部(Energy Department)估计美国2019年石油产量将增长11%。

产量增加意味着原油价格将进一步承压,上游能源股将面临更多麻烦。

炼油厂能再度受益,在美国油价跌速超过海外油价的情况下尤其如此,这对美国出口成品能源产品有利。

MLP企业这次应该也会有更好表现。2015年,在中东增加石油产能的同时,美国的产出持平甚至下降。随着利用美国能源设施的石油和天然气增多,MLP料将不会像2015年那样利润原地踏步。

富瑞(Jefferies)分析师Christopher Sighinolfi周四上调了10家中游能源股评级。他写道,强劲基本面并未在2018年提振这些公司股价走高,但是在“结构简化、杠杆下降、资金需求少和持续增长”的作用下,2019年MLP类股应该会有吸引力。

市场上有一种说法,股票乘扶梯上坐电梯下,意思是从历史数据来看,在经济出现某些转差迹象后,缓慢上涨的股票会急剧下跌。

相比之下大宗商品通常是乘扶梯下,坐电梯上到顶层。供给短缺带动价格飙升,对大宗商品长期实际价格逐渐下滑趋势构成阻碍。

回顾以往的市场动向,这是油价下跌第二次让投资者感受到动荡,或许这次是打破规律的例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