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麦凯布:中国今年的债券违约数量明显超过去年,这是好事。没有违约的债券市场会给借款人和投资者带来不当激励。



撰文 / 亚当•麦凯布

■ 在不太久以前,中国国内市场从未发生过债券违约。这不能反映借款人质量高,而是因为在看起来将要发生违约时政府惯例会进行救助,同时政府控制的银行会对企业贷款进行展期。

政府之所以介入有多方面原因。大多数借款人都可以声称与政府有某种关联——无论这种关联多么薄弱。许多借款人都是地方政府。但即便是一些不是为公共利益服务的商业企业,也可能由政府的某些部门拥有或经营。

政策制定者对维护社会和金融稳定之需十分敏感。中国统治者的合法性与实现经济利益、从而切实改善人民生活水平息息相关。最后,中国刚起步的债券市场被认为对中国的长期发展至关重要,当局希望别吓跑投资者。

遗憾的是,这张“安全网”带来了道德风险。在债券不会违约的情况下,发行人可以获得融资或者说较低成本的融资,尽管信用明显令人担忧。这反过来又鼓励投资者承担过度风险,扭曲资产价格,并使信用分析变得多余。

这就是为什么当局从2014年(习近平出任中国最高领导人后不久)开始任由不良债务违约的原因。一年后,出现了第一批国有企业违约。自那以来,债券发行人只有展示出某种“战略”价值(政治上或经济上)才可能获得宝贵的政府担保。

在其他方面,当局还采取广泛行动促使投资者学习评估风险。具体措施包括禁止银行为未达到目标的投资产品提供救助,同时资产管理公司被迫以更高的透明度披露新产品的相关风险。

中国数据提供商万得资讯(Wind)的数据显示,今年的债券违约数量超过了去年。截至今年11月21日,约119只总面值约1140亿元人民币(合164亿美元)的债券违约,相比之下,2017年全年共有47只总面值约400亿元人民币的债券违约,2016年违约债券78只,价值390亿元人民币。明年违约的总数将更高。

尽管如此,违约率(未清偿债券所占百分比)仍然处于低位。例如,截止今年11月21日,高风险高收益债券的违约率为0.95%,而公司债券(不包括政策性银行债券和市政债券)的违约率为0.33%。相比之下,美国高收益债券的违约率超过2%,且还在上升。

中国债券市场的投资者可以期待国内评级为AAA、平均久期约2.8年的债券收益率达到约4.3%。做一个粗略的比较,这种债券的信用风险相当于国际评级为A至BBB的债券。风险更高、国内评级为AA-至B-、平均久期3.8年的债券的收益率在10%左右,是前者的两倍多。

万得资讯的数据显示,截至12月初,中国规模达17.6万亿元人民币的“公司债券”市场共有4215家债券发行人。然而,这个数字具有误导性,因为与中央或地方政府有关联的企业发行的债券被另外归类,而金融机构发行的债券也不被包括在内。在这4215家公司债券发行人中,只有132家拥有国际信用评级,因为在海外发行债券的公司很少。

如果市场要正常运转,就必须允许债券违约。资本需要基于风险和回报来有效配置。没有违约的债券市场会给借款人和投资者带来不当的激励。

这就是为什么出现更多的违约实际上是件好事,虽然这听起来有些反常。中国的债券市场需要认识到,应对失败是成长中的一个重要方面。

亚当•麦凯布(Adam McCabe)是安本标准投资(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亚洲固定收益主管。本文不应被视为投资建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出现债券违约并非坏事

发布日期:2018-12-21 07:46
摘要」麦凯布:中国今年的债券违约数量明显超过去年,这是好事。没有违约的债券市场会给借款人和投资者带来不当激励。



撰文 / 亚当•麦凯布

■ 在不太久以前,中国国内市场从未发生过债券违约。这不能反映借款人质量高,而是因为在看起来将要发生违约时政府惯例会进行救助,同时政府控制的银行会对企业贷款进行展期。

政府之所以介入有多方面原因。大多数借款人都可以声称与政府有某种关联——无论这种关联多么薄弱。许多借款人都是地方政府。但即便是一些不是为公共利益服务的商业企业,也可能由政府的某些部门拥有或经营。

政策制定者对维护社会和金融稳定之需十分敏感。中国统治者的合法性与实现经济利益、从而切实改善人民生活水平息息相关。最后,中国刚起步的债券市场被认为对中国的长期发展至关重要,当局希望别吓跑投资者。

遗憾的是,这张“安全网”带来了道德风险。在债券不会违约的情况下,发行人可以获得融资或者说较低成本的融资,尽管信用明显令人担忧。这反过来又鼓励投资者承担过度风险,扭曲资产价格,并使信用分析变得多余。

这就是为什么当局从2014年(习近平出任中国最高领导人后不久)开始任由不良债务违约的原因。一年后,出现了第一批国有企业违约。自那以来,债券发行人只有展示出某种“战略”价值(政治上或经济上)才可能获得宝贵的政府担保。

在其他方面,当局还采取广泛行动促使投资者学习评估风险。具体措施包括禁止银行为未达到目标的投资产品提供救助,同时资产管理公司被迫以更高的透明度披露新产品的相关风险。

中国数据提供商万得资讯(Wind)的数据显示,今年的债券违约数量超过了去年。截至今年11月21日,约119只总面值约1140亿元人民币(合164亿美元)的债券违约,相比之下,2017年全年共有47只总面值约400亿元人民币的债券违约,2016年违约债券78只,价值390亿元人民币。明年违约的总数将更高。

尽管如此,违约率(未清偿债券所占百分比)仍然处于低位。例如,截止今年11月21日,高风险高收益债券的违约率为0.95%,而公司债券(不包括政策性银行债券和市政债券)的违约率为0.33%。相比之下,美国高收益债券的违约率超过2%,且还在上升。

中国债券市场的投资者可以期待国内评级为AAA、平均久期约2.8年的债券收益率达到约4.3%。做一个粗略的比较,这种债券的信用风险相当于国际评级为A至BBB的债券。风险更高、国内评级为AA-至B-、平均久期3.8年的债券的收益率在10%左右,是前者的两倍多。

万得资讯的数据显示,截至12月初,中国规模达17.6万亿元人民币的“公司债券”市场共有4215家债券发行人。然而,这个数字具有误导性,因为与中央或地方政府有关联的企业发行的债券被另外归类,而金融机构发行的债券也不被包括在内。在这4215家公司债券发行人中,只有132家拥有国际信用评级,因为在海外发行债券的公司很少。

如果市场要正常运转,就必须允许债券违约。资本需要基于风险和回报来有效配置。没有违约的债券市场会给借款人和投资者带来不当的激励。

这就是为什么出现更多的违约实际上是件好事,虽然这听起来有些反常。中国的债券市场需要认识到,应对失败是成长中的一个重要方面。

亚当•麦凯布(Adam McCabe)是安本标准投资(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亚洲固定收益主管。本文不应被视为投资建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麦凯布:中国今年的债券违约数量明显超过去年,这是好事。没有违约的债券市场会给借款人和投资者带来不当激励。



撰文 / 亚当•麦凯布

■ 在不太久以前,中国国内市场从未发生过债券违约。这不能反映借款人质量高,而是因为在看起来将要发生违约时政府惯例会进行救助,同时政府控制的银行会对企业贷款进行展期。

政府之所以介入有多方面原因。大多数借款人都可以声称与政府有某种关联——无论这种关联多么薄弱。许多借款人都是地方政府。但即便是一些不是为公共利益服务的商业企业,也可能由政府的某些部门拥有或经营。

政策制定者对维护社会和金融稳定之需十分敏感。中国统治者的合法性与实现经济利益、从而切实改善人民生活水平息息相关。最后,中国刚起步的债券市场被认为对中国的长期发展至关重要,当局希望别吓跑投资者。

遗憾的是,这张“安全网”带来了道德风险。在债券不会违约的情况下,发行人可以获得融资或者说较低成本的融资,尽管信用明显令人担忧。这反过来又鼓励投资者承担过度风险,扭曲资产价格,并使信用分析变得多余。

这就是为什么当局从2014年(习近平出任中国最高领导人后不久)开始任由不良债务违约的原因。一年后,出现了第一批国有企业违约。自那以来,债券发行人只有展示出某种“战略”价值(政治上或经济上)才可能获得宝贵的政府担保。

在其他方面,当局还采取广泛行动促使投资者学习评估风险。具体措施包括禁止银行为未达到目标的投资产品提供救助,同时资产管理公司被迫以更高的透明度披露新产品的相关风险。

中国数据提供商万得资讯(Wind)的数据显示,今年的债券违约数量超过了去年。截至今年11月21日,约119只总面值约1140亿元人民币(合164亿美元)的债券违约,相比之下,2017年全年共有47只总面值约400亿元人民币的债券违约,2016年违约债券78只,价值390亿元人民币。明年违约的总数将更高。

尽管如此,违约率(未清偿债券所占百分比)仍然处于低位。例如,截止今年11月21日,高风险高收益债券的违约率为0.95%,而公司债券(不包括政策性银行债券和市政债券)的违约率为0.33%。相比之下,美国高收益债券的违约率超过2%,且还在上升。

中国债券市场的投资者可以期待国内评级为AAA、平均久期约2.8年的债券收益率达到约4.3%。做一个粗略的比较,这种债券的信用风险相当于国际评级为A至BBB的债券。风险更高、国内评级为AA-至B-、平均久期3.8年的债券的收益率在10%左右,是前者的两倍多。

万得资讯的数据显示,截至12月初,中国规模达17.6万亿元人民币的“公司债券”市场共有4215家债券发行人。然而,这个数字具有误导性,因为与中央或地方政府有关联的企业发行的债券被另外归类,而金融机构发行的债券也不被包括在内。在这4215家公司债券发行人中,只有132家拥有国际信用评级,因为在海外发行债券的公司很少。

如果市场要正常运转,就必须允许债券违约。资本需要基于风险和回报来有效配置。没有违约的债券市场会给借款人和投资者带来不当的激励。

这就是为什么出现更多的违约实际上是件好事,虽然这听起来有些反常。中国的债券市场需要认识到,应对失败是成长中的一个重要方面。

亚当•麦凯布(Adam McCabe)是安本标准投资(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亚洲固定收益主管。本文不应被视为投资建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出现债券违约并非坏事

发布日期:2018-12-21 07:46
摘要」麦凯布:中国今年的债券违约数量明显超过去年,这是好事。没有违约的债券市场会给借款人和投资者带来不当激励。



撰文 / 亚当•麦凯布

■ 在不太久以前,中国国内市场从未发生过债券违约。这不能反映借款人质量高,而是因为在看起来将要发生违约时政府惯例会进行救助,同时政府控制的银行会对企业贷款进行展期。

政府之所以介入有多方面原因。大多数借款人都可以声称与政府有某种关联——无论这种关联多么薄弱。许多借款人都是地方政府。但即便是一些不是为公共利益服务的商业企业,也可能由政府的某些部门拥有或经营。

政策制定者对维护社会和金融稳定之需十分敏感。中国统治者的合法性与实现经济利益、从而切实改善人民生活水平息息相关。最后,中国刚起步的债券市场被认为对中国的长期发展至关重要,当局希望别吓跑投资者。

遗憾的是,这张“安全网”带来了道德风险。在债券不会违约的情况下,发行人可以获得融资或者说较低成本的融资,尽管信用明显令人担忧。这反过来又鼓励投资者承担过度风险,扭曲资产价格,并使信用分析变得多余。

这就是为什么当局从2014年(习近平出任中国最高领导人后不久)开始任由不良债务违约的原因。一年后,出现了第一批国有企业违约。自那以来,债券发行人只有展示出某种“战略”价值(政治上或经济上)才可能获得宝贵的政府担保。

在其他方面,当局还采取广泛行动促使投资者学习评估风险。具体措施包括禁止银行为未达到目标的投资产品提供救助,同时资产管理公司被迫以更高的透明度披露新产品的相关风险。

中国数据提供商万得资讯(Wind)的数据显示,今年的债券违约数量超过了去年。截至今年11月21日,约119只总面值约1140亿元人民币(合164亿美元)的债券违约,相比之下,2017年全年共有47只总面值约400亿元人民币的债券违约,2016年违约债券78只,价值390亿元人民币。明年违约的总数将更高。

尽管如此,违约率(未清偿债券所占百分比)仍然处于低位。例如,截止今年11月21日,高风险高收益债券的违约率为0.95%,而公司债券(不包括政策性银行债券和市政债券)的违约率为0.33%。相比之下,美国高收益债券的违约率超过2%,且还在上升。

中国债券市场的投资者可以期待国内评级为AAA、平均久期约2.8年的债券收益率达到约4.3%。做一个粗略的比较,这种债券的信用风险相当于国际评级为A至BBB的债券。风险更高、国内评级为AA-至B-、平均久期3.8年的债券的收益率在10%左右,是前者的两倍多。

万得资讯的数据显示,截至12月初,中国规模达17.6万亿元人民币的“公司债券”市场共有4215家债券发行人。然而,这个数字具有误导性,因为与中央或地方政府有关联的企业发行的债券被另外归类,而金融机构发行的债券也不被包括在内。在这4215家公司债券发行人中,只有132家拥有国际信用评级,因为在海外发行债券的公司很少。

如果市场要正常运转,就必须允许债券违约。资本需要基于风险和回报来有效配置。没有违约的债券市场会给借款人和投资者带来不当的激励。

这就是为什么出现更多的违约实际上是件好事,虽然这听起来有些反常。中国的债券市场需要认识到,应对失败是成长中的一个重要方面。

亚当•麦凯布(Adam McCabe)是安本标准投资(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亚洲固定收益主管。本文不应被视为投资建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麦凯布:中国今年的债券违约数量明显超过去年,这是好事。没有违约的债券市场会给借款人和投资者带来不当激励。



撰文 / 亚当•麦凯布

■ 在不太久以前,中国国内市场从未发生过债券违约。这不能反映借款人质量高,而是因为在看起来将要发生违约时政府惯例会进行救助,同时政府控制的银行会对企业贷款进行展期。

政府之所以介入有多方面原因。大多数借款人都可以声称与政府有某种关联——无论这种关联多么薄弱。许多借款人都是地方政府。但即便是一些不是为公共利益服务的商业企业,也可能由政府的某些部门拥有或经营。

政策制定者对维护社会和金融稳定之需十分敏感。中国统治者的合法性与实现经济利益、从而切实改善人民生活水平息息相关。最后,中国刚起步的债券市场被认为对中国的长期发展至关重要,当局希望别吓跑投资者。

遗憾的是,这张“安全网”带来了道德风险。在债券不会违约的情况下,发行人可以获得融资或者说较低成本的融资,尽管信用明显令人担忧。这反过来又鼓励投资者承担过度风险,扭曲资产价格,并使信用分析变得多余。

这就是为什么当局从2014年(习近平出任中国最高领导人后不久)开始任由不良债务违约的原因。一年后,出现了第一批国有企业违约。自那以来,债券发行人只有展示出某种“战略”价值(政治上或经济上)才可能获得宝贵的政府担保。

在其他方面,当局还采取广泛行动促使投资者学习评估风险。具体措施包括禁止银行为未达到目标的投资产品提供救助,同时资产管理公司被迫以更高的透明度披露新产品的相关风险。

中国数据提供商万得资讯(Wind)的数据显示,今年的债券违约数量超过了去年。截至今年11月21日,约119只总面值约1140亿元人民币(合164亿美元)的债券违约,相比之下,2017年全年共有47只总面值约400亿元人民币的债券违约,2016年违约债券78只,价值390亿元人民币。明年违约的总数将更高。

尽管如此,违约率(未清偿债券所占百分比)仍然处于低位。例如,截止今年11月21日,高风险高收益债券的违约率为0.95%,而公司债券(不包括政策性银行债券和市政债券)的违约率为0.33%。相比之下,美国高收益债券的违约率超过2%,且还在上升。

中国债券市场的投资者可以期待国内评级为AAA、平均久期约2.8年的债券收益率达到约4.3%。做一个粗略的比较,这种债券的信用风险相当于国际评级为A至BBB的债券。风险更高、国内评级为AA-至B-、平均久期3.8年的债券的收益率在10%左右,是前者的两倍多。

万得资讯的数据显示,截至12月初,中国规模达17.6万亿元人民币的“公司债券”市场共有4215家债券发行人。然而,这个数字具有误导性,因为与中央或地方政府有关联的企业发行的债券被另外归类,而金融机构发行的债券也不被包括在内。在这4215家公司债券发行人中,只有132家拥有国际信用评级,因为在海外发行债券的公司很少。

如果市场要正常运转,就必须允许债券违约。资本需要基于风险和回报来有效配置。没有违约的债券市场会给借款人和投资者带来不当的激励。

这就是为什么出现更多的违约实际上是件好事,虽然这听起来有些反常。中国的债券市场需要认识到,应对失败是成长中的一个重要方面。

亚当•麦凯布(Adam McCabe)是安本标准投资(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亚洲固定收益主管。本文不应被视为投资建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