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美国必须停止用关税来威胁欧盟

发布日期:2018-12-20 09:30
摘要」朗格:欧盟不能让美国觉得胁迫和恐吓可以推动谈判进程,屈从于美方的无理要求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撰文 / 贝恩德•朗格

■ 关税威胁、恐吓、制造分裂的言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欧盟(EU)采取的谈判策略既生硬,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特朗普最近一次尝试破坏欧盟团结的行动是召集多家德国汽车制造商的首席执行官,到白宫进行直接关税谈判。而在这次会面数小时前,这位美国总统在Twitter上发帖自称“关税狂人”(Tariff Man)。与此同时,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发表了一篇不明智的演讲,强调了他对民族主义的热爱以及对“欧洲项目”的厌恶。

的确,今年夏天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试图通过提议与特朗普就行业关税、标准和世贸组织(WTO)改革进行谈判,来缓和日益加剧的跨大西洋紧张局势。

当时我曾高度怀疑美国是否真的有意履行这种临时停战协议,而现在美国特使正在质疑今年7月25日欧美联合声明的条款。此外,在筹备正式贸易谈判的过程中,他们还表现出对欧盟标准程序的彻底无视。

最后,利用关税威胁把欧盟、中国和其他国家带上谈判桌以后,现在美国动不动就搞胁迫那一套。

在布鲁塞尔,美国贸易特使用对欧洲汽车和汽车部件征收明显非法的25%关税来威胁我们,如果欧盟一方的谈判者——尤其是欧盟贸易专员塞西莉亚•马尔姆斯特伦(Cecilia Malmstrom)——不加快步伐达成一项让特朗普满意的贸易协议,他们就会实施这一关税。而在日内瓦的世贸组织,我们收到如下警告:在世贸组织的贸易法庭起诉美国今年开始实施的非法钢铁关税前,要先认真考虑一下我们的整体经济、政治和安全利益。

作为欧洲议会国际贸易委员会主席,我仍然不认为欧盟应该在如此令人忧虑的情势下开始正式谈判。

我们的美国合作伙伴需要更多时间来充分理解我们的原则、目标和红线,无论是在流程方面还是在实质内容方面。屈从于特朗普不断变化的要求并不是终点,反而会开启跨大西洋关系交恶的新阶段。欧盟必须避免给美国留下一种印象,即威胁和恐吓能够影响谈判的时间表和内容。

在我看来,美国没有满足与欧盟谈判所需要的6个条件。首先,美国贸易官员——以及特朗普——必须立即停止以非法的汽车关税来威胁欧盟的做法。第二,美国必须解除其于今年6月开始实施的非法钢铁关税。第三,美国必须立即停止对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填补人员空缺的阻挠,并以一种可信赖的姿态参与到世贸组织改革谈判中。

第四,在谈判开始前,美国政府必须接受把欧盟的另外一些商业利益纳入谈判,比如公共采购以及关于环保、劳工标准、性别平等和反腐的欧盟标准自由贸易条款。

第五,谈判要在完成欧盟的标准流程——界定谈判范围——以后才能开始。第六,也是最后一点,美国官员不要抱有幻想,认为欧盟和美国之间可能达成的任何协议都将遵守世贸组织的规则,即要求贸易协议实质上涵盖所有贸易。

我在欧洲议会工作了20多年,我毫不怀疑欧洲议会将以满腔热忱维护民主程序,并确保任何条约都符合欧盟的原则和目标。在关于欧盟参与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和反假冒贸易协议的辩论中,我们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执著。

基于规则的贸易体系依然是欧洲经济利益的核心,我们欢迎美国特使与我们合作,让这种体系更加有效。

但只有基于相互尊重的跨大西洋合作关系才能应对我们这个时代的巨大挑战。现在美国的论调、对我方价值观和红线的无视有可能在接下来的数年破坏跨大西洋关系。

本文作者是欧洲议会国际贸易委员会主席,欧盟与美国贸易关系常任报告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朗格:欧盟不能让美国觉得胁迫和恐吓可以推动谈判进程,屈从于美方的无理要求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撰文 / 贝恩德•朗格

■ 关税威胁、恐吓、制造分裂的言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欧盟(EU)采取的谈判策略既生硬,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特朗普最近一次尝试破坏欧盟团结的行动是召集多家德国汽车制造商的首席执行官,到白宫进行直接关税谈判。而在这次会面数小时前,这位美国总统在Twitter上发帖自称“关税狂人”(Tariff Man)。与此同时,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发表了一篇不明智的演讲,强调了他对民族主义的热爱以及对“欧洲项目”的厌恶。

的确,今年夏天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试图通过提议与特朗普就行业关税、标准和世贸组织(WTO)改革进行谈判,来缓和日益加剧的跨大西洋紧张局势。

当时我曾高度怀疑美国是否真的有意履行这种临时停战协议,而现在美国特使正在质疑今年7月25日欧美联合声明的条款。此外,在筹备正式贸易谈判的过程中,他们还表现出对欧盟标准程序的彻底无视。

最后,利用关税威胁把欧盟、中国和其他国家带上谈判桌以后,现在美国动不动就搞胁迫那一套。

在布鲁塞尔,美国贸易特使用对欧洲汽车和汽车部件征收明显非法的25%关税来威胁我们,如果欧盟一方的谈判者——尤其是欧盟贸易专员塞西莉亚•马尔姆斯特伦(Cecilia Malmstrom)——不加快步伐达成一项让特朗普满意的贸易协议,他们就会实施这一关税。而在日内瓦的世贸组织,我们收到如下警告:在世贸组织的贸易法庭起诉美国今年开始实施的非法钢铁关税前,要先认真考虑一下我们的整体经济、政治和安全利益。

作为欧洲议会国际贸易委员会主席,我仍然不认为欧盟应该在如此令人忧虑的情势下开始正式谈判。

我们的美国合作伙伴需要更多时间来充分理解我们的原则、目标和红线,无论是在流程方面还是在实质内容方面。屈从于特朗普不断变化的要求并不是终点,反而会开启跨大西洋关系交恶的新阶段。欧盟必须避免给美国留下一种印象,即威胁和恐吓能够影响谈判的时间表和内容。

在我看来,美国没有满足与欧盟谈判所需要的6个条件。首先,美国贸易官员——以及特朗普——必须立即停止以非法的汽车关税来威胁欧盟的做法。第二,美国必须解除其于今年6月开始实施的非法钢铁关税。第三,美国必须立即停止对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填补人员空缺的阻挠,并以一种可信赖的姿态参与到世贸组织改革谈判中。

第四,在谈判开始前,美国政府必须接受把欧盟的另外一些商业利益纳入谈判,比如公共采购以及关于环保、劳工标准、性别平等和反腐的欧盟标准自由贸易条款。

第五,谈判要在完成欧盟的标准流程——界定谈判范围——以后才能开始。第六,也是最后一点,美国官员不要抱有幻想,认为欧盟和美国之间可能达成的任何协议都将遵守世贸组织的规则,即要求贸易协议实质上涵盖所有贸易。

我在欧洲议会工作了20多年,我毫不怀疑欧洲议会将以满腔热忱维护民主程序,并确保任何条约都符合欧盟的原则和目标。在关于欧盟参与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和反假冒贸易协议的辩论中,我们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执著。

基于规则的贸易体系依然是欧洲经济利益的核心,我们欢迎美国特使与我们合作,让这种体系更加有效。

但只有基于相互尊重的跨大西洋合作关系才能应对我们这个时代的巨大挑战。现在美国的论调、对我方价值观和红线的无视有可能在接下来的数年破坏跨大西洋关系。

本文作者是欧洲议会国际贸易委员会主席,欧盟与美国贸易关系常任报告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朗格:欧盟不能让美国觉得胁迫和恐吓可以推动谈判进程,屈从于美方的无理要求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撰文 / 贝恩德•朗格

■ 关税威胁、恐吓、制造分裂的言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欧盟(EU)采取的谈判策略既生硬,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特朗普最近一次尝试破坏欧盟团结的行动是召集多家德国汽车制造商的首席执行官,到白宫进行直接关税谈判。而在这次会面数小时前,这位美国总统在Twitter上发帖自称“关税狂人”(Tariff Man)。与此同时,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发表了一篇不明智的演讲,强调了他对民族主义的热爱以及对“欧洲项目”的厌恶。

的确,今年夏天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试图通过提议与特朗普就行业关税、标准和世贸组织(WTO)改革进行谈判,来缓和日益加剧的跨大西洋紧张局势。

当时我曾高度怀疑美国是否真的有意履行这种临时停战协议,而现在美国特使正在质疑今年7月25日欧美联合声明的条款。此外,在筹备正式贸易谈判的过程中,他们还表现出对欧盟标准程序的彻底无视。

最后,利用关税威胁把欧盟、中国和其他国家带上谈判桌以后,现在美国动不动就搞胁迫那一套。

在布鲁塞尔,美国贸易特使用对欧洲汽车和汽车部件征收明显非法的25%关税来威胁我们,如果欧盟一方的谈判者——尤其是欧盟贸易专员塞西莉亚•马尔姆斯特伦(Cecilia Malmstrom)——不加快步伐达成一项让特朗普满意的贸易协议,他们就会实施这一关税。而在日内瓦的世贸组织,我们收到如下警告:在世贸组织的贸易法庭起诉美国今年开始实施的非法钢铁关税前,要先认真考虑一下我们的整体经济、政治和安全利益。

作为欧洲议会国际贸易委员会主席,我仍然不认为欧盟应该在如此令人忧虑的情势下开始正式谈判。

我们的美国合作伙伴需要更多时间来充分理解我们的原则、目标和红线,无论是在流程方面还是在实质内容方面。屈从于特朗普不断变化的要求并不是终点,反而会开启跨大西洋关系交恶的新阶段。欧盟必须避免给美国留下一种印象,即威胁和恐吓能够影响谈判的时间表和内容。

在我看来,美国没有满足与欧盟谈判所需要的6个条件。首先,美国贸易官员——以及特朗普——必须立即停止以非法的汽车关税来威胁欧盟的做法。第二,美国必须解除其于今年6月开始实施的非法钢铁关税。第三,美国必须立即停止对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填补人员空缺的阻挠,并以一种可信赖的姿态参与到世贸组织改革谈判中。

第四,在谈判开始前,美国政府必须接受把欧盟的另外一些商业利益纳入谈判,比如公共采购以及关于环保、劳工标准、性别平等和反腐的欧盟标准自由贸易条款。

第五,谈判要在完成欧盟的标准流程——界定谈判范围——以后才能开始。第六,也是最后一点,美国官员不要抱有幻想,认为欧盟和美国之间可能达成的任何协议都将遵守世贸组织的规则,即要求贸易协议实质上涵盖所有贸易。

我在欧洲议会工作了20多年,我毫不怀疑欧洲议会将以满腔热忱维护民主程序,并确保任何条约都符合欧盟的原则和目标。在关于欧盟参与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和反假冒贸易协议的辩论中,我们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执著。

基于规则的贸易体系依然是欧洲经济利益的核心,我们欢迎美国特使与我们合作,让这种体系更加有效。

但只有基于相互尊重的跨大西洋合作关系才能应对我们这个时代的巨大挑战。现在美国的论调、对我方价值观和红线的无视有可能在接下来的数年破坏跨大西洋关系。

本文作者是欧洲议会国际贸易委员会主席,欧盟与美国贸易关系常任报告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必须停止用关税来威胁欧盟

发布日期:2018-12-20 09:30
摘要」朗格:欧盟不能让美国觉得胁迫和恐吓可以推动谈判进程,屈从于美方的无理要求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撰文 / 贝恩德•朗格

■ 关税威胁、恐吓、制造分裂的言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欧盟(EU)采取的谈判策略既生硬,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特朗普最近一次尝试破坏欧盟团结的行动是召集多家德国汽车制造商的首席执行官,到白宫进行直接关税谈判。而在这次会面数小时前,这位美国总统在Twitter上发帖自称“关税狂人”(Tariff Man)。与此同时,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发表了一篇不明智的演讲,强调了他对民族主义的热爱以及对“欧洲项目”的厌恶。

的确,今年夏天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试图通过提议与特朗普就行业关税、标准和世贸组织(WTO)改革进行谈判,来缓和日益加剧的跨大西洋紧张局势。

当时我曾高度怀疑美国是否真的有意履行这种临时停战协议,而现在美国特使正在质疑今年7月25日欧美联合声明的条款。此外,在筹备正式贸易谈判的过程中,他们还表现出对欧盟标准程序的彻底无视。

最后,利用关税威胁把欧盟、中国和其他国家带上谈判桌以后,现在美国动不动就搞胁迫那一套。

在布鲁塞尔,美国贸易特使用对欧洲汽车和汽车部件征收明显非法的25%关税来威胁我们,如果欧盟一方的谈判者——尤其是欧盟贸易专员塞西莉亚•马尔姆斯特伦(Cecilia Malmstrom)——不加快步伐达成一项让特朗普满意的贸易协议,他们就会实施这一关税。而在日内瓦的世贸组织,我们收到如下警告:在世贸组织的贸易法庭起诉美国今年开始实施的非法钢铁关税前,要先认真考虑一下我们的整体经济、政治和安全利益。

作为欧洲议会国际贸易委员会主席,我仍然不认为欧盟应该在如此令人忧虑的情势下开始正式谈判。

我们的美国合作伙伴需要更多时间来充分理解我们的原则、目标和红线,无论是在流程方面还是在实质内容方面。屈从于特朗普不断变化的要求并不是终点,反而会开启跨大西洋关系交恶的新阶段。欧盟必须避免给美国留下一种印象,即威胁和恐吓能够影响谈判的时间表和内容。

在我看来,美国没有满足与欧盟谈判所需要的6个条件。首先,美国贸易官员——以及特朗普——必须立即停止以非法的汽车关税来威胁欧盟的做法。第二,美国必须解除其于今年6月开始实施的非法钢铁关税。第三,美国必须立即停止对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填补人员空缺的阻挠,并以一种可信赖的姿态参与到世贸组织改革谈判中。

第四,在谈判开始前,美国政府必须接受把欧盟的另外一些商业利益纳入谈判,比如公共采购以及关于环保、劳工标准、性别平等和反腐的欧盟标准自由贸易条款。

第五,谈判要在完成欧盟的标准流程——界定谈判范围——以后才能开始。第六,也是最后一点,美国官员不要抱有幻想,认为欧盟和美国之间可能达成的任何协议都将遵守世贸组织的规则,即要求贸易协议实质上涵盖所有贸易。

我在欧洲议会工作了20多年,我毫不怀疑欧洲议会将以满腔热忱维护民主程序,并确保任何条约都符合欧盟的原则和目标。在关于欧盟参与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和反假冒贸易协议的辩论中,我们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执著。

基于规则的贸易体系依然是欧洲经济利益的核心,我们欢迎美国特使与我们合作,让这种体系更加有效。

但只有基于相互尊重的跨大西洋合作关系才能应对我们这个时代的巨大挑战。现在美国的论调、对我方价值观和红线的无视有可能在接下来的数年破坏跨大西洋关系。

本文作者是欧洲议会国际贸易委员会主席,欧盟与美国贸易关系常任报告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朗格:欧盟不能让美国觉得胁迫和恐吓可以推动谈判进程,屈从于美方的无理要求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撰文 / 贝恩德•朗格

■ 关税威胁、恐吓、制造分裂的言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欧盟(EU)采取的谈判策略既生硬,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特朗普最近一次尝试破坏欧盟团结的行动是召集多家德国汽车制造商的首席执行官,到白宫进行直接关税谈判。而在这次会面数小时前,这位美国总统在Twitter上发帖自称“关税狂人”(Tariff Man)。与此同时,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发表了一篇不明智的演讲,强调了他对民族主义的热爱以及对“欧洲项目”的厌恶。

的确,今年夏天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试图通过提议与特朗普就行业关税、标准和世贸组织(WTO)改革进行谈判,来缓和日益加剧的跨大西洋紧张局势。

当时我曾高度怀疑美国是否真的有意履行这种临时停战协议,而现在美国特使正在质疑今年7月25日欧美联合声明的条款。此外,在筹备正式贸易谈判的过程中,他们还表现出对欧盟标准程序的彻底无视。

最后,利用关税威胁把欧盟、中国和其他国家带上谈判桌以后,现在美国动不动就搞胁迫那一套。

在布鲁塞尔,美国贸易特使用对欧洲汽车和汽车部件征收明显非法的25%关税来威胁我们,如果欧盟一方的谈判者——尤其是欧盟贸易专员塞西莉亚•马尔姆斯特伦(Cecilia Malmstrom)——不加快步伐达成一项让特朗普满意的贸易协议,他们就会实施这一关税。而在日内瓦的世贸组织,我们收到如下警告:在世贸组织的贸易法庭起诉美国今年开始实施的非法钢铁关税前,要先认真考虑一下我们的整体经济、政治和安全利益。

作为欧洲议会国际贸易委员会主席,我仍然不认为欧盟应该在如此令人忧虑的情势下开始正式谈判。

我们的美国合作伙伴需要更多时间来充分理解我们的原则、目标和红线,无论是在流程方面还是在实质内容方面。屈从于特朗普不断变化的要求并不是终点,反而会开启跨大西洋关系交恶的新阶段。欧盟必须避免给美国留下一种印象,即威胁和恐吓能够影响谈判的时间表和内容。

在我看来,美国没有满足与欧盟谈判所需要的6个条件。首先,美国贸易官员——以及特朗普——必须立即停止以非法的汽车关税来威胁欧盟的做法。第二,美国必须解除其于今年6月开始实施的非法钢铁关税。第三,美国必须立即停止对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填补人员空缺的阻挠,并以一种可信赖的姿态参与到世贸组织改革谈判中。

第四,在谈判开始前,美国政府必须接受把欧盟的另外一些商业利益纳入谈判,比如公共采购以及关于环保、劳工标准、性别平等和反腐的欧盟标准自由贸易条款。

第五,谈判要在完成欧盟的标准流程——界定谈判范围——以后才能开始。第六,也是最后一点,美国官员不要抱有幻想,认为欧盟和美国之间可能达成的任何协议都将遵守世贸组织的规则,即要求贸易协议实质上涵盖所有贸易。

我在欧洲议会工作了20多年,我毫不怀疑欧洲议会将以满腔热忱维护民主程序,并确保任何条约都符合欧盟的原则和目标。在关于欧盟参与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和反假冒贸易协议的辩论中,我们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执著。

基于规则的贸易体系依然是欧洲经济利益的核心,我们欢迎美国特使与我们合作,让这种体系更加有效。

但只有基于相互尊重的跨大西洋合作关系才能应对我们这个时代的巨大挑战。现在美国的论调、对我方价值观和红线的无视有可能在接下来的数年破坏跨大西洋关系。

本文作者是欧洲议会国际贸易委员会主席,欧盟与美国贸易关系常任报告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