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商汤科技1号员工

发布日期:2018-12-20 01:36
摘要」从实验室到商业化落地,商汤科技001 号员工徐持衡正在前行。



撰文 / Forbes

■ 商汤科技是国内企业将AI 技术产品化、商品化的范例。

成立3 年多,这家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做了只有谷歌这类巨头才会做的底层技术;宣称要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上百个行业;商汤触角还伸向了海外;甚至企业本身还在造血时,已经开始资本运作,对外输血布局生态。

但它又足够吸引眼球。一家创业公司,垄断了150 多位人工智能深度学习方向的博士,拿下了国内外700 多家行业头部客户,连续3 年间业务年化增长超过400%,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并一再创下全球人工智能领域融资记录。

从底层技术开始,到让AI 技术落地。商汤在行业窗口期,用技术从多个维度撬动行业。再到搭建平台,赋能百业。在高速迭代中,商汤避开巨头射程,快速发展构筑起自己潜力巨大的商业领地。商汤科技有太多的亮点,但有一点很特别——技术场景化落地能力。这也是支持商汤短时间内完成C 轮和C+ 轮融资的原因所在。

“商汤有顶尖的AI 人才、自主研发的原创深度学习平台,我们还自主搭建深度学习超算中心,大幅降低各类AI 技术研发成本。商汤要做的事情不止这些,还要结合不同的行业。因为AI 本身并不产生价值,任何一个AI 技术落地,它一定是要结合场景和应用,才能够体现出价值。

从实验室到商业化,一路走来的徐持衡体会最深。

徐持衡是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也是公司001号员工。跟随商汤创始人汤晓鸥博士,从实验室研究到技术落地,再到以公司项目负责人和中国银联、苏宁、中移在线等重点客户开展项目合作,推进商汤科技业务全面开展,完成数亿合同额的签订。他是商汤科技技术落地、产业化的关键人物之一。

正因为在商业化方面的突出贡献,年仅29 岁的徐持衡在上2018 福布斯中国30 岁以下精英榜(30 Under 30) 的评选中,获得红杉沈南鹏和北极光创投创始人邓锋的青睐,全票实力入选。

给行业带来价值,然后企业收获价值。价值的多少与长短会影响一个AI 技术商业化方向,是商汤技术团队的一个共识。在规模商业化面前,技术优势并非一把万能钥匙。从技术思维转变为产品思维,徐持衡和团队深有感触。

创业初期,徐持衡与团队做了一款“软件开发包” 当做产品方案推广。但接触不同客户后,发现他们的需求并不是技术本身,而是技术衍生出来新的应用方式和功能点。

成立一年后,2015 年,彼时大量金融APP 上线,线上人证比对,极速注册被当做亮点被拿来招揽客户。商汤将自己最好的人脸识别技术包装上线,提供给一些金融行业客户。注册就返现金是当时主流APP 获客手段。但不少机会分子就通过非法获取的身份证数据及照片,攻击系统获得线上推广活动补贴。他们将照片做成动画来混淆人脸; 将照片眼睛部位掏洞,做成一张眼珠会动的“人皮面具”。“最夸张的是,我的客户一天100 万的注册里,可能有二三十万的量,并不是真实有效的用户。”徐持衡回忆道。

于是,商汤技术团队快速更新迭代算法,不断提高他们的攻击成本。攻防战打了一个多月后,商汤真实拦截上千万次的攻击,给客户减少的经济损失近亿元。几乎把市面上所有攻击方式都成功防御。得益于此次的关键技术和算法的迭代,商汤占据了金融市场人脸识别应用提供的霸主地位。2016 年,商汤帮助中移在线完成了3 亿人次的线上实名制认证。“在真正应用过程中,会发现新的痛点,需要研究员不断的去迭代算法,然后去解决这样的一些问题。”

在持续解决痛点的过程中,徐持衡发现,在不同的应用场景和行业中,有共性和相似的东西。以计算机视觉为例,可能现在是让机器学会识别人脸,但放在交通场景就是对不同车辆等多样化目标物的识别。从搭建一个深度学习的框架和模型,可借鉴和互通的点越多。当行业越多,行业之间形成交叉效应,产生的机会越多。这也是商汤赋能百业模式的来源所在。
 
徐持衡和商汤结缘始于2012 年,作为暑期实习生,他来到香港中文大学多媒体实验室,有幸接触到汤晓鸥教授并开始从事计算机视觉技术的研发。2014 汤博士创立商汤,因缘际会下,徐持衡成为商汤001 号员工。

从技术到项目负责人,徐持衡自得其乐。既享受系统成功构架后的成就感,也喜欢从宏观看整个行业的运转模式。现在每当商汤新人团队做培训时,徐持衡是御用讲师。

徐持衡持续关注新技术应用趋势与新技术迭代。 他认为我们对AI 最大的误解是认为AI 最终会替代人。人工智能将带来一个更高效且友好的交互方式,代替脑力去处理海量数据,理解分析甚至是决策,作为效率工具将会广泛应用,最终还是掌握了技术和应用的人在运作。

工作之余,徐持衡也爱踢踢足球,打打羽毛球。在清华时,他还参加过乐队担任贝斯手登台表演。

从技术到商业落地的五个关键

人工智能技术落地会有几个环节,徐持衡认为,这有做好这些,一个技术才会顺利落地商业化。

首先,一个真实且规模化的刚需。

做任何一件事,哪怕拥有一个特别牛的技术,一定是从需求出发的,一定是要弄清自己给用户创造了什么价值。但有时客户的需求是伪需求。弄清是不是能真正解决用户真实的痛点和需求。

其次,需求的技术红线。

一个需求确定后,要看技术能不能满足这些需求,是不是能达到行业应用的一个技术红线。我们还要衡量它的投入产出比,如果在相同的投入资源开销情况下,是否会得到一个更好的收益,或者降低成本等,这样技术才能够

给这个产品带来一定的提升。

第三,技术创新的能力。

一个技术落地过程中,刚开始会很契合。但时间和空间的变化会有新的问题出现,需要重新定义。除了找到核心技术竞争力之外,到底离客户的需求真正被满足,差距在哪里,以什么样的方式去解决这样的差距,这往往是需

要创新性思维和问题解决能力,这是持续性投入的一个关键点。

第四,打造数据的闭环。

一个有效的闭环能够帮助算法快速迭代,也能够减少一些人为的干预,利用更大量新产生的数据来优化性能。在数据闭环中,会让算法更好的去满足场景中所需要达到的一些关键的指标。

第五,核心的价值体现。

这是最重要的。最终我们一定是要让技术服务于行业,给客户提供真实有效价值,这样的话双方才能够共赢,双方才能得到收益。

我们还需要关注时间窗口的问题。因为技术的优势带来的仅仅是时间上的领先,是一个时间差。这个时间差要看产品化能力,以及我们是否具有面对新行业新需求,将技术变成整个行业中的一环,将技术融入流程的能力。这是我们在商业化过程中,一定要快速思考,快速去迭代的东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从实验室到商业化落地,商汤科技001 号员工徐持衡正在前行。



撰文 / Forbes

■ 商汤科技是国内企业将AI 技术产品化、商品化的范例。

成立3 年多,这家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做了只有谷歌这类巨头才会做的底层技术;宣称要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上百个行业;商汤触角还伸向了海外;甚至企业本身还在造血时,已经开始资本运作,对外输血布局生态。

但它又足够吸引眼球。一家创业公司,垄断了150 多位人工智能深度学习方向的博士,拿下了国内外700 多家行业头部客户,连续3 年间业务年化增长超过400%,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并一再创下全球人工智能领域融资记录。

从底层技术开始,到让AI 技术落地。商汤在行业窗口期,用技术从多个维度撬动行业。再到搭建平台,赋能百业。在高速迭代中,商汤避开巨头射程,快速发展构筑起自己潜力巨大的商业领地。商汤科技有太多的亮点,但有一点很特别——技术场景化落地能力。这也是支持商汤短时间内完成C 轮和C+ 轮融资的原因所在。

“商汤有顶尖的AI 人才、自主研发的原创深度学习平台,我们还自主搭建深度学习超算中心,大幅降低各类AI 技术研发成本。商汤要做的事情不止这些,还要结合不同的行业。因为AI 本身并不产生价值,任何一个AI 技术落地,它一定是要结合场景和应用,才能够体现出价值。

从实验室到商业化,一路走来的徐持衡体会最深。

徐持衡是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也是公司001号员工。跟随商汤创始人汤晓鸥博士,从实验室研究到技术落地,再到以公司项目负责人和中国银联、苏宁、中移在线等重点客户开展项目合作,推进商汤科技业务全面开展,完成数亿合同额的签订。他是商汤科技技术落地、产业化的关键人物之一。

正因为在商业化方面的突出贡献,年仅29 岁的徐持衡在上2018 福布斯中国30 岁以下精英榜(30 Under 30) 的评选中,获得红杉沈南鹏和北极光创投创始人邓锋的青睐,全票实力入选。

给行业带来价值,然后企业收获价值。价值的多少与长短会影响一个AI 技术商业化方向,是商汤技术团队的一个共识。在规模商业化面前,技术优势并非一把万能钥匙。从技术思维转变为产品思维,徐持衡和团队深有感触。

创业初期,徐持衡与团队做了一款“软件开发包” 当做产品方案推广。但接触不同客户后,发现他们的需求并不是技术本身,而是技术衍生出来新的应用方式和功能点。

成立一年后,2015 年,彼时大量金融APP 上线,线上人证比对,极速注册被当做亮点被拿来招揽客户。商汤将自己最好的人脸识别技术包装上线,提供给一些金融行业客户。注册就返现金是当时主流APP 获客手段。但不少机会分子就通过非法获取的身份证数据及照片,攻击系统获得线上推广活动补贴。他们将照片做成动画来混淆人脸; 将照片眼睛部位掏洞,做成一张眼珠会动的“人皮面具”。“最夸张的是,我的客户一天100 万的注册里,可能有二三十万的量,并不是真实有效的用户。”徐持衡回忆道。

于是,商汤技术团队快速更新迭代算法,不断提高他们的攻击成本。攻防战打了一个多月后,商汤真实拦截上千万次的攻击,给客户减少的经济损失近亿元。几乎把市面上所有攻击方式都成功防御。得益于此次的关键技术和算法的迭代,商汤占据了金融市场人脸识别应用提供的霸主地位。2016 年,商汤帮助中移在线完成了3 亿人次的线上实名制认证。“在真正应用过程中,会发现新的痛点,需要研究员不断的去迭代算法,然后去解决这样的一些问题。”

在持续解决痛点的过程中,徐持衡发现,在不同的应用场景和行业中,有共性和相似的东西。以计算机视觉为例,可能现在是让机器学会识别人脸,但放在交通场景就是对不同车辆等多样化目标物的识别。从搭建一个深度学习的框架和模型,可借鉴和互通的点越多。当行业越多,行业之间形成交叉效应,产生的机会越多。这也是商汤赋能百业模式的来源所在。
 
徐持衡和商汤结缘始于2012 年,作为暑期实习生,他来到香港中文大学多媒体实验室,有幸接触到汤晓鸥教授并开始从事计算机视觉技术的研发。2014 汤博士创立商汤,因缘际会下,徐持衡成为商汤001 号员工。

从技术到项目负责人,徐持衡自得其乐。既享受系统成功构架后的成就感,也喜欢从宏观看整个行业的运转模式。现在每当商汤新人团队做培训时,徐持衡是御用讲师。

徐持衡持续关注新技术应用趋势与新技术迭代。 他认为我们对AI 最大的误解是认为AI 最终会替代人。人工智能将带来一个更高效且友好的交互方式,代替脑力去处理海量数据,理解分析甚至是决策,作为效率工具将会广泛应用,最终还是掌握了技术和应用的人在运作。

工作之余,徐持衡也爱踢踢足球,打打羽毛球。在清华时,他还参加过乐队担任贝斯手登台表演。

从技术到商业落地的五个关键

人工智能技术落地会有几个环节,徐持衡认为,这有做好这些,一个技术才会顺利落地商业化。

首先,一个真实且规模化的刚需。

做任何一件事,哪怕拥有一个特别牛的技术,一定是从需求出发的,一定是要弄清自己给用户创造了什么价值。但有时客户的需求是伪需求。弄清是不是能真正解决用户真实的痛点和需求。

其次,需求的技术红线。

一个需求确定后,要看技术能不能满足这些需求,是不是能达到行业应用的一个技术红线。我们还要衡量它的投入产出比,如果在相同的投入资源开销情况下,是否会得到一个更好的收益,或者降低成本等,这样技术才能够

给这个产品带来一定的提升。

第三,技术创新的能力。

一个技术落地过程中,刚开始会很契合。但时间和空间的变化会有新的问题出现,需要重新定义。除了找到核心技术竞争力之外,到底离客户的需求真正被满足,差距在哪里,以什么样的方式去解决这样的差距,这往往是需

要创新性思维和问题解决能力,这是持续性投入的一个关键点。

第四,打造数据的闭环。

一个有效的闭环能够帮助算法快速迭代,也能够减少一些人为的干预,利用更大量新产生的数据来优化性能。在数据闭环中,会让算法更好的去满足场景中所需要达到的一些关键的指标。

第五,核心的价值体现。

这是最重要的。最终我们一定是要让技术服务于行业,给客户提供真实有效价值,这样的话双方才能够共赢,双方才能得到收益。

我们还需要关注时间窗口的问题。因为技术的优势带来的仅仅是时间上的领先,是一个时间差。这个时间差要看产品化能力,以及我们是否具有面对新行业新需求,将技术变成整个行业中的一环,将技术融入流程的能力。这是我们在商业化过程中,一定要快速思考,快速去迭代的东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从实验室到商业化落地,商汤科技001 号员工徐持衡正在前行。



撰文 / Forbes

■ 商汤科技是国内企业将AI 技术产品化、商品化的范例。

成立3 年多,这家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做了只有谷歌这类巨头才会做的底层技术;宣称要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上百个行业;商汤触角还伸向了海外;甚至企业本身还在造血时,已经开始资本运作,对外输血布局生态。

但它又足够吸引眼球。一家创业公司,垄断了150 多位人工智能深度学习方向的博士,拿下了国内外700 多家行业头部客户,连续3 年间业务年化增长超过400%,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并一再创下全球人工智能领域融资记录。

从底层技术开始,到让AI 技术落地。商汤在行业窗口期,用技术从多个维度撬动行业。再到搭建平台,赋能百业。在高速迭代中,商汤避开巨头射程,快速发展构筑起自己潜力巨大的商业领地。商汤科技有太多的亮点,但有一点很特别——技术场景化落地能力。这也是支持商汤短时间内完成C 轮和C+ 轮融资的原因所在。

“商汤有顶尖的AI 人才、自主研发的原创深度学习平台,我们还自主搭建深度学习超算中心,大幅降低各类AI 技术研发成本。商汤要做的事情不止这些,还要结合不同的行业。因为AI 本身并不产生价值,任何一个AI 技术落地,它一定是要结合场景和应用,才能够体现出价值。

从实验室到商业化,一路走来的徐持衡体会最深。

徐持衡是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也是公司001号员工。跟随商汤创始人汤晓鸥博士,从实验室研究到技术落地,再到以公司项目负责人和中国银联、苏宁、中移在线等重点客户开展项目合作,推进商汤科技业务全面开展,完成数亿合同额的签订。他是商汤科技技术落地、产业化的关键人物之一。

正因为在商业化方面的突出贡献,年仅29 岁的徐持衡在上2018 福布斯中国30 岁以下精英榜(30 Under 30) 的评选中,获得红杉沈南鹏和北极光创投创始人邓锋的青睐,全票实力入选。

给行业带来价值,然后企业收获价值。价值的多少与长短会影响一个AI 技术商业化方向,是商汤技术团队的一个共识。在规模商业化面前,技术优势并非一把万能钥匙。从技术思维转变为产品思维,徐持衡和团队深有感触。

创业初期,徐持衡与团队做了一款“软件开发包” 当做产品方案推广。但接触不同客户后,发现他们的需求并不是技术本身,而是技术衍生出来新的应用方式和功能点。

成立一年后,2015 年,彼时大量金融APP 上线,线上人证比对,极速注册被当做亮点被拿来招揽客户。商汤将自己最好的人脸识别技术包装上线,提供给一些金融行业客户。注册就返现金是当时主流APP 获客手段。但不少机会分子就通过非法获取的身份证数据及照片,攻击系统获得线上推广活动补贴。他们将照片做成动画来混淆人脸; 将照片眼睛部位掏洞,做成一张眼珠会动的“人皮面具”。“最夸张的是,我的客户一天100 万的注册里,可能有二三十万的量,并不是真实有效的用户。”徐持衡回忆道。

于是,商汤技术团队快速更新迭代算法,不断提高他们的攻击成本。攻防战打了一个多月后,商汤真实拦截上千万次的攻击,给客户减少的经济损失近亿元。几乎把市面上所有攻击方式都成功防御。得益于此次的关键技术和算法的迭代,商汤占据了金融市场人脸识别应用提供的霸主地位。2016 年,商汤帮助中移在线完成了3 亿人次的线上实名制认证。“在真正应用过程中,会发现新的痛点,需要研究员不断的去迭代算法,然后去解决这样的一些问题。”

在持续解决痛点的过程中,徐持衡发现,在不同的应用场景和行业中,有共性和相似的东西。以计算机视觉为例,可能现在是让机器学会识别人脸,但放在交通场景就是对不同车辆等多样化目标物的识别。从搭建一个深度学习的框架和模型,可借鉴和互通的点越多。当行业越多,行业之间形成交叉效应,产生的机会越多。这也是商汤赋能百业模式的来源所在。
 
徐持衡和商汤结缘始于2012 年,作为暑期实习生,他来到香港中文大学多媒体实验室,有幸接触到汤晓鸥教授并开始从事计算机视觉技术的研发。2014 汤博士创立商汤,因缘际会下,徐持衡成为商汤001 号员工。

从技术到项目负责人,徐持衡自得其乐。既享受系统成功构架后的成就感,也喜欢从宏观看整个行业的运转模式。现在每当商汤新人团队做培训时,徐持衡是御用讲师。

徐持衡持续关注新技术应用趋势与新技术迭代。 他认为我们对AI 最大的误解是认为AI 最终会替代人。人工智能将带来一个更高效且友好的交互方式,代替脑力去处理海量数据,理解分析甚至是决策,作为效率工具将会广泛应用,最终还是掌握了技术和应用的人在运作。

工作之余,徐持衡也爱踢踢足球,打打羽毛球。在清华时,他还参加过乐队担任贝斯手登台表演。

从技术到商业落地的五个关键

人工智能技术落地会有几个环节,徐持衡认为,这有做好这些,一个技术才会顺利落地商业化。

首先,一个真实且规模化的刚需。

做任何一件事,哪怕拥有一个特别牛的技术,一定是从需求出发的,一定是要弄清自己给用户创造了什么价值。但有时客户的需求是伪需求。弄清是不是能真正解决用户真实的痛点和需求。

其次,需求的技术红线。

一个需求确定后,要看技术能不能满足这些需求,是不是能达到行业应用的一个技术红线。我们还要衡量它的投入产出比,如果在相同的投入资源开销情况下,是否会得到一个更好的收益,或者降低成本等,这样技术才能够

给这个产品带来一定的提升。

第三,技术创新的能力。

一个技术落地过程中,刚开始会很契合。但时间和空间的变化会有新的问题出现,需要重新定义。除了找到核心技术竞争力之外,到底离客户的需求真正被满足,差距在哪里,以什么样的方式去解决这样的差距,这往往是需

要创新性思维和问题解决能力,这是持续性投入的一个关键点。

第四,打造数据的闭环。

一个有效的闭环能够帮助算法快速迭代,也能够减少一些人为的干预,利用更大量新产生的数据来优化性能。在数据闭环中,会让算法更好的去满足场景中所需要达到的一些关键的指标。

第五,核心的价值体现。

这是最重要的。最终我们一定是要让技术服务于行业,给客户提供真实有效价值,这样的话双方才能够共赢,双方才能得到收益。

我们还需要关注时间窗口的问题。因为技术的优势带来的仅仅是时间上的领先,是一个时间差。这个时间差要看产品化能力,以及我们是否具有面对新行业新需求,将技术变成整个行业中的一环,将技术融入流程的能力。这是我们在商业化过程中,一定要快速思考,快速去迭代的东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商汤科技1号员工

发布日期:2018-12-20 01:36
摘要」从实验室到商业化落地,商汤科技001 号员工徐持衡正在前行。



撰文 / Forbes

■ 商汤科技是国内企业将AI 技术产品化、商品化的范例。

成立3 年多,这家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做了只有谷歌这类巨头才会做的底层技术;宣称要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上百个行业;商汤触角还伸向了海外;甚至企业本身还在造血时,已经开始资本运作,对外输血布局生态。

但它又足够吸引眼球。一家创业公司,垄断了150 多位人工智能深度学习方向的博士,拿下了国内外700 多家行业头部客户,连续3 年间业务年化增长超过400%,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并一再创下全球人工智能领域融资记录。

从底层技术开始,到让AI 技术落地。商汤在行业窗口期,用技术从多个维度撬动行业。再到搭建平台,赋能百业。在高速迭代中,商汤避开巨头射程,快速发展构筑起自己潜力巨大的商业领地。商汤科技有太多的亮点,但有一点很特别——技术场景化落地能力。这也是支持商汤短时间内完成C 轮和C+ 轮融资的原因所在。

“商汤有顶尖的AI 人才、自主研发的原创深度学习平台,我们还自主搭建深度学习超算中心,大幅降低各类AI 技术研发成本。商汤要做的事情不止这些,还要结合不同的行业。因为AI 本身并不产生价值,任何一个AI 技术落地,它一定是要结合场景和应用,才能够体现出价值。

从实验室到商业化,一路走来的徐持衡体会最深。

徐持衡是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也是公司001号员工。跟随商汤创始人汤晓鸥博士,从实验室研究到技术落地,再到以公司项目负责人和中国银联、苏宁、中移在线等重点客户开展项目合作,推进商汤科技业务全面开展,完成数亿合同额的签订。他是商汤科技技术落地、产业化的关键人物之一。

正因为在商业化方面的突出贡献,年仅29 岁的徐持衡在上2018 福布斯中国30 岁以下精英榜(30 Under 30) 的评选中,获得红杉沈南鹏和北极光创投创始人邓锋的青睐,全票实力入选。

给行业带来价值,然后企业收获价值。价值的多少与长短会影响一个AI 技术商业化方向,是商汤技术团队的一个共识。在规模商业化面前,技术优势并非一把万能钥匙。从技术思维转变为产品思维,徐持衡和团队深有感触。

创业初期,徐持衡与团队做了一款“软件开发包” 当做产品方案推广。但接触不同客户后,发现他们的需求并不是技术本身,而是技术衍生出来新的应用方式和功能点。

成立一年后,2015 年,彼时大量金融APP 上线,线上人证比对,极速注册被当做亮点被拿来招揽客户。商汤将自己最好的人脸识别技术包装上线,提供给一些金融行业客户。注册就返现金是当时主流APP 获客手段。但不少机会分子就通过非法获取的身份证数据及照片,攻击系统获得线上推广活动补贴。他们将照片做成动画来混淆人脸; 将照片眼睛部位掏洞,做成一张眼珠会动的“人皮面具”。“最夸张的是,我的客户一天100 万的注册里,可能有二三十万的量,并不是真实有效的用户。”徐持衡回忆道。

于是,商汤技术团队快速更新迭代算法,不断提高他们的攻击成本。攻防战打了一个多月后,商汤真实拦截上千万次的攻击,给客户减少的经济损失近亿元。几乎把市面上所有攻击方式都成功防御。得益于此次的关键技术和算法的迭代,商汤占据了金融市场人脸识别应用提供的霸主地位。2016 年,商汤帮助中移在线完成了3 亿人次的线上实名制认证。“在真正应用过程中,会发现新的痛点,需要研究员不断的去迭代算法,然后去解决这样的一些问题。”

在持续解决痛点的过程中,徐持衡发现,在不同的应用场景和行业中,有共性和相似的东西。以计算机视觉为例,可能现在是让机器学会识别人脸,但放在交通场景就是对不同车辆等多样化目标物的识别。从搭建一个深度学习的框架和模型,可借鉴和互通的点越多。当行业越多,行业之间形成交叉效应,产生的机会越多。这也是商汤赋能百业模式的来源所在。
 
徐持衡和商汤结缘始于2012 年,作为暑期实习生,他来到香港中文大学多媒体实验室,有幸接触到汤晓鸥教授并开始从事计算机视觉技术的研发。2014 汤博士创立商汤,因缘际会下,徐持衡成为商汤001 号员工。

从技术到项目负责人,徐持衡自得其乐。既享受系统成功构架后的成就感,也喜欢从宏观看整个行业的运转模式。现在每当商汤新人团队做培训时,徐持衡是御用讲师。

徐持衡持续关注新技术应用趋势与新技术迭代。 他认为我们对AI 最大的误解是认为AI 最终会替代人。人工智能将带来一个更高效且友好的交互方式,代替脑力去处理海量数据,理解分析甚至是决策,作为效率工具将会广泛应用,最终还是掌握了技术和应用的人在运作。

工作之余,徐持衡也爱踢踢足球,打打羽毛球。在清华时,他还参加过乐队担任贝斯手登台表演。

从技术到商业落地的五个关键

人工智能技术落地会有几个环节,徐持衡认为,这有做好这些,一个技术才会顺利落地商业化。

首先,一个真实且规模化的刚需。

做任何一件事,哪怕拥有一个特别牛的技术,一定是从需求出发的,一定是要弄清自己给用户创造了什么价值。但有时客户的需求是伪需求。弄清是不是能真正解决用户真实的痛点和需求。

其次,需求的技术红线。

一个需求确定后,要看技术能不能满足这些需求,是不是能达到行业应用的一个技术红线。我们还要衡量它的投入产出比,如果在相同的投入资源开销情况下,是否会得到一个更好的收益,或者降低成本等,这样技术才能够

给这个产品带来一定的提升。

第三,技术创新的能力。

一个技术落地过程中,刚开始会很契合。但时间和空间的变化会有新的问题出现,需要重新定义。除了找到核心技术竞争力之外,到底离客户的需求真正被满足,差距在哪里,以什么样的方式去解决这样的差距,这往往是需

要创新性思维和问题解决能力,这是持续性投入的一个关键点。

第四,打造数据的闭环。

一个有效的闭环能够帮助算法快速迭代,也能够减少一些人为的干预,利用更大量新产生的数据来优化性能。在数据闭环中,会让算法更好的去满足场景中所需要达到的一些关键的指标。

第五,核心的价值体现。

这是最重要的。最终我们一定是要让技术服务于行业,给客户提供真实有效价值,这样的话双方才能够共赢,双方才能得到收益。

我们还需要关注时间窗口的问题。因为技术的优势带来的仅仅是时间上的领先,是一个时间差。这个时间差要看产品化能力,以及我们是否具有面对新行业新需求,将技术变成整个行业中的一环,将技术融入流程的能力。这是我们在商业化过程中,一定要快速思考,快速去迭代的东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从实验室到商业化落地,商汤科技001 号员工徐持衡正在前行。



撰文 / Forbes

■ 商汤科技是国内企业将AI 技术产品化、商品化的范例。

成立3 年多,这家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做了只有谷歌这类巨头才会做的底层技术;宣称要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上百个行业;商汤触角还伸向了海外;甚至企业本身还在造血时,已经开始资本运作,对外输血布局生态。

但它又足够吸引眼球。一家创业公司,垄断了150 多位人工智能深度学习方向的博士,拿下了国内外700 多家行业头部客户,连续3 年间业务年化增长超过400%,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并一再创下全球人工智能领域融资记录。

从底层技术开始,到让AI 技术落地。商汤在行业窗口期,用技术从多个维度撬动行业。再到搭建平台,赋能百业。在高速迭代中,商汤避开巨头射程,快速发展构筑起自己潜力巨大的商业领地。商汤科技有太多的亮点,但有一点很特别——技术场景化落地能力。这也是支持商汤短时间内完成C 轮和C+ 轮融资的原因所在。

“商汤有顶尖的AI 人才、自主研发的原创深度学习平台,我们还自主搭建深度学习超算中心,大幅降低各类AI 技术研发成本。商汤要做的事情不止这些,还要结合不同的行业。因为AI 本身并不产生价值,任何一个AI 技术落地,它一定是要结合场景和应用,才能够体现出价值。

从实验室到商业化,一路走来的徐持衡体会最深。

徐持衡是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也是公司001号员工。跟随商汤创始人汤晓鸥博士,从实验室研究到技术落地,再到以公司项目负责人和中国银联、苏宁、中移在线等重点客户开展项目合作,推进商汤科技业务全面开展,完成数亿合同额的签订。他是商汤科技技术落地、产业化的关键人物之一。

正因为在商业化方面的突出贡献,年仅29 岁的徐持衡在上2018 福布斯中国30 岁以下精英榜(30 Under 30) 的评选中,获得红杉沈南鹏和北极光创投创始人邓锋的青睐,全票实力入选。

给行业带来价值,然后企业收获价值。价值的多少与长短会影响一个AI 技术商业化方向,是商汤技术团队的一个共识。在规模商业化面前,技术优势并非一把万能钥匙。从技术思维转变为产品思维,徐持衡和团队深有感触。

创业初期,徐持衡与团队做了一款“软件开发包” 当做产品方案推广。但接触不同客户后,发现他们的需求并不是技术本身,而是技术衍生出来新的应用方式和功能点。

成立一年后,2015 年,彼时大量金融APP 上线,线上人证比对,极速注册被当做亮点被拿来招揽客户。商汤将自己最好的人脸识别技术包装上线,提供给一些金融行业客户。注册就返现金是当时主流APP 获客手段。但不少机会分子就通过非法获取的身份证数据及照片,攻击系统获得线上推广活动补贴。他们将照片做成动画来混淆人脸; 将照片眼睛部位掏洞,做成一张眼珠会动的“人皮面具”。“最夸张的是,我的客户一天100 万的注册里,可能有二三十万的量,并不是真实有效的用户。”徐持衡回忆道。

于是,商汤技术团队快速更新迭代算法,不断提高他们的攻击成本。攻防战打了一个多月后,商汤真实拦截上千万次的攻击,给客户减少的经济损失近亿元。几乎把市面上所有攻击方式都成功防御。得益于此次的关键技术和算法的迭代,商汤占据了金融市场人脸识别应用提供的霸主地位。2016 年,商汤帮助中移在线完成了3 亿人次的线上实名制认证。“在真正应用过程中,会发现新的痛点,需要研究员不断的去迭代算法,然后去解决这样的一些问题。”

在持续解决痛点的过程中,徐持衡发现,在不同的应用场景和行业中,有共性和相似的东西。以计算机视觉为例,可能现在是让机器学会识别人脸,但放在交通场景就是对不同车辆等多样化目标物的识别。从搭建一个深度学习的框架和模型,可借鉴和互通的点越多。当行业越多,行业之间形成交叉效应,产生的机会越多。这也是商汤赋能百业模式的来源所在。
 
徐持衡和商汤结缘始于2012 年,作为暑期实习生,他来到香港中文大学多媒体实验室,有幸接触到汤晓鸥教授并开始从事计算机视觉技术的研发。2014 汤博士创立商汤,因缘际会下,徐持衡成为商汤001 号员工。

从技术到项目负责人,徐持衡自得其乐。既享受系统成功构架后的成就感,也喜欢从宏观看整个行业的运转模式。现在每当商汤新人团队做培训时,徐持衡是御用讲师。

徐持衡持续关注新技术应用趋势与新技术迭代。 他认为我们对AI 最大的误解是认为AI 最终会替代人。人工智能将带来一个更高效且友好的交互方式,代替脑力去处理海量数据,理解分析甚至是决策,作为效率工具将会广泛应用,最终还是掌握了技术和应用的人在运作。

工作之余,徐持衡也爱踢踢足球,打打羽毛球。在清华时,他还参加过乐队担任贝斯手登台表演。

从技术到商业落地的五个关键

人工智能技术落地会有几个环节,徐持衡认为,这有做好这些,一个技术才会顺利落地商业化。

首先,一个真实且规模化的刚需。

做任何一件事,哪怕拥有一个特别牛的技术,一定是从需求出发的,一定是要弄清自己给用户创造了什么价值。但有时客户的需求是伪需求。弄清是不是能真正解决用户真实的痛点和需求。

其次,需求的技术红线。

一个需求确定后,要看技术能不能满足这些需求,是不是能达到行业应用的一个技术红线。我们还要衡量它的投入产出比,如果在相同的投入资源开销情况下,是否会得到一个更好的收益,或者降低成本等,这样技术才能够

给这个产品带来一定的提升。

第三,技术创新的能力。

一个技术落地过程中,刚开始会很契合。但时间和空间的变化会有新的问题出现,需要重新定义。除了找到核心技术竞争力之外,到底离客户的需求真正被满足,差距在哪里,以什么样的方式去解决这样的差距,这往往是需

要创新性思维和问题解决能力,这是持续性投入的一个关键点。

第四,打造数据的闭环。

一个有效的闭环能够帮助算法快速迭代,也能够减少一些人为的干预,利用更大量新产生的数据来优化性能。在数据闭环中,会让算法更好的去满足场景中所需要达到的一些关键的指标。

第五,核心的价值体现。

这是最重要的。最终我们一定是要让技术服务于行业,给客户提供真实有效价值,这样的话双方才能够共赢,双方才能得到收益。

我们还需要关注时间窗口的问题。因为技术的优势带来的仅仅是时间上的领先,是一个时间差。这个时间差要看产品化能力,以及我们是否具有面对新行业新需求,将技术变成整个行业中的一环,将技术融入流程的能力。这是我们在商业化过程中,一定要快速思考,快速去迭代的东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