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尊师重教中国排名全球第一

发布日期:2018-12-19 09:02
摘要」2018年全球教师地位指数显示,中国位居全球榜首。同时研究发现,教师地位与学生成绩存在直接关系。



撰文 / 萨妮•瓦尔基

■ 人们常说,在发展中国家,教育最受重视。在社会安全保障有限的地区,教育的重要性已深深植根于文化中。然而,数据显示,在一个关键的衡量指标上,新兴经济体的表现存在巨大差异,那就是社会对教师的尊重。

瓦尔基基金会(Varkey Foundation)最近根据对35个国家4万人对教师的态度的调查,对全球教师的地位进行了排名。该组织编制的2018年全球教师地位指数(Global Teacher Status Index)显示,中国位居全球榜首,而被调查的南美国家的排名全部位于后半部。巴西在35个国家中排名垫底。

这很重要,因为我们的研究首次显示,教师地位与根据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衡量的学生成绩之间存在直接关系。很多新兴经济体在教师招聘和留任方面面临严重危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公布,到2030年,要实现普及性中小学教育,全球需要再聘用6900万名教师。要达到这个目标,提高教师的地位至关重要。

教师地位提高会吸引更多有能力的个人加入这个职业,并且(重要的是)留下来,为学生带来更好的成绩。如果我们环顾世界,看一看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新兴经济体与其他国家之间在教育表现上的巨大差距,我们就能证明这点。中国大陆、印度、马来西亚、台湾、印尼和韩国在教师地位方面的排名高于所有接受调查的欧洲国家和所有西方国家,包括美国、新西兰和加拿大。


我们看到,在被要求说出一种与教师地位相当的职业时,中国和马来西亚的受访者认为教师与医生的地位旗鼓相当,由此我们可以初步明白教师在亚洲受到何等的尊重。在我们调查的其他国家中,唯一也是这种结果的是俄罗斯。

在中国的教师节(这种传统可以回溯几百年,现在是9月的一个全国性节日),小学生们会给老师送上厚礼。人们对教师的称呼总是在姓后面加上一个“老师”,学生们看到老师要鞠躬问好。在印度,一些学生甚至在9月5日穿成教师的样子,那一天是萨瓦帕利•拉达克里希南(Sarvapalli Radhakrishnan)的生辰,他是一位学者,后来成为印度总统。在台湾,教师节的庆祝形式包括舞蹈、戏剧、传统服装、个性化的“谢师卡”以及体育比赛。

并非巧合的是,很多亚洲国家和地区在PISA排行榜上也是名列前茅:在数学方面,PISA上次评估的前7名由新加坡、香港、澳门、台湾、日本、中国内地和韩国学生包揽。在科学成绩中,前10名有7个位置由亚洲学生占据,在阅读方面,前10名有4个位置被亚洲占据。

这与南美形成鲜明的对比。整个拉美/加勒比地区位于PISA科学排行榜的后三分之一,所有评估指标(科学、数学和阅读)都低于平均值。

亚洲在教师地位方面采取了哪些有效措施?对教师职业的文化认可很重要。一些人还将其归因于根深蒂固的“儒家价值观”。其中最重要的政策是吸引并留住最优秀的毕业生投身教育事业。

在新加坡,在申请教师教育计划的中学生中,只有20%被录取,所有的教师都来自表现最优秀的三分之一的学生;韩国教师的薪资丰厚,而且只从最优秀的5%的毕业生中招聘。台湾的教师培训计划数量有限,该地区还提高了毕业标准并为公立学校教师设置了官方考试。

相比之下,世界银行(World Bank)对拉美教育所做的广泛研究发现,加入教师教育项目的门槛标准很低,而且有证据表明,受训教师的成绩低于高等教育学生的整体水平。巴西等一些拉美国家不稳定的薪资支付让问题变得更为复杂。比如在巴西的布雷茹桑托,一位教师不得不睡在学校,因为他有两个月不发工资了。

这些令人不快的事实并非都是一成不变的,现在出现了一些有希望的改善迹象。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PISA排名攀升速度快于其他任何地方,他们改善了教师培训和薪资并显示出对教师的尊重。如果有政治意愿,各国就能在短期内取得巨大进步,最好的例子可能是韩国。

1945年,韩国的识字率只有22%,但到1970年,教育改革把这个数字提高到了87%,如今,韩国是全球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光明的未来可能正等待着南美,但只有把教师职业转变为本该成为的高地位职业,它才能拥有那样的未来。

本文作者是瓦尔基基金会创始人,该基金会发布了2018年全球教师地位指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2018年全球教师地位指数显示,中国位居全球榜首。同时研究发现,教师地位与学生成绩存在直接关系。



撰文 / 萨妮•瓦尔基

■ 人们常说,在发展中国家,教育最受重视。在社会安全保障有限的地区,教育的重要性已深深植根于文化中。然而,数据显示,在一个关键的衡量指标上,新兴经济体的表现存在巨大差异,那就是社会对教师的尊重。

瓦尔基基金会(Varkey Foundation)最近根据对35个国家4万人对教师的态度的调查,对全球教师的地位进行了排名。该组织编制的2018年全球教师地位指数(Global Teacher Status Index)显示,中国位居全球榜首,而被调查的南美国家的排名全部位于后半部。巴西在35个国家中排名垫底。

这很重要,因为我们的研究首次显示,教师地位与根据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衡量的学生成绩之间存在直接关系。很多新兴经济体在教师招聘和留任方面面临严重危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公布,到2030年,要实现普及性中小学教育,全球需要再聘用6900万名教师。要达到这个目标,提高教师的地位至关重要。

教师地位提高会吸引更多有能力的个人加入这个职业,并且(重要的是)留下来,为学生带来更好的成绩。如果我们环顾世界,看一看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新兴经济体与其他国家之间在教育表现上的巨大差距,我们就能证明这点。中国大陆、印度、马来西亚、台湾、印尼和韩国在教师地位方面的排名高于所有接受调查的欧洲国家和所有西方国家,包括美国、新西兰和加拿大。


我们看到,在被要求说出一种与教师地位相当的职业时,中国和马来西亚的受访者认为教师与医生的地位旗鼓相当,由此我们可以初步明白教师在亚洲受到何等的尊重。在我们调查的其他国家中,唯一也是这种结果的是俄罗斯。

在中国的教师节(这种传统可以回溯几百年,现在是9月的一个全国性节日),小学生们会给老师送上厚礼。人们对教师的称呼总是在姓后面加上一个“老师”,学生们看到老师要鞠躬问好。在印度,一些学生甚至在9月5日穿成教师的样子,那一天是萨瓦帕利•拉达克里希南(Sarvapalli Radhakrishnan)的生辰,他是一位学者,后来成为印度总统。在台湾,教师节的庆祝形式包括舞蹈、戏剧、传统服装、个性化的“谢师卡”以及体育比赛。

并非巧合的是,很多亚洲国家和地区在PISA排行榜上也是名列前茅:在数学方面,PISA上次评估的前7名由新加坡、香港、澳门、台湾、日本、中国内地和韩国学生包揽。在科学成绩中,前10名有7个位置由亚洲学生占据,在阅读方面,前10名有4个位置被亚洲占据。

这与南美形成鲜明的对比。整个拉美/加勒比地区位于PISA科学排行榜的后三分之一,所有评估指标(科学、数学和阅读)都低于平均值。

亚洲在教师地位方面采取了哪些有效措施?对教师职业的文化认可很重要。一些人还将其归因于根深蒂固的“儒家价值观”。其中最重要的政策是吸引并留住最优秀的毕业生投身教育事业。

在新加坡,在申请教师教育计划的中学生中,只有20%被录取,所有的教师都来自表现最优秀的三分之一的学生;韩国教师的薪资丰厚,而且只从最优秀的5%的毕业生中招聘。台湾的教师培训计划数量有限,该地区还提高了毕业标准并为公立学校教师设置了官方考试。

相比之下,世界银行(World Bank)对拉美教育所做的广泛研究发现,加入教师教育项目的门槛标准很低,而且有证据表明,受训教师的成绩低于高等教育学生的整体水平。巴西等一些拉美国家不稳定的薪资支付让问题变得更为复杂。比如在巴西的布雷茹桑托,一位教师不得不睡在学校,因为他有两个月不发工资了。

这些令人不快的事实并非都是一成不变的,现在出现了一些有希望的改善迹象。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PISA排名攀升速度快于其他任何地方,他们改善了教师培训和薪资并显示出对教师的尊重。如果有政治意愿,各国就能在短期内取得巨大进步,最好的例子可能是韩国。

1945年,韩国的识字率只有22%,但到1970年,教育改革把这个数字提高到了87%,如今,韩国是全球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光明的未来可能正等待着南美,但只有把教师职业转变为本该成为的高地位职业,它才能拥有那样的未来。

本文作者是瓦尔基基金会创始人,该基金会发布了2018年全球教师地位指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2018年全球教师地位指数显示,中国位居全球榜首。同时研究发现,教师地位与学生成绩存在直接关系。



撰文 / 萨妮•瓦尔基

■ 人们常说,在发展中国家,教育最受重视。在社会安全保障有限的地区,教育的重要性已深深植根于文化中。然而,数据显示,在一个关键的衡量指标上,新兴经济体的表现存在巨大差异,那就是社会对教师的尊重。

瓦尔基基金会(Varkey Foundation)最近根据对35个国家4万人对教师的态度的调查,对全球教师的地位进行了排名。该组织编制的2018年全球教师地位指数(Global Teacher Status Index)显示,中国位居全球榜首,而被调查的南美国家的排名全部位于后半部。巴西在35个国家中排名垫底。

这很重要,因为我们的研究首次显示,教师地位与根据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衡量的学生成绩之间存在直接关系。很多新兴经济体在教师招聘和留任方面面临严重危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公布,到2030年,要实现普及性中小学教育,全球需要再聘用6900万名教师。要达到这个目标,提高教师的地位至关重要。

教师地位提高会吸引更多有能力的个人加入这个职业,并且(重要的是)留下来,为学生带来更好的成绩。如果我们环顾世界,看一看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新兴经济体与其他国家之间在教育表现上的巨大差距,我们就能证明这点。中国大陆、印度、马来西亚、台湾、印尼和韩国在教师地位方面的排名高于所有接受调查的欧洲国家和所有西方国家,包括美国、新西兰和加拿大。


我们看到,在被要求说出一种与教师地位相当的职业时,中国和马来西亚的受访者认为教师与医生的地位旗鼓相当,由此我们可以初步明白教师在亚洲受到何等的尊重。在我们调查的其他国家中,唯一也是这种结果的是俄罗斯。

在中国的教师节(这种传统可以回溯几百年,现在是9月的一个全国性节日),小学生们会给老师送上厚礼。人们对教师的称呼总是在姓后面加上一个“老师”,学生们看到老师要鞠躬问好。在印度,一些学生甚至在9月5日穿成教师的样子,那一天是萨瓦帕利•拉达克里希南(Sarvapalli Radhakrishnan)的生辰,他是一位学者,后来成为印度总统。在台湾,教师节的庆祝形式包括舞蹈、戏剧、传统服装、个性化的“谢师卡”以及体育比赛。

并非巧合的是,很多亚洲国家和地区在PISA排行榜上也是名列前茅:在数学方面,PISA上次评估的前7名由新加坡、香港、澳门、台湾、日本、中国内地和韩国学生包揽。在科学成绩中,前10名有7个位置由亚洲学生占据,在阅读方面,前10名有4个位置被亚洲占据。

这与南美形成鲜明的对比。整个拉美/加勒比地区位于PISA科学排行榜的后三分之一,所有评估指标(科学、数学和阅读)都低于平均值。

亚洲在教师地位方面采取了哪些有效措施?对教师职业的文化认可很重要。一些人还将其归因于根深蒂固的“儒家价值观”。其中最重要的政策是吸引并留住最优秀的毕业生投身教育事业。

在新加坡,在申请教师教育计划的中学生中,只有20%被录取,所有的教师都来自表现最优秀的三分之一的学生;韩国教师的薪资丰厚,而且只从最优秀的5%的毕业生中招聘。台湾的教师培训计划数量有限,该地区还提高了毕业标准并为公立学校教师设置了官方考试。

相比之下,世界银行(World Bank)对拉美教育所做的广泛研究发现,加入教师教育项目的门槛标准很低,而且有证据表明,受训教师的成绩低于高等教育学生的整体水平。巴西等一些拉美国家不稳定的薪资支付让问题变得更为复杂。比如在巴西的布雷茹桑托,一位教师不得不睡在学校,因为他有两个月不发工资了。

这些令人不快的事实并非都是一成不变的,现在出现了一些有希望的改善迹象。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PISA排名攀升速度快于其他任何地方,他们改善了教师培训和薪资并显示出对教师的尊重。如果有政治意愿,各国就能在短期内取得巨大进步,最好的例子可能是韩国。

1945年,韩国的识字率只有22%,但到1970年,教育改革把这个数字提高到了87%,如今,韩国是全球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光明的未来可能正等待着南美,但只有把教师职业转变为本该成为的高地位职业,它才能拥有那样的未来。

本文作者是瓦尔基基金会创始人,该基金会发布了2018年全球教师地位指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尊师重教中国排名全球第一

发布日期:2018-12-19 09:02
摘要」2018年全球教师地位指数显示,中国位居全球榜首。同时研究发现,教师地位与学生成绩存在直接关系。



撰文 / 萨妮•瓦尔基

■ 人们常说,在发展中国家,教育最受重视。在社会安全保障有限的地区,教育的重要性已深深植根于文化中。然而,数据显示,在一个关键的衡量指标上,新兴经济体的表现存在巨大差异,那就是社会对教师的尊重。

瓦尔基基金会(Varkey Foundation)最近根据对35个国家4万人对教师的态度的调查,对全球教师的地位进行了排名。该组织编制的2018年全球教师地位指数(Global Teacher Status Index)显示,中国位居全球榜首,而被调查的南美国家的排名全部位于后半部。巴西在35个国家中排名垫底。

这很重要,因为我们的研究首次显示,教师地位与根据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衡量的学生成绩之间存在直接关系。很多新兴经济体在教师招聘和留任方面面临严重危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公布,到2030年,要实现普及性中小学教育,全球需要再聘用6900万名教师。要达到这个目标,提高教师的地位至关重要。

教师地位提高会吸引更多有能力的个人加入这个职业,并且(重要的是)留下来,为学生带来更好的成绩。如果我们环顾世界,看一看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新兴经济体与其他国家之间在教育表现上的巨大差距,我们就能证明这点。中国大陆、印度、马来西亚、台湾、印尼和韩国在教师地位方面的排名高于所有接受调查的欧洲国家和所有西方国家,包括美国、新西兰和加拿大。


我们看到,在被要求说出一种与教师地位相当的职业时,中国和马来西亚的受访者认为教师与医生的地位旗鼓相当,由此我们可以初步明白教师在亚洲受到何等的尊重。在我们调查的其他国家中,唯一也是这种结果的是俄罗斯。

在中国的教师节(这种传统可以回溯几百年,现在是9月的一个全国性节日),小学生们会给老师送上厚礼。人们对教师的称呼总是在姓后面加上一个“老师”,学生们看到老师要鞠躬问好。在印度,一些学生甚至在9月5日穿成教师的样子,那一天是萨瓦帕利•拉达克里希南(Sarvapalli Radhakrishnan)的生辰,他是一位学者,后来成为印度总统。在台湾,教师节的庆祝形式包括舞蹈、戏剧、传统服装、个性化的“谢师卡”以及体育比赛。

并非巧合的是,很多亚洲国家和地区在PISA排行榜上也是名列前茅:在数学方面,PISA上次评估的前7名由新加坡、香港、澳门、台湾、日本、中国内地和韩国学生包揽。在科学成绩中,前10名有7个位置由亚洲学生占据,在阅读方面,前10名有4个位置被亚洲占据。

这与南美形成鲜明的对比。整个拉美/加勒比地区位于PISA科学排行榜的后三分之一,所有评估指标(科学、数学和阅读)都低于平均值。

亚洲在教师地位方面采取了哪些有效措施?对教师职业的文化认可很重要。一些人还将其归因于根深蒂固的“儒家价值观”。其中最重要的政策是吸引并留住最优秀的毕业生投身教育事业。

在新加坡,在申请教师教育计划的中学生中,只有20%被录取,所有的教师都来自表现最优秀的三分之一的学生;韩国教师的薪资丰厚,而且只从最优秀的5%的毕业生中招聘。台湾的教师培训计划数量有限,该地区还提高了毕业标准并为公立学校教师设置了官方考试。

相比之下,世界银行(World Bank)对拉美教育所做的广泛研究发现,加入教师教育项目的门槛标准很低,而且有证据表明,受训教师的成绩低于高等教育学生的整体水平。巴西等一些拉美国家不稳定的薪资支付让问题变得更为复杂。比如在巴西的布雷茹桑托,一位教师不得不睡在学校,因为他有两个月不发工资了。

这些令人不快的事实并非都是一成不变的,现在出现了一些有希望的改善迹象。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PISA排名攀升速度快于其他任何地方,他们改善了教师培训和薪资并显示出对教师的尊重。如果有政治意愿,各国就能在短期内取得巨大进步,最好的例子可能是韩国。

1945年,韩国的识字率只有22%,但到1970年,教育改革把这个数字提高到了87%,如今,韩国是全球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光明的未来可能正等待着南美,但只有把教师职业转变为本该成为的高地位职业,它才能拥有那样的未来。

本文作者是瓦尔基基金会创始人,该基金会发布了2018年全球教师地位指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2018年全球教师地位指数显示,中国位居全球榜首。同时研究发现,教师地位与学生成绩存在直接关系。



撰文 / 萨妮•瓦尔基

■ 人们常说,在发展中国家,教育最受重视。在社会安全保障有限的地区,教育的重要性已深深植根于文化中。然而,数据显示,在一个关键的衡量指标上,新兴经济体的表现存在巨大差异,那就是社会对教师的尊重。

瓦尔基基金会(Varkey Foundation)最近根据对35个国家4万人对教师的态度的调查,对全球教师的地位进行了排名。该组织编制的2018年全球教师地位指数(Global Teacher Status Index)显示,中国位居全球榜首,而被调查的南美国家的排名全部位于后半部。巴西在35个国家中排名垫底。

这很重要,因为我们的研究首次显示,教师地位与根据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衡量的学生成绩之间存在直接关系。很多新兴经济体在教师招聘和留任方面面临严重危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公布,到2030年,要实现普及性中小学教育,全球需要再聘用6900万名教师。要达到这个目标,提高教师的地位至关重要。

教师地位提高会吸引更多有能力的个人加入这个职业,并且(重要的是)留下来,为学生带来更好的成绩。如果我们环顾世界,看一看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新兴经济体与其他国家之间在教育表现上的巨大差距,我们就能证明这点。中国大陆、印度、马来西亚、台湾、印尼和韩国在教师地位方面的排名高于所有接受调查的欧洲国家和所有西方国家,包括美国、新西兰和加拿大。


我们看到,在被要求说出一种与教师地位相当的职业时,中国和马来西亚的受访者认为教师与医生的地位旗鼓相当,由此我们可以初步明白教师在亚洲受到何等的尊重。在我们调查的其他国家中,唯一也是这种结果的是俄罗斯。

在中国的教师节(这种传统可以回溯几百年,现在是9月的一个全国性节日),小学生们会给老师送上厚礼。人们对教师的称呼总是在姓后面加上一个“老师”,学生们看到老师要鞠躬问好。在印度,一些学生甚至在9月5日穿成教师的样子,那一天是萨瓦帕利•拉达克里希南(Sarvapalli Radhakrishnan)的生辰,他是一位学者,后来成为印度总统。在台湾,教师节的庆祝形式包括舞蹈、戏剧、传统服装、个性化的“谢师卡”以及体育比赛。

并非巧合的是,很多亚洲国家和地区在PISA排行榜上也是名列前茅:在数学方面,PISA上次评估的前7名由新加坡、香港、澳门、台湾、日本、中国内地和韩国学生包揽。在科学成绩中,前10名有7个位置由亚洲学生占据,在阅读方面,前10名有4个位置被亚洲占据。

这与南美形成鲜明的对比。整个拉美/加勒比地区位于PISA科学排行榜的后三分之一,所有评估指标(科学、数学和阅读)都低于平均值。

亚洲在教师地位方面采取了哪些有效措施?对教师职业的文化认可很重要。一些人还将其归因于根深蒂固的“儒家价值观”。其中最重要的政策是吸引并留住最优秀的毕业生投身教育事业。

在新加坡,在申请教师教育计划的中学生中,只有20%被录取,所有的教师都来自表现最优秀的三分之一的学生;韩国教师的薪资丰厚,而且只从最优秀的5%的毕业生中招聘。台湾的教师培训计划数量有限,该地区还提高了毕业标准并为公立学校教师设置了官方考试。

相比之下,世界银行(World Bank)对拉美教育所做的广泛研究发现,加入教师教育项目的门槛标准很低,而且有证据表明,受训教师的成绩低于高等教育学生的整体水平。巴西等一些拉美国家不稳定的薪资支付让问题变得更为复杂。比如在巴西的布雷茹桑托,一位教师不得不睡在学校,因为他有两个月不发工资了。

这些令人不快的事实并非都是一成不变的,现在出现了一些有希望的改善迹象。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PISA排名攀升速度快于其他任何地方,他们改善了教师培训和薪资并显示出对教师的尊重。如果有政治意愿,各国就能在短期内取得巨大进步,最好的例子可能是韩国。

1945年,韩国的识字率只有22%,但到1970年,教育改革把这个数字提高到了87%,如今,韩国是全球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光明的未来可能正等待着南美,但只有把教师职业转变为本该成为的高地位职业,它才能拥有那样的未来。

本文作者是瓦尔基基金会创始人,该基金会发布了2018年全球教师地位指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