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美中两国应该怎样结束对抗?

发布日期:2018-12-19 08:42
摘要」拉赫曼:美中对抗体现了美方两种思维:一是重置美中关系,二是阻止中国崛起。美中都需要就如何结束对抗进行更深刻思考。



撰文 / 吉迪恩•拉赫曼

■ 告诉我,这一切该怎么结束?这是美国将领们在凝视越战和伊拉克战争的泥潭时,绝望发出的疑问。现在,正凝视着美国与中国之间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的美国政策制定者们,也需要提出同样的问题。

世界上两个最强大的国家在一系列问题上陷入了对抗,包括贸易、技术、间谍和对南中国海的控制。大致来说,有两种方式来解释这些冲突。第一,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决心重置美中关系。第二,美国现在已着手努力阻止中国的崛起。

第一种是针对中方令人不满的行为;第二种是排斥中国作为超级大国竞争对手这个想法。

这两种思维方式指向了截然不同的可能结局。第一种方式——重置关系——最终以交易告终。第二种方式——阻止中国的崛起——指向长期、深化的对抗。


美国正采取哪一种思维方式呢?即使在特朗普政府内部也存在相当大的模糊性。特朗普最近发了条推文,说与中国达成了一项“重大而全面的协议”。这表明他是一个“重建”派。用房地产术语来说,他的目标是对租约进行全面重新谈判,而不是拆除大楼。

但是,如果你听了特朗普的一些高级官员——那些真正天天制定政策的人——的言论,很难不得到如下印象:美国将与中国展开长期对抗。他们的分析是,几十年来美国都搞错了对华政策,天真地认为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裕,将变得不那么威权化,而且一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可以安全地融入美国主导的、基于规则的秩序。他们认为这一误判的后果正以中国强硬不当行为的形式出现,这些不当行为涵盖了从南中国海的军事基地建设到工业间谍活动等各个方面。

这些在美国根深蒂固的排斥情绪不是中国通过降低汽车关税或购买更多大豆就能解决的。事实上,快速达成的贸易协议可能适得其反。

当前围绕中国电信公司华为(Huawei)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捕的喧嚣加强了一个印象:特朗普和他的一些顾问之间出现了分歧。特朗普似乎事先不知道孟晚舟的被捕,据说他听到此事时也非常愤怒。

作为其与中国可能达成的协议的一部分,特朗普表示可能会干预孟晚舟案件,这会使北京方面更加相信:这不仅仅是执法行动,而是更广泛的对抗政策的一部分。西方情报机构关于华为的警告越来越直言不讳,它们认为在引入5G技术方面,允许一家中国公司发挥核心作用是不明智的。在华为这一纠纷中,很难分清执法、贸易纠纷、反间谍和争夺技术霸权。

但无论北京方面有何猜疑,中国政府显然并不接受一个想法,即中国与美国已陷入了一场不断升级且不可避免的对抗中。目前,中国的重点是努力利用贸易战休战的三个月来达成更广泛的解决方案。中方明显的“报复性”逮捕针对的是加拿大人,因为孟晚舟是在温哥华被捕,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美国人被捕。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北京方面可能会试图安抚特朗普,让他在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上获得一些吸引眼球的“胜利”。该策略可能会带来一些短期和平。但从长远来看,华盛顿和北京都必须更深刻地思考“如何结束这一切”。

中国人需要认识到,美国人的思想发生了深刻的、两党都支持的转变。所以试图哄骗特朗普或等他下台最终将失败。相反,中国必须考虑对强制技术转让、南中国海等各项政策进行更重大的转变。这可能是避免与美国人长期对抗的最后机会。

美国也要进行一些思考。华盛顿的鹰派人士正享受着在与中国的对抗中更公然地使用美国力量。但他们也需要考虑“如何结束这一切”。

认为美国终能阻止中国的崛起是不现实的。事实上,这方面的任何努力都会导致紧张局势危险地加剧,且很容易导致战争。同样,认为在未来三个月内的大谈判中可以让中方行为实现深刻变化也是不现实的。

在与中国当前的对抗中,美国需要制定雄心勃勃但可实现的目标。它应该接受美中关系可能长期处于冷淡状态。但最终,其策略应更接近于特朗普的《交易的艺术》(The Art of the Deal),而不是《孙子兵法》(The Art of Wa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拉赫曼:美中对抗体现了美方两种思维:一是重置美中关系,二是阻止中国崛起。美中都需要就如何结束对抗进行更深刻思考。



撰文 / 吉迪恩•拉赫曼

■ 告诉我,这一切该怎么结束?这是美国将领们在凝视越战和伊拉克战争的泥潭时,绝望发出的疑问。现在,正凝视着美国与中国之间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的美国政策制定者们,也需要提出同样的问题。

世界上两个最强大的国家在一系列问题上陷入了对抗,包括贸易、技术、间谍和对南中国海的控制。大致来说,有两种方式来解释这些冲突。第一,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决心重置美中关系。第二,美国现在已着手努力阻止中国的崛起。

第一种是针对中方令人不满的行为;第二种是排斥中国作为超级大国竞争对手这个想法。

这两种思维方式指向了截然不同的可能结局。第一种方式——重置关系——最终以交易告终。第二种方式——阻止中国的崛起——指向长期、深化的对抗。


美国正采取哪一种思维方式呢?即使在特朗普政府内部也存在相当大的模糊性。特朗普最近发了条推文,说与中国达成了一项“重大而全面的协议”。这表明他是一个“重建”派。用房地产术语来说,他的目标是对租约进行全面重新谈判,而不是拆除大楼。

但是,如果你听了特朗普的一些高级官员——那些真正天天制定政策的人——的言论,很难不得到如下印象:美国将与中国展开长期对抗。他们的分析是,几十年来美国都搞错了对华政策,天真地认为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裕,将变得不那么威权化,而且一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可以安全地融入美国主导的、基于规则的秩序。他们认为这一误判的后果正以中国强硬不当行为的形式出现,这些不当行为涵盖了从南中国海的军事基地建设到工业间谍活动等各个方面。

这些在美国根深蒂固的排斥情绪不是中国通过降低汽车关税或购买更多大豆就能解决的。事实上,快速达成的贸易协议可能适得其反。

当前围绕中国电信公司华为(Huawei)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捕的喧嚣加强了一个印象:特朗普和他的一些顾问之间出现了分歧。特朗普似乎事先不知道孟晚舟的被捕,据说他听到此事时也非常愤怒。

作为其与中国可能达成的协议的一部分,特朗普表示可能会干预孟晚舟案件,这会使北京方面更加相信:这不仅仅是执法行动,而是更广泛的对抗政策的一部分。西方情报机构关于华为的警告越来越直言不讳,它们认为在引入5G技术方面,允许一家中国公司发挥核心作用是不明智的。在华为这一纠纷中,很难分清执法、贸易纠纷、反间谍和争夺技术霸权。

但无论北京方面有何猜疑,中国政府显然并不接受一个想法,即中国与美国已陷入了一场不断升级且不可避免的对抗中。目前,中国的重点是努力利用贸易战休战的三个月来达成更广泛的解决方案。中方明显的“报复性”逮捕针对的是加拿大人,因为孟晚舟是在温哥华被捕,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美国人被捕。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北京方面可能会试图安抚特朗普,让他在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上获得一些吸引眼球的“胜利”。该策略可能会带来一些短期和平。但从长远来看,华盛顿和北京都必须更深刻地思考“如何结束这一切”。

中国人需要认识到,美国人的思想发生了深刻的、两党都支持的转变。所以试图哄骗特朗普或等他下台最终将失败。相反,中国必须考虑对强制技术转让、南中国海等各项政策进行更重大的转变。这可能是避免与美国人长期对抗的最后机会。

美国也要进行一些思考。华盛顿的鹰派人士正享受着在与中国的对抗中更公然地使用美国力量。但他们也需要考虑“如何结束这一切”。

认为美国终能阻止中国的崛起是不现实的。事实上,这方面的任何努力都会导致紧张局势危险地加剧,且很容易导致战争。同样,认为在未来三个月内的大谈判中可以让中方行为实现深刻变化也是不现实的。

在与中国当前的对抗中,美国需要制定雄心勃勃但可实现的目标。它应该接受美中关系可能长期处于冷淡状态。但最终,其策略应更接近于特朗普的《交易的艺术》(The Art of the Deal),而不是《孙子兵法》(The Art of Wa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拉赫曼:美中对抗体现了美方两种思维:一是重置美中关系,二是阻止中国崛起。美中都需要就如何结束对抗进行更深刻思考。



撰文 / 吉迪恩•拉赫曼

■ 告诉我,这一切该怎么结束?这是美国将领们在凝视越战和伊拉克战争的泥潭时,绝望发出的疑问。现在,正凝视着美国与中国之间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的美国政策制定者们,也需要提出同样的问题。

世界上两个最强大的国家在一系列问题上陷入了对抗,包括贸易、技术、间谍和对南中国海的控制。大致来说,有两种方式来解释这些冲突。第一,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决心重置美中关系。第二,美国现在已着手努力阻止中国的崛起。

第一种是针对中方令人不满的行为;第二种是排斥中国作为超级大国竞争对手这个想法。

这两种思维方式指向了截然不同的可能结局。第一种方式——重置关系——最终以交易告终。第二种方式——阻止中国的崛起——指向长期、深化的对抗。


美国正采取哪一种思维方式呢?即使在特朗普政府内部也存在相当大的模糊性。特朗普最近发了条推文,说与中国达成了一项“重大而全面的协议”。这表明他是一个“重建”派。用房地产术语来说,他的目标是对租约进行全面重新谈判,而不是拆除大楼。

但是,如果你听了特朗普的一些高级官员——那些真正天天制定政策的人——的言论,很难不得到如下印象:美国将与中国展开长期对抗。他们的分析是,几十年来美国都搞错了对华政策,天真地认为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裕,将变得不那么威权化,而且一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可以安全地融入美国主导的、基于规则的秩序。他们认为这一误判的后果正以中国强硬不当行为的形式出现,这些不当行为涵盖了从南中国海的军事基地建设到工业间谍活动等各个方面。

这些在美国根深蒂固的排斥情绪不是中国通过降低汽车关税或购买更多大豆就能解决的。事实上,快速达成的贸易协议可能适得其反。

当前围绕中国电信公司华为(Huawei)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捕的喧嚣加强了一个印象:特朗普和他的一些顾问之间出现了分歧。特朗普似乎事先不知道孟晚舟的被捕,据说他听到此事时也非常愤怒。

作为其与中国可能达成的协议的一部分,特朗普表示可能会干预孟晚舟案件,这会使北京方面更加相信:这不仅仅是执法行动,而是更广泛的对抗政策的一部分。西方情报机构关于华为的警告越来越直言不讳,它们认为在引入5G技术方面,允许一家中国公司发挥核心作用是不明智的。在华为这一纠纷中,很难分清执法、贸易纠纷、反间谍和争夺技术霸权。

但无论北京方面有何猜疑,中国政府显然并不接受一个想法,即中国与美国已陷入了一场不断升级且不可避免的对抗中。目前,中国的重点是努力利用贸易战休战的三个月来达成更广泛的解决方案。中方明显的“报复性”逮捕针对的是加拿大人,因为孟晚舟是在温哥华被捕,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美国人被捕。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北京方面可能会试图安抚特朗普,让他在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上获得一些吸引眼球的“胜利”。该策略可能会带来一些短期和平。但从长远来看,华盛顿和北京都必须更深刻地思考“如何结束这一切”。

中国人需要认识到,美国人的思想发生了深刻的、两党都支持的转变。所以试图哄骗特朗普或等他下台最终将失败。相反,中国必须考虑对强制技术转让、南中国海等各项政策进行更重大的转变。这可能是避免与美国人长期对抗的最后机会。

美国也要进行一些思考。华盛顿的鹰派人士正享受着在与中国的对抗中更公然地使用美国力量。但他们也需要考虑“如何结束这一切”。

认为美国终能阻止中国的崛起是不现实的。事实上,这方面的任何努力都会导致紧张局势危险地加剧,且很容易导致战争。同样,认为在未来三个月内的大谈判中可以让中方行为实现深刻变化也是不现实的。

在与中国当前的对抗中,美国需要制定雄心勃勃但可实现的目标。它应该接受美中关系可能长期处于冷淡状态。但最终,其策略应更接近于特朗普的《交易的艺术》(The Art of the Deal),而不是《孙子兵法》(The Art of Wa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美中两国应该怎样结束对抗?

发布日期:2018-12-19 08:42
摘要」拉赫曼:美中对抗体现了美方两种思维:一是重置美中关系,二是阻止中国崛起。美中都需要就如何结束对抗进行更深刻思考。



撰文 / 吉迪恩•拉赫曼

■ 告诉我,这一切该怎么结束?这是美国将领们在凝视越战和伊拉克战争的泥潭时,绝望发出的疑问。现在,正凝视着美国与中国之间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的美国政策制定者们,也需要提出同样的问题。

世界上两个最强大的国家在一系列问题上陷入了对抗,包括贸易、技术、间谍和对南中国海的控制。大致来说,有两种方式来解释这些冲突。第一,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决心重置美中关系。第二,美国现在已着手努力阻止中国的崛起。

第一种是针对中方令人不满的行为;第二种是排斥中国作为超级大国竞争对手这个想法。

这两种思维方式指向了截然不同的可能结局。第一种方式——重置关系——最终以交易告终。第二种方式——阻止中国的崛起——指向长期、深化的对抗。


美国正采取哪一种思维方式呢?即使在特朗普政府内部也存在相当大的模糊性。特朗普最近发了条推文,说与中国达成了一项“重大而全面的协议”。这表明他是一个“重建”派。用房地产术语来说,他的目标是对租约进行全面重新谈判,而不是拆除大楼。

但是,如果你听了特朗普的一些高级官员——那些真正天天制定政策的人——的言论,很难不得到如下印象:美国将与中国展开长期对抗。他们的分析是,几十年来美国都搞错了对华政策,天真地认为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裕,将变得不那么威权化,而且一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可以安全地融入美国主导的、基于规则的秩序。他们认为这一误判的后果正以中国强硬不当行为的形式出现,这些不当行为涵盖了从南中国海的军事基地建设到工业间谍活动等各个方面。

这些在美国根深蒂固的排斥情绪不是中国通过降低汽车关税或购买更多大豆就能解决的。事实上,快速达成的贸易协议可能适得其反。

当前围绕中国电信公司华为(Huawei)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捕的喧嚣加强了一个印象:特朗普和他的一些顾问之间出现了分歧。特朗普似乎事先不知道孟晚舟的被捕,据说他听到此事时也非常愤怒。

作为其与中国可能达成的协议的一部分,特朗普表示可能会干预孟晚舟案件,这会使北京方面更加相信:这不仅仅是执法行动,而是更广泛的对抗政策的一部分。西方情报机构关于华为的警告越来越直言不讳,它们认为在引入5G技术方面,允许一家中国公司发挥核心作用是不明智的。在华为这一纠纷中,很难分清执法、贸易纠纷、反间谍和争夺技术霸权。

但无论北京方面有何猜疑,中国政府显然并不接受一个想法,即中国与美国已陷入了一场不断升级且不可避免的对抗中。目前,中国的重点是努力利用贸易战休战的三个月来达成更广泛的解决方案。中方明显的“报复性”逮捕针对的是加拿大人,因为孟晚舟是在温哥华被捕,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美国人被捕。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北京方面可能会试图安抚特朗普,让他在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上获得一些吸引眼球的“胜利”。该策略可能会带来一些短期和平。但从长远来看,华盛顿和北京都必须更深刻地思考“如何结束这一切”。

中国人需要认识到,美国人的思想发生了深刻的、两党都支持的转变。所以试图哄骗特朗普或等他下台最终将失败。相反,中国必须考虑对强制技术转让、南中国海等各项政策进行更重大的转变。这可能是避免与美国人长期对抗的最后机会。

美国也要进行一些思考。华盛顿的鹰派人士正享受着在与中国的对抗中更公然地使用美国力量。但他们也需要考虑“如何结束这一切”。

认为美国终能阻止中国的崛起是不现实的。事实上,这方面的任何努力都会导致紧张局势危险地加剧,且很容易导致战争。同样,认为在未来三个月内的大谈判中可以让中方行为实现深刻变化也是不现实的。

在与中国当前的对抗中,美国需要制定雄心勃勃但可实现的目标。它应该接受美中关系可能长期处于冷淡状态。但最终,其策略应更接近于特朗普的《交易的艺术》(The Art of the Deal),而不是《孙子兵法》(The Art of Wa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拉赫曼:美中对抗体现了美方两种思维:一是重置美中关系,二是阻止中国崛起。美中都需要就如何结束对抗进行更深刻思考。



撰文 / 吉迪恩•拉赫曼

■ 告诉我,这一切该怎么结束?这是美国将领们在凝视越战和伊拉克战争的泥潭时,绝望发出的疑问。现在,正凝视着美国与中国之间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的美国政策制定者们,也需要提出同样的问题。

世界上两个最强大的国家在一系列问题上陷入了对抗,包括贸易、技术、间谍和对南中国海的控制。大致来说,有两种方式来解释这些冲突。第一,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决心重置美中关系。第二,美国现在已着手努力阻止中国的崛起。

第一种是针对中方令人不满的行为;第二种是排斥中国作为超级大国竞争对手这个想法。

这两种思维方式指向了截然不同的可能结局。第一种方式——重置关系——最终以交易告终。第二种方式——阻止中国的崛起——指向长期、深化的对抗。


美国正采取哪一种思维方式呢?即使在特朗普政府内部也存在相当大的模糊性。特朗普最近发了条推文,说与中国达成了一项“重大而全面的协议”。这表明他是一个“重建”派。用房地产术语来说,他的目标是对租约进行全面重新谈判,而不是拆除大楼。

但是,如果你听了特朗普的一些高级官员——那些真正天天制定政策的人——的言论,很难不得到如下印象:美国将与中国展开长期对抗。他们的分析是,几十年来美国都搞错了对华政策,天真地认为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裕,将变得不那么威权化,而且一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可以安全地融入美国主导的、基于规则的秩序。他们认为这一误判的后果正以中国强硬不当行为的形式出现,这些不当行为涵盖了从南中国海的军事基地建设到工业间谍活动等各个方面。

这些在美国根深蒂固的排斥情绪不是中国通过降低汽车关税或购买更多大豆就能解决的。事实上,快速达成的贸易协议可能适得其反。

当前围绕中国电信公司华为(Huawei)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捕的喧嚣加强了一个印象:特朗普和他的一些顾问之间出现了分歧。特朗普似乎事先不知道孟晚舟的被捕,据说他听到此事时也非常愤怒。

作为其与中国可能达成的协议的一部分,特朗普表示可能会干预孟晚舟案件,这会使北京方面更加相信:这不仅仅是执法行动,而是更广泛的对抗政策的一部分。西方情报机构关于华为的警告越来越直言不讳,它们认为在引入5G技术方面,允许一家中国公司发挥核心作用是不明智的。在华为这一纠纷中,很难分清执法、贸易纠纷、反间谍和争夺技术霸权。

但无论北京方面有何猜疑,中国政府显然并不接受一个想法,即中国与美国已陷入了一场不断升级且不可避免的对抗中。目前,中国的重点是努力利用贸易战休战的三个月来达成更广泛的解决方案。中方明显的“报复性”逮捕针对的是加拿大人,因为孟晚舟是在温哥华被捕,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美国人被捕。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北京方面可能会试图安抚特朗普,让他在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上获得一些吸引眼球的“胜利”。该策略可能会带来一些短期和平。但从长远来看,华盛顿和北京都必须更深刻地思考“如何结束这一切”。

中国人需要认识到,美国人的思想发生了深刻的、两党都支持的转变。所以试图哄骗特朗普或等他下台最终将失败。相反,中国必须考虑对强制技术转让、南中国海等各项政策进行更重大的转变。这可能是避免与美国人长期对抗的最后机会。

美国也要进行一些思考。华盛顿的鹰派人士正享受着在与中国的对抗中更公然地使用美国力量。但他们也需要考虑“如何结束这一切”。

认为美国终能阻止中国的崛起是不现实的。事实上,这方面的任何努力都会导致紧张局势危险地加剧,且很容易导致战争。同样,认为在未来三个月内的大谈判中可以让中方行为实现深刻变化也是不现实的。

在与中国当前的对抗中,美国需要制定雄心勃勃但可实现的目标。它应该接受美中关系可能长期处于冷淡状态。但最终,其策略应更接近于特朗普的《交易的艺术》(The Art of the Deal),而不是《孙子兵法》(The Art of Wa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