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裁员潮来袭,互联网公司的低谷还是机会?

发布日期:2018-12-19 03:24
摘要」风口上的企业,在资本的助推下,有了不断去试错的可能,但一旦试错失败过后,除了公司外,最直接受到影响的是员工。



撰文 / 柯晓斌 陆柯言

■ “终于,我等到了HRBP,当天晚上收拾好桌子,就像从未来过这里”,望着公司Logo,抱着纸箱走出办公室那一刻,周旋(化名)有点恍惚 。  

不出意料,这是他最后一次来“一下科技”办公室,他在这里呆了接近2年,离职前一天晚上,他还在忙碌而又焦虑地处理手上的项目。如今,他成为“裁员潮”中一员,一周前,公司将裁员的消息不胫而走,北京运营团队裁掉接近三分之二。

“有些遗憾”,公司给了足够有诚意的赔偿金,可他开心不起来。年底被裁员后,这意味着,他需要重新准备繁琐的求职。

相比周旋,韩冬(化名)就更为焦虑了,今年8月,美图对外宣称因公司架构调整需要裁员,刚转正不久的他成为其中之一。“你为什么在美图呆的时间这么短,是不是能力不够?”往后多次求职时,面对HR一遍又一遍地质问,他都无从辩解,甚至有HR直接说,这段工作经历忽略不计。

目前,他依然还在求职的路上,伴随着焦虑与失落。

这个冬天,美图、斗鱼、一下科技、知乎等前几年备受资本青睐的明星公司先后裁员,手段各异,哀鸿遍野。

“变化实际上在6月份就开始了,当时很多独角兽企业就开始有了裁员计划。”多位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的猎头表示,下半年后,原本活跃的人才市场开始遇冷,很多企业都准备“多穿几件衣服”过冬。同时,上市公司的裁员计划早就定下来了,裁员的消息是具有传导性的,传播开后,又加剧了市场的恐慌情绪。

不过,在猎头们看来,大量人才涌入市场后,对于小型的发展中公司而言,反而是好事,这或许意味着他们可以招到原来只青睐于巨头的人才。对于这些公司而言,目前的寒冬无疑是一个扩充人才池的机会。

“是不是你能力不行” 

裁员并非毫无征兆,但被裁的员工往往最后一天才知道,也是部分人拉锯战的开始。

今年11月19日,美图发布公告称, 根据对本集团截至2018年10月31日止的10个月未经审计合并管理账目初步评估,预期本集团于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的年度将录得约人民币9.5亿元至人民币12亿元之间的净亏损。

美图的股价也从2017年初的高点900多亿元,到现在的100亿元左右。

在此之前,美图选择了壮士断腕,今年8月,美图CEO吴欣鸿宣布调整变图的组织架构,将成立社交产品、美颜产品、智能硬件产品三大产品事业群。在此之前,其涵盖了美图秀秀、美拍、商业化、创新、海外等多条业务线,全面出击。

随之而来的,就是大面积裁员。

今年5月,韩冬入职美图,成为北京商业化部门市场的一员,主要负责美图的商业化。今年年初,这个部门大量扩招,甚至一度在北京就有接近600人左右。今年8月,韩冬成为第一批因架构调整而被裁的员工之一。因为工作性质特殊,又是新成立的小团队 ,在签劳动合同时,并 没有严格的KPI考核。

“这一批裁员中,每个部门都有涉及,包括运营、市场、销售、技术,据说一共裁了600-800人的规模。”韩冬说,每个小部门都有裁员指标,优先裁入职时间短的,不能内部转岗,HR的口径也并不是裁员,而是公司战略调整。

不过,这仅仅是美图裁员序幕的开始。11月14日,美图发文称,美团美妆业务自11月30日后,停止运营。几乎同时,美图开始第二次裁员,杭州的电商团队几乎全军覆没。 “这两次裁员中,很多VP(副总裁)都走了。”韩冬说。

8月离职后,他被迫开启了求职拉锯战。长达四个多月的求职过程中,无数次碰壁。

“你怎么只在美图做那么短?是不是能力不行?”“你在美图的这段工作经验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太短了。”从美图离职后,他想去巨头企业,投了很多也面试了。“但是大厂一听我是被裁的,都再也没给我回音”。

相比他,吴奈(化名)更加尴尬,在被斗鱼裁员后,因赔偿的问题,他们正在和斗鱼进行拉锯战。12月5号,斗鱼深圳的所有员工拿到了裁员方案:所有斗鱼在深圳的团队都要裁掉。前一天中午, 从武汉斗鱼总部来了两个HR, 和斗鱼深圳的负责人何泓洁谈话,随后何泓洁与下面各负责人谈了一次话,斗鱼裁员从传闻变成了事实。“从始到终,都没有跟我们说裁员的原因,没有任何解释。”吴奈依然在等待说法。

同样,知乎最近也在大面积的裁员,据一位内部员工称,目前知乎已裁掉500多人,裁员还在继续。罗永浩的锤子科技此刻也深陷裁员危机中。人人车也是在节节失守,据知情人士透露,其裁员已接近尾声,连总部的职能部门也有“优化”指标。

而据新浪微博认证为IT猎头GiTalent.cn的网友“IT猎头fancyfrees ”统计:网易裁员、趣店裁员90%的店员、京东12月中旬开始裁员、滴滴和阿里也暂停了招聘。

不管是上市公司,还是一直在筹备着上市的明星企业,甚至是传统巨头,刚拿到融资不久的企业,这个冬天,都开始了缩衣紧食的日子。

“裁员潮”来袭

“大公司对行业比较敏感,会早于市场判断。”BOSS直聘研究院院长常濛接受界面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公司决策执行起来相对比较慢,因为公司大,结构复杂。

今年7月2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明确从2019年1月1日起,将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工伤保险费、生育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在很多创业者看来,这可以被视为一个风向标。

成立于2016年年中的“职人社”过去两年为很多中大创业企业输送了不少高端人才,在职人社CEO黄海均看来,在人才市场一线的他也感觉到了明显的变化。“很多互联网公司,早些年在资本的疯狂注资后,开始了扩张,但实际上他们依然没有盈利,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能从一级市场拿到钱,那么必然要缩减人力成本,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裁员。”

“同时,公司规模的变大后,组织架构、业务线都变得复杂。”黄海均进一步说,企业在扩张期时,如果不能对进入的人才质量进行把控,层层下来后,有可能会导致整个团队变得冗乱,效率变低。

裁员的消息被广泛传播之后,知乎对外宣布截至2018年11月底,用户数破2.2亿,同比增长102%。但在商业化上,知乎未公布更多数据。

今年8月,知乎宣称,上半年商业广告营收额相比去年同期增长340%,知识服务产品“知乎大学”已提供超过15000个知识服务产品,知乎大学的付费人次达到600万。知乎从2017年开始商业化,广告是其主要的收入来源,知识付费是其商业模式的组成部分。

“组织架构调整前,知乎有商业化、社区、开发、市场、知识市场、职能等多个部门。”一位今年5月份从知乎离职的员工表示,今年以来,扩招人数最多的部门是商业化,而据另外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商业化部门也是此次裁员的重灾区。

面对知乎用户的快速增长,近两年,知乎不断尝试新业务,并进行团队扩张。“知乎live也是做得不好。Live团队和和商业化是一起办公的,内容也越来越偏离了精英人群,值乎这个产品是之前黑客马拉松的产物,当时定的目标是月流水20亿人民币,后来也是没人用,就停掉了。 ”上述知乎离职员工表示。

风口上的企业,在资本的助推下,有了不断去试错的可能,但一旦试错失败过后,除了公司外,最直接受到影响的是员工。

和知乎一样,斗鱼深圳被裁员的120人(包含了海外员工)团队,主要是在研发一款新的直播产品,这个产品有5月份开始在武汉总部孵化,8月份搬到深圳独立办公。被裁员时,还有部分员工尚未转正。“在做这个产品时。斗鱼已经投资了nonolive。”此次被裁的员工对界面新闻透露,深圳这个团队集体被裁,和高层决策有直接关系。“斗鱼的两位创始人中,张文明是想通过投资来布局海外市场。而陈少杰则是想自己挂帅做”。

而今,在一级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这些曾经的风口上的明星企业,如果不能继续获得资本市场的支持,那么缩减业务线,减少试错成本是必然选择。

风停了,但仍有机会

年底的裁员潮从第三季度开始已有端倪。

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三季度市场人才需求增速较二季度有所回落,招聘需求同比增长20.9%,环比增长36.5%。而中国就业研究所与智联招聘联合发布的第三季度《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则显示,招聘需求人数环比下降了20.79%,同比下降了27%。

12月5号,在国新办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对外公布《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促进就业工作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提到, 对不裁员或少裁员的参保企业,可返还其上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的50%,对其中面临暂时性生产经营困难且恢复有望的,加大返还力度。

“裁员这种信息是具有传导性的,快速的传播会加剧恐慌性,会给其他企业带来一定影响,容易导致动作变形。”常濛说,对于发展中的企业而言,最重要的是做好核心业务,保持良好的心态。“低谷中,对于在前期发展中保持克制,业务上稳扎稳打的企业而言,却是一个机会,对他们而言,这是一个爬坡的阶段。”

的确,风停了,但并非所有公司都在冬天一筹莫展。从2017年起,今日头条大面积招人状态持续至今。另外据哈罗单车执行总裁李开逐透露,目前哈罗单车也在招人,包括技术、产品、市场等多个部门。

“流入市场的人才多了后,对有招人需求的企业有积极意义。但是整个就业环境严峻的时候,同时也影响到求职者对企业的选择,可能会偏保守,大公司或者‘爬坡’势头的公司吸引力会大些,而初创公司可能吸引力会小一些。”李开逐称。

黄海均则认为,过去几年,由于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人才需求旺盛,“薪资”会存在一定水分,随着裁员潮的来袭,市场的人才池会变丰富。“因为需求关系的改变,此时,这些人才的“价格”会回归理性。“原来大厂的人才会重新流入市场,而那些正在快速发展中的企业,就是最有力的争夺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风口上的企业,在资本的助推下,有了不断去试错的可能,但一旦试错失败过后,除了公司外,最直接受到影响的是员工。



撰文 / 柯晓斌 陆柯言

■ “终于,我等到了HRBP,当天晚上收拾好桌子,就像从未来过这里”,望着公司Logo,抱着纸箱走出办公室那一刻,周旋(化名)有点恍惚 。  

不出意料,这是他最后一次来“一下科技”办公室,他在这里呆了接近2年,离职前一天晚上,他还在忙碌而又焦虑地处理手上的项目。如今,他成为“裁员潮”中一员,一周前,公司将裁员的消息不胫而走,北京运营团队裁掉接近三分之二。

“有些遗憾”,公司给了足够有诚意的赔偿金,可他开心不起来。年底被裁员后,这意味着,他需要重新准备繁琐的求职。

相比周旋,韩冬(化名)就更为焦虑了,今年8月,美图对外宣称因公司架构调整需要裁员,刚转正不久的他成为其中之一。“你为什么在美图呆的时间这么短,是不是能力不够?”往后多次求职时,面对HR一遍又一遍地质问,他都无从辩解,甚至有HR直接说,这段工作经历忽略不计。

目前,他依然还在求职的路上,伴随着焦虑与失落。

这个冬天,美图、斗鱼、一下科技、知乎等前几年备受资本青睐的明星公司先后裁员,手段各异,哀鸿遍野。

“变化实际上在6月份就开始了,当时很多独角兽企业就开始有了裁员计划。”多位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的猎头表示,下半年后,原本活跃的人才市场开始遇冷,很多企业都准备“多穿几件衣服”过冬。同时,上市公司的裁员计划早就定下来了,裁员的消息是具有传导性的,传播开后,又加剧了市场的恐慌情绪。

不过,在猎头们看来,大量人才涌入市场后,对于小型的发展中公司而言,反而是好事,这或许意味着他们可以招到原来只青睐于巨头的人才。对于这些公司而言,目前的寒冬无疑是一个扩充人才池的机会。

“是不是你能力不行” 

裁员并非毫无征兆,但被裁的员工往往最后一天才知道,也是部分人拉锯战的开始。

今年11月19日,美图发布公告称, 根据对本集团截至2018年10月31日止的10个月未经审计合并管理账目初步评估,预期本集团于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的年度将录得约人民币9.5亿元至人民币12亿元之间的净亏损。

美图的股价也从2017年初的高点900多亿元,到现在的100亿元左右。

在此之前,美图选择了壮士断腕,今年8月,美图CEO吴欣鸿宣布调整变图的组织架构,将成立社交产品、美颜产品、智能硬件产品三大产品事业群。在此之前,其涵盖了美图秀秀、美拍、商业化、创新、海外等多条业务线,全面出击。

随之而来的,就是大面积裁员。

今年5月,韩冬入职美图,成为北京商业化部门市场的一员,主要负责美图的商业化。今年年初,这个部门大量扩招,甚至一度在北京就有接近600人左右。今年8月,韩冬成为第一批因架构调整而被裁的员工之一。因为工作性质特殊,又是新成立的小团队 ,在签劳动合同时,并 没有严格的KPI考核。

“这一批裁员中,每个部门都有涉及,包括运营、市场、销售、技术,据说一共裁了600-800人的规模。”韩冬说,每个小部门都有裁员指标,优先裁入职时间短的,不能内部转岗,HR的口径也并不是裁员,而是公司战略调整。

不过,这仅仅是美图裁员序幕的开始。11月14日,美图发文称,美团美妆业务自11月30日后,停止运营。几乎同时,美图开始第二次裁员,杭州的电商团队几乎全军覆没。 “这两次裁员中,很多VP(副总裁)都走了。”韩冬说。

8月离职后,他被迫开启了求职拉锯战。长达四个多月的求职过程中,无数次碰壁。

“你怎么只在美图做那么短?是不是能力不行?”“你在美图的这段工作经验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太短了。”从美图离职后,他想去巨头企业,投了很多也面试了。“但是大厂一听我是被裁的,都再也没给我回音”。

相比他,吴奈(化名)更加尴尬,在被斗鱼裁员后,因赔偿的问题,他们正在和斗鱼进行拉锯战。12月5号,斗鱼深圳的所有员工拿到了裁员方案:所有斗鱼在深圳的团队都要裁掉。前一天中午, 从武汉斗鱼总部来了两个HR, 和斗鱼深圳的负责人何泓洁谈话,随后何泓洁与下面各负责人谈了一次话,斗鱼裁员从传闻变成了事实。“从始到终,都没有跟我们说裁员的原因,没有任何解释。”吴奈依然在等待说法。

同样,知乎最近也在大面积的裁员,据一位内部员工称,目前知乎已裁掉500多人,裁员还在继续。罗永浩的锤子科技此刻也深陷裁员危机中。人人车也是在节节失守,据知情人士透露,其裁员已接近尾声,连总部的职能部门也有“优化”指标。

而据新浪微博认证为IT猎头GiTalent.cn的网友“IT猎头fancyfrees ”统计:网易裁员、趣店裁员90%的店员、京东12月中旬开始裁员、滴滴和阿里也暂停了招聘。

不管是上市公司,还是一直在筹备着上市的明星企业,甚至是传统巨头,刚拿到融资不久的企业,这个冬天,都开始了缩衣紧食的日子。

“裁员潮”来袭

“大公司对行业比较敏感,会早于市场判断。”BOSS直聘研究院院长常濛接受界面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公司决策执行起来相对比较慢,因为公司大,结构复杂。

今年7月2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明确从2019年1月1日起,将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工伤保险费、生育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在很多创业者看来,这可以被视为一个风向标。

成立于2016年年中的“职人社”过去两年为很多中大创业企业输送了不少高端人才,在职人社CEO黄海均看来,在人才市场一线的他也感觉到了明显的变化。“很多互联网公司,早些年在资本的疯狂注资后,开始了扩张,但实际上他们依然没有盈利,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能从一级市场拿到钱,那么必然要缩减人力成本,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裁员。”

“同时,公司规模的变大后,组织架构、业务线都变得复杂。”黄海均进一步说,企业在扩张期时,如果不能对进入的人才质量进行把控,层层下来后,有可能会导致整个团队变得冗乱,效率变低。

裁员的消息被广泛传播之后,知乎对外宣布截至2018年11月底,用户数破2.2亿,同比增长102%。但在商业化上,知乎未公布更多数据。

今年8月,知乎宣称,上半年商业广告营收额相比去年同期增长340%,知识服务产品“知乎大学”已提供超过15000个知识服务产品,知乎大学的付费人次达到600万。知乎从2017年开始商业化,广告是其主要的收入来源,知识付费是其商业模式的组成部分。

“组织架构调整前,知乎有商业化、社区、开发、市场、知识市场、职能等多个部门。”一位今年5月份从知乎离职的员工表示,今年以来,扩招人数最多的部门是商业化,而据另外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商业化部门也是此次裁员的重灾区。

面对知乎用户的快速增长,近两年,知乎不断尝试新业务,并进行团队扩张。“知乎live也是做得不好。Live团队和和商业化是一起办公的,内容也越来越偏离了精英人群,值乎这个产品是之前黑客马拉松的产物,当时定的目标是月流水20亿人民币,后来也是没人用,就停掉了。 ”上述知乎离职员工表示。

风口上的企业,在资本的助推下,有了不断去试错的可能,但一旦试错失败过后,除了公司外,最直接受到影响的是员工。

和知乎一样,斗鱼深圳被裁员的120人(包含了海外员工)团队,主要是在研发一款新的直播产品,这个产品有5月份开始在武汉总部孵化,8月份搬到深圳独立办公。被裁员时,还有部分员工尚未转正。“在做这个产品时。斗鱼已经投资了nonolive。”此次被裁的员工对界面新闻透露,深圳这个团队集体被裁,和高层决策有直接关系。“斗鱼的两位创始人中,张文明是想通过投资来布局海外市场。而陈少杰则是想自己挂帅做”。

而今,在一级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这些曾经的风口上的明星企业,如果不能继续获得资本市场的支持,那么缩减业务线,减少试错成本是必然选择。

风停了,但仍有机会

年底的裁员潮从第三季度开始已有端倪。

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三季度市场人才需求增速较二季度有所回落,招聘需求同比增长20.9%,环比增长36.5%。而中国就业研究所与智联招聘联合发布的第三季度《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则显示,招聘需求人数环比下降了20.79%,同比下降了27%。

12月5号,在国新办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对外公布《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促进就业工作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提到, 对不裁员或少裁员的参保企业,可返还其上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的50%,对其中面临暂时性生产经营困难且恢复有望的,加大返还力度。

“裁员这种信息是具有传导性的,快速的传播会加剧恐慌性,会给其他企业带来一定影响,容易导致动作变形。”常濛说,对于发展中的企业而言,最重要的是做好核心业务,保持良好的心态。“低谷中,对于在前期发展中保持克制,业务上稳扎稳打的企业而言,却是一个机会,对他们而言,这是一个爬坡的阶段。”

的确,风停了,但并非所有公司都在冬天一筹莫展。从2017年起,今日头条大面积招人状态持续至今。另外据哈罗单车执行总裁李开逐透露,目前哈罗单车也在招人,包括技术、产品、市场等多个部门。

“流入市场的人才多了后,对有招人需求的企业有积极意义。但是整个就业环境严峻的时候,同时也影响到求职者对企业的选择,可能会偏保守,大公司或者‘爬坡’势头的公司吸引力会大些,而初创公司可能吸引力会小一些。”李开逐称。

黄海均则认为,过去几年,由于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人才需求旺盛,“薪资”会存在一定水分,随着裁员潮的来袭,市场的人才池会变丰富。“因为需求关系的改变,此时,这些人才的“价格”会回归理性。“原来大厂的人才会重新流入市场,而那些正在快速发展中的企业,就是最有力的争夺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风口上的企业,在资本的助推下,有了不断去试错的可能,但一旦试错失败过后,除了公司外,最直接受到影响的是员工。



撰文 / 柯晓斌 陆柯言

■ “终于,我等到了HRBP,当天晚上收拾好桌子,就像从未来过这里”,望着公司Logo,抱着纸箱走出办公室那一刻,周旋(化名)有点恍惚 。  

不出意料,这是他最后一次来“一下科技”办公室,他在这里呆了接近2年,离职前一天晚上,他还在忙碌而又焦虑地处理手上的项目。如今,他成为“裁员潮”中一员,一周前,公司将裁员的消息不胫而走,北京运营团队裁掉接近三分之二。

“有些遗憾”,公司给了足够有诚意的赔偿金,可他开心不起来。年底被裁员后,这意味着,他需要重新准备繁琐的求职。

相比周旋,韩冬(化名)就更为焦虑了,今年8月,美图对外宣称因公司架构调整需要裁员,刚转正不久的他成为其中之一。“你为什么在美图呆的时间这么短,是不是能力不够?”往后多次求职时,面对HR一遍又一遍地质问,他都无从辩解,甚至有HR直接说,这段工作经历忽略不计。

目前,他依然还在求职的路上,伴随着焦虑与失落。

这个冬天,美图、斗鱼、一下科技、知乎等前几年备受资本青睐的明星公司先后裁员,手段各异,哀鸿遍野。

“变化实际上在6月份就开始了,当时很多独角兽企业就开始有了裁员计划。”多位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的猎头表示,下半年后,原本活跃的人才市场开始遇冷,很多企业都准备“多穿几件衣服”过冬。同时,上市公司的裁员计划早就定下来了,裁员的消息是具有传导性的,传播开后,又加剧了市场的恐慌情绪。

不过,在猎头们看来,大量人才涌入市场后,对于小型的发展中公司而言,反而是好事,这或许意味着他们可以招到原来只青睐于巨头的人才。对于这些公司而言,目前的寒冬无疑是一个扩充人才池的机会。

“是不是你能力不行” 

裁员并非毫无征兆,但被裁的员工往往最后一天才知道,也是部分人拉锯战的开始。

今年11月19日,美图发布公告称, 根据对本集团截至2018年10月31日止的10个月未经审计合并管理账目初步评估,预期本集团于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的年度将录得约人民币9.5亿元至人民币12亿元之间的净亏损。

美图的股价也从2017年初的高点900多亿元,到现在的100亿元左右。

在此之前,美图选择了壮士断腕,今年8月,美图CEO吴欣鸿宣布调整变图的组织架构,将成立社交产品、美颜产品、智能硬件产品三大产品事业群。在此之前,其涵盖了美图秀秀、美拍、商业化、创新、海外等多条业务线,全面出击。

随之而来的,就是大面积裁员。

今年5月,韩冬入职美图,成为北京商业化部门市场的一员,主要负责美图的商业化。今年年初,这个部门大量扩招,甚至一度在北京就有接近600人左右。今年8月,韩冬成为第一批因架构调整而被裁的员工之一。因为工作性质特殊,又是新成立的小团队 ,在签劳动合同时,并 没有严格的KPI考核。

“这一批裁员中,每个部门都有涉及,包括运营、市场、销售、技术,据说一共裁了600-800人的规模。”韩冬说,每个小部门都有裁员指标,优先裁入职时间短的,不能内部转岗,HR的口径也并不是裁员,而是公司战略调整。

不过,这仅仅是美图裁员序幕的开始。11月14日,美图发文称,美团美妆业务自11月30日后,停止运营。几乎同时,美图开始第二次裁员,杭州的电商团队几乎全军覆没。 “这两次裁员中,很多VP(副总裁)都走了。”韩冬说。

8月离职后,他被迫开启了求职拉锯战。长达四个多月的求职过程中,无数次碰壁。

“你怎么只在美图做那么短?是不是能力不行?”“你在美图的这段工作经验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太短了。”从美图离职后,他想去巨头企业,投了很多也面试了。“但是大厂一听我是被裁的,都再也没给我回音”。

相比他,吴奈(化名)更加尴尬,在被斗鱼裁员后,因赔偿的问题,他们正在和斗鱼进行拉锯战。12月5号,斗鱼深圳的所有员工拿到了裁员方案:所有斗鱼在深圳的团队都要裁掉。前一天中午, 从武汉斗鱼总部来了两个HR, 和斗鱼深圳的负责人何泓洁谈话,随后何泓洁与下面各负责人谈了一次话,斗鱼裁员从传闻变成了事实。“从始到终,都没有跟我们说裁员的原因,没有任何解释。”吴奈依然在等待说法。

同样,知乎最近也在大面积的裁员,据一位内部员工称,目前知乎已裁掉500多人,裁员还在继续。罗永浩的锤子科技此刻也深陷裁员危机中。人人车也是在节节失守,据知情人士透露,其裁员已接近尾声,连总部的职能部门也有“优化”指标。

而据新浪微博认证为IT猎头GiTalent.cn的网友“IT猎头fancyfrees ”统计:网易裁员、趣店裁员90%的店员、京东12月中旬开始裁员、滴滴和阿里也暂停了招聘。

不管是上市公司,还是一直在筹备着上市的明星企业,甚至是传统巨头,刚拿到融资不久的企业,这个冬天,都开始了缩衣紧食的日子。

“裁员潮”来袭

“大公司对行业比较敏感,会早于市场判断。”BOSS直聘研究院院长常濛接受界面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公司决策执行起来相对比较慢,因为公司大,结构复杂。

今年7月2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明确从2019年1月1日起,将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工伤保险费、生育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在很多创业者看来,这可以被视为一个风向标。

成立于2016年年中的“职人社”过去两年为很多中大创业企业输送了不少高端人才,在职人社CEO黄海均看来,在人才市场一线的他也感觉到了明显的变化。“很多互联网公司,早些年在资本的疯狂注资后,开始了扩张,但实际上他们依然没有盈利,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能从一级市场拿到钱,那么必然要缩减人力成本,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裁员。”

“同时,公司规模的变大后,组织架构、业务线都变得复杂。”黄海均进一步说,企业在扩张期时,如果不能对进入的人才质量进行把控,层层下来后,有可能会导致整个团队变得冗乱,效率变低。

裁员的消息被广泛传播之后,知乎对外宣布截至2018年11月底,用户数破2.2亿,同比增长102%。但在商业化上,知乎未公布更多数据。

今年8月,知乎宣称,上半年商业广告营收额相比去年同期增长340%,知识服务产品“知乎大学”已提供超过15000个知识服务产品,知乎大学的付费人次达到600万。知乎从2017年开始商业化,广告是其主要的收入来源,知识付费是其商业模式的组成部分。

“组织架构调整前,知乎有商业化、社区、开发、市场、知识市场、职能等多个部门。”一位今年5月份从知乎离职的员工表示,今年以来,扩招人数最多的部门是商业化,而据另外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商业化部门也是此次裁员的重灾区。

面对知乎用户的快速增长,近两年,知乎不断尝试新业务,并进行团队扩张。“知乎live也是做得不好。Live团队和和商业化是一起办公的,内容也越来越偏离了精英人群,值乎这个产品是之前黑客马拉松的产物,当时定的目标是月流水20亿人民币,后来也是没人用,就停掉了。 ”上述知乎离职员工表示。

风口上的企业,在资本的助推下,有了不断去试错的可能,但一旦试错失败过后,除了公司外,最直接受到影响的是员工。

和知乎一样,斗鱼深圳被裁员的120人(包含了海外员工)团队,主要是在研发一款新的直播产品,这个产品有5月份开始在武汉总部孵化,8月份搬到深圳独立办公。被裁员时,还有部分员工尚未转正。“在做这个产品时。斗鱼已经投资了nonolive。”此次被裁的员工对界面新闻透露,深圳这个团队集体被裁,和高层决策有直接关系。“斗鱼的两位创始人中,张文明是想通过投资来布局海外市场。而陈少杰则是想自己挂帅做”。

而今,在一级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这些曾经的风口上的明星企业,如果不能继续获得资本市场的支持,那么缩减业务线,减少试错成本是必然选择。

风停了,但仍有机会

年底的裁员潮从第三季度开始已有端倪。

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三季度市场人才需求增速较二季度有所回落,招聘需求同比增长20.9%,环比增长36.5%。而中国就业研究所与智联招聘联合发布的第三季度《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则显示,招聘需求人数环比下降了20.79%,同比下降了27%。

12月5号,在国新办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对外公布《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促进就业工作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提到, 对不裁员或少裁员的参保企业,可返还其上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的50%,对其中面临暂时性生产经营困难且恢复有望的,加大返还力度。

“裁员这种信息是具有传导性的,快速的传播会加剧恐慌性,会给其他企业带来一定影响,容易导致动作变形。”常濛说,对于发展中的企业而言,最重要的是做好核心业务,保持良好的心态。“低谷中,对于在前期发展中保持克制,业务上稳扎稳打的企业而言,却是一个机会,对他们而言,这是一个爬坡的阶段。”

的确,风停了,但并非所有公司都在冬天一筹莫展。从2017年起,今日头条大面积招人状态持续至今。另外据哈罗单车执行总裁李开逐透露,目前哈罗单车也在招人,包括技术、产品、市场等多个部门。

“流入市场的人才多了后,对有招人需求的企业有积极意义。但是整个就业环境严峻的时候,同时也影响到求职者对企业的选择,可能会偏保守,大公司或者‘爬坡’势头的公司吸引力会大些,而初创公司可能吸引力会小一些。”李开逐称。

黄海均则认为,过去几年,由于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人才需求旺盛,“薪资”会存在一定水分,随着裁员潮的来袭,市场的人才池会变丰富。“因为需求关系的改变,此时,这些人才的“价格”会回归理性。“原来大厂的人才会重新流入市场,而那些正在快速发展中的企业,就是最有力的争夺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裁员潮来袭,互联网公司的低谷还是机会?

发布日期:2018-12-19 03:24
摘要」风口上的企业,在资本的助推下,有了不断去试错的可能,但一旦试错失败过后,除了公司外,最直接受到影响的是员工。



撰文 / 柯晓斌 陆柯言

■ “终于,我等到了HRBP,当天晚上收拾好桌子,就像从未来过这里”,望着公司Logo,抱着纸箱走出办公室那一刻,周旋(化名)有点恍惚 。  

不出意料,这是他最后一次来“一下科技”办公室,他在这里呆了接近2年,离职前一天晚上,他还在忙碌而又焦虑地处理手上的项目。如今,他成为“裁员潮”中一员,一周前,公司将裁员的消息不胫而走,北京运营团队裁掉接近三分之二。

“有些遗憾”,公司给了足够有诚意的赔偿金,可他开心不起来。年底被裁员后,这意味着,他需要重新准备繁琐的求职。

相比周旋,韩冬(化名)就更为焦虑了,今年8月,美图对外宣称因公司架构调整需要裁员,刚转正不久的他成为其中之一。“你为什么在美图呆的时间这么短,是不是能力不够?”往后多次求职时,面对HR一遍又一遍地质问,他都无从辩解,甚至有HR直接说,这段工作经历忽略不计。

目前,他依然还在求职的路上,伴随着焦虑与失落。

这个冬天,美图、斗鱼、一下科技、知乎等前几年备受资本青睐的明星公司先后裁员,手段各异,哀鸿遍野。

“变化实际上在6月份就开始了,当时很多独角兽企业就开始有了裁员计划。”多位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的猎头表示,下半年后,原本活跃的人才市场开始遇冷,很多企业都准备“多穿几件衣服”过冬。同时,上市公司的裁员计划早就定下来了,裁员的消息是具有传导性的,传播开后,又加剧了市场的恐慌情绪。

不过,在猎头们看来,大量人才涌入市场后,对于小型的发展中公司而言,反而是好事,这或许意味着他们可以招到原来只青睐于巨头的人才。对于这些公司而言,目前的寒冬无疑是一个扩充人才池的机会。

“是不是你能力不行” 

裁员并非毫无征兆,但被裁的员工往往最后一天才知道,也是部分人拉锯战的开始。

今年11月19日,美图发布公告称, 根据对本集团截至2018年10月31日止的10个月未经审计合并管理账目初步评估,预期本集团于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的年度将录得约人民币9.5亿元至人民币12亿元之间的净亏损。

美图的股价也从2017年初的高点900多亿元,到现在的100亿元左右。

在此之前,美图选择了壮士断腕,今年8月,美图CEO吴欣鸿宣布调整变图的组织架构,将成立社交产品、美颜产品、智能硬件产品三大产品事业群。在此之前,其涵盖了美图秀秀、美拍、商业化、创新、海外等多条业务线,全面出击。

随之而来的,就是大面积裁员。

今年5月,韩冬入职美图,成为北京商业化部门市场的一员,主要负责美图的商业化。今年年初,这个部门大量扩招,甚至一度在北京就有接近600人左右。今年8月,韩冬成为第一批因架构调整而被裁的员工之一。因为工作性质特殊,又是新成立的小团队 ,在签劳动合同时,并 没有严格的KPI考核。

“这一批裁员中,每个部门都有涉及,包括运营、市场、销售、技术,据说一共裁了600-800人的规模。”韩冬说,每个小部门都有裁员指标,优先裁入职时间短的,不能内部转岗,HR的口径也并不是裁员,而是公司战略调整。

不过,这仅仅是美图裁员序幕的开始。11月14日,美图发文称,美团美妆业务自11月30日后,停止运营。几乎同时,美图开始第二次裁员,杭州的电商团队几乎全军覆没。 “这两次裁员中,很多VP(副总裁)都走了。”韩冬说。

8月离职后,他被迫开启了求职拉锯战。长达四个多月的求职过程中,无数次碰壁。

“你怎么只在美图做那么短?是不是能力不行?”“你在美图的这段工作经验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太短了。”从美图离职后,他想去巨头企业,投了很多也面试了。“但是大厂一听我是被裁的,都再也没给我回音”。

相比他,吴奈(化名)更加尴尬,在被斗鱼裁员后,因赔偿的问题,他们正在和斗鱼进行拉锯战。12月5号,斗鱼深圳的所有员工拿到了裁员方案:所有斗鱼在深圳的团队都要裁掉。前一天中午, 从武汉斗鱼总部来了两个HR, 和斗鱼深圳的负责人何泓洁谈话,随后何泓洁与下面各负责人谈了一次话,斗鱼裁员从传闻变成了事实。“从始到终,都没有跟我们说裁员的原因,没有任何解释。”吴奈依然在等待说法。

同样,知乎最近也在大面积的裁员,据一位内部员工称,目前知乎已裁掉500多人,裁员还在继续。罗永浩的锤子科技此刻也深陷裁员危机中。人人车也是在节节失守,据知情人士透露,其裁员已接近尾声,连总部的职能部门也有“优化”指标。

而据新浪微博认证为IT猎头GiTalent.cn的网友“IT猎头fancyfrees ”统计:网易裁员、趣店裁员90%的店员、京东12月中旬开始裁员、滴滴和阿里也暂停了招聘。

不管是上市公司,还是一直在筹备着上市的明星企业,甚至是传统巨头,刚拿到融资不久的企业,这个冬天,都开始了缩衣紧食的日子。

“裁员潮”来袭

“大公司对行业比较敏感,会早于市场判断。”BOSS直聘研究院院长常濛接受界面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公司决策执行起来相对比较慢,因为公司大,结构复杂。

今年7月2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明确从2019年1月1日起,将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工伤保险费、生育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在很多创业者看来,这可以被视为一个风向标。

成立于2016年年中的“职人社”过去两年为很多中大创业企业输送了不少高端人才,在职人社CEO黄海均看来,在人才市场一线的他也感觉到了明显的变化。“很多互联网公司,早些年在资本的疯狂注资后,开始了扩张,但实际上他们依然没有盈利,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能从一级市场拿到钱,那么必然要缩减人力成本,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裁员。”

“同时,公司规模的变大后,组织架构、业务线都变得复杂。”黄海均进一步说,企业在扩张期时,如果不能对进入的人才质量进行把控,层层下来后,有可能会导致整个团队变得冗乱,效率变低。

裁员的消息被广泛传播之后,知乎对外宣布截至2018年11月底,用户数破2.2亿,同比增长102%。但在商业化上,知乎未公布更多数据。

今年8月,知乎宣称,上半年商业广告营收额相比去年同期增长340%,知识服务产品“知乎大学”已提供超过15000个知识服务产品,知乎大学的付费人次达到600万。知乎从2017年开始商业化,广告是其主要的收入来源,知识付费是其商业模式的组成部分。

“组织架构调整前,知乎有商业化、社区、开发、市场、知识市场、职能等多个部门。”一位今年5月份从知乎离职的员工表示,今年以来,扩招人数最多的部门是商业化,而据另外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商业化部门也是此次裁员的重灾区。

面对知乎用户的快速增长,近两年,知乎不断尝试新业务,并进行团队扩张。“知乎live也是做得不好。Live团队和和商业化是一起办公的,内容也越来越偏离了精英人群,值乎这个产品是之前黑客马拉松的产物,当时定的目标是月流水20亿人民币,后来也是没人用,就停掉了。 ”上述知乎离职员工表示。

风口上的企业,在资本的助推下,有了不断去试错的可能,但一旦试错失败过后,除了公司外,最直接受到影响的是员工。

和知乎一样,斗鱼深圳被裁员的120人(包含了海外员工)团队,主要是在研发一款新的直播产品,这个产品有5月份开始在武汉总部孵化,8月份搬到深圳独立办公。被裁员时,还有部分员工尚未转正。“在做这个产品时。斗鱼已经投资了nonolive。”此次被裁的员工对界面新闻透露,深圳这个团队集体被裁,和高层决策有直接关系。“斗鱼的两位创始人中,张文明是想通过投资来布局海外市场。而陈少杰则是想自己挂帅做”。

而今,在一级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这些曾经的风口上的明星企业,如果不能继续获得资本市场的支持,那么缩减业务线,减少试错成本是必然选择。

风停了,但仍有机会

年底的裁员潮从第三季度开始已有端倪。

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三季度市场人才需求增速较二季度有所回落,招聘需求同比增长20.9%,环比增长36.5%。而中国就业研究所与智联招聘联合发布的第三季度《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则显示,招聘需求人数环比下降了20.79%,同比下降了27%。

12月5号,在国新办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对外公布《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促进就业工作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提到, 对不裁员或少裁员的参保企业,可返还其上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的50%,对其中面临暂时性生产经营困难且恢复有望的,加大返还力度。

“裁员这种信息是具有传导性的,快速的传播会加剧恐慌性,会给其他企业带来一定影响,容易导致动作变形。”常濛说,对于发展中的企业而言,最重要的是做好核心业务,保持良好的心态。“低谷中,对于在前期发展中保持克制,业务上稳扎稳打的企业而言,却是一个机会,对他们而言,这是一个爬坡的阶段。”

的确,风停了,但并非所有公司都在冬天一筹莫展。从2017年起,今日头条大面积招人状态持续至今。另外据哈罗单车执行总裁李开逐透露,目前哈罗单车也在招人,包括技术、产品、市场等多个部门。

“流入市场的人才多了后,对有招人需求的企业有积极意义。但是整个就业环境严峻的时候,同时也影响到求职者对企业的选择,可能会偏保守,大公司或者‘爬坡’势头的公司吸引力会大些,而初创公司可能吸引力会小一些。”李开逐称。

黄海均则认为,过去几年,由于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人才需求旺盛,“薪资”会存在一定水分,随着裁员潮的来袭,市场的人才池会变丰富。“因为需求关系的改变,此时,这些人才的“价格”会回归理性。“原来大厂的人才会重新流入市场,而那些正在快速发展中的企业,就是最有力的争夺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风口上的企业,在资本的助推下,有了不断去试错的可能,但一旦试错失败过后,除了公司外,最直接受到影响的是员工。



撰文 / 柯晓斌 陆柯言

■ “终于,我等到了HRBP,当天晚上收拾好桌子,就像从未来过这里”,望着公司Logo,抱着纸箱走出办公室那一刻,周旋(化名)有点恍惚 。  

不出意料,这是他最后一次来“一下科技”办公室,他在这里呆了接近2年,离职前一天晚上,他还在忙碌而又焦虑地处理手上的项目。如今,他成为“裁员潮”中一员,一周前,公司将裁员的消息不胫而走,北京运营团队裁掉接近三分之二。

“有些遗憾”,公司给了足够有诚意的赔偿金,可他开心不起来。年底被裁员后,这意味着,他需要重新准备繁琐的求职。

相比周旋,韩冬(化名)就更为焦虑了,今年8月,美图对外宣称因公司架构调整需要裁员,刚转正不久的他成为其中之一。“你为什么在美图呆的时间这么短,是不是能力不够?”往后多次求职时,面对HR一遍又一遍地质问,他都无从辩解,甚至有HR直接说,这段工作经历忽略不计。

目前,他依然还在求职的路上,伴随着焦虑与失落。

这个冬天,美图、斗鱼、一下科技、知乎等前几年备受资本青睐的明星公司先后裁员,手段各异,哀鸿遍野。

“变化实际上在6月份就开始了,当时很多独角兽企业就开始有了裁员计划。”多位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的猎头表示,下半年后,原本活跃的人才市场开始遇冷,很多企业都准备“多穿几件衣服”过冬。同时,上市公司的裁员计划早就定下来了,裁员的消息是具有传导性的,传播开后,又加剧了市场的恐慌情绪。

不过,在猎头们看来,大量人才涌入市场后,对于小型的发展中公司而言,反而是好事,这或许意味着他们可以招到原来只青睐于巨头的人才。对于这些公司而言,目前的寒冬无疑是一个扩充人才池的机会。

“是不是你能力不行” 

裁员并非毫无征兆,但被裁的员工往往最后一天才知道,也是部分人拉锯战的开始。

今年11月19日,美图发布公告称, 根据对本集团截至2018年10月31日止的10个月未经审计合并管理账目初步评估,预期本集团于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的年度将录得约人民币9.5亿元至人民币12亿元之间的净亏损。

美图的股价也从2017年初的高点900多亿元,到现在的100亿元左右。

在此之前,美图选择了壮士断腕,今年8月,美图CEO吴欣鸿宣布调整变图的组织架构,将成立社交产品、美颜产品、智能硬件产品三大产品事业群。在此之前,其涵盖了美图秀秀、美拍、商业化、创新、海外等多条业务线,全面出击。

随之而来的,就是大面积裁员。

今年5月,韩冬入职美图,成为北京商业化部门市场的一员,主要负责美图的商业化。今年年初,这个部门大量扩招,甚至一度在北京就有接近600人左右。今年8月,韩冬成为第一批因架构调整而被裁的员工之一。因为工作性质特殊,又是新成立的小团队 ,在签劳动合同时,并 没有严格的KPI考核。

“这一批裁员中,每个部门都有涉及,包括运营、市场、销售、技术,据说一共裁了600-800人的规模。”韩冬说,每个小部门都有裁员指标,优先裁入职时间短的,不能内部转岗,HR的口径也并不是裁员,而是公司战略调整。

不过,这仅仅是美图裁员序幕的开始。11月14日,美图发文称,美团美妆业务自11月30日后,停止运营。几乎同时,美图开始第二次裁员,杭州的电商团队几乎全军覆没。 “这两次裁员中,很多VP(副总裁)都走了。”韩冬说。

8月离职后,他被迫开启了求职拉锯战。长达四个多月的求职过程中,无数次碰壁。

“你怎么只在美图做那么短?是不是能力不行?”“你在美图的这段工作经验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太短了。”从美图离职后,他想去巨头企业,投了很多也面试了。“但是大厂一听我是被裁的,都再也没给我回音”。

相比他,吴奈(化名)更加尴尬,在被斗鱼裁员后,因赔偿的问题,他们正在和斗鱼进行拉锯战。12月5号,斗鱼深圳的所有员工拿到了裁员方案:所有斗鱼在深圳的团队都要裁掉。前一天中午, 从武汉斗鱼总部来了两个HR, 和斗鱼深圳的负责人何泓洁谈话,随后何泓洁与下面各负责人谈了一次话,斗鱼裁员从传闻变成了事实。“从始到终,都没有跟我们说裁员的原因,没有任何解释。”吴奈依然在等待说法。

同样,知乎最近也在大面积的裁员,据一位内部员工称,目前知乎已裁掉500多人,裁员还在继续。罗永浩的锤子科技此刻也深陷裁员危机中。人人车也是在节节失守,据知情人士透露,其裁员已接近尾声,连总部的职能部门也有“优化”指标。

而据新浪微博认证为IT猎头GiTalent.cn的网友“IT猎头fancyfrees ”统计:网易裁员、趣店裁员90%的店员、京东12月中旬开始裁员、滴滴和阿里也暂停了招聘。

不管是上市公司,还是一直在筹备着上市的明星企业,甚至是传统巨头,刚拿到融资不久的企业,这个冬天,都开始了缩衣紧食的日子。

“裁员潮”来袭

“大公司对行业比较敏感,会早于市场判断。”BOSS直聘研究院院长常濛接受界面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公司决策执行起来相对比较慢,因为公司大,结构复杂。

今年7月2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明确从2019年1月1日起,将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工伤保险费、生育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在很多创业者看来,这可以被视为一个风向标。

成立于2016年年中的“职人社”过去两年为很多中大创业企业输送了不少高端人才,在职人社CEO黄海均看来,在人才市场一线的他也感觉到了明显的变化。“很多互联网公司,早些年在资本的疯狂注资后,开始了扩张,但实际上他们依然没有盈利,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能从一级市场拿到钱,那么必然要缩减人力成本,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裁员。”

“同时,公司规模的变大后,组织架构、业务线都变得复杂。”黄海均进一步说,企业在扩张期时,如果不能对进入的人才质量进行把控,层层下来后,有可能会导致整个团队变得冗乱,效率变低。

裁员的消息被广泛传播之后,知乎对外宣布截至2018年11月底,用户数破2.2亿,同比增长102%。但在商业化上,知乎未公布更多数据。

今年8月,知乎宣称,上半年商业广告营收额相比去年同期增长340%,知识服务产品“知乎大学”已提供超过15000个知识服务产品,知乎大学的付费人次达到600万。知乎从2017年开始商业化,广告是其主要的收入来源,知识付费是其商业模式的组成部分。

“组织架构调整前,知乎有商业化、社区、开发、市场、知识市场、职能等多个部门。”一位今年5月份从知乎离职的员工表示,今年以来,扩招人数最多的部门是商业化,而据另外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商业化部门也是此次裁员的重灾区。

面对知乎用户的快速增长,近两年,知乎不断尝试新业务,并进行团队扩张。“知乎live也是做得不好。Live团队和和商业化是一起办公的,内容也越来越偏离了精英人群,值乎这个产品是之前黑客马拉松的产物,当时定的目标是月流水20亿人民币,后来也是没人用,就停掉了。 ”上述知乎离职员工表示。

风口上的企业,在资本的助推下,有了不断去试错的可能,但一旦试错失败过后,除了公司外,最直接受到影响的是员工。

和知乎一样,斗鱼深圳被裁员的120人(包含了海外员工)团队,主要是在研发一款新的直播产品,这个产品有5月份开始在武汉总部孵化,8月份搬到深圳独立办公。被裁员时,还有部分员工尚未转正。“在做这个产品时。斗鱼已经投资了nonolive。”此次被裁的员工对界面新闻透露,深圳这个团队集体被裁,和高层决策有直接关系。“斗鱼的两位创始人中,张文明是想通过投资来布局海外市场。而陈少杰则是想自己挂帅做”。

而今,在一级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这些曾经的风口上的明星企业,如果不能继续获得资本市场的支持,那么缩减业务线,减少试错成本是必然选择。

风停了,但仍有机会

年底的裁员潮从第三季度开始已有端倪。

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三季度市场人才需求增速较二季度有所回落,招聘需求同比增长20.9%,环比增长36.5%。而中国就业研究所与智联招聘联合发布的第三季度《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则显示,招聘需求人数环比下降了20.79%,同比下降了27%。

12月5号,在国新办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对外公布《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促进就业工作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提到, 对不裁员或少裁员的参保企业,可返还其上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的50%,对其中面临暂时性生产经营困难且恢复有望的,加大返还力度。

“裁员这种信息是具有传导性的,快速的传播会加剧恐慌性,会给其他企业带来一定影响,容易导致动作变形。”常濛说,对于发展中的企业而言,最重要的是做好核心业务,保持良好的心态。“低谷中,对于在前期发展中保持克制,业务上稳扎稳打的企业而言,却是一个机会,对他们而言,这是一个爬坡的阶段。”

的确,风停了,但并非所有公司都在冬天一筹莫展。从2017年起,今日头条大面积招人状态持续至今。另外据哈罗单车执行总裁李开逐透露,目前哈罗单车也在招人,包括技术、产品、市场等多个部门。

“流入市场的人才多了后,对有招人需求的企业有积极意义。但是整个就业环境严峻的时候,同时也影响到求职者对企业的选择,可能会偏保守,大公司或者‘爬坡’势头的公司吸引力会大些,而初创公司可能吸引力会小一些。”李开逐称。

黄海均则认为,过去几年,由于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人才需求旺盛,“薪资”会存在一定水分,随着裁员潮的来袭,市场的人才池会变丰富。“因为需求关系的改变,此时,这些人才的“价格”会回归理性。“原来大厂的人才会重新流入市场,而那些正在快速发展中的企业,就是最有力的争夺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