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二线手机“大逃杀”:红利不再市场冷,99%的品牌都消失了

发布日期:2018-12-18 06:52
摘要」在经历了近十年的高速增长后,中国智能手机的销量在2017年开始出现下降,如今手机市场基本饱和,市场红利消失,整体出货量不断下滑,所有手机企业都将面临残酷的的存量市场竞争。



撰文 / 王晶

■ “手机行业最繁荣的时候有6000多个手机品牌,现在99%消失了,这是我们看到的变化,过去五年,每年一半的手机品牌都会消失,这是一个刺激的行业。”一加手机CEO刘作虎在12月14日下午的发布会上说道。

在经历了近十年的高速增长后,中国智能手机的销量在2017年开始出现下降,如今手机市场基本饱和,市场红利消失,整体出货量不断下滑,所有手机企业都将面临残酷的的存量市场竞争。

据证券时报报道,临近2018年年底,中国手机市场整体出货量从去年的4.5亿部降至约4亿部,中国市场前五大品牌的市场占有率已从前两年的60%到提升到80%。

在这一背景下,手机巨头的增长速度和战略纵深扩展迅速,以长链条和多业务构建护城河;而诸如金立、魅族、锤子、美图等多数手机品牌则面临退出市场或者被收编的局面,但一加得益于其在海外的影响力,成立至今仍然“活的还不错。”

一加刘作虎:正在最好时机

2018年即将过去,对于国内手机市场来说,形势不容乐观。大品牌占据绝对市场份额,中小手机厂商在夹缝中生存,其中呈现出的两极分化也愈演愈烈。

一加无疑是二线品牌中的少数派。“我们还活着,并且活的还不错。”12月17日,一加就将迎来成立五周年的纪念日。刘作虎在接受包括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在内的媒体采访时称,“我们正在最好的时机。”

成立五年时间,在中国手机市场的头部品牌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刘作虎独辟蹊径,避开了中国市场的激烈竞争,反而在中国品牌作战艰难的印度和美国市场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发布的报告显示,在印度市场,今年第三季度一加在3万卢比以上价位段(约合400美元以上)高端手机市场的占有率超过三星(28%)和苹果(25%),高端市场占有率蝉联第一。

与此同时,一加在美国和欧洲也有希望打开新的局面。今年11月,一加在美国市场进入主要运营商合作名单,合作后第一个月产品销量同比增长了249%;12月份,一加与英国最大运营商EE宣布合作,将于2019年初在欧洲第一家上市5G手机。同时,在5G时代即将来临的背景下,一加得到了芯片巨头高通的支持,这是占领5G高地的机会。

但是,显然刘作虎当前还不是手机行业的焦点人物。五年时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已经发生巨大变化,比如在2013年小米的出货量为1870万部,到今年10月份已经超过1亿部;华为在今年上半年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从2013年到现在出货量已经增长超过50倍。

相比之下,尽管产品口碑很好,但是一加的出货量增长速度要慢得多,一加没有对外公布过销量,仅公布2017年销售收入近100亿元,考虑到仅对外销售定价3000元左右的产品,粗略计算其出货量约300多万台。

而“佛系”性格的刘作虎似乎对这些并不在意,他表示一加活得很好。事实上,如果抛开出货量的绝对数,只做旗舰手机的一加已经从“小而美”的小众手机品牌跃升到中高端市场的一线阵营。针对这些成绩,他说:“我们做的事情一直没有变化,只是时间到了。这个市场足够大,旗舰机产品能做到两千万台,甚至五千万台。”

二线手机品牌的危机

但并不是所有二线品牌都能像一加一样“活的很好”。12月14日,美图公司股价盘中跌幅一度达逾10%,创下2.37港元历史最低价,市值不足100亿港元,相比2016年12月登陆港股时的发行价8.5港元,已跌去逾70%。

另外,在今年11月19日,美图发布盈利预警公告称,预计2018年将录得净亏损约9.5亿至12亿。随后,美图便宣布其手机业务交予小米运营。

在签署战略协议,转交手机业务之后,美图仍然难以挽回投资者的信心。尽管董事会主席蔡文胜公开回购美图公司股份,投资者还是选择离开。今年以来,内地投资者已经在持续减持美图公司。Wind数据显示,2018年1月份前,内资还一直在通过港股通增持美图公司,最高持股比例达5.3%,但此后不断减持,最新持股比例已经降至4.14%。

无独有偶,临近年关,罗永浩创办的锤子手机也经历“风雨飘摇时”。近日,有不少“锤粉”发现锤子科技官网所有在售手机产品均显示“到货通知”,再加上TNT产品从一开始就没有实现顺利出货,这意味着,除了部分锤子科技产品的配件与周边外,官网所有自行研发的硬件设备全部处于缺货状态。

魅族上半年被曝出的大规模裁员,以及公司管理层发生的巨大动荡对公司产生了不小的负面影响。随后,创始人黄章重新接管魅族,并在魅族论坛回复“魅友”问题时表示,“这么多年我没管公司就是个错误,我回归也是对前几年公司策略和人事的否定,预计到明年我才能彻底的把公司运行到我想要的轨道上来。”

黄章计划调整魅族后发布了魅族16系列,即便是与号称“性价比十足”的小米8相比,仍有细微优势。黄章在魅族社区表示,魅族16“已经把公司和渠道毛利压到最低”。

近日,黄章公开表示,未来魅族将坚持小而美战略,保证品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存活下来,“做得到小而美才更可能稳健地发展成大而强”。而在软件方面,未来魅族会与阿里巴巴的资源和生态充分结合。

与魅族相比,从体量和人群定位而言,金立都显得有些不同。作为一家成立将近20年的老牌手机厂商,无论从供应链,线下渠道还是信用资质,金立都有着不错的优势,然而看似稳重的金立在2017年年底突然被曝出资金链断裂的危机,如今面临破产重整的境地。

金立轰然倒塌的原因有很多。据证券时报报道,金立集团创始人刘立荣承认在塞班岛参与了赌博,输掉了十几亿,而根本原因则是资金链断裂——长期以来金立都在亏钱。

“从2013年开始就一直在亏损,费用大,产出不大,持续负现金流,一直通过银行输血。”刘立荣说道。“在2013年到2015年,金立平均每个月亏损不低于1亿,到2016年和2017年每月亏损不低于2亿。”

在诺为咨询CEO李睿看来,二线手机品牌要具备以下条件,包括跟进主流功能配置、将产品性价比做到小米和荣耀的水平、将企业成本管理做到最低、再加上充分利用新零售的业态,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存活下去。从现在中国手机市场的发展来看,留给二三线品牌的时间可能不多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在经历了近十年的高速增长后,中国智能手机的销量在2017年开始出现下降,如今手机市场基本饱和,市场红利消失,整体出货量不断下滑,所有手机企业都将面临残酷的的存量市场竞争。



撰文 / 王晶

■ “手机行业最繁荣的时候有6000多个手机品牌,现在99%消失了,这是我们看到的变化,过去五年,每年一半的手机品牌都会消失,这是一个刺激的行业。”一加手机CEO刘作虎在12月14日下午的发布会上说道。

在经历了近十年的高速增长后,中国智能手机的销量在2017年开始出现下降,如今手机市场基本饱和,市场红利消失,整体出货量不断下滑,所有手机企业都将面临残酷的的存量市场竞争。

据证券时报报道,临近2018年年底,中国手机市场整体出货量从去年的4.5亿部降至约4亿部,中国市场前五大品牌的市场占有率已从前两年的60%到提升到80%。

在这一背景下,手机巨头的增长速度和战略纵深扩展迅速,以长链条和多业务构建护城河;而诸如金立、魅族、锤子、美图等多数手机品牌则面临退出市场或者被收编的局面,但一加得益于其在海外的影响力,成立至今仍然“活的还不错。”

一加刘作虎:正在最好时机

2018年即将过去,对于国内手机市场来说,形势不容乐观。大品牌占据绝对市场份额,中小手机厂商在夹缝中生存,其中呈现出的两极分化也愈演愈烈。

一加无疑是二线品牌中的少数派。“我们还活着,并且活的还不错。”12月17日,一加就将迎来成立五周年的纪念日。刘作虎在接受包括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在内的媒体采访时称,“我们正在最好的时机。”

成立五年时间,在中国手机市场的头部品牌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刘作虎独辟蹊径,避开了中国市场的激烈竞争,反而在中国品牌作战艰难的印度和美国市场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发布的报告显示,在印度市场,今年第三季度一加在3万卢比以上价位段(约合400美元以上)高端手机市场的占有率超过三星(28%)和苹果(25%),高端市场占有率蝉联第一。

与此同时,一加在美国和欧洲也有希望打开新的局面。今年11月,一加在美国市场进入主要运营商合作名单,合作后第一个月产品销量同比增长了249%;12月份,一加与英国最大运营商EE宣布合作,将于2019年初在欧洲第一家上市5G手机。同时,在5G时代即将来临的背景下,一加得到了芯片巨头高通的支持,这是占领5G高地的机会。

但是,显然刘作虎当前还不是手机行业的焦点人物。五年时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已经发生巨大变化,比如在2013年小米的出货量为1870万部,到今年10月份已经超过1亿部;华为在今年上半年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从2013年到现在出货量已经增长超过50倍。

相比之下,尽管产品口碑很好,但是一加的出货量增长速度要慢得多,一加没有对外公布过销量,仅公布2017年销售收入近100亿元,考虑到仅对外销售定价3000元左右的产品,粗略计算其出货量约300多万台。

而“佛系”性格的刘作虎似乎对这些并不在意,他表示一加活得很好。事实上,如果抛开出货量的绝对数,只做旗舰手机的一加已经从“小而美”的小众手机品牌跃升到中高端市场的一线阵营。针对这些成绩,他说:“我们做的事情一直没有变化,只是时间到了。这个市场足够大,旗舰机产品能做到两千万台,甚至五千万台。”

二线手机品牌的危机

但并不是所有二线品牌都能像一加一样“活的很好”。12月14日,美图公司股价盘中跌幅一度达逾10%,创下2.37港元历史最低价,市值不足100亿港元,相比2016年12月登陆港股时的发行价8.5港元,已跌去逾70%。

另外,在今年11月19日,美图发布盈利预警公告称,预计2018年将录得净亏损约9.5亿至12亿。随后,美图便宣布其手机业务交予小米运营。

在签署战略协议,转交手机业务之后,美图仍然难以挽回投资者的信心。尽管董事会主席蔡文胜公开回购美图公司股份,投资者还是选择离开。今年以来,内地投资者已经在持续减持美图公司。Wind数据显示,2018年1月份前,内资还一直在通过港股通增持美图公司,最高持股比例达5.3%,但此后不断减持,最新持股比例已经降至4.14%。

无独有偶,临近年关,罗永浩创办的锤子手机也经历“风雨飘摇时”。近日,有不少“锤粉”发现锤子科技官网所有在售手机产品均显示“到货通知”,再加上TNT产品从一开始就没有实现顺利出货,这意味着,除了部分锤子科技产品的配件与周边外,官网所有自行研发的硬件设备全部处于缺货状态。

魅族上半年被曝出的大规模裁员,以及公司管理层发生的巨大动荡对公司产生了不小的负面影响。随后,创始人黄章重新接管魅族,并在魅族论坛回复“魅友”问题时表示,“这么多年我没管公司就是个错误,我回归也是对前几年公司策略和人事的否定,预计到明年我才能彻底的把公司运行到我想要的轨道上来。”

黄章计划调整魅族后发布了魅族16系列,即便是与号称“性价比十足”的小米8相比,仍有细微优势。黄章在魅族社区表示,魅族16“已经把公司和渠道毛利压到最低”。

近日,黄章公开表示,未来魅族将坚持小而美战略,保证品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存活下来,“做得到小而美才更可能稳健地发展成大而强”。而在软件方面,未来魅族会与阿里巴巴的资源和生态充分结合。

与魅族相比,从体量和人群定位而言,金立都显得有些不同。作为一家成立将近20年的老牌手机厂商,无论从供应链,线下渠道还是信用资质,金立都有着不错的优势,然而看似稳重的金立在2017年年底突然被曝出资金链断裂的危机,如今面临破产重整的境地。

金立轰然倒塌的原因有很多。据证券时报报道,金立集团创始人刘立荣承认在塞班岛参与了赌博,输掉了十几亿,而根本原因则是资金链断裂——长期以来金立都在亏钱。

“从2013年开始就一直在亏损,费用大,产出不大,持续负现金流,一直通过银行输血。”刘立荣说道。“在2013年到2015年,金立平均每个月亏损不低于1亿,到2016年和2017年每月亏损不低于2亿。”

在诺为咨询CEO李睿看来,二线手机品牌要具备以下条件,包括跟进主流功能配置、将产品性价比做到小米和荣耀的水平、将企业成本管理做到最低、再加上充分利用新零售的业态,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存活下去。从现在中国手机市场的发展来看,留给二三线品牌的时间可能不多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在经历了近十年的高速增长后,中国智能手机的销量在2017年开始出现下降,如今手机市场基本饱和,市场红利消失,整体出货量不断下滑,所有手机企业都将面临残酷的的存量市场竞争。



撰文 / 王晶

■ “手机行业最繁荣的时候有6000多个手机品牌,现在99%消失了,这是我们看到的变化,过去五年,每年一半的手机品牌都会消失,这是一个刺激的行业。”一加手机CEO刘作虎在12月14日下午的发布会上说道。

在经历了近十年的高速增长后,中国智能手机的销量在2017年开始出现下降,如今手机市场基本饱和,市场红利消失,整体出货量不断下滑,所有手机企业都将面临残酷的的存量市场竞争。

据证券时报报道,临近2018年年底,中国手机市场整体出货量从去年的4.5亿部降至约4亿部,中国市场前五大品牌的市场占有率已从前两年的60%到提升到80%。

在这一背景下,手机巨头的增长速度和战略纵深扩展迅速,以长链条和多业务构建护城河;而诸如金立、魅族、锤子、美图等多数手机品牌则面临退出市场或者被收编的局面,但一加得益于其在海外的影响力,成立至今仍然“活的还不错。”

一加刘作虎:正在最好时机

2018年即将过去,对于国内手机市场来说,形势不容乐观。大品牌占据绝对市场份额,中小手机厂商在夹缝中生存,其中呈现出的两极分化也愈演愈烈。

一加无疑是二线品牌中的少数派。“我们还活着,并且活的还不错。”12月17日,一加就将迎来成立五周年的纪念日。刘作虎在接受包括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在内的媒体采访时称,“我们正在最好的时机。”

成立五年时间,在中国手机市场的头部品牌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刘作虎独辟蹊径,避开了中国市场的激烈竞争,反而在中国品牌作战艰难的印度和美国市场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发布的报告显示,在印度市场,今年第三季度一加在3万卢比以上价位段(约合400美元以上)高端手机市场的占有率超过三星(28%)和苹果(25%),高端市场占有率蝉联第一。

与此同时,一加在美国和欧洲也有希望打开新的局面。今年11月,一加在美国市场进入主要运营商合作名单,合作后第一个月产品销量同比增长了249%;12月份,一加与英国最大运营商EE宣布合作,将于2019年初在欧洲第一家上市5G手机。同时,在5G时代即将来临的背景下,一加得到了芯片巨头高通的支持,这是占领5G高地的机会。

但是,显然刘作虎当前还不是手机行业的焦点人物。五年时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已经发生巨大变化,比如在2013年小米的出货量为1870万部,到今年10月份已经超过1亿部;华为在今年上半年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从2013年到现在出货量已经增长超过50倍。

相比之下,尽管产品口碑很好,但是一加的出货量增长速度要慢得多,一加没有对外公布过销量,仅公布2017年销售收入近100亿元,考虑到仅对外销售定价3000元左右的产品,粗略计算其出货量约300多万台。

而“佛系”性格的刘作虎似乎对这些并不在意,他表示一加活得很好。事实上,如果抛开出货量的绝对数,只做旗舰手机的一加已经从“小而美”的小众手机品牌跃升到中高端市场的一线阵营。针对这些成绩,他说:“我们做的事情一直没有变化,只是时间到了。这个市场足够大,旗舰机产品能做到两千万台,甚至五千万台。”

二线手机品牌的危机

但并不是所有二线品牌都能像一加一样“活的很好”。12月14日,美图公司股价盘中跌幅一度达逾10%,创下2.37港元历史最低价,市值不足100亿港元,相比2016年12月登陆港股时的发行价8.5港元,已跌去逾70%。

另外,在今年11月19日,美图发布盈利预警公告称,预计2018年将录得净亏损约9.5亿至12亿。随后,美图便宣布其手机业务交予小米运营。

在签署战略协议,转交手机业务之后,美图仍然难以挽回投资者的信心。尽管董事会主席蔡文胜公开回购美图公司股份,投资者还是选择离开。今年以来,内地投资者已经在持续减持美图公司。Wind数据显示,2018年1月份前,内资还一直在通过港股通增持美图公司,最高持股比例达5.3%,但此后不断减持,最新持股比例已经降至4.14%。

无独有偶,临近年关,罗永浩创办的锤子手机也经历“风雨飘摇时”。近日,有不少“锤粉”发现锤子科技官网所有在售手机产品均显示“到货通知”,再加上TNT产品从一开始就没有实现顺利出货,这意味着,除了部分锤子科技产品的配件与周边外,官网所有自行研发的硬件设备全部处于缺货状态。

魅族上半年被曝出的大规模裁员,以及公司管理层发生的巨大动荡对公司产生了不小的负面影响。随后,创始人黄章重新接管魅族,并在魅族论坛回复“魅友”问题时表示,“这么多年我没管公司就是个错误,我回归也是对前几年公司策略和人事的否定,预计到明年我才能彻底的把公司运行到我想要的轨道上来。”

黄章计划调整魅族后发布了魅族16系列,即便是与号称“性价比十足”的小米8相比,仍有细微优势。黄章在魅族社区表示,魅族16“已经把公司和渠道毛利压到最低”。

近日,黄章公开表示,未来魅族将坚持小而美战略,保证品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存活下来,“做得到小而美才更可能稳健地发展成大而强”。而在软件方面,未来魅族会与阿里巴巴的资源和生态充分结合。

与魅族相比,从体量和人群定位而言,金立都显得有些不同。作为一家成立将近20年的老牌手机厂商,无论从供应链,线下渠道还是信用资质,金立都有着不错的优势,然而看似稳重的金立在2017年年底突然被曝出资金链断裂的危机,如今面临破产重整的境地。

金立轰然倒塌的原因有很多。据证券时报报道,金立集团创始人刘立荣承认在塞班岛参与了赌博,输掉了十几亿,而根本原因则是资金链断裂——长期以来金立都在亏钱。

“从2013年开始就一直在亏损,费用大,产出不大,持续负现金流,一直通过银行输血。”刘立荣说道。“在2013年到2015年,金立平均每个月亏损不低于1亿,到2016年和2017年每月亏损不低于2亿。”

在诺为咨询CEO李睿看来,二线手机品牌要具备以下条件,包括跟进主流功能配置、将产品性价比做到小米和荣耀的水平、将企业成本管理做到最低、再加上充分利用新零售的业态,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存活下去。从现在中国手机市场的发展来看,留给二三线品牌的时间可能不多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二线手机“大逃杀”:红利不再市场冷,99%的品牌都消失了

发布日期:2018-12-18 06:52
摘要」在经历了近十年的高速增长后,中国智能手机的销量在2017年开始出现下降,如今手机市场基本饱和,市场红利消失,整体出货量不断下滑,所有手机企业都将面临残酷的的存量市场竞争。



撰文 / 王晶

■ “手机行业最繁荣的时候有6000多个手机品牌,现在99%消失了,这是我们看到的变化,过去五年,每年一半的手机品牌都会消失,这是一个刺激的行业。”一加手机CEO刘作虎在12月14日下午的发布会上说道。

在经历了近十年的高速增长后,中国智能手机的销量在2017年开始出现下降,如今手机市场基本饱和,市场红利消失,整体出货量不断下滑,所有手机企业都将面临残酷的的存量市场竞争。

据证券时报报道,临近2018年年底,中国手机市场整体出货量从去年的4.5亿部降至约4亿部,中国市场前五大品牌的市场占有率已从前两年的60%到提升到80%。

在这一背景下,手机巨头的增长速度和战略纵深扩展迅速,以长链条和多业务构建护城河;而诸如金立、魅族、锤子、美图等多数手机品牌则面临退出市场或者被收编的局面,但一加得益于其在海外的影响力,成立至今仍然“活的还不错。”

一加刘作虎:正在最好时机

2018年即将过去,对于国内手机市场来说,形势不容乐观。大品牌占据绝对市场份额,中小手机厂商在夹缝中生存,其中呈现出的两极分化也愈演愈烈。

一加无疑是二线品牌中的少数派。“我们还活着,并且活的还不错。”12月17日,一加就将迎来成立五周年的纪念日。刘作虎在接受包括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在内的媒体采访时称,“我们正在最好的时机。”

成立五年时间,在中国手机市场的头部品牌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刘作虎独辟蹊径,避开了中国市场的激烈竞争,反而在中国品牌作战艰难的印度和美国市场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发布的报告显示,在印度市场,今年第三季度一加在3万卢比以上价位段(约合400美元以上)高端手机市场的占有率超过三星(28%)和苹果(25%),高端市场占有率蝉联第一。

与此同时,一加在美国和欧洲也有希望打开新的局面。今年11月,一加在美国市场进入主要运营商合作名单,合作后第一个月产品销量同比增长了249%;12月份,一加与英国最大运营商EE宣布合作,将于2019年初在欧洲第一家上市5G手机。同时,在5G时代即将来临的背景下,一加得到了芯片巨头高通的支持,这是占领5G高地的机会。

但是,显然刘作虎当前还不是手机行业的焦点人物。五年时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已经发生巨大变化,比如在2013年小米的出货量为1870万部,到今年10月份已经超过1亿部;华为在今年上半年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从2013年到现在出货量已经增长超过50倍。

相比之下,尽管产品口碑很好,但是一加的出货量增长速度要慢得多,一加没有对外公布过销量,仅公布2017年销售收入近100亿元,考虑到仅对外销售定价3000元左右的产品,粗略计算其出货量约300多万台。

而“佛系”性格的刘作虎似乎对这些并不在意,他表示一加活得很好。事实上,如果抛开出货量的绝对数,只做旗舰手机的一加已经从“小而美”的小众手机品牌跃升到中高端市场的一线阵营。针对这些成绩,他说:“我们做的事情一直没有变化,只是时间到了。这个市场足够大,旗舰机产品能做到两千万台,甚至五千万台。”

二线手机品牌的危机

但并不是所有二线品牌都能像一加一样“活的很好”。12月14日,美图公司股价盘中跌幅一度达逾10%,创下2.37港元历史最低价,市值不足100亿港元,相比2016年12月登陆港股时的发行价8.5港元,已跌去逾70%。

另外,在今年11月19日,美图发布盈利预警公告称,预计2018年将录得净亏损约9.5亿至12亿。随后,美图便宣布其手机业务交予小米运营。

在签署战略协议,转交手机业务之后,美图仍然难以挽回投资者的信心。尽管董事会主席蔡文胜公开回购美图公司股份,投资者还是选择离开。今年以来,内地投资者已经在持续减持美图公司。Wind数据显示,2018年1月份前,内资还一直在通过港股通增持美图公司,最高持股比例达5.3%,但此后不断减持,最新持股比例已经降至4.14%。

无独有偶,临近年关,罗永浩创办的锤子手机也经历“风雨飘摇时”。近日,有不少“锤粉”发现锤子科技官网所有在售手机产品均显示“到货通知”,再加上TNT产品从一开始就没有实现顺利出货,这意味着,除了部分锤子科技产品的配件与周边外,官网所有自行研发的硬件设备全部处于缺货状态。

魅族上半年被曝出的大规模裁员,以及公司管理层发生的巨大动荡对公司产生了不小的负面影响。随后,创始人黄章重新接管魅族,并在魅族论坛回复“魅友”问题时表示,“这么多年我没管公司就是个错误,我回归也是对前几年公司策略和人事的否定,预计到明年我才能彻底的把公司运行到我想要的轨道上来。”

黄章计划调整魅族后发布了魅族16系列,即便是与号称“性价比十足”的小米8相比,仍有细微优势。黄章在魅族社区表示,魅族16“已经把公司和渠道毛利压到最低”。

近日,黄章公开表示,未来魅族将坚持小而美战略,保证品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存活下来,“做得到小而美才更可能稳健地发展成大而强”。而在软件方面,未来魅族会与阿里巴巴的资源和生态充分结合。

与魅族相比,从体量和人群定位而言,金立都显得有些不同。作为一家成立将近20年的老牌手机厂商,无论从供应链,线下渠道还是信用资质,金立都有着不错的优势,然而看似稳重的金立在2017年年底突然被曝出资金链断裂的危机,如今面临破产重整的境地。

金立轰然倒塌的原因有很多。据证券时报报道,金立集团创始人刘立荣承认在塞班岛参与了赌博,输掉了十几亿,而根本原因则是资金链断裂——长期以来金立都在亏钱。

“从2013年开始就一直在亏损,费用大,产出不大,持续负现金流,一直通过银行输血。”刘立荣说道。“在2013年到2015年,金立平均每个月亏损不低于1亿,到2016年和2017年每月亏损不低于2亿。”

在诺为咨询CEO李睿看来,二线手机品牌要具备以下条件,包括跟进主流功能配置、将产品性价比做到小米和荣耀的水平、将企业成本管理做到最低、再加上充分利用新零售的业态,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存活下去。从现在中国手机市场的发展来看,留给二三线品牌的时间可能不多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在经历了近十年的高速增长后,中国智能手机的销量在2017年开始出现下降,如今手机市场基本饱和,市场红利消失,整体出货量不断下滑,所有手机企业都将面临残酷的的存量市场竞争。



撰文 / 王晶

■ “手机行业最繁荣的时候有6000多个手机品牌,现在99%消失了,这是我们看到的变化,过去五年,每年一半的手机品牌都会消失,这是一个刺激的行业。”一加手机CEO刘作虎在12月14日下午的发布会上说道。

在经历了近十年的高速增长后,中国智能手机的销量在2017年开始出现下降,如今手机市场基本饱和,市场红利消失,整体出货量不断下滑,所有手机企业都将面临残酷的的存量市场竞争。

据证券时报报道,临近2018年年底,中国手机市场整体出货量从去年的4.5亿部降至约4亿部,中国市场前五大品牌的市场占有率已从前两年的60%到提升到80%。

在这一背景下,手机巨头的增长速度和战略纵深扩展迅速,以长链条和多业务构建护城河;而诸如金立、魅族、锤子、美图等多数手机品牌则面临退出市场或者被收编的局面,但一加得益于其在海外的影响力,成立至今仍然“活的还不错。”

一加刘作虎:正在最好时机

2018年即将过去,对于国内手机市场来说,形势不容乐观。大品牌占据绝对市场份额,中小手机厂商在夹缝中生存,其中呈现出的两极分化也愈演愈烈。

一加无疑是二线品牌中的少数派。“我们还活着,并且活的还不错。”12月17日,一加就将迎来成立五周年的纪念日。刘作虎在接受包括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在内的媒体采访时称,“我们正在最好的时机。”

成立五年时间,在中国手机市场的头部品牌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刘作虎独辟蹊径,避开了中国市场的激烈竞争,反而在中国品牌作战艰难的印度和美国市场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发布的报告显示,在印度市场,今年第三季度一加在3万卢比以上价位段(约合400美元以上)高端手机市场的占有率超过三星(28%)和苹果(25%),高端市场占有率蝉联第一。

与此同时,一加在美国和欧洲也有希望打开新的局面。今年11月,一加在美国市场进入主要运营商合作名单,合作后第一个月产品销量同比增长了249%;12月份,一加与英国最大运营商EE宣布合作,将于2019年初在欧洲第一家上市5G手机。同时,在5G时代即将来临的背景下,一加得到了芯片巨头高通的支持,这是占领5G高地的机会。

但是,显然刘作虎当前还不是手机行业的焦点人物。五年时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已经发生巨大变化,比如在2013年小米的出货量为1870万部,到今年10月份已经超过1亿部;华为在今年上半年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从2013年到现在出货量已经增长超过50倍。

相比之下,尽管产品口碑很好,但是一加的出货量增长速度要慢得多,一加没有对外公布过销量,仅公布2017年销售收入近100亿元,考虑到仅对外销售定价3000元左右的产品,粗略计算其出货量约300多万台。

而“佛系”性格的刘作虎似乎对这些并不在意,他表示一加活得很好。事实上,如果抛开出货量的绝对数,只做旗舰手机的一加已经从“小而美”的小众手机品牌跃升到中高端市场的一线阵营。针对这些成绩,他说:“我们做的事情一直没有变化,只是时间到了。这个市场足够大,旗舰机产品能做到两千万台,甚至五千万台。”

二线手机品牌的危机

但并不是所有二线品牌都能像一加一样“活的很好”。12月14日,美图公司股价盘中跌幅一度达逾10%,创下2.37港元历史最低价,市值不足100亿港元,相比2016年12月登陆港股时的发行价8.5港元,已跌去逾70%。

另外,在今年11月19日,美图发布盈利预警公告称,预计2018年将录得净亏损约9.5亿至12亿。随后,美图便宣布其手机业务交予小米运营。

在签署战略协议,转交手机业务之后,美图仍然难以挽回投资者的信心。尽管董事会主席蔡文胜公开回购美图公司股份,投资者还是选择离开。今年以来,内地投资者已经在持续减持美图公司。Wind数据显示,2018年1月份前,内资还一直在通过港股通增持美图公司,最高持股比例达5.3%,但此后不断减持,最新持股比例已经降至4.14%。

无独有偶,临近年关,罗永浩创办的锤子手机也经历“风雨飘摇时”。近日,有不少“锤粉”发现锤子科技官网所有在售手机产品均显示“到货通知”,再加上TNT产品从一开始就没有实现顺利出货,这意味着,除了部分锤子科技产品的配件与周边外,官网所有自行研发的硬件设备全部处于缺货状态。

魅族上半年被曝出的大规模裁员,以及公司管理层发生的巨大动荡对公司产生了不小的负面影响。随后,创始人黄章重新接管魅族,并在魅族论坛回复“魅友”问题时表示,“这么多年我没管公司就是个错误,我回归也是对前几年公司策略和人事的否定,预计到明年我才能彻底的把公司运行到我想要的轨道上来。”

黄章计划调整魅族后发布了魅族16系列,即便是与号称“性价比十足”的小米8相比,仍有细微优势。黄章在魅族社区表示,魅族16“已经把公司和渠道毛利压到最低”。

近日,黄章公开表示,未来魅族将坚持小而美战略,保证品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存活下来,“做得到小而美才更可能稳健地发展成大而强”。而在软件方面,未来魅族会与阿里巴巴的资源和生态充分结合。

与魅族相比,从体量和人群定位而言,金立都显得有些不同。作为一家成立将近20年的老牌手机厂商,无论从供应链,线下渠道还是信用资质,金立都有着不错的优势,然而看似稳重的金立在2017年年底突然被曝出资金链断裂的危机,如今面临破产重整的境地。

金立轰然倒塌的原因有很多。据证券时报报道,金立集团创始人刘立荣承认在塞班岛参与了赌博,输掉了十几亿,而根本原因则是资金链断裂——长期以来金立都在亏钱。

“从2013年开始就一直在亏损,费用大,产出不大,持续负现金流,一直通过银行输血。”刘立荣说道。“在2013年到2015年,金立平均每个月亏损不低于1亿,到2016年和2017年每月亏损不低于2亿。”

在诺为咨询CEO李睿看来,二线手机品牌要具备以下条件,包括跟进主流功能配置、将产品性价比做到小米和荣耀的水平、将企业成本管理做到最低、再加上充分利用新零售的业态,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存活下去。从现在中国手机市场的发展来看,留给二三线品牌的时间可能不多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