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违约企业加速破产重整 债券持有人趋向接纳“不是最差的结果”

发布日期:2018-12-18 01:45
摘要」2018年以来,中国境内信用债新增违约规模已经超过1000亿元;破产重整程序对债券投资人来说,通常也不是最差的结果。



撰文 / 彭博

■ 2018年对中国信用债投资人来说,不仅要接受违约常态化,还要学会和法律打交道——出现信用风险的债券发行人,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公开信息显示,过去一个多月中,至少已有五家发生信用风险事件的债券发行人——中融双创、山东大海、山东金茂、宁夏上陵实业以及五洋建设已经或拟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与此前四年仅有寥寥五家相比,密集程度可见一斑。专业人士认为,尽管债权人可能面临很大的损失,但长痛不如短痛,未来破产重整的接受度可能越来越高,会有更多债务违约企业通过法院主导的重整程序来实现债务重组。
2018年以来,中国境内信用债新增违约规模已经超过1000亿元。国家发改委要求,原则上2020年底前完成“僵尸企业”及去产能企业债务处置工作,合理分担处置成本。

“越来越多的企业通过这个方式来摆脱债务危机,”中伦律师事务所破产重整业务负责人许胜锋在电话中表示,“原来国内对破产重整有些误解,现在政府、企业和社会公众在观念上都开始认可通过法院的破产重整来实现债务重组。”

对于市场逐步接纳破产重整,许胜锋分析称,在债券违约增加,政府兜底消失的背景下,庭外重组成本高,投资人即使愿意参与重组,也会倾向于通过司法程序进行,而且金融机构现在整体的态度也比较主动,所以未来这样的情况会越来越多。

“不是最差的结果”

穆迪驻香港大中华区信用研究主管钟汶权直言,破产重整程序对债券投资人来说,“通常也不是最差的结果”,毕竟现在很多债券违约后,后续偿付进展都没什么进度,而且债券持有人相比银行债权人和股东来说都要更为弱势,通过法院来进行重整的话,债券投资者至少是处于更为公平有利的地位。

长江证券固定收益总部副总经理孙超也基本认可上述观点。他指出,违约债券的投资人在维权时,往往会遇到公司不愿意变卖资产,债权人查封拍卖资产遇阻等问题,进入破产重整甚至是清算程序后,“无论哪种方式都有望取得一定的违约回收率”。

彭博汇总数据显示,2014年第一起公募债券违约至今,中国境内信用债市场已有近130只公募债违约,其中目前至少有16只已得到了足额兑付,还有少量部分兑付的案例。整体处置进展缓慢,即以只数计,仅有不到两成的违约债券得到或接近解决。

彭博汇总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到2018年10月,违约发行人仅有上海超日、东北特钢、大连机床、保定天威、以及富贵鸟进入了破产重整程序。其中上海超日的债券持有人获得了全额受偿额外优待,但东北特钢的债券持有人据称与普通金融债权人一视同仁,需要承担实际损失或债转股风险。其他几个案例尚未完成法律程序。

长痛不如短痛

汇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胜指出,从过往案例来看,一旦企业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虽然各个行业会有所区别,但传统企业的普通债权人的平均回收率在10%-15%左右,这也意味着,如果越来越多债券发行人进入这一程序,部分债券投资者将要面临比他们预想中更大的损失。

许胜锋则表示,破产重整程序是为了保证公平清偿,不能因为有债务减计,就认为是逃废债,如果不能及时重整,而是无限期拖下去,资产被冻结瓜分,企业可能就慢慢被消耗到倒闭,但是通过重整可能还能有即时的经营保护,可能还会获得新生。

近期有存续债券的柳化股份也推出重整方案--对于包括债券在内的普通债权,20万元及以下的部分拟全额现金受偿,20万元至1,000万元的部分将以现金方式受偿50%;超过1000万元的部分,以股票抵债方式受偿50%。

孙超表示,对于难以偿还债务的民企,让其随着市场趋势淘汰出清,仍然比默许企业拖欠债务,强制金融机构接受展期等行为,“具有更为正面的影响”。

“总体来说,这是个积极的发展,”穆迪的钟汶权在电话中评论,“投资者会更懂得如何争取利益,会更加明白如何判断和选择偿付方案,也会有更多案例可循。”

总之 彭博汇总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到2018年10月,违约发行人仅有上海超日、东北特钢、大连机床、保定天威、以及富贵鸟进入了破产重整程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2018年以来,中国境内信用债新增违约规模已经超过1000亿元;破产重整程序对债券投资人来说,通常也不是最差的结果。



撰文 / 彭博

■ 2018年对中国信用债投资人来说,不仅要接受违约常态化,还要学会和法律打交道——出现信用风险的债券发行人,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公开信息显示,过去一个多月中,至少已有五家发生信用风险事件的债券发行人——中融双创、山东大海、山东金茂、宁夏上陵实业以及五洋建设已经或拟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与此前四年仅有寥寥五家相比,密集程度可见一斑。专业人士认为,尽管债权人可能面临很大的损失,但长痛不如短痛,未来破产重整的接受度可能越来越高,会有更多债务违约企业通过法院主导的重整程序来实现债务重组。
2018年以来,中国境内信用债新增违约规模已经超过1000亿元。国家发改委要求,原则上2020年底前完成“僵尸企业”及去产能企业债务处置工作,合理分担处置成本。

“越来越多的企业通过这个方式来摆脱债务危机,”中伦律师事务所破产重整业务负责人许胜锋在电话中表示,“原来国内对破产重整有些误解,现在政府、企业和社会公众在观念上都开始认可通过法院的破产重整来实现债务重组。”

对于市场逐步接纳破产重整,许胜锋分析称,在债券违约增加,政府兜底消失的背景下,庭外重组成本高,投资人即使愿意参与重组,也会倾向于通过司法程序进行,而且金融机构现在整体的态度也比较主动,所以未来这样的情况会越来越多。

“不是最差的结果”

穆迪驻香港大中华区信用研究主管钟汶权直言,破产重整程序对债券投资人来说,“通常也不是最差的结果”,毕竟现在很多债券违约后,后续偿付进展都没什么进度,而且债券持有人相比银行债权人和股东来说都要更为弱势,通过法院来进行重整的话,债券投资者至少是处于更为公平有利的地位。

长江证券固定收益总部副总经理孙超也基本认可上述观点。他指出,违约债券的投资人在维权时,往往会遇到公司不愿意变卖资产,债权人查封拍卖资产遇阻等问题,进入破产重整甚至是清算程序后,“无论哪种方式都有望取得一定的违约回收率”。

彭博汇总数据显示,2014年第一起公募债券违约至今,中国境内信用债市场已有近130只公募债违约,其中目前至少有16只已得到了足额兑付,还有少量部分兑付的案例。整体处置进展缓慢,即以只数计,仅有不到两成的违约债券得到或接近解决。

彭博汇总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到2018年10月,违约发行人仅有上海超日、东北特钢、大连机床、保定天威、以及富贵鸟进入了破产重整程序。其中上海超日的债券持有人获得了全额受偿额外优待,但东北特钢的债券持有人据称与普通金融债权人一视同仁,需要承担实际损失或债转股风险。其他几个案例尚未完成法律程序。

长痛不如短痛

汇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胜指出,从过往案例来看,一旦企业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虽然各个行业会有所区别,但传统企业的普通债权人的平均回收率在10%-15%左右,这也意味着,如果越来越多债券发行人进入这一程序,部分债券投资者将要面临比他们预想中更大的损失。

许胜锋则表示,破产重整程序是为了保证公平清偿,不能因为有债务减计,就认为是逃废债,如果不能及时重整,而是无限期拖下去,资产被冻结瓜分,企业可能就慢慢被消耗到倒闭,但是通过重整可能还能有即时的经营保护,可能还会获得新生。

近期有存续债券的柳化股份也推出重整方案--对于包括债券在内的普通债权,20万元及以下的部分拟全额现金受偿,20万元至1,000万元的部分将以现金方式受偿50%;超过1000万元的部分,以股票抵债方式受偿50%。

孙超表示,对于难以偿还债务的民企,让其随着市场趋势淘汰出清,仍然比默许企业拖欠债务,强制金融机构接受展期等行为,“具有更为正面的影响”。

“总体来说,这是个积极的发展,”穆迪的钟汶权在电话中评论,“投资者会更懂得如何争取利益,会更加明白如何判断和选择偿付方案,也会有更多案例可循。”

总之 彭博汇总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到2018年10月,违约发行人仅有上海超日、东北特钢、大连机床、保定天威、以及富贵鸟进入了破产重整程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2018年以来,中国境内信用债新增违约规模已经超过1000亿元;破产重整程序对债券投资人来说,通常也不是最差的结果。



撰文 / 彭博

■ 2018年对中国信用债投资人来说,不仅要接受违约常态化,还要学会和法律打交道——出现信用风险的债券发行人,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公开信息显示,过去一个多月中,至少已有五家发生信用风险事件的债券发行人——中融双创、山东大海、山东金茂、宁夏上陵实业以及五洋建设已经或拟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与此前四年仅有寥寥五家相比,密集程度可见一斑。专业人士认为,尽管债权人可能面临很大的损失,但长痛不如短痛,未来破产重整的接受度可能越来越高,会有更多债务违约企业通过法院主导的重整程序来实现债务重组。
2018年以来,中国境内信用债新增违约规模已经超过1000亿元。国家发改委要求,原则上2020年底前完成“僵尸企业”及去产能企业债务处置工作,合理分担处置成本。

“越来越多的企业通过这个方式来摆脱债务危机,”中伦律师事务所破产重整业务负责人许胜锋在电话中表示,“原来国内对破产重整有些误解,现在政府、企业和社会公众在观念上都开始认可通过法院的破产重整来实现债务重组。”

对于市场逐步接纳破产重整,许胜锋分析称,在债券违约增加,政府兜底消失的背景下,庭外重组成本高,投资人即使愿意参与重组,也会倾向于通过司法程序进行,而且金融机构现在整体的态度也比较主动,所以未来这样的情况会越来越多。

“不是最差的结果”

穆迪驻香港大中华区信用研究主管钟汶权直言,破产重整程序对债券投资人来说,“通常也不是最差的结果”,毕竟现在很多债券违约后,后续偿付进展都没什么进度,而且债券持有人相比银行债权人和股东来说都要更为弱势,通过法院来进行重整的话,债券投资者至少是处于更为公平有利的地位。

长江证券固定收益总部副总经理孙超也基本认可上述观点。他指出,违约债券的投资人在维权时,往往会遇到公司不愿意变卖资产,债权人查封拍卖资产遇阻等问题,进入破产重整甚至是清算程序后,“无论哪种方式都有望取得一定的违约回收率”。

彭博汇总数据显示,2014年第一起公募债券违约至今,中国境内信用债市场已有近130只公募债违约,其中目前至少有16只已得到了足额兑付,还有少量部分兑付的案例。整体处置进展缓慢,即以只数计,仅有不到两成的违约债券得到或接近解决。

彭博汇总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到2018年10月,违约发行人仅有上海超日、东北特钢、大连机床、保定天威、以及富贵鸟进入了破产重整程序。其中上海超日的债券持有人获得了全额受偿额外优待,但东北特钢的债券持有人据称与普通金融债权人一视同仁,需要承担实际损失或债转股风险。其他几个案例尚未完成法律程序。

长痛不如短痛

汇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胜指出,从过往案例来看,一旦企业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虽然各个行业会有所区别,但传统企业的普通债权人的平均回收率在10%-15%左右,这也意味着,如果越来越多债券发行人进入这一程序,部分债券投资者将要面临比他们预想中更大的损失。

许胜锋则表示,破产重整程序是为了保证公平清偿,不能因为有债务减计,就认为是逃废债,如果不能及时重整,而是无限期拖下去,资产被冻结瓜分,企业可能就慢慢被消耗到倒闭,但是通过重整可能还能有即时的经营保护,可能还会获得新生。

近期有存续债券的柳化股份也推出重整方案--对于包括债券在内的普通债权,20万元及以下的部分拟全额现金受偿,20万元至1,000万元的部分将以现金方式受偿50%;超过1000万元的部分,以股票抵债方式受偿50%。

孙超表示,对于难以偿还债务的民企,让其随着市场趋势淘汰出清,仍然比默许企业拖欠债务,强制金融机构接受展期等行为,“具有更为正面的影响”。

“总体来说,这是个积极的发展,”穆迪的钟汶权在电话中评论,“投资者会更懂得如何争取利益,会更加明白如何判断和选择偿付方案,也会有更多案例可循。”

总之 彭博汇总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到2018年10月,违约发行人仅有上海超日、东北特钢、大连机床、保定天威、以及富贵鸟进入了破产重整程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违约企业加速破产重整 债券持有人趋向接纳“不是最差的结果”

发布日期:2018-12-18 01:45
摘要」2018年以来,中国境内信用债新增违约规模已经超过1000亿元;破产重整程序对债券投资人来说,通常也不是最差的结果。



撰文 / 彭博

■ 2018年对中国信用债投资人来说,不仅要接受违约常态化,还要学会和法律打交道——出现信用风险的债券发行人,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公开信息显示,过去一个多月中,至少已有五家发生信用风险事件的债券发行人——中融双创、山东大海、山东金茂、宁夏上陵实业以及五洋建设已经或拟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与此前四年仅有寥寥五家相比,密集程度可见一斑。专业人士认为,尽管债权人可能面临很大的损失,但长痛不如短痛,未来破产重整的接受度可能越来越高,会有更多债务违约企业通过法院主导的重整程序来实现债务重组。
2018年以来,中国境内信用债新增违约规模已经超过1000亿元。国家发改委要求,原则上2020年底前完成“僵尸企业”及去产能企业债务处置工作,合理分担处置成本。

“越来越多的企业通过这个方式来摆脱债务危机,”中伦律师事务所破产重整业务负责人许胜锋在电话中表示,“原来国内对破产重整有些误解,现在政府、企业和社会公众在观念上都开始认可通过法院的破产重整来实现债务重组。”

对于市场逐步接纳破产重整,许胜锋分析称,在债券违约增加,政府兜底消失的背景下,庭外重组成本高,投资人即使愿意参与重组,也会倾向于通过司法程序进行,而且金融机构现在整体的态度也比较主动,所以未来这样的情况会越来越多。

“不是最差的结果”

穆迪驻香港大中华区信用研究主管钟汶权直言,破产重整程序对债券投资人来说,“通常也不是最差的结果”,毕竟现在很多债券违约后,后续偿付进展都没什么进度,而且债券持有人相比银行债权人和股东来说都要更为弱势,通过法院来进行重整的话,债券投资者至少是处于更为公平有利的地位。

长江证券固定收益总部副总经理孙超也基本认可上述观点。他指出,违约债券的投资人在维权时,往往会遇到公司不愿意变卖资产,债权人查封拍卖资产遇阻等问题,进入破产重整甚至是清算程序后,“无论哪种方式都有望取得一定的违约回收率”。

彭博汇总数据显示,2014年第一起公募债券违约至今,中国境内信用债市场已有近130只公募债违约,其中目前至少有16只已得到了足额兑付,还有少量部分兑付的案例。整体处置进展缓慢,即以只数计,仅有不到两成的违约债券得到或接近解决。

彭博汇总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到2018年10月,违约发行人仅有上海超日、东北特钢、大连机床、保定天威、以及富贵鸟进入了破产重整程序。其中上海超日的债券持有人获得了全额受偿额外优待,但东北特钢的债券持有人据称与普通金融债权人一视同仁,需要承担实际损失或债转股风险。其他几个案例尚未完成法律程序。

长痛不如短痛

汇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胜指出,从过往案例来看,一旦企业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虽然各个行业会有所区别,但传统企业的普通债权人的平均回收率在10%-15%左右,这也意味着,如果越来越多债券发行人进入这一程序,部分债券投资者将要面临比他们预想中更大的损失。

许胜锋则表示,破产重整程序是为了保证公平清偿,不能因为有债务减计,就认为是逃废债,如果不能及时重整,而是无限期拖下去,资产被冻结瓜分,企业可能就慢慢被消耗到倒闭,但是通过重整可能还能有即时的经营保护,可能还会获得新生。

近期有存续债券的柳化股份也推出重整方案--对于包括债券在内的普通债权,20万元及以下的部分拟全额现金受偿,20万元至1,000万元的部分将以现金方式受偿50%;超过1000万元的部分,以股票抵债方式受偿50%。

孙超表示,对于难以偿还债务的民企,让其随着市场趋势淘汰出清,仍然比默许企业拖欠债务,强制金融机构接受展期等行为,“具有更为正面的影响”。

“总体来说,这是个积极的发展,”穆迪的钟汶权在电话中评论,“投资者会更懂得如何争取利益,会更加明白如何判断和选择偿付方案,也会有更多案例可循。”

总之 彭博汇总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到2018年10月,违约发行人仅有上海超日、东北特钢、大连机床、保定天威、以及富贵鸟进入了破产重整程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2018年以来,中国境内信用债新增违约规模已经超过1000亿元;破产重整程序对债券投资人来说,通常也不是最差的结果。



撰文 / 彭博

■ 2018年对中国信用债投资人来说,不仅要接受违约常态化,还要学会和法律打交道——出现信用风险的债券发行人,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公开信息显示,过去一个多月中,至少已有五家发生信用风险事件的债券发行人——中融双创、山东大海、山东金茂、宁夏上陵实业以及五洋建设已经或拟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与此前四年仅有寥寥五家相比,密集程度可见一斑。专业人士认为,尽管债权人可能面临很大的损失,但长痛不如短痛,未来破产重整的接受度可能越来越高,会有更多债务违约企业通过法院主导的重整程序来实现债务重组。
2018年以来,中国境内信用债新增违约规模已经超过1000亿元。国家发改委要求,原则上2020年底前完成“僵尸企业”及去产能企业债务处置工作,合理分担处置成本。

“越来越多的企业通过这个方式来摆脱债务危机,”中伦律师事务所破产重整业务负责人许胜锋在电话中表示,“原来国内对破产重整有些误解,现在政府、企业和社会公众在观念上都开始认可通过法院的破产重整来实现债务重组。”

对于市场逐步接纳破产重整,许胜锋分析称,在债券违约增加,政府兜底消失的背景下,庭外重组成本高,投资人即使愿意参与重组,也会倾向于通过司法程序进行,而且金融机构现在整体的态度也比较主动,所以未来这样的情况会越来越多。

“不是最差的结果”

穆迪驻香港大中华区信用研究主管钟汶权直言,破产重整程序对债券投资人来说,“通常也不是最差的结果”,毕竟现在很多债券违约后,后续偿付进展都没什么进度,而且债券持有人相比银行债权人和股东来说都要更为弱势,通过法院来进行重整的话,债券投资者至少是处于更为公平有利的地位。

长江证券固定收益总部副总经理孙超也基本认可上述观点。他指出,违约债券的投资人在维权时,往往会遇到公司不愿意变卖资产,债权人查封拍卖资产遇阻等问题,进入破产重整甚至是清算程序后,“无论哪种方式都有望取得一定的违约回收率”。

彭博汇总数据显示,2014年第一起公募债券违约至今,中国境内信用债市场已有近130只公募债违约,其中目前至少有16只已得到了足额兑付,还有少量部分兑付的案例。整体处置进展缓慢,即以只数计,仅有不到两成的违约债券得到或接近解决。

彭博汇总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到2018年10月,违约发行人仅有上海超日、东北特钢、大连机床、保定天威、以及富贵鸟进入了破产重整程序。其中上海超日的债券持有人获得了全额受偿额外优待,但东北特钢的债券持有人据称与普通金融债权人一视同仁,需要承担实际损失或债转股风险。其他几个案例尚未完成法律程序。

长痛不如短痛

汇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胜指出,从过往案例来看,一旦企业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虽然各个行业会有所区别,但传统企业的普通债权人的平均回收率在10%-15%左右,这也意味着,如果越来越多债券发行人进入这一程序,部分债券投资者将要面临比他们预想中更大的损失。

许胜锋则表示,破产重整程序是为了保证公平清偿,不能因为有债务减计,就认为是逃废债,如果不能及时重整,而是无限期拖下去,资产被冻结瓜分,企业可能就慢慢被消耗到倒闭,但是通过重整可能还能有即时的经营保护,可能还会获得新生。

近期有存续债券的柳化股份也推出重整方案--对于包括债券在内的普通债权,20万元及以下的部分拟全额现金受偿,20万元至1,000万元的部分将以现金方式受偿50%;超过1000万元的部分,以股票抵债方式受偿50%。

孙超表示,对于难以偿还债务的民企,让其随着市场趋势淘汰出清,仍然比默许企业拖欠债务,强制金融机构接受展期等行为,“具有更为正面的影响”。

“总体来说,这是个积极的发展,”穆迪的钟汶权在电话中评论,“投资者会更懂得如何争取利益,会更加明白如何判断和选择偿付方案,也会有更多案例可循。”

总之 彭博汇总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到2018年10月,违约发行人仅有上海超日、东北特钢、大连机床、保定天威、以及富贵鸟进入了破产重整程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