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波音公司在中国的一处新生产设施投入运营,目前这家美国飞机制造商正致力于迎合这一最大出口市场的需求,同时努力避开美中关系紧张局势的影响。


上周六,位于上海附近的波音新“完工和交付中心”完成的首架飞机下线,机型为737 MAX。

撰文 / Trefor Moss

■ 波音公司(Boeing Co., BA)在中国的一处新生产设施投入运营,目前这家美国飞机制造商正致力于迎合这一最大出口市场的需求,同时努力避开美中关系紧张局势的影响。

这一设施被波音称作“完工和交付中心”,位于上海以南的一个岛上。上周六,该中心完工的首架飞机下线,机型为737 MAX,将被交付给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Air China Ltd., 简称:中国国航)。

虽然当地机场的一块波音广告牌宣称要在该中心打造未来,但该中心其实并不生产飞机,而是负责对来自波音华盛顿州伦顿工厂的飞机进行喷漆和内饰安装,然后将其交付给中国的航空公司。

透过该设施及其有限的业务范围可以看出,在华盛顿和北京因技术转让等贸易问题争吵不休之际,波音犹如在钢丝上行走。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国工业政策专家Scott Kennedy说,波音正在走钢丝。他说,眼下美国生产商面临着在本土增产、在中国减产的压力,波音既要迎合中国以确保自己的市场地位,又要避免在美国招致抵触。

波音中国总裁庄博润(John Bruns)称,这个位于舟山的新中心“非常重要”。如果实现最高产能,这里将雇用300人,每年可生产100架飞机。

庄博润上周六在该中心的飞机交付仪式前告诉记者:“这确实表明了我们对这个市场的承诺。”他表示,考虑到目前面临的挑战,情况尤其是这样。他指的是美中关系。

在进行威胁并针对约60%的贸易商品加征关税后,美国和中国本月宣布了90天的贸易停战期,为谈判创造空间。即使双方成功延缓惩罚性关税,但美国所说的很多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难以解决,包括强迫外国公司转让技术。

中国领导层已将目光放在重新打造本国制造业的基础上,从而主导包括航空在内的诸多未来产业。尽管官员们正在考虑作为一种让步,搁置该名为《中国制造2025》行动的核心战略,但很多拥有强大影响力的机构和国企认为,中国要想成为超级大国,这种升级至关重要。

作为美国最大的出口商,波音对中国的依赖令其成为贸易战中明显的靶子。波音每交付的四架飞机中就有一架是给中国航空公司。今后20年,波音预计其全球每销售六架飞机中将有一架卖给中国,波音料将与竞争对手空中客车(Airbus SE)分享中国价值1.19万亿美元的订单。

虽然空中客车可能会扩大市场份额,蚕食波音的领地,但这两家公司都在疲于应付多年来积压未交付的订单。因此,如果中国打击波音,也势必会影响自己快速发展的航空业。中国9月份公布对美国飞机征收5%的关税,但波音的大型客机不在课税范围之内,这很能说明问题。

CSIS的Kennedy称,波音并非不受贸易战影响,只是排在打击目标名单的最后。

长期来看,中国计划开发自己的国产飞机,这是《中国制造2025》计划中的重点,对波音来说这是风险所在。中国自主研发的C919(与波音737类似的机型)仍处于测试阶段,但应该会在2021年左右开始向中国国有航空公司交付使用。外国飞机制造商面临以技术和专业知识换取市场准入的压力,以帮助中国尚处萌芽阶段的飞机制造业。

空客的回应是在天津运营一条生产A320飞机的生产线。空客将把该生产线的产能从目前的每月4架左右提升至6架。空客在当地还有一个交付中心,类似上述波音为其宽体飞机设立的设施。

波音在舟山的这一新设施意在展示该公司在中国的市场领先地位名符其实。Bruns表示,波音通过在中国采购飞机部件以及培训项目,每年为中国经济贡献10亿美元。

Bruns称,尽管如此,波音仍完全在美国生产飞机,且并无改变这种局面的计划。他说,虽然在中国涂装和装配737能够为美国工厂腾出产能,但在美国的同一个地点组装效率更高。

美国航空情报公司Teal Group的副总裁Richard Aboulafia表示,波音在中国进行了很好的平衡,而空客并未因为将本地生产转到中国而超过波音。他称,在中国建立生产线并不会带来多少好处,反而要承担宝贵技术被转移的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波音在华新厂投入运营 在贸易战中走钢丝

发布日期:2018-12-17 10:26
摘要」波音公司在中国的一处新生产设施投入运营,目前这家美国飞机制造商正致力于迎合这一最大出口市场的需求,同时努力避开美中关系紧张局势的影响。


上周六,位于上海附近的波音新“完工和交付中心”完成的首架飞机下线,机型为737 MAX。

撰文 / Trefor Moss

■ 波音公司(Boeing Co., BA)在中国的一处新生产设施投入运营,目前这家美国飞机制造商正致力于迎合这一最大出口市场的需求,同时努力避开美中关系紧张局势的影响。

这一设施被波音称作“完工和交付中心”,位于上海以南的一个岛上。上周六,该中心完工的首架飞机下线,机型为737 MAX,将被交付给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Air China Ltd., 简称:中国国航)。

虽然当地机场的一块波音广告牌宣称要在该中心打造未来,但该中心其实并不生产飞机,而是负责对来自波音华盛顿州伦顿工厂的飞机进行喷漆和内饰安装,然后将其交付给中国的航空公司。

透过该设施及其有限的业务范围可以看出,在华盛顿和北京因技术转让等贸易问题争吵不休之际,波音犹如在钢丝上行走。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国工业政策专家Scott Kennedy说,波音正在走钢丝。他说,眼下美国生产商面临着在本土增产、在中国减产的压力,波音既要迎合中国以确保自己的市场地位,又要避免在美国招致抵触。

波音中国总裁庄博润(John Bruns)称,这个位于舟山的新中心“非常重要”。如果实现最高产能,这里将雇用300人,每年可生产100架飞机。

庄博润上周六在该中心的飞机交付仪式前告诉记者:“这确实表明了我们对这个市场的承诺。”他表示,考虑到目前面临的挑战,情况尤其是这样。他指的是美中关系。

在进行威胁并针对约60%的贸易商品加征关税后,美国和中国本月宣布了90天的贸易停战期,为谈判创造空间。即使双方成功延缓惩罚性关税,但美国所说的很多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难以解决,包括强迫外国公司转让技术。

中国领导层已将目光放在重新打造本国制造业的基础上,从而主导包括航空在内的诸多未来产业。尽管官员们正在考虑作为一种让步,搁置该名为《中国制造2025》行动的核心战略,但很多拥有强大影响力的机构和国企认为,中国要想成为超级大国,这种升级至关重要。

作为美国最大的出口商,波音对中国的依赖令其成为贸易战中明显的靶子。波音每交付的四架飞机中就有一架是给中国航空公司。今后20年,波音预计其全球每销售六架飞机中将有一架卖给中国,波音料将与竞争对手空中客车(Airbus SE)分享中国价值1.19万亿美元的订单。

虽然空中客车可能会扩大市场份额,蚕食波音的领地,但这两家公司都在疲于应付多年来积压未交付的订单。因此,如果中国打击波音,也势必会影响自己快速发展的航空业。中国9月份公布对美国飞机征收5%的关税,但波音的大型客机不在课税范围之内,这很能说明问题。

CSIS的Kennedy称,波音并非不受贸易战影响,只是排在打击目标名单的最后。

长期来看,中国计划开发自己的国产飞机,这是《中国制造2025》计划中的重点,对波音来说这是风险所在。中国自主研发的C919(与波音737类似的机型)仍处于测试阶段,但应该会在2021年左右开始向中国国有航空公司交付使用。外国飞机制造商面临以技术和专业知识换取市场准入的压力,以帮助中国尚处萌芽阶段的飞机制造业。

空客的回应是在天津运营一条生产A320飞机的生产线。空客将把该生产线的产能从目前的每月4架左右提升至6架。空客在当地还有一个交付中心,类似上述波音为其宽体飞机设立的设施。

波音在舟山的这一新设施意在展示该公司在中国的市场领先地位名符其实。Bruns表示,波音通过在中国采购飞机部件以及培训项目,每年为中国经济贡献10亿美元。

Bruns称,尽管如此,波音仍完全在美国生产飞机,且并无改变这种局面的计划。他说,虽然在中国涂装和装配737能够为美国工厂腾出产能,但在美国的同一个地点组装效率更高。

美国航空情报公司Teal Group的副总裁Richard Aboulafia表示,波音在中国进行了很好的平衡,而空客并未因为将本地生产转到中国而超过波音。他称,在中国建立生产线并不会带来多少好处,反而要承担宝贵技术被转移的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波音公司在中国的一处新生产设施投入运营,目前这家美国飞机制造商正致力于迎合这一最大出口市场的需求,同时努力避开美中关系紧张局势的影响。


上周六,位于上海附近的波音新“完工和交付中心”完成的首架飞机下线,机型为737 MAX。

撰文 / Trefor Moss

■ 波音公司(Boeing Co., BA)在中国的一处新生产设施投入运营,目前这家美国飞机制造商正致力于迎合这一最大出口市场的需求,同时努力避开美中关系紧张局势的影响。

这一设施被波音称作“完工和交付中心”,位于上海以南的一个岛上。上周六,该中心完工的首架飞机下线,机型为737 MAX,将被交付给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Air China Ltd., 简称:中国国航)。

虽然当地机场的一块波音广告牌宣称要在该中心打造未来,但该中心其实并不生产飞机,而是负责对来自波音华盛顿州伦顿工厂的飞机进行喷漆和内饰安装,然后将其交付给中国的航空公司。

透过该设施及其有限的业务范围可以看出,在华盛顿和北京因技术转让等贸易问题争吵不休之际,波音犹如在钢丝上行走。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国工业政策专家Scott Kennedy说,波音正在走钢丝。他说,眼下美国生产商面临着在本土增产、在中国减产的压力,波音既要迎合中国以确保自己的市场地位,又要避免在美国招致抵触。

波音中国总裁庄博润(John Bruns)称,这个位于舟山的新中心“非常重要”。如果实现最高产能,这里将雇用300人,每年可生产100架飞机。

庄博润上周六在该中心的飞机交付仪式前告诉记者:“这确实表明了我们对这个市场的承诺。”他表示,考虑到目前面临的挑战,情况尤其是这样。他指的是美中关系。

在进行威胁并针对约60%的贸易商品加征关税后,美国和中国本月宣布了90天的贸易停战期,为谈判创造空间。即使双方成功延缓惩罚性关税,但美国所说的很多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难以解决,包括强迫外国公司转让技术。

中国领导层已将目光放在重新打造本国制造业的基础上,从而主导包括航空在内的诸多未来产业。尽管官员们正在考虑作为一种让步,搁置该名为《中国制造2025》行动的核心战略,但很多拥有强大影响力的机构和国企认为,中国要想成为超级大国,这种升级至关重要。

作为美国最大的出口商,波音对中国的依赖令其成为贸易战中明显的靶子。波音每交付的四架飞机中就有一架是给中国航空公司。今后20年,波音预计其全球每销售六架飞机中将有一架卖给中国,波音料将与竞争对手空中客车(Airbus SE)分享中国价值1.19万亿美元的订单。

虽然空中客车可能会扩大市场份额,蚕食波音的领地,但这两家公司都在疲于应付多年来积压未交付的订单。因此,如果中国打击波音,也势必会影响自己快速发展的航空业。中国9月份公布对美国飞机征收5%的关税,但波音的大型客机不在课税范围之内,这很能说明问题。

CSIS的Kennedy称,波音并非不受贸易战影响,只是排在打击目标名单的最后。

长期来看,中国计划开发自己的国产飞机,这是《中国制造2025》计划中的重点,对波音来说这是风险所在。中国自主研发的C919(与波音737类似的机型)仍处于测试阶段,但应该会在2021年左右开始向中国国有航空公司交付使用。外国飞机制造商面临以技术和专业知识换取市场准入的压力,以帮助中国尚处萌芽阶段的飞机制造业。

空客的回应是在天津运营一条生产A320飞机的生产线。空客将把该生产线的产能从目前的每月4架左右提升至6架。空客在当地还有一个交付中心,类似上述波音为其宽体飞机设立的设施。

波音在舟山的这一新设施意在展示该公司在中国的市场领先地位名符其实。Bruns表示,波音通过在中国采购飞机部件以及培训项目,每年为中国经济贡献10亿美元。

Bruns称,尽管如此,波音仍完全在美国生产飞机,且并无改变这种局面的计划。他说,虽然在中国涂装和装配737能够为美国工厂腾出产能,但在美国的同一个地点组装效率更高。

美国航空情报公司Teal Group的副总裁Richard Aboulafia表示,波音在中国进行了很好的平衡,而空客并未因为将本地生产转到中国而超过波音。他称,在中国建立生产线并不会带来多少好处,反而要承担宝贵技术被转移的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波音在华新厂投入运营 在贸易战中走钢丝

发布日期:2018-12-17 10:26
摘要」波音公司在中国的一处新生产设施投入运营,目前这家美国飞机制造商正致力于迎合这一最大出口市场的需求,同时努力避开美中关系紧张局势的影响。


上周六,位于上海附近的波音新“完工和交付中心”完成的首架飞机下线,机型为737 MAX。

撰文 / Trefor Moss

■ 波音公司(Boeing Co., BA)在中国的一处新生产设施投入运营,目前这家美国飞机制造商正致力于迎合这一最大出口市场的需求,同时努力避开美中关系紧张局势的影响。

这一设施被波音称作“完工和交付中心”,位于上海以南的一个岛上。上周六,该中心完工的首架飞机下线,机型为737 MAX,将被交付给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Air China Ltd., 简称:中国国航)。

虽然当地机场的一块波音广告牌宣称要在该中心打造未来,但该中心其实并不生产飞机,而是负责对来自波音华盛顿州伦顿工厂的飞机进行喷漆和内饰安装,然后将其交付给中国的航空公司。

透过该设施及其有限的业务范围可以看出,在华盛顿和北京因技术转让等贸易问题争吵不休之际,波音犹如在钢丝上行走。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国工业政策专家Scott Kennedy说,波音正在走钢丝。他说,眼下美国生产商面临着在本土增产、在中国减产的压力,波音既要迎合中国以确保自己的市场地位,又要避免在美国招致抵触。

波音中国总裁庄博润(John Bruns)称,这个位于舟山的新中心“非常重要”。如果实现最高产能,这里将雇用300人,每年可生产100架飞机。

庄博润上周六在该中心的飞机交付仪式前告诉记者:“这确实表明了我们对这个市场的承诺。”他表示,考虑到目前面临的挑战,情况尤其是这样。他指的是美中关系。

在进行威胁并针对约60%的贸易商品加征关税后,美国和中国本月宣布了90天的贸易停战期,为谈判创造空间。即使双方成功延缓惩罚性关税,但美国所说的很多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难以解决,包括强迫外国公司转让技术。

中国领导层已将目光放在重新打造本国制造业的基础上,从而主导包括航空在内的诸多未来产业。尽管官员们正在考虑作为一种让步,搁置该名为《中国制造2025》行动的核心战略,但很多拥有强大影响力的机构和国企认为,中国要想成为超级大国,这种升级至关重要。

作为美国最大的出口商,波音对中国的依赖令其成为贸易战中明显的靶子。波音每交付的四架飞机中就有一架是给中国航空公司。今后20年,波音预计其全球每销售六架飞机中将有一架卖给中国,波音料将与竞争对手空中客车(Airbus SE)分享中国价值1.19万亿美元的订单。

虽然空中客车可能会扩大市场份额,蚕食波音的领地,但这两家公司都在疲于应付多年来积压未交付的订单。因此,如果中国打击波音,也势必会影响自己快速发展的航空业。中国9月份公布对美国飞机征收5%的关税,但波音的大型客机不在课税范围之内,这很能说明问题。

CSIS的Kennedy称,波音并非不受贸易战影响,只是排在打击目标名单的最后。

长期来看,中国计划开发自己的国产飞机,这是《中国制造2025》计划中的重点,对波音来说这是风险所在。中国自主研发的C919(与波音737类似的机型)仍处于测试阶段,但应该会在2021年左右开始向中国国有航空公司交付使用。外国飞机制造商面临以技术和专业知识换取市场准入的压力,以帮助中国尚处萌芽阶段的飞机制造业。

空客的回应是在天津运营一条生产A320飞机的生产线。空客将把该生产线的产能从目前的每月4架左右提升至6架。空客在当地还有一个交付中心,类似上述波音为其宽体飞机设立的设施。

波音在舟山的这一新设施意在展示该公司在中国的市场领先地位名符其实。Bruns表示,波音通过在中国采购飞机部件以及培训项目,每年为中国经济贡献10亿美元。

Bruns称,尽管如此,波音仍完全在美国生产飞机,且并无改变这种局面的计划。他说,虽然在中国涂装和装配737能够为美国工厂腾出产能,但在美国的同一个地点组装效率更高。

美国航空情报公司Teal Group的副总裁Richard Aboulafia表示,波音在中国进行了很好的平衡,而空客并未因为将本地生产转到中国而超过波音。他称,在中国建立生产线并不会带来多少好处,反而要承担宝贵技术被转移的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波音公司在中国的一处新生产设施投入运营,目前这家美国飞机制造商正致力于迎合这一最大出口市场的需求,同时努力避开美中关系紧张局势的影响。


上周六,位于上海附近的波音新“完工和交付中心”完成的首架飞机下线,机型为737 MAX。

撰文 / Trefor Moss

■ 波音公司(Boeing Co., BA)在中国的一处新生产设施投入运营,目前这家美国飞机制造商正致力于迎合这一最大出口市场的需求,同时努力避开美中关系紧张局势的影响。

这一设施被波音称作“完工和交付中心”,位于上海以南的一个岛上。上周六,该中心完工的首架飞机下线,机型为737 MAX,将被交付给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Air China Ltd., 简称:中国国航)。

虽然当地机场的一块波音广告牌宣称要在该中心打造未来,但该中心其实并不生产飞机,而是负责对来自波音华盛顿州伦顿工厂的飞机进行喷漆和内饰安装,然后将其交付给中国的航空公司。

透过该设施及其有限的业务范围可以看出,在华盛顿和北京因技术转让等贸易问题争吵不休之际,波音犹如在钢丝上行走。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国工业政策专家Scott Kennedy说,波音正在走钢丝。他说,眼下美国生产商面临着在本土增产、在中国减产的压力,波音既要迎合中国以确保自己的市场地位,又要避免在美国招致抵触。

波音中国总裁庄博润(John Bruns)称,这个位于舟山的新中心“非常重要”。如果实现最高产能,这里将雇用300人,每年可生产100架飞机。

庄博润上周六在该中心的飞机交付仪式前告诉记者:“这确实表明了我们对这个市场的承诺。”他表示,考虑到目前面临的挑战,情况尤其是这样。他指的是美中关系。

在进行威胁并针对约60%的贸易商品加征关税后,美国和中国本月宣布了90天的贸易停战期,为谈判创造空间。即使双方成功延缓惩罚性关税,但美国所说的很多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难以解决,包括强迫外国公司转让技术。

中国领导层已将目光放在重新打造本国制造业的基础上,从而主导包括航空在内的诸多未来产业。尽管官员们正在考虑作为一种让步,搁置该名为《中国制造2025》行动的核心战略,但很多拥有强大影响力的机构和国企认为,中国要想成为超级大国,这种升级至关重要。

作为美国最大的出口商,波音对中国的依赖令其成为贸易战中明显的靶子。波音每交付的四架飞机中就有一架是给中国航空公司。今后20年,波音预计其全球每销售六架飞机中将有一架卖给中国,波音料将与竞争对手空中客车(Airbus SE)分享中国价值1.19万亿美元的订单。

虽然空中客车可能会扩大市场份额,蚕食波音的领地,但这两家公司都在疲于应付多年来积压未交付的订单。因此,如果中国打击波音,也势必会影响自己快速发展的航空业。中国9月份公布对美国飞机征收5%的关税,但波音的大型客机不在课税范围之内,这很能说明问题。

CSIS的Kennedy称,波音并非不受贸易战影响,只是排在打击目标名单的最后。

长期来看,中国计划开发自己的国产飞机,这是《中国制造2025》计划中的重点,对波音来说这是风险所在。中国自主研发的C919(与波音737类似的机型)仍处于测试阶段,但应该会在2021年左右开始向中国国有航空公司交付使用。外国飞机制造商面临以技术和专业知识换取市场准入的压力,以帮助中国尚处萌芽阶段的飞机制造业。

空客的回应是在天津运营一条生产A320飞机的生产线。空客将把该生产线的产能从目前的每月4架左右提升至6架。空客在当地还有一个交付中心,类似上述波音为其宽体飞机设立的设施。

波音在舟山的这一新设施意在展示该公司在中国的市场领先地位名符其实。Bruns表示,波音通过在中国采购飞机部件以及培训项目,每年为中国经济贡献10亿美元。

Bruns称,尽管如此,波音仍完全在美国生产飞机,且并无改变这种局面的计划。他说,虽然在中国涂装和装配737能够为美国工厂腾出产能,但在美国的同一个地点组装效率更高。

美国航空情报公司Teal Group的副总裁Richard Aboulafia表示,波音在中国进行了很好的平衡,而空客并未因为将本地生产转到中国而超过波音。他称,在中国建立生产线并不会带来多少好处,反而要承担宝贵技术被转移的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