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对全球金融市场影响力日增

发布日期:2018-12-17 07:11
摘要」外资对中国股票和债券的投资首次与外国直接投资相当,中国正开始对世界金融体系施加更大的影响力。



撰文 / 金奇

■ 40年前,中国作出了开放经济这一历史性决定,其背后动机之一是需要吸引外国直接投资。随之而来的强劲投资帮助改变了中国经济。但现在有一种更新的资本正涌入中国的金融市场,其风头盖过了之前的那种投资。

资本流入的重心已从对工厂和办公楼的直接投资,转向对股票和债券的投资。这一转变基本揭示了中国目前正发生怎样的改变,以及中国正开始对世界金融体系施加更大的影响力。

由于中国严格的资本管制,中国国内股票和债券市场——已分列全球第二及第三——长期以来与外界较为隔离。

但今年发生了很大变化。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境外资产管理公司、主权财富基金和各国央行所持中国国内股票和债券总值(以人民币计价)已增至462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加1225亿美元。


这是此类投资的月平均水平首次与外国直接投资相当,今年前9个月后者的总额为918亿美元。

海通证券(Haitong Securities)驻伦敦执行董事师米兰达•卡尔(Miranda Carr)表示:“此类资金流入突显了中国经济从企业直接投资到机构投资的再平衡。”

这种转变有几个原因。一是通过向外国人开放人民币投资,中国希望推动人民币在国际上的使用,从而减少自己对美元的依赖。

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北京看到了美国因拥有全球储备货币地位而获得的所谓的过度特权,它决心加强自己在国际上的存在感。

卡尔表示:“用本国货币进行交易显然更安全,特别是在发行债券时,因此从外国来源获得的人民币计价资金越多越好。”

从市场角度来看,外资的流入也发挥了作用。机构资金,特别是来自各国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的机构资金,本质上比中国容易波动的散户主导的股票市场,以及仍未成熟的债券市场要更稳定。

中国有关部门今年寻求让外国机构更容易地投资其债券和股票市场。中国人民银行(PBoC)放宽了对外国信用评级机构的限制,以平衡国内机构过于乐观的评估。有关部门已对某些类型债券的收益实施减税政策。

流入的大部分资金都进入了债券。今年前9个月,约有662亿美元流入中国国内债券,使截至9月底的外资总持有量达到2772亿美元。

这波资金流入的原因之一是中国国债的收益率大大高于欧洲政府债务。德国10年期国债在11月中旬的收益率约为0.37%,远低于中国10年期国债的3.5%。

然而,回报绝不是唯一的因素。中国债券即将被纳入到作为大型机构投资者基准的国际指数中,这意味着资产管理公司别无选择,只能开始建立它们的风险敞口。

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Bloomberg-Barclays Global Aggregate Index)将于明年4月开始,在20个月内纳入人民币计价债券,届时将纳入386只中国证券,占指数的权重为5.5%。摩根大通政府债券指数-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指数(JPMorgan Government Bond Index: Emerging Markets)和花旗世界国债指数(The World Government Bond Index)预计将跟进。如果这些都发生,债券投资者将不得不大量购入中国国内债券,进一步增加资金流入。

对于各大央行来说,另一支力量一直在发挥作用。人民币被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储备篮子,迫使各国央行必须增加其储备中人民币持有分量,以更加准确地反映篮子的构成。人民币于2016年加入IMF储备篮子,在其中占据了10.9%的权重。

流入中国股市的资金也是主要受到国际指数纳入中国股票的推动。全球指数提供商MSCI今年早些时候将235只中国A股纳入其旗舰新兴市场指数,迫使追踪这支1.9万亿美元指数的基金经理跟进买入。

截至9月底,外资持有中国A股的价值为1850亿美元,与今年年初的水平相当,尽管中国A股市场是2018年全球表现最差的市场之一。

即使在美国和中国发生贸易争执之际,中国也在发现向全球资本开放的好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外资对中国股票和债券的投资首次与外国直接投资相当,中国正开始对世界金融体系施加更大的影响力。



撰文 / 金奇

■ 40年前,中国作出了开放经济这一历史性决定,其背后动机之一是需要吸引外国直接投资。随之而来的强劲投资帮助改变了中国经济。但现在有一种更新的资本正涌入中国的金融市场,其风头盖过了之前的那种投资。

资本流入的重心已从对工厂和办公楼的直接投资,转向对股票和债券的投资。这一转变基本揭示了中国目前正发生怎样的改变,以及中国正开始对世界金融体系施加更大的影响力。

由于中国严格的资本管制,中国国内股票和债券市场——已分列全球第二及第三——长期以来与外界较为隔离。

但今年发生了很大变化。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境外资产管理公司、主权财富基金和各国央行所持中国国内股票和债券总值(以人民币计价)已增至462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加1225亿美元。


这是此类投资的月平均水平首次与外国直接投资相当,今年前9个月后者的总额为918亿美元。

海通证券(Haitong Securities)驻伦敦执行董事师米兰达•卡尔(Miranda Carr)表示:“此类资金流入突显了中国经济从企业直接投资到机构投资的再平衡。”

这种转变有几个原因。一是通过向外国人开放人民币投资,中国希望推动人民币在国际上的使用,从而减少自己对美元的依赖。

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北京看到了美国因拥有全球储备货币地位而获得的所谓的过度特权,它决心加强自己在国际上的存在感。

卡尔表示:“用本国货币进行交易显然更安全,特别是在发行债券时,因此从外国来源获得的人民币计价资金越多越好。”

从市场角度来看,外资的流入也发挥了作用。机构资金,特别是来自各国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的机构资金,本质上比中国容易波动的散户主导的股票市场,以及仍未成熟的债券市场要更稳定。

中国有关部门今年寻求让外国机构更容易地投资其债券和股票市场。中国人民银行(PBoC)放宽了对外国信用评级机构的限制,以平衡国内机构过于乐观的评估。有关部门已对某些类型债券的收益实施减税政策。

流入的大部分资金都进入了债券。今年前9个月,约有662亿美元流入中国国内债券,使截至9月底的外资总持有量达到2772亿美元。

这波资金流入的原因之一是中国国债的收益率大大高于欧洲政府债务。德国10年期国债在11月中旬的收益率约为0.37%,远低于中国10年期国债的3.5%。

然而,回报绝不是唯一的因素。中国债券即将被纳入到作为大型机构投资者基准的国际指数中,这意味着资产管理公司别无选择,只能开始建立它们的风险敞口。

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Bloomberg-Barclays Global Aggregate Index)将于明年4月开始,在20个月内纳入人民币计价债券,届时将纳入386只中国证券,占指数的权重为5.5%。摩根大通政府债券指数-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指数(JPMorgan Government Bond Index: Emerging Markets)和花旗世界国债指数(The World Government Bond Index)预计将跟进。如果这些都发生,债券投资者将不得不大量购入中国国内债券,进一步增加资金流入。

对于各大央行来说,另一支力量一直在发挥作用。人民币被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储备篮子,迫使各国央行必须增加其储备中人民币持有分量,以更加准确地反映篮子的构成。人民币于2016年加入IMF储备篮子,在其中占据了10.9%的权重。

流入中国股市的资金也是主要受到国际指数纳入中国股票的推动。全球指数提供商MSCI今年早些时候将235只中国A股纳入其旗舰新兴市场指数,迫使追踪这支1.9万亿美元指数的基金经理跟进买入。

截至9月底,外资持有中国A股的价值为1850亿美元,与今年年初的水平相当,尽管中国A股市场是2018年全球表现最差的市场之一。

即使在美国和中国发生贸易争执之际,中国也在发现向全球资本开放的好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外资对中国股票和债券的投资首次与外国直接投资相当,中国正开始对世界金融体系施加更大的影响力。



撰文 / 金奇

■ 40年前,中国作出了开放经济这一历史性决定,其背后动机之一是需要吸引外国直接投资。随之而来的强劲投资帮助改变了中国经济。但现在有一种更新的资本正涌入中国的金融市场,其风头盖过了之前的那种投资。

资本流入的重心已从对工厂和办公楼的直接投资,转向对股票和债券的投资。这一转变基本揭示了中国目前正发生怎样的改变,以及中国正开始对世界金融体系施加更大的影响力。

由于中国严格的资本管制,中国国内股票和债券市场——已分列全球第二及第三——长期以来与外界较为隔离。

但今年发生了很大变化。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境外资产管理公司、主权财富基金和各国央行所持中国国内股票和债券总值(以人民币计价)已增至462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加1225亿美元。


这是此类投资的月平均水平首次与外国直接投资相当,今年前9个月后者的总额为918亿美元。

海通证券(Haitong Securities)驻伦敦执行董事师米兰达•卡尔(Miranda Carr)表示:“此类资金流入突显了中国经济从企业直接投资到机构投资的再平衡。”

这种转变有几个原因。一是通过向外国人开放人民币投资,中国希望推动人民币在国际上的使用,从而减少自己对美元的依赖。

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北京看到了美国因拥有全球储备货币地位而获得的所谓的过度特权,它决心加强自己在国际上的存在感。

卡尔表示:“用本国货币进行交易显然更安全,特别是在发行债券时,因此从外国来源获得的人民币计价资金越多越好。”

从市场角度来看,外资的流入也发挥了作用。机构资金,特别是来自各国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的机构资金,本质上比中国容易波动的散户主导的股票市场,以及仍未成熟的债券市场要更稳定。

中国有关部门今年寻求让外国机构更容易地投资其债券和股票市场。中国人民银行(PBoC)放宽了对外国信用评级机构的限制,以平衡国内机构过于乐观的评估。有关部门已对某些类型债券的收益实施减税政策。

流入的大部分资金都进入了债券。今年前9个月,约有662亿美元流入中国国内债券,使截至9月底的外资总持有量达到2772亿美元。

这波资金流入的原因之一是中国国债的收益率大大高于欧洲政府债务。德国10年期国债在11月中旬的收益率约为0.37%,远低于中国10年期国债的3.5%。

然而,回报绝不是唯一的因素。中国债券即将被纳入到作为大型机构投资者基准的国际指数中,这意味着资产管理公司别无选择,只能开始建立它们的风险敞口。

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Bloomberg-Barclays Global Aggregate Index)将于明年4月开始,在20个月内纳入人民币计价债券,届时将纳入386只中国证券,占指数的权重为5.5%。摩根大通政府债券指数-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指数(JPMorgan Government Bond Index: Emerging Markets)和花旗世界国债指数(The World Government Bond Index)预计将跟进。如果这些都发生,债券投资者将不得不大量购入中国国内债券,进一步增加资金流入。

对于各大央行来说,另一支力量一直在发挥作用。人民币被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储备篮子,迫使各国央行必须增加其储备中人民币持有分量,以更加准确地反映篮子的构成。人民币于2016年加入IMF储备篮子,在其中占据了10.9%的权重。

流入中国股市的资金也是主要受到国际指数纳入中国股票的推动。全球指数提供商MSCI今年早些时候将235只中国A股纳入其旗舰新兴市场指数,迫使追踪这支1.9万亿美元指数的基金经理跟进买入。

截至9月底,外资持有中国A股的价值为1850亿美元,与今年年初的水平相当,尽管中国A股市场是2018年全球表现最差的市场之一。

即使在美国和中国发生贸易争执之际,中国也在发现向全球资本开放的好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对全球金融市场影响力日增

发布日期:2018-12-17 07:11
摘要」外资对中国股票和债券的投资首次与外国直接投资相当,中国正开始对世界金融体系施加更大的影响力。



撰文 / 金奇

■ 40年前,中国作出了开放经济这一历史性决定,其背后动机之一是需要吸引外国直接投资。随之而来的强劲投资帮助改变了中国经济。但现在有一种更新的资本正涌入中国的金融市场,其风头盖过了之前的那种投资。

资本流入的重心已从对工厂和办公楼的直接投资,转向对股票和债券的投资。这一转变基本揭示了中国目前正发生怎样的改变,以及中国正开始对世界金融体系施加更大的影响力。

由于中国严格的资本管制,中国国内股票和债券市场——已分列全球第二及第三——长期以来与外界较为隔离。

但今年发生了很大变化。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境外资产管理公司、主权财富基金和各国央行所持中国国内股票和债券总值(以人民币计价)已增至462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加1225亿美元。


这是此类投资的月平均水平首次与外国直接投资相当,今年前9个月后者的总额为918亿美元。

海通证券(Haitong Securities)驻伦敦执行董事师米兰达•卡尔(Miranda Carr)表示:“此类资金流入突显了中国经济从企业直接投资到机构投资的再平衡。”

这种转变有几个原因。一是通过向外国人开放人民币投资,中国希望推动人民币在国际上的使用,从而减少自己对美元的依赖。

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北京看到了美国因拥有全球储备货币地位而获得的所谓的过度特权,它决心加强自己在国际上的存在感。

卡尔表示:“用本国货币进行交易显然更安全,特别是在发行债券时,因此从外国来源获得的人民币计价资金越多越好。”

从市场角度来看,外资的流入也发挥了作用。机构资金,特别是来自各国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的机构资金,本质上比中国容易波动的散户主导的股票市场,以及仍未成熟的债券市场要更稳定。

中国有关部门今年寻求让外国机构更容易地投资其债券和股票市场。中国人民银行(PBoC)放宽了对外国信用评级机构的限制,以平衡国内机构过于乐观的评估。有关部门已对某些类型债券的收益实施减税政策。

流入的大部分资金都进入了债券。今年前9个月,约有662亿美元流入中国国内债券,使截至9月底的外资总持有量达到2772亿美元。

这波资金流入的原因之一是中国国债的收益率大大高于欧洲政府债务。德国10年期国债在11月中旬的收益率约为0.37%,远低于中国10年期国债的3.5%。

然而,回报绝不是唯一的因素。中国债券即将被纳入到作为大型机构投资者基准的国际指数中,这意味着资产管理公司别无选择,只能开始建立它们的风险敞口。

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Bloomberg-Barclays Global Aggregate Index)将于明年4月开始,在20个月内纳入人民币计价债券,届时将纳入386只中国证券,占指数的权重为5.5%。摩根大通政府债券指数-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指数(JPMorgan Government Bond Index: Emerging Markets)和花旗世界国债指数(The World Government Bond Index)预计将跟进。如果这些都发生,债券投资者将不得不大量购入中国国内债券,进一步增加资金流入。

对于各大央行来说,另一支力量一直在发挥作用。人民币被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储备篮子,迫使各国央行必须增加其储备中人民币持有分量,以更加准确地反映篮子的构成。人民币于2016年加入IMF储备篮子,在其中占据了10.9%的权重。

流入中国股市的资金也是主要受到国际指数纳入中国股票的推动。全球指数提供商MSCI今年早些时候将235只中国A股纳入其旗舰新兴市场指数,迫使追踪这支1.9万亿美元指数的基金经理跟进买入。

截至9月底,外资持有中国A股的价值为1850亿美元,与今年年初的水平相当,尽管中国A股市场是2018年全球表现最差的市场之一。

即使在美国和中国发生贸易争执之际,中国也在发现向全球资本开放的好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外资对中国股票和债券的投资首次与外国直接投资相当,中国正开始对世界金融体系施加更大的影响力。



撰文 / 金奇

■ 40年前,中国作出了开放经济这一历史性决定,其背后动机之一是需要吸引外国直接投资。随之而来的强劲投资帮助改变了中国经济。但现在有一种更新的资本正涌入中国的金融市场,其风头盖过了之前的那种投资。

资本流入的重心已从对工厂和办公楼的直接投资,转向对股票和债券的投资。这一转变基本揭示了中国目前正发生怎样的改变,以及中国正开始对世界金融体系施加更大的影响力。

由于中国严格的资本管制,中国国内股票和债券市场——已分列全球第二及第三——长期以来与外界较为隔离。

但今年发生了很大变化。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境外资产管理公司、主权财富基金和各国央行所持中国国内股票和债券总值(以人民币计价)已增至462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加1225亿美元。


这是此类投资的月平均水平首次与外国直接投资相当,今年前9个月后者的总额为918亿美元。

海通证券(Haitong Securities)驻伦敦执行董事师米兰达•卡尔(Miranda Carr)表示:“此类资金流入突显了中国经济从企业直接投资到机构投资的再平衡。”

这种转变有几个原因。一是通过向外国人开放人民币投资,中国希望推动人民币在国际上的使用,从而减少自己对美元的依赖。

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北京看到了美国因拥有全球储备货币地位而获得的所谓的过度特权,它决心加强自己在国际上的存在感。

卡尔表示:“用本国货币进行交易显然更安全,特别是在发行债券时,因此从外国来源获得的人民币计价资金越多越好。”

从市场角度来看,外资的流入也发挥了作用。机构资金,特别是来自各国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的机构资金,本质上比中国容易波动的散户主导的股票市场,以及仍未成熟的债券市场要更稳定。

中国有关部门今年寻求让外国机构更容易地投资其债券和股票市场。中国人民银行(PBoC)放宽了对外国信用评级机构的限制,以平衡国内机构过于乐观的评估。有关部门已对某些类型债券的收益实施减税政策。

流入的大部分资金都进入了债券。今年前9个月,约有662亿美元流入中国国内债券,使截至9月底的外资总持有量达到2772亿美元。

这波资金流入的原因之一是中国国债的收益率大大高于欧洲政府债务。德国10年期国债在11月中旬的收益率约为0.37%,远低于中国10年期国债的3.5%。

然而,回报绝不是唯一的因素。中国债券即将被纳入到作为大型机构投资者基准的国际指数中,这意味着资产管理公司别无选择,只能开始建立它们的风险敞口。

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Bloomberg-Barclays Global Aggregate Index)将于明年4月开始,在20个月内纳入人民币计价债券,届时将纳入386只中国证券,占指数的权重为5.5%。摩根大通政府债券指数-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指数(JPMorgan Government Bond Index: Emerging Markets)和花旗世界国债指数(The World Government Bond Index)预计将跟进。如果这些都发生,债券投资者将不得不大量购入中国国内债券,进一步增加资金流入。

对于各大央行来说,另一支力量一直在发挥作用。人民币被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储备篮子,迫使各国央行必须增加其储备中人民币持有分量,以更加准确地反映篮子的构成。人民币于2016年加入IMF储备篮子,在其中占据了10.9%的权重。

流入中国股市的资金也是主要受到国际指数纳入中国股票的推动。全球指数提供商MSCI今年早些时候将235只中国A股纳入其旗舰新兴市场指数,迫使追踪这支1.9万亿美元指数的基金经理跟进买入。

截至9月底,外资持有中国A股的价值为1850亿美元,与今年年初的水平相当,尽管中国A股市场是2018年全球表现最差的市场之一。

即使在美国和中国发生贸易争执之际,中国也在发现向全球资本开放的好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