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名校直播班中国走红:屏幕能否改写寒门学子命运

发布日期:2018-12-15 11:21
摘要」你是否曾想过,当你坐在高中的课堂里,与你朝夕相处3年的同学,是远在千里之外的200多所学校的学生?


四川攀枝花一所乡镇学校的“直播班”,大屏幕上正在直播成都七中上课的视频。

撰文 / 彭博

■ 你是否曾想过,当你坐在高中的课堂里,与你朝夕相处3年的同学,是远在千里之外的200多所学校的学生?

钟李隽仁4年前从成都七中毕业,他对BBC中文说,他中学所在的班级被称为“前端”——被当做示范录像的班级。在网络的另一端,是观看他们上课直播的、中国200余所贫困和偏远地区的学校。

周四(12月13日),《冰点周刊》一篇讲述“直播班”故事的名为《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报道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刷屏,甚至有网友表示“看哭了”。

刷屏的背后,是中国城乡教育水平之间难填的巨大鸿沟。顶尖名校北京大学2016年数据显示,当年该校录取农村考生人数仅占本科总录取人数的16%,而参加高考的农村考生比城市考生人数还多。

同步上课

据《冰点周刊》报道,中国200余所贫困地区中学的7.2万名中学生,过去数年间接入了名校成都第七中学的课程直播,全天候跟随成都七中学生一起上课,考入大学的比例“涨了几倍、十几倍”。

该报道作者来到云南省贫困县禄劝的一所中学,学校孩子们透过屏幕和成都七中一起上课。当地很多学生至今没出过县城,但“听着七中学生发言说‘游览’了英国、美国,围观他们用自己闻所未闻的材料去分析政治、历史、地理。”

曾在四川高县中学就读的王沁,也毕业自一个“直播班”,她对BBC中文说,她高中三年都通过投影仪,跟随成都七中同步上课,学校老师只负责晚自习辅导或周末对课程内容进行补充。

“他们的课程和我们之前不一样,他们特别强调学习的自主性和思维扩展性,学习不死板也不功利性的感觉,”王沁说。“同学的反应两极分化,有的人不喜欢听那边讲课,他们喜欢自己埋头自学,有些人很喜欢听。”

在网络另一端,成都七中“被直播”班级的钟李隽仁对BBC中文说,从高一开始,班上便安装有摄像头和话筒,并有专门的导播中心负责镜头切换、调整PPT、接入远端学校的提问等。

“我们当时就像小‘网红’,会有很多远端的学生到贴吧(网络论坛)来找我们聊天,所以我们都挺想在课堂上表现自己的,”钟李隽仁说。

争议

《冰点周刊》的报道发出后,迅速在中国社交媒体引发热议,微博上的阅读量达到4000万。有网友留言称,“共享什么都不如共享知识,有教无类,大德善哉。”

网易公司创办人丁磊表示,他的公司愿意捐出1亿元,“支持更多学校落地这个模式”。

不过,该报道也引发少数质疑之声。有网友表示,禄劝的中学有1300多名高三学生,但仅两个网络班学生可以看视频,“这是一种新的不公平”。

据了解,成都七中的直播课程并非免费提供,而是该中学与东方闻道公司合作的产品。中国媒体《Vista看天下》曾在今年10月的一篇报道中称,“对接一个直播班,每学期的标准收费是7万元”。

在报道中,广西一所中学选择筛选进校成绩较好的同学进入直播班,其他同学则观看迟一天的“录播”。

此外,还有网友担心,让不同地域和进度的同学在一起学习,会不会“拔苗助长”。

王沁对BBC中文说,她在上课时感到不适应的情况确实存在,“特别是英语课,因为听不懂,很多人都哭了,因为他们都是全英文教学,而我们都是中文讲课”,但她表示,一段时间后会逐渐适应。

为了跟上进度,报道中的禄劝中学老师长期加班,学生晚自习到晚上11点,还有老师周末给学生补课。

“所以,真正起作用的不是在线教育,而是借‘直播班’名义的应试教育,”教育学者熊丙奇对BBC中文说。

鸿沟

中国近年持续提高教育投资,2017年中国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超过3.4万亿元,2000年这个数字为2562亿元。

然而,发达城市和偏远乡村之间的教育水平仍相差甚远。北京2017年高考状元熊轩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童言无忌的一句“农村地区的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的大学”,戳中了很多网友心田。

熊轩昂并非随口一说,根据北京大学2016年数据显示,北大当年录取农村考生人数仅占本科总录取人数的16%,而参加高考的农村考生比城市考生人数还多。

2017年,中国媒体“澎湃新闻”对全国高考状元进行调查。在回收的40份有效问卷中,40名高考状元有6位来自农村,其余85%的状元均来自城镇。

在这样的背景下,从成都七中毕业的钟李隽仁走入大学后,发起了社会组织“林荫公益”,该组织为四川攀枝花的一所学校免费提供直播课程。

钟李隽仁说,政府对于被评上贫困县的学校都有补贴,需要帮助的反而是比贫困县好一些,但实际上也很落后的地方。

但钟李隽仁称,相比教育水平的鸿沟,社会更需要填补的是视野的鸿沟。

“这些学生需要看到外面是什么样子的,这样才能激发他们自身的奋斗和上进的心态,这是他们最好的老师,”钟李隽仁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你是否曾想过,当你坐在高中的课堂里,与你朝夕相处3年的同学,是远在千里之外的200多所学校的学生?


四川攀枝花一所乡镇学校的“直播班”,大屏幕上正在直播成都七中上课的视频。

撰文 / 彭博

■ 你是否曾想过,当你坐在高中的课堂里,与你朝夕相处3年的同学,是远在千里之外的200多所学校的学生?

钟李隽仁4年前从成都七中毕业,他对BBC中文说,他中学所在的班级被称为“前端”——被当做示范录像的班级。在网络的另一端,是观看他们上课直播的、中国200余所贫困和偏远地区的学校。

周四(12月13日),《冰点周刊》一篇讲述“直播班”故事的名为《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报道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刷屏,甚至有网友表示“看哭了”。

刷屏的背后,是中国城乡教育水平之间难填的巨大鸿沟。顶尖名校北京大学2016年数据显示,当年该校录取农村考生人数仅占本科总录取人数的16%,而参加高考的农村考生比城市考生人数还多。

同步上课

据《冰点周刊》报道,中国200余所贫困地区中学的7.2万名中学生,过去数年间接入了名校成都第七中学的课程直播,全天候跟随成都七中学生一起上课,考入大学的比例“涨了几倍、十几倍”。

该报道作者来到云南省贫困县禄劝的一所中学,学校孩子们透过屏幕和成都七中一起上课。当地很多学生至今没出过县城,但“听着七中学生发言说‘游览’了英国、美国,围观他们用自己闻所未闻的材料去分析政治、历史、地理。”

曾在四川高县中学就读的王沁,也毕业自一个“直播班”,她对BBC中文说,她高中三年都通过投影仪,跟随成都七中同步上课,学校老师只负责晚自习辅导或周末对课程内容进行补充。

“他们的课程和我们之前不一样,他们特别强调学习的自主性和思维扩展性,学习不死板也不功利性的感觉,”王沁说。“同学的反应两极分化,有的人不喜欢听那边讲课,他们喜欢自己埋头自学,有些人很喜欢听。”

在网络另一端,成都七中“被直播”班级的钟李隽仁对BBC中文说,从高一开始,班上便安装有摄像头和话筒,并有专门的导播中心负责镜头切换、调整PPT、接入远端学校的提问等。

“我们当时就像小‘网红’,会有很多远端的学生到贴吧(网络论坛)来找我们聊天,所以我们都挺想在课堂上表现自己的,”钟李隽仁说。

争议

《冰点周刊》的报道发出后,迅速在中国社交媒体引发热议,微博上的阅读量达到4000万。有网友留言称,“共享什么都不如共享知识,有教无类,大德善哉。”

网易公司创办人丁磊表示,他的公司愿意捐出1亿元,“支持更多学校落地这个模式”。

不过,该报道也引发少数质疑之声。有网友表示,禄劝的中学有1300多名高三学生,但仅两个网络班学生可以看视频,“这是一种新的不公平”。

据了解,成都七中的直播课程并非免费提供,而是该中学与东方闻道公司合作的产品。中国媒体《Vista看天下》曾在今年10月的一篇报道中称,“对接一个直播班,每学期的标准收费是7万元”。

在报道中,广西一所中学选择筛选进校成绩较好的同学进入直播班,其他同学则观看迟一天的“录播”。

此外,还有网友担心,让不同地域和进度的同学在一起学习,会不会“拔苗助长”。

王沁对BBC中文说,她在上课时感到不适应的情况确实存在,“特别是英语课,因为听不懂,很多人都哭了,因为他们都是全英文教学,而我们都是中文讲课”,但她表示,一段时间后会逐渐适应。

为了跟上进度,报道中的禄劝中学老师长期加班,学生晚自习到晚上11点,还有老师周末给学生补课。

“所以,真正起作用的不是在线教育,而是借‘直播班’名义的应试教育,”教育学者熊丙奇对BBC中文说。

鸿沟

中国近年持续提高教育投资,2017年中国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超过3.4万亿元,2000年这个数字为2562亿元。

然而,发达城市和偏远乡村之间的教育水平仍相差甚远。北京2017年高考状元熊轩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童言无忌的一句“农村地区的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的大学”,戳中了很多网友心田。

熊轩昂并非随口一说,根据北京大学2016年数据显示,北大当年录取农村考生人数仅占本科总录取人数的16%,而参加高考的农村考生比城市考生人数还多。

2017年,中国媒体“澎湃新闻”对全国高考状元进行调查。在回收的40份有效问卷中,40名高考状元有6位来自农村,其余85%的状元均来自城镇。

在这样的背景下,从成都七中毕业的钟李隽仁走入大学后,发起了社会组织“林荫公益”,该组织为四川攀枝花的一所学校免费提供直播课程。

钟李隽仁说,政府对于被评上贫困县的学校都有补贴,需要帮助的反而是比贫困县好一些,但实际上也很落后的地方。

但钟李隽仁称,相比教育水平的鸿沟,社会更需要填补的是视野的鸿沟。

“这些学生需要看到外面是什么样子的,这样才能激发他们自身的奋斗和上进的心态,这是他们最好的老师,”钟李隽仁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你是否曾想过,当你坐在高中的课堂里,与你朝夕相处3年的同学,是远在千里之外的200多所学校的学生?


四川攀枝花一所乡镇学校的“直播班”,大屏幕上正在直播成都七中上课的视频。

撰文 / 彭博

■ 你是否曾想过,当你坐在高中的课堂里,与你朝夕相处3年的同学,是远在千里之外的200多所学校的学生?

钟李隽仁4年前从成都七中毕业,他对BBC中文说,他中学所在的班级被称为“前端”——被当做示范录像的班级。在网络的另一端,是观看他们上课直播的、中国200余所贫困和偏远地区的学校。

周四(12月13日),《冰点周刊》一篇讲述“直播班”故事的名为《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报道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刷屏,甚至有网友表示“看哭了”。

刷屏的背后,是中国城乡教育水平之间难填的巨大鸿沟。顶尖名校北京大学2016年数据显示,当年该校录取农村考生人数仅占本科总录取人数的16%,而参加高考的农村考生比城市考生人数还多。

同步上课

据《冰点周刊》报道,中国200余所贫困地区中学的7.2万名中学生,过去数年间接入了名校成都第七中学的课程直播,全天候跟随成都七中学生一起上课,考入大学的比例“涨了几倍、十几倍”。

该报道作者来到云南省贫困县禄劝的一所中学,学校孩子们透过屏幕和成都七中一起上课。当地很多学生至今没出过县城,但“听着七中学生发言说‘游览’了英国、美国,围观他们用自己闻所未闻的材料去分析政治、历史、地理。”

曾在四川高县中学就读的王沁,也毕业自一个“直播班”,她对BBC中文说,她高中三年都通过投影仪,跟随成都七中同步上课,学校老师只负责晚自习辅导或周末对课程内容进行补充。

“他们的课程和我们之前不一样,他们特别强调学习的自主性和思维扩展性,学习不死板也不功利性的感觉,”王沁说。“同学的反应两极分化,有的人不喜欢听那边讲课,他们喜欢自己埋头自学,有些人很喜欢听。”

在网络另一端,成都七中“被直播”班级的钟李隽仁对BBC中文说,从高一开始,班上便安装有摄像头和话筒,并有专门的导播中心负责镜头切换、调整PPT、接入远端学校的提问等。

“我们当时就像小‘网红’,会有很多远端的学生到贴吧(网络论坛)来找我们聊天,所以我们都挺想在课堂上表现自己的,”钟李隽仁说。

争议

《冰点周刊》的报道发出后,迅速在中国社交媒体引发热议,微博上的阅读量达到4000万。有网友留言称,“共享什么都不如共享知识,有教无类,大德善哉。”

网易公司创办人丁磊表示,他的公司愿意捐出1亿元,“支持更多学校落地这个模式”。

不过,该报道也引发少数质疑之声。有网友表示,禄劝的中学有1300多名高三学生,但仅两个网络班学生可以看视频,“这是一种新的不公平”。

据了解,成都七中的直播课程并非免费提供,而是该中学与东方闻道公司合作的产品。中国媒体《Vista看天下》曾在今年10月的一篇报道中称,“对接一个直播班,每学期的标准收费是7万元”。

在报道中,广西一所中学选择筛选进校成绩较好的同学进入直播班,其他同学则观看迟一天的“录播”。

此外,还有网友担心,让不同地域和进度的同学在一起学习,会不会“拔苗助长”。

王沁对BBC中文说,她在上课时感到不适应的情况确实存在,“特别是英语课,因为听不懂,很多人都哭了,因为他们都是全英文教学,而我们都是中文讲课”,但她表示,一段时间后会逐渐适应。

为了跟上进度,报道中的禄劝中学老师长期加班,学生晚自习到晚上11点,还有老师周末给学生补课。

“所以,真正起作用的不是在线教育,而是借‘直播班’名义的应试教育,”教育学者熊丙奇对BBC中文说。

鸿沟

中国近年持续提高教育投资,2017年中国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超过3.4万亿元,2000年这个数字为2562亿元。

然而,发达城市和偏远乡村之间的教育水平仍相差甚远。北京2017年高考状元熊轩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童言无忌的一句“农村地区的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的大学”,戳中了很多网友心田。

熊轩昂并非随口一说,根据北京大学2016年数据显示,北大当年录取农村考生人数仅占本科总录取人数的16%,而参加高考的农村考生比城市考生人数还多。

2017年,中国媒体“澎湃新闻”对全国高考状元进行调查。在回收的40份有效问卷中,40名高考状元有6位来自农村,其余85%的状元均来自城镇。

在这样的背景下,从成都七中毕业的钟李隽仁走入大学后,发起了社会组织“林荫公益”,该组织为四川攀枝花的一所学校免费提供直播课程。

钟李隽仁说,政府对于被评上贫困县的学校都有补贴,需要帮助的反而是比贫困县好一些,但实际上也很落后的地方。

但钟李隽仁称,相比教育水平的鸿沟,社会更需要填补的是视野的鸿沟。

“这些学生需要看到外面是什么样子的,这样才能激发他们自身的奋斗和上进的心态,这是他们最好的老师,”钟李隽仁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名校直播班中国走红:屏幕能否改写寒门学子命运

发布日期:2018-12-15 11:21
摘要」你是否曾想过,当你坐在高中的课堂里,与你朝夕相处3年的同学,是远在千里之外的200多所学校的学生?


四川攀枝花一所乡镇学校的“直播班”,大屏幕上正在直播成都七中上课的视频。

撰文 / 彭博

■ 你是否曾想过,当你坐在高中的课堂里,与你朝夕相处3年的同学,是远在千里之外的200多所学校的学生?

钟李隽仁4年前从成都七中毕业,他对BBC中文说,他中学所在的班级被称为“前端”——被当做示范录像的班级。在网络的另一端,是观看他们上课直播的、中国200余所贫困和偏远地区的学校。

周四(12月13日),《冰点周刊》一篇讲述“直播班”故事的名为《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报道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刷屏,甚至有网友表示“看哭了”。

刷屏的背后,是中国城乡教育水平之间难填的巨大鸿沟。顶尖名校北京大学2016年数据显示,当年该校录取农村考生人数仅占本科总录取人数的16%,而参加高考的农村考生比城市考生人数还多。

同步上课

据《冰点周刊》报道,中国200余所贫困地区中学的7.2万名中学生,过去数年间接入了名校成都第七中学的课程直播,全天候跟随成都七中学生一起上课,考入大学的比例“涨了几倍、十几倍”。

该报道作者来到云南省贫困县禄劝的一所中学,学校孩子们透过屏幕和成都七中一起上课。当地很多学生至今没出过县城,但“听着七中学生发言说‘游览’了英国、美国,围观他们用自己闻所未闻的材料去分析政治、历史、地理。”

曾在四川高县中学就读的王沁,也毕业自一个“直播班”,她对BBC中文说,她高中三年都通过投影仪,跟随成都七中同步上课,学校老师只负责晚自习辅导或周末对课程内容进行补充。

“他们的课程和我们之前不一样,他们特别强调学习的自主性和思维扩展性,学习不死板也不功利性的感觉,”王沁说。“同学的反应两极分化,有的人不喜欢听那边讲课,他们喜欢自己埋头自学,有些人很喜欢听。”

在网络另一端,成都七中“被直播”班级的钟李隽仁对BBC中文说,从高一开始,班上便安装有摄像头和话筒,并有专门的导播中心负责镜头切换、调整PPT、接入远端学校的提问等。

“我们当时就像小‘网红’,会有很多远端的学生到贴吧(网络论坛)来找我们聊天,所以我们都挺想在课堂上表现自己的,”钟李隽仁说。

争议

《冰点周刊》的报道发出后,迅速在中国社交媒体引发热议,微博上的阅读量达到4000万。有网友留言称,“共享什么都不如共享知识,有教无类,大德善哉。”

网易公司创办人丁磊表示,他的公司愿意捐出1亿元,“支持更多学校落地这个模式”。

不过,该报道也引发少数质疑之声。有网友表示,禄劝的中学有1300多名高三学生,但仅两个网络班学生可以看视频,“这是一种新的不公平”。

据了解,成都七中的直播课程并非免费提供,而是该中学与东方闻道公司合作的产品。中国媒体《Vista看天下》曾在今年10月的一篇报道中称,“对接一个直播班,每学期的标准收费是7万元”。

在报道中,广西一所中学选择筛选进校成绩较好的同学进入直播班,其他同学则观看迟一天的“录播”。

此外,还有网友担心,让不同地域和进度的同学在一起学习,会不会“拔苗助长”。

王沁对BBC中文说,她在上课时感到不适应的情况确实存在,“特别是英语课,因为听不懂,很多人都哭了,因为他们都是全英文教学,而我们都是中文讲课”,但她表示,一段时间后会逐渐适应。

为了跟上进度,报道中的禄劝中学老师长期加班,学生晚自习到晚上11点,还有老师周末给学生补课。

“所以,真正起作用的不是在线教育,而是借‘直播班’名义的应试教育,”教育学者熊丙奇对BBC中文说。

鸿沟

中国近年持续提高教育投资,2017年中国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超过3.4万亿元,2000年这个数字为2562亿元。

然而,发达城市和偏远乡村之间的教育水平仍相差甚远。北京2017年高考状元熊轩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童言无忌的一句“农村地区的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的大学”,戳中了很多网友心田。

熊轩昂并非随口一说,根据北京大学2016年数据显示,北大当年录取农村考生人数仅占本科总录取人数的16%,而参加高考的农村考生比城市考生人数还多。

2017年,中国媒体“澎湃新闻”对全国高考状元进行调查。在回收的40份有效问卷中,40名高考状元有6位来自农村,其余85%的状元均来自城镇。

在这样的背景下,从成都七中毕业的钟李隽仁走入大学后,发起了社会组织“林荫公益”,该组织为四川攀枝花的一所学校免费提供直播课程。

钟李隽仁说,政府对于被评上贫困县的学校都有补贴,需要帮助的反而是比贫困县好一些,但实际上也很落后的地方。

但钟李隽仁称,相比教育水平的鸿沟,社会更需要填补的是视野的鸿沟。

“这些学生需要看到外面是什么样子的,这样才能激发他们自身的奋斗和上进的心态,这是他们最好的老师,”钟李隽仁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你是否曾想过,当你坐在高中的课堂里,与你朝夕相处3年的同学,是远在千里之外的200多所学校的学生?


四川攀枝花一所乡镇学校的“直播班”,大屏幕上正在直播成都七中上课的视频。

撰文 / 彭博

■ 你是否曾想过,当你坐在高中的课堂里,与你朝夕相处3年的同学,是远在千里之外的200多所学校的学生?

钟李隽仁4年前从成都七中毕业,他对BBC中文说,他中学所在的班级被称为“前端”——被当做示范录像的班级。在网络的另一端,是观看他们上课直播的、中国200余所贫困和偏远地区的学校。

周四(12月13日),《冰点周刊》一篇讲述“直播班”故事的名为《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报道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刷屏,甚至有网友表示“看哭了”。

刷屏的背后,是中国城乡教育水平之间难填的巨大鸿沟。顶尖名校北京大学2016年数据显示,当年该校录取农村考生人数仅占本科总录取人数的16%,而参加高考的农村考生比城市考生人数还多。

同步上课

据《冰点周刊》报道,中国200余所贫困地区中学的7.2万名中学生,过去数年间接入了名校成都第七中学的课程直播,全天候跟随成都七中学生一起上课,考入大学的比例“涨了几倍、十几倍”。

该报道作者来到云南省贫困县禄劝的一所中学,学校孩子们透过屏幕和成都七中一起上课。当地很多学生至今没出过县城,但“听着七中学生发言说‘游览’了英国、美国,围观他们用自己闻所未闻的材料去分析政治、历史、地理。”

曾在四川高县中学就读的王沁,也毕业自一个“直播班”,她对BBC中文说,她高中三年都通过投影仪,跟随成都七中同步上课,学校老师只负责晚自习辅导或周末对课程内容进行补充。

“他们的课程和我们之前不一样,他们特别强调学习的自主性和思维扩展性,学习不死板也不功利性的感觉,”王沁说。“同学的反应两极分化,有的人不喜欢听那边讲课,他们喜欢自己埋头自学,有些人很喜欢听。”

在网络另一端,成都七中“被直播”班级的钟李隽仁对BBC中文说,从高一开始,班上便安装有摄像头和话筒,并有专门的导播中心负责镜头切换、调整PPT、接入远端学校的提问等。

“我们当时就像小‘网红’,会有很多远端的学生到贴吧(网络论坛)来找我们聊天,所以我们都挺想在课堂上表现自己的,”钟李隽仁说。

争议

《冰点周刊》的报道发出后,迅速在中国社交媒体引发热议,微博上的阅读量达到4000万。有网友留言称,“共享什么都不如共享知识,有教无类,大德善哉。”

网易公司创办人丁磊表示,他的公司愿意捐出1亿元,“支持更多学校落地这个模式”。

不过,该报道也引发少数质疑之声。有网友表示,禄劝的中学有1300多名高三学生,但仅两个网络班学生可以看视频,“这是一种新的不公平”。

据了解,成都七中的直播课程并非免费提供,而是该中学与东方闻道公司合作的产品。中国媒体《Vista看天下》曾在今年10月的一篇报道中称,“对接一个直播班,每学期的标准收费是7万元”。

在报道中,广西一所中学选择筛选进校成绩较好的同学进入直播班,其他同学则观看迟一天的“录播”。

此外,还有网友担心,让不同地域和进度的同学在一起学习,会不会“拔苗助长”。

王沁对BBC中文说,她在上课时感到不适应的情况确实存在,“特别是英语课,因为听不懂,很多人都哭了,因为他们都是全英文教学,而我们都是中文讲课”,但她表示,一段时间后会逐渐适应。

为了跟上进度,报道中的禄劝中学老师长期加班,学生晚自习到晚上11点,还有老师周末给学生补课。

“所以,真正起作用的不是在线教育,而是借‘直播班’名义的应试教育,”教育学者熊丙奇对BBC中文说。

鸿沟

中国近年持续提高教育投资,2017年中国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超过3.4万亿元,2000年这个数字为2562亿元。

然而,发达城市和偏远乡村之间的教育水平仍相差甚远。北京2017年高考状元熊轩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童言无忌的一句“农村地区的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的大学”,戳中了很多网友心田。

熊轩昂并非随口一说,根据北京大学2016年数据显示,北大当年录取农村考生人数仅占本科总录取人数的16%,而参加高考的农村考生比城市考生人数还多。

2017年,中国媒体“澎湃新闻”对全国高考状元进行调查。在回收的40份有效问卷中,40名高考状元有6位来自农村,其余85%的状元均来自城镇。

在这样的背景下,从成都七中毕业的钟李隽仁走入大学后,发起了社会组织“林荫公益”,该组织为四川攀枝花的一所学校免费提供直播课程。

钟李隽仁说,政府对于被评上贫困县的学校都有补贴,需要帮助的反而是比贫困县好一些,但实际上也很落后的地方。

但钟李隽仁称,相比教育水平的鸿沟,社会更需要填补的是视野的鸿沟。

“这些学生需要看到外面是什么样子的,这样才能激发他们自身的奋斗和上进的心态,这是他们最好的老师,”钟李隽仁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